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裁分行的搜尋結果,共50

  • 理專監守自盜案 今年裁罰金額竟超過前4年總額

    銀行理專監守自盜今年特別多!永豐銀行爆出理專A客戶存款上千萬元,該理專已經遭停職,永豐銀行除強調「這只是個案」之外,也將密切配合檢調。不過,據金管會統計,今年還沒過完,已經裁罰了8件相關違規案,罰鍰總額更超過前4年加總金額。

  • 那一年金管會不想給的分行 今年已沒人要了

    分行越來越不值錢。金管會11日「揭密」,在2017年國銀共向金管會申請了32家分行,但因為其中三家銀行有違規事項,因此最後只核出9分行,即核出率僅28%,去年銀行申請17家分行,也只核10家,曾經銀行「求而不可得」的分行,今年上半年則完全沒有銀行來申請。 \n隨著科技進步,客戶很多金融需求,透過ATM(自動櫃員機)、網路銀行、行動銀行等就可完成,客戶到實體分行臨櫃的人數越來越少,因此從2014年底,國銀分行數已連續四年減少,到今年5月底,分行已少了63家,另外簡易分行亦少了12家,只有少部分升格為一般分行,今年若沒有銀行申設新分行,將出現分行數連續五年下降。 \n國銀對分行需求態度「驟變」,2017年還申請32家,銀行局透露,當年台北富邦銀行一家就申請了15家分行,另外如台新銀、聯邦銀、中信銀、京城銀、板信銀、台中銀、凱基銀及玉山銀都有提出申請,最後只有中信銀、凱基銀、玉山銀、京城銀、台中銀及板信銀共拿到9家分行,有23家分行的申請並沒有獲准。 \n去年亦有中信銀、陽信銀、上海商銀、國泰世華銀獲准設立10家分行,還有7家分行沒有獲准,申請分行家數已比前年減少近47%;今年5月的上半年分行申請機會,則是破天荒的完全沒有銀行來申請。 \n同時間從2014年到今年5月底,已有90家分行被裁撤掉,簡易分行從50家減為38家,其中只有3家升格為一般分行,等於有9家一樣被裁掉,因此國銀的分行數也從2014年底的3,460家,到今年5月剩3,398家。 \n不過,銀行局主秘童政彰表示,同時間銀行ATM其實有持續增加,2014年底是2萬7,107台,到今年5月底已有2萬9,701台,等於增加2,594台;同時國銀從業人員也從14萬1,666人,到去年底是15萬1,301人,增加9,635人,代表即便新科技進步,客戶臨櫃人數可能減少,但金融從業人員仍是持續增加,如資安、法遵等人才要求增加,另外自動化服務系統也增加。

  • 這是義務! 銀行裁分行一定得取得金管會同意

    數位金融時代,銀行可以任意裁掉已無太多客戶上門的分行嗎?金管會say no!針對立委余宛如提修銀行法57條,即銀行申設、遷移或裁撤分行由現行「申請核准」,改採「備查」,即銀行可因應市場變化,機動調整分行據點及數量,但金管會堅持銀行對客戶與員工有責任,仍是必須採事先核准制。 \n \n 立法院財委會下周一(24)日即將審查行政院版銀行法及證交法修正案,另外也有許多立委有提出銀行法修正案,將一併討論。 \n \n 行政院版的銀行法修正案主要是將罰鍰金額上限提高到5千萬元;負責人違反規定兼任或有利益衝突者,限期調整,不調整者金管會可以解任,落實「產金分離」;另外增加金管會處罰的「工具」,如限制投資、要求處份特定資產、裁撤分支或部門、對經理人停職、要求提高準備、對業務或營業必要處份等。 \n \n 另外也增加防制洗錢國際合作、免罰鍰機制、信用卡處份罰源依據等。 \n \n 余宛如則提案修銀行法51條及57條,即銀行營業時間及休假日,由原先的中央主管機關規定並公告,改為報主管機關備查;及設立分行、遷移與裁撤都改為備查,以讓銀行因應數位金融時代,朝大型化及個人化兩方向發展,可以評估市場變化及客戶需求後,改採數位通路提供金融服務,或變型營業時間等。 \n \n 但金管會表示,銀行上班日及休假日比照行政院公布的全國上班日曆表,不必再額外申請,但若銀行要自訂營業時間則要事先申請;另外分行營運涉及銀行對原有客戶的權利義務處理,有無提供替代服務,另外還有分行員工的工作權、安置計畫等,都必須要事先申請,由金管會核准後,才能遷移或裁撤。 \n \n 且先前如立委劉建國即質詢全台仍有57個鄉鎮,完全沒有銀行設分行,有三鄉鎮即屏東縣獅子鄉、台東縣金峰鄉及花蓮縣萬榮鄉,是完全沒有銀行分行、郵局或農漁會信用部,因此銀行若要裁分行,金管會也會考慮金融服務便利性等。 \n \n 針對立委提案訂定金融官員旋轉門條款,金管會仍是強調,這是所有公務人員都應一體適用的,應由銓敘部統一解釋或訂定規則;對於增訂違法吸金沒入、增加金融警語等,金管會也表示已有相關規定,建議維持原條文。

