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襄樊市的搜尋結果,共06

  • 襄陽 論三國英雄

    襄陽 論三國英雄

     襄陽,是著名的三國文化古城,三顧茅廬、隆中對、水淹七軍、襄樊之戰,都發生在這裡;《三國演義》120回故事中,這裡演譯了30多回。要體驗三國歷史,盡在襄陽。 \n 襄陽市位於湖北省中西部,居長江最大支流漢江中游,是該省的第二大城市,建城2800年。襄陽市原名襄樊市,由襄陽城和樊城組成。2010年11月26日,經大陸國務院批復同意,更名為襄陽市,原襄樊市襄陽區則更名為襄陽市襄州區。襄陽扼天下之要,自古乃兵家必爭之地,大小戰役難以數計,著名的戰例就有:白起水灌鄢城之戰、前秦符丕攻襄陽、關羽水淹七軍,以及宋元襄樊之戰等,也因此,襄陽城素有「鐵打的襄陽、紙糊的樊城」「華夏第一城池」之稱。 \n 古隆中 諸葛亮苦讀躬耕地 \n 歷史上許多文人墨客,薈萃於此,包括:一代名相、軍事家諸葛亮(臥龍),三國名士龐統(鳳雛),還有東漢末年隱士司馬徽(水鏡先生),唐代大詩人孟浩然(孟襄陽),以及北宋大書畫家米芾(米襄陽)等。 \n 隆中是諸葛亮17歲至27歲,躬耕苦讀長達10年之處。《輿地志》記載:「隆中者,空中也。行其上空空然有聲。」隆中因而得名。現在的古隆中景區是大陸國家4A級景區,位於襄陽市區以西約13公里處,總面積12平方公里。 \n 古隆中在西晉時期就有紀念性建築,距今1700多年歷史,至明代已形成「隆中10景」,包括:三顧堂、躬耕田、小虹橋、野雲庵、六角井、老龍洞、梁父岩、抱膝石、古柏亭、半月溪等,各有特色。1949年以後,又先後修建或新建了隆中書院、諸葛草廬、草廬亭、吟嘯山莊、銅鼓台等。其中,六角井是諸葛亮在隆中的生活用水井,被視為確定草廬位置的關鍵。因為,相傳自古以來,人們鑿井在前不在後,在左不在右。 \n 蔣介石訪隆中 捐5千大洋 \n 而目前的草廬亭建於清康熙年間,傍臨明襄簡王朱見淑墓。此處本是草廬故址,但弘治2年(1489),遭朱見淑毀壞後建陵墓。民國21年,先總統蔣中正曾到訪古隆中。當時管理古隆中的一名道士,引領蔣中正來到銅鼓台,對他說道,戰鼓上的12道光芒就像是國民黨黨徽,象徵國民黨將獲得最終勝利。蔣中正一聽,甚是喜悅,立即捐出5千大洋,供修建古隆中之用。後該名道士找來當地一名高材生,撰寫功德碑記,其中提到:「蔣總座介石」「唯英雄能崇拜英雄」。讚蔣中正與諸葛亮「英雄惜英雄」。 \n 水鏡莊 三國故事起源地 \n 說到三國,水鏡莊可謂是三國故事的「起源地」。水鏡莊是司馬徽的隱居地,當年劉備馬躍檀溪,從襄陽一路往西逃難來到水鏡莊時,欲請司馬徽輔佐,司馬徽曰:「儒生俗仕,不是時務,識時務者為俊傑。」後向他推薦「臥龍、鳳雛二人得一,可安天下」,後來才有了「三顧茅廬」、「隆中對」等故事。 \n 水鏡莊後的玉溪山上,有數塊如刀削之石壁,壁中有巨洞,傳說中昔日有白馬出洞,故名白馬洞。洞高8米,寬10米,深30米,可容百人,洞中建有水鏡祠。 \n (文轉B9版)

