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被遺忘的人生的搜尋結果,共12

  • 《被遺忘的人生》男星巨鵰彈出 遭爆神器另有所主

    《被遺忘的人生》男星巨鵰彈出 遭爆神器另有所主

    34歲的巴西男星格雷戈里歐杜維維耶(Gregorio Duvivier),去年因為演出坎城獲獎片《被遺的人生》(The Invisible Life)再度聲名大噪。原來該片在巴西上映時,杜維維耶片中新婚夜把內褲一脫、「大展雄風」的勃起巨鵰畫面,令觀眾大為驚歎,紛紛奔向走告。 \n \n但據巴西媒體《EXTRA》爆料,該未割包皮的巨鵰並非杜維維耶所有,而是替身演出,隨即杜維維耶也承認,「但所有屁股都是我的」,讓電影更添話題。 \n \n畢業於里約熱內盧大學文學系的杜維維耶,是巴西當紅脫口秀主持人、著名的演員、名嘴及詩人,在巴西幾乎無人不曉。他出身演藝世家,父親是音樂家兼視覺藝術家,母親是歌手,連阿姨都是知名電影演員。 \n \n以童星起家的杜維維耶,13年前重返影壇時,曾因演出同志片而成為同志天菜。近年轉進電視脫口秀,以帥氣外表及幽默談吐大紅影視界及政壇。6年前,他和交往5年的女友結婚、卻於同年閃離,近來又因為扮演「同志耶穌」在巴西天主教界掀起軒然大波,入行13年永遠充滿話題。電影《被遺忘的人生》3日在台上映。

  • 杜瓦茲為姊怒焚鋼琴 《被遺忘的人生》姊妹花雙奪影后

    杜瓦茲為姊怒焚鋼琴 《被遺忘的人生》姊妹花雙奪影后

    巴西2位女星尤莉亞史托克(Julia Stockler)與卡蘿杜瓦茲(Carol Duarte),近來因在電影《被遺忘的人生》飾演一對命運坎坷姊妹花而爆紅國際,該片勇奪包括坎城影展「一種注目」最佳影片等10多座國際大獎,且「姊妹花」不僅私下感情好,更雙雙榮膺巴西聖保羅影協獎影后。 \n \n有趣的是,這對姊妹花其實都是第一次演出電影,「妹妹」卡蘿杜瓦茲出身舞台劇,「姊姊」尤莉亞史托克則是知名編劇兼表演老師,硬被導演凱里阿努茲(Karim Aïnouz)逼著上場演出。原本不相識的兩人,片中飾演難捨難分的姊妹,總在峰迴路轉的命運中擦身而過,未婚懷孕的「姊姊」,遭父親掃地出門時,一句「人生從此不相見」一語成讖,竟把觀眾逼得淚流滿面,讓得意的她開始猶豫該不該轉行演戲。 \n \n尤莉亞史托克其實是擁有戲劇表演與電影研究的雙學位高材生,主業是編劇、還身兼表演老師,首次演出電影便榮登影后;飾演「妹妹」的卡蘿杜瓦茲演技也不惶多讓,她有場因為遍尋不著姊姊,憤恨之下放火怒焚心愛鋼琴的戲,讓人看得十分揪心。電影27日在台北電影節首映,7月3日在台上映。

  • 北影女星看完撕心裂肺《被遺忘的人生》影后避疫情有感悟

    北影女星看完撕心裂肺《被遺忘的人生》影后避疫情有感悟

    曾以電影《中央車站》提名奧斯卡影后的巴西傳奇女星費娜達蒙蒂妮蘿,近來成為媒體焦點,由於今年巴西遭逢新冠肺炎肆虐,政界更是雞犬不寧,文化部長半年不到竟連換2個,德高望重的她,雖離開里約熱內盧,遠赴避暑勝地彼得羅波利斯「避難」,卻擋不住媒體追問,索性「撂重話」呼籲政府出來面對,強調「沒有藝術文化,就沒有國家」。 \n \n蒙蒂妮蘿的新作《被遺忘的人生》去年勇奪坎城影展「一種注目」最佳影片大獎,並代表巴西參賽今年奧斯卡,她片中飾演一名鋼琴家(晚年),為尋找被父親逐出家門的親姊姊、埋沒一生夢想。該片15日在台北電影節試片,不僅媒體看得撕心裂肺,獲北影女配角提名的詹宛儒更當場淚流滿面。 \n \n從影75年的費娜達蒙蒂妮蘿,是巴西有史以來最傳奇女星,曾以電影《中央車站》裡陪同男孩展開尋父之旅的女老師一角榮登柏林影后,並提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已屆90高齡的她,被媒體問到「巴西電影的未來」時,當場激動表示「我有理由與力量採取行動」,堅持為巴西電影人喉舌。電影7月3日在台上映。

