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衣冠的搜尋結果,共125

  • 學術墮落 歪妹學者橫行

    學術墮落 歪妹學者橫行

     在20年多前,一檔綜藝節目中有一組喜劇搭檔,由方芳與張永正分飾方哥與歪妹二角。歪妹從頭至尾只有重複一句台詞,就是「對呀!」當時正值國民黨威權統治末期,校園中對於附和國民黨沒有自我意識的學者教授常常譏之為「歪妹學者」,認為他們對政府只會言聽計從說:「對呀!」從去年的NCC關中天新聞台到今年本土疫苗審查,甚至前副總統陳建仁對高端疫苗的護航,都看到許多學者照著政府的劇本演出,說不定還幫政府寫劇本。可見即便解嚴了,在學者脊樑上的壓力消失了,知識分子好像也沒有站得比較直。

  • 時論廣場》學術墮落 歪妹學者橫行(衣冠城)

    時論廣場》學術墮落 歪妹學者橫行(衣冠城)

    在20年多前,一檔綜藝節目中有一組喜劇搭檔,由方芳與張永正分飾方哥與歪妹二角。歪妹從頭至尾只有重複一句台詞,就是「對呀!」當時正值國民黨威權統治末期,校園中對於附和國民黨沒有自我意識的學者教授常常譏之為「歪妹學者」,認為他們對政府只會言聽計從說:「對呀!」從去年的NCC關中天新聞台到今年本土疫苗審查,甚至前副總統陳建仁對高端疫苗的護航,都看到許多學者照著政府的劇本演出,說不定還幫政府寫劇本。可見即便解嚴了,在學者脊樑上的壓力消失了,知識分子好像也沒有站得比較直。

  • 蔡英文形象的刻意之作

    蔡英文形象的刻意之作

     前國策顧問黃越綏批評,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日前進總統府會見蔡英文總統,陪同的永齡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穿著T恤和牛仔褲,儀容不夠莊重,對總統不敬,也不自重。相比之前總統府流出防疫指揮官陳時中部長與總統開會脫鞋子的照片,女作家不僅是雙標,這個馬屁可能還拍到馬腿上。陳時中部長脫鞋子的照片流出時,有人認為是總統府故意給陳部長難堪,要他知所進退。其實那張照片是總統團隊塑造蔡英文平易近人形象的刻意之作。

  • 時論廣場》蔡英文形象的刻意之作(衣冠城)

    時論廣場》蔡英文形象的刻意之作(衣冠城)

    前國策顧問黃越綏在其臉書上批評,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日前進總統府會見蔡英文總統,陪同的永齡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穿著T恤和牛仔褲,儀容不夠莊重,對總統不敬,也不自重。相比之前總統府流出防疫指揮官陳時中部長與總統開會脫鞋子的照片,女作家不僅是雙標,這個馬屁可能還拍到馬腿上。陳時中部長脫鞋子的照片流出時,有人認為是總統府故意給陳部長難堪,要他知所進退。其實那張照片既非無心之失,更非逐客令,而是總統團隊塑造蔡英文平易近人形象的刻意之作。說不定總統府還怕人不知道劉宥彤當天穿著T恤和牛仔褲呢。

  • 海納百川》西方媒體下的台灣疫情(衣冠城)

    海納百川》西方媒體下的台灣疫情(衣冠城)

