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被抹去的搜尋結果,共07

  • 維冠受災戶 開咖啡店紀念亡子

    維冠受災戶 開咖啡店紀念亡子

     5年前0206地震,台南永康維冠大樓倒塌釀嚴重死傷,林清貴、施秀鑾夫婦失去獨生子恆志,為了不想他的名字被抹去,地震後隔年開咖啡店圓兒子夢,小店支撐夫妻往前走,他們也提供空間給年輕人辦展,「恆志曾有組樂團夢想,給年輕人舞台也是圓夢方式。」 \n 昔日經營小工廠的林清貴,地震後失去的不只是兒子,還有對人生的信念,直到確立要幫兒子圓夢,重新找到人生方向,「從那時候到現在,我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希望恆志這個名字不要被遺忘、抹去。」 \n 林清貴下定決心變賣工廠,從零開始學做蛋糕、煮咖啡,咖啡店開在緊鄰維冠大樓旁的巷子,沒有醒目招牌,生意一般,但夫妻製作的蛋糕真材實料、樸實無華。他說,若要論人生得與失,這些年來,這家店或許沒賺到什麼錢,卻賺到面對問題與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n 最近「恆志的店」提供店內空間給旅居法國的年輕畫家舉辦快閃畫展,讓年輕人有舞台表現自己的作品,也提供學生體驗手作烘焙課程等,看著大小朋友自得其樂,林清貴說,希望透過不同方式,幫其他人圓夢的同時,也能讓心裡沒有遺憾。 \n 林清貴分享,最近店裡有一對夫妻上門,他們因兒子意外身亡,得知「恆志的店」的故事,從中找到力量,決定循這樣的模式為兒子開店,「最初,傷痛是我們開店的動力,如今無形中也能拉別人一把,是意料之外的事,但能鼓舞別人,同樣鼓舞我們沒理由悲傷。」

  • 當劉邦被抹去

    當劉邦被抹去

     近日各中小學陸續開學,師生相繼拿到新課本,有歷史老師表示,新課綱將中國史改為東亞史,雖然近代史變得更豐富,但像是史前時代北京人的消失、上古時代夏商周的更替,甚至連中古時代隋唐以前的內容都大幅縮減,看不到三國鼎立、平民皇帝劉邦等故事,似乎有點太過「略古詳今」了。 \n 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新課綱強調分域間的關連性,並無「去中國化」,而是要讓學生更全面地瞭解所處的世界,從理解、探索到培養問題解決能力,進而成為世界公民。 \n 當蔡政府價值錯亂,漠視兩岸地緣與歷史關聯性,欲藉歷史課本帶風向,斬斷兩岸間一衣帶水的關係,造成下一代身分認同混亂,這樣的課本不是「歷史」,而是禍國秧民的「政治教材」。

  • 快評》當劉邦被抹去

    快評》當劉邦被抹去

    近日各中小學陸續開學,師生相繼拿到新課本,有歷史老師表示,新課綱將中國史改為東亞史,雖然近代史變得更豐富,但像是史前時代北京人的消失、上古時代夏商周的更替,甚至連中古時代隋唐以前的內容都大幅縮減,看不到三國鼎立、平民皇帝劉邦等故事,似乎有點太過「略古詳今」了。 \n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新課綱強調分域間的關連性,並無「去中國化」,而是要讓學生更全面地瞭解所處的世界,從理解、探索到培養問題解決能力,進而成為世界公民。 \n當蔡政府價值錯亂,漠視兩岸地緣與歷史關聯性,欲藉歷史課本帶風向,斬斷兩岸間一衣帶水的關係,造成下一代身分認同混亂,這樣的課本不是「歷史」,而是禍國秧民的「政治教材」。 \n \n