  • 勇奪坎城大獎《被遺忘的人生》4月中在台上映

    勇奪坎城大獎《被遺忘的人生》4月中在台上映

    去年擊敗趙德胤《灼人秘密》、祖峰《六欲天》等華語片,奪下坎城影展「一種注目」最佳影片大獎的巴西電影《被遺忘的人生》,將於4月17日在台上映。該片改編自巴西女作家瑪莎巴塔莉婭(Martha Batalha)15年前的暢銷小說,劇情描述一對感情甚篤的姊妹,姊姊姬達(尤莉亞史托克Julia Stockler飾)渴望著真愛的降臨,妹妹尤莉絲(卡蘿杜瓦茲Carol Duarte 飾)則希望成為一名鋼琴家。兩姊妹被迫分隔兩地,一生渴望再見對方,卻總在峰迴路轉的命運中擦身而過。 \n該片在坎城首映時感動全場,不少觀眾哭成淚人,甚至淚擁演員哭成一團。由《我想有個家》導演娜迪拉巴基(Nadine Labaki)領軍的評審團,更將最佳影片大獎頒給該片,國際媒體〈銀幕〉(SCREEN)也讚賞電影「深厚情感超越任何言語」,更提醒觀眾「最好要準備手帕」,《被遺忘的人生》目前在美國電影網站IMDb勇奪8.1高評。 \n《被遺忘的人生》故事發生在50年代的里約熱內盧,片中姊妹一生渴望重逢卻難如登天,最後才發現她們過去數十年來,其實都住在同一個城市裡。原著作者將其母親的離奇故事擴及當代女性,費時30年寫出這部動人傑作,不僅入選「聖保羅文學獎」,並在暢銷英、美、德、法、義大利等20多國後,被巴西導演凱里阿努茲(Karim Aïnouz)搬上大銀幕。他以情節劇方式,呈現這個縱跨數十年的感人故事,並讓那些埋藏夢想、一生為家人默默付出的女性們的人生「不再被人遺忘」。 \n《被遺忘的人生》導演凱里阿努茲(Karim Ainouz)大學攻讀建築,畢業後從事都市規劃。從小在婆婆媽媽群中長大的他,一次偶然機會、拍攝自己外婆故事的影片,竟意外感動所有親朋好友,讓他決定改行拍電影,作品分別入選過威尼斯、坎城及柏林三大影展。這部新片《被遺忘的人生》是他的第七部電影,除勇奪美國國家影評協會最佳外語片。讓人眼睛一亮的是,該片還請出「巴西最偉大女星」《中央車站》柏林影后費娜達蒙蒂妮蘿(Fernanda Montenegro)復出,片尾她外表優雅、內心澎湃的一場演出,獲得〈好萊塢報導〉盛讚引領全片至「令人欣慰的新境界」。 \n電影《被遺忘的人生》在殘酷的生活中,默默致敬著女性的堅韌,以及「愛」與「希望」在人生無助時的重要性,曾獲選代表巴西角逐2020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值得一提的是,為襯托片中妹妹尤莉絲的鋼琴家夢想,華麗配樂強大到讓人驚豔,不僅李斯特、葛利格的鋼琴樂曲妝點得恰到好處,一曲妹妹尤莉絲赴音樂學院面試時、所彈奏的蕭邦〈練習曲〉,更傳達出她對音樂的夢想與堅持。全片音樂與劇情轉折完美結合,被美國〈綜藝報〉讚賞是「一幅美麗動人的畫像」。 \n

