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表叔的搜尋結果,共08

  • 撒旦表叔沉迷巫術 狠將姪子剝皮分屍還飲血吃心

    地球上仍有少數地方的居民沉迷巫術,甚至做出殺人解厄、吃人等可怕行徑,最近在南非就發生一起親友吃人案,一名30歲表叔因沉迷於巫術,於是將4歲姪子剝皮、分屍並且還將他吃了,直到男童祖母發現後,只見到孫子的屍塊。 \n4歲男童加拉(Kamvelihle Ngala)與朋友一起玩後就失蹤了,70歲祖母南塔澤洛(Nontuthuezelo Gwanya)與鄰居徹夜找孫子的下落,直到祖母的妹妹向她表示,她懷疑加拉應該是落入「撒旦手裡」,擔心會不會是自己的兒子將加拉帶走。 \n加拉祖母到外甥關尼亞(Mandisi Gwanya)的住處敲門卻無人回應,強行進入後發現地上滿是血,當時她還以為是關尼亞在殺豬,之後才發現加拉的屍塊,讓祖母悲痛至極。而關尼亞事後也承認,他不只將加拉殺了分屍,甚至還剝他的皮、吃他的心、喝他的血。 \n警方獲報抵達現場,也被這殘忍的場景嚇壞。加拉被殺後,頭顱被砍成兩半,剩餘的腦袋還放在鹽瓶旁。關尼亞過去曾因謀殺而坐牢7年,最近才獲釋,這起泯滅人性的殺姪子案,讓加拉祖母與關尼亞的母親都認為,希望關尼亞可以在監獄裡度過餘生。

  • 七煞尋仇 棒拳齊發打死人

     在大肚區市場擺攤的陳仕傑與十九歲的李陽鑫發生衝突,李嫌懷恨在心,北上向表叔黃裕龍告狀,六日李嫌夥同其表叔黃裕龍等七人分乘兩車南下大肚區報仇,將在超商前喝酒的陳男毒打一陣,送醫不治;案後躲藏台北深坑山區,十一日下午一時許六人向烏日偵查隊投案,警方訊後依殺人罪嫌與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理條例移送法辦;並追緝另一在逃黃嫌。 \n 警方調查,六日晚上七時許,死者陳仕傑(廿八歲)與友人在大肚區沙田路上某超商騎樓飲酒,李嫌等七人趕來,李與其中三嫌分持鋁棒、手槍下車追打死者與友人,衝突時槍枝走火擊發一槍,陳男遭鋁棒重擊頭破血流送醫不治,警方於現場採證到一枚彈殼及兩支染有血跡的鋁製球棒。 \n 警方表示,在市場擺攤的陳仕傑與十九歲的李陽鑫同為大肚人,兩人日前不知何故發生衝突,李嫌懷恨在心,六日北上向表叔黃裕龍(廿九歲)訴苦,表叔號召五名友人南下尋仇,在超商見陳男便發狂似追打,死者雖奮力抵抗,無奈寡不敵眾,傷重不治。 \n 李嫌七人犯案後,漏夜驅車返回台北躲在深坑山區,因受不了良心譴責,六嫌在昨日下午一時許帶著犯案用的改造手槍、空氣手槍、子彈前往烏日偵查隊投案,警方連夜偵辦中。