  • 一九四六‧一段被動亂抹去悲慟歷史

    一九四六‧一段被動亂抹去悲慟歷史

    在那個動亂時代,許多人從中國來到台灣, \n但是,卻有另一群人是從台灣出發前往中國, \n從此與親人故土別離一甲子…… \n他們是1946年台灣最優秀的一群青年,滿懷著理想與使命, \n肩負著建設新台灣的美好願景,前往神州大地的名校就讀。 \n原本想要衣錦還鄉,然而,等在他們眼前的, \n卻是與他們一心所繫的親人與故鄉,從此別離…… \n1946年,即台灣光復隔年,為了促進台灣本地的高等教育發展,以及盡快與分裂50年的祖國重新融合,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舉辦了一場考試,錄取了一百名台灣青年,以公費方式派遣至大陸各大名校就讀。他們是台灣史上首批由政府特意栽培的知識份子,而這也是兩岸歷史上第一次有組織的官方交流活動。 \n然而,這群公費生「登陸」後,迎接他們的卻是一連串社會事件與學運思潮:沈崇案所掀起的「反美帝運動」、因五四運動28週年而興起的「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學潮」,以及遠在家鄉發生的「二二八事件」。這些事件造成這批公費生對國民黨政府越來越不滿,思想越來越左傾,其中不少人因此轉而認同甚至加入共產黨。 \n1949年,國民黨潰敗至台灣,部分公費生在家書的急召下返回台灣,但依然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公費生選擇留在大陸,為建設新中國而奮鬥。他們大多認為,以共產黨在國共內戰中勢如破竹的態勢,拿下台灣是遲早的事。然而,沒有人預料得到,這卻是分隔一甲子的開始;許多人長眠大陸,一輩子都無法回到台灣故土。同時,如同驚弓之鳥的國民黨政府,也刻意淹沒這段歷史;而他們的親人也只能在記憶中找尋他們的蹤跡,白髮人與黑髮人自此永別。 \n六十年過去了,多數公費生皆已離世,絕大多數台灣人都不知道這段歷史。然而,本書作者的高中同學,恰好是其中一名公費生的獨子,因而意外得知這段被遺忘的歷史。於是,他耗費多年抽絲剝繭,親自前往北京、上海、哈爾濱、武漢等城市,逐一找到這些滯留在中國的老人家。透過多次訪談與拍攝,終於以最完整的紀錄寫下這群現已高齡九十有餘的公費生傳奇。 \n他們是大時代悲劇的見證者,這本書將為您娓娓道來這些見證者的傳奇人生。 \n《內容摘錄》 \n【楔子:被動亂抹去的歷史】 \n一九四六年,即台灣光復的隔年,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舉辦一場考試,錄取了一百名台灣青年,公費派遣到北大、廈大、復旦等校升學。這一百人被稱為「公費生」。一九四八年,教育處又錄取了五十名自費生,再次派遣到大陸的大學去。這五十名自費生和一百名公費生統稱為「公派生」。本文不細分公費生與自費生,因撰文方便,一律統稱為公費生。 \n這是一段被動亂時代抹去的歷史,他們是一群被歷史遺忘的台灣人。 \n【兩岸歷史上,第一批正式到大陸念書的台灣人】 \n日治時期,就有台灣人透過正式與非正式管道到大陸念書。例如透過國民政府駐台北總領事館的窗口,或是繞道日本本島去大陸念書,但那些都不是政府有計劃的安排。 \n一九四六年這批公費生,是台灣歷史上首次由政府有計劃培養的知識份子,同時也是兩岸關係史上第一次有組織的官方交流活動。 \n所謂有計劃培養,是指公費生學成後要返台進入政府服務一定年限。若表現卓越,就可以繼續在政府部門工作,將來成為台灣政府裡本土出身的骨幹。這是公費生的任務之一。 \n而所謂有組織的交流活動,是指公費生還肩負有學習祖國文化的責任。甲午戰爭後,台灣割日五十年,這五十年間中國發生了天搖地動的大變化:辛亥革命、五四運動、軍閥割據、北伐一統、對日抗戰。