  • 高雄春藝《在遺忘之後》探索失智症患者內心世界

    高雄春藝《在遺忘之後》探索失智症患者內心世界

    高雄春天藝術節秉持「國際線上、高雄直送」傳統,今年邀請英國重現劇團(Theatre Re)帶來《在遺忘之後(The Nature of Forgetting)》,4月20、21日台灣首演,以肢體表現帶領觀眾進入失智者的內心世界,傳達人生旅程的積極能量。 \n \n 重現劇團受倫敦國際默劇節委託創作,耗費16個月與倫敦大學神經科學教授凱特杰弗里(Kate Jeffrey)合作進行田野調查,實際訪談失智症患者及照顧者,詳細記錄失智者行為改變歷程,巧妙編入故事中,並以劇團擅長的肢體演繹方式呈現。 \n \n 劇中主角湯姆55歲生日當天,女兒蘇菲為他換裝準備出席派對,就在緩慢著裝過程中,湯姆盯著衣著、撫摸布料、感受殘留在織品上的氣味,內心昨日記憶也隨之浮現,沉浸在回憶中的湯姆卻失去對日常生活的掌握能力,過往就像海浪席捲、吞噬現實感。 \n \n 導演紀堯姆皮傑(Guillaume Pigé)表示,《在》劇談的不只是失智症,而是當人們失去記憶後,人生還留下什麼?在資訊爆炸與更新快速的現代社會,生命極度脆弱,但即使記憶不再永恆可靠,人生仍是積極的旅程,或許不完整圓滿,卻不等於我們被打敗了。 \n \n 《在遺忘之後》曾於愛丁堡藝穗節票房開紅盤,近6000人觀賞,這次受2019高雄春天藝術節邀請,將於4月20、21日在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演出,同時也是台灣首演,僅此2場機會,購票洽兩廳院售票系統,相關節目資訊可上高雄市愛樂文化藝術基金會網站或高雄春天藝術節臉書查詢。

  • 照顧術後父親 希拉蕊史旺棄大好前程息影3年

    照顧術後父親 希拉蕊史旺棄大好前程息影3年

    由兩屆奧斯卡影后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領銜主演的《被遺忘的幸福》,全片以幽默感人的劇情,細膩描繪母親罹患失智症後,一家人所要面臨的挑戰和選擇。希拉蕊刻骨銘心的演出,全是因為她本人就曾為了照顧手術後的父親,不惜中斷演藝之路,花費整整三年全心全意地看護父親。這段長照經驗,也讓她對人生有了完全不同的體悟。 \n \n希拉蕊史旺在《被遺忘的幸福》中,角色從年輕時離家工作,並在外地成家立業,卻因為母親罹患阿茲海默症,讓她如夢初醒,決定重返家中,擔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事實上,希拉蕊本人就曾經歷漫長的長照歷程,2015年在她演藝生涯一帆風順之際,她義無反顧地推掉所有工作邀約,息影整整三年,去看顧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後的父親。她回憶:「那段日子雖然艱難,卻也彌補我童年較少和父親相處的遺憾,是我一生的寶貴經驗。」 \n \n她進一步解釋:「15歲開始,我就一直為演藝事業打拼,除了演戲之外什麼都沒做。而在看顧父親的這段時間,我遠離戲劇,卻反而發現我比自己想像中更加寬廣,這段時間徹底改變了我。」台灣片商日前舉辦試映會,楊小黎就說道:「人生就是一連串無奈堆疊起的故事,讓我很有共鳴,這部簡直就是講英文的是枝裕和。」電影30日在台上映。

  • 殺人魔出書熱賣人生逆轉 被遺忘的受害家屬...