  • 網站刪帖 壓制輿論當心反噬

    網站刪帖 壓制輿論當心反噬

     繼陝西省安監局長楊達才被稱為「表哥」之後,福建省交通局長李德金又被稱為「表叔」,兩人都腕戴名表,明顯與收入不相稱,差別只在於表哥拚命解釋,表叔則悍然封報,均遭網友攻擊。兩件「表事」引發各種層面的討論,最終其實就是老百姓對權力監督的渴望。 \n 楊達才是在高速公路特大車禍中,被拍到一張於現場微笑的照片,引起公憤,繼而遭人肉搜索,網友接力找出,他在不同場合的照片,至少戴過5支名牌手表,價值從5萬元到20萬元(人民幣,下同)不等,於是群眾目標轉移,懷疑他涉及貪腐。有大學生依政府訊息公開相關法令,申請調閱楊達才的薪資,又遭陝西省拒絕。 \n 李德金更誇張,原本只有兩張照片,疑似戴價值5萬元的雷達鑲鑽名表、一條1萬5千元的名牌皮帶,網友也不敢確認是真貨(大陸山寨品太多),只戲稱他是「表叔」。沒想到雲南有家報紙要刊登「表叔來了」的趣味新聞,當晚印妥的報紙竟被強硬扣下,一時輿論大譁,網路鋪天蓋地一片撻伐聲,翌日各網站還忙著刪帖不迭。 \n 危機處理能力不佳 \n 這兩件事先折射出一個觀點,就是大陸官員少有「公關」概念,遇到事情沒有「危機處理」的能力,若非置之不理,就是動用公權力去壓制。殊不知,皮球愈壓彈得愈高,公眾對於禁書的好奇心永遠大於公開發行書籍,以旁門左道的方式去禁止討論,公眾被激發出更大的興趣。 \n 以李德金為例,其實只要開個記者會,去弄一支山寨表、一條山寨皮帶來展示,聲明這只是仿冒貨,他為穿戴仿冒商品致歉。公眾憑照片是無法確認真假的,此事可能就轉移集點,開始討論「中國為何是山寨大國?」。 \n 但李德金透過關係去扣下雲南的報紙,這就涉及另一個問題,「干涉新聞自由」。但一個廳級幹部就夠格跨省封報,讓幾十萬份報紙作廢淪為紙漿,恐怕也破了紀錄,李德金同志讓自己在新聞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頁。 \n 另一個問題就是「刪帖」,這是大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特有行業,每逢政府或大型企業有負面消息傳出,各大網站貼吧討論太多,影響單位形象,各級宣傳部網路監管部門就啟動反制,反制不成便刪帖。 \n 360行外一行 刪帖業 \n 不是每個單位都有權力直接叫網站閉嘴,於是又形成一個付費才刪帖的市場,有人開設專業刪帖公司,視事件輕重、帖數多寡、付費方的能力等等來計價。日前某國企人員赴日本考察,謠傳大啖「裸女人體盛」,還涉及採購日本器材的弊端等等,據傳就花了數億元刪帖,可見刪帖這個行業,已經成為高獲利行業。 \n 據官員透露,除了中央宣傳部可以直接管控全國網站,省市級地方政府遇到類似醜聞發生,也要花錢去請全國性網站刪帖,「價碼任人開」,毫無討價還價空間。這些網站或刪帖公司,魚肉地方政府從沒客氣過,甚至形成一個令官員痛恨的弊病,先鼓動網友關注某地事端,把事情鬧大了,再來收錢刪帖,收拾殘局。 \n 刪帖的實際價碼有多高?外界難以查證,這也不可能如實記載在年度決算書當中,刪帖公司估計也不必開發票。但從少部分流出的資訊中可以估算,類似計程車大罷工、城管打傷攤販、官員有數十套房舍等新聞事件,地方政府若要刪帖或撤下首頁,至少要花上百萬元。 \n 權力不受監督才可怕 \n 大陸的地下輿論都靠「微博」、「微信」在傳播,正常的電視、報紙、廣播,很難聽到負面檢討聲音。公權力壓制或刪除網路討論,最容易造成反效果,例如李德金事件,網友轉發超過千萬次,原本「只有昆明那一小撮人才看到報紙」,後來變成3億網民皆關注,堪稱最佳的負面公關教材。 \n 網友為何關注這些事?網友平時只能在網路上發發牢騷,企圖形成輿論,讓政府做出檢討。 \n 即使置之不理,眾多網民的大肆討論,不管內容有對有錯,更易激發情緒,這種討論沒有見諸報端,只在人心交流間發酵,久而久之,也會形成壓力。 \n 根據物理定律,壓力鍋沒有偶爾掀開一下,早晚會爆掉。

