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製腦的搜尋結果,共11

  • EG行情回溫 南亞、東聯業績加分

     產油國減產協商扭轉市場悲觀預期,原油市場回穩區間波動,加上大陸復工持續推展,煤製EG(乙二醇)減產,4月EG迎來反彈行情,而石腦油一體化EG裝置也因乙烯價跌,盈利改善、提振。EG三雄南亞(1303)、東聯(1710)及中纖(1718)營運回溫。  分析師認為,大陸EG負荷維持65%,其中,煤製EG負荷從70%降至45%,聚酯開工率維持80%以上,4月大陸EG庫存仍在增加,惟短期累庫幅度有所放緩,在原油價格向好的基礎上,被低估的EG有望回歸基本面價值。  南亞台美EG年產逾200萬噸,目前全能生產;東聯EG兩岸年產86萬噸;中纖EG年產35萬噸,加上南中石化16萬噸,合計51萬噸。  廠商表示,減產預期下原油價格上行,這是本輪EG反彈的主要原因,從需求端分析,全球原油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需求下降30%,若未來海外疫情有所緩解,則原油需求可能會緩慢回升。減產協議一定程度上對原油價格是利多,但難以促成油市反轉,因此,EG庫存去化、供需條件改善將是後市追蹤關鍵。  在先前終端環節投機性採購後,聚酯工廠產品庫存大幅回落,隨著原油市場釋放減產信息,下游拿貨較多以彌補原料成本,惟全全球疫情仍在發酵,外貿訂單接連取消,預計6月前外需難以提振,而大陸訂單受經濟衝擊也難現去年強勢。  不過,目前大陸煤製企業已嚴重虧損,各裝置開始陸續降負、停工檢修規避風險,基本面有所改善,下游開工率有所提升,下游聚酯開工率84%,近期個別船隻有所順延,EG主港庫存回升力度有限,EG價格有望震盪上行。

  • 宅經濟發燒 神腦:資訊遊戲類商品成長5倍

    新冠肺炎全球拉緊報,口罩、酒精以及乾洗手等人人必備防疫武器,成為時下最夯關鍵字。許多民眾選擇減少出門、待在家的時間跟著變長,意外帶動宅經濟商機,網購平台買氣狂飆,除了民生必備的防疫用品外,神腦全通路2月開始,「資訊遊戲類」商品成長5倍、「清潔家電類」防疫商品成長2倍。 其中又以Panasonic 12L高效型除濕機、Coway加護抗敏型空氣清淨機並列第一,銷量皆成長3倍,其次為遊戲軟體,第三為平板,第四為廚房家電,遊戲主機名列第五。 防疫期間避免染疫上身,民眾在家時間倍增,並積極防護提升免疫力,民眾花錢網購更是毫不手軟,清潔家電類榜上有名的是Panasonic 12L高效型除濕機、Coway加護抗敏型空氣清淨機,在家無聊追劇、玩遊戲,防疫期間的娛樂需求大大提升,神腦全通路的Nintendo Switch遊戲軟體健身環大冒險、Panasonic 4K液晶電視等也以倍數成長。 神腦表示,想要延長家電壽命,定期清潔是一定要做的,才能讓它的效用發揮到最大,建議每月可用吸塵器或軟刷清潔超細濾網上的髒汙,一年定期更換濾網一次,感應器可偵測粉塵,每半年以沾水的棉花棒清潔鏡片,再以乾棉花棒清理一次,維持偵測效能,並使用吸塵器吸除進氣口和排氣口的粉塵,再以軟布擦拭機身外部。 因應疫情,民眾減少外食、在家開伙時間增加,微波爐、烘烤爐、電子鍋也成為疫情期間熱賣廚房家電,神腦針對Panasonic變頻微電腦微波爐、Panasonic日本製微電腦電子鍋、Panasonic蒸氣烘烤爐等家電產品,推出3月31日前購買,單筆實付金額滿1萬元,可抽萬元回饋金。4月30日前購買Panasonic指定商品可抽65吋4K大電視,月月抽一台。活動期間至門市持當月中華電信繳費帳單,小家電折200元。 3月31日之前在全台神腦特約門市新申辦或攜碼指定購機機型,不限資費內容,限量贈送「UMM電解抗菌乾洗手50ml」乙瓶。

  • 陸製歐美版水滸傳 腦洞大開

    陸製歐美版水滸傳 腦洞大開

    網路上常常可以看到白雪公主套上真人臉龐的模樣,或是歐美名人化作古人的樣子。中國大陸一名為青紅造了個白的微博帳號,將好萊塢名流與水滸傳人物結合,畫面毫無違和感,趣意橫生,腦洞大開。

  • 「兩腳一蹬」就代表著死亡?科學家這麼說...

