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被俘飛行員的搜尋結果,共12

  • 印巴一邊移交飛行員一邊交火 再釀8死6傷

    印巴一邊移交飛行員一邊交火 再釀8死6傷

    巴基斯坦1日釋放被俘的印度空軍飛行員,但局勢並未好轉,雙方當晚在喀什米爾仍持續交火,造成8死6傷。印巴雙方還互相指摘對方挑釁在先,違反2003年停火協議。 \n \n喀什米爾的印巴軍隊互相攻擊對方控制區內的哨站及村莊,在印控喀什米爾,一幢住了一家四口的的房屋被巴軍炮彈擊中,2名兒童及母親死亡,父親情況危急留院觀察中;在巴控喀什米爾,官員指控印軍以重型武器發動「無差別」攻擊,造成平民3死5傷,並有2名士兵陣亡。 \n \n前一日,巴軍釋放印度飛行員阿比納丹•瓦爾塔曼(Abhinandan Varthaman),但期間發生插曲。他獲釋前拍攝一段短片,表示當日跳傘逃生後被民眾包圍,幸獲巴軍士兵營救。他形容對方表現非常專業,令人印象深刻,又批評印媒總是誇大事實。印媒反擊指巴方發布該短片令人反感,且違反國際戰俘準則。

  • 尷尬了! 巴釋放被俘印度飛行員為前空軍元帥之子

    尷尬了! 巴釋放被俘印度飛行員為前空軍元帥之子

    日前被巴基斯坦軍方俘虜的印度空軍飛行員阿比納丹(Abhinandan Varthaman)於3月1日下午獲釋,巴軍與印軍於阿姆利則(Amritsar)的瓦加阿達利(Wagah-Attari)口岸進行人員移交。網上傳出被俘的飛行員是印度前空軍元帥之子,印度媒體對此三緘其口,巴國所公布他被俘視頻與圖片皆不轉載引用,有些媒體甚至刻意將阿比納丹宣傳為「空戰英雄」。 \n \n《今日印度》報導,印巴雙方已經開始加強邊境地區的安全部署,移交地點戒備森嚴,禁止媒體接近或拍照。人員移交地點是印巴兩國邊界上唯一有公路連接的口岸,由於兩軍在此佈署部隊並相互較勁,讓當地成為著名的旅遊景點。 \n \n陸媒《環球網》引述印媒報導稱,印度網上雖然熱議被俘飛行員一事,但印度官方和正式媒體很少談及。印度各大電視台很少播放巴國公布的被俘飛行員視頻與圖片,媒體甚至表示確實是刻意迴避轉載。而印度官方態度也引起網上質疑飛行員身份,媒體隨後也報導阿比納丹是退役空軍元帥瓦爾塔曼(Simhakutty Varthaman)的兒子。瓦爾塔曼曾在1999年印巴卡吉爾戰爭指揮印空軍對巴進行打擊,在2012年退役。此後在2017年他還曾擔任寶萊塢電影《微風拂過》的技術指導,有趣的是,該片講述的是一名被巴俘虜的印度飛行員如何追憶故鄉愛人並逃回國的故事。 \n \n印度總理莫迪在印巴衝突升級後,對印巴局勢強硬表態,指稱「巴基斯坦的做法就是想要分裂印度,破壞印度的穩定。」而在媒體推波助瀾下,印度媒體近日充斥著激烈的主戰言論與口號,雖然仍有部份人士呼籲冷靜,但社會上戰爭情緒依然高漲。在巴國準備釋放被俘飛行員後,印度政治氣氛發生轉變。印度的21個反對黨一致譴責執政的人民黨將印巴衝突政治化,企圖以犧牲軍人性命來換取選票。 \n \n外媒報導指出,印度總理莫迪支持度低迷,連任形勢危急,除了經濟成長乏力的問題外,原本寄望對巴基斯坦的強硬態度能提振支持度,但印度飛行員被俘顯然讓他陷入更大的困境。 \n \n《今日印度》報導說,被俘的30多歲空軍中校阿比納丹受到印度群眾與媒體的支持,當得知他可能獲釋時,許多網民以及多位寶萊塢的知名演員都表示,迫不及待地歡迎這個「勇敢的心」返國,並稱他是真正的英雄。社群媒體推特上更出現「歡迎阿比納丹回國」(#WelcomeBackAbhinandan)的主題吸引網民討論。 \n \n報導說,阿比納丹彈射逃生後降落在巴國領土時,口喊著愛國主義口號,當地村長表示,阿比納丹還試圖把機密文件塞入口中。 \n \n

