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複數選區的搜尋結果,共16

  • 跨4行政區 第四選區經營不易

    跨4行政區 第四選區經營不易

     高雄立委第四選區包括鳥松、仁武、林園、大寮,除了選區狹長,也各具人文特色。但巿議員選舉分成2個選區,立委選舉卻又是同一選區,對民進黨而言,因執政已久,初選過「頭過身就過」,對國民黨來說是長期艱困選區。  地方人士指出,高雄立委第四選區不像鳳山是單一行政區,也不像大旗美或者左楠、旗鼓鹽等,因為地緣相近而成共同生活圈。林園、大寮在南,鳥松、仁武在北,不僅選區狹長,而且各自發展成不同人文型態、經營不易。  從政治現實面來說,國民黨在立委單一選區兩票制從2008年開始起,從未在這個選區有人當選。上一次有這選區的藍軍立委,已經是吳光訓在2004年仍是複數選區時當選。換言之,十餘年來都沒有辦法攻克這個艱困選區。  相較於陳啟昱2008年在高雄縣4席區域立委中,為民進黨保住這1席後,接棒的林岱樺從補選開始也已經3連霸。在綠色多年執政下,高雄的區域立委,幾乎都是「頭過身就過」,贏得黨內初選,真正大選,可以說是「躺著選」。  也由於這劣勢,國民黨一來因為當地議題多又廣泛,很難面面俱到,二來民進黨有執政優勢,即使林岱樺一直被當成「鳳山人」,但經營基層也是四平八穩。新人若非有心長期投入,恐怕只有淪為炮灰,選一任就陣亡。  相較之下,民進黨不缺人選,反而是頭角崢嶸,只要過得了初選,選上立委可說十拿九穩,也難怪大選就算藍綠對決,所出的力道比起初選時同室操戈的「殺到見骨」程度,也只是小巫見大巫,說贏在起跑點一點也不為過。

  • 民進黨稱國民黨報復式罷免 施正鋒:鬼扯

    民進黨稱國民黨報復式罷免 施正鋒:鬼扯

    民進黨把國民黨的罷免議員、立委稱為「不具正當性的報復式罷免」;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今表示,「你罷免是自衛,人家罷免是報復,鬼扯什麼」。 施正鋒今在臉書指出,以前,有人主張廢掉副總統,理由是西歐民主國家沒有副總統。殊不知,除了法國採雙首長制,其他國家是內閣制,國家元首不是君王、就是虛位的總統,沒有必要設置副總統。 他說,現在,有人反對罷免制度,理由還是西歐民主國家沒有罷免制。問題是,除了法國、及英國是單一選區,其他國家是比例代表制,無從罷免,除非學瑞士、德國邦議會的集體罷免。 他說,至於罷免市議員所需票數比立委還高,是因為法律簡陋,只要求罷免票數超過選民的四分之一,前者是複數選區、後者單一選區,門檻應該不同。這是摩托車與汽車的差別,而非轎車與卡車、甚至於坦克車之別。 他認為,如果真的有心,應該整體考量是否將中央及地方民代的選制調為一致。話又說回來,接下來的萊豬立委罷免都是單一選區,沒有什麼好談三道四的了。你罷免是自衛,人家罷免是報復,鬼扯什麼。 他表示,赤腳醫生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已經夠糟了,乩童下符頭痛醫腳、腳痛醫頭是夭壽骨。專家假內行騙真外行的老百姓,小心露餡;政客媚俗拿香跟拜,可不要拜到鬼。

