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裏皮的搜尋結果,共07

  • 涼食堂涼麵、涼皮眷村味佛心價

    涼食堂涼麵、涼皮眷村味佛心價

    位於西區美村路近向上市場的「涼食堂」賣的是眷村味的涼麵、涼皮,其醬汁濃濃麻醬香豪爽又夠味,涼麵帶著麵香愈嚼愈有香,而涼皮Q彈可口,尤其價格相當親民,可以說是草悟商圈經濟實惠的小吃。 \n \n 涼食堂老闆娘劉惠菱在親戚開的涼麵店工作17年,3年前自立門戶開了涼食堂,傳承老店口味,其涼麵天天一早汆燙吹涼,較具咬勁,且因自家配方,保留了麵香,愈吃愈香。 \n \n 除了涼麵,店裏賣的涼皮也相當受歡迎,用麵粉糊蒸熟、吹涼再切成厚條狀,口感Q彈搭起涼麵醬超美味;店裏不但賣原味涼皮,還有紫紅色甜菜根涼皮加上甜菜根果菜汁的涼皮帶點微甜,卻沒有甜菜根特殊的的青澀味,不沾涼麵醬汁就超好吃;7、8月以後還有加了菠菜汁做的翡翠涼皮,翠綠色的麵條光是看了就讓人心矌神怡。 \n \n 店裏特調的醬汁也很有特色,糖、薑、蒜、醋、麻醬、醬油調製的醬汁,濃郁麻醬香淋在涼麵涼皮上繳拌均勻一起吃,更添滋味。 \n \n 除了涼麵涼皮,涼食館賣的麻辣鴨血,香麻多滋多味,不少客人配著涼麵一起食用,更發展出麻辣湯麵的人氣餐點,同一味的麻辣鴨血加上金針菇、豆皮,或加泡麵、拉麵、黃麵、意麵或冬粉,一碗只要75元,老闆真是佛心來著。

  • 清明春捲皮熱賣 老店忙趕工

    清明節檔期的應景商品春捲熱賣,老字號的春捲皮店家忙得不可開交,連續幾天輪班趕工。老師傅鄭明堂說,春捲皮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學問很大,要做出好吃的並不簡單。 \n 在台南市新市區經營老店「阿堂古早味」的鄭明堂,30多年前就投入春捲皮生意;但因為店裏人手不足,曾經中斷一段時間,直到3年多前才又重出江湖。 \n 鄭明堂表示,每年清明節是生意最旺的時後,訂單都在短時間集中湧入;今年又剛好碰上4天連假,訂單比往年來得多,家裏10多人從2日開始輪班製作,一定要讓客人都能及時拿到好吃的春捲皮。 \n 他說,春捲皮看起來只是不起眼的食材,但要做到好吃、有嚼勁不易破,要投入的心力相當多;除了要挑選高品質的麵粉,還要費功夫加水把麵團揉出筋性,比例也要拿捏得恰到好處。早年他只有自己一人在做,就是因為太累了,才不得已休息幾年。 \n 鄭明堂說,將麵團放到爐面製成餅皮的動作也要熟練、快速,才能做出皮薄不易破、口感香Q的春捲皮,讓顧客滿意。1050404 \n

  • 她將一盒綠色粉末寄給博物館 知道來源後學者竟吐了!

    她將一盒綠色粉末寄給博物館 知道來源後學者竟吐了!

    在高度尊重自由的美國,人們的個性都得到了極大的發揮空間,沒有人會因為自己和別人的不同而羞愧或自卑,他們反而會把這種不同當做難能可貴的事,比如這位愛摳腳皮和收藏腳皮的女子,人稱Peelingfan。她不僅把摳下的腳皮儲存起來,還把腳皮磨成粉。這位神奇的女子更是把腳皮捐給了費城的Mütter Museum,這一罐罐的腳皮真的會被博物館給珍藏起來然後展覽嗎? \n難道是博物館看到她捐的腳皮裏還有如此完整的部分?可能是這位peelingfan捐的腳皮太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博物館還給她寫了封感謝信,信中說這大罐腳皮對他們博物館的館藏量、對教育、對歷史以及對人類的發展都做出了貢獻。某個網友說她本身也是在博物館工作的人,但是這個美國人收藏的東西,看起來沒什麽,她知道真相後吐了幾天的飯!