  • 遭背叛的英烈?紀錄片《疾風魅影》再現老黑貓生命史

    遭背叛的英烈?紀錄片《疾風魅影》再現老黑貓生命史

    導演楊佈新首部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台灣飛行員駕駛「史上最難駕馭」的U-2偵察機,巡航7萬呎高空的膽識與理想。他無意神化軍人,只想還原大時代下小人物的真實血淚,對國家的忠誠,以及歷史無情的背叛。 \n \n黑貓中隊是冷戰時期為偵察大陸軍情,因應台美總統共同簽署合作的高空偵照「快刀計畫」而成立。在1961至1974年間,隊中28位飛行員完成220次偵察任務,但僅16位全身而退,折損10人,並有2人被俘。但因事涉國家最高機密,直到1990年,被俘隊員張立義及葉常棣返國,這支空軍史上最神秘的部隊,才逐漸揭開其神秘面紗。 \n \n當年黑貓中隊駕駛的U-2偵察機,是美方88天內急迫完成的原型機,極難駕馭,能飛U-2的都是台灣空軍的一時之選。他們付出心血所取得的空照圖情報,不僅幫助美國掌握大陸軍事狀況,北約等民主陣營亦從中獲得最大的利益,可說牽動整個冷戰局勢。 \n \n然而,1974年美方片面結束快刀計畫,台灣甚至比中國還晚知道任務結束,楊佈新感慨軍人付出忠誠與生命,卻始終遭到歷史無情的背叛,因此他橫跨三大洲、飛行近4萬公里,尋訪黑貓中隊飛行員的足跡,希望還原他們生命真實的面貌。 \n \n《疾風魅影》追溯張立義及葉常棣從桃園基地05-23跑道起飛,遭擊落俘虜,直到1990年才獲准回台,長達28年的漫長等待;並尋訪第一代黑貓教官陳懷的下落,在其家屬陪同下,在江西南昌的亂葬崗找到其骨骸。 \n \n陳懷曾是蔣介石最喜愛的飛行員,但1962年任務遭擊落,好友追思禮拜卻反被軍方批判洩露機密,如今又限於陸方戒嚴保密,仍遲遲無法返歸福州老家。一世英烈落得如此下場,更讓楊佈新不勝唏噓。 \n \n又如黑貓教官華錫鈞,在快刀計畫結束後赴美普渡大學研讀航空工程,等到國內要發展航空工業,卻又義無反顧回來幫忙,參與經國號戰機(IDF)研發,他承擔國機國造的榮辱,卻還得面對國人的訕笑。 \n \n有感於這些老英雄在那最壞的時代活出了無比的勇氣,楊佈新藉由記錄下他們對國家的忠誠,如何被背叛,以及對飛行的執著與挫折,以此向這些老黑貓們致敬。

  • 加入人工智慧 美軍擬升級「阿公級」U2偵察機

    據華爾街日報(WSJ)報導,在衛星問世以前,曾經翱翔朝鮮半島(Korean Peninsula)、敘利亞、俄羅斯和中國大陸上空,為美國和盟邦獲取珍貴情資的U2高空偵察機(Lockheed U-2)。在服役60年後的今日,美國空軍仍不打算將其退役,計畫引入人工智慧(AI)技術,結合電腦科技的能力,讓這架「阿公級」的高空偵察機,持續翱翔在接近大氣層邊緣,俯瞰著各種軍機小老弟的身影。 \n \n美國空軍(U.S. Air Force)與加州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合作,擬引入人工智慧,讓電腦協助U2偵察機,在高空執行任務的同時,還能快速地辨識所拍攝的影像,讓飛行員能夠減少搜尋目標的時間,更精確地鎖定目標且安全完成任務,降低滯留敵境領空的危險。史丹佛大學團隊表示,若能成功發展,將能讓飛行員騰出更多時間去考量氣候、地面和機身的狀況,對於必須身穿壓力衣的他們而言,無疑是件再好不過的消息。 \n \n冷戰(Cold War)期間最富盛名的偵察機U2,不僅美軍使用,對於在台灣的我們而言,U-2因「黑貓中隊」而聞名,卻也為此付出我方多位優先飛行員的性命。去年初病逝的華錫鈞上將,當年曾在美受訓駕駛U-2,因為機身故障迫降柯爾特斯鎮(Cortez),穿著全套壓力衣走出機艙的他,意外成為該鎮長年「外星人傳說」的來源。 \n \n被艾森豪總統(Dwight D. Eisenhower)選中、於1954年誕生的U-2偵察機,機身是以F-104星式戰鬥機(F-104 Starfighter)為藍本,配上一對類似滑翔機的超修長機翼,此一滑翔機特性,卻成為飛行員們最大的挑戰。為了保持70,000英尺的飛行高度,U-2A和U-2C必須以最高速度飛行,經常因為失速或飛行問題,造成後來的任務中,U-2被敵軍偵測或機身解體的問題;即便安全返航,由於機身與機翼特性,降落也成為駕駛技術的一大挑戰。 \n \n從1956年投入服役起,U-2初期用在對蘇聯領空偵查,曾長驅直入到基輔、莫斯科等地,最早期蘇聯還不相信,能有飛上兩萬公尺高空的飛機。直到1959年底,蘇聯防空軍裝備S-75新型防空導彈後,美軍即在隔年吃了大虧,一架深入至葉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附近的U-2被SA-2防空飛彈擊落,飛行員弗朗西斯·鮑爾斯(Francis Gary Powers)成功跳傘逃生後被俘,由於機體、相機與底片都仍保持完整,也讓美國長年隱瞞的偵察計畫徹底破功。 \n \n美國於1962年由中情局出面,與遷台的中華民國政府合作,推出「快刀計畫」,成立別名為「黑貓」的空軍第35中隊。直到1974年計畫裁撤為止,我國空軍共派出28名飛行員、駕駛U-2偵察機深入大陸進行220次偵察任務,雖成功拍到大陸一二次核試爆、並遍及三十多省份的影像,但卻也因此付出折損12架U2偵查機和10位飛行員的慘痛代價,包含陳懷生、李南屏等人,葉常棣與張立義等人被擊落俘虜多年。 \n \nU-2偵察機屬於單座飛機,機翼寬度達30公尺長,最高時速能達到821公里,最大航程則可飛行5,633 公里,因為重量限制,機身上並無掛載武器。雖然服役已達60年,但考量全球鷹無人機(Global Hawk)技術上仍未能全面取代她,美國政府決定撥款延長U-2偵察機服役年限。目前除部份機型屬於航太總署(NASA)使用外,還有一部份的機隊駐紮於南韓烏山空軍基地,用於監控北韓的一舉一動。 \n

