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被動雷達的搜尋結果,共26

  • 陸媒:共軍新型反輻射武器 可對抗薩德

    陸媒今天報導,對於薩德有好幾種反制措施,其中包括反輻射無人機的攻擊。ASN-301是中國大陸出口型的反輻射無人機,一旦發現雷達輻射的電磁訊號,就可以跟蹤發射飛彈摧毀敵方雷達系統。 \n 美軍在北韓試射飛彈後宣布,終端高空防衛系統(THAAD,俗稱薩德)裝備已運抵南韓。 \n 新浪軍事今天刊出浩漢防務文章指出,除了使用反輻射無人機,中國大陸的機載反輻射飛彈等新反輻射手段已經成型,可以說是建立了一個體系。反輻射無人機只是共軍反輻射作戰體系中的選項之一。 \n 文章分析,一旦薩德入韓,薩德配套的AN/TPY-2雷達將會對中國大陸構成嚴重威脅。 \n 這套雷達探測距離達2000公里,這意味中國大陸境內大部分陸空軍演都會暴露,戰機出動的頻次和數量等都會被觀測到。更致命的是,在境內的飛彈發射活動也會被探測到,就好像在家裡裝了一台監視器。 \n 文章說,面對如此重大的威脅,必然要在戰時有反制措施。對於薩德的硬殺傷方式有好幾種,「這其中就包括了反輻射無人機的攻擊」。如果說薩德的雷達是整套系統的眼睛的話,那麼反輻射無人機發揮的作用就是「打瞎敵人的眼睛」。 \n 文章指出,在剛過去的阿布達比國際防務展上,中航技進出口有限責任公司展示了ASN-301反輻射無人機發射車模型。 \n 據防務展現場上的宣傳資料介紹,ASN-301反輻射無人機可加裝被動尋的導引頭和戰鬥部分,一旦發現雷達輻射的電磁訊號,就可以跟蹤輻射源直至發射飛彈摧毀敵方的雷達系統;或者由後方遠程操控,控制反輻射無人機完成對目標的選擇、攻擊。 \n 文章分析,由於薩德的雷達是機動式的,不像固定式的那麼容易攻擊。所以先使用多架電子偵察機或者多顆偵察衛星從不同方向定位,最終使用反輻射無人機進行精確打擊。1060307 \n

  • 陸部署大量雷達網 偵查美日台動向

    陸部署大量雷達網 偵查美日台動向

    中國大陸正在大量建設彈道飛彈的預警雷達,包括黑龍江的佳木斯、浙江大興村都有類似的雷達站,似乎打算建立全國範圍的彈道飛彈預警圈。 \n \n大陸媒體報導,最近透露的衛星圖片發現大陸正在建立許多的大型雷達,浙江大興村的雷達的基座為長方形,長寛約為30公尺,高度約20公尺,顯然是一座大型相控陣雷達。值得注意的是雷達的方向,這具雷達陣列是往東南方架設,似乎是對準台灣。 \n而佳木斯的雷達體型更大一些,基座長寛達36公尺,高25公尺。朝正南方部署,天線朝南,也就是說雷達搜索路徑上的目標是朝鮮半島與日本。 \n \n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報導稱,之前在福建惠安發現過一座對準台灣的大型相控陣雷達,被西方專家推測,可能目的是要反制台灣的「鋪爪」彈道飛彈預警雷達所設計,做為干擾之用。 \n \n漢和認為,從目前所知的幾具雷達站來推測,浙江周圍應該還設有其他方位角的大型雷達,與大興村的雷達將會形成巨大的扇形監視面,用於偵測從台灣發射的各種戰術飛彈、巡弋飛彈的動向,當然主要還是應對彈道飛彈。 \n \n此外在佳木斯與其他東北的雷達站,偵蒐的對象應該是從北韓發射的南向彈道飛彈、衛星火箭,以監控北韓的發射軌跡和落點。當然也有反制南韓設立「薩德」反彈道系統的用意。 \n \n除了大型的相陣雷達以外,在浙江的張家英村還發現巨大的高頻無線電截聽設備,天線陣列的直徑達到360公尺長,它有可能是針對沖繩群島的美軍基地、台灣的無線電通訊進行測向、監聽。 \n \n共軍還在沿海地區建設相當多的高頻地波天線陣列,以用於對艦船、匿蹤飛機的監控。據說美國F-117匿蹤攻擊機就是被這種高頻地波天線所發現才被擊落的。 \n \n目前在福建東山島、江田鎮都設有很多被動雷達天線陣列,陣列範圍從60公尺到570公尺都有,都設在台灣海峽側,對於台灣的針對性很強。 \n \n總之,中國大陸似乎在部建範圍相當大的雷達偵察網,從相陣列雷達到高頻地波天線都有,除了防衛需要之外,也有刺探或干擾台灣武器設備的用途。 \n