  • 投書-拉動內需與擴大內虛

     湖北省襄樊市正式更名為襄陽市,似乎是為了尊重歷史傳統。這是否有必要呢?自然見仁見智,且先談談另一個值得深究話題:內需。 \n 我們常常說的「內需」,具有特定意義,指為公眾所自由選擇、積極參與並最後感覺到了愜意的消費需求。而「拉動內需」作為公共政策,一般指減免稅費、增加公眾收入,以及不斷提高公共福利標準,使得公眾越來越具有消費能力,和最大限度地解除管制、鼓勵創新,使得技術進步、產業升級,能刺激得出公眾的消費欲望。在此之外,還可以搞些公共工程,但前提是這些公共工程為公眾所需,為現在和未來財力能承擔得起。 \n 拉動內需的理想結果,應該是公眾整體的生活壓力降低,勞動強度減輕,生活質量提高,就業機會增加。反之,迫使公眾接受,卻不能令其感覺到愜意的消費,便不是特定意義的內需,只能說是「內虛」。消費越多,消費者越痛苦、越虛弱。 \n 以襄樊市的改名為例,必然導致的「以舊換新」,雖然至少造成了特定行業千萬元的經濟增長,但這增長卻建立在其他群體無謂付出的基礎上。為了補無謂付出之缺,後者必須要加班工作、壓縮正常消費,則於整個社會所失大於所得,構成內虛。 \n 同樣,公眾將一些浩大工程稱為政績工程、形象工程,也正是強調這些工程為「內虛工程」。為了保證高鐵上座率,停開的普通列車過多,又是全國譁然,還是大家看見了「內虛」。票價與底層勞動者的收入太不成比例,為了節約在車上的幾小時,必須付出在流水線上多工作個把星期的代價,反是浪費了時間。 \n 大家文明人,都要講道理,論戰起來當然不能立刻武斷結論說,因此就不能將襄樊改名為襄陽。只是說這「以舊換新」的消耗,確只是「內虛」,不是「內需」。要證明改名之必要,必須把真正的成就攤在桌面上,還必須把所有成本攤在桌面上,必須是前者大於或起碼不少於後者,才論證基本成立。 \n 「需」不是「虛」,「內需」不是「內虛」,不能混淆。只能「拉動內需」,千萬不能「擴大內虛」。或者說,只有最大限度地杜絕「內虛」,才能最大限度地拉動「內需」。

  • 三聚氰胺奶再現 湖北緊急查禁

     湖北襄樊市工商部門緊急通知,要求查禁湖北「遠山乳業」所生產的50件有毒乳酸玉米奶。這批乳酸玉米奶每公斤含4.8毫克三聚氰胺,含量嚴重超標,產品可能已銷到襄樊市。 \n 據廠家的出貨記錄顯示,在這批次產品中,有50件是透過一名周姓男子銷售到襄樊。襄樊市工商部門得知該訊息後,急忙和周姓男子聯繫,希望查清這批貨是在襄樊進行分銷,還是已中轉到其他城市。 \n 不過,襄樊市追查毒玉米奶的過程並不順利,因為周姓男子留在廠家的電話號碼是空號。這個線索斷掉後,工商部門另起爐灶,在全市各大批發市場、超市進行全面檢查。但迄未發現這批有毒乳酸玉米奶的蹤影。 \n 2008年9月,大陸爆發三鹿嬰幼兒奶粉受汙染事件,食用了受汙染奶粉後的嬰幼兒產生腎結石病症,其原因也是奶粉中含三聚氰胺。此後含三聚氰胺奶粉外流案例仍時有所聞。 \n 去年12月,山西陽泉市金福來乳業利用鮮奶和回收的過期奶粉加工成26噸奶粉,在未經檢測的情況下,將三聚氰胺含量嚴重超標的奶粉銷往湖南、河北等地。今年9月,金福來乳業總經理王志剛等7名嫌犯被逮,此案還在審理中。 \n 三聚氰胺是低毒化工原料,專家對受汙染嬰幼兒配方奶粉進行的風險評估顯示,以體重7公斤的嬰兒為例,假設每日攝入奶粉150克,其安全預值即最大耐受量為15毫克/公斤奶粉。 \n 但根據美國食物及藥物管理局的標準,三聚氰胺每日可容忍攝入量為每日0.63毫克/公斤體重。