  • 《金融》2分行爆監守自盜,北富銀挨罰400萬元

    《金融》2分行爆監守自盜,北富銀挨罰400萬元

    台北富邦銀行驚爆行員及理專監守自盜,北投分行行員及安和分行理專透過職務之便擅自挪用客戶款項,內控制度明顯失靈。考量北富銀事後已積極辦理調查、就缺失事項適當處置,依違反銀行法規定核處400萬元罰鍰及糾正、並命令解除2位行員職務。 \n \n銀行局主秘陳妍沂指出,北投分行行員利用行外收件時客戶告知密碼及交付存摺之便,私自以空白取款憑條執行交易後銷毀傳票,或利用客戶臨櫃交易盜蓋印鑑於空白取款憑條,並以話術使客戶再次輸入密碼,受理代收費用及稅款未立即鍵機等方式,挪用客戶款項。 \n \n陳妍沂表示,北富銀北投分行該行員為一人犯案,主因缺錢花用而在2016年7月至去年8月期間以上述方式監守自盜,共16位客戶受害、盜領達400多萬元,是客戶發現款項短少後向北富銀檢舉,經全面清查後才東窗事發。 \n \n至於北富銀安和分行則是前理專違反內規持有客戶密碼,代客戶臨櫃取款後從中「A錢」交付較少款項給客戶,且櫃員亦未依內規在客戶視線所及處清點並交付款項,使該理專得以藉機中飽私囊。有1名客戶受害、損失100多萬元。 \n \n陳妍沂表示,北富銀北投分行內控疏失明顯嚴重,導致發生舞弊事件,惟考量事發後已積極辦理調查、就缺失事項做適當處置,按違反銀行法規定裁罰400萬元,安和分行則因影響程度相對較輕,故給予糾正處分。

  • 網銀當道 5大外銀7年關65家分行

     數位金融正在改變銀行生態!金管會銀行局24日公布國內銀分行停業家數,上半年有9家分行暫停營業、9家永久裁撤,其中外銀就砍了7家分行。值得注意的是,7年內5大外銀共裁撤65家分行,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坦言,現在年輕客戶愛用網銀,分行執照的價值已經不同。 \n 外銀砍分行毫不手軟,今年上半年澳盛、台中商銀、永豐各減1家,渣打銀行大裁6家,永久裁撤的9家就有7家是外銀,另外元大銀行9家分行暫停營業;下半年花旗銀行也要裁新竹科學園區、台中清水、台南府城、雲林麥寮、高雄鳳山等5家分行。 \n 據金管會資料,從2011年至今7年來,5大外銀:花旗、渣打、匯豐、星展、澳盛共裁掉65家分行,其中以渣打最多,至今砍了23家分行;花旗加上下半年預計關門的5家,共減少16家;匯豐則減少15家。 \n 莊琇媛不諱言,近年申請增設分行的外銀確實較少,銀行裁撤分行僅是分支據點減少,資產規模是一樣的,這和客戶交易習慣有很大的關係。當然另外也有分行之間距離太近,裁撤以作整併,或是行舍不符合總行要求等。

  • 《金融》東莞分行收回扣,彰銀挨罰300萬元

    彰銀(2801)東莞分行年初遭爆2名主管向鑑價公司收受回扣,金管會調查後發現,該行2015年起便有員工收取回扣,合計收受人民幣10.44萬元(約新台幣47.8萬元),顯示內控出現缺失,依違反銀行法規定裁罰300萬元,彰銀亦已將涉案的6名行員移送檢調。 \n \n彰銀今年1月18日遭立委踢爆,指出東莞分行行長張瓊文、副理游志仁涉嫌收受回扣,並當場播放證據影片。彰銀隨即在董事長張明道直接督導下,組成專案小組全力徹查,1月23日召開記者會坦承確有此事,涉案2名主管隨後遭記2大過免職,並移送檢調偵辦。 \n \n銀行局副局長王立群指出,據檢查局調查報告顯示,彰銀東莞分行2014年11月19日揭牌營運,但在2015年7月首任經理期間,便出現行員收受回扣情況,合計收受期間長達2年、金額達人民幣10萬4410元,直至事發後才停止。 \n \n金管會指出,此事件顯示彰銀總行未考量國內法令、東莞分行所在地法令規定及實際營運特性,督促該分行建立相關內控制度、予以有效約束,且總行亦未督促分行建立遴選評估公司作業規範及對分行應有的覆核機制,以掌握評估公司估價報告合理性。 \n \n此外,彰銀對海外分行主管未落實適任性選任、對派外分行主管法規訓練不足,總行亦未能有效發揮對海外分行人員督導管理功能,顯示彰銀有未有效建立、執行內控制度缺失,依違反銀行法規定裁罰300萬元。 \n \n王立群表示,按銀行法相關規定,金管會可裁處200~1000萬元罰鍰,由於彰銀在相關調查過程中態度良好、充分配合調查,且答應將限期改善,因此決議僅裁罰彰銀300萬元。據了解,東莞分行共有6位行員向3家鑑價公司收取回扣,彰銀均已懲處、並移送檢調。 \n \n

  • 蔡友才不服裁罰提告勝訴 金管會將等判決書

    兆豐銀行2016年遭美國DFS(紐約州金融服務署)裁罰案,金管會於2017年裁罰包括兆豐金控前董事長蔡友才等6位兆豐高層處「解除職務」。蔡友才不服,提起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28)日判決金管會撤銷訴願決定及原處分。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表示,將在收到判決書後,評估是否上訴。 \n \n兆豐銀行在2016年8月19日遭DFS裁罰1.8億美金,金管會2017年9月發佈處分,認為兆豐對海外分行管理功能不彰、管理人力不足,未督導海外分行建立有效的法令遵循制度,也未確實執行內部控制制度,同時兆豐銀總行並沒有和DFS溝通聯繫,回復DFS信函內容陳述也有不實,重罰兆豐銀1,000萬元罰鍰。 \n \n金管會指出,在蔡友才擔任兆豐銀董事長期間,早在2015年底就知道紐約分行可能遭DFS處分,卻沒有派人親自去美國和DFS溝通,應該對決策失當、與DFS來往問題負責。調查過後,金管會依據《銀行法》解除蔡友才、前兆豐銀總經理吳漢卿、副總梁美琪、總稽核劉小鈴、法遵長陳天祿,及紐約分行經理黃士明等共6人職務。 \n \n蔡友才因不服金管會處分,提出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結果為蔡勝訴、金管會撤銷訴願決定及原處分。莊琇媛回應,金管會將在收到判決書後,看過內容,再評估是否要上訴,再依照行政訴訟相關程序辦理。本案也是金管會銀行局過去解職處分中,裁罰對象首例行政訴訟「勝訴」。