    最近台灣疫情出現嚴重惡化,引起許多西方媒體的報導。雖然不能說是幸災樂禍,但是也有揭穿學霸考試作弊的味道。從過去讚譽有加到現在抓到作弊的報導口吻讓許多台灣人不是滋味。更有甚者還帶有性暗示的獵奇心態,例如時代雜誌以「虛假安全感及小私密茶,如何攻破台灣的新冠疫情防線」(How a False Sense of Security and a Little Secret Tea Broke Down Taiwan's COVID-19 Defenses)為題報導台灣疫情,而彭博社則用了「性茶室、獅子王以及台灣最後的童真」(Sexy Tea the Lion King and Taiwan's Lost Innocence)。 這兩篇文章的標題不只是因循承襲西方長期以來的思想慣性──將異文化看作未尚未啟蒙開發的兒童或女性化作為意淫的對象,更暴露出一種美國文化學者桑塔格所說的冷眼看待他人痛苦、缺乏同理心的一種旁觀者的「邪淫趣味」。首先,他們都把萬華茶室視為這次疫情的破口與事實不符,但由於茶室是色情場所有新聞賣點,所以予以放大。他們對台灣茶室一詞的翻譯不論曖昧或赤裸都不忘強調「茶」這個字,來突現東方情調。而彭博社用「最後的童真」也充滿了性暗示。以上這些都流露出西方的潛在的意淫意識。以「獅子王」做標題除了是標題黨吸引注意外,包含有兒童、卡通、野蠻等等怪異元素,把無聊當有趣,無視疫情下痛苦的台灣受害者,只為了滿足西方讀者而徹底流露出一種低級的「邪淫趣味」。 西方媒體帶著文化偏見的疫情報導不只發生在台灣。這次新冠疫情全球肆虐,世界各地都傳出災情,一開始西方國家對中國大陸的冷嘲熱諷、醜化汙衊甚至袖手旁觀。中國人吃蝙蝠、亞洲病夫、中國病毒、功夫流感等等不勝枚舉。在政客、媒體推波助瀾下,西方國家合理化、公開化過去小心隱藏的種族歧視與偏見。在無法區分亞裔不同族裔背景的情況下,不分青紅皂白的攻擊亞裔的事件頻傳。許多亞裔的商家、餐廳受到騷擾,一些帶有東方色彩的建築或裝飾被破壞。使得亞裔社區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4月底5月初,印度爆發嚴重新冠病毒變種感染,死傷慘重,吸引世界矚目,但是一樣也出現西方媒體報導偏頗和雙標的現象。一位印度學者就投書美國媒體Project Syndicate 控訴西方媒體表現出赤裸裸地「嗜血的東方主義」。所謂東方主義簡單地說,是西方對於非西方文化與社會的一種「他者化」的思維模式,透過對他者的定義與詮釋來確定自己的存在,其過程中充滿權力與偏見。那位學者指出,美國的疫情其實比印度嚴重但是在新聞畫面中出現的是插上躺在病床插上氧氣管的病人,但是關於印度的新聞畫面卻是處處焚燒屍體的火焰,宛如人間煉獄。西方媒體在報導本國災難新聞時會避免直接拍攝受害者和哀悼者,但是對於其他社會往往不會尊重這些原則,甚至反而誇大,鏡頭直接對著屍體或死者的家人。 其實我們在接受外部資訊時,大腦為了節省能量或是滿足熟悉感的愉悅,往往會主動過濾陌生的資訊,減少認知超載。當資訊沒有新鮮事物時,我們的刻板印象再度被印證,我們覺得世界還是原來的世界,因而產生一種滿足感與安全感。但是沒有新鮮感又讓人乏味,我們的好奇心也必須滿足,所以差異必須被誇大,被用一種異國情調去包裝。所以台灣的疫情報導凸顯了「人與人連結」的茶室,印度的疫情少不了火葬的場面。媒體原本應該呈現真實訊息,但是西方媒體怠惰和傲慢,為了追求收視率、滿足西方閱聽人的文化偏見甚至是偷窺癖,西方媒體各種各類雙重標準的報導屢見不鮮。 在台灣也許是去殖民化過程不夠徹底,或是被同為亞洲人的日本殖民,加上戰後美國強勢文化的影響,台灣對於西方媒體中東方主義問題不是那麼敏感。我們也常常以西方的觀點看待世界甚至是我們自己,對於西方媒體的報導十分在意。一點點的稱讚就高興的不得了,帶有歧視性或不實的批評又缺乏回應的能力和勇氣。西方媒體對於台灣疫情的報導,也算是給我們上了一堂媒體素養課。 (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

  • 衣冠城快評》總統應打電話給1450

    衣冠城快評》總統應打電話給1450

    蔡英文總統為了挽救急墜的民調,公開打了幾通電話,親自出馬做損害控制。 她首先打給賈永婕,希望止血,但又怕太過明顯,就先打給黃光芹和貢寮阿嬤。她告訴永婕「妳是美少女這件事,我120%更可以證明」這種文青式囈語,能否喚回年輕族群的支持不得而知。早知如此,總統應該先打給自己的小編和1450,免得還要親自出面善後。 如果蔡英文不在臉書上暗示政府效率不輸給賈永婕,自曝其短,引來眾怒,也不至於必須出動側翼與網軍護駕,攻擊賈永婕,指責她別有用心,分裂台灣。事情鬧大,總統只好致電安慰賈永婕。 口口聲聲說要團結抗疫,又放任網軍攻擊地方首長、學者專家甚至行善藝人,只要意見不同,一律出征,嚇得許多人心中有1450,人人自危。 新北市長侯友宜就曾不堪其擾,呼籲蔡總統約束手下。既然蔡統統無法像一些國家領袖打電話給藥商交涉疫苗,至少約束一下1450。否則就像網路上流傳的相聲段子,還沒打新冠疫苗得先去打狂犬病疫苗,免得遭瘋狗咬了。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海納百川》民進黨是靈肉合一還是口嫌體正直(衣冠城)