  • 王浩宇罷免票有玄機 他預言:黃捷&挺萊豬立委都慘了

    王浩宇罷免票有玄機 他預言:黃捷&挺萊豬立委都慘了

    桃園議員王浩宇被中壢選民罷免過關,令藍營士氣大振!接下來大家都在看,高雄市議員黃捷的罷免案是否會成功?精神科醫師沈政男認為,罷免黃捷九成九會成功,而罷免挺萊豬立委的機率又如何?他很篤定地說,百分百會成功。 沈政男今晚在臉書上發文分析,中壢市此次罷免王浩宇的票數約89,000票,相當於2020總統與立委選舉國民黨得票數的0.869,而該次投票率為0.75,且罷免門檻為0.25,於是令x為罷免門檻,那麼x*0.869*0.75=0.25,因此x=0.383。假設接下來的罷免投票率,跟此次相當,那麼可算出黃捷的可能結果。黃捷所屬的鳳山區,2020國民黨得票率為0.3827,離罷免門檻只有一點點。 至於挺萊豬立委,沈政男指出,最容易罷免是陳柏惟,因為國民黨於該選區(台中第二選區),在2020的得票率超過0.48。罷免吳思瑤也會過關,因為國民黨於該選區(台北市第一選區),在2020的得票率是0.4。當然,罷免蘇巧慧也會成功,因為國民黨在該選區(新北第五選區)的得票率是0.418。 沈政男強調,此乃用這次王浩宇的罷免投票結果去推估,如果情況改變,當然結果也可能不同。但,罷免熱度,隨著反萊豬運動的推展,接下來會上升還是下降?大家應該有答案。 沈政男指出,王浩宇被罷免以後,有人說什麼「複數選區選出的議員(票數一萬多),竟用單數選區方式罷免(票數8萬多),沒有顧慮到原本制度是保障少數選民」,試問,不然你認為應該用什麼算法來罷免?難道先前有投票選他的人才能投罷免票嗎?王浩宇是少數選民選出來沒錯,問題是制度上要你當少數人的議員嗎?還是要你當全中壢區的議員?當然罷免必須採取單數選區方式。 罷免為何變得容易?沈政男點出,這事情的根本錯誤其實在於,罷免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制度,因為既然任期訂了四年,就是一種自動解約,現在你又訂了罷免,等於雙重解約機制。如果你要有一年解約的機制,那就把任期訂為一年就好了。 沈政男最後說,看一年能看出什麼?一年生,兩年熟,三年看真正表現,四年再來做最後判定,這是很簡單的人之常情,怎麼會做了一、兩年,就要來罷免?現在,罷免歪風已經被煽起,就看接下來有多少好戲可看了。

  • 星執政黨勝選 得票率僅保6成

    星執政黨勝選 得票率僅保6成

     新加坡10日國會大選結果出爐,人民行動黨如預料蟬聯執政,共贏得83席,囊括國會議席近9成。然而,這次行動黨總得票率為61.24%,比上屆大選少了近9個百分點。副總理兼財長王瑞杰率隊在東海岸集選區參戰,也僅以53.41%的得票率險勝。總體來看,第4代領導團隊(4G Leaders)在接班前的關鍵大選中首度領軍,表現平平。  此次行動黨全國得票率低於2015年大選的69.9%,只比2011年的60.1%的最低水平,高約1個百分點。李顯龍總理11日承認,結果並不理想,但仍顯示獲得選民的明確負託,行動黨會虛心接受,他並保證將與4G領導團隊傾盡全力,帶領新加坡走出疫情危機。  李顯龍率領的行動黨競選團隊,在宏茂橋集選區(複數議席,贏者通吃)以71.91%得票勝出。王瑞杰被視為李的接班人,他這次臨時「空降」到東海岸集選區,雖然率隊擊退工人黨,卻僅拿到53.41%的得票率,低於行動黨全國得票率,稱不上獲得「強有力的委託」。行動黨上屆大選在東海岸得票60.7%,2011年則是54.8%。  行動黨4G領導團隊此次首度領軍,總體表現一般。尤其是,由總理公署部長黃志明率領的團隊在新增的盛港集選區出師不利,黯然敗選,仕途原本備受看好的黃志明意外落馬,與國會議席失之交臂,恐打亂李顯龍的接班計畫。  另外,行動黨在西海岸集選區派出「雙部長」對抗前進黨,雖然守土成功,也僅拿到51.69%得票率。  李顯龍表示,黃志明失利對政府團隊和4G領導班子來說,都是重大損失。不過他強調,決心把運作良好的新加坡移交下一個領導團隊。而針對10日投票時間臨時延長2小時到晚間10時,引發反對黨群起炮轟,李顯龍則說投票日的安排可以做得更好,政府將全面展開檢討。  新加坡《聯合早報》11日報導說,受訪政治觀察家認為,儘管這不太可能拖慢4G領導團隊接班的腳步,但經過此次戰火洗禮,4G領導團隊須反思國家的發展模式,重新贏得選民的信任。