  • 鹽公司銷營養鹽 平價碘鹽荒

     鹽是調味聖品,再珍貴的食材,烹調時若缺鹽,就煮不出美味佳餚,偏偏湖北省襄樊市已經連著幾個月發生有錢不一定買得到普通食用碘鹽的窘境,民眾抱怨商店貨架上碘鹽總是缺貨,反而是其它價錢較高的強化元素營養鹽占滿陳列架,甚至還有商家表示買營養鹽才能買普通碘鹽,民眾怨聲載道。 \n 湖北鹽業公司澄清,市面上缺鹽是因少數媒體誇張性報導和碘鹽漲價謠言的影響,導致部分民眾及商家囤積碘鹽;不過,商家反駁:「碘鹽短缺,與鹽業公司強制將營養鹽與碘鹽一起配送、販賣有關。」 \n 襄樊超市 幾全斷貨 \n 中國新聞網報導,今年6月初,湖北襄樊市谷城縣居民帥超(化名)到縣城粉陽路的1家大型超市購物時,發現買了多年、每包1.3元(人民幣,下同)、500克包裝「雲鶴牌」碘鹽已經找不到,取而代之的是五花八門、強調添加各種礦物質的營養鹽,如鋅強化營養鹽、鈣強化營養鹽、硒強化營養鹽和多種晶純鹽,售價從1.5元到2.5元不等。隨後帥超跑了3家大型超市找碘鹽,但店員們異口同聲表示「缺貨」,或「斷貨了!」最後他在一家位在偏僻巷弄中的小雜貨店裡,買到2包碘鹽。 \n 《中國青年報》報導指出,谷城縣的大、小超市,從8月開始,碘鹽的進貨量就開始銳減,反而是6、7種強調添加不同成分、售價較高的營養鹽大量舖貨,造成民眾很難買到碘鹽;少數販售碘鹽的商家,還把碘鹽與營養鹽配套銷售,而且不讓顧客單買碘鹽。目前襄樊市區也有類似的狀況。 \n 強制配銷 商家拒賣 \n 襄樊市人民廣場附近1位商店老闆表示:「不賣鹽,是因為鹽業公司在配貨時讓我們每進1件普通鹽,就要搭配進4件營養鹽,普通鹽很快賣光,但營養鹽不好賣,囤在倉庫壓資金,所以乾脆就不進貨了。」 \n 襄樊市鹽業公司配送中心經理劉義江則反駁說:「貨源充足,市場上買不到碘鹽,是因為有商家故意囤積,或來不及上架。」劉義江表示,8月至今,除正常配送額度外,還向總公司湖北省鹽業公司額外申請300多噸碘鹽;以1包500克包裝的碘鹽、1個3口之家可使用1個月的消耗量計算,襄樊市場上的碘鹽供應沒有問題。 \n 知情人士表示,雖然碘鹽供應量充足,但襄樊市鹽業公司為推銷營養鹽,刻意與碘鹽搭配販售,一開始是訂1噸碘鹽要配8件營養鹽,後來增加到每噸12件、15件,現在配25件,但往往碘鹽賣完,營養鹽還堆在倉庫裡,資金也被壓在那裡。很多經銷商為減少損失,進貨後,先把營養鹽擺在貨架上,碘鹽則暫存在倉庫中,民眾買不到碘鹽,只好買營養鹽替代。 \n 事實上,鹽業公司用碘鹽強制搭售營養鹽的做法,襄樊並非首例,湖北丹江口、宜昌,廣東廣州,山東泰安,河南鶴壁等地都出現過類似事件。