  • 將星殞落 IDF之父華錫鈞逝世

    將星殞落 IDF之父華錫鈞逝世

     就在國防部長馮世寬甫宣布啟動研發新一代戰機之際,有「IDF之父」之名的空軍二級上將華錫鈞24日逝於台中,享壽92歲。華錫鈞曾是威名赫赫的黑貓中隊成員,也是我國飛官轉行飛機設計的第一人,於航發中心主任任內研發AT-3教練機與IDF經國號戰機,是國機國造發展史的靈魂人物。 \n 出生於民國14年的華錫鈞,江蘇無錫人,21歲考進空軍官校,官校26期生。當期是最後一批在杭州筧橋畢業的空軍官校生,空官27期以後,因政府遷台,都在岡山畢業。 \n 曾經出版過《雲漢故事》《戰機的天空》及英文版《失落的黑貓》等書。 \n 赴美參與偵察機訓練 \n 其中《戰機的天空》為其自傳式敘述,華錫鈞在書中提過,遷台之初駐紮在屏東機場,1950年代,大陸獲得米格機,台海空中常有戰役,跑道頭的眷村媽媽們,黃昏時分看戰機返航,都要細數飛機數目,若是比出發時少,就表示可能有飛行員罹難,村裡又要多一門寡婦。 \n 1959年,國軍祕密選派飛行員到美國接受U-2偵察機訓練,華錫鈞是第一批6人之一。進入黑貓中隊安然完成10次對大陸偵照任務後,返回空軍。這段曾經被隱藏的歷史,在公諸於世後,華錫鈞多次接受訪談,緬懷當年袍澤。 \n 獲飛行優異十字勳章 \n 黑貓中隊要深入敵後,沒有武裝戰鬥機護航,過程九死一生,多名飛行員壯烈殉國,也有2人因機毀被俘,多年後才獲釋放。華錫鈞曾自述,一次偵照大陸華北,返程突然斷電,他在底下米格機追蹤下,勉力返航,直到看見東海島嶼才擺脫追蹤,靠台北無線電指引安全返回。 \n 這不是他生涯第一次飛行中發生意外。1959年他於美國接受U-2訓練時,首次夜航就遇到引擎熄火,位置在科羅拉多州山區,當飛機鑽出雲層,他看到地面有燈光,強行迫降在一座小鎮機場。美國空軍因此頒給他「飛行優異十字勳章」。 \n 因為U-2偵照機並未對外公布,造型怪異,加上飛行員必須穿著高空飛行專用的連身壓力裝。華錫鈞一身打扮把當地居民嚇了一跳,後被報紙形容是「外星人緊急迫降」。

  • 兩岸史話-黑貓飛行員點到為止的人生 人如一粟國如滄海(五之五)

    兩岸史話-黑貓飛行員點到為止的人生 人如一粟國如滄海(五之五)