  • 被指炫富 表叔廳長跨省毀報

     好大的官威!福建交通廳廳長李德金日前被發現手戴5萬(人民幣,下同)雷達鑲鑽手表,腰繫15000元的愛瑪仕皮帶。雲南《都市時報》原定9日刊登相關新聞,卻遭李德金跨省干預,數十萬份報紙遭銷毀。對此,大陸官媒「新華社中國網事」與《環球時報》官方微博先後呼籲李德金「回應質疑」。 \n 數十萬份報被封存 \n 大陸官員近來屢屢因穿戴豪奢引發網友人肉搜索,繼被網友戲稱為「表哥」的陝西前安監局局長楊達才後,現年50歲的福建交通廳廳長李德金也被網友「盯上」。《經濟觀察報》總編助理王克勤9日發微博指稱,原本當日雲南《都市時報》A30版要推出《福建『表叔廳長』來了》,幾十萬份報紙已經印刷,凌晨卻被跨省銷毀。 \n 資深媒體人鄧飛在微博透露,根據可靠消息,該數十萬份報紙還沒有來得及打成紙漿,還在報社印廠封存。有人細看文章,說只是簡單描述了福建交通廳長穿戴比較豪華,全無必要銷毀這批報紙,安排新版面重新印刷,最後鬧得不可收拾。 \n 《都市時報》總編憤怒 \n 都市時報社社長、總編輯周智琛9日在個人微博連發兩文間接證實此事。周智琛上午近8時先寫道:作為一個出身福建的媒體人,從未感到如此的憤怒和恥辱。我憎恨和鄙視那不遠千里的黑手,當我看著那數十萬份報紙沈沉不去的血淚,我安慰自己,只有倖存者,才能成為建設者,但我更加相信,那條沾滿乾爹氣息的皮鞭和那部帶著瘋狂零件的時間機,只是黑暗者招受報應的開始,我堅信。之後晚間21時10分左右他再發微博表達心聲:可以有不說的真話,但絕不說假話。 \n 新華社「中國網事官方微博」昨日對此評論認為:福建一廳長「名表照」引發圍觀,但至今未見隻言片語回應。「楊表哥」悲劇剛剛落幕,如果留下的經驗居然是從此為官不戴表、戴表只帶卡西歐,帶來的教訓竟然是面對責難充耳不聞甚至隻手遮天,那才是真正的悲劇。「中國已成微博第一大國,身處輿論漩渦的官員,請直面質疑;面對微博舉報的部門,請給力調查。」 \n 《環球時報》官方微博昨日早上也發文表示,在周智琛公開抗議但又說話隱晦的情況下,官方應及時回應公眾的疑問,至少要吭吭聲,這時的沉默只會加劇人們對「跨省封報」內幕的遐想,把灰的想成黑的,從而使整個體制為一個具體個案埋單。 \n 此外,昨日下午3時10分左右,微博名為「福建交通廳李德金」的網友發表道歉言論,稱作為公務人員,被網友這樣監督是合理的正常的。之所以這次被網友這樣關注,首先還是因為自身有不謹慎的地方。但此微博並未進行實名認證,不知是否「表叔廳長」本人。 \n 大陸網路反腐由來已久。除了上述兩位「表哥」,早在今年初,也曾有眼尖網友發現,浙江《瑞安日報》刊登的一張市政府領導合影中,市長李無文以及副市長陳榮臻、馮金考等3人腰上繫的都是價值逾萬元的愛瑪仕皮帶,被網友稱為「皮帶爺」。