    海納百川》民進黨是靈肉合一還是口嫌體正直(衣冠城)

    張愛玲小說《色·戒》也被大導演李安改編拍成同名電影,當時男女主角湯唯和梁朝偉大膽的性愛場景與姿勢成為話題。李安之所以拍攝驚世駭俗的性愛畫面,有很大的原因是為了詮釋原著中的一段至今讀來都還有一點讓人驚駭的文字。原著中寫道:有句諺語:「到男人心裡去的路通過胃。」是說男人好吃,碰上會做菜款待他們的女人,容易上鉤。於是就有人說:「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張愛玲對通往女人心裡的路徑沒有多做解釋,但從故事情節女主角王佳芝最後愛上原本要刺殺的對象─易先生,似乎符合這句話的邏輯。 對於女人靈肉合一的堅持,拉丁美洲的大文豪馬奎斯與張愛玲英雄所見略同,在他《愛在瘟疫蔓延時》一書中也提到:「當一個女人決定和一個男人睡覺時,就沒有她躍不過去的圍牆,沒有她推不倒的堡壘,也沒有她拋不下的道德顧慮,事實上沒有能管得住她的上帝。」如果身體對靈魂產生如此強大的約制,身體的慾望可以改變道德信仰、敵我意識,那麼對於身體的規訓就變得十分重要。這就是法國思想家傅柯所謂的「施用於身體的權力技術」,身體是可以透過論述建構的戰場,可以通過身體紀律的馴化來達到權力的控制。 民進黨接受思想受控於肉體的假說,並施用這套權力技術,來達到讓民眾「自願」臣服歸順的目的。民進黨心目中理想的台灣人是身心合一、口體一致的。既然台灣人的身體感官會型塑台灣價值,所以要保持純潔性。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所以歌詞得改,銅像必拆,除去舊日威權殘餘與中華文化色調,以保持台灣人的耳目清淨才能確保思想的純潔,接受台灣價值。 保持身體的純潔還不夠,還要把身體作為祭獻的牲禮,表示對於台灣的熱愛與民主同盟的認同。所以我們吃美國的萊豬,吃日本的核食,讓這些食物進入我們的身體。就像西諺:「You are what you eat.」所言,透過食物我們與美日確立同盟關係。獨派人士蔡丁貴也呼籲大家踴躍接種國產疫苗,參加第三期試驗,以行動證明愛台灣。就連蔡總統也說要把手臂留給國產疫苗。 在民進黨這種靈肉合一的身體觀下,來自中國大陸的一切事物都被視為「不潔」的,一如一些宗教對食物的禁忌。人類學家認為食物潔淨與否其實與衛生無關,而是與事物的分類秩序有關,這種事物秩序被納入宗教,予以儀式化、禁忌化,目的在強化宗教的力量與認同以及作為宗教團體或文化族群間的區別。 當台獨意識形態越來越宗教化,就可以理解為何獨派將中國大陸的事物禁忌化得視為洪水猛獸,即使是救命的疫苗也不放過。彷彿台灣人注射了大陸的疫苗,就被統戰了,疫苗進入身體竄入腦袋,獨派就成了統派。這對民進黨來說當然萬萬不可,非加以阻擋不行。 民進黨的靈肉合一觀把一個人思想的形成理解得過於簡化,但是如果他們身體力行,「自愚愚人」也就罷了。然而民進黨卻是一個口嫌體正直的政黨,要大家勇敢做白老鼠愛台灣的蔡丁貴自己先跑去美國打疫苗,而民進黨高官也搶著將自己排入優先施打順位好有機會接種國外疫苗。 貞節牌坊是男權社會的產物。從張愛玲和馬奎斯的觀點來看,女人為了愛情根本不在乎牌坊,除非是婊子。 (作者為退休大學教師)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衣冠城快評》請問丁怡銘

    衣冠城快評》請問丁怡銘

    請問丁怡銘,在這場全民抗疫戰爭中,你做什麼? 醫療本來就是攸關生死壓力沉重的工作,當疫病蔓延,空氣中瀰漫的不只是病毒,還有仇恨與恐懼,抗疫第一線是醫護人員,他們感受到的往往不是愛與包容,而是汙名、排斥甚至攻擊。 對於一個連快篩都沒有準備,對採購、引進外國疫苗百般刁難的政府,寄望他們超前部署照顧到民眾,特別是第一線醫護人員的身心壓力,無異是緣木求魚、對牛彈琴。 過去一年,一些醫療資源較不足國家發生醫護人員不堪防疫壓力而自殺的悲劇,台灣竟然也發生了疑似案例,實在讓人痛心。 美國文化學者桑塔格在她《旁觀他人的痛苦》一書中指出:「現代社會讓我們有許多機會去旁觀和利用他人的痛苦……我們旁觀他人的痛苦,究竟是為了銘記教訓,還是為了滿足我們的邪淫趣味?」這一年多來,我們冷血的政府旁觀了發生在許多國家的痛苦,顯然沒有記取教訓。 我們可以不信因果,不相信末日審判。可是作為一名戰爭的倖存者,當後人問起那場戰爭中,你在做什麼?你會怎麼回答? 讓人好奇,已經接種疫苗且擅長製作哏圖麻醉人民認知的丁怡銘,會不會很自豪地說:「喔,我當時可重要了,我正忙著幫政府發哏圖呢!」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衣冠城快評》新舊民進黨人