     張現雖寡人,在南京也有孤家。繞了一大圈,他又回到出生之地。台灣家在,大陸有歸,尚能衣錦,因禍得福,何其幸?人如一粟,國如滄海,誰主浮沉? \n 還有一個人,最初下放農村,與一個知青談戀愛,但當時他們的身分都是保密的,但這知青知道了,就拒絕了他,他就想不開,吃了藥,幸好搶救了回來。陳懷生在南昌被打下來,我們也是全力搶救,但薩姆飛彈一爆,是6000個碎片,他重傷,死在術台上,葉常棣和張立義實在幸運。 \n 李南屏是第三架被擊落,他是死在坐椅上,我們去查,好像是彈射椅下根本沒放炸藥,他無法彈射出來。到底如何?我們也不知原因。當我們拿李南屏的戒指給葉常棣看時,他一看戒子上李妻葉秋英的名字,就說:「李南屏又來了?」後來悟出不祥,才說:「你們把李南屏也打下來了?」 \n 撇開敵對一笑泯仇 \n 坦白說,撇開意識型態的對立不談,國民黨這些軍人確實本質都不差,真才實學,聰明,做什麼會什麼,水準都好。像葉常棣他是廣東台山人,父親還是國府的財經少將,他家在台山還有一套大房子,我們還說他父親回來,這房子可發還給他們。葉的英文好,在華中理工學院教書,錢偉長辦了個《力學》雜誌,要翻英文,學校就就推薦葉常棣,錢偉長很滿意,後來文章都要葉看過才過關。 \n 張和葉出來時,他們的學校,航空學院就和華中理工學院,都保留他們的原職半年,如果台灣不讓回,或不能去第三國,回來,原來職位依舊。結果張立義沒回來,航空學院還失望的說他「背叛」,把發給他由他姪兒住的房子收回了。 \n 十多年前,我還看過張立義的太太,他回來,與我們又見面,我們都很高興。我們大家都喜歡他這個人,當時我們就是切切實實執行上面的政策,與國民黨這些空軍人員相處,確實值得懷念。真可謂相逢一笑泯恩仇,歷盡劫波兄弟在。大家本是一家人,就是內戰打成了敵我,但拋開那些政治爭議,我們還都做了好朋友。大家非常懷念,關心老友張立義,所以這次能再見到他,白髮蒼蒼,神思敏捷,談笑生風,身體健康,十分高興。我們都老了。那段相處與友情是一生中的重要一章。 \n 特別是他這次應邀來北京參加「九三」大閱兵典禮,接受《中國時報》記者的專訪時,表示『不忘歷史,包容仇恨』,盼兩岸邁出和解大步,說得很客觀,很公正,真正表達了一代老兵的心聲和風範。 \n 空軍特種部隊長衣復恩說:「在這些被大陸擊落的飛行員,最幸運的,要算1957年11月5日由王為鐸、孔祥璋及領航員李復全駕B─26,做大陸東南沿岸偵測及散發傳單的一次任務。他們在傍晚起飛,由福建進入大陸;就在進入大陸後,忽然失去聯絡。 \n 次日共黨廣播說:該機在福建墜毀,推測機員生還的機率很小。不料,在他們失事八個多月後,忽然接消息說他們機毀人安,被中共俘虜,後又釋回,現在三人已被送至香港。得此訊息後,即刻奉准把他們接回。經與美方交涉,由他們派機到香港,接他們到花蓮,住進我們的一處招待所。 \n 同時,由美方從華府調來三位專家,攜有測謊器,與王為鐸等三人共處了兩周餘,做了很詳盡的詢問,並做出一百餘頁的偵詢報告。結論是:他們是清白的,未受共黨「洗腦」的影響。我拿著這份報告,呈給蔣經國,蒙他准許王等復職,並改派中華航空公司服務。這整個事件,可說是先悲後喜,更感激經國先生對我們的信任,特准被俘同志返營復職,一視同仁,毫無疑慮。但是後來對U2被俘飛行員葉常棣及張立義之處置,卻又何等不公!」 \n 1969年5月16日黑貓中隊張燮中校駕駛U2機執行夜間沿海任務,起飛後進入黃海上空,天候不佳,遭受亂流,脆弱的機體受損操縱失靈,張燮在桃園東北方165英哩處發出求救訊號後彈射跳傘失蹤,經海空搜索一周無獲。多年後,其子張祖望專程前往北京軍史館參觀,當他看到U-2機殘骸,他莫名的感傷跪地行叩首禮敬,特異之舉驚動館方。 \n 衣冠塚外後福確幸 \n 張立義的回憶錄叫《衣冠塚外的我》,他說他與葉常棣「殉職」後,碧潭空軍公墓給他們立了衣冠塚,後知他們未死,就把墓碑移去了,但他倆那塊黃土至今還沒分派出去給別的「陣亡將士」。1990年他們來台看到這塊墓穴,兩人說:「這大概是要保留著給我們做最終安息之所吧?」可看到今天國家局勢如此,中正紀念堂已要拆毀,中國人要趕下太平洋,忠烈祠要改為靖國分社,他們還會開此玩笑嗎? \n 張現雖寡人,在南京也有孤家。繞了一大圈,他又回到出生之地。台灣家在,大陸有歸,尚能衣錦,因禍得福,何其幸?人如一粟,國如滄海,誰主浮沈? \n 張立義現在腿不好,走不了多遠,但騎上腳踏車,又生龍活虎,在薩拉齊旺旺工廠附近的美岱召廟,他快樂地騎了一圈。想來他在衣冠塚外,還有後福確幸,這或都拜當年那顆飛彈,點到為止?(全文完)