  • 兩岸史話-尋找費鞏案真相

     這時便有與費鞏先後在美國同過學的大學教授40人聯名上書美帝駐華的遠東戰區參謀長魏德邁,請求他出面來營救這位留學過美國的教授。 \n 「費鞏案」之後,浙大的師生們對他無限懷念,後來,還曾在每年的3月5日(費鞏的「失蹤」之日)都要召開一次「費鞏教授懷念會」,而浙大的《生活壁報》也改名成了《費鞏壁報》。 \n 甚至到了今天,仍然有「浙大人」在懷念著他,記述著他。筆者在網路上曾看到過許多這樣的文字,值得一提的,是這樣的一篇文章: \n 我的表叔公,也是我媽媽的族叔,已經過世十多年了,我小時候喜歡聽他講故事,因為小時候我心裡,他就是一個武林高手,他講的很多故事都是鮮為人知的,有破案的,也有很多機密事件。他在上海做過探長,好身手,神槍手,(是)國民黨陸軍中將,在「軍統」服役,保護戴笠多年,也保護過胡宗南,大家要知「軍統」的地位和軍銜的不匹,所以在我心裡他好了不起,雖然在「戰犯改造所」待了十年以下,我只陳述表叔公給我講的事情。 \n 表叔公說故事 \n 那還是我小時候,當初根本不知道費鞏是哪位,只道是表叔公故事中的一個主角,直到「大三」了常去「教七」上課,才曉得費鞏,才和小時候的見聞聯繫在一起。事情大致是這樣的(我記得大概事件,其中涉及人物是我後來一直尋證的,也查過史料和表叔公做政協委員時寫的材料,我雖不才,也秉承求實精神,當然也很可能有涉及的人名和事件錯誤):浙大的進步教授費鞏,於1944年春應復旦大學邀請來到重慶講學。有天早上,費鞏教授在重慶千廝門碼頭準備搭船去北碚,和他同行的留在碼頭上看行李,自己到岸上去買早點。 \n 等這個學生把早點買回後,便再也找不到費鞏,到開船時還不見影子,他只好一個人回到學校去報告。等了一天,還不見費鞏到學校,復旦大學便把這一情況向重慶衛戍總司令部作了報告,要求設法尋找。衛戍總部的處置辦法,便是傳訊這個和費一同候過船的學生,問去問來也得不出結果。這時,費鞏教授的失蹤引起了教育界的許多人的注意。他們認為一定是被那些無法無天的特務祕密抓去了,便紛紛進行營救工作,希望早日釋放出來。 \n 一個星期過去了,也得不到一點消息。事情越鬧越大,許多教授們認為個人安全這麼沒有保障,都人人自危。後來蔣介石知道了便向戴笠查問這件事。戴回答他「軍統」沒有抓這個人。當晚,戴又約集「中統」局長葉秀峰、憲兵司令張鎮到「軍統局」「漱廬」辦公室開會,這兩個單位的特務頭子也矢口否認祕密逮捕過費鞏。蔣介石便準備以不了了之,置之不理算了。 \n 但一個大學教授突然無端不見了,除了費鞏的家屬和親友們異常關懷以外,社會上一些進步的輿論也為此而提出了指責,而反動派仍舊不理會。這時便有與費鞏先後在美國同過學的大學教授40人聯名上書美帝駐華的遠東戰區參謀長魏德邁,請求他出面來營救這位留學過美國的教授。這一下果然引起了魏德邁的注意,他曾親自去問過蔣介石。 \n 蔣介石雖一面答覆沒有抓這個人,但還不放心,便再一次叫戴笠詳查,也無結果,而只把那個同行的學生再嚴刑逼供一次。當蔣介石得到戴笠的再次回覆而轉告魏德邁之後,魏德邁為了要想樹立美帝在華的威信,便決定把這件事交給梅樂斯來辦,希望通過美帝特務把費鞏找出來。梅樂斯當時感到很棘手,便找戴笠商量,希望在戴的幫助下完成這一任務。戴同意之後,梅樂斯便把在「中美所」的一個紐約名探克拉克少校派出來去負責這一工作。戴笠便叫表叔公參加協助,並向梅樂斯吹噓說表叔公過去是上海的名探。因表叔公抗戰前在上海搞特務活動時是以偵探來作掩護的。戴笠在派表叔公時,曾再三叮囑,如果發現了可靠線索一定要先行設法把費鞏弄到手中,不能由克拉克弄去,以免他在蔣介石面前丟臉。戴並叫表叔公不要多出什麼主意,一切看這個美國名探的辦法。因此表叔公在和克拉克初次見面商談時,便問他準備怎樣進行?他主張先去復旦和浙大調查一下再作計較,表叔公同意先去浙大瞭解費鞏過去的情況再說。 \n 美國名探問費鞏 \n 第二天表叔公和他帶了「中美所」一個翻譯潘景翔由重慶動身去貴州遵義,先去見浙大校長竺可楨先生。表叔公記得那天竺先生很不耐煩地在校長辦公室接待了表叔公,表叔公向他說明了來意之後,他便用英語直接和克拉克交談,答覆了這個美國名探提出的有關費鞏的問題。表叔公記得竺先生對表叔公十分肯定地指出,遵義是絕對找不出費教授的,說要找到這個人,最好是回到重慶向那些專門逮捕和囚禁政治犯的政府機關去查詢,在那裡可能得到圓滿的答覆。但是表叔公對這樣一個肯定性的回答並不滿意,又請他介紹一下費先生在遵義和其他地方的關係,表叔公好去多方瞭解。竺先生想了很久,最後又問了在旁的其他一些人之後,便要表叔公去附近的湄潭縣費教授一個親戚處去瞭解一下。表叔公並向他要了一張費鞏的最近照片。第二天表叔公便驅車趕往湄潭,見了費鞏的一個親戚和幾個與費相識的人,他也和竺先生所說差不多,說費教授平日思想很進步,對政府常有不滿言論,浙大的學生都很尊敬他等。 \n (待續)