    心跳不再、呼吸停止曾被認定是人們對於肉身死亡的認定的一致標準。隨著近代醫學的發展,原來的死亡認定方法受到挑戰,對死亡的認定標準也變得複雜。腦死亡的概念因何而生,腦死亡立法經過了怎樣的歷程,這一觀念為何在中國和日本等國家推行緩慢? 在人類歷史上,不同的文化、民族大多都會思考什麼是死亡以及它的意義是什麼。儘管對於死亡的認識,靈魂的歸宿,不同的文化會有不同的看法,但人們對肉身死亡的認定標準是一致的:心跳不再、呼吸停止。 然而隨著近代醫學的發展,原來的死亡認定方法受到了挑戰。一方面,組織培養技術的不斷發展,使得心臟等器官在患者已經被認定死亡之後仍然能夠體外培養和存活,並最終發展為今天的器官移植技術。另外,呼吸機的發明使用,幫助患者在全腦功能喪失,自主呼吸停止之後仍能維持一段被動的呼吸和心跳。這些醫學的進步,使死亡的認定變得複雜了起來。 【死是難的:如何鑑定死亡?】 司法領域對死亡時間的認定也有更迫切的需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腎移植、心臟和肝移植逐步取得了成功,此後,不斷增加的器官移植手術呼喚著死亡時間的準確認定。死後越久,移植的成功率越低,而在死亡之前進行移植,則有謀殺之嫌。除了器官移植,在一些具體的司法案件中,對死亡時間的認定也成為左右審判的關鍵。 1947年,美國的一對夫婦駕駛汽車和火車相撞,當場身亡,於是雙方親屬對夫妻的遺產展開了爭奪,後離世的一方的親屬可繼承遺產。初審,法院認定夫妻同時死亡。之後,女方辯護律師找到目擊證人,證明事故發生後,那位男性的身體先被碾壓,判斷已死,而女性的頭和身體脫離,且頸部在噴血。儘管由於程序​​方面的原因,這個案件最終沒有再審,但法院承認,正常情況下,頭已脫落,可認定為死亡,但由頸部噴血可以認定,女方當時還有心跳,還沒有死亡。 那麼,如何科學、準確地認定死亡?隨著醫學的發展,人們逐漸意識到大腦在生命中的核心​​作用。同時,腦電記錄儀的發明和使用,也使醫生能夠檢測患者的大腦功能是否完全喪失,所以腦死亡的概念被提了出來,其中討論最多的是全腦死亡這一概念,即包括大腦、小腦、腦幹在內的所有腦組織不可逆的功能喪失。 由於腦幹調節心跳、呼吸、睡眠以及進食等功能,因此腦幹的死亡將導致自發心跳和呼吸不可逆的終止,這便將全腦死亡和植物人區分了開來。 1968年,由哈佛醫學院領導的委員會制定了一個基於全腦功能喪失的死亡標準。包括喪失所有的感受和反應能力(如進食、排泄、對劇痛的反應等),完全沒有自主呼吸超過1小時,瞳孔反射消失,腦電波平直等。這個標準為後來的很多國家製定死亡標準時所參考。 【美國的腦死亡立法——廣泛共識之上的文​​化演變】 為了呼應醫療和司法實踐中對死亡時間認定的需求,在之前已有的支持腦死亡重要判例的情況下,美國統一法委員會(Uniform Law Commission,ULC)於1978年制定了《腦死亡統一法案》(Uniform Brain Death Act,UBDA)。該法案規定,包括腦幹在內的大腦功能不可逆轉的消失即視為死亡,這是死亡的法律標準,原來的心/肺死亡標準不再使用。考慮到技術手段的不斷進步,法案並未給出明確的診斷標準,而是強調腦死亡診斷必須符合客觀的醫學標準。然而,不再使用心/肺死亡標准在實踐中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因此2年之後,該委員會又制定了《統一死亡判定法案》(Determination of Death Act, UDDA),新的法案在原有的基礎上加入了心/肺死亡,使其和腦死亡並列,二者皆可作為死亡的診斷標準。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後兩個法案的製定過程中,ULC得到了美國醫學會、美國律師協會以及醫學倫理總統委員會的支持和幫助,即UDDA法案在醫學界,法學界以及政府間取得了共識。其中,醫學倫理總統委員會在一份文件中指出,對死亡的定義是個醫學和社會問題,同時也要考慮到法律,哲學以及宗教的規範。 社會層面,從大量的器官移植手術可以反映出整個社會對於腦死亡概念以及與之相關的器官移植規則的認同。在宗教層面,由於天主教認為死亡是靈魂離開肉身,心臟不再跳動不過是個外在標誌,且聖經出現前的早期猶太教材料也不認為肉身死亡就意味著完全的死亡,因此,無論是天主教、猶太教還是新教,對於腦死亡這一概念的接受都沒有太大的障礙。同時,為了保障少部分有特殊信仰的公民的權利,一些州也有專門的立法。例如新澤西州的死亡判定法案規定,當腦死亡這一概念違背了患者的宗教信仰時,則採用心/肺死亡判定作為唯一的標準。 至此,美國的腦死亡概念得到了醫學界,法學界、政府、社會和宗教界的普遍接收和認同,美國所有的州也都以立法,判例等形式支持了《統一死亡判定法案》。 【腦死亡在日本的境遇】 雖然腦死亡概念在美國廣為接受,也得到了世界上超過90個國家和地區的支持,如芬蘭、德國、印度、韓國、中國香港等。但並非在所有的國家皆是如此,日本便是一例。1968年,日本的第一例心臟移植在北海道進行,醫生對一名溺水青年進行心臟移植,然而,此舉因為當事醫生對溺水青年的腦死亡認定存在爭議,且受體也在幾個月之後去世,當事醫生被政府控告為雙重謀殺,並最終獲刑6個月。 此後多年,日本的腦死亡認定止步不前,儘管日本醫學學會在1988年全票通過腦死亡標準,但卻遭到了日本精神疾病醫生協會以及病人權利委員會的質疑。 1992年,日本腦死亡和器官移植政府特別顧問小組起草了一份承認腦死亡的器官移植法案,但仍遭到了多個公民團體以及日本律師協會的反對。 1997年,日本終於通過了一份修訂的器官移植法案,承認了腦死亡,但這個法案其實是對社會上爭論的一個折中,例如對器官移植,必須同時獲得死者的書面同意以及家人的允許,例如對器官移植,必須同時獲得死者的書面同意以及家人的允許。因此如果一名日本醫生宣布患者需要做大器官移植,就幾乎等於宣判死刑,因為器官來源非常有限。 考慮到日本在技術、醫療、經濟上的現代化,普及這種觀念的困難之處可能更多的是文化的原因。日本文化認為死亡的發生是個過程,而非在一個具體的時間點,在這個過程中,尊重患者的身體在日本文化里具有很重要的位置。日本的例子說明,死生事大,人們對於一個新概念的接受並非理所當然,其中的複雜性值得深思;另一方面,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也能看到人們對腦死亡接受度的提高。 伴隨著科技的發展,很多原有的觀念都會被顛覆,死亡的認定便是一例。透過美國和日本的例子可以發現,這些新的觀念和原有的文化如何融合,不同的專業領域能否達成一致,政府、社會能否取得共識,都將決定新的觀念被接受的程度和速度。