    1977年5月24日,日本爆發了一起駭人聽聞的兇案,一名自稱「酒鬼薔薇聖斗」的少年A,將鄰居家年僅十一歲的孩童土師淳誘拐並且殘殺,事後甚至還將屍體分屍,放置在校舍門口,這起案件在當時引發了廣大的注目。 \n這起發生在20年前震驚日本社會的殺人案件,由於兇手未成年,日本司法部嚴禁公開兇手真實姓名,因此法律文件上一律用「少年A」代稱。「少年A」被捕後,被送進醫療少年院進行心理治療,直到2004年假釋出獄,如今已經34歲,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有著收入微薄的勞動工作,還有位同居女友。 \n但在2015年6月,他將記錄自己成長經歷、犯罪過程、社會生活手記,冠以《絕歌》之名出版,通過太田出版社出版,首發就印刷了10萬部,並且很快就銷售一空,《絕歌》成為一流出版物,他收穫1500萬日圓,逆轉了人生,此舉惹惱死者家屬,因為全書只有兇手使用代稱,被害者全都是真名,使得受害家屬再次經歷失去親人的痛楚。 \n不過,在日本,殺人犯出書,似乎成為一種可怕的「流行」! 此外,還有諸多類似的殺人手記層出不窮,這儼然是在告訴日本少年,「要乾就幹大的,還有人和出版社會掏錢買你的手記,如果是未成年犯罪,不僅有錢拿,還能重返社會,搖身一變成人生贏家。」這種可怕流行在日本揮之不去,對受害者家屬來說,更是無可申訴的痛。 \n \n因此,對於少年犯案問題、「加害者」與「被害者」之間關係的探討一時喧囂塵上;萬般痛苦之中,遇害孩童的父親土師守決定將自己的心聲化作《淳》一書,詳述「酒鬼薔薇聖斗」事件的來龍去脈,並站在「受害者」的角度,道出失去愛子的沉痛,並進一步地探討了社會反應及輿論所加諸於受害者一方的二次傷害。 \n對於《淳》一書在台出版,土師先生本人表示,「儘管每個國家對被害者的處遇各有不同,但希望藉著這本書的出版,能讓海外的人也深思有關被害者的問題。」

  • 我見我思-台灣就有太陽的後裔

     韓劇《太陽的後裔》最近帶起熱潮,不但走紅各國,還牽動網路影音平台的決戰。因為大陸網路影音平台主導者「愛奇藝」前年就預先以一集600多萬台幣簽下版權,得以跟韓國同步上線,1個多月後付費會員就爆增5成! \n 《太陽的後裔》結合影視流行元素、俊男美女愛情故事,使得南韓軍人及醫生形象因而大大加分,為南韓帶來的宣傳效果十足。韓劇走紅至今,不只偶像劇動人,如《來自星星的你》;也詮釋韓國歷史,如《朱蒙》《大長今》;還跨入他國歷史,如《奇皇后》,如今則是透過《太陽的後裔》把韓國帶上國際舞台了。 \n 比起韓國,台灣真的有許多功課該做。別的不談,起碼針對台灣先民的歷史,影視產業就絕對不該缺席。更何況,在這個方面,台灣早就有許多堅實的基礎可供取材。 \n 100多年以來的台灣文學家如賴和、楊逵、吳濁流、鍾肇政、鍾理和、李喬等,早就為歷經苦難卻始終勇敢前進的台灣人留下鮮明的文學紀錄。可惜的是,台灣影視界對於他們的作品至今還不夠重視。 \n 這幾年陸續有人討論日據時代的台灣歷史,對於這個話題,一定不能忽略被稱為台灣新文學之父的賴和。但是事實恰恰相反,賴和的作品幾乎沒有被改編成影視作品,他的真實人生竟然漸漸也被社會遺忘。 \n 賴和生於1894年,日本占領台灣的前一年,卒於1943年,日本離開台灣的後兩年,一生活在日本統治之下。賴和怎麼看待日本統治以及自己的認同呢?從他的作品可以清楚看到日本人及台灣人的形象,前者作威作福,動輒欺負台灣人,而且還透過依附日本人的台灣人去踐踏有自主意識的台灣人,後者則一心尋求公道與正義。賴和的小說中,經常可見到日本警察(當時稱為「大人先生」)欺負台灣人的描述,有些台灣人則依附日本人擔任警察助理(當時稱為「補大人」),一起欺負台灣人。 \n 賴和本業是醫生,在彰化行醫的口碑極佳,但是他看不慣日本人的殖民統治,因此透過新文學想要喚醒民眾、扮演精神戰士尋求正義,結果得罪了日本人,兩度入獄,在獄中以草紙撰述〈獄中日記〉,直接寫出殖民地被統治者的無奈悲情。賴和無端被警察逮捕入獄,在獄中生了重病才被釋放,1年多後就過世了。 \n 賴和不只書寫了台灣人的悲情與反抗意識,他的一生同時實踐了戰士與醫生的信念,這正是真實台灣版的《太陽的後裔》。可嘆的是,賴和的精彩真實人生與小說故事,至今都不被台灣影視界所重視,於是台灣的觀眾們只能在大陸影音平台去觀看韓國的虛構敘事。 \n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中央廣播電台總台長)