  • 星大選拖延2小時 反對黨炮轟

    星大選拖延2小時 反對黨炮轟

     新加坡10日在新冠疫情下舉行國會大選,此次選舉具世代交替意義,一黨獨大長達50年的人民行動黨(行動黨)持續勝選料無懸念,因此焦點放在副總理兼財長王瑞杰空降風險選區能否獲得大勝,鞏固他做為李顯龍總理接班人的地位。然而,當天投票卻因增加防疫措施,拖累了選民投票速度,新加坡選舉局因此宣布延長2小時至晚間10時結束投票,結果引發反對黨群起炮轟,民主黨主席淡馬亞質疑延長投票時間的合法性。  當局保證公平公開  這次大選原訂投票時間上午8時至晚間8時,但因增加防疫措施,少數投票所直到傍晚仍出現人龍,新加坡選舉局表達歉意,並宣布延長2小時至晚間10時結束投票,這也是星國史上首次延長投票時間。民主黨等多個反對黨對此表達抗議,炮轟投票時間突然延長2小時為異常情況,造成混亂,與為履行居家通知或身體不適者而設的特殊投票時段重疊,也導致監票員無法繼續待在一些投票所,影響結果可信度。  在惹蘭勿剎集選區參選的人民之聲祕書長林鼎說:「我們保留挑戰這個決定及後果的權利。」新加坡選舉局則澄清投計票程序未更改,各政黨及候選人仍可行使權利,確保這是一場公平、公開的選舉。選舉局並表示,截至晚間8時,有256萬5000名選民(即96%的註冊選民)完成投票。  本屆大選,多個集選區(複數議席,贏者通吃)戰況備受關注。王瑞杰離開服務9年的淡濱尼集選區,轉戰上屆選舉行動黨勝出但得票率最低的東海岸集選區,對戰反對黨工人黨團隊,被視為王接班之前的硬仗考驗,此役勝負與雙方得票率成大選焦點。  王瑞杰得票率成焦點  反對陣營方面,唯一擁有國會議席的工人黨,同樣面臨世代交替,有「潮州怒漢」之稱的老將劉程強這次不參選,由43歲黨魁畢丹星親自領軍,誓要保住劉擔任議員9年的阿裕尼集選區。工人黨目標是攻下21席。  另一看點在西海岸集選區,曾是行動黨國會議員的陳清木去年成立前進黨,並決定重返其舊日議席所在的西海岸集選區出戰,而與兄長李顯龍熱翻的李顯揚上月宣布加入,雖未參選,令外界關注相關選情。

  • 決戰集選區 4G領導接班試金石

    決戰集選區 4G領導接班試金石

     新加坡本屆國會大選,由李顯龍總理一手提拔的副總理兼財長王瑞杰,首度率領第4代領導團隊(4G Leaders)挑大樑,被形容為「世代交替」之戰。在多個集選區(複數議席,贏者通吃),執政黨人民行動黨(行動黨)派了好幾位4G部長獨自率隊,就是要讓他們憑自己的實力,來爭取人民強有力的委託。  4G領導團隊由10名部長、5名高級政務部長和國會議長共16名中生代高官組成,包括王瑞杰、陳振聲、徐芳達、傅海燕、許寶琨、王乙康、英蘭妮、楊莉明及黃循財等。王瑞杰為其靈魂人物,但貿工部長陳振聲和教育部長王乙康與他同級,也有成為第4代總理的潛力,他們這次選舉表現或會影響李顯龍的接班計畫。  59歲的王瑞杰上兩屆大選都在淡濱尼集選區競選,該集選區對他已是「固若金湯」,但此次他轉戰前三屆大選都面對工人黨強攻的東海岸集選區領軍迎戰,頗有「斬將立威」之意。這回王乙康也獨自帶領三巴旺集選區。陳振聲則與總理公署部長兼財政部及教育部第二部長英蘭妮「雙部長」搭配,堅守丹戎巴葛集選區。  從李光耀到吳作棟再到李顯龍總理,新加坡已歷經了三代領導人,近幾年王瑞杰、陳振聲等4G領導團隊則逐漸接班。68歲的李顯龍曾表示會在70歲前,即2022年或以前交棒,因此本次大選乃標誌著星國正式邁入4G團隊全面接班的階段。  王瑞杰有多年公職經驗,包括曾任內閣資政李光耀(故總理)私人祕書,又有處理金融方面的經驗,這是他接班的優勢,李光耀就曾形容王是「最聰明的公僕之一」。不過,行動黨4G領導團隊以技術官僚居多,或有陷入同溫層的「群體迷思」(groupthink)之虞,假若思維過於一致,欠缺多角度思考,可能導致決策錯誤,這將會是隱憂。