  • 腦麻女孩製餅 贈謝家扶

    腦麻女孩製餅 贈謝家扶

     雲林縣水林鄉腦麻女孩李宜紋不向命運低頭 ,製作手工餅乾自行創業,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李宜紋的母親為感謝雲林家扶6年來的扶助,要宜紋製作餅乾表達感謝之意,6日宜紋將餅乾送給家扶「這是充滿感恩的母親節禮物」。  31歲的李宜紋從小罹患腦性麻痺,行動無法像一般人靈活,但她不向命運低頭,在雲林家扶協助下學習麵包烘焙,最後回到水林家鄉開設 「水林恩典手工餅乾坊」,透過網路行銷大受歡迎,實現幫媽媽分擔家計的夢想。  李宜紋表示,媽媽為了照顧奶奶、爸爸、弟弟與她,吃了很多苦,爸爸4年前去世,媽媽更是扛起家計重擔。為了感謝雲林家扶的幫助,媽媽特別要她製作餅乾送給社工老師們,餅乾包含著認養人的「愛心」,社工老師的「鼓勵與支持」,更有媽媽滿滿的「感謝」。  李宜紋媽媽吳美女說,謝謝雲林家扶與認養人幫助,以及社工老師的支持與鼓勵,讓她走過風雨飄搖的艱辛日子,現在她奉養年近90歲的婆婆,還好兒子穩定工作,宜紋也習得手工餅乾專長,是要孩子回饋的時候了。  雲林家扶資深社工王耀慶指出,宜紋高職資訊科畢業後,前往台北烘焙庇護工場與高雄創意蛋糕製作工坊學習,後來在水林教會及各方善心人士協助下募集烤箱、揉麵機等設備,努力創業成功,激勵許多人,感恩回饋的心意更是令人感動。