  • 爭諸葛亮故里 3地吵逾百年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一篇《出師表》使諸葛亮「智聖、忠臣」的美名深入人心,河南南陽、湖北襄樊(古襄陽所在地)和山東臨沂三地捲入諸葛亮故里之爭,在諸多名人故里爭奪戰中,是唯一一樁持續數百年的歷史公案,從清朝一直吵到現在,莫衷一是。 \n 影響力遠及日本 \n 《中國經濟周刊》報導,與其他名人故里激烈爭奪最不同的是,三地間的糾葛宛如八卦陣,關係亦敵亦友,產業布局玄妙,顯示名人故里之爭的核心在於可觀經濟利益。 \n 襄樊、南陽爭奪諸葛亮「躬耕之地」可上溯數百年,其實躬耕地不是出生地,襄樊和南陽對諸葛亮的攀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2003年9月,襄樊招商團訪問日本,大力向日方強調這是諸葛亮的躬耕地,正好某家日企的常務董事是諸葛亮的「粉絲」,決定與東汽合資在襄樊投資建廠。 \n 南陽打出「臥龍崗.智慧之崗」口號,今年1月公布《南陽市文化產業發展規畫綱要》,將強化以南陽山水和歷史文化的文化旅遊業。 \n 南陽推出的臥龍崗文化旅遊產業聚集區,以諸葛亮武侯祠為中心,聚集娛樂、影視、餐飲、住宿、時尚消費等產業,預計2012年,文化旅遊綜合收入將達到4.15億元(人民幣,下同);2015年則為14.35億元。 \n 襄樊以隆中為龍頭的三國文化旅遊區,總面積209平方公里,今年接待100至150萬旅遊人次,收入約8至10億元,另襄樊市旅遊精品工程:三國古城再造工程,投資總額3億元;諸葛亮名人文化園、三國軍事計謀殿、三國歷史影視城主題園工程,投資總額3億元。 \n 漸進合作吸金雙贏 \n 躬耕地之爭搶盡出生地臨沂的風頭,但臨沂的諸葛亮文化旅遊區建設早已展開,範圍包括臥龍山、北寨漢墓群、武侯雙闕、智慧橋、諸葛宗祠、諸葛茅廬等,總投資2億元,估計8年即可回本。 \n 臨沂舉辦諸葛亮文化旅遊節,僅2007年吸引投資24.616億元,利用諸葛亮捆綁機械、電子、紡織、化工、建材、農業、旅遊等多個產業;經濟的吸金能力由此亦可窺知一斑。 \n 數百年來,南陽和襄樊,常因為雞毛蒜皮瑣事爭得熱火朝天,但南陽市200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鼓勵旅行社與重點客源地做好對接,加強與洛陽、平頂山、襄樊等周邊城市的合作,說明儘管兩地在爭奪諸葛故里過程中,對外當仁不讓,實質卻已合流,證明故里之爭可以合作雙贏。

  • 投書-政府不可為開發商輸血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今年大陸深圳市政府計畫將9億元用於購置保障性住房,回購的大多是滯銷樓盤,但令人驚訝的是,深圳豪宅代表作之一的「首地榮御」也被列入保障房回購計畫之中。 \n政府回購商品房,是近年來一些地方為解決保障性住房不足的一種嘗試,上海、南京等城市2008年就已經開始此項試驗。然而,雖然同為回購,但深圳與上海等地的做法卻有著本質上的區別:上海等城市是在樓市堅挺、房源供不應求的情況下以政府團購的方式回購,旨在壓低房價以讓利於中低收入人群;而深圳是在「國十一條」等樓市調控政策出台之後,很多房地產開發商面臨巨大資金壓力的情況下回購滯銷樓盤,實際上是在為資金鏈捉襟見肘的開發商「輸血療傷」。 \n土地財政模式之利益聯盟 \n按照市場經濟的規律,在商品房出現滯銷之後,降價促銷將成為房地產開放商的不二選擇。期盼虛高房價回落,多少人望眼欲穿!然而,就在這一理想眼看就要變成現實的時候,政府回購滯銷商品房的行為卻頃刻間又讓它灰飛煙滅。眾多深圳市民對政府的做法感到絕望,眾多網民對深圳市的做法感到不理解、甚至是憤怒,原因即在於此。 \n深圳市回購滯銷商品房不僅「救」了資金緊張的開發商,更是一種土地財政模式下的「自救」。房地產開發商通過土地財政「綁架」地方政府,這是房價居高不下的根本原因。不是有開發商直言不諱地聲稱:市場「綁架」了我,我「綁架」了「市長」(政府)嗎?深圳市回購滯銷商品房的舉動再一次證明,土地財政模式下的地方政府與開發商,已經結成了牢固的「利益聯盟」。 \n商業風險轉嫁為政府風險 \n政府回購滯銷商品房的托市行為,也將開發商的商業風險轉嫁為政府的投資風險,令人如鯁在喉。保證收購的商品房價格既低於保障性住房開發建設的成本,又低於同區域同類商品房的銷售價格,是保障性住房的政策屬性所決定的政府回購商品房的兩個必要前提。而要想讓開發商通過土地招拍掛途徑拿地建設的商品房價格低於政府優惠供地建設的保障性住房,在同一城市同一區域,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目標;更何況,在開發商在土地、拆遷、建設等前期投入很大的情況下讓其「割肉」,也無異於與虎謀皮。 \n而且,政府以較高價格回購的滯銷商品房,極可能使得真正需要保障性住房的中低收入居民「住不起」,從而導致政府資源的極大浪費。令人擔心的是,當眾多需要保障性住房的居民「住不起」這些高價回購的商品房時,這些住房就有可能以一種「合法」的途徑成為少數人的福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