  • 洪孟楷宣布選立委 若出線將對上「淡水蔡依林」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洪孟楷1日宣布,將投入2020年新北市第一選區立委選舉,對上現任的民進黨立委呂孫綾,有機會出現兩名政二代七年級生的對決,不過前任該選區的國民黨立委吳育昇有意爭取回鍋,也對於洪孟楷喊出「世代交替」一詞表達不滿,所以洪孟楷若想對上呂孫綾,仍必須先通過協調或黨內初選,先贏得國民黨中央的提名。 洪孟楷於1日上午在臉書上發布文章和影片,宣布他將投入參選第10屆新北市第一選區(淡水、林口、泰山、八里、三芝、石門)的立法委員選舉。他說過去馬政府八年執政,他與國民黨並未有過多接觸,然在2016年國民黨在野後,當眾人選擇遠離,他卻毅然決然擔任黨職,並且為黨辯護,捍衛,可以說國民黨越弱時、更加不離不棄,因為他相信,民主政治需要良好的監督制衡,才能夠給民眾更好的生活。 洪孟楷說在政論節目上,自己只論理、不硬拗,因為相信「真理越辯越明」,但過去國民黨有不對的地方,他也絕不護短;在地方服務上,他更不分黨派、不分顏色,只要是對地方好的事物,他勇於付出,樂於奉獻。這是他永遠的承諾! 洪孟楷表是這次九合一選舉中看到了「討厭民進黨」的勝利,但不見得是每個人都對於國民黨放心,因此,如果接下來的選舉,國民黨還是沒有任何改變,用一樣的面孔來面對選民,這樣怎麼能夠回應民眾對於政黨的期待呢?所以他決定要站出來,代表世代傳承、世代交替,更是新時代的開始。 洪孟楷說自己是1983年次,今年36歲,過去十年有完整的中央、地方政府歷練,他曾是台北縣政府蔡家福副縣長秘書,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局長(黃敏惠市長任內),也是行政院江宜樺院長辦公室專門委員,所以他有中央地方的結合,也有信心能夠為公眾爭取權利,創造地方人人發大財。 另外洪孟楷表示,看到中央執政的弊病不斷,現在的執政黨無心想人民,只在意如何打擊政敵,對付國民黨;勞基法亂修、年金改革違反信賴原則、前瞻計畫是撒錢自肥、兩岸關係冷凍,我們熱愛的台灣,我們的國家中華民國,還有多少個四年可以揮霍浪費呢?他感謝過去所有政治前輩的貢獻,因為有過去的付出,才有現在的基礎;不過世代交替和和經驗傳承是現在的共同共識,希望大家給年輕人機會,讓年輕人勇於承擔。他也承諾要用年輕的熱忱,打一場正向陽光選戰;要用過去十年累積的專業,監督揭弊、爭取預算!不做負面攻擊、跳脫政黨鬥爭,呼籲大家支持他。 但新北市一選區的前任國民黨立委吳育昇對洪孟楷的用語頗為感冒,他說樂見洪孟楷表態競爭,但洪孟楷參選打出世代交替,他認為不妥。他表示韓國瑜、侯友宜都可以在2018年選舉大勝,而且如果年紀比洪孟楷大就要世代交替,費鴻泰、賴士葆、曾銘宗等立委是否也該被交替?立委工作需要有成熟的問政技巧,而非只考量年紀。他在新北一選區連任三屆,對地方最了解。 洪孟楷是前國民黨立委郭素春之子。郭素春曾於1998年,在複數選區制度下,當選台北縣第三選區立委,選區範圍包括了今日的新北市第一選區的六個區之外,再加上三重、蘆洲、新莊、五股、金山、萬里。2008年改成單一選區制後,新北市第一選區一直是國民黨的優勢選區,即使2014年國民黨大逆風,朱立倫在本區的得票仍高於游錫堃,直到2016年總統和立委選舉,國民黨才首度在此選區敗北,蔡英文總統得票過半,吳育昇也輸給地方望族前議員呂子昌之女呂孫綾。

  • 林濁水可憐議員忙趕場  網民一句話狠打臉

    林濁水可憐議員忙趕場 網民一句話狠打臉

    台北市今年底市議員選舉,隨著藍、綠各黨參選人紛紛出爐,參選人積極游走選區拉票。日前某里里民旅遊活動,來了7位現任議員,3位新人參選人來送行。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在臉書貼文表示,可憐議員趕場露臉拉票,但出遊3部車扣掉小孩剩幾票?強調小選區選制比複數選區的好處。但網友立即回應「市議員層級,多跑基層不好嗎?」打臉林濁水只可憐議員,忘掉服務基層的重要性。 林濁水在臉書貼出北市李建昌與里民旅遊活動遊覽車合影照文,開頭就說,「可憐的李建昌和他同事。」指「這里3部車出遊,選議員的送車來7位現任,3位新人!3車扣掉小孩剩幾票?」 林濁水表示,「議員來的太多,誰來沒人記得,沒有來卻會被廣為傳播,人家來你不來?太危險,所以全額到齊。」 林濁水隨後指出「複數選區比小選區大十倍」,需要「更花時間跑基層。」對有人指「小選區才不得不花更多時間跑基層?」林濁水調侃「聽聽就好。」 對林濁水強調「可憐的李建昌和他同事」,網民留言「市議員層級,多跑基層不好嗎?」議員是由人民選出、於議會等各種立法機關代表人民行使政治權利的公職人員。不多與基層民眾接觸,豈能了解基層民眾需求?議員去參與一下里民旅遊活動,露臉認識基層民眾竟引起林濁水對議員憐憫,難怪,立招反彈。