  • 巧手製餅乾 腦麻兒突破障礙感恩飄香

    憑著一雙巧手,不因腦麻而放棄,自立青年李宜紋製作的手工餅乾,藏有認養人愛心、家扶中心鼓勵、社會各界支持與媽媽感謝的秘方,瀰漫濃得化不開的感恩香味。 雲林家扶中心提報將於今年6月接受全國扶幼大會自立楷模表揚、腦性麻痺及多重語言障礙的李宜紋,突破重重障礙,靠著一雙巧手及努力不懈,拚出一片天,樹立自立青年典範。 從高職資訊科畢業後,李宜紋經朋友介紹,到台北的烘焙庇護工場及高雄的創意蛋糕製作工坊學習,這時發現,她的巧手令人驚嘆,製作的手工餅乾,有著不一樣的風味。 李宜紋說,後來經雲林縣水林教會牧師、牧師娘與教友協助,募集烤箱、揉麵機等設備,創立「恩典手工餅乾坊」,採取網路行銷,吸引許多粉絲,靠自己的雙手維生,照顧年邁奶奶及身體欠安的媽媽。 李宜紋並不以此滿足,已經擁有烘焙丙級證照,現在要前進乙級,雲林縣勞工教育發展協會理事長張麗娟說,將免費提供設備及師資,指導她爭取中式麵食乙級證照,預計需要1年半時間,會給予全力支持。 李宜紋今天在勞教協會教室展現手藝,現場烘烤餅乾,分享家扶中心人員與前來關心的各界,她不斷感謝認養人的愛心、家扶中心的鼓勵、恩典手工餅乾坊及勞教協會的支持。 李宜紋還賣關子說,她製作的手工餅乾,有愛心、鼓勵、支持,加上媽媽感謝的秘方,口感風味特殊;她也希望將自身的經驗,分享給其他身障朋友-「不要放棄,勇敢迎向陽光」。1050406

  • 替母親感謝家扶中心 腦麻女孩製餅相贈

    替母親感謝家扶中心 腦麻女孩製餅相贈

    水林鄉腦麻女孩李宜紋不向命運低頭 ,製作手工餅乾自行創業,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李宜紋的母親為感謝雲林家扶6年來的扶助,要宜紋製作餅乾表達感謝之意,6日宜紋將餅乾送給家扶「這是充滿感恩的母親節禮物」。  31歲的李宜紋從小罹患腦性麻痺,行動無法像一般人靈活,但她不向命運低頭,在雲林家扶協助下學習麵包烘焙,最後回到水林家鄉開設 「水林恩典手工餅乾坊」,透過網路行銷大受歡迎,實現幫媽媽分擔家計的夢想。  李宜紋表示,媽媽為了照顧奶奶、爸爸、弟弟與她,吃了很多苦,爸爸4年前去世,媽媽更是扛起家計重擔。為了感謝雲林家扶的幫助,媽媽特別要她製作餅乾送給社工老師們,餅乾包含著認養人的「愛心」,社工老師的「鼓勵與支持」,更有媽媽滿滿的「感謝」。  李宜紋媽媽吳美女說,謝謝雲林家扶與認養人的幫助,以及社工老師的支持與鼓勵,讓她走過風雨飄搖的艱辛日子,現在她奉養年近90歲的婆婆,還好兒子穩定工作,宜紋也習得手工餅乾專長,是要孩子回饋的時候了。

