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補鞋的搜尋結果,共10

  • 運動大廠股價飆 衣鞋雙雄拚補漲

     全球運動品牌3天王Nike、LuLulemon、Under Armour(UA),近期股價表現剽悍,法人指出,品牌大廠展現好氣色「衣鞋雙雄」儒鴻(1476)、豐泰(9910)受惠想像空間最大,股價可望補漲。 \n 法人指出,運動品牌較不擔心被課以高關稅,可望逃過中美貿易戰犧牲品;此外,運動品牌廠過去幾年經歷去化庫存窘境,體質逐漸恢復,3大品牌廠近期股價表現,瑜珈衣專業品牌LuLulemon最近突破100美元(約新台幣2,950元)大關,3月底以來大漲約3成;全球運動服飾龍頭Nike今年來股價漲1成,刷新分割後新高。 \n 最令市場感到振奮的是,過往曾颳起旋風的UA,前幾年歷經擴張過度、財務表現失利等陰霾後,股價去年底遭砍殺至10美元,但短短半年時間回升8成,顯示市場對UA的營運利空,已從過去式角度看待。 \n UA是儒鴻前幾大客戶,摩根士丹利證券非科技產業分析師程世維認為,儒鴻4月營收明顯高於市場預期,連續好表現也有助於化解市場對儒鴻的疑慮。大摩並強調,儒鴻是台股服飾OEM廠今年投資首選,維持「優於大盤」評等,推測未來12個月合理股價435元。 \n 匯豐證券日前甫調高對Nike投資評等至「買進」;匯豐點名相關供應鏈中,豐泰是最先受惠的製鞋大廠,給予153元推測合理股價。

  • 恢復全新樣貌!吳尉揚以替修舊鞋和包包為榮

    恢復全新樣貌!吳尉揚以替修舊鞋和包包為榮

    行行都會出狀元,半百男子吳尉揚,跟隨父親修鞋和整理舊包包20多年,承習了父親的好技術,讓破舊的鞋子和包包恢復全新的模樣,並打出好口碑;他表示,自己過去也沒想到,整理舊鞋和包包,竟會變成他的職業。 \n \n 吳尉揚的店「Mandy」,位在台南市永康區砲校附近,店面小小,但每天都有不少人拿著心愛的名牌舊鞋和包包,來請他整理,有的客人要求要把高跟鞋的鞋跟改短,有的要求要替鞋子、包包重新上色,或是擴大改小、更換鞋底,都難不倒吳尉揚。 \n \n 吳尉揚說,雖然修鞋和整理包包,在30年前非常盛行,但在那個年代,父親那一輩的,主要是整理普通的皮鞋和皮包,現在主要以名牌居多,很多人都是念情,才會找上門,現在他修理的不只是皮鞋,也有人要修理運動鞋休閒鞋的。 \n \n 吳尉揚雖然不是老一輩的鞋師父,但從小就看著父親修鞋補鞋,不只有傳統的修鞋功夫,還透過各種新型的機具,讓舊鞋舊包包恢復如新,可說是一家相當專業的修鞋店,甚至可以讓老舊名牌包包亮麗如新。 \n  \n 吳尉揚表示,開修鞋店純然是自己的興趣,只要看到進入店的老舊鞋子和包包,經過自己維修染整一番,由醜變得美,心情就很愉快,尤其鞋子和包包的主人看到面目一新的鞋和包包那種驚喜面容,真的讓自己成就感十足。

  • 趙德胤《冰毒》送鞋補亡父遺憾

    趙德胤《冰毒》送鞋補亡父遺憾

     趙德胤在他執導的電影《冰毒》中安插各種暗示,更在劇中藏了一段對亡父的追緬。片中,吳可熙打給在台打工的哥哥,哥哥說:「我已經買雙皮鞋給爺爺。」爺爺當時已經去世。這段故事出自趙德胤的經驗,開拍該片前父親已過世,他把這段動人插曲放入片中,用以追念亡父。 \n 趙的父親出身緬甸貧苦鄉間,很想擁有皮鞋,當時在國外工作的姊姊替父親買皮鞋,想不到尺寸不對,當時缺錢的趙也沒能力買,父親到去世前還是沒拿到合腳的皮鞋。趙德胤說如有機會,非常希望跟天上父親分享自己在電影上的成就,並親手送上精心挑選的皮鞋,說聲:「父親節快樂。」 \n 《冰毒》男主角王興洪也回憶,父親力挺他拍戲,他父親為電影免費出借煉油廠,甚至扮老闆與兒子對戲,平時不吸菸的他,更演出吸菸戲,不但瘋狂NG,哮喘病還發作,讓王嚇出一身冷汗。吳可熙說,嚴肅的父親為了親近女兒,不惜放下尊嚴學吳孟達搞笑。《冰毒》原在光點獨家放映,現決定加開場次。