  • 複數選區解決票票不等值?中選會:總席次不變很難

    立委選區重劃引發討論,民進黨立委張宏陸今天質詢中選會主委陳英鈐,若改成中選區複數選區制,是否能改善票票不等值問題?陳英鈐表示,必須看具體制度設計,因為各國比例代表制差異很大,但他也坦言,如果總席次還是113席,也難以解決問題。 張宏陸詢問,現行單一選區制,要解決票票不等值的問題,有沒有可能?陳英鈐說,他一直認為很難,「要說不可能也對」,因為有些選區只有1萬多人,有些選區有50幾萬人。張宏陸追問,如果用中選區複數選區制,會不會相對容易解決問題?陳英鈐說,中選區制有另外的問題,因為容易讓候選人走極端,只要少數人支持就可當選,而且容易有買票、黑金的問題。 張宏陸又問,單一選區和複數選區,哪個有可能解決票票不等值問題?陳英鈐回應,「如果還是113席,其實也很難。」要看具體制度怎麼精算、每個選區要選多少人,沒辦法抽象回答哪種制度比較好。陳英鈐也說,單一選區只有73席,其中10個縣市只有1席,剩下10幾個縣市是2席以上,但大部分也只有2、3席,若要劃分中選區,也會遇到問題。 張宏陸不滿陳英鈐的回答,批評陳英鈐對問題閃閃躲躲,質疑中選會從未想要解決選制問題。張宏陸說,如果當中選會主委沒有擔當,只是來繞口令,「不是只有反對黨的立委會罵你,連我們執政黨的立委都覺得你沒有負責任。」

  • 立委選區重劃研議 中選會:牽涉價值判斷問題

    甫上任的中選會主委陳英鈐今(4日)首赴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業務報告及備詢,南部藍綠立委關心下屆選區重新劃分問題。陳英鈐坦言,目前中選會「真的沒有腹案」,選區劃分方式各有優劣,現在是在要多分一點席次給人口外流縣市或直轄市的價值判斷,非單純數學問題。 高雄市民進黨立委趙天麟今詢問,中選會研究至今,距離提出選區劃分版本越來越接近,目前有何腹案?陳英鈐說,「我真的沒有腹案」,每個劃分方法各有優劣,若以第四屆計算方式為主,是對直轄市比較有利,若以第七屆為主,則對較小縣市比較有利。 陳英鈐強調,要多分一點(席次)給比較小的縣市或多分一點(席次)給直轄市,這是重要的價值判斷,不是單純的數學問題,因為兩個數學公式都有可能。 若依第7屆(單一選區制)計算方式試算,台南市及新竹縣各增加1席,高雄市及屏東縣各減少1席,其餘直轄市、縣市名額不變;若依第4屆(複數選區)計算方式試算,桃園市、台中市及台南市各增加1席,南投縣、嘉義縣及屏東縣各減少1席,其餘直轄市、縣(市)名額不變。 陳英鈐說,現在中選會就可能方案需要具體討論,包含為何要提出以第四屆、第七屆或其他分配公式劃分。但他強調,比較各國分配方法,若問他哪種分配方法最好,他覺得要先問一個問題:「誰來決定?」要偏重哪種價值。 國民黨立委黃昭順則建議陳拜訪立法前院長王金平及現任院長蘇嘉全。她舉例,前次選區更改協調時,當時王金平就出來協調,因為這牽涉現實問題。以高雄來講,從合併到現在人口數共270萬人,基本上30萬人產生一席立委是合情合理,但是因為這些改變,高雄可能少一席,屏東相對少一席,這種事情(各方)一定會斤斤計較。 高雄市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則提醒,陳不要「憂讒畏譏」,應待各縣市立委名額分配公式明確入法後,中選會再做選區劃分。 依據《選罷法》,中選會每10年得必要應檢討一次選區劃分,目前依時程中選會19日將召開委員會議討論以今年11月底人口數字為計算基準的選區劃分問題,若確定要重新劃分,明年1月至3月再由各縣市選委會開公聽會,5月31日前將區域立委選區變更案送立院審查;若最終有疑義,則啟動行政院、立法院院際協調。

  • 2018大選 黃國昌:時代力量絕不會缺席

    時代力量執行黨主席黃國昌今天表示,2018大選中,首長考慮會比較多,現在考慮還太早,但議員部分100%確定會有相當規模投入,讓對公共事務有興趣有熱情的人投入地方選舉。 黃國昌下午出席「挑戰時代力量盃」辯論賽頒獎活動後表示,希望這些參與時代力量辯論賽的朋友,如果認同時代力量的理念,「我們的大門永遠的是敞開的」,未來盼他們能加入時代力量的團隊,跟時代力量一起努力。 黃國昌說,現在正積極號召對公共事務有興趣有熱情的朋友加入時代力量,並在全國各地設置新的據點、舉辦各式各樣活動,目標是2018年讓對公共事務有興趣有熱情的人投入地方選舉,會主要花費心力在縣市議員。 黃國昌表示,2018大選時代力量「絕不會缺席」,但因首長考慮會比較多,現在還太早;議員部分「100%確定會有相當規模投入」;有不有名不是時代力量徵選人選的考慮重點,重點是為信念價值負責、不隨波逐流,不會換了位子就換腦袋。 他也說,時代力量一定會在六都佈局,其他像新竹、花東,乃至於下星期將開幕的雲林辦公室,彰化、苗栗等其他各地也都會提名,議員部分時代力量一定會大規模參與。 媒體詢問,要如何與民主進步黨協調?黃國昌說,議員是複數選區,比較沒有協調問題,單一選區要考慮比較多。複數選區的話,各選區把時代力量理念說清楚、爭取支持,是下階段重要工作。1051106

