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袁富華的搜尋結果,共07

  • 楊曜愷拍同志片遭上百人拒絕 太保妻看完劇本喊OK

    楊曜愷拍同志片遭上百人拒絕 太保妻看完劇本喊OK

    香港導演楊曜愷執導同志議題電影《叔.叔》入圍本屆金馬5項大獎,他分享兩位主要角色是中老年男同志,找起演員來相當困難,第一是因為現今香港符合年齡的男演員多是邵氏出道,演過英雄、武俠,不太願意演同志,第二是即使來試鏡,看到劇本有男男在三溫暖的激情戲,最終仍卻步,令楊直言相當辛苦。 \n楊曜愷從有名氣的明星開始找,從電影到電視甚至廣播從業人員,連外籍華人都有找,慘遭上百位演員拒絕,直到透過名導關錦鵬幫忙,找上太保和袁富華,太保最初看完劇本,當下覺得或許可以試試,2個月後他才點頭,認為男男親密戲是必要的,太保的太太看完也覺得ok,拍攝期間也有去探班。 \n袁富華也是先看劇本,對親密戲跟裸戲沒什麼意見,之前演舞台劇也是整天在演親嘴,楊曜愷說:「找他的時候不知道他演過《翠絲》,因《叔.叔》裡面有唱戲曲橋段,袁才說《翠絲》時已經唱過了,在拍的時候剛好去年袁拿金馬,拍完這部他就是金馬得主了。」 \n楊曜愷也說兩位主演剛開始拍有點尷尬,身體接觸的戲較難,他請演員透過讀本進入角色,也形容其實親密戲就像武打戲、歌舞戲,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去練習,就會融入角色。另楊也說片中有場兩人在公園搭話的戲,最初只是因為方便,拍完才知道那裡是知名的同志聚集場所,香港話叫「魚塘」。電影明年2月上映。 \n

  • 巫建和PK袁富華

    巫建和PK袁富華

     本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入圍名單中,《陽光普照》的父子檔陳以文、巫建和,以及《叔.叔》裡遲暮之年同志伴侶袁富華、太保,都榜上有名,對手戲演員雙雙入圍,代表戲中角色關係緊密,缺一恐將不成立,這兩組準影帝究竟是同室操戈?還是會雙雙拿獎開出雙蛋黃?巧合的是,太保曾以陳以文和張華坤合導的《運轉手之戀》獲得金馬最佳男配角獎,此次導演出身的陳以文改挑戰影帝寶座,竟對上太保,形成另類的昔日同袍操戈。《金都》的朱栢康則單槍匹馬搶影帝,來勢洶洶。 \n 香港演員袁富華去年甫以《翠絲》中的跨性別粵劇花旦角色「打鈴哥」連奪金馬獎和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今年在《叔.叔》中再挑戰遲暮之年的男同志角色,他自然演出被傳統體制約束的壓抑,以及遇上心儀對象後熱烈釋放身體裡的情感和慾望,幾場男男三溫暖裡愛撫求歡的戲,眼神和肢體動作都令人看得臉紅心跳,他在順從內心渴望和面對外界異樣眼光中徬徨失措,令人對同志族群遭受的社會歧視深感心酸,收放自如演技拿下影帝獎座呼聲高。演出對手戲的太保,詮釋男同志有一定的火候,但袁富華的演技太細膩逼真,使得太保稍嫌用力的演技在兩人多場戲的同場較勁下,稍嫌說服力不足。 \n 陳以文鐵漢見柔情 \n 26歲的台灣演員巫建和曾以《客家劇場─牽紙鷂的手》、《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二度敲響金鐘,演技早已獲肯定,此次在電影《陽光普照》中飾演逞凶鬥狠砍人入獄的少年「阿和」,巫建和雖年紀輕輕,多年累積的表演火候精準將角色從桀驁不遜、冷酷孤僻到悔不當初想洗心革面卻求助無門的心路歷程有層次的表演到位,是袁富華進軍金馬影帝之路的頭號強敵。 \n 陳以文曾與名導楊德昌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麻將》及《獨立時代》等電影合作,編導演三拍子的他近年多以演員身分為主,他在《陽光普照》中飾演巫建和父親,父子關係原本就因巫的叛逆長期不睦,在巫入獄後更是降到冰點,陳以文完美演繹「鐵漢柔情」的父親角色,板著的撲克臉和動不動就破口教訓兒子的嚴厲下,其實蘊藏柔軟且隨時可以犧牲性命保護孩子的心。 \n 朱栢康角色較受限 \n 香港演員朱栢康在《金都》中飾演凡事聽媽媽的話的媽寶,發現未婚妻疑似瞞著他有另一段婚姻時,一場暴怒後歇斯底里大吼的戲,十足有張力,但是和其他入圍者的角色相比,角色較為限制,發揮空間不大。第56金馬獎頒獎典禮23日將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觀眾可鎖定台視頻道同步收看直播,網路直播部分則委由遠傳friDay影音獨家播出。