  • 銀行分行裁撤風續吹 兩年少35家

    銀行業在數位金融趨勢下,銀行實體分行持續裁撤。金管會銀行局今日公布,106年國銀裁了11家分行、105年裁了24家分行,整體銀行業至2017年底的國內分行家數為3417家,創下五年新低。 \n \n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指出,106年申請裁撤分行的包括澳盛(10家)、花旗(2家)、匯豐(2家)、渣打(2家)、巴克萊(1家)、合庫(1家)、一銀(1家)、永豐銀(1家)、國泰世華銀(1家),其中,永豐、國泰世華銀行是將簡易型分行整併,而澳盛的10家分行則由星展銀承接。 \n \n而105年則裁撤了24家,包括加拿大楓葉銀行(1家)、匯豐銀(1家)、渣打銀(7家)、花旗銀(4家)、香港東亞(1家)、星展(4家)、一銀(1家)、凱基(1家),其中,凱基銀行是簡易型分行整併。 \n \n銀行局統計,去年核准申請增設的銀行共申設6家分行、14家信合社(上半年3家銀行、10家信合社;下半年2家銀行申設3家分行、信合社4家)。 \n \n莊琇媛指出,今年銀行、信合社只要近三年平均稅前淨值報酬率達達9.54%,就可增設分支機構,共有17家銀行、11家信合社符合標準可以申請。

  • 兆豐銀美4分行 Q1啟動電子監控系統

     美聯準會(Fed)昨日對包括紐約分行等三家兆豐美國分行開罰2,900萬美元,但兆豐銀即將交出洗錢防制改善計畫的初步成果。據了解,過濾可疑交易最為權威的Prime電子交易監控系統,兆豐銀預定今年首季、即3月底前,全面在美國四家分行上線執行。 \n 自2016年8月美國NYDFS對紐約分行洗錢防制缺失開罰之後,兆豐銀考量在尚未依照獨立法遵顧問所建議的改善計畫,建置相關電子交易監控系統配備,以現有人工監控恐怕再觸地雷,因此主動停止許多被歸類為高風險群的匯款。 \n 而Prime電子交易監控系統即將在首季完成建置,對兆豐銀而言,最大意義在於業務將可從一年多前自我限縮,透過導入電子監控系統進行客戶風險掃描,能安全的重新開展業務。兆豐銀高層指出,原規劃由紐約分行在今年首季先行,現在已決定包括芝加哥、矽谷,甚至此次未被裁罰的洛杉磯分行,全數在今年首季同步上線。上線初期並將以最高規格自我要求,將輔以人工查驗搭配Prime電子交易監控系統查驗的「雙軌制」,讓兆豐銀過去自我限縮的業務能更為安全的「重新開張」。 \n 兆豐金18日公告Fed對兆豐銀紐約、芝加哥及矽谷分行裁罰結果,三家分行共被罰2,900萬美元,若和先前NYDFS光是紐約分行一家就罰1.8億美元,此次三家分行合計罰不到3,000萬美元,不僅少很多,和同時期也一樣遭「一罪兩罰」的德意志銀行被罰5億美元、及中國農業銀行被罰4,000萬美元相較,可看出Fed對兆豐銀仍有程度上的差別。 \n Fed特別在聲明加註「肯定兆豐銀改革誠意」的字樣,顯示2016年9月上任的兆豐金董事長張兆順,歷經一年五個月和美國監管機關積極交涉後,已將美國Fed與DFS「一罪兩罰」的慣例衝擊降到最低。 \n 張兆順昨也站上第一線統籌,表示對紐約、芝加哥、矽谷等三家分行,內部會再進行調查,並再向金管會提出當時該負責者懲處名單。