  • 替弱勢修鞋  他10年補上萬雙

    替弱勢修鞋 他10年補上萬雙

    八德市年度模範父親林傳順樂當弱勢修鞋匠,除了免費替弱勢學童、清寒家庭及出家人修補,秉性善良的他還提供住家作為關懷據點。「我只是做我該做的!」林傳順說。 \n \n今年64歲的林傳順10年前退休,在他手上替弱勢家庭縫補過的鞋子至少超過上萬雙。有次1位罹患腦性麻痺的婦人,拿著鞋尖磨損的舊鞋請他修復,讓林傳順至今印象深刻。

  • 護馬攔鞋網 全台部署149面

    護馬攔鞋網 全台部署149面

     馬英九總統遭民眾丟鞋抗議不斷,「威鞋」如影隨形,警方特別準備了「攔鞋網」攔截。台聯立委黃文玲發現,全國各縣市政府警局自10月以來,以業務費名義添購了149面補鞋網,花費達48萬元。黃文玲批評,馬總統引發民怨不該由全民埋單,「馬總統應自費購買!」 \n 9遭丟鞋 上維基百科 \n 抗議馬總統事件層出不窮,上任至今已遭9度丟鞋抗議,甚至被列入英文維基百科。經統計,去馬總統遭丟鞋事件發生地以台北市最多,高達5次,且多在總統府附近抗議。此外,新北市、雲林縣、嘉義縣、基隆市等地各有1次丟鞋抗議事件。維基百科特別註明,所有丟鞋抗議事件從未「成功」,並未擲到馬總統。 \n 黃文玲指出,近1個月來,全國縣市政府警察局以業務費名目,花費48萬2890元添購149面攔鞋網。其中,台北市警察局是「買網大戶」,總共添購40面最多,花費12.8萬元;其次是高雄市19面,花費7.8萬多元;新竹市購買18面居第3,共花4萬多元。 \n 立委︰應向馬「請款」 \n 由於防護網價格、規格各有不同,因此並列第5的南投縣和屏東縣雖同樣添購10面,但南投縣一面4180元,屏東縣一面1600元,花費金額各為4萬1800元和1萬6000元。全台各縣市中,僅台東縣、澎湖縣、連江縣、金門縣沒有添購防護網。 \n 黃文玲批評,攔鞋網非警用設備,僅專為馬總統而準備,但引發民怨的是馬總統,未來這些裝備也派不上用場,卻要全民買單,這筆錢應向馬總統「請款」。 \n 國安局退休特勤人員則表示,馬總統任期還有兩年多,若丟鞋模仿效應不退,遲早會被砸到。但特勤中心負責元首的內衛近身安全,不可能撐個攔鞋網,所以防護被鞋扔到的勤務,自然落到外衛的警方身上。