  • 金馬獎總收視人口少34萬

    金馬獎總收視人口少34萬

     今年金馬獎17日頒獎典禮受選戰新聞影響,總平均收視為3.86,總收視人口約350萬,比去年收視5.32(總收視人口約384萬)少了近34萬人次收看。這次典禮最高收視5.2,落在演員袁富華以電影《翠絲》獲男配角獎,吸115萬人收看,次高5.05是新演員鍾家駿以電影《只有大海知道》獲新演員獎。 \n 最高收視排第3、4、5名的是,頒獎嘉賓胡歌致詞、謝盈萱以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獲女主角獎、頒獎嘉賓謝金燕致詞。表演節目收視最高4.62是雷光夏演唱電影《范保德》歌曲〈深無情〉,次高4.21是李英宏演唱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歌曲〈峇里島〉。 \n 星光大道總平均收視則為1.41,總收視人口約132萬,最高收視3.01落在劉德華壓軸出場,收視人口約66萬,次高收視2.79則是鞏俐受訪,吸61萬觀看。

  • 袁富華賺不到錢曾想放棄演戲

    袁富華賺不到錢曾想放棄演戲

     54歲香港演員袁富華17日以《翠絲》拿下本屆最佳男配角獎,領獎時感謝圈外女友,哽咽表示:「如果不是她30年來的支持,我不會走到今天。」他入行30年,曾想過放棄演戲,「真的賺不到錢」,如今拿下金馬獎,努力獲肯定,「這個獎很有公信力,這麼多年來,忘記這是(指演戲)我本來就喜歡做的,以為是想要出名、賺錢,慢慢做才知道原來我這麼喜歡電影,做好、東西就來了。」 \n 他得獎後在台多留一天替《翠絲》宣傳,昨天與該片演員惠英紅、黃河、監製舒琪一起受訪,感謝一同參演的影后惠英紅,「雖然跟紅姊沒有對手戲,但是看到劇本就在幻想紅姊會怎麼演。激情過後覺得這個獎是屬於這個劇組的。」 \n 他在片中飾演跨性別者,每當被黃河抱抱、或是吃黃河豆腐他都露出曖昧笑容,他幽默說:「這是真心開心的!」 \n 惠英紅沒能拿下女配角,認為能跟大家一起來參加就很幸福,本想好好看表演而戴了隱形眼鏡,沒想到乾眼症發作,一到廣告就猛滴眼藥水。輪到她上台頒獎時其實眼睛相當乾澀,鞋子又鬆脫,狀態頗為狼狽。她忍到典禮結束火速衝回飯店,隱形眼鏡已經乾到跑到眼球上半部,花了很久直到半夜才拿下來,晚餐僅靠吃了一顆中午叫的冷燒賣果腹。