  • 玉米皮變身「花朵」走出大陸

    玉米皮變身「花朵」走出大陸

    在農家人眼中只能用來燒火做飯的玉米皮、小柳條不僅可以製作成裝點居室的精美幹花,而且還出口到20多個國家,在河北廊坊安次區落垡村蔡秋傑自辦的小加工廠裏,普通的玉米皮變身「花朵」走出國門。 \n  在蔡秋傑家的大院裏,經過挑選、分揀和高溫蒸煮染色後的鮮紅玉米皮曬滿了院子,經過自然風乾後,這些看似不起眼的玉米皮就成了加工精美幹花的原材料了。經過染色的玉米皮等材料經工人們定型、撚皮、粘枝、整形,幾分鐘就成了婀娜多姿的幹花工藝品。 \n  隨著人們對創意生活的不斷追求,造型獨特、工藝講究的幹花產品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青睞。與真花相比,幹花不用澆水且經久耐用,是裝點家居的新寵。 \n 河北廊坊安次區落垡村民蔡秋傑的幹花生意越做越好,花的款式從最初的幾種到現在的近百種,小加工廠可年產幹花240余萬枝,產品銷到浙江義烏,再出口到歐洲、中東等地。這項產業對勞動力的需求,也為周邊村鎮的農民帶來了實惠。 \n

  • 溫家寶訪甘肅 關注農民財產

    溫家寶訪甘肅 關注農民財產

     新春佳節到來之際,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1月20日至21日,走訪甘肅慶陽,對農民的財產權表達關切,指出農民的財產一定要依法保護、依法流轉、合理補償。 \n 新華社23日報導,地處甘肅東部的慶陽是大陸的「革命老區」、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也是煤炭和石油資源集中地。 \n 親自打水看檢驗報告 \n 溫家寶21日來到有1500多戶人家的慶陽市東湖社區探望居民,一路走一路和居民握手、問候新春,並在社區活動室和居民座談。居民李有寧說,自己是一個城中村的支部書記,村裏580多口人,人均不到三分地。近年來積極發展集體經濟,辦了建材市場、房地產公司等企業,村民的土地流轉入股,2011年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8600元。 \n 溫家寶聽後說:「我很關注這三分地,它依然是農民的財產,財產權在農民手裏,一定要依法保護。要堅持農民自願原則,依法流轉,合理補償。」 \n 新華社報導,22日除夕當天,溫家寶特地來到一個危窯改造村——木缽鎮高寨溝村。他到農戶家的水窖前,從水窖中打出水來仔細觀察,又察看了水質檢驗報告。他說,挺好,指標基本都合格。 \n 在村裏的窯洞演出室,中國民間皮影藝術大師陳玉玲當場表演皮影製作技藝,環縣道情皮影戲史家班的7位民間藝人邊說邊唱,表演《天官賜福》。溫家寶認真欣賞,還拿起皮影,一板一眼地學習如何操作。 \n 詢問膽結石病患情況 \n 22日中午,溫家寶又來到環城鎮十八里村。這個村532戶家庭中大多是貧困戶。在村民孟廣先家,得知他妻子蘇彩霞前不久做了膽結石手術,溫家寶詢問費用和負擔情況。孟廣先說,醫保負擔了大部分,自己出了不到1000元。 \n 溫家寶說,膽結石和飲用水水質有一定關係,政府已下決心解決飲水問題,請大家放心。