  • 敘利亞叛軍宣稱擊落戰機 活捉飛行員

    敘利亞與蓋達組織(Al-Qaeda)掛鉤的1個反抗軍團體今天表示,他們在北部地區擊落1架戰機。據稱飛行員已經被俘。 \n 法新社報導,黎凡特自由人伊斯蘭運動(Ahrar al-Sham)在推特發布聲明說,旗下戰士在艾伊斯鎮(Al-Eis)「擊落1架進行空襲的戰機」。 \n 叛軍人士稍早證實,大馬士革政權有1架戰機遭擊落,但不太可能是由蓋達組織敘利亞分支努斯拉陣線(Al-Nusra Front)的戰士擊落。 \n 這位人士又說,飛行員遭到活捉。 \n 敘利亞軍方證實,有架進行偵察任務的飛機遭地對空飛彈擊落,飛行員彈射逃生,目前正設法營救他。 \n 社群媒體上出現影片,似乎顯示出戰機墜落的地點,有十餘個人圍住1名躺在地上的男子。其中有些人大喊:「他是敘利亞人。」「拿走他的武器。」 \n 影片的真實性還無法證實。 \n 墜機地點在大城阿勒坡市(Aleppo)南方地區,獲結盟民兵支援的政府軍正在當地與叛軍作戰。與蓋達組織掛鉤的叛軍本週攻占這個地區後,遭到敘利亞和俄羅斯戰機的猛烈空襲。1040406 \n

  • 《時報周刊》台版《間諜橋》 被俘25年 重返內蒙遭擊落處 U-2飛行員贈錶謝恩人

    《時報周刊》台版《間諜橋》 被俘25年 重返內蒙遭擊落處 U-2飛行員贈錶謝恩人

    由史蒂芬史匹柏所執導,湯姆漢克斯領銜主演的好萊塢大片《間諜橋》即將上映,電影中敘述的故事,恰恰就是當年台灣那一批駕著U-2高空偵察機,冒死偵察大陸軍情台灣飛行員的寫照。彷彿是時代的嘆息,同樣被擊落,同樣面對命運無情的擺布。看著自己的衣冠塚,當年駕著U-2執行任務而遭擊落被俘的張立義,淡然一笑:「這大概是要保留給我們最終的安息之所吧。」 \n \n \n \n \n更多相關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64期《時報周刊》,時周一套特價69元,本期零售通路加送《看見女子時代》專刊,分享女性在台灣社會的正面能量,本刊會持續與所有女性朋友們堅毅成長。本期另贈電影版《新步步驚心》陳意涵超越時空雙面圓扇(大台北地區7-11限定門市)。時周官網及新推出的粉絲專頁,給您不一樣的感受。

  • 《時報周刊》台版《間諜橋》 被俘25年 重返內蒙遭擊落處 U-2飛行員贈錶謝恩人

    《時報周刊》台版《間諜橋》 被俘25年 重返內蒙遭擊落處 U-2飛行員贈錶謝恩人

    由史蒂芬史匹柏所執導,湯姆漢克斯領銜主演的好萊塢大片《間諜橋》即將上映,電影中敘述的故事,恰恰就是當年台灣那一批駕著U-2高空偵察機,冒死偵察大陸軍情台灣飛行員的寫照。彷彿是時代的嘆息,同樣被擊落,同樣面對命運無情的擺布。看著自己的衣冠塚,當年駕著U-2執行任務而遭擊落被俘的張立義,淡然一笑:「這大概是要保留給我們最終的安息之所吧。」 \n \n 內蒙自治區,包頭,薩拉齊。 \n \n 1965年1月10日,晚8點半,這裡突然冒出3道火燄,薩姆2號飛彈射向天空,打破了田野的寧靜,附近的村莊的居民都聽到這聲巨響。 \n \n 今年9月5日,西一間房村,居民興奮的擠在董二黑的家裡,看一位天外來的稀客,他送來了1隻錶,還有1萬人民幣,錶盒上寫著: \n \n董弟: \n \n  50年前,2萬公尺,錶落雪地。您家人拾來還我。 \n \n  那錶,永遠在我心中,滴答的走著。 \n \n  今天,我拿隻錶來還願。 \n \n  漢翔萬里,錦繡河山; \n \n  故國雨露,存歿兩沐。 \n \n  張立義。2015,9,5 \n \n 50年前的陰曆臘月初十左右,張立義,36歲,駕著U-2高空偵察機,飛向包頭偵照軍備工廠,到了距目的地50公里的薩拉齊,一個介於黃河與大青山之間的小鎮,這時天清月明。前些時,他的雷達出現了反飛彈偵查的光點警訊,但很微弱,他沒在意。但一會,他突然看到一陣強光,接著轟然一聲,機艙一片漆黑,他知道被飛彈擊中,立刻彈射出機艙,但人也昏迷了。 \n \n(欲知後續詳情,請看最新出刊1964期時報周刊) \n \n \n \n \n \n \n \n更多相關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64期《時報周刊》,時周一套特價69元,本期零售通路加送《看見女子時代》專刊,分享女性在台灣社會的正面能量,本刊會持續與所有女性朋友們堅毅成長。本期另贈電影版《新步步驚心》陳意涵超越時空雙面圓扇(大台北地區7-11限定門市)。時周官網及新推出的粉絲專頁,給您不一樣的感受。 \n訂《時報周刊》送JK蘿琳暢銷書【抽絲剝繭】,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 林博文專欄-U2飛行員鮑爾斯獲平反