  • 漢和:浙江部署預警雷達 對準台灣

    加拿大軍事月刊漢和防務評論報導,中共在浙江省「大興村」部署了直接對準台灣的預警雷達系統。 \n 漢和報導,在浙江省大興村發現的彈道飛彈預警雷達,基座為長方形,長度為30公尺,高為20公尺,是一座大型相控陣雷達。而雷達的天線陣列以5點鐘方向,直接對準台灣。 \n 但已知資料中,浙江省至少有二處「大興村」,一在東部山區的新昌縣,另一則在北部鄰近太湖平原地帶的湖州市吳興區,因此尚待確認上述設施是在哪一個「大興村」。 \n 漢和表示,之前福建惠安也發現一座大型相控陣雷達對準台灣,被西方專家認為有可能是為了干預台灣「鋪爪」長程預警雷達部署的。 \n 報導認為,這樣的天線指向,大致說明以下軍用意圖:在浙江周圍,還存在其他方位角的大型相控陣雷達,與大興村的雷達形成一個大型沿海監視扇面。 \n 大興村雷達主要用於偵測台灣發射、測試各種戰術導彈的動向,包括巡弋飛彈和彈道飛彈,不過主要還是應對彈道飛彈。 \n 此外,是監控北韓發射的南向飛彈、衛星火箭,因此中國大陸應該十分瞭解北韓火箭的入軌情況。 \n 報導稱,同樣在浙江的「張家英村」,還發現了巨大的高頻無線電測向系統,天線陣列的直徑達到360公尺,有可能針對沖繩、台灣的無線電通訊進行測向、監聽。 \n 除此之外,大陸還在沿海地區建設了相當多的被動型地波雷達,用於對艦船、匿蹤飛行器的監控。在福建東山島附近發現的被動雷達天線陣列長度達到60公尺,兩個陣列雷達直接對準台灣南部,這一類的雷達很難受到電子干擾。 \n 漢和表示,在福建的江田鎮,部署2個地波天線陣列群,位於海岸,用於對台灣北部海上艦船的監視。也建造了長度達650公尺的地波雷達天線陣,指向南海。 \n 報導說,2014年後,這一地區的軍用設施愈來愈大型化,擁有接收站、傳輸站、控制中心等。顯示大陸東南沿海的被動雷達系統正在聯網。1050602 \n