  • 《新聞幕後》避免裁罰更重 兆豐及主管機關事前保密到家

    對於兆豐銀行的2016年在美分行缺失,除了紐約州DFS之外,Fed究竟罰不罰,終於在昨日定案,決定仍對在2016年發生的案子裁罰,包括已被DFS開罰過的紐約分行洗錢防制缺失案,也列入裁罰範圍,包括紐約、芝加哥、矽谷等三家分行,共罰2900萬美元,約合8.7億台幣。 \n \n兆豐與Fed及IDFPR簽署的Fed裁罰令,包括三大重點,除了支付2900萬美元罰鍰,及提交改善計畫之外,兆豐也將委任獨立第三方機構,就紐約分行2015年1月至6月間的美元清算交易,進行檢視與回溯調查。 \n \n而在2016年兆豐遭到NYDFS裁罰後,巴拿馬銀監局亦於2016年9月對兆豐銀巴拿馬地區分行進行全面查核,包括當時已出具檢查報告認為兆豐有公司治理、風險控管及洗錢防制等缺失。當時為了表達兆豐的改善誠意,董事長張兆順就指非副總林元熙駐點督導,並持續投入人力及資源積極改善缺失,且多次拜會銀監局官員展現改善決心,並定期提交改善進度,巴拿馬政府為此最後決定,對2016年檢查缺失予以裁罰美金125萬元罰鍰,等值3695萬台幣結案。 \n \n為此,兆豐與財政部、金管會兩大主管機關事前保密工夫作到家,期間歷經1個多星期的密集沙盤推演,特別是FRB事先要求:「絕不可在合意令正式簽署之前走露消息,否則一切重來!」換言之裁罰會更重,因此該案被列為事關重大的最高機密,一直到週四上午,兩大主管機關與兆豐金才同步對外說明。 \n \n美國金融監理機關,向來採取DFS與Fed的FRB並行的「雙軌制」,依美國法律規定,Fed裁罰令與合意令性質均屬行政罰而非刑事處分,且依金融主管機關慣例,Fed及州政府金融監理機關均可同時對同一缺失進行裁罰,不因其他監理體系的主管機關業已裁罰而被豁免,其他如德意志銀行、中國農銀原國際大型銀行,亦有缺失同時遭Fed及NYDFS裁處紀錄。 \n \n因此,即使是同一案,絕大部分都是「兩罰」的處分,但據了解,為了爭取能有「例外」不兩罰,兆豐金可說已拚盡全力,例如,董事長張兆順及總經理楊豊彥兩人分別赴美拜訪FRB及分行所在州政府金融監理機關,包括紐約、芝加哥及舊金山等主管機關,兩人分別赴美三次,合計六次,而包括副總蕭玉美、柯明川兩人期間為此赴美進行洗錢防制再造等系統重新建置、改革計畫的說明,更是不計其數。 \n \n儘管開罰,但由於罰的並非金檢出新缺失,而是2016年時期的舊案,再加上兆豐銀不斷與美溝通,並向美方交出具體的洗錢防制改革成果,因此Fed在合意令上,也特別加註「肯定兆豐這段時期的改革成果」等字樣,這種又罰,但另一方面又予肯定的方式,在Fed對其他銀行的合意令裡並不多見。 \n \n其實,FRB先前就已在兆豐董總來訪時,數度表達,儘管對兆豐的改善方向表示肯定,但基於過去的慣例,很難改變對兆豐「不處罰」,因為必須展現對所有金融機構採取公平且公開的監理態度處理,所以才有在合意令上,肯定兆豐銀目前已進行強化公司治理,及本行承諾改善美國三家分行之營運監督與法遵計畫的決心等字樣,來表達FED雖基於慣例不得不再罰,但也同樣瞭解兆豐對改革的努力。 \n \n兆豐銀特別說明,在2015年3月NYDFS對紐約分行進行年度例行業務檢查,並在2016年2月出具檢查報告並列出重大內控缺失之後,其間FRB已派員前來本行溝通暸解,但未獲滿意結果,當時FED即有準備對兆豐作裁罰之意,而在2016年8月19日紐約分行與NYDFS簽署合意令後,FRB即陸續對兆豐的美國地區四家分行進行全面金檢,針對合意令前已存在的防制洗錢制度缺失,FRB檢查報告均指出可能採取進一步監理行動(Supervisory Action),並於後續的報告中提及可能採取監理處分(Enforcement Action),也因此,兆豐金打從去年就作準備,除了在已掌握去年7月對方已完成裁罰初稿,並且在第一時間就告知主管機關再度被罰的可能性之外,也同時在季報、財報中作出「不排除再度被罰」的註記,以作資訊的完整揭露。 \n \n若從裁罰金額來看,在幾乎同一時期,去年包括德意志銀行光是一家銀行就被FED罰5億美元、另外中國農業銀行則被罰4000萬美元也可看出,相較於其他銀行,對於包括已被NYDFS開罰過的老案,FED對兆豐銀三家分行合計罰2900萬美元,已可說採取相對較輕的處份。 \n \nFED所裁罰的缺失,包括矽谷分行是發生在2016年9月30日之前、紐約分行是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芝加哥分行則是在2014、2015年期間,均為舊案;據了解,開罰的草案早在去年7月就已開出,但由於期間內兆豐銀不斷向FED爭取免罰,FED的確也為此再評估裁罰的程度,由於已到了作決定要結案的最後限,最後雙方達成共識,決定在今日清晨台灣6點半時間、美國當地時間週三傍晚5點半同步簽署,兆豐金、銀行也為此在昨晚9點之前開完董事會通過。 \n \n兆豐金也指出,自2016年8月19日簽署合意令後,即積極進行各項改善計畫,宣導全員法遵文化、落實公司治理,並加強員工訓練,迄今投入之成本已超過新台幣10億元。 \n \n此外,由於全面檢討防制洗錢與法令遵循作業,進行組織改造,兆豐不僅調整總行管理組織與增設專責管理單位,亦擴增法遵及洗錢防制人力,其中總管理處相關人員已達170人,並持續增加中,另外也特別新建置洗錢防制資訊系統,力求與國際洗錢防制水準接軌,並符合美國金檢機關要求。

  • 《金融》兆豐銀再遭美裁罰,金管會:不同單位對舊案懲處

    《金融》兆豐銀再遭美裁罰,金管會:不同單位對舊案懲處

    兆豐金(2886)旗下兆豐銀再遭美國聯準會(Fed)裁罰約8.7億元,金管會說明,美國對外銀分行採雙元監理機制,此次針對2016年金檢時缺失裁罰,與先前美國紐約州金融署(NYDFS)裁罰時間相近,屬同一事件、不同監理機構的裁罰。 \n \n兆豐金今(18)日清晨召開重訊記者會,表示旗下兆豐銀紐約、芝加哥、矽谷等3分行因防制洗錢作業缺失,遭美國聯準會裁罰2900萬美元。金管會表示,先前已透過跨國監理知悉此事,但最終是否受罰需尊重聯準會裁處權,待結果正式公布後再對外說明。 \n \n金管會說明,美國對於外銀分行採雙元監理機制,由聯準會及州政府監理機關共同監理,原則上雙方會進行監理資訊交流,且任一監理機關發現缺失,可單獨就相關缺失採取監理行動,或與另一監理機關共同採取監理行動。 \n \n金管會指出,聯準會此次對兆豐銀3家分行進行金檢的時間,與先前紐約州金融署(NYDFS)裁罰1.8億美元時間點接近。此次遭裁罰主因為金檢時尚未完成所有改善措施,而有類似作業缺失,基於聯邦主管機關權責,對同時期防制洗錢作業缺失做整體性處分。 \n \n金管會指出,近年美國對同一金融機構缺失,亦曾由不同監理機關依權責分別處分狀況。針對兆豐銀此次因同一時期防制洗錢法遵缺失遭不同監理機關處分,2016年9月中已對總行督導不周予以行政處分,針對此次3分行類似缺失,將視美方對其改善認可情形予以續處。 \n \n由於NYDFS給予兆豐銀的改善期程落於今年首季,金管會表示,若有必要將對3分行的改善情形再辦理金檢,並依結果處理。同時強調,經檢視國銀在美分行的營運情形,目前有1家有防制洗錢作業缺失、正在改善中,其餘並無類此情形。 \n \n