     上星期五(六月十五日),美國空軍參謀長四星上將史華茲(Norton Schwartz)把一枚美軍第三等級的銀星勳章,頒贈給鮑爾斯(Francis Gary Powers)的孫子。鮑爾斯何許人也?他就是第一個被蘇聯飛彈擊落的U2高空偵察機飛行員,那是在一九六○年五月一日,鮑爾斯跳傘逃生,被蘇聯關了兩年多。鮑爾斯事件在冷戰所造成的美蘇緊張對峙,僅次於一九六二年十月的古巴飛彈危機。 \n 洛克希德公司於一九五五年二月試製成功U2間諜機後,中情局和空軍都在爭奪這型飛機的控制權。當時的中情局長艾倫.杜勒斯(其兄約翰.福斯特.杜斯勒為國務卿)和戰略空軍司令李梅上將為U2機吵得很兇,最後由艾森豪總統決定讓中情局全權控制間諜機。艾森豪說:「U2當然由中情局使用,只能讓平民駕駛U2,絕不能讓空軍飛行員開U2,萬一被打下來,將會造成侵犯領空的戰爭行為。」因此,白宮決定由中情局僱用除役的空軍飛行員駕駛U2。中情局專事負責U2計畫的是副局長比塞爾(Richard M.Bissell),他被號稱為「U2之父」。比塞爾後來(一九六一年四月)主導中情局幕後策畫的登陸古巴豬灣作業,全盤失敗,被甘迺迪總統下令撤職。 \n U2首次飛到蘇聯上空是在一九五六年七月四日。艾森豪很重視間諜機,但也很擔心它會出事而影響美蘇關係,因此每次U2起飛前,中情局必須將飛行路線圖和偵察目標,呈送白宮審訂。軍人出身的艾克(Ike,艾森豪的暱稱)有時用鉛筆修改中情局所擬訂的飛行路線,有時原件退回,叫中情局取消作業。中情局很會動腦筋,在一九五六年正式啟用U2時,還裝模作樣地與航空及太空總署(NASA)約定,由該總署公開宣布將使用洛克希德生產的「氣象飛機」蒐集氣象資料,駕駛員由洛克希德公司飛行員擔任。U2基地最早設在英國和西德,後擴及巴基斯坦、土耳其、希臘、日本以及台灣桃園。U2一九五六年第一次飛到蘇聯上空進行高空照相時,蘇方即已知道,但當時蘇聯的飛彈打不到可飛七萬英呎高的U2,克里姆林宮非常苦惱,下令科學家和軍方加緊研製可以對付U2的飛彈。 \n 鮑爾斯是個很優秀的飛行員,剛投效空軍時飛F-84雷霆機,中情局查看他的飛行紀錄,極為滿意,勸他脫離空軍,為中情局效力。鮑爾斯即於一九五六年以空軍上尉資歷退役,加入中情局飛U2,月薪二千五百美元,在當時算是高薪。一九六○年五月一日凌晨,鮑爾斯從巴基斯坦貝沙瓦(Peshawar)空軍基地起飛,準備飛行十三小時,飛越蘇聯烏拉山,飛三千七百八十八英里後降落於挪威波多基地。「U2之父」比塞爾說,中情局「只是敦勸而非命令」U2飛行員一旦失事被俘,最好自殺。因此,每位U2飛行員都攜有手槍、毒針和藏在銀幣裡的特種毒藥(中情局花三百萬美元研製)。但飛行員亦帶了七千五百俄幣、二十多個拿破崙金法郎和男女戒指與手錶,以便在求死不成時,可以行賄蘇聯老百姓和官員。U2飛行員亦可採用另一種逃命方式,即先按「爆炸鈕」,飛行員會立即彈出機艙,飛機在七十秒內爆炸。中情局的信條是:毀機第一,自殺第二。 \n 鮑爾斯飛了四個多小時後感覺飛機有點毛病,他已深入蘇聯內部一千三百英里。在烏拉山區煤礦城斯弗洛夫斯克上空,鮑爾斯U2機突遇八枚蘇聯新製的SA-2地對空飛彈襲擊,蘇聯亦同時派數架戰機升空攔截U2。一枚飛彈擊中U2,一枚打中蘇聯的米格十九。蘇聯的一架S2-9試圖攔截U2,但速度趕不上U2。U2在華府時間五月一日凌晨一時五十三分被飛彈擊中,鮑爾斯跳傘逃命被俘,僅受輕傷。最奇怪的是掉在地上的U2,只有一點損壞,內部儀器、裝置、高空攝影機和一萬多呎拍好的照片都完好。鮑爾斯被拘禁一百零七天後,即接受公審,被判十年徒刑。但只關了兩年多,即於一九六二年二月十日在柏林和一名蘇聯拘留的美國學生一起交給美方。美國則把蘇聯間諜魯道夫.艾伯交還蘇聯。 \n 鮑爾斯被俘後,美國國務卿赫特發表聲明說被擊落的飛機是「民間飛機」。一九六○年五月十六日,美英法蘇在巴黎舉行四國高峰會,赫魯雪夫在會議上痛斥艾克,並撤銷對艾克訪蘇的邀請。艾克保證不再派U2偵察蘇聯,但拒絕道歉。赫魯雪夫離開巴黎時,大罵美國人「像小偷」。他說他不再和艾克打交道,他要再等半年美國換一個新總統。赫某人沒想到的是兩年半後,他竟和新總統甘迺迪爆發更危險的古巴飛彈對抗! \n 鮑爾斯被俘以及日後回到美國時,卻遭美國人的冷嘲熱諷。有個老師對他的女兒說:「你的父親應該自殺!」美國媒體和大部分民意都視鮑爾斯為懦夫,甚至是賣國賊!鮑爾斯後來在洛杉磯一家電視台飛直升機報告氣象,一九七七年八月一日,直升機墜毀,鮑爾斯死時才四十七歲。卡特總統批准鮑爾斯家屬請求,同意鮑氏下葬阿靈頓國家公墓。中情局和空軍日後再三追贈鮑氏多種勳章。 \n 鮑爾斯兒子表示,為他父親平反,是不嫌遲的。鮑爾斯已看不到他的歷史修正稿,這是永遠的憾事。美國U2機由平民駕駛,當年中情局台北站站長克萊恩力勸蔣氏父子讓優秀的中華民國現役空軍飛U2,為中情局賣命(即黑貓中隊)。其時負責與中情局聯繫的空軍中將衣復恩後來亦後悔說:「特別是中華民國空軍折損那麼多菁英…又能代表什麼意義呢?」

