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裨海紀遊的搜尋結果,共02

  • 三少四壯集-功夫在旅行之外

     「遊記是中國文化地理的一個重要構成部份,和考古掘存有特殊關係。」陳正祥如此說。  1994年元月,陳正祥在南美調查考察,回家收到農業史專家游修齡《稻作史論集》。28日回信:「翻開大著,對你的照片覺得面熟……,我祖籍海寧,卻出生在樂清,小學讀杭高附小,但杭高無初中部,我回去讀溫州高中,初中畢業回杭州,考入杭高,從此算是半個杭州人。」  陳正祥和游修齡是初中同學,初中一年級的時候,學校組織雁蕩山旅遊,住宿在靈岩寺。回校以後,陳正祥寫了一篇〈遊雁蕩山〉,指出雁蕩山的風景,流水挖出來,張貼學校壁報欄。剛巧被來校參觀的地質學家丁文江看到,引起丁文江驚奇,贈給只有十一歲的他《徐霞客遊記》,以資鼓勵,一時傳為佳話。  在此之前,祖父帶陳去雁蕩山,成為生平第一次旅遊。行前坐一段船,後半段走山路。全山區最高的玉甑峰,海拔不過450公尺,陳一口氣登上山頂。回家後祖父給他一瓶蜜棗作為獎品,從此成為愛旅行的人。1937年到1979年,四十多年間幾乎都是單獨一個人,除了蘇聯外,到過所有主要國家。他的長程旅行,多數是應邀出席國際會議。這些會議非但年年有,有時候一年好幾次。  陳正祥的四個學生戴大成、黃逸、倪明德、涂正元其中一人,1974年奉派到澳洲作六個月調查,有一次從坎培拉到雪梨,因澳航罷工回不了家,見報章報導陳應邀來澳考察水土保育,趁到雪梨大學聽他演講之便,告訴他意外的困難,陳立刻說:「那我明天帶你走。」從雪梨和坎培拉之間十多個水土保育區,包括澳洲農業部認為成績最好的五個示範區,跟著他走一天。所到之處,每部車上的人,都下來圍攏他,聽他講解,聽者都認真作筆記。有時避開主要幹道,選擇次要公路,甚至未鋪設的砂石路,和根本沒有路的草場,拿起望遠鏡,指點應加改進之處。可見陳的旅行是一種專業考察。這位學生說:「我們在美國也參加過多次野外考察,但總只有聽洋人講的份兒。這次跟老師背後一天,才明白高深知識的可貴,高層學術界的尊嚴。」  陳正祥說:「如果你感覺旅遊有益身心,增長見識,我想你會喜歡閱讀遊記。」又說:「遊記是中國文化地理的一個重要構成部份,和考古掘存有特殊關係。」1957年他開始注釋古遊記,先將古人的旅行路線繪畫出來,然後實地考察、作筆記,最後才注釋。以《裨海紀遊》為例,早在四十年代末期,他剛到台北,因為寫作《台灣地誌》需要參考,便開始作筆記。  1959年5月,陳正祥應國際地理學會和柏林地理學會聯合邀請,赴柏林參加現代地理學之父洪包德逝世一百週年國際大會,會後接受安排轉赴西歐及北歐各國訪問講學,路過阿姆斯特丹,在舊書店發現1723年以前繪製《台灣府古圖》,附在《裨海紀遊》注釋,有如畫龍點睛。  1979年7月,他將《裨海紀遊》等六篇注釋,結集《中國遊記選注第一集》,交給香港商務印書館出版,書前加上:「紀念中國兩位傑出地學先賢徐霞客和丁文江,他們出生在長江河口段南北兩岸,誕辰相距三百年,先後對中國文化作出了大貢獻,令人懷念。」只是他原先計畫出版十集,包括單獨成書《大唐西域記》、《徐霞客遊記》注釋,不知何時出版?

  • 科技vs.古書 衛星影像重現300年前台灣

     以現代衛星科技詮釋,三百年前古書中的台北盆地,不是遼闊平原,而是片汪洋大湖!中央大學與中央研究院合作,利用衛星影像重現三百年前古籍《裨海紀遊》記載福建省府幕僚郁永河跨海渡台,再坐牛車沿著台灣西岸大縱走探採硫礦路線圖,古今對照呈現台灣過去三百多年的滄海桑田。  中央大學和中研院並把這項跨界合作成果,製作成建國百年衛星影像月曆,分送給教育及學術相關單位。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研究中心副教授張中白指出,這本月曆是研製團隊利用法國史巴特五號衛星在二○○九年一整年從太空軌道拍攝下傳的台灣地面影像,剪輯出沒有被雲遮住的部分套疊而成,製作時間長達半年。研製團隊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把《裨海紀遊》在三百年前對台灣各地地理景觀和風土民情的文字描述,從現代衛星影像找出正確位置呈現出來。  張中白表示,《裨海紀遊》是清朝福建省府幕僚郁永河撰寫記錄他在一六九七年奉命到台灣探採硫礦製作火藥,領軍從廈門搭船在台南安平登陸後,從四月七日坐「笨車」(二輪牛車)沿著台灣西岸大縱走,歷經十天終於抵達淡水、北投,在當地開採硫礦九個月期間的所見所聞。研製團隊根據他描述在什麼時間經過那些地方,利用衛星影像重現他在三百多年前的台灣西岸大縱走冒險歷程。  張中白指出,學術界對於透過《裨海紀遊》詮釋台灣三百多年的歷史文化,仍有諸多不同見解,這次透過衛星影像古今對照,讓許多問題找到更有科學根據的註解。例如郁永河從安平登陸後,為什麼捨近求遠、繞路北上?原來是三百多年前古台南因倒風內海形成潟湖,台南「佳里興」(現在的佳里)到「鐵線橋溪」之間多是不易通行的沼澤與溼地,地形阻隔讓郁永河不得不坐牛車繞道而行。  張中白表示,《裨海紀遊》記載,郁永河當年到達台北盆地時,看到的不是今日的遼闊平原,而是片汪洋大湖。同行的張大向他解釋,「台北大湖」原本並不存在,而是一六九四年發生大地震後形成的堰塞湖。研製團隊在百年衛星影像月曆中,特地根據《裨海紀遊》描述,利用衛星影像重建三百多年前「台北大湖」原貌,更讓人有滄海桑田的唏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