  • 被動元件 車用市場成最大出海口

    被動元件 車用市場成最大出海口

     車用被動元件平均每部車用量從5,000顆起跳,未來將是被動元件產業最大出海口,國巨集團為持續擴大與紅色供應鏈的差距,車用產品占直接銷售比重從5年前的不到2%,增至6%,晶片電阻、MLCC均已通過ACQ200測試,價格為一般規產品數倍,有利進軍車用市場。 \n 國內電子業僅剩DRAM、被動元件尚未被紅色供應鏈襲擊,陸資被動元件龍頭風華已有超過10年歷史,但尚未跳脫傳統型晶片電阻、MLCC框架,台灣的技術層次仍大幅領先,僅略輸日廠一年,為持續擴大與紅色供應鏈差距,台廠擴大汽車、工規產品布局。 \n 國巨 衝刺車用產品 \n 國巨(2327)認為,車用被動元件每台用量高達5,000顆,胎壓偵測器、以及列為標配的倒車雷達,都會導入被動元件,5,000顆還只是基本盤,國巨從2010年開始布局車用市場,2012年MLCC通過ACQ200測試,2013年晶片電阻跟進,通過該測試的產品比起一般規格,價格高出數倍,是打進汽車市場的第一步。 \n 目前車用產品占國巨直接銷售比重來到6%,並打入Tier 1車廠,未來會持續擴大比重。國巨公布去年累計全年營收達275.13億元,年增1.8%;去年每股盈餘應有機會站穩5元。 \n 奇力新 車用營收比重翻倍 \n 奇力新(2456)指出,車用電子過去一直是日商獨大,TDK、Vishay這些大廠在消費性電子競爭力不強,卻持續獲利,主要就是仰賴汽車電子;反觀奇力新目前市占率僅3%上下,成長空間還很大。 \n 奇力新已積極跨入車市,陸續通過各項重要認證,車用整體營收比重有機會從去年的2~3%,提升到今年的10%,以中長期3~4年來看,比重不排除提升至20%。 \n 旺詮 營收拚2位數成長 \n 旺詮(2437)點名看好公司旗下的0201晶片電阻、排阻、金屬板電阻,在排阻方面,旺詮已經開發一款適用於DDR4的排阻,並已經順利打進2家記憶體大廠供應鏈,去年6~7月已經開始交貨,目前DRAM已經進入DDR3轉DDR4的主流轉換階段,今年DDR4可望躍居主流,旺詮的交貨時間延長為全年,有助於挹注業績。此外旺詮的金屬板電阻、0201晶片電阻都有不錯斬獲。

  • 中日軍機PK 勝算五五波

     這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中、日軍機在釣魚台上空開打,誰的勝算大?日機出動多半有預警機等支援性機種伴隨,是體系作戰,而中國主要派空優機,相對簡單,通常來說日機勝算較大。但這也不完全如此。 \n 從指揮控制的角度看,日機有預警機伴隨,空中指管有彈性,確具優勢,但中國軍機的飛行距離,若能在地面中程雷達的有效控制範圍之內(約四百多公里),沒有預警機其實差別並不大。在真實的空戰中,雙方戰機性能相當,係以「足夠數量並先打先贏」為原則,數量懸殊,戰技再好也不行;誰先出手,被動一方難逃兇險。 \n 就距離來說,空權力量與距離平方成反比關係,即距離愈小,力量愈大。日機從沖繩那霸起飛至釣島約四百十七公里,福建寧德水門至釣島約三百六十公里,這對中國軍機有利;日機若前駐到宮古島下地機場,至釣島距離將縮短為一百八十公里,形勢將對日方有利。 \n 未來幾年,中國可能還要面對日本從美購得F-35匿蹤(隱形)戰機的問題。不過,隱形戰機不是神話,美國F-117曾在科索沃戰爭中被南聯盟以被動雷達與老式薩姆飛彈擊落,可見擁有一定的監偵手段、裝備妥善率高,部隊訓練扎實,指揮官素質良好,就有機會應對隱形戰機的威脅。