  • 中秋節的吃與歌

     氣溫開始下降時刻,鄉愁就會逐漸上升。 \n 一、我家月亮最圓 \n 中秋節就是一個典型的東方文化鄉愁符號或例案。李白杜甫張九齡孟浩然蘇軾徐志摩們等等月光愛好者,他們在1949年前的月光裏幾乎句句碰頭。詩例此處不宜多舉。 \n 在裝滿時間的季節小方舟裏,月光自有它們自己的那一道吃水線。 \n 我認為,東方的月亮就是比西方的圓。 \n 中秋節是中國人團圓的象徵,大家也肯定多吃圓形的果蔬。北中原有謠歌「八月十五月正南,瓜果石榴列滿盤」。謠歌裏介紹明月初升的方位,座標,以及方位圖譜裏的鄉村食品種類。在鄉村拜祭月亮儀式中,還可見石榴的重要。 \n 另有一首北中原鄉村流行民謠: \n 「八月十五月兒圓, \n 西瓜月餅敬老天, \n 敬得老天心喜歡, \n 一年四季保平安。」 \n 「老天」是虛指,代指。在鄉村,居住在三米以上的神靈都可尊稱「老天」。馬克思和上帝和玉皇大帝都在三米以上。你聽這詩口氣和風格,像是白居易創作。實際上,它是我們鄰村二大娘口占一絕。雖說有點討好老天爺口氣,但絕對是「詩言志」。 \n 二、看石榴登場 \n 石榴正好在中秋節前後成熟下來,個個大如拳頭。中秋的石榴長熟後,在我們那裏不叫「摘石榴」,而是叫「卸石榴」。語氣加重。 \n 卸下的石榴先裝到明淨的盤子裏,上供,祭月。然後,一家再分吃。在鄉村,石榴是吉果,它代表長壽,團圓,多子。它夢幻一樣。我們家院子裏,姥爺先後種有兩棵石榴樹:白石榴,紅石榴。我曾專門寫過一篇晶瑩透亮的「石榴志」。紀念那些飛翔的石榴。 \n 石榴來自西方波斯,最後成為東方華夏一員。它年年沉浸在東方月光裏。它在我們村深處的月光裏瞌睡。它在月光的裙子裏。 \n 三、還有西瓜 \n 在我的童年時節,那些瓜果們還是按照傳統時間順序來一一登場的,因為沒有冰箱,四季還尚未顛倒,大地尚未四季如春。 \n 保持季節的自然順序是對神靈最基本的敬重。 \n 在北中原,一顆西瓜能存放到中秋節且做到完整而不腐敗,確是一種不易的堅持。它不是藏在乾燥的麥囤裏面,必定就是西瓜秧上最後的那一顆貴族。 \n 中秋節這一天,親戚來臨,能吃上西瓜那才叫有面子,在一個村裏都有面子。穩儲西瓜也包含一種耐心。 \n 四、毛豆角 \n 盤子裏有毛豆。 \n 「八月十五月兒圓,毛豆角兒一順彎。」是說民謠裏毛豆的形狀。中秋月亮地裏,煮了一鍋青嫩毛豆,那清氣自然就會彌漫小院。它顯得鄉村祭月也是帶有鄉土性的。 \n 況且,熟毛豆在鄉村裏吃才顯得體。又有月光相佐。 \n 五、葡萄下的天空 \n 葡萄在中秋也可以上供。我說了不權威,且看有八大山人《清供圖》為證。墨葡萄。 \n 每一個人童年擁有的那一部分想像,都是在一方葡萄架下面最早窺到的那一方天空。一顆露水裏的天空,它是如此遼闊,如此深邃。 \n 六、最後再說月餅 \n 不吃月餅的中秋節能叫中秋節嗎? \n 中國的月餅發展到現在,種類已是「百花齊放」,「金壁輝煌」。早是今非昔比。「只要最貴的,不要最好的」。這是現代成功人士一直堅持的標準之一。 \n 童年時鄉村的月餅大都是「面月餅」,我姥姥要提前一天來蒸月餅。在一方陶製品的月餅模子裏,一一耐心填上麵團,再往案板上面磕下來。月餅裝一肚子白糖,紅糖。外面撒幾顆芝麻。 \n 月餅上邊拓出來的文字多是「花好月圓」,「平平安安」這些字樣。顯得「有文化」。後來上鍋一蒸,它們都成了「面文字」,但我吃起來,並沒有語言的味道。 \n 一個村裏家家都有月餅模子,有陶質,石質,木質。村裏有的月餅模子卻顯得沒文化,上面竟然沒有一個字,那些沒有文字的月餅模子,在村裏的眾多姥姥們手下,不甘寂寞,就開始用頂針、木梳篦、小酒盅,在面餅印上另一些花紋。那些花紋細碎可憐,咳嗽一聲,似乎就要抖落下來。 \n 我們到鄰村走親戚,籃子裏也要帶上熟月餅,上面曾印著我姥姥的手紋。 \n 後來有一年,在一個中秋晚會,閒聊,大家給我講完康定斯基之後,我就問周邊的人:中秋節你家裏吃啥? \n 一個南方人說,中秋節要吃芋頭,他們叫「剝鬼皮」。剝鬼而食之,大有鍾馗驅鬼的氣概。膽子可敬。 \n 另一個富N代回答我:我們家吃一千元一盒的金箔極品月餅口也!