種種動亂加以兩岸隔離,使得台灣對祖國非常陌生,方方面面都不瞭解。公費生的任務之二,就是要去學習並瞭解祖國文化,促成兩岸知識份子互相瞭解與交流,然後再傳播到社會其他階層。 \n所以說,不論在台灣歷史或是兩岸關係史上,這批公費生都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這種形式的兩岸交流,不但在清朝以前沒有,在兩岸改革開放後亦沒有,可說是兩岸關係空前絕後的一段記載。 \n若一切順利,待公費生返台後投入新台灣的建設中,必然是政府各部門的青年菁英。他們帶回來的祖國文化與思想,又能促成兩岸分裂五十年之後重新融合。橫看豎看,他們在當時都是站在兩岸歷史浪頭上的台灣年輕人,重要性與歷史定位不言可喻。 \n【被遺落的檔案,被抹去的身分】 \n不過,國共內戰全面爆發,最終國民黨被共產黨打敗,倉皇逃到台灣,公費生也就被捲入崎嶇的命運。內戰結束後,有數十位公費生滯留在大陸。 \n留下來的人後來怎麼樣了呢?部分公費生有始有終完成學業再投入工作,部分肄業直接參加工作。有些公費生甚至在內戰期間就已經加入解放軍,隨部隊一路打敗國民黨的軍隊。其中幾位特別優秀的公費生,在某些專門領域對建設新中國的貢獻很大,因此被記載在相關文獻裡。 \n但是,隨著新中國爆發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公費生的處境愈來愈尷尬。輕者被共黨政府棄用,調任偏遠地區賦予閒差。重者則遭到批鬥、下鄉勞改等衝擊,乃至於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一個人就是一本說不完的故事。 \n加以兩岸政治對立,公費生完全無法聯繫台灣的親屬。台灣的家人無法得知公費生是否安好,也不知道他們身在何方,更不敢主動探尋他們的下落,只能默默等待他們有一天能從對岸歸來。於是,公費生就成了國共內戰後滯留在大陸的台灣孤兒,日夜期盼著有生之年能夠回到台灣故土。 \n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共產黨推行了改革開放的政策,重新肯定台灣人的地位,因各種原因滯留在大陸的上萬台灣人全卸下了政治包袱。公費生因學有專精,紛紛受到重用。一時之間,各機關單位、台盟、台聯、政協都任用了不少公費生以及其他台灣人,滯陸台灣人的處境獲得明顯改善。 \n幾年後,台灣也改革開放,允許兩岸人民來往,公費生終於得以返鄉探親,台灣親人也可以到大陸探望他們。但是,國民黨政府已經完全遺落了公費生的檔案,並抹去了他們台灣人的身分與戶籍,使得他們的返鄉路異常艱辛。最終只有少數人順利返台定居,大多數只能以返鄉祭祖的名目短暫回台灣停留幾天。 \n這是出生在和平年代的我們永遠無法體會的流亡與漂泊。這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歷史,是一篇篇可興可頌的故事。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多數公費生都已辭世,尚在世的公費生都是高齡八、九十歲的耄耋老人。他們是一群見證了新中國成立數十年變遷的台灣人,而且,他們都是懷著抱負與理想離鄉背井去祖國求學的知識青年,對於那個年代的感觸,想必更加深刻。 \n【鐘明宏】 \n1980年生於新北市,台大政治系政治理論組畢業,目前為專業文史工作者。 \n大學期間即赴中國自助旅行,畢業後曾赴廣東東莞工作。十餘年來,足跡遍及齊齊哈爾、哈爾濱、北京、天津、上海、武漢、成都、南寧、東莞、廈門等城市,熟悉中國各地方鄉土風情。 \n他結交了許多中國朋友,熟悉中國人民對台灣的認知與想法,常年與中國友人交流兩岸關係與政治,非常熟稔這方面的議題。2010年起,積極投入研究滯留中國的台胞歷史,特別精通1946年台灣公費生的相關事蹟。