  • 袁富華吃黃河豆腐「很開心」 奪男配感謝惠英紅

    袁富華吃黃河豆腐「很開心」 奪男配感謝惠英紅

    新科金馬男配角袁富華,原訂頒獎典禮結束就要返港,得獎後特地在台多留一天替讓他獲獎的電影《翠絲》宣傳。昨天他與該片演員惠英紅、黃河、監製舒琪一起受訪,笑說此刻心情是「想睡覺」,自謙如果電影主角是他根本不會有人想看,所以感謝一同參演的影后惠英紅。 \n \n他說:「雖然跟紅姐沒有對手戲,但是看到劇本就在幻想紅姐會怎麼演。激情過後覺得這個獎是屬於這個劇組的。」他也感謝監製舒琪遊說他參演,剛開始有些猶豫,「覺得為何不乾脆找一個真正的粵劇大老旦來演?這個角色對我來說太有年代與距離。」他的角色身負推動男主角的重擔,都令他擔心演不好整部片就完了。他在片中飾演跨性別者,每當被黃河抱抱、或是吃黃河豆腐他都露出曖昧笑容,他幽默說:「這是真心開心的!」 \n \n惠英紅沒能拿下女配角,認為能跟大家一起來參加就很幸福,本想好好看表演她戴了隱形眼鏡,沒想到乾眼症發作,一到廣告就在猛滴眼藥水。輪到她上台頒獎時其實眼睛相當乾澀,鞋子又鬆脫走路啪啦啪啦,狀態頗為狼狽。她忍到典禮結束火速衝回飯店,隱形眼鏡已經乾到跑到眼球上半部,花了很久直到半夜才拿下來,晚餐僅靠吃了一顆中午叫的冷燒賣裹腹。 \n \n黃河在該片中演出男同志,有嫵媚的熱舞橋段,其實他只有2天的時間上課,坦言深感壓力,有沒有跳給女友温貞菱看?他說:「我跳給我自己看,那幾天都待在飯店對鏡子練習。」

  • 摘金馬男配淚謝另一半!袁富華自許「演到不能演」

    摘金馬男配淚謝另一半!袁富華自許「演到不能演」

    第55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17日由《翠絲》的袁富華奪下,他領獎時激動感謝圈外女友,哽咽說:「她一直說上台不要感謝我,但我不可能不感謝她,如果不是她30年來的支持,我不會走到今天。」慶功宴上聊起女友,袁富華表示下台後接到女友來電恭喜,「她也滿開心的,告訴我說不要(慶功)太晚,到酒店回個訊息就好,她真的是很冷靜的女生」。 \n \n54歲袁富華入行30年,多數演舞台劇,中間曾一度想過要放棄,「因為真的賺不到錢」,儘管入圍過不少男配角獎,但多半都是陪跑,如今得到金馬獎,他才感到自己的努力獲得肯定,「這個獎更加肯定我當年的選擇,其實大家可能都看過我的作品,但是都叫不出名字,這個獎是很有公信力的!這麼多年來...忘記這是(指演戲)我自己本來就喜歡做的,以為是想要出名、賺錢,慢慢做才知道原來我這麼喜歡電影,做好、東西就來了」。 \n \n至於希望演到幾歲退休?他笑笑地表示曾想過這個問題,「但希望如果到80歲還能演戲,我就會演...演到不能演為止,能做就去做,除非我記憶衰退,否則每一次(演戲)都像重新開始」!問他打算如何處理金馬獎獎金?「我想就是跟支持我的好朋友慶祝一下,但我有個想法...想將這個獎金捐出到香港或著當一個學院基金,但都還未知,想做點善事」。

  • 袁富華《翠絲》跨性別演出 榮獲金馬最佳男配角

    袁富華《翠絲》跨性別演出 榮獲金馬最佳男配角

    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今(17)晚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登場,其中最佳男配角獎項由袁富華以《翠絲》獲得,來自香港的他,得獎時以廣東話感謝曾經幫助過他的人,與《翠絲》劇組。 \n \n54歲的香港演員袁富華入行20多年,終憑電影《翠絲》首度獲得金馬獎男配角提名並得獎,片中他飾演跨性別人士「打鈴哥」,男兒身女兒心的演出,舉手投足讓人驚艷。 \n \n雖是舞台劇出身,但袁富華在電影中的表現,卻沒有舞台劇給人用力過猛的感覺,表現很自然,也是片中一抹鮮豔的色彩,最終獲得金馬獎肯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