    衣冠城快評》新舊民進黨人

    施明德在臉書提醒「新民進黨人」,要放下權力的傲慢,謙虛傾聽人民的聲音。他並指出,「老民進黨人」如陳文茜、楊照不求官位,仍為社會提出錚錚建言。 施明德心中,民進黨人顯有新舊之分,區別何在?是入黨時間的早晚?與權力的距離?施老沒說,但引發一個問題,當一代新人換舊人,民進黨還是當年的民進黨嗎? 希臘哲學裡有一個爭論不休的悖論,叫「忒修斯之船」,是指雅典展示英雄忒修斯凱旋歸來的船隻,隨著時間船隻木板腐朽一一更換,最後所有的木頭都不是當年英雄之船的原始材料,那麼這艘船還能算是「忒修斯之船」嗎? 政黨是人的組合,隨著物換星移,人事也會變換。「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施老當然不是感嘆人間白頭,而是憂心黎民黔首。 哲學家認為只要這艘船存在的目的還在,就算所有的木料都換過一遍,這艘船就還是「忒修斯之船」。可是一個政黨的方向迷失了,民進黨還是當年的民進黨嗎?這才是施老區分新舊民進黨人的用意。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衣冠城快評》把人民當實驗室的貓?

    衣冠城快評》把人民當實驗室的貓?

    記者詢問陳時中有關民間外購疫苗的放行進度,他回答說,「大家雖然非常的熱心,也非常有需要,可是事實上現在是買不到啦!我幾乎敢這樣子講。」但話鋒一轉,又說「但是我也不敢完全否認,就是說有人會買得到」,所以才要授權書,來確認是不是原廠出貨。民眾聽得一頭霧水,政府對於民間疫苗採購的態度到底為何,為何有官員放話民間採購的疫苗快過期。 政府本應玉成民間協助解決疫苗燃眉之急,卻只見政府官員顧左右而言他,令人心焦,更感覺台灣人,特別是那些尚未接種疫苗的人,就像奧地利物理學家薛丁格著名的物理實驗中那隻貓,處在不生不死的膠著狀態。 薛丁格為了說明量子力學中的疊加狀態設計了一個思想實驗。他假設將一隻貓與毒藥罐關在一個箱子裡,在實驗箱中的貓是不死不活、又死又活的混沌之貓,直到開箱那一刻才能知道這隻貓是死貓或者活貓。 政府對於疫苗進口的時間與數量,說詞反覆;對於民間團體的努力,態度曖昧。就算八月有國產疫苗可打,效果如何,有無副作用,我們也一無所知。難道台灣人只能像實驗中的貓,等到年底,是死是活一翻兩瞪眼?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衣冠城快評》誰該優先施打疫苗

    衣冠城快評》誰該優先施打疫苗

    衛福部規畫,將新冠肺炎疫苗公費接種對象分為十類,依序開放施打,醫護與政府工作人員分列前兩類,航空人員、船員、防疫車隊駕駛列為高接觸風險工作者,屬於第三類,第三類範圍應該擴大。 台灣出現本土群聚感染,所謂高風險工作者,已不限於與境外接觸較多的航空人員或船員。就像發生在萬華的社區感染,許多本地「高接觸風險工作者」,已成為主要傳染源,造成防疫破口,單單阻絕境外的防疫思維必須改變。 許多國家考慮到街友防護不足、流動性大、隔離不易,又容易群聚,受感染的機會高,也很容易成為病毒傳播者,都將街友集中並優先施打。性工作者接觸更複雜,也需要列為優先。 本土「高接觸風險工作者」,更多是生活在社會底層,不容易被關注的弱勢族群,從目前公布的一些確診者的足跡看來,他們有的活動範圍更甚於機師、船員,政府應該更關注他們。 3+11立委范雲是社會學者出身,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特別是女性處境,不妨戴罪立功,不要只為高收入的族群請命,也應貢獻所學,結合更多的公衛學者與社會學者,重新思考疫苗施打優先順序,除了社會功能的考量外,社會正義也應該被注意到。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海納百川》民進黨認知戰的真相(衣冠城)