  • 妻瞞精障閃婚 癡夫守護18年

     重慶綦江補鞋匠古香長與當地一名女子相識兩個月後閃婚,一年後發現妻子患有精神疾病,原來對方一直隱瞞病情。古香長不離不棄,18年來悉心照顧病妻,每天補鞋、掃街、拾荒掙錢給妻治病,直至今年9月妻子病逝。 \n 女兒6個月大時患病去世 \n 《重慶商報》報導,古香長今年48歲,病逝不久的妻子胡菲比他小7歲。1994年,古香長從老家來到重慶松藻煤礦擺攤補鞋,一名熱心老太太將朋友時年23歲的女兒胡菲介紹給他。「她長得很漂亮,見面那天我就偷偷喜歡上了她,」古香長動情地翻出了一本有些泛黃的結婚證,照片上的胡菲十分美麗。 \n 沒料到,婚後將近一年,某日中午妻子突然抓住他的頭髮,打他、踢他。聞訊趕來的岳母哭著向他道出實情:女兒14歲患病,精神開始不正常;16歲病情加重,靠藥物治療才勉強控制。 \n 古香長傷心不已,親朋好友勸他離婚,還有親人諮詢律師,稱如果婚前一方隱瞞病史,婚後另一方完全可以訴離。當時女兒剛出生不久,痛苦的古香長經過幾天長考,決定對妻女不離不棄。不幸的是,女兒6個月大時患病去世,此後他和妻子再未要過小孩。 \n 「我平時補鞋,每月收入有600多元(人民幣,下同)」古香長說,每月掃地、拾荒掙的1000多元,幾乎都用在妻子的治療費。2009年,古香長總算湊足一筆錢,送妻子到綦江區一家醫院進一步治療,綦江縣殘聯並發給胡菲「二級精神殘疾」證明。 \n 夜半淚濕枕巾憶愛妻 \n 古香長此前花200多元買了一部舊電腦,某日妻子正好坐在他旁邊,他趁機用電腦攝像頭與妻子合照,並將這張照片放在電腦桌面。 \n 今年9月8日上午,一起生活了18年的妻子因病離開人世。每當想念妻子時,他便呆坐電腦前,看著螢幕上與妻子的合照。「她離開後,我一直睡不好覺,」古香長說,有時半夜夢到妻子,醒來後淚濕枕巾,便會翻身起床,打開電腦癡癡地看著妻子的照片,回憶當初照顧她的點點滴滴。

  • 馬髮量變稀疏 鞋補5、6次

     馬英九總統專屬理髮師楊秀里證實,總統的頭髮現在的確「稀疏」了。已經幫馬英九理髮廿多年的她表示,當了總統後的馬英九髮量真的已比較稀疏,白髮也變得較多,理髮時他都還把握時間看公文,偶爾會累到打瞌睡;可見總統這位子真的不好坐。 \n 馬吳競選總部昨天公佈最新競選影片「重新認識馬英九─理髮、修鞋篇」,片中找來馬英九的修鞋師與理髮師現身說法,他們認為,馬英九是一個「惜情」愛物的人。 \n 位於馬英九老家附近的理髮廳,是他多年來「改頭換面」的地方。理髮師楊秀里說,馬英九要求的髮型永遠是傳統的西裝頭。她說,馬英九市長任內時來剪頭髮,她會幫忙拔掉白頭髮;不過,現在當了總統,「頭頂髮量更稀疏,現在白頭髮比較多,已拔不完了」。 \n 不過,楊秀里還是強調,以這個年紀髮量還不錯;她說,這麼多年來,馬英九不會因為當了市長或總統就改變態度,他每次來理髮都很客氣,沒有架子,若是進來理髮時前面有客人在,他也會坐下來等候,就跟一般人一樣。她說,有時吹頭髮時,馬英九頭愈來愈低,把他(頭)拉上來,一下子他又打瞌睡,頭又低下去了,「總統太累了」,所以有時在刮臉時,會讓馬英九瞇一下,多睡一下。 \n 補鞋的趙師傅在影片中說,馬英九每雙鞋一補就是五、六次,有一次還在鞋裡留紙條「右腳後跟脫落,請修理。左鞋亦請一併檢查」。他說,聽補衣的人講,馬英九連泳褲都拿來補,可見總統的勤儉與惜情,他認為這個人較不會亂來。

  • 獨居聾啞翁忍病痛 樂做鞋不喊苦

     六十二歲「阿海伯」李木海(上圖,樓雅琳提供)天生聾啞,終生孤家寡人,隨著年邁而全身病痛,卻熱愛做鞋子、修補鞋子,收入微薄仍堅持自食其力,嘉義市博愛仁愛之家輔導他經營「默默鞋院」,一個約賺五千元,幾乎入不敷出,但他樂天知命,勤奮工作不喊苦。 \n 阿海伯沒家人,目不識丁,也不太會手語溝通,一輩子活在安靜無聲的世界裡,與生俱來巧手,年輕時當製鞋學徒,成為終生受用的謀生技藝,原本在台南火車站修補鞋子,後來到工廠當師傅。 \n 阿海伯六年前搬家到台南玉井修鞋做老人工為生,但健康屢次亮紅燈,今年一月間經志工及社會善心人士轉介安置到嘉義市博愛仁愛之家。社工員周湘瑤說,阿海伯的心臟功能急速退化,僅剩卅%的功能,脊椎受傷斷裂三根,高血壓、糖尿病、腎結石等高危險疾病都有,因沒錢就醫,病情越來越嚴重,但他喜歡做鞋子,也堅持修鞋賺錢替自己醫病。 \n 仁愛之家協助阿海伯在文財殿附近租店經營「默默鞋院」,做鞋、補鞋、雨傘、皮件都有,阿海伯十分開心,每天上午八時到下午四時上班,是他最快樂時光,一個月僅收入約五千元,繳付房租二千元後,所剩不多。 \n 阿海伯天天上工等客人,攝影師樓雅琳主動義務替他拍照片、社工員幫忙製作海報、廣告看板,大家齊心合力就是想替他多拉點生意,多賺點錢趕緊醫病。