  • 我見我思:賴祥蔚》台灣就有太陽的後裔

    我見我思:賴祥蔚》台灣就有太陽的後裔

    韓劇《太陽的後裔》最近帶起熱潮,不但走紅各國,還牽動網路影音平台的決戰。因為大陸網路影音平台主導者「愛奇藝」前年就預先以一集600多萬台幣簽下版權,得以跟韓國同步上線,1個多月後付費會員就爆增5成! \n《太陽的後裔》結合影視流行元素、俊男美女愛情故事,使得南韓軍人及醫生形象因而大大加分,為南韓帶來的宣傳效果十足。韓劇走紅至今,不只偶像劇動人,如《來自星星的你》;也詮釋韓國歷史,如《朱蒙》《大長今》;還跨入他國歷史,如《奇皇后》,如今則是透過《太陽的後裔》把韓國帶上國際舞台了。 \n比起韓國,台灣真的有許多功課該做。別的不談,起碼針對台灣先民的歷史,影視產業就絕對不該缺席。更何況,在這個方面,台灣早就有許多堅實的基礎可供取材。 \n100多年以來的台灣文學家如賴和、楊逵、吳濁流、鍾肇政、鍾理和、李喬等,早就為歷經苦難卻始終勇敢前進的台灣人留下鮮明的文學紀錄。可惜的是,台灣影視界對於他們的作品至今還不夠重視。 \n這幾年陸續有人討論日據時代的台灣歷史,對於這個話題,一定不能忽略被稱為台灣新文學之父的賴和。但是事實恰恰相反,賴和的作品幾乎沒有被改編成影視作品,他的真實人生竟然漸漸也被社會遺忘。 \n賴和生於1894年,日本占領台灣的前一年,卒於1943年,日本離開台灣的後兩年,一生活在日本統治之下。賴和怎麼看待日本統治以及自己的認同呢?從他的作品可以清楚看到日本人及台灣人的形象,前者作威作福,動輒欺負台灣人,而且還透過依附日本人的台灣人去踐踏有自主意識的台灣人,後者則一心尋求公道與正義。賴和的小說中,經常可見到日本警察(當時稱為「大人先生」)欺負台灣人的描述,有些台灣人則依附日本人擔任警察助理(當時稱為「補大人」),一起欺負台灣人。 \n賴和本業是醫生,在彰化行醫的口碑極佳,但是他看不慣日本人的殖民統治,因此透過新文學想要喚醒民眾、扮演精神戰士尋求正義,結果得罪了日本人,兩度入獄,在獄中以草紙撰述〈獄中日記〉,直接寫出殖民地被統治者的無奈悲情。賴和無端被警察逮捕入獄,在獄中生了重病才被釋放,1年多後就過世了。 \n賴和不只書寫了台灣人的悲情與反抗意識,他的一生同時實踐了戰士與醫生的信念,這正是真實台灣版的《太陽的後裔》。可嘆的是,賴和的精彩真實人生與小說故事,至今都不被台灣影視界所重視,於是台灣的觀眾們只能在大陸影音平台去觀看韓國的虛構敘事。 \n(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中央廣播電台總台長)

  • 唱遊課-死火

     魯迅〈死火〉說,「我夢見自己在冰山間奔馳」,忽墜冰谷,中有死火,狀炎炎而全體凍結,「我拾起死火,正要細看,那冷氣已使我的指頭焦灼」,這死火與人爭執,「倘使你不給我溫熱,使我重行燒起,我不久就須滅亡」,可是,一旦出了冰谷,重獲熱度,則必然燒完。它的選擇是不如燒完。這也正是魯迅個人的寫照。 \n 可哀的是過了數十年,火把又再度冰凍。商禽〈冷藏的火把〉,寫停電之夜,端一蠟燭開冰箱找尋物事,忽然發現燭火已經凍結,「正如你揭開的心胸,發現一支冷藏的火把」。詩中他寫冷火如紅珊瑚,煙如黑髮,這都是襲自魯迅的意象。禁閉的人生如同冰箱,禁閉的時代如同鐵屋。這被遺忘了的火把,一旦點燃,比起黑眼睛尋找光明更積極,是可能自行製造出新光源的。 \n 魯迅、商禽之外,戴望舒〈眼〉也寫過;「我唏曝於你的眼睛的/蒼茫朦朧的微光中,/並在你上面,/在你的太空的鏡子中/鑑照我自己的/透明而畏寒的/火的影子,/死去或冰凍的火的影子。」冷火未死,可是畢竟失去火的本性,火焚後才是真正的煙滅,死火畢竟活過。