  • 國軍「快刀」飛官 楊世駒過世

     中華民國空軍史上傳奇人物之一、U-2高空偵察機第一位領隊楊世駒十二日在美拉斯維加斯自宅過世,享年八十七歲。 \n 國軍空軍在一九五九年選派第一批優秀飛行員赴美接受U-2飛行訓練,計有六位,楊世駒期別最高,擔任領隊。 \n 楊世駒等人當時被稱為「快刀計畫飛行官」。他飛了八趟U-2後,成為第一批解除此任務的飛行員。當時空軍副參謀長衣復恩擬具、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批示的公文上寫著,楊世駒等人「勇敢善戰,忠貞不渝…獲寶貴之鐵幕資料甚豐,對自由世界貢獻良多。」 \n 楊世駒祖籍廣東,一九二四年生於越南,抗戰前夕返國,先是流亡學生,後考上航校,成為飛行員。根據王立楨所著《飛行員的故事》,U-2飛行員出勤時,常在凌晨二時由醫官喚醒,可楊世駒總在一時五十九分自動醒來,然後不好意思的對醫官說:「對不起,又讓你白跑一趟」。 \n 一九六三年二月七日,他奉命飛往中蘇邊境偵察,回航時,突然機上電力系統故障,他在七萬呎高空,只能推斷大概方位,摸索著往南韓方向尋找機場。 \n 後來他獲知,當時南韓空防已進入緊急狀態,因為他是由北韓飛入南韓。等到他平安降落漢城附近K-8機場後,飛機還在跑道上滑行就熄了火,因滯空過久燃油已用罄。 \n 楊世駒退役後轉至華航服務,這段期間,他做了另一件大事。 \n 兩位被俘多年的U-2飛行員葉常棣、張立義,獲釋後到了香港。台北方面擔心中共統戰,不讓他們回台。兩人又不願返回「匪區」,最後是楊世駒藉飛行之便,在美國請中央情報局(CIA)出面,把兩人接至美國。