  • 短篇小說評審獎-器皿記

    記事時我恍如就是在鄉村形色各異的罐子裏穿行。那是一些上釉的和不上釉的器皿,它們如川劇變臉,面目不同,大大小小,有著不同的型號。質地分別為銅、鐵、錫、陶。盛雪,盛月光,盛草香,還盛沈沈的嘆息。鄉村的器皿是鄉村形狀各異的胃,在消化時光。 \n》形而上的鄉村器皿:罐 \n器皿與製造的材料無關。鄉村器皿都是水和泥摻合上時間做成的。器皿在時光裏破碎,組合,消失,凝固,再繼續作另一圈輪迴。器皿的過程是流動的,如器在旅行。 \n記事時我恍如就是在鄉村形色各異的罐子裏穿行。那是一些上釉的和不上釉的器皿,它們如川劇變臉,面目不同,大大小小,有著不同的型號。質地分別為銅、鐵、錫、陶。盛雪,盛月光,盛草香,還盛沈沈的嘆息。鄉村的器皿是鄉村形狀各異的胃,在消化時光。 \n在鄉村日子流動的縫隙裏,布滿了打水的罐,裝糧食的瓮,盛水的缸,盛酒的罈,和麵的盆,盛飯的碗,還有惹事生非或借酒澆愁的小酒盅…… \n少年時代在鄉村經歷過這樣一幕,晚秋的一天,我和村裏一個孩子去鄰村軋花生油,回來路上油罐摔碎了,油流一地,香氣濃鬱。那是全家一年的生活用油啊。我們害怕回去無法給大人交差,就脫下衣服,一邊哭一邊用衣裳往地上蘸油,以便回家再把油擰出來。貧樸的時代,油是映照生活面龐的亮色,器皿的碎片上卻沾滿少年的哀愁。 \n到我們村賣陶罐器皿的人一年四季趕著驢車緩緩而行,村裏有幾家窯場,燒製需用粘土。器皿原色,素面乾淨,不設花,無圖案,坦坦蕩蕩的。 \n我姥爺家有一方帶耳朵黑罐,用於放煙草葉。他的煙草是自製的,為了節省,配方是摻一半煙草,另一半是碎桐葉,奢侈一些時就淋上芝麻油稍拌,在罐裏燜兩天之後煙葉就可抽用。咳嗽聲裏,煙草和鄉村的日子一般苦澀。 \n還有一種叫瓿的陶器,瓿是對小菜罈子的稱呼。姥爺說過,古人愛把自己著的書前寫上「請某某大先生覆瓿」,就是謙稱自己的書無價值,只配蓋菜罈子。 \n三十歲那年,我也出了一本詩集,學著古人也作文化狀如此寫道,以示賣弄。 \n村裏一位大伯問我這是啥意思?我解釋。後來,他真就給蓋菜罈子。第二年鹹菜全壞了。 \n〉〉器皿表情:藥鍋的愁容 \n傳說鐵鍋熬藥易有毒。鄉村藥鍋都是砂鍋質的。「打破砂鍋──璺(問)到底」,這句鄉村歇後語在今後電腦時代將被淘汰掉,因為背景消失,讓人陌生不可理解。 \n想一想,昔日有許多方言和土語都曾在藥鍋裏慢慢熬製,然後在大地布滿奇馨異香。 \n藥鍋不會家家都有,如果村子不大,一個村裏共擁一隻輪流借用。藥罐會在縱橫交錯的小巷串門走戶,誰家的門檻它都邁過,儼然是個砂質的郎中,是一部游動的《村莊藥物志》,砂質版的「村志」啊。 \n鍋可以多,但藥鍋不能多。藥鍋多了就象徵一個村子陰氣重,人丁不旺。在鄉村裏有偷鍋的,有偷銅勺的,偷鐵盆的,但再窮藥鍋是沒人去偷,晦氣。因此經常可以在鄉村看到用完的藥罐孤寂地站在窗台上閑看風景,顯得無所事事,彷彿瞌睡。它其實在等待著下一家窗欞裏的咳嗽聲。 \n藥鍋是鄉村的愁容。藥鍋的面龐就是鄉下人憂鬱的面龐。 \n最後熬完的藥渣不能隨便倒掉,必須要黎明無人時在鄉村十字路口扔掉,讓眾人踩踏,病才能加快速度最後痊癒。這是藥效之外的另一種藥效。單方上不曾交待,秘而不宣。 \n也有吝嗇不倒藥渣的人家,我家斜對門有個三姥娘,家窮,覺得藥渣倒掉可惜,乾脆磨成碎面最後吃下。其實藥熬三遍之時已如熬乾的人生了。 \n送鍋時有一種講究,還人家藥鍋是不許送空鍋的,送空鍋是想把病給別人送去。有象徵的嫌疑。約定成俗,最好空鍋裏放一把棗子,即可破解。這也是連李時珍《本草綱目》裏沒有交代的。 \n母親教我使用砂鍋熬藥的方法,提前先用涼水將藥泡好,從黃昏開始,用文火。藥熬好了,篦出藥湯。晚上喝一次,第二天加溫即可服。早晚兩次。 \n給母親端藥時,用一方包藥的草紙輕輕遮著藥碗,壓根筷子,是怕夜空落下晚秋露水,然後,小心翼翼地從廚房踱到堂屋。 \n三米長的距離,三米長的草藥之香,竟漫長如一生。 \n〉〉器皿空盛草香:馬瓢 \n與牲口有關的器皿叫馬瓢,馬桶。這樣的器皿滿時盛水,空時盛嚼草之聲。 \n舀水的馬瓢分兩種。鐵馬瓢和葫蘆瓢。前者手工,後者天然。葫蘆的一分為二,就叫瓢。夫妻的一分為二又叫離婚。瓢是鄉村的天然器皿。鐵馬瓢則耐磨,主要餵牲口時使用。鐵馬瓢後面有一個彎把,可以掛在缸沿。人們有時外出長途運貨,為途中更好取水,除了帶上飼料布袋子,還要在驢背上掛一副黑面龐的鐵馬瓢,就像將軍出征前必須跨上一把上好的腰刀。 \n鄉村裏罵人,有時會說「你用馬瓢飲水吧」。千萬別以為這是誇自己肚大海量,那是罵你是一匹大牲口。驢樣。 \n姥爺在鄉村告訴我,夏天收工,剛打出的井水絕對不能讓馬飲,那樣能傷著馬胃。得遲緩一下,再用馬瓢盛舀,水面撒上秫秸段。有一年晚夏,一個饉年逃荒的女人路過我們村那間馬廄,又渴又餓,飼養員叫銀根,被稱為一棍打不出個響屁,他剛剛打滿一缸井水,那女人就拿起一把馬瓢急急要飲,銀根連忙往馬瓢裏撒一把喂馬的麩皮。 \n那女人只好閉住氣慢慢喝。銀根是怕「炸胃」。 \n後來知道是河對岸逃荒的一個寡婦,要投奔一家遠門親戚。銀根看到有機可乘,就從中自我撮合。女人從一把鐵馬瓢混濁的倒影裏看到這男人心眼好,踏實。乾脆就留下過日子了。 \n村裏人都說:是一把馬瓢舀來個媳婦。 \n多年後,我該喊舅的這位當年老光棍暮年垂垂,談起來昔日那一把鐵馬瓢的傳奇,還草香猶存。女人後來說是「反革命分子」,上吊死了。鄉村每一方器皿都盛著不同的故事,輕重不一。我就推測那天情景裏一定有這樣的經典景頭,在鄉村發黃的舊事裏重播: \n「叮口光」一聲,一把鐵馬瓢扔進水缸。乾草亂了。馬廄歸於平靜。馬嚼草料的聲音又響。 \n〉〉在冬夜:流動的錫器 \n五斤好錫就可打一方熥壺。就是說,五斤錫可以讓一個人在北中原度過鄉村全部的冬夜。 \n在鄉村器皿中,熥壺是鄉村的暖具,擁有一副熥壺就是擁有溫暖。但熥壺並不十分重要,可有可無,不像鐵鍋那樣必須家家擁有。熥壺是根據家境而言,家境不好冬夜只燒一塊土坯亦可取暖。我記得童年,睡前姥爺怕我冷,就將被子疊個筒狀,點燃豆秸烤一下,就趁機鑽到裏面。美夢才是一方最好的鄉村器皿,映著一泊溫暖的童年。 \n錫是鄉村最柔韌的金屬,我牙咬過,落下牙痕。它和陶器不一樣,無論如何失手摔打,熥壺也不會碎落,錫是可以犯錯誤的金屬。我想,錫屬於金屬裏的太極,以柔化剛。我小時候與錫的距離最近,那時牙膏皮都是錫的,我在村鎮裏撿拾牙膏皮。錫的沸點低,在銅勺裏將牙膏皮熔化,再倒成錫錠,最後等待那一個異鄉的「點錫匠」 到來。 \n這是「一個人的冶錫工程」。等待裏它讓我知道,錫錠還可以在鄉村的石板上寫字,像鉛筆。那些溫暖的文字一個個都是在寒冷的小學散步啊。 \n我盼望的異鄉錫匠終於來了,錫匠一年光顧一次。老頭子今年帶著一少年,是父子倆。在十字街口,我看到錫匠的貨台子上擺滿錫片,松香。那錫少年在一邊呼嗒呼嗒拉風箱。老錫匠在打造錫酒壺,錫茶壺,錫熥壺。老錫匠把化錫的松香燃得滋滋作響。香氣高過白髮梢。 \n在北中原鄉村口語系裏,「熥壺」還是一個曖昧隱喻,是女性、陰性象徵。老錫匠一邊幹活一邊聊天,別人說,你打了一輩子「熥壺」,咋也沒給自己「打一把?」這是比喻。老錫匠嘿嘿笑過,埋頭嘆息,說「他娘才去世五年」。於是點錫。松香彌漫,爐火映照少年臉龐。 \n幾年過去,再不見點錫匠來我們村。村外傳來消息: \n少年錫匠早已長成一個後生,每晚夜間睡覺老是給他爹要「熥壺」,說腳冷。爹就打了一把,兒子還要熥壺,爹恍然,不是腳冷,而是心冷,該給兒子娶媳婦了。得找親戚借錢去。 \n鄉村點錫匠忙活一輩子也沒給兒子娶來一房媳婦。後來,那後生喝錫死了。溶化的錫恍惚是暗夜月光。老錫匠也看著慘澹的錫。 \n〉〉形而下的器皿:夜壺 \n還有一種鄉村不可缺少的器皿。是夜壺。 \n夜壺身世曖昧,從生活角度而言,它與油瓶一樣重要。