  • 社論-正視殲20加劇兩岸的軍力失衡

     選在胡錦濤訪美前夕,傳言已久,在質量上都勝過先前戰機的殲20隱形戰機在大陸試飛成功,此一訊息立即引發全球廣泛的議論。對台灣而言,殲20的出現,是否意味兩岸軍力在質量上的失衡正擴大?確實值得思考。 \n 就在日前,國軍在屏東九鵬基地舉行聯合防空火力實彈射擊測考,結果相當不盡人意。外界或許未注意到,這次測考是在雷達可以偵測的前提下實施火力射擊,如果雷達「看不到」目標或看到卻「來不及」反應,再好的防空飛彈和訓練也是枉然。這正是隱形戰機的可畏之處,它能危及整個防空系統。一直以來,台灣在國防空戰力補強上,都強調要購買F16C/D戰機,但殲20的出現,意味未來兩岸防空戰力的對比,已非數量問題,更非飛機性能優劣的問題,而是能不能「看到」對方的問題,這種不對等的較量,將成為台灣防空系統所必須面對的新難題。 \n 上一個難題是中共東風戰術彈道飛彈,至今台灣雖不能從根本上克服其威脅,但隨著引進美國「愛國者」反飛彈系統,多少累積些經驗,也約略估算出對台灣的損傷。隱形戰機則不然,它的機動性高,攻擊目標廣,且能重複使用,是突襲的最佳利器,因而亞太國家無不緊張。 \n 以南韓為例,她與中國為鄰但與中國較無地緣衝突。當看到殲20試飛,南韓國家安保戰略研究所的專家大聲疾呼,必須重新審視南韓的空防體系,殲20帶動周邊國家的隱形競賽,將為東北亞的軍事地緣格局帶來新的衝擊與變革。日本的擔心溢於言表,台灣的空防就更不用說了。 \n 據熟悉國防戰略專家分析,殲20出現,恐怕將使台澎空防偵測能量大部分失效,在偵測距離大幅被壓縮的情況下,強網和各式飛彈系統恐怕很難施展,即使「看到」對方也來不及反應。換言之,既有的雷達站和防空系統必須全面更新轉型。 \n 換言之,所謂全面更新,是在既有的基礎上精進。除雷達,還包括相應科研、訓練乃至指揮官素質,這就涉及人員與體制問題了。一九九九年科索沃戰爭期間,南斯拉夫聯盟使用老式米波雷達發現美國F117隱形轟炸機,並以舊式飛彈將其擊落為例,或能為國軍的改革提供若干線索。 \n 一九九九年三月底,美國對南斯拉夫聯盟實施空襲,一架F117隱形戰機有恃無恐,按既定航線飛行,不料被塞軍的「塔馬拉」雷達「抓到」,以兩枚S125飛彈(西方稱薩姆3)將其擊落而震驚全球。該雷達來自捷克,出自雷達奇才弗.佩赫之手,他以不發射任何電磁信號的雷達,只接收目標信號然後鎖定並逆向跟蹤目標的被動原理偵測目標,經多年升級而成。 \n 前蘇聯掌握此技術,後因東歐巨變,捷克因亟需外匯向南斯拉夫出售一台「塔馬拉」雷達,弗.佩赫還親自傳授。問題是,徒有裝備,為不具戰術素養的指揮官使用也無濟於事。擊落F117的是塞軍指揮官佐爾坦,他知彼知己,戰爭期間他的飛彈部隊不斷轉移陣地,做了最好的隱蔽,得以在關鍵時刻出手。 \n 當然,塞軍的人工情報也很好,從F117的機場就開始蒐集有關情報,加以資源整合,才打破隱形戰機的神話。成功的要素是多面的,有自主研製和採購的竅門、有嚴格訓練、良好指揮官,還有塞軍長期獨立作戰的傳統,不僅僅是單一因素。國軍要改革,就要看到改革的多面性。 \n 對台灣來說,相應的雷達技術可採自主研製和外購並舉。畢竟殲20所造成的兩岸軍力失衡,顯然己突破台灣基本防禦的底線。因此,在今後的對外軍事採購中,台灣應極力爭取因應隱形威脅的相關技術,不必糾纏於大型主戰裝備,先把「眼睛」顧好,拳頭小一點仍有戰力,就怕眼盲,拳頭再大又有何用? \n 兩岸軍力失衡經東風飛彈和殲20戰機而加劇,台澎防衛能量已到非改不可地步。政府應拿出決心,從結構而非個別人事調整上做出改革與轉型,畢竟當前馬總統所面對的國防安全問題,絕非只是飛彈射擊失準般那麼簡單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