  • 兩岸史話-政治干擾 交通銀行受牽連

    兩岸史話-政治干擾 交通銀行受牽連

     因政治變幻,影響中交銀行,不得已政府命令中交鈔票停兌,上海中國銀行抗不遵命,因之輿論稱贊,業務日振。 \n 交通銀行在清光緒三十三年由郵傳部創辦的,建議是左參議梁士詒,同時兼鐵路局局長,那時只有正太,京漢,道清,滬甯,汴洛五條路歸部管,所以外界稱梁為財神,實在五路財神之意,總行在北京前門外西河沿,第一任總理是右丞李經楚(合肥人),一開辦即設有北京,天津,上海,漢口,張家口,營口等分行,意在吸收各鐵路局存款,但是除道清鐵路外,其餘都是借款建築的,鐵路收入均由借款公司指定存在洋商銀行,不過當局特別和借款公司磋商,將鐵路局購買煤炭,機油,及其他材料,預計需多少錢,先行撥出存於交通銀行,故銀行方面當有多少存款。 \n 梁士詒掌交通銀行 \n 其組織是總行設總理一人,協理一人,幫理一人,各大分行,如天津,上海,漢口等處,設有總辦一人,大概是該省的候補道,專為交接之用,總辦之下設有經理一人,主管營業事項,另有內帳(即會計主任),外帳(即營業主任)各一人,行員若干人,經理以次,多數是出身舊式銀莊,且多數是鎮江人,因總理李經楚開有義善源,寶善源錢莊,多數行員有由該錢莊轉來,或由該錢莊當事推薦而來,以規元(銀兩一個名稱)為本位,也有銀元戶,因為已有銀大洋,及發行銀元鈔票。 \n 辛亥革命,義善源,寶善源因時局影響,相繼倒閉,欠交通銀行款項,數目甚巨,經一年多的清理,才將李經楚在合肥的田產,各處典當(典當甚多,江蘇外縣都有,省城及大商埠反無),統由交通銀行沒收,再行賣出,交通銀行當然吃虧不少。 \n 民國元年,交通銀行總理換了梁士詒,梁這時是袁總統府祕書長,兼財政部次長,紅得發紫,外界稱他為交通系首領。 \n 交通銀行當局,政治色彩太濃,所以始終辦不好,袁世凱稱帝失敗,梁士詒被通緝,段祺瑞組閣,交通總長換了曹汝霖,交通銀行總理也換了曹汝霖,外界稱為新交通系,其顯著者,王荃士(曹的內弟)為東三省分行經理,錢新之為上海分行副理,經理陶湘永不到行,無異錢是經理,王在東三省毫無成績,而錢到滬,如魚之得水,後來成為中國銀行界元老之一。 \n 這個時候,交通銀行仍用舊式帳,所謂收,支,存,在,到民國七年,謝霖甫任交通銀行總會計,實行改新式簿記。謝在日本專學會計,中國銀行的簿記,也是他訂的,改的方法是,由每行酌量調四五人到北京學習,一面招考學過銀行會計的新人,俟有成就,各行同時改換新式簿記,舊人獲得新知,無損職位,內外界咸稱辦法甚善。 \n 民國五年,因政治變幻,影響中交銀行,不得已政府命令中交鈔票停兌,上海中國銀行抗不遵命,因之輿論稱贊,業務日振,其實交通銀行亦可照兌,因為上海交通銀行所發鈔票,有上海地名,他處地名,不能在上海行兌現也,上海行遵命令而停兌,當然聲譽與業務兩受影響。 \n 民國九年,直系吳佩孚反對皖系段祺瑞,奉軍張作霖幫段,結果段敗,奉天亦失利,退出關外,吳佩孚說曹汝霖是段的人,用交通銀行款項接濟段,因之向交通銀行強迫提款,而且是長期的定期存款。(如京漢路黃河鐵路橋,每年存儲若干萬元,若干年後,本利合計,為橋齡到期重建之用,既為直系軍閥強迫提取,所以始終無法重建。 \n 抗戰前,該橋已到重建年齡,但無法重建,只有火車經過橋時,走的極慢,聞近年政府已在舊橋之西建一新橋,此橋開始興建,在武昌長江大橋完成之後),此時受直系軍閥強迫提存,交通銀行萬難應付,後由奉天交通銀行經理商之張作霖,借銀大洋四百萬元,難關方始度過,而直系軍閥,並未因此停止處置交通銀行,總行謝霖甫南下赴滬,與上海交通銀行錢新之商救行之策,商議結果,抬出張謇做總理,錢做協理,因張與直系稍有淵源,直系遂未加反對,且順利進行改組。 \n 政治因素遭迫提存 \n 張從未到北京就職,亦未派過一二位高級職員,只召集各分支行經理到南通,開過兩次行務會議,一切業務,全由錢在北京主持。錢的政策,是縮小範圍主義,裁撤新加坡分行,香港分行,人事方面,雖不裁人,但很少加人。錢在上海交行甚久,總行舊人,都是熟人,故極少更動,頂多位置上稍有更動而已。 \n 民國十三年,奉直兩系戰爭,馮玉祥回師北京,吳佩孚全部失敗,奉張捧段祺瑞做執政。十四年交通銀行改選,梁士詒當選為總理,盧鑑泉為協理,張謇,錢新之均退出。梁就職後,很不滿錢之所為,間錢在滬行虧空八萬元,為梁所知,擬加之虧空罪名,幸得行中高級同事,用張謇名義,酬謝錢數年勛勞八萬元,以銷此案。這事在梁就職前辦的,到了梁就職後,知到了此事非常震怒,但也無可如何。民國十五年,張作霖在北京做大元帥,交通銀行總行忽然遷天津,真意何在,至今不明。 \n (接右頁)