  • 劉屏專欄-1千換1 以色列大贏家

    劉屏專欄-1千換1 以色列大贏家

     比例懸殊的「以囚換俘」行動開始了。最讓人詫異的當是「一千換一」,以色列釋放一千零廿七位巴勒斯坦囚犯,只為了換回一個人,被「哈瑪斯」組織綁架了五年的陸軍下士夏利特(Gilad Shalit,見圖右二,美聯社)。 \n 從人數上看,這個換俘極不成比例。但是民意調查顯示近八成以色列人支持這項行動,稱這天是「勝利日」,最主要的原因是這說明了以色人的價值觀,以色列人認為「我們贏了,我們一個人的價值抵得過對方一千人」。一家以色列的報紙評論說,巴方會不會覺得羞辱,或是嫉妒以色列:「我們這麼多人,只抵得過以色列一個人?」 \n 即使從比較世俗的觀點-國際宣傳-著眼,也不能不佩服以色列的決定。一千比一,吸引了全世界媒體關注。 \n 以色列有人反對這項換俘行動。八年前,十七歲的中學生祖爾搭校車回家。中途遭到自殺炸彈襲擊,祖爾和十七位同學不幸喪生。策畫謀殺的兩個恐怖分子後來被捕,判刑入獄。今天,換俘的一千多個名單中,包括這兩人。 \n 試問,祖爾的家人,還有那十七位同學的家人,以及千百位恐怖攻擊受害者的家人,如何能夠平心靜氣的看著凶手獲釋?這些凶手根深柢固的觀念是殺掉更多以色列人,今天大搖大擺的走出監獄,豈不是縱虎歸山? \n 其實以色列都已經盤算過了。這些恐怖分子很多原本就素行不良,橫行鄉里。有的在家鄉已有殺人等暴力犯罪前科。把這樣的人留在監裡,既成為以色列的負擔,也不利於囚情,不如放回巴勒斯坦,讓他們成為巴方當局的頭痛分子。 \n 另一方面,在專制體制下,「被俘」未必光彩,甚至可能是罪惡,未必能重操舊業。周恩來未曾被捕,只因造反派誣指他坐過牢,他至死都有揮之不去的陰影,據聞進開刀房前猶大呼「我不是叛徒」。民主社會不然,麥肯(John McCain)被俘歸來後成為英雄,還差一點當上美國總統。 \n 這次能夠達成換俘協議,有幾項原因。其一,以色列的軍人待遇雖欠佳,但地位崇高,總統裴瑞斯說過,「沒有國防軍,就沒有以色列」。所以夏利特的遭遇一直受到社會普遍關注。看似吃虧的「以多換少」,有前例可援,一九八五年,以色列曾釋放一千一百五十名巴人囚犯,換回三名以國士兵。 \n 其次,夏利特的家人付出很大心力,例如設立了網站;例如夏利特二位手足許下誓言,除非夏利特回來,否則每天睡帳篷。夏利特獲釋後,他的祖父寫了公開信,說總理納坦雅胡親自通報這則喜訊。祖父說,幾年來,他找總理、總統、外國領導人(法國總統薩科奇為此事寫信給「哈瑪斯」組織)、國際組織,用盡一切方法要救孫子;還曾經向納坦雅胡發了火,責其救人不力。 \n 其三,埃及扮演了重要角色。埃及希望提高在中東的影響力,積極奔走。以色列希望加強與埃及的關係,所以接受了埃及促成的協議。 \n 夏利特被綁架的五年間,處境很慘。國際紅十字會始終無法探視他。他一共只獲准接了三封信、一片DVD、以及一捲錄音帶,這還是以色列釋放了廿位女性巴勒斯坦囚犯才換來的。 \n 獲釋後,夏利特搭機飛往泰勒諾夫空軍基地。當艙門打開時,等待他的除了家人,還有納坦雅胡。就像不久前,國軍飛行員在大陸被俘多年後回到台灣時,空軍司令在機場迎接,表達崇高的敬意與熱忱的歡迎。 \n 夏利特在基地簡單體檢,然後返回故鄉。不像民國七十年代,黨外大將林正杰的父親林坤榮,在中國大陸坐牢廿多年,回到台灣,暫且不能回家,要到單位「待」二星期。也令人想起,美國與北越達成釋俘協議後,被俘美軍回到本土,尼克森總統不到機場迎接,因為「先讓他們回家,日後再舉行儀式」。 \n 美國國防部有專責單位搜尋戰俘及作戰失蹤人員,每年還有「向戰俘及作戰失蹤人員致敬日」。前幾年,雲南農民在深山裡發現抗戰時的墜毀美機及機員遺骸,美國國防部派了專人偕同機員後人前往迎靈,也把農民接來美國款待。 \n 以色列人決定獻身報國時,像許多國家的軍人一樣,難免會疑惑「如果我被俘、被綁架,會怎麼樣?」現在他們很清楚,以色列政府與國防軍以行動保證「絕不撇下一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