  • 吳亮慶、蘇震清 表叔侄互不相讓

    吳亮慶、蘇震清 表叔侄互不相讓

     屏東縣第一選區立委候選人吳亮慶與蘇震清表叔侄隔空交火,吳亮慶批評說,四年前是他讓給蘇震清選舉,但蘇震清當選後的表現讓他很失望,只有政黨利益,因為蘇不認真,他才決定出來選;蘇震清反駁,政治不是一兩個人說的就算,也不是誰可以讓誰,這四年來他有沒有做事情,大家都很清楚。 \n 吳亮慶說,上次立委選舉屏東縣重新劃分選舉區域,自己侄子蘇震清與國民黨蔡豪出來選,他原本也要參選為農民發聲,成為三強鼎立,但表弟蘇嘉全、縣長曹啟鴻、前議長程清全及地方大老出面關說,他為顧全大局,讓民進黨多一席,才退讓下來。 \n 吳亮慶指出,蘇震清當選後,他就一直在觀察,但四年來蘇震清的表現讓他很失望,他在立法院只有政黨利益,結識歌星都在唱歌,沒有能力提法案,不用心立法來造福屏東縣民及弱勢團體,就因為蘇震清不認真,使他覺得對不起大家,耽誤農民,所以在選戰只剩短短五十天才決定參選,他參選不是要拉下誰,而是自己要當選。 \n 蘇震清反駁說,政治不是誰可以禮讓誰的,四年前他是經民進黨的黨內初選出線,在民眾支持下當選,這屆立委真的很用心,沒有辜負鄉親,他在會期每天早上五點十分起床,搭最早班高鐵到立法院開會,開完會趕搭末班高鐵回屏東,就是要深入基層,傾聽人民聲音四年來,他在立法院有沒有做事,大家都很清楚。