  • 《金融》洗錢防制疏失+行員遭LINE詐匯,上海商銀挨罰

    《金融》洗錢防制疏失+行員遭LINE詐匯,上海商銀挨罰

    金管會表示,上海商銀行員遭詐欺犯偽冒客戶,並以LINE私訊指示盜領該客戶265萬元存款,且辦理專案金檢時發現洗錢防制作業有未確實疏失,分別依違反銀行法及洗錢防制法裁罰100萬元及200萬元,合計裁罰300萬元。 \n \n金管會指出,上海商銀豐原分行行員遭偽冒戶以LINE私訊指示辦理提匯款作業,未確實依內規與客戶本人確認聯絡電話變更正確性,自行例外以LINE私訊指示辦理跨行匯款,亦未取得客戶存摺及取款憑條,以重建磁條、取款條後補方式辦理提匯款作業。 \n \n銀行局主秘陳妍沂說明,此案為詐欺犯取得上海商銀某客戶個資,去電豐原分行偽冒該客戶身份變更聯絡電話及地址,並與負責該客戶的行員互加LINE好友,隨後以LINE私訊指示該行員辦理跨行匯款,使客戶265萬元活期存款遭詐領。 \n \n陳妍沂表示,此案為該行員未依內規即辦理提匯款作業,隨後該行員主管以電話進行覆核,但遭偽冒變更的新號碼已不通,驚覺狀況有異而立即通報客戶及金管會。目前檢調正追查詐欺犯身份中,該行員遭記大過處分,該行承諾全數賠償遭盜領金額,客戶權益未受損害。 \n \n至於洗錢防制作業疏失部分,金管會指出,是辦理「存款開戶及洗錢防制作業」專案檢查時,發現上海商銀對部分符合疑似洗錢表徵交易的查證作業,有未進一步確實執行查證作業,且未確實留存交易紀錄憑證,並向法務部調查局申報等缺失,違反洗錢防制法規定。

  • 反洗錢 兆豐海外布局大轉向

     國際反洗錢聲浪高漲,海外分行已不再是越多越好。據了解,兆豐金控董事長張兆順召內部經營團隊討論之後,已拍定兩大決策,一是巴拿馬兩家分行二合一,亦即裁掉位於箇朗自由貿易區的箇朗分行,併入巴拿馬分行;二是已取得開業許可的阿布達比分行將向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央行等金融監理機關申請,緩開業一年,這可說是兆豐銀近幾年來以加速拓點作為主軸的海外經營策略一大轉向。 \n 巴拿馬箇朗分行與紐約分行的匯款往來,正是兆豐銀去年紐約分行遭重罰57億元最為重要的一條導火線。兆豐銀箇朗分行4年前曾有一波客戶「開戶潮」,甚至還有一名客戶同時開好幾種不同的帳戶,但隨著箇朗當地環境的改變,一來是帳戶問題層出不窮,導致箇朗分行被罰,最後甚牽累兆豐紐約分行。 \n 再者,近半年面臨的新問題,是箇朗當地的經濟情勢急轉直下,隨著中美洲的經濟危機擴大,箇朗自由貿易區也被波及,企業陸續倒閉、撤出,不少商辦大樓空無一人,銀行營運風險更大為升高。相關人士指出,董座張兆順在數月前,就已派副總林元熙,特別坐鎮箇朗處理巴拿馬分行二合一的整併事宜。 \n 對於兆豐銀巴拿馬分行二合一的作法,據悉,財政部與外交部先前亦有討論,最後均同意。如今,全案已底定,兆豐銀上月已取得巴拿馬金融監理機關同意,將在本月公函行文財政部,說明其整體規劃。 \n 阿布達比分行則是兆豐銀另一個海外布局轉向的重點。阿布達比原本是海灣六國的重鎮,更是兆豐銀想爭取中東商機的灘頭堡,在2015年9月兆豐取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央行同意設置阿布達比分行,但隨著ISIS近年來恐怖活動不斷,中東地區更是IS的重要勢力範圍,是兆豐銀申請緩開幕一年的關鍵原因,兆豐銀擔心到時存匯業務或融資放款一個不小心,不論是客戶或放款用途與ISIS相關:「只要踩到一次地雷,就會再使兆豐的國際形象受重創!」 \n 此外,兆豐銀阿布達比分行資本額僅5,000萬美元,但當地監理機關規定,銀行參加聯貸案放款,單一案件不得逾資本額的1/4,而當地品質較佳的聯貸案動輒數億美元,兆豐銀每件案子最多只能參貸1,250萬美元,使得兆豐銀承作優質放款的能量大為受限,在上述兩大因素考量下,兆豐銀寧可先把內部的法遵人員及資訊系統先配置好,且深入了解當地的情況再說。