  • 觀念平台-社會關係認同 打敗政黨認同

     台中市立委補選結果揭曉,民進黨候選人陳世凱雖從黨內提名時民調就領先國民黨顏寬恒,也在補選中於選區多數鄉鎮領先,卻因在顏寬恒的故鄉沙鹿大敗而最終飲恨。這個結果讓不少人訝異,許多民進黨支持者更不能接受而呼籲提出選舉無效之訴。但若回歸選民投票行為理論加以分析,此次選舉結果並不令人意外。  歐美政治學者的研究普遍認為,選舉制度會對選民投票行為產生重大影響;只要是人物投票制的選制(即投票時選的是候選人而非政黨),選民投票時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是對候選人的認同。若進一步分析,候選人認同又分兩類,一是對候選人形象的認同,所謂的候選人形象包括候選人的個人條件(家庭背景、學經歷、外貌)與政績政見,選民通常是透過各種媒體宣傳管道來獲得相關資訊;另一是對候選人的社會關係認同,即選民因與候選人有密切的社會關係而產生的認同。一般而言,社會關係認同的作用強於形象認同,而選區的地理規模愈小、人口數愈少時,社會關係認同的影響力就愈大。  我國的區域立委選制,無論是過去的複數選區單記不可讓渡制,或現今的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制,都是屬於人物投票制,因而對候選人的社會關係認同,其實是多數選民在投票時的首要考量因素。正因如此,多數欲參選立委者都會投注相當多的資源與時間在選區經營上,現任立委也普遍設立選區服務處以維繫、強化選民的社會關係認同。  學界的調查也發現,選民對候選人的認同支持程度與候選人親身與選民進行面對面接觸的程度,呈正相關。此外,社會關係認同取向的選民投票的意願,通常高於其他投票取向的選民。而由於華人文化重視血緣傳承,選民對政治人物的社會關係認同,常能高比例地轉移到該政治人物的直系親屬上。  此次台中市立委補選,雙方採取的戰略戰術差異甚大。民進黨陳世凱將選戰定位於政黨對決,全黨知名政治人物大多參與輔選,各種宣傳不遺餘力,不僅訴求「罷馬第一戰」,也對顏寬恒之父顏清標加以批判,顯然是認為選民投票時會以政黨認同與候選人形象認同為主要考量依據。這些作為並非全然無效,這是陳世凱得以在多數鄉鎮領先,並最終得到民進黨在此選區前所未有的高票的原因。  不過,沙鹿顏家在沙鹿與相鄰的龍井經營數十年,或許社會一般輿論對顏家的評價負面多於正面,但沙鹿龍井地區的民眾卻頗有受惠於顏家者,而顏家在沙鹿的地方組織經營也相當嚴密。在補選的投票率不高下,訴求社會關係認同的顏寬恒,由於其支持者投票意願較高,遂能在其家鄉沙鹿大勝而最終當選。顏寬恒的當選,顯示對選民投票行為的正確認知以及因而採取有效的戰略戰術,是選戰成敗的重要關鍵,這應該是所有評論分析此次選舉者應深思的。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博士生,勤益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 時論-台灣政壇重組首部曲