  • 韓女來台尋親 為阿嬤了宿願

    韓女來台尋親 為阿嬤了宿願

     韓籍女研究生李德君(見圖,李義翻攝)得知阿嬤心繫失散六十三年的弟弟,趁著來台短期學術研究機會南下高雄市尋找舅公;員警根據姓名諧音尋獲,但已死亡六年,員警繼續追查,終於找到遷居他處的表叔等家人。親人相擁而泣,感嘆戰亂拆散手足,只能帶回一張舅公照片,慰藉阿嬤的思親之苦。 \n 一九四八年的動亂,讓初姓姊弟分居台韓兩地,起初輾轉透過友人取得連繫,但因故失聯音訊全無;八十六歲的初姓阿嬤始終念念不忘在台的弟弟,時常對孫女李德君提及「台灣有個舅公『初昆生』,住在高雄市左營」。 \n 李女來台進行學術研究,決定了卻阿嬤的心願。十三日,她到舊城派出所求助,不知舅公真實姓名,只知諧音「初昆生」。 \n 警員李旻憲、許清華代為查詢戶籍資料,都找不到人,還帶著她拜訪埤東里里長詢問,但都無人知道。 \n 警員透過電腦系統將所有類似諧音的名字資料全部調出,篩選後前往左營區蓮潭路一百五十一巷查訪。李女原本以為可以見到舅公,但鄰居說「老先生九十四年就往生了,家屬也不知遷往何處」,她的心情也從雲端跌入谷底。 \n 警員帶她回派出所,調出老先生配偶與兒子姓名再追查,終於找到遷居楠梓區的舅婆及表叔。 \n 當警員敲門說明來意時,舅婆、表叔難以置信韓國的親人會來台尋親,雖然雙方不曾謀面,但相連的血脈立即牽起斷了線的親情,相擁而泣,感嘆時代動亂拆散一家人。 \n 李德君留下連絡方式並帶回舅公遺照,希望能慰藉阿嬤的思親之苦,彼此也一再叮囑:「一定要保持連絡,不要再失聯了。」

  • 許添財尋根 探訪玉井親友

    有意角逐大台南市長的台南市長許添財,重陽節前夕,昨天偕妻洪淑貞返南縣玉井望明村尋根,並探望阿嬤老家親友,獲鄉親熱烈歡迎,表叔陳賜福專程求了一個香火,為許添財繫上,地方鄉親熱情相挺,盼他參選市長。 \n昨天上午,望明村鄉親得知「望明子弟」許添財將返鄉,熱烈簇擁,許添財先在鄉親陪同下,回到當地廟宇振安宮拜拜。 \n許添財談及自己與玉井的淵源時說,阿嬤陳尚是玉井望明村人,後來嫁給住官田渡仔頭的阿公,阿嬤七十五歲那年辭世,目前,尚有阿嬤胞兄陳江河的後代,也就是許添財的表叔、表姑們與表兄弟,仍舊住在望明村。 \n許添財表示,阿嬤在他父親三歲時就守寡,獨自把家中小孩拉拔長大,自小阿嬤就很疼愛他,至今仍令他懷念不已。 \n他說,阿嬤單名「尚」,台語音即「想」,阿嬤常告訴他,做人做事都要會想,多用腦袋思考、多讀書、多想一點,例如讀書不要死讀書、遇到困難就想出解決方法。 \n他回憶,兒時常聽阿嬤耳提面命教誨,讓自己獲益良多,也影響他往後的做事風格。他說,現在想想當時沒有人講「創意」,阿嬤說的多用腦袋想事情,其實就是所謂的創意。 \n他說,阿嬤故鄉的表親,也給了他美好的童年回憶,親友常到官田拜訪其父,見到他總會捏他的手心、逗他開心。 \n兒時,他覺得玉井好遠,不知路怎麼走?長大後,公務繁忙,少有機會返鄉,最近他拜託民進黨玉井鄉黨部主委曾文仰代為尋親,兩天內,就將表叔、表姑找出來,讓他能在重陽節前夕返鄉懇親。 \n玉井鄉長葉枝成昨也代表鄉親歡迎許添財,他致詞推崇許添財將台南市建設得很好。表叔陳賜福則說,許添財一直都是個聰明孩子,鄉親以他為榮,也盼他再參選,能順利當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