    海納百川》民進黨認知戰的真相(衣冠城)

    民進黨網軍自我反串的消息曝光,我們才知道原來民進黨是金庸筆下《神鵰俠侶》中的老頑童周伯通,他們一再宣傳的認知戰其實是一心二用、一人分飾二角「左右互搏」的獨門絕技。這種自導自演,一手史艷文,一手藏鏡人,善惡一體的上帝之手,令人大開眼界,的確挑戰了台灣人的「認知」。 所謂的認知戰,不是心理戰、宣傳戰、訊息戰的新名詞,而是改造我們對世界認知的一種方式或是從思維方式到行為改變的一種操作模式。這種操作模式首先就是製造大量混亂的資訊,似真似假,真真假假,造成一個資訊混淆超荷的混沌世界,讓人對資訊產生焦慮、超載、無所適從的挫折感。 認知戰的第二步就是「有人」像莊子所說的寓言故事,南海之帝「倏」與北海之帝「忽」,出自「好心」為中央之帝「混沌」開竅。開竅的方式很簡單,就像許多古老宗教一樣,善惡二分一刀切。例如古代的摩尼教認為善和惡是世界上存在的兩種對立的本源,前者化身為光明之神奧爾穆茲,後者化身為黑暗之神阿里曼,善與惡處於永恆的爭鬥之中。所有的資訊混沌只要導入這種善惡這個二元對立就一切豁然開朗。摩尼教傳入中國就成了「明教」。這種善惡二元永恆對立的思維在政治上特別好用,古今中外在政治圈中都吸引不少門徒,在台灣也不乏這種「明教」信眾。 認知戰的第三步就是將二分的善惡予以部落化。所謂部落化就是將「我群」與「他者」的劃分與善惡的二分相應,非我族類,不僅其心必異,甚至揣懷惡心。我群的一切都是善的、美好的、南波萬的,他者的一切都是惡的、醜陋的、落後的。這個世界只有敵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是正義的一方;敵人的朋友就是敵人,是邪惡的陣營。對於我群的批評就要出征,對他者的正面評價就是跪舔。去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對拜登各種醜化,對川普的追捧,綠營的醜態應該不少人仍記憶猶新。 認知戰的第四步是自我馴化,所謂自我馴化就是將善惡之分的能力與權力交出去。就像上帝禁止亞當、夏娃吃伊甸園裡的善惡之果,不讓人類有了自我辨別善惡的能力。我們將善惡的區別交給權力,權力說是善就是善,權力說是惡就是惡,要我咬誰就咬誰。我們對善惡的思考變成像巴伐洛夫的狗一樣的直覺反射。我們不去問對方行為的動機與後果,只要是所謂的朋友,萊豬、核食照吃不誤;只要是敵人,救命的疫苗都是假好心的毒藥。當我們被馴化成為巴伐洛夫的狗時,失去對世界正確理解的能力,無法對行為的後果進行判斷,無論敵友都可以搖搖手上的鈴鐺,換來我們的搖尾乞憐或成為看門惡狗,被人一眼看穿,這樣的認知戰就完成了。而這也正是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所謂「平庸的惡性」的養成之路,一位喜愛音樂、文學的平凡人頓時可以獻身於將猶太人準時送達集中營,就是這種缺乏善惡思辨、利害判斷的自我馴化最高境界。 在所有宗教與神話中的善惡觀,最吸引我的還是古希臘的悲劇與神話。在古希臘人想像與描述中的諸神或人間的善惡,從來不是對立的,沒有絕對的對錯之分,只有個人慾望或命運境遇的侷限和超越。善人可能犯下惡行,而惡人可以種下善果。而所謂的英雄可以是有性格缺陷的神祇或受困命運擺弄的凡人,但是他們偉大的事功與自我超越的精神,使它們受到人們的崇敬。人是集善惡矛盾於一身的集合體,複雜多變,豐滿立體,世界也是。那種左手與右手的搏鬥,愚蠢且卑劣的善惡大戰,可以休矣。 (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中國崛起不是爭霸 是民族復興