  • 健康人生-心腦血管病患者 進補食材須注意

     合理營養是高血壓、心腦血管病患者保健的一項重要內容,高血壓、心腦血管病患者要保持膳食營養均衡,五穀雜糧都要攝入。但是,高血壓、心腦血管病患者的進補與普通人不同,普通人的進補主要是「缺啥補啥」,而患者的進補就要注意所患疾病對機體的影響,要考慮進補是否與治療衝突,患者對進補的接受能力等因素,以此進行合理的食補和藥補。  食補:對有畏寒怕冷、氣短乏力等症狀的氣虛陽虛的心腦血管病患者,可選擇一些有甘溫補益之功食物食用,比如羊肉、雞肉、桂圓以及大豆製品,而有性情急躁、手足心熱、食少、便乾、水腫等症狀的陰虛內熱的心腦血管病患者,可適當選擇一些有補虛、除熱、和臟腑、利水道之功的鴨肉、鵝肉、百合、山藥、糯米及綠豆製品。  桂圓含人體所必需的蛋白質和葡萄糖,易於人體吸收利用,糯米可健脾養胃,從而達到補氣養血的目的。在寒冷時節喝一碗用桂圓與糯米熬製的桂圓粥是很有益處的。  藥補:防治心腦血管疾病應在醫生指導下合理選擇藥物。有益氣、溫補、活血之功的中藥,如人蔘、丹參、當歸等對體虛、食慾不振、精神疲乏等症狀的心腦血管病人來說較為適宜。有明顯氣血不足的心血管病患者,可進補阿膠;有怕冷、腰痠等陽虛表現的患者,可配入黑芝麻、核桃仁等;平時脾胃虛弱者,可加入陳皮、山藥煎液以防傷胃。  以上諸品,或可燉雞、燉鴨,或可熬湯,患者可根據自身情況請醫生進行具體指導。但也有一些老年人,內有蘊熱,表現為心煩急躁、舌紅、舌苔黃膩,則不適合藥補,盲補則會發生上火的表現。  心腦血管病患者平日應注意保持淡泊寧靜、樂觀自信的情緒。多參加有益的各種活動,可以減少緊張、焦慮、抑鬱情緒。老年人如果患上感冒、咳嗽、頭疼、心慌等自認為不礙大事的小病,還是應及時去醫院就診,在醫生的指導下進行治療,以防患於未然。

  • 時光膠囊-7成出自台灣 日治時產量世界第一

     遠在十七世紀初葉,鄭芝龍與日本交易時,台灣樟腦就是項目之一,而這也是文獻上台灣首次樟腦交易紀錄。台灣通史《貨殖列傳》中敘述「淡水南莊人黃南球,光緒十年(一八八四年)募鄉勇平大嵙崁(大溪)番,功賞五品藍翎,墾南坪大湖獅潭,啟田樹藝、伐木熬腦。」台灣遍產樟樹,製腦方法則傳自福建漳泉一帶,漳州是中國製腦業之一大中心,漳州小灶法製腦術,也隨先民渡海入台,而奠立台灣製腦事業的基礎。  清朝期間,台灣樟腦由政府獨占,以樟樹為建造戰船所需的材料為名義,嚴禁私人煎腦,包括霧峰林家在內,也因為取得樟腦特許發跡。清朝末年西方勢力入侵中國,外商不滿樟腦專賣制度,遂有英艦一八六八年襲擊安平港事件,劉銘傳擔任台灣巡撫後,再度把樟腦收歸官營。樟腦與茶、糖同列為當時台灣出口三大宗,日本治台後,台灣樟腦仍然占世界第一產量,享譽國際,年生產占世界總產量的七成,其中又以苗栗產量最大。  台灣光復後,樟腦生產業仍隸屬菸酒公賣局。但樟腦業已逐漸走下坡,政府於一九六七年裁撤樟腦局開放民營,至此樟腦開始自由買賣,但也因不敵化工廠生產樟腦走向沒落。