  • 社論-紀錄太平輪 補實亂世歷史的空白

     一九四九年元月廿七日,農曆春節前一天,中聯公司一艘「太平號」客貨輪,從上海啟航,前往台灣。夜是安靜的,人心卻是倉皇的,沒有人意識到接下來的數十分鐘,將改變上千人一生的命運,有人失去父親,有人失去妻子,無數家庭從此煙消雲散,甚至無法追問還有沒有人記得他們? \n 太多名字沉沒於大海,六十多年過去了,太平輪船難才逐漸在歷史和紀錄片工作者的追索下,逐漸解密,許多不願意再回憶慘痛往事的生還者,陸陸續續披露隱藏在他們心底最深處的悲傷。 \n 這艘最後一次航向台灣卻失事的太平輪,載運了中央銀行一千多箱重要文件,有人揣測那是中華民國寄存在國外的外匯密碼,但迄今無人解密;船上還有《東南日報》全套印刷設備、白報紙、資料一百多噸,鋼材六百噸。有票乘客五○八人,但包括船員無票者擠進了近千人。 \n 太平輪才從上海出發沒多久,就在舟山群島海域與滿載二千七百噸煤與木柴的「建元號」貨輪相撞,建元輪屬無錫麵粉大王榮氏家族榮鴻元所有,太平輪船艏切入建元輪第二貨艙,建元輪沉沒,除兩名水手被救起外,包括船長在內的七十二名船員全部罹難。他們的名字,也不再有人聞問。 \n 國際知名鑑識專家李昌鈺的父親也在這艘船上,原以為可以和父親一起吃個年夜飯,沒等到爸爸的他不諱言,如果父親還在,或許不會受困於家中經濟而念警校,也就不會走上鑑識這行,他的人生因為太平輪而改變。 \n 還有一位葉倫明老先生,他是卅六位生還者中,少數還能採訪到的人,六十年來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長跑,紀念死難的朋友,他也是香港最年長的馬拉松長跑選手。活著,就是歷史的見證,他說要一直跑下去,直到倒下為止。 \n 葉倫明祖母是日本人,二戰結束後,廿四歲的他很早就帶著妻小移居台灣打天下,當時台北迪化街不少商行都是往來兩岸的福州老鄉,葉倫明在最後一次返回台北途中遭遇船難,成為被澳洲軍艦救起的少數倖存者,然而,因為無法克服船行遠方的恐懼,他先回到上海老家,試著寫信告訴人在台北的妻子,然而,太平輪沉沒後三天,北平失守,四月共產黨進入南京,五月廿日台灣宣布戒嚴,所有信件全部被退回,他與親人的所有連結就此斷裂,他的人生變了。 \n 台北第一座清真寺的創建人常子春,一九四八年即到台灣安頓,囑妻子攜兒帶女來台落地生根,沒想到就此失去了十一個親人,他在生平自述中,僅用短短的廿七個字訴說一生的痛:「余在萬分悲傷之中,維所求真主賜余力量,繼續為國家與宗教服務」,他的人生從此也變了。 \n 知名主持人蔡康永曾在自己的書中淡淡提及,「我家的鐵達尼號」,描述他身為船東之一的父親經營的中聯公司因為這次船難,船隊被扣押的舊事。太平輪就是「東方的鐵達尼」,然而,鐵達尼號是快樂的出航,太平輪卻是倉皇辭廟的逃亡,後無退路,前途茫茫,六十三年過去了,還是有許多生還者或罹難者家屬不願意再記憶這段悲痛的往事。 \n 十七世紀中葉起,有大量閩粵移民橫渡黑水溝,那是第一次大的移民潮,海上犧牲亦不知凡幾;一九四九年前後也有大批新移民渡海建立新的家園,太平輪承載無數生離死別,許多人從此有了精采的一生,有更多人與自己的前半生告別,孤老於台灣,異鄉從此成了故鄉,有人卻再也走不完這段航程,這是島嶼共同的傷痛與記憶。 \n 一段又一段人生斷裂的故事,在禁忌的年代被刻意遺忘,直到數年前開始有張典婉《尋找太平輪》;而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的長天傳播耗費巨資,繼《黃金祕檔》、《最後島嶼》之後,再製作這部《驚濤太平輪》,為一九四九大遷徙三部曲寫下終章。對所有歷史工作者而言,用紀錄片補實了曾經有過的空白,讓島嶼共同的傷痛找到接軌的可能。在政客口中,族群或許是尖銳的話題;在歷史記憶中,卻可以是寧靜地分享與聆聽,而這正是過度喧囂的台灣最需要的。