    中國崛起不是爭霸 是民族復興

     美國國會正在審議「2021戰略競爭法案」以抗衡中國。針對美國審議「戰略競爭法案」,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4月的一次例行記者會上重申,中方致力於同美方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係,同時將繼續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他也敦促美方端正心態,理性看待中國和中美關係。最後,他還質問美國:「有關法案通篇拿中國說事,以中國為對手,難道美國發展的目的就是為了在競爭中打敗中國嗎?」  這不是中國大陸第一次表示不與美國對抗,不願意落入「修昔底德陷阱」。這是中國大陸示弱的緩兵之計還是北京從數千年中國歷史出發所培養的戰略目標與戰略定力?大陸質問美國的問題,反過來,中美競爭是為了中國超越美國成為新霸主嗎?如果不是,中國發展的目標又是什麼?  中國目前的整體實力遠不如美國,這是事實,不與美國爭霸的說詞自然容易會被認為是退縮遮羞的遁詞。可是如果這樣理解中國可能誤讀中國的發展路徑,嚴重者還會引火上身。對美國而言,中國近年來的發展是新興強權的崛起,難免與既有霸權爭勝,終將必有一戰,這就是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可是對中國而言,中國現在所走的道路,不是透過與既存霸權鬥爭的勝出以證明自己的實力,而是回首中國歷史長河中,經過百餘年的衰落貧弱,重新奮起的回歸。  中國在過去數千年的歷史中很長一段就是雄踞東亞的強權,經濟、文化、技術都是居於世界領先的地位。所以中國現在走的不是新興強權的大國崛起,而是古老民族偉大復興之路。這個偉大復興對中國人來說不是眼下的霸權之爭,而是放眼中國千年歷史的座標中,這代中國人對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的交代甚至比較。  可是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呢?具體目標為何?根據中國歷史大致可以歸納為以下四點:第一,民生富足。中國在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GDP世界第一,宋朝時更高達世界GDP的6成,從畫家描繪的「清明上河圖」可窺見北宋京城汴梁的富裕。具體目標就是2035年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  第二,國境安全。中國以農立國,對於周邊不適於農耕的地區沒有擴張的野心,於是在北邊修築長城以抵禦游牧民族入侵。所以消除邊患,確保國家的安全與完整,是檢驗國力的基本標準。  第三,文明秩序。中國既不是帝國也不是民族國家,而是所謂文明型國家。中國是基於文明認同共同組建的共同體,所以可以在長期分裂後重新建立統一的政治實體,不會像許多歷史上的帝國一旦崩潰就很難重組,也不會像民族國家以血緣、語言、宗教為認同的唯一標準。中國統治者的合法性就來自於中華文明秩序的維護與伸張。  第四,王道的天下體系。具體作法即中國傳統朝貢體系。從現代西發利亞國際體系來看似乎不平等,但是中國作為東亞最大的經濟體與軍事強權,中國與周邊地區是透過冊封確立外交關係與交往對象,維持國際秩序,排難解紛,濟弱扶傾;中國透過貨品朝貢與接待使臣與周邊地區進行貿易與文化交流。若以現代的眼光來看,可以視為一種集體安全與經貿體系。現在中國當然不會,其他國家也不願恢復朝貢體系,但是這種結合經貿與安全的國際關係思維仍然可以見諸於中國的外交政策。  從以上歸納可以看出,中國有很清晰的戰略目標,沒有獨霸武林、號令天下的野心,也沒有失去領導地位的焦慮,所以不需「言必稱美國」,處處以美國為假想敵。中國的對手是自己,更具體說,是這個傳統文明如何重建她與現代社會、全球體系的關係。這個文明古國在短短不到半世紀的時間快速從農業文明進入到後工業時代,從區域強權進入全球利益的主要參與者,她將面對實力的充實與確保、多元文化的包容與整合、人類文明的衝突與創新、國際秩序的重建與調整,這些巨大的挑戰才是中國最大的對手。(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

  • 衣冠城快評》象牙塔的顏色不見了

    衣冠城快評》象牙塔的顏色不見了

    當年前立委徐永明在東吳大學任教,校方統計老師上政論節目次數,統計的144天中,徐永明就上了103天,等於每周有5天都在上政論節目,因此提案規定老師上政論節目以每月4次為限。徐永明大罵東吳大學箝制言論自由,更是學術言論自由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氣象專家彭啟明在個人臉書提到一位經濟學者,認為台灣乾旱是因為對岸的氣候戰,不讓華北的鋒面南下,藉此恐嚇台灣。彭啟明大嘆這個學者的常識,連中小學生都不如。學者在政論節目中貽笑大方的情事也所在多有。 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理事長、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副教授陳致曉因批評政府遭到黑函攻擊,教育部行文台科大要求調查。教育部的意思是大學老師顧著上電視,甚至胡言亂語、斯文掃地都無礙在大學校園生存,可是批評政府就不行? 從台大校長選舉的鬧劇到現在陳老師的黑函,只見巨大的權力黑手遮去所有的陽光,黑暗中不見象牙塔的顏色。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時論廣場》中國崛起不是爭霸 是民族復興(衣冠城)