  • 腦丁辛酸多 擔心出草怕蚊蟲

     在山區製腦維生的人,稱為「腦丁」,他們山間逐「樟林」而居,除了必須面對艱困的山林環境,更要擔心與原住民間的流血衝突,冒著被「出草」的危險,賺取微薄的薪資。台博館「探索樟腦王國」特展中,將台灣資深樟腦業者口述「腦丁」生活的三則小故事繪成短篇漫畫展出。  十八世紀台灣的中北部平原大規模開發,樟腦業興起。十九世紀之後,產腦地由平原轉至山區,「腦寮」經常分布在漢「番」交界的內山地帶,侵犯到原住民生活領域,經常發生摩擦和衝突。原住民採出草與之對抗,漢人則設隘寮、隘丁守望。  林一宏指出,在樟腦專賣的時代,「腦丁」必須得獲得官方許可才能擔任。日治時期官方發給「腦丁」檜木製成的名牌。每回入山工作,「腦丁」得打包棉被、枕頭、草蓆和衣物,採購米、魚脯、蛋等簡單食材,帶著工具上山,住在竹木搭建的「腦寮」。「工作艱苦、薪資微薄,還得面對惡劣氣候、蚊蟲疾病,但因為收入比平地農民略勝一籌,還是有人嘗試。」  展覽現場展示的漫畫《腦寮小故事》描繪「腦丁」的生活。其中的〈一筒腦砂娶老婆〉,描述日治時期因樟腦是專賣品,民間不易取得。「腦丁」阿財為了早日迎娶愛人,不惜在裝鹹魚的菜管中裝滿腦砂,偷帶下山變賣。此外,「腦丁」身上總有樟腦味,無法做壞事,「人們很快就能從他們身上的樟腦味,找到那個人」。