  • 兆豐案八大疑點 北檢查無不法

    喧騰一時的兆豐銀行洗錢疑案,台北地檢署除依據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NYDFS)裁罰資料展開調查,也全面清查名嘴指控兆豐銀澳洲分行涉及洗錢、立委質疑兆豐銀紐約分行協助商人Samson Wu脫產等8大疑點,歷經9個月調查,認為無事證顯示兆豐銀行相關人員及本國人涉及幫助洗錢,今日簽結全案。 \n \nNYDFS去年針對兆豐銀紐約分行,以嚴重違反防制洗錢法令,開罰1.8億美金,掀起兆豐銀洗錢風暴。前兆豐董事長蔡友才因此案遭傳訊,最後卻因利用公司資源另設「隱形金控」鑒機公司的案外案遭起訴,北檢另清查8大疑點,均查無不法。 \n \n疑點一:由於當時NYDFS裁罰文件出現「巴拿馬文件」中鼎鼎大名的莫薩克馮賽卡(Mossack Fonseca)事務所,引發是否有國人透過「巴拿馬文件」事務所洗錢海外的質疑聲浪。北檢清查2010年至2016年7月底的中央銀行外匯資料,未發現有國內資金匯入「巴拿馬文件」中代辦公司所設的兆豐銀行帳戶。 \n \n疑點二:兆豐紐約分行與巴拿馬分行間於2014年入帳交易金額僅4.91億元,但因紐約分行人工計算疏失誤植為44.91億元,導致兩分行2013、2014年交易總額應為74.64億元,卻被灌水至115億美元而引發質疑。北檢分析,96%匯款都是銀行間的資金拆借,僅3%是個人客戶匯款,無洗錢跡象。 \n \n疑點三:2012年至2014年間,兆豐銀紐約分行與巴拿馬地區2分行,計有1萬7,033筆匯款交易資料,但北檢以匯款銀行、受款人及最終受益人等條件,全面清查其中的台籍人士,並逐筆調查匯款數額及目的,均查無洗錢犯罪。 \n \n疑點四:兆豐紐約分行與箇朗分行2012年間有高達174筆退匯交易,但僅申報其中64筆而遭開罰。北檢調查,兆豐銀當時反駁DFS稱110筆交易無可疑不需申報,被視為輕蔑回應而遭鉅額裁罰。經調查局透過艾格蒙聯盟查詢,發現退款人多是經營鞋類批發與服飾的委內瑞拉公司,兆豐銀箇朗分行未追蹤更新客戶資料,內控缺失導致退匯事件發生,且我國不罰洗錢未遂犯,此部分也與犯罪無涉。 \n \n疑點五:DFS裁罰資料提及,箇朗分行收到紐約分行中轉一個公司戶匯入款,但該公司最終受益人曾違反美國技轉法令,並經媒體負面報導,引發國人對此受益人諸多揣測。北檢追查,該公司是巴拿馬籍公司,最終受益人則是委內瑞拉人士,該人士並非本國人,也非Samson Wu,即使該委內瑞拉人士涉嫌洗錢,我國亦無管轄權。 \n \n疑點六:由於兆豐銀澳洲分行、巴拿馬分行都曾遭當地政府裁罰,遭質疑是否也涉及洗錢不法。北檢表示,兆豐銀2009年與澳洲防制洗錢中心簽署限期改善承諾書,但布里斯本分行未依規定申報可疑交易,而被要求改善防洗錢作業洗統;巴拿馬銀監局則是在2013年以兆豐銀巴拿馬分行違反洗錢防制法與銀行監理規定開罰2萬美元,均與涉及洗錢犯罪無關。 \n \n疑點七:告發指稱商人Samson Wu遭B&M kingstone提起民事求償,kingstone公司要求兆豐銀提供Samson Wu全部帳戶資料,懷疑Samson Wu透過兆豐紐約分行脫產。但北檢指出,相關法院判決均未認定兆豐銀涉及洗錢。 \n \n疑點八:另有告發指出巴拿馬地區分行有所謂Angel Caballero員工與SAMSON WU有關,北檢查無此人,調查局也查無SAMSON WU涉及洗錢清資,及外匯進出資料等。

  • 兆豐銀洗錢疑案 紐行分行與巴拿馬分行17033筆匯款查無洗錢

    台北地檢署偵辦兆豐銀疑涉洗錢案,檢方依據去年11月3日行政院「兆豐銀行遭美裁罰案督導小組第9次會議」公布2012年至2014年間,兆豐銀紐約分行與巴拿馬箇朗、巴拿馬市2分行的17033匯款交易資料,全面清查;今天下午公布調查結果,認定沒有異常或洗錢犯罪行為。 \n \n至於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NYDFS)對兆豐銀裁罰報告其他內容,以及外界質疑KINGSTONE 與SAMSON WU之間的民事糾紛,兆豐疑涉洗錢一事,檢方仍在調查中。 \n \n本案起緣於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NYDFS)對兆豐銀紐約分行進行業務檢查,發現該行於2012年至2014年間,與巴拿馬分行有頻繁的異常交易,金額約達115億美元,其中有174筆可疑交易;包括有不少來自巴拿馬分行被退回鉅款的帳戶仍持續匯款,還出現匯款帳戶與收款帳戶所有者相同的情況,NYDFS要求兆豐銀紐約分行提供可疑交易帳戶的資料,該分行沒照辦而遭重罰57億元台幣,引爆兆豐案。 \n \n台北地檢署偵辦兆豐案,去年底偵結,依違反金控法等罪,起訴兆豐金前董事長蔡友才、兆豐金前主秘王起梆、兆豐銀紐約分行經理黃士明等人。 \n \n去年11月3日,行政院「兆豐銀行遭美裁罰案督導小組第9次會議」公布2012年至2014年間,兆豐銀紐約分行與巴拿馬地區2分行,匯款交易資料總筆數達17033筆,經台北地檢署全面清查17033筆匯款後,確認查無沒有異常或洗錢犯罪行為,今天下午公布調查結果。