  • 第34屆 時報文學獎-來自二十一世紀

    第34屆 時報文學獎-來自二十一世紀

     賢知:自從那一年世界被拯救後,已過了許多年,而1970年的萬國博覽會,更早已是上個世紀的事了。曾經身為救世主的你,現在還好嗎?你仍在路邊彈著吉他嗎?還是說,回歸到平凡人生的你,重建你家的便利商店,再度成了店長? \n 第一次遇見你,是高中黑板上的塗鴉,班上同學趁著下課後在黑板上畫滿了你、阿區和雪次的肖像。那時候,你我都尚還年輕,即將迎戰巨大機器人的你,以及面臨指考學測的我,不約而同地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與壓力。那時在黑板上的你,意氣風發的樣子是我心中希望成為的模樣。 \n 不知不覺,我也來到你那時的年紀,顫巍巍地站在二十與三十歲的交界,面對茫然無知的未來,試圖從無數平庸人生裡,揀選出可接受的一個。說出來不怕你笑,就像你曾經想要成為搖滾歌手,最後卻在家裡的便利商店裡幫忙,我也曾想當個作家,如今卻只是一般的自由寫作者。你撕毀的樂譜、我寫壞的稿紙,兩者如同那時的你與現在的我一般,是令人尷尬的存在。 \n 好險,那場陰謀扭轉了你的平庸人生。在眾多同伴的死亡之後,漸漸老去的你又重新找回年輕時的樣子,唱著歌,彈著吉他,領著受壓迫的人民一起推倒邊界的圍牆。然而,在台上的那一刻,你卻拒絕再度唱歌。「我不是什麼英雄」,你這麼說,臉上的表情平淡滄桑。 \n 為什麼?為什麼不唱了呢。好不容易脫離庸碌的平凡人生,為什麼卻拒絕即將到手的光環?(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那會是多麼渴望的一刻啊。) \n 「普通的活下去也很重要。」拯救世界前,你這麼說。唱歌的意義不是成為英雄,而是為了無數個渴望回家的人而唱。你不想成為英雄,卻更願意成為廣袤星空下,千千萬萬被遺忘的名字裡的一個。 \n 即使偉人拯救世界,無名之人的平凡人生卻推動星球運轉。每一間街角的便利商店裡,辛勤工作的人們提供的笑臉、食物與報紙,並不比知名小說、歌曲更為卑下。比起成為巨星,你寧願站在路邊,過著平凡人生,為眾人而唱。 \n 平凡人生裡每日堅持的歌、每天每天的平庸人生,累積成未來。而不是舞台上的短暫一刻。比起站在台上,向全世界唱歌,對你而言,在路旁唱歌的自己,想必比起在舞台上更為真實吧?「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你對神乃說,你並不偉大完美,因為無人如此。 \n 如同所有充滿缺陷的、平凡而普通的人們,三十歲後的你,不再認為該成為搖滾巨星、或者英雄,不再渴望或焦躁於多餘的崇拜目光,而只是照著自己的模樣生活。 \n 比起來,現在的我對未來感到茫然。怎樣才能像你一樣呢? \n 不過我想,你應該會這麼說吧: \n 「嘿,不如就地坐下,開始唱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