     民國八十年國會全面改選之後,台灣政黨間分合的戲碼,猶如戰國七雄的合縱連橫,才出現所謂的「大和解咖啡」。過去,立委選舉採取複數選制,候選人只要能獲得百分之十選票,幾乎穩獲一席立委。因此第六屆立委以前,立法院小黨林立,號稱有五大黨團。  惟從第七屆立委選舉開始,改採單一選區,勝者須有五十加一的民意支持,小黨難以在夾縫中生存。第七屆立委區域立委中,只有五位無黨籍立委,而不分區立委全由國民黨、民進黨所囊括。本屆立委選舉,親民黨、台聯黨雖突破不分區門檻,但都只是符合黨團成立最低標準,人單勢孤,雖有發言的機會,卻無影響表決結果的實力。但長期以往,國會生態往兩黨政治發展,似乎是不可逆的現象。  然何以親民黨、台聯黨能夠死而不僵,重回立法院;而新黨宣布要退出藍軍突破藍綠框架;日前又傳出阿扁決定要重組政黨呢?因為,台灣直轄市議員選舉仍維持中選區複數選舉的方式,提供了小黨的生存及發展的沃土,讓小黨得以續存。  民國九九年初地方制度法修正後,五都直轄市議員人數增加為三百多人,當年選舉,國民黨當選一三○席,民進黨一三○席。雖然台聯、新黨、親民黨都只有一、三、四席,對議會毫無舉足輕重的影響,然卻有高達四十五席的無黨籍議員。因此,在新黨出走、阿扁另組政黨後,都讓政黨重組的可能更有想像的空間。  在桃園縣確定升格直轄市後,六都直轄市議員的人數將接近四百人,而人口合計有高達一千六百萬人。小黨能夠以一軍人選力抗大黨的二軍,在多席次的選舉下,在每個選區拿下十%選票,攻下一席議員席次絕非難事。若進而成立議會黨團,取得媒體發言優勢,並利用市議員豐富的問政資源,扎根六都的基層,以六都占有台灣總人口的三分之二的結構來看,光是六都的基層選票,說不定就有機會突破百分之五門檻取得立委不分區席次。甚至,利用政黨合作的禮讓,在區域立委選舉中殺出重圍奪下席次。  新黨與國民黨劃清界限,不談崇高裡想,講得很明白,「與其擁馬、反馬,不如策馬中原」,全力出擊經營二○一四年的地方選舉。而阿扁組黨後,相信也不會對民進黨客氣,在二○一四年的地方選舉,必定在每一個選區派出刺客。隨著六都選舉逼近,在政黨提名初選白熱後,國、民兩黨初選落敗者出走潮,將使台灣政黨重組的態勢更為明顯,而阿扁組黨應該是台灣新政壇重組的首部曲。  只是,小黨林立的政治生態,在族群互信薄弱的基礎下,只會讓政黨或是族群間的意識形態更加對立。為爭取支持者的認同,就必須「黨同伐異」,政黨間的對話與政策合作,就更不可能了。新黨退出藍軍的動作,擺明就是要搶食對馬總統刪除年終慰問金不滿的軍公教人員,這勢必對馬政府的年金制度改革造成掣肘。而阿扁另組政黨,衝擊是民進黨的基本教義派,即使「一邊一國」連線成員不出走,其對黨中央牽制力量將更為強大,讓民進黨和中國發展正常往來關係,就更加不可能了。  當年立法院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改革,目的就是希望以五十加一的過半民意,減少為爭取少數族群的衝突對立。然實施五年以來,尚未看到制度的改革成效,卻因六都直轄市議員的重要性提升,可能讓台灣又走回過去的原點,這恐怕是當年推動制度改革者所始料未及的。(作者曾任國會助理,目前為文字工作者)