在鄉村牆頭上,總會站有一排面龐蒼老的夜壺,平常日子裏默默無聞,一旦有了風聲,夜壺也會迎風而立,在風中呼呼作響,是鄉村一道不可言說的風景。 \n夜壺不能歌頌,只可述說。因為夜壺的大眾名字就是尿壺。 \n鄉村夜壺從質地上分陶,瓷,銅,塑膠,一般用前兩種多。我在博物院看過一個「夜壺收藏展」,從漢到清。千奇百狀,可謂百壺競放,百壺爭鳴。竟還有素潔的白玉壺,典雅的青花瓷。我還在資料上知道洪秀全用的竟是金夜壺,一種權威象徵,一定沉重且不輕便,這真有點為難了秀全。這些壺與我離得都很遠,我只說鄉村陶質夜壺。 \n我們村裏的老黑爺與夜壺有緣。他讀書多,當年在傅作義手下當兵。老黑奶是潰退時從北平青樓裏領來的媳婦,兩口一吵架媳婦就說他是一把「夜壺」。夜壺在北中原鄉村是專門罵男人的,相當於現在台港罵的「馬子」。 \n我記得他有兩則與夜壺有關的話題。 \n老黑愛喝酒,喝窮了,就喝那種用紅薯乾做的劣酒,他經常對著酒瓶喝,品一口就急急藏在床下,有人知道後盜走喝完,再兌水放下。後來他怕別人再偷喝,就自作聰明地把酒裝到一把剛買的新夜壺裏。這樣平穩一段時間。有人知道秘密,後來給老黑爺的夜壺裏真酒喝完,又尿一泡。老黑後來覺得蹊蹺,領悟道:夜壺終是夜壺,夜壺再新,也不能盛酒。 \n在「刮共產風」的大煉鋼鐵時代,村裏鍋盆鏟勺都被工作隊收繳,老黑餓得半死,找到一把糧食就在家偷偷煮飯,鍋被收走,他急中生智,他就支起一把夜壺煮,儘管刷得乾乾淨淨,後來想起那米飯思想裏還有股異味。饑荒時代,尊嚴不在,生存第一。 \n鄉村的冬天屋裏屋外一樣寒冷,夜間能擁有一把夜壺,就是在被子裏安置的一方暖爐。 \n我少年時惡作劇,曾以夜壺為道具,有過在壺底鑽孔或在裏裝蛤蟆的「夜壺軼事」。 \n我一向喜歡把無聊的事也扯到學問上,聽一個收藏家說,夜壺最早發明者是受漢高祖劉邦「以儒生之冠當溺器」啟發而成。我不同意夜壺這一起源說,我認為,夜壺早於皇帝,夜壺成名一定比皇帝要早,先有夜壺,後才有皇帝,皇帝絕對排名夜壺之後。夜壺最大特點是造得再好,上面也不能落款,只能甘當無名氏,這和造茶壺名家天壤之別。夜壺淺淺,淹沒幾多大師。 \n有一次,我在城裏一家文物收藏店,看到大堂的紅木博古架上放一把銅夜壺。我笑。 \n店主急忙說:「那可是明代的虎子,真品。」他告訴我,夜壺古稱「虎子」。 \n我說,這雅稱我知道。我是笑「虎子」兩邊掛的的那幅對聯,那我不知道。聯是好聯,是伊秉綬寫的──「從來多古意,可以賦新詩」。 \n(散文組決審會議紀錄後天刊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