  • 福匠4人組 中年轉業再衝鋒

    福匠4人組 中年轉業再衝鋒

     陳一以、劉明臣、江榮利與張家駿四位中年男子,因生病、受傷人生變調,在轉換跑道後,從頭開始學習修鞋技藝,上個月學成出師,經台中市勞工局及南屯扶輪社協助,聯手創業,成為中工三路福安市場「福匠修鞋坊」的老闆。 \n 他們四個人背後都有一段心酸史!曾經是水電工程承包商的陳一以,一次草率頸椎手術,造成一生要與輪椅為伍。大貨車司機劉明臣罹患口腔癌,多次「挖東肉、補西肉」手術,臉頰扭曲變型,過著「變臉的人生」。 \n 五十五歲的姜榮利,曾是兩家資源回收場老闆,喜歡喝一杯,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全上身,一身是病、生意也垮了。先天小兒麻痺的張家駿是工作狂,過勞體力透支,常靠吃藥打針維持體力。長時間用藥讓腎臟嚴重受損,免疫系統也完全被破壞,嚴重時,只要一個小感冒,都可能讓他到鬼門關轉一圈。 \n 「這一切都過去了!」講話口齒不清的劉明臣說,失業多年了,因為參加「修鞋技能訓練班」,有一技之長人生總算重燃希望。坐著輪椅忙著釘釘補補的陳一以說,有一技之長,還有自已的修鞋鋪,人生有了努力方向,總算否極泰來了。 \n 修鞋坊開張以來,生意平平!勞工局長賴淑惠獲悉,主動當他們的「代言人」,呼籲年節快到了,不想添新鞋的人,不妨將舊鞋送到「福匠」維修。

  • 醫鞋達人林水和 助鞋主重拾記憶

    醫鞋達人林水和 助鞋主重拾記憶

    你喜歡以何種方式留下歲月足跡?鞋子是不錯的媒介。國內唯二擁有甲級製鞋證照的醫鞋達人林水和,製修鞋子無數,NIKE在台第一雙鞋打鉤標誌,便出自他手,為不少鞋主人修補了遺落多年的記憶與情感,自己也濡染了鞋主拾掇回憶的美好心情。 \n國小畢業就當學徒的林水和,雖不到知天命之年,但年資已有卅多年,尚未自行創業前,遊走國內知名大廠,純熟精湛的手藝,位居領導與顧問要津。民國七十幾年間,證照制度興起,他便通過甲級製鞋認證,是國內目前唯二之一。 \n即便沒念什麼書,林水和卻憑著經驗摸索出艱深的人體工學,連高跟涼鞋,都能精準算出合適的立足點,讓人穿了舒服。曾經修過廿多年前自己做過的鞋子,令他驚喜不已。 \n而最讓他感動、愉悅的,莫過於當一雙承載著美麗過往的鞋修好時,和鞋主人一同感受甜美回憶的好心情。 \n一位媽媽拿著一雙小鞋,央求了七、八位鞋匠修補都被拒絕,最後找到林水和。「我兒子已經廿五歲,這是他人生第一雙鞋,他還未出生,我們在英國幫他買回來的,千萬拜託幫他修!」林水和眼眶溼潤地接過鞋,允諾一定會修好。 \n當那位媽媽看到修好的鞋時,熱淚盈眶激動地拉著他的手「師傅,真的很感激你」,林水和感受母愛的偉大。 \n一位教授送來一雙補了再補、被許多鞋匠拒絕的老鞋,他說這是廿多年出國留學時,阿公買給他的,如今阿公已經不在,睹鞋思人,懇請林水和無論如何幫他修。 \n一雙鞋一個故事,深情地每每讓林水和難以回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