    時論廣場》中國崛起不是爭霸 是民族復興(衣冠城)

     美國國會正在審議「2021戰略競爭法案」以抗衡中國。針對美國審議「戰略競爭法案」,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4月的一次例行記者會上重申,中方致力於同美方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係,同時將繼續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他也敦促美方端正心態,理性看待中國和中美關係。最後,他還質問美國:「有關法案通篇拿中國說事,以中國為對手,難道美國發展的目的就是為了在競爭中打敗中國嗎?」  這不是中國大陸第一次表示不與美國對抗,不願意落入「修昔底德陷阱」。這是中國大陸示弱的緩兵之計還是北京從數千年中國歷史出發所培養的戰略目標與戰略定力?大陸質問美國的問題,反過來,中美競爭是為了中國超越美國成為新霸主嗎?如果不是,中國發展的目標又是什麼?  中國目前的整體實力遠不如美國,這是事實,不與美國爭霸的說詞自然容易會被認為是退縮遮羞的遁詞。可是如果這樣理解中國可能誤讀中國的發展路徑,嚴重者還會引火上身。對美國而言,中國近年來的發展是新興強權的崛起,難免與既有霸權爭勝,終將必有一戰,這就是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可是對中國而言,中國現在所走的道路,不是透過與既存霸權鬥爭的勝出以證明自己的實力,而是回首中國歷史長河中,經過百餘年的衰落貧弱,重新奮起的回歸。  中國在過去數千年的歷史中很長一段就是雄踞東亞的強權,經濟、文化、技術都是居於世界領先的地位。所以中國現在走的不是新興強權的大國崛起,而是古老民族偉大復興之路。這個偉大復興對中國人來說不是眼下的霸權之爭,而是放眼中國千年歷史的座標中,這代中國人對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的交代甚至比較。  可是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呢?具體目標為何?根據中國歷史大致可以歸納為以下四點:第一,民生富足。中國在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GDP世界第一,宋朝時更高達世界GDP的6成,從畫家描繪的「清明上河圖」可窺見北宋京城汴梁的富裕。具體目標就是2035年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  第二,國境安全。中國以農立國,對於周邊不適於農耕的地區沒有擴張的野心,於是在北邊修築長城以抵禦游牧民族入侵。所以消除邊患,確保國家的安全與完整,是檢驗國力的基本標準。  第三,文明秩序。中國既不是帝國也不是民族國家,而是所謂文明型國家。中國是基於文明認同共同組建的共同體,所以可以在長期分裂後重新建立統一的政治實體,不會像許多歷史上的帝國一旦崩潰就很難重組,也不會像民族國家以血緣、語言、宗教為認同的唯一標準。中國統治者的合法性就來自於中華文明秩序的維護與伸張。  第四,王道的天下體系。具體作法即中國傳統朝貢體系。從現代西發利亞國際體系來看似乎不平等,但是中國作為東亞最大的經濟體與軍事強權,中國與周邊地區是透過冊封確立外交關係與交往對象,維持國際秩序,排難解紛,濟弱扶傾;中國透過貨品朝貢與接待使臣與周邊地區進行貿易與文化交流。若以現代的眼光來看,可以視為一種集體安全與經貿體系。現在中國當然不會,其他國家也不願恢復朝貢體系,但是這種結合經貿與安全的國際關係思維仍然可以見諸於中國的外交政策。  從以上歸納可以看出,中國有很清晰的戰略目標,沒有獨霸武林、號令天下的野心,也沒有失去領導地位的焦慮,所以不需「言必稱美國」,處處以美國為假想敵。中國的對手是自己,更具體說,是這個傳統文明如何重建她與現代社會、全球體系的關係。這個文明古國在短短不到半世紀的時間快速從農業文明進入到後工業時代,從區域強權進入全球利益的主要參與者,她將面對實力的充實與確保、多元文化的包容與整合、人類文明的衝突與創新、國際秩序的重建與調整,這些巨大的挑戰才是中國最大的對手。 (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