  • 字遊台灣-腦──樟樹的歷史旅程

    由於日本當局一直對外擴張,必需積極攫取物資而為後盾,於是台灣總督府在將製腦產業歸類為國防產業之時,也擬定了相關優惠措施,以鼓勵樟腦之產製,其一、男性製腦從業人員免服兵役,目的是維持腦丁人數的穩定。其二、製腦從業人員生活物資充分供應,目的是為吸引更多人加入製腦行列……。 禁地.禁地 在八八水災中受到重創的甲仙鄉小林村,有個小聚落叫做「禁地」,一直引人遐想引人好奇。 到底?這是個男人不准進入的「美人窩」? 還是女人不宜跨越雷池的「賊頭窟」? 抑或是閒雜人等不准擅闖的軍事要地呢? 在民國四十八年間,其後被官方雅化為「錦地」的禁地,只有三戶退伍軍人居住──這與美人窩的遐想大有落差;而三戶岳姓等退伍軍人雖出身軍旅,但都講理,所以與賊頭窟扯不上邊;至於軍事要地,耆老都說:此地一直未曾有軍方單位進駐。那麼這處禁地,到底所禁為何?地名,又是起自何時? 民國九十六年,在進行甲仙褒忠義民亭的起源與發展過程之調查時,發現來自台中東勢的客籍「腦丁」賴阿立,在日治昭和三(1928)年,是轉寄留於甲仙庄東阿里關內埔角四番戶──這樣的資訊,讓我眼睛為之一亮,因為甲仙庄,即今甲仙鄉;東阿里關,包含甲仙埔、四社寮、薑黃埔、阿里關與小林等五個庄,屬今甲仙鄉之東安、西安、和安、關山與小林等五個村範圍;埔角,即今小林村的五里埔。那麼,內埔角又何所指呢?清朝時期,一直設關守隘的阿里關庄,是平埔族大武壠社群來到南仔仙溪流域居住的最北極限了,到了日治明治三十七(1904)年,日本警方才強制遷移七戶阿里關庄的平埔住民與後堀仔溪山區的平埔族散居戶,來到今小林河谷東方的埔地集居,而成立了小林庄,因此南仔仙溪流域的發展,可說是呈由南而北的態勢。所以內埔角,指的是埔角之南,依地緣關係,正是「禁地」無誤。 那麼,腦丁與禁地又有什麼樣的關係呢? 腦丁,有男也有女? 砍伐樟樹熬製樟腦的從業人員叫做「腦丁」,熬製樟腦的過程稱為「格腦」,格腦的處所叫「腦寮」,格腦的設備叫「腦灶」,格出的產品叫「腦油」──這些,都是製腦產業的相關詞語。而「丁」字,從來都是指述男性,但到了日治時期卻有了微妙的變化,如《台灣樟腦專賣志》143-144頁所載之「明治三十八(1905)年蕃薯寮廳的腦灶與腦丁數」──地點:計13處;腦灶:171灶;腦丁:男227人,女52人──在是項記載裡,女性竟也涵蓋在腦丁之列,真是有趣!為了確認是否真有女性腦丁存在,近期趁客家調查之便仔細查證,果然找到了實例,這位女性腦丁名叫羅謝氏五妹,與任職「製腦業腦長」的先生羅丁山,原在旗山郡蕃地河表湖(屬今高雄縣那瑪夏鄉)從事製腦工作,是於昭和十五(1940)與十六(1941)年,分別出來甲仙庄寄留居住。 會出現女性腦丁,應是日夜熬製樟腦──即蒸餾樟腦之生火、添柴、顧火與添水等等灶腳工作,極須耐心,由女性來擔當最為適合;且女性,亦善於飲食的料理,對於從事砍鋸、搬運與刨削樟樹,還有準備柴火等粗重工作的男性腦丁,最能體貼照顧。 腦丁執業牌照 由於台灣總督府是把製腦產業歸類為國防產業,為減少產製與擔送過程發生疏失,所以製腦地區皆設有關卡管制,須持有蓋上「台灣總督府專賣局印」九個大字的「腦丁執業牌照」薄木片(高、寬、厚=9cm×7cm×0.9cm),才能進入製腦地從事相關業務,於是,甲仙庄內埔角這處昭和年間的第二階段回鍋製腦重地,對砍伐樟樹熬製樟腦的從業人員以外的人士來說,確是個閒雜人等不得擅闖的國防產業要地了,於是「禁地」之地名便出現啦! 都是樟腦惹的禍 明鄭時代甚至更早的荷治時期,台灣即有樟腦外銷的記錄,因為除了中、西醫藥,樟腦更運用於香料、薰香、防蟲、防腐等等民生用途,市場有其一定的需求。到了西元1868年,為了樟腦的利益,英艦曾來襲安平港,史家還以「樟腦戰爭」來稱呼這一事件。又到西元1869年,美國人John Wesley Hyatt以精製樟腦與硝酸纖維素為配方──亦即將樟腦油硝化,成功產製出合成樹脂賽璐珞(Celluloid),可用來製作鈕釦、梳子、乒乓球、唱片、人偶、人造絲、染料、塗料、安全玻璃等等日常生活用品,讓樟腦的應用更上一層樓。1880年代,以賽璐珞製成的「膠質乾版」──亦即照片之軟片,由於攜帶方便,更被廣泛運用於攝影術,接著又運用於電影工業,其後由於電影工業蓬勃發展,樟腦,乃成了極為重要的經濟物資;西元1887年,諾貝爾(1833-1896)以賽璐珞為重要配方,讓無煙火藥有了穩定的質性;隔年,更正式用來製造砲彈與彈藥,由於殺傷力驚人,所以不但改變了戰爭的型態,更讓樟腦成了極為重要的戰略物資。 由於日本當局一直對外擴張,必需積極攫取物資而為後盾,於是台灣總督府在將製腦產業歸類為國防產業之時,也擬定了相關優惠措施,以鼓勵樟腦之產製,其一、男性製腦從業人員免服兵役,目的是維持腦丁人數的穩定。其二、製腦從業人員生活物資充分供應,目的是為吸引更多人加入製腦行列──是項措施,據耆老指述,在征戰不休而物資逐漸困頓的昭和後期,更是明顯。 原始森林的消失 那麼,台灣總督府是如何來積極攫取台灣的樟腦資源呢?樟樹幹在砍伐之後,是以「錛仔」來刨削,接著即進入日夜不停的蒸餾工序,所需柴火,除了應用蒸餾後的樟木片,更需砍伐其他樹木才夠用,所以腦寮周遭的樹木便難逃厄運了!《漢文台灣日日新報》於1905年8月24日更有如下報導: 「嘉義製腦組合,自明治三十七年開辦以來,事屬創始,阿里山方面,有陳海舊製腦地一所,設立腦灶二百粒,日出腦四、五斤不等,連腦油計算,每月每灶可得利貳拾餘圓。該處地段遼闊,樟木甚多,預算製造料足敷三十年之用;然所以出腦不多者,實因樟木被森林所蔽,不見天日,以致腦質較劣;近來腦丁設法將雜木伐除殆盡,俾樟木得受日月精華,將來出腦日旺一日,勢必所然也。」 上項報導談的雖是阿里山的樟樹與製腦景況,然對於全台灣茂密的原始森林來說,狀況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為了提昇腦質,將樟樹以外的樹木伐除殆盡,倒成了必要之惡。更由於樟樹在生態分布上,向來純林較少而散生較多,所以在進行製腦作業的時候,一併伐除其他樹木便顯得理直而氣壯。 於是,在日治時期的五十年間,台灣的原始森林,乃有了空前絕後的大浩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