  • 王立軍遺毒 百億工程多數未完工

     前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王立軍任內在重慶警界投資人民幣數百億元的軟硬體工程,但其中多數至今尚未完工。大陸財經網形容,改革開放以來,將自己的權力濫用到極致的省級公安機關負責人,名叫王立軍。 \n 從2008年6月到2012年2月共計44個月裡,王立軍大手筆改造重慶警界的軟體和硬體。其中,如同刑事技術中心暨光華醫院工程這樣的專案將近30個,總投資數百億元。 \n 報導稱,任職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期間,王立軍大舉擴張警力,推動多個億元的建設項目,資金來源包括財政預算、社會捐贈、區縣「上供」,甚至來自「打黑」中截留的財物。 \n 目前,重慶市公安系統仍在為「去王」而努力。他在公安局門口的題字已被悄悄鏟去,然而,抹去王立軍的題字容易,要完全抹去其對重慶警界的改造與流毒,是一個遠未完成的任務。 \n 如何在「去王」的同時繼承其「遺產」,使之不至於釀成嚴重問題,仍然是重慶市公安系統乃至市級政府不得不面對和解決的難題。

  • 微評

     公益組織大作為 \n 影星李連杰創設的壹基金將於深圳舉辦山地馬拉松賽,這是大陸參與人數最多的公益慈善馬拉松。壹基金也在上月底和本月中分梯邀請兩岸媒體人和學者,聚焦公益慈善報導共同交流。壹基金的積極動力可視為大陸公益組織希望充分發展的自我期許,公益組織在新時代的中國大陸應該更受鼓勵,有所發揮。 \n 最恐怖的風景 \n 大陸知名導演張國立選在台中霧峰區光復新村拍攝新片,但網路宣傳片2分11秒的受訪中,有40秒在描述劇組對付小黑蚊的經驗,台中景點還未行銷到大陸,反而因小黑蚊先嚇跑觀光客。小黑蚊肆虐,早已讓遊客深感困擾,成為台灣最恐怖的風景,有關單位應以環境整頓為主、衛生消毒為輔,想辦法解決。 \n 人走茶涼 \n 重慶市公安局門口有兩個大石球,球上原有前公安局長王立軍題的字「劍」與「盾」,最近這兩個字已被抹去,明顯可見清洗過的痕跡。有網友認為「多此一舉」、「浪費公帑」。王立軍因為薄熙來案身繫囹圄,人走茶涼,字被抹去也很正常。不過,人的操守是很難經得起歷史的檢驗,得意時還是別到處亂題字好。

  • 洪東祿帶著小紅 想被看見又抹去

     一九九七年擱下畫筆後,藝術家洪東祿以科技媒材和電腦動畫為主力,創造出具時尚感又酷炫的數位藝術。十五年後,洪東祿在近期個展「我們看見什麼?」中,重返久違的繪畫創作。 \n 他先畫下自創的女娃角色「小紅」,接著一層又一層在小紅外表塗上壓克力塑酯,像要抹去或封存原生的圖像,「但我還是希望它們能被看見」,洪東祿道出矛盾的心境。 \n 睽違四年,洪東祿目前在伊通公園推出新作展,八件作品全為繪畫,一反過去沉迷於電腦世界探索虛擬與科幻等文化議題。二○○二年,洪東祿自創一位頭上挽著髮髻、沒有明顯性徵的女娃角色「小紅」,她像從實驗室的試管中培育出來的新人種,洪東祿把小紅視為自己的延伸,藉小紅觀照新世代沉浸網路世界、迷幻音樂與藥物世界的隔離狀態,並且透過光柵片營造出讓形體轉動的視覺效果。 \n 在「我們看見什麼?」個展中,小紅還是主角,只不過洪東祿以密集黑線遮蓋小紅的容貌,這些黑線延續光柵片的效果,隱約可見的小紅身上彷彿發射出閃動的靈光,像是發射腦波或發功似的;這些黑線也構成宛如禁錮身心的牢獄意象。 \n 想遮掩又想被看見,反映出洪東祿近來的心境,「就是鬱卒啦,我想塗抹掉,但它又得被端出來。」四年來他看盡藝術市場的起伏、好友自殺身亡的震撼,常陷於堅持或放手的兩難。「我們看到什麼?藝術家都在談沒錢,收藏家卻在談作品,人們談的都是自己缺少的那一塊」。洪東祿嘆:「看過商場上的刀光劍影,靜下來看自己,真是『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 \n 四十四歲重返繪畫,洪東祿以農人種田來比喻那種滿足,「靠自己的雙手創造出生命,種下去、長出來的踏實感,以及讓身體重複勞動,都讓我感覺很出神,也很快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