  • 天堂不撤守-修憲改選制,就是馬總統的「歷史定位」

     在歷經兩次單一選區國會選舉後,現行選制弊病已成為客觀事實,包括小黨不易出頭、票票不等值、立委地方化等等。而在高修憲門檻下,身為既得利益者的國民黨是否願意支持,就成為選制改革關鍵。  由複數選區更改為單一選區,並不是個錯誤的決定;在當選需得到多數選票的前提下,單一選區成功的遏止了「走偏鋒」的選舉文化;過去以製造對立、訴諸仇恨來煽動選民的政治人物,在單一選區下已較為少見。此外,單一選區消除過去複數選區,同黨同志惡性競爭的風氣,支持度高者反被認為「穩當選」而遭瓜分票源等等弊端,實有不小的進步。  單一選區真正問題,在於「票票不等值」,也就是政黨得票率與席次率有相當落差。以二○○八年立委選舉為例,國民黨在區域立委的得票率五三.五%,當選席次率卻為七七.二%,相較民進黨區域立委得票率三八.二%,當選席次率只有十七.八%;而以二○一二本屆國民黨立委獲得四八%的區域選票,拿下六成的四四席,得票率四三%的民進黨,拿下三六%的席次,也就是二七席,雖然較二○○八年,二○一二年的「不比例」的情形較為改善,但仍使得國會裡的「民意地圖」呈現了與其原貌不符的分配。  要兼顧「免偏鋒」與「票票等值」,不妨思考將立法委員的選舉制度改成德國式的「單一選區聯立式兩票制」,並做出一些配套式的修正。  聯立式兩票制,是由政黨票決定政黨總席次,在減去區域立委的席次後,就由政黨不分區名單遞補,如:假設立院總席次為二百席,甲政黨在政黨票得到了四十%,則它應獲得八十席(200×40%)。若甲政黨在區域立委得到了五十席,那麼它可獲得三十席的不分區立委。  由此可看出,在聯立式兩票制下,不分區立委席次須有足夠比例,才能彌補區域立委「票票不等值」的情形,讓政黨得票率與席次率趨於一致。因此,還應該要做出兩項調整:一、增加不分區立委的席次,最好是與區域立委的數目相同。二、允許不分區名單內的候選人投入區域立委選舉,才能減少同黨的區域與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利益衝突的情形。  從大部分學者意見看,聯立式兩票制就算不是最完美的制度,也勝過現行的並立式。因此,問題不在於爭論那一種制度最好,而在於國民黨是否願「自斷手腳」,拱手讓出現有的選舉優勢?  但馬英九總統既然宣示要爭取歷史定位,就應認知選舉制度良窳,才是長治久安的保證。從客觀的現實上,單一選區不是對國民黨有利,而是對第一大黨有利;如果有一天換成民進黨略佔上風,那麼享受不合理席次優勢的就換成民進黨了。  而另一應納入修憲的選制議題則是總統選制,筆者「總統選舉採絕對多數制」也應納入修憲議程。本次總統大選,筆者認為台灣人民已受夠分裂參選所帶來的不安定感,而陳水扁執政八年的少數政府惡例,也絕不應任令重演,因此,主張總統選舉採絕對多數制可以終結攪局參選與少數執政的亂象,這才是謀求民主深化之道,也將是人民支持的改革。  當然,以目前政治情形看,民進黨長期都是藍營分裂參選的受益者,從政治利益的計算角度,可能不願接受「絕對多數的總統選制」;但另一方面,國民黨也是現行立法委員選制的受益者,享受了不符比例的國會席次。既然如此,朝野兩大黨不妨互為「進步的妥協」,也就是總統選舉改採較進步的「絕對多數選制」,而立委選舉則改採較進步的「德國二票聯立式選制」。這樣各讓一步,也各進一步,共同完成總統選制與立委選制的雙制進步,也必將成為憲政佳話。  憲法,是國家百年之根基;馬總統若能在任期內,完成聯立式兩票制、總統選舉絕對多數之修憲,那麼的確可如他四年前所言,為台灣人民立下百年盛世的基礎,而總統念茲在茲的歷史定位,也必然實現 。(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 咱的社會-選制復舊反而糟

     王金平認為單一選區制度使這次立委選舉結果呈現北更藍、南更綠,因此應該考慮重回過去的中選區制度。柯建銘呼應說民進黨團將主動提出單一選區造成票票不等值釋憲案。  單一選區兩票制極易產生政黨得票率與當選席次比率嚴重不對等現象,大黨動輒以較少得票率獲取較多席次的超額代表。綠立委舉桃園縣為例,說這次國民黨得票率五三‧八七%,當選席次全拿;民進黨雖獲三五‧四六%,當選席次卻掛零。但第六屆立委選舉採取複數選區單記非讓渡投票制,國民黨得票率三九‧九五%,當選六席,當選席次比率四十六%,而民進黨得票率三四‧一七%結果當選四席,當選席次比率三○%,遠比現制公平。  但如因此便單純地回復複數選區制而沒配套措施,後遺症將比現制更嚴重。舊制是所謂半比率代表制,藍綠只要提名和配票得宜,席次將和得票比率相當,因此若回復舊制,以現在藍綠板塊相差不大情形下,在台灣本島席次將幾乎平手。這一來又因金、馬、原住民八席上,藍將占板塊絕對優勢而通吃。於是藍將成國會永遠多數,大違民主精神。  相反的,現制只要綠能在本島達五二%,不只南綠北藍現象可以改變,且因超額代表的作用有國會過半機會。因此綠單純地要求重返複數選區制,是非常奇怪的事。單一選區制是採區域選制的一般國家通行的,所以要就此聲請「票票不等值」釋憲應無成功機會;但若針對馬祖二千多票、金門一萬多票當選,宜蘭十一萬票落選聲請,則日本有約十次成功的例子。所以解決票票不等值,應調整選區大小而非改變選制,若選區難調整則應採取德國聯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使政黨得票比率和席次相當。

  • 熱門話題-單一選區改革 勢在必行

     立委選舉出爐,雖藍綠板塊大致不變,但單一選區制度浮現的怪象,再度引起廣泛討論,各界均認為制度確有漏洞,應該檢討修法,才不致一再發生部分選區藍越藍、綠越綠,甚至「一黨獨大」的不公平情形。  以雙北、桃竹苗及台南、高雄為例,藍綠當選人數與整體得票數完全不成比例,而且桃竹苗只有藍天,台南全部是綠地,嚴重違反「票票等值」及區域立委代表地方發聲不同意見的民主真諦。  筆者認為,以縣市行政區域之得票數,依比例分配各黨當選人數,或合併數個選舉區,回歸複數當選人制度,應可避免單一選區制度產生的弊病。惟無論如何,朝野政黨應放下私心,審慎研究修訂符合人民需求的選制,才能建構公平公正及有效率的國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