  • 衣冠城快評》台灣需要一座真心爐

    衣冠城快評》台灣需要一座真心爐

    在KUSO黃梅調「遊龍戲鳳」的電影「天下無雙」中,梅龍鎮上有一座「真心爐」,如果真心真意的愛一個人,把手伸進火爐就不會被燒傷,所謂真心不怕紅爐火。電影最後鳳姐和皇帝兩人通過試煉,有情人終成眷屬。 陸方表示願意幫助台灣民眾儘快脫離疫情,希望去除人為政治障礙,使民眾有疫苗可用。陸委會回應「不必假好心」,把取得疫苗的延宕甩鍋大陸,認為是大陸從中作梗,還把軍機繞台也視作台灣無法專心抗疫的原因。更把民間與在野黨呼籲開放陸製疫苗,扣上迎合陸方宣傳的紅帽子。一句「謝謝關心,敬謝不敏」可以解決的事,非要搞到拌嘴罵街,看來民進黨鐵了心了。 也許是拜登宣布六月底前釋出2000萬劑疫苗供全球運用,加上日前宣布的6000萬劑美國人自己不打的AZ疫苗,給了民進黨政府強硬的底氣。美國尚未公布支援的對象有哪些國家,台灣是否入列也是未知數。先救印度已經是國際共識了,何況印度是美國印太戰略的要角。填了印度這個大坑,恐怕也所剩無幾。 對出手相救者懷疑其用心,對不做承諾者則以身相許。看來台灣需要一座真心爐來檢驗對方是不是「假好心」。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海納百川》紙媒還有明天嗎?(衣冠城)

    海納百川》紙媒還有明天嗎?(衣冠城)

    隨著科技發展與媒體經營生態的改變,《台灣蘋果日報》紙本報紙停刊了。創辦人黎智英當年從香港引進英美小報「腥羶色」風格,配上大量全彩圖片,一時間改變台灣媒體風格,獨領風騷,今日結束紙本發行,除令人唏噓外,不少人也看壞紙媒或文字媒體的未來。 文字媒體還有沒有明天?不好回答。最近有一種產品起死回生重回市場的例子倒是值得參考,那就是黑膠唱片的復興。根據美國媒體CNN報導,美國唱片業協會(RIAA)公布,2020年上半年美國黑膠唱片的銷售額為2.3億美元,高於CD的1.2億美元,為1980年代CD唱片問世以來首見。在亞洲地區也出現黑膠復興的現象,去年11月,台灣歌手周杰倫將他出道至今的14張專輯製作成28張黑膠唱片套裝,以紀念出道二十周年。唱片一經發行就引發搶購熱潮。黑膠復興現象跌破許多專家眼鏡,但是大勢越來越明顯。 黑膠復興原因很多,除音樂欣賞的好惡角度外,基本上有兩點,一個是實體感,一個是操縱感。先說實體感,1980年代雷射唱片問世,小小的一片光碟,聲音清晰、不占空間、容易保存、滿滿七十幾分鐘(光碟容量當初的設計就是要把一整首貝多芬第九交響曲收入進去)不用動不動起身換面等等諸多優點,立刻將黑膠唱片打趴在地。音樂錄製與播放進入數位化時代,隨著檔案處理技術與網路的發展更進入數位匯流時代,徹底虛擬化和雲端化。 當音樂像自來水一樣扭開水龍頭就源源不斷的流洩出來,許多人開始思考聽音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是在欣賞音樂,聆聽作曲家與演奏者的心靈告白,還只是背景音樂的白噪音?聽音樂該不該有一點儀式感,有一點參與感。沉甸甸的唱片、美麗大氣的唱片封套(還可以請音樂家或明星簽名)還有看著都感到療癒的唱片轉動,實體不但不會消失還充滿魅力。就像即使家中有六、七十吋的大螢幕電視,你可能還是會樂意去電影院聞著爆米花的香味與一群人同喜共悲。 黑膠勝出的第二個原因是操縱感,對於音響玩家來說,黑膠唱片有無限的可能,唱片的壓製、保存、清潔以及唱盤各部件的細微調整都有可能創造出不同的聲音,不斷地提供新的樂趣。這種樂趣絕非千篇一律,缺乏個性,無法操控的CD唱片所能比擬。 蘋果日報的失敗除去商業與政治的因素,從媒介的角度看,就是他們是文字媒體卻不相信文字,以為人們不再閱讀,圖片甚至影音才是主流,這時他們的競爭者就不是其他報業同行而是電視媒體。廣播沒有被電視取代,因為它們爭取的是閱聽人的耳朵,不是眼睛。蘋果日報想脫實入虛又面對各種免費的網路媒體與內容農場的競爭,網路使用者長久習慣免費的使用,不習慣付費卻不見實體的空洞感。他們也不是像紐約時報或華爾街日報這種所謂的「質報」提供高水平的新聞與評論可以吸引全球高端消費者與高社經地位的付費讀者。 文字還是人類最精細、高妙的傳播媒介,閱讀也是最自由自主、最有思考與想像空間的吸收方式。實體的閱讀好處是有較大的操控性,可以自行決定閱讀的速度、方便標記查找等等。紙媒的確面對商業成本與讀者閱讀習慣改變的問題,必須做出相應的調整。但是只要文字不死,提升閱讀體驗,虛實互補,紙媒仍有明天。 (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