  • 《國際金融》蘇格蘭皇家銀行擬裁千人,關180家分行

    蘇格蘭皇家銀行表示,計畫關閉在英國和愛爾蘭約180家分行,以因應越來越多客戶使用網路銀行的趨勢。 \n \n該銀行表示,在英國可能會裁撤約770個職位,愛爾蘭裁減約220個,約1000人面臨被裁員的風險。 \n \n

  • 《金融》數位化削減分行功能,外銀去年裁19個據點

    金融科技(FinTech)數位化趨勢成形,民眾逐漸習慣使用網銀、減少前往實體分行,在實體分行功能減少下,銀行開始裁減分行據點。據金管會統計,去年全台銀行分行據點共裁撤23家,其中外商銀行裁撤19家最多,且今年還有1家外銀打算再裁撤分行。 \n \n金管會統計,全台銀行去年底分行據點共3468家,較2015年底的3481家減少23家。其中以渣打銀行裁撤7家最多,花旗、星展銀行各裁撤4家,大眾銀裁撤3家、匯豐銀裁撤2家,東亞、豐業、第一銀行均裁撤1家,合計19家為外銀據點,其中加拿大豐業為撤台。 \n \n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指出,去年銀行在台共增設10家分行,其中華泰銀行及三信商銀各增加2家,台北富邦、京城、玉山、台新、中信、三菱東京日聯銀行各增加1家。不過,由於裁撤分行數更多,使去年底全台銀行家數較2015年底減少13家。 \n \n對於此波分行裁撤以外銀為大宗,莊琇媛表示,除了國內銀行家數太多、競爭激烈,目前許多過去僅能臨櫃辦理的業務,如今已可透過網路辦理,亦減少民眾對實體分行的依賴。外銀因此評估,數位化應用削減了實體分行功能及民眾的依賴度,裁撤分行有助提升營運。 \n \n進一步觀察台北市信義、中正、中山、松山區等銀行一級戰區,除了中正區不變外,信義、中山區各減少2家,松山區減少1家,合計減少5家分行。銀行局官員指出,這些區域的銀行家數多、且地段租金高,是影響銀行裁撤分行的主因。

  • 金融科技衝擊 外銀一年撤19個據點

     金融科技趨勢下民眾愈來愈少上實體分行,分行想賺錢愈來愈難,尤其外銀更是當機立斷裁撤分行。據金管會最新統計,去年我國銀行共裁撤23家分行,其中,光是外商銀就裁掉19個,金管會昨日也證實,今年又有一家外銀向金管會報告,準備再裁撤分行,顯示外銀撤消分行的動作,仍持續進行。 \n 銀行局昨日指出,國內去年分行數從3,481家減到3,468家,增設的速度遠不及撤點的速度,國銀家數雖然新增了10個,但裁撤數多達23個。其中,有19家分行是外銀,包括:渣打(7家)、花旗(4家)、匯豐(2家)、星展(4家)、香港東亞銀(1家),而加拿大豐業銀行是直接撤台。 \n 銀行局官員分析,外銀撤消在台據點主要是業務層面考量,並非整個退出台灣市場,一來有可能是現有分行家數太多,競爭太過激烈,二是金融創新科技興起,許多民眾愛用網銀,實體分行使用率降低,效率也跟著降低,裁撤分行家數將有助於營運貢獻表現。 \n 在嚴控成本、講究分行效率之下,去年外銀獲利仍維持一定水準,其中,花旗銀去年稅前盈餘就回到百億元,來到100.16億元,穩坐冠軍寶座。

  • 數位時代 外銀帶頭砍分行

    數位化時代來臨,你多久沒去銀行了?去年銀行共縮減了23家分行,其中,19家是外商銀行裁的。金管會表示,外銀認為數位化應用的使用,削減了實體分行功能,裁撤分行有助提升營運表現。 \n 根據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統計,去年銀行共裁撤了23家分行,其中,渣打銀行裁 7家、花旗及星展銀行都縮減4家、大眾銀行減 3家、匯豐銀行減2家,此外,東亞銀行、豐業銀行、第一銀行都減少1家。 \n 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表示,去年銀行增設分行共10家,不過,裁撤分行的更多,縮減了23家,使得去年底全台銀行家數較104年底減少13家。 \n 從銀行縮減分行的名單可以發現,去年裁撤分行以外商銀行為主,尤其,渣打縮減 7家最多,花旗及星展銀行都縮減4家,匯豐銀行也減少了2家,東亞銀行裁掉高雄的分行,另外,加拿大的豐業銀行甚至撤台。 \n 對於外銀帶頭砍分行,莊琇媛強調,國內銀行家數太多,競爭激烈,另外,很多過去臨櫃辦理的業務,現在網路上都可以辦了,也減少了民眾對實體分行的依賴。 \n 莊琇媛說,外銀評估,數位化時代下,民眾對實體分行依賴降低,縮減分行有助營運表現。 \n 進一步觀察銀行一級戰場的台北市信義區、中正區、中山區以及松山區,除中正區外,其餘三區去年共縮減了 5家分行。官員直言,這些地方租金太貴、銀行家數較多,都影響銀行裁撤分行。去年信義區以及中山區都縮減了2家分行,松山區則是減少1家分行。 \n 此外,去年在台增設分行的有台北富邦銀行、京城銀行、華泰銀行、三信商銀、玉山銀行、台新銀行以及中國信託、三菱東京日聯銀行,其中,華泰以及三信各增加2家,其他都增設1家分行。1060314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