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被告人權的搜尋結果,共04

  • 羈押法修正草案三讀 法務部指強化被告人權保障

    羈押法修正草案三讀 法務部指強化被告人權保障

    立法院10日三讀通過了《羈押法》修正草案,法務部發出新聞稿表示,這次修法是以與國際趨勢接軌,強化被告人權保障為主軸,並建立被告的申訴及司法救濟制度,具有促進獄政現代化,提高管理處遇效能,強化吸引人才誘因等效益。  法務部指出,這次修法重點包括,增訂看守所人員執行職務,應符合比例原則、尊重被告尊嚴及維護其人權,並明定不得長期單獨監禁。另增訂於看守所設獨立的外部視察小組,落實透明化原則。  增訂看守所得對被告施用戒具、施以固定保護或收容於保護室的要件、程序及期限,以及安排醫事人員評估其身心狀況,並提供適當協助的規定,以維護人權。  為保障被告權利,明定看守所人員得使用法務部核定的棍、刀、槍及其他器械為必要處置的要件。  看守所作業收入基於「取的收容人,用的收容人」的精神,修正作業賸餘由現行37.5%提高至60%充被告勞作金。另明定延長作業時間應經被告同意,並應給與超時勞作金;以及明定被告因作業或職業訓練而有傷亡情形者,應發給補償金的規定,以強化其保障。  增訂看守所依其規模及收容對象、特性,得在資源可及範圍內備置相關醫事人員,於夜間及假日為戒護外醫的諮詢判斷,並由衛生主管機關定期督導、協調及協助改善衛生醫療相關事項。  為保障被告通信、投稿權益,參照司法院釋字第756號解釋意旨,明定看守所檢查被告的書信,係為確認有無夾帶違禁物品,並列舉得閱讀、刪除其書信內容的情形。另為使被告應能獲得保密及有效的法律協助,規定被告與其律師、辯護人的通信、接見,無論所涉訴訟或程序種類為何,應符合開拆不閱覽,監看不與聞的精神。  因應司法院釋字第653號及第720號解釋,增訂,「陳情、申訴及起訴」相關規定,確認看守所與被告所衍生的公法上爭議,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循申訴、行政訴訟途徑解決,保障被告相關救濟權利。  法務部強調,這次羈押法的修正業參酌社會各界意見,修正幅度的大,所涉議題及資料的多,均屬前所未有,除有助於被告人權保障目的的達成外,亦突顯政府對於獄政法制改革的重視及誠意。但是修法只是一個起點,如何將修法的精神、意旨落實於實務運作係更為重要的課題,期待我國能朝向先進獄政國家的目標邁進。

  • 被告人權高漲 弱勢員警何堪

    被告人權高漲 弱勢員警何堪

     司法過度偏重被告人權,天平傾斜於加害者一方,導致民怨四起,加上政治氛圍的變化,讓行使公權力的警察,也與被害人一樣,淪為弱勢,雖然司改國是會議,已就被害人及弱勢者司法權益提出多項建言,但攸關警察依法行使公權力的保障,卻始終不受法界重視。  太陽花學運後,大型陳抗活動頻繁,民眾動輒對警察叫囂、辱罵,警民對抗日趨激烈,警方雖依法將陳抗滋事人士送辦,但因司法長期過於偏重被告人權的保障,總是極其所能包容滋事者,從寬認定並給予其最有利的判決,漠視警察執法的公權力,導致執法員警屢遭滋事者指控侵犯人權,甚至被冠上「國家暴力」的罪名,形成「滋事者無罪、警察被追訴」的怪異現象。  此外,也曾發生多起員警攔檢可疑車輛,因對方開車逃逸時蓄意衝撞員警或人群,而開槍擊斃嫌疑人案件,引發警察使用槍械時機爭議。  事後,開槍員警遭起訴、或被判有罪定讞,但相較歐美警察危急時開槍執法情形,國內司法官似乎從嚴解釋法律,嚴格限制警察使用警械,如此恐將造成警察真正需要用槍時不敢用槍,陷入動輒得咎窘境,導致大多數民眾認為目前司法不能保障警察依法行使公權力。  警察身為第一線的基層執法人員,與負責偵查、公訴的檢察官、職司審判的法官同屬刑事司法系統一環,但員警因隨時面對突發狀況,第一時間的分寸拿捏,實屬不易,若司法不能支持員警,限縮執法尺度及空間,一再坐視員警處理陳抗、治安事件屢遭民眾挑釁、辱罵,卻只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豈是國家之福?  司法本應兼顧「法理情」,法官更不應淪為法匠,當強調被告人權之際,也應在個案上設身處地為國家所賦予公權力的員警多一分考量,讓民眾可以充分信賴警察能依法行使公權力,如此必定能有助於司法公信力的提升。

  • 中國移動天津公司前董座被控涉貪1.5億

    大陸電信龍頭中國移動天津公司董事長權明富受賄案,日前在益陽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其被控涉案3000多萬人民幣,相當台幣1.5億元。 新華網報導,從湖南省人民檢察院獲悉,日前,由益陽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天津有限公司原黨組成員、董事長、總經理權明富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在益陽市中院公開開庭審理,權明富被控涉案3000餘萬元人民幣。 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權明富利用2000年至2008年擔任中移動湖南有限公司黨組成員、副總經理,2008年至2012年擔任中移動雲南有限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總經理的職務便利,在審批移動代辦點、SP移動數據業務接入、移動工程建設、移動手機和促銷物資採購等方面為相關單位或個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其妻、胞弟、妻妹、妹夫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000餘萬元人民幣,構成受賄罪。 權明富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達人民幣1400餘萬元人民幣不能說明來源。差額龐大,已觸犯大陸刑法,構成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本案將擇日宣判。

  • 具體求刑無視被告人權? 檢:監委邏輯有誤

     監察委員李復甸認為檢察官動輒於起訴時具體求刑,但具體求刑查無法律依據,去年5月糾正法務部。李復甸昨說,糾正法務部只是要求檢察官依法執行職務。基層檢察官則指監委邏輯有誤、管太多,要法務部捍衛檢察權,勿讓監察權整天指指點點。  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指出,前法務部長曾勇夫已多次為此向監委說明,目前政策是在刑事訴訴法修法之前,要求檢察官不要在起訴時對被告具體求刑,等到審判蒞庭時求刑即可。  有檢察官表示,若具體求刑是預斷、未審先判,起訴何嘗不是?監委認為具體求刑沒有法律明文規定,但法律也沒有禁止檢察官具體求刑,具體求刑是向法官清楚宣誓檢方立場,並提供量刑參考,是正當行使檢察權。他說,難道為了避免未審先判,連起訴也要廢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