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西藏訓練的搜尋結果,共21

  • 向印示威 西藏軍區低空垂降

    向印示威 西藏軍區低空垂降

     自2020年5月中印兩國開始在邊境對峙以來,解放軍西藏軍區已進行多次演練。近日,西藏軍區某營又展開高海拔低空訓練,引起外界關注。針對解放軍的高難度演訓,印媒表示,「解放軍又來嚇我們。」  據西藏軍區官方微博「高原戰士」2020年12月26日披露,西藏軍區某旅在海拔4200米地域組織部隊展開低空垂降訓練。該次訓練以10人一組登機,待直升機上升至目標高度後採取懸停姿態,士兵有序順索下機,到達地面後迅速展開警戒並排成戰術隊形。  但是直升機旋翼產生的強大氣流以及懸停時的機身晃動都會對準備順索下機的士兵產生巨大影響,演訓的難度可想而知。  在高海拔地區進行低空垂降之外,西藏軍區還於2020年12月28日在海拔4700米的高原地區組織進行了攻防演訓,近段時間外界一直討論的新型15式輕型坦克也是通過此次演訓才被曝光。自中印邊境進入對峙之後,解放軍也對相應部隊進行武器裝備的更換及部署。  2020年11月初,該軍區接裝一批新型防護突擊車,還裝備新一代單兵數位化作戰系統,在不斷換新的同時,該軍區也展開數次演訓。新裝備需要磨合,既是對武器的檢驗,也是增加士兵與武器裝備之間的默契。  此外,大陸科研團隊在2020年11月突破「旋翼防除冰」的技術難關,實現直升機在高原極寒地區的飛行,如今西藏軍區又進行高海拔低空演習。不難看出大陸軍事正在一步步突破技術難關。  時值中印邊境對峙,解放軍西藏軍區的頻繁舉動被認為是對印度釋放強硬信號。印媒對於解放軍頻繁的換裝以及演訓也表示,「解放軍又來嚇我們了」,因此印方也持續往邊境地區增兵,並不斷運送武器裝備以及試射各種飛彈,中印邊境局勢持續緊張。

  • 南部戰區西北開火 炮口對準印度

    南部戰區西北開火 炮口對準印度

     解放軍「南部戰區」陸軍某旅在西北戈壁實彈射擊訓練,以實戰化、極限化的條件訓練部隊。該旅自5月從滇南腹地輾轉千里赴西北展開野外演訓,在極難極險環境下錘鍊官兵,提升旅隊戰鬥力。外界評估,這幾場演習應該是針對印度而來的。  6月中旬以來,西藏軍區某旅駐訓地域連綿雨雪,該旅利用複雜氣象條件組織戰備訓練,全員全裝接受雨雪洗禮和實戰檢驗。海拔4600多公尺的演兵場,狂風夾著雨雪冰雹,增添挑戰。  射擊場上,保修部門放棄靶紙,改用罐頭盒指示目標,槍手冒雨訓練,提高射擊精準度。全時備戰,練好「走、打、吃、住、藏」。保修部門研究高原寒區飲食規律,根據當日天候、訓練強度和體能需求調配伙食,確保官兵在訓練中既保持體能體力,也處於健康狀態。  而在海拔4700公尺的念青唐古喇山脈南麓,西藏軍區某旅舉行立體實兵實彈演習。遠火、地導、特戰、陸航、電抗、工化等兵種力量,組成聯合戰鬥群,對目標實施立體攻擊。  演習開始,偵察部隊透過技術進行情報研判和分析,迅速掌握「敵」動態。穿插迂迴力量強化一線爭控,加強警戒觀察,並對障礙實施爆破,為後續戰鬥力量向縱深挺進打開通路。  演習過程中,發射參數不斷傳到炮陣地,攻擊手立即裝填彈藥,完成發射前的準備,埋伏在幾百公尺外的狙擊手瞄準「敵」模擬觀察哨。  在長程火炮以排山倒海之勢對「敵」進行壓制時,左翼和右翼攻擊力量持續向「敵」縱深推進,部署的無人機也起飛,進行空中偵察。無人機出動,精準投遞TNT,剪除「敵」障礙。打開缺口後,裝載機迅速出動,開闢4條坦克通路和1條步兵通路。  此次演習共設置各類靶標1000餘個,全面檢驗各類型火力的打擊效能和部隊在高海拔地區的突擊能力。在海拔4500公尺以上的高原環境,對武器裝備性能和人體機能都有一定影響。  西藏軍區某旅旅長張家林表示,各兵種克服惡劣環境,空、地密切協同,模塊編組、體系融合,採取全域聯合打擊、立體突入奪控的戰法,運用彈炮結合精準狙殺、無人平台察打一體的打法,讓聯合戰術訓練走深走實。

  • 西藏軍區密集軍演 共軍重裝亮相

    西藏軍區密集軍演 共軍重裝亮相

     大陸和印度在拉達克邊境地區於15日爆發肢體衝突,雙方均有傷亡。央視於17日特別播放西藏軍區密集組織山地合成旅及重型合成旅實彈演習的訓練畫面,向印度發出強烈警告。  央視報導,西藏軍區某山地合成旅於近日聯合遠火、地導、特戰、陸航、電抗、工化等兵種力量聯合在海拔4700公尺的念青唐古喇山脈南麓,舉行一場立體拔點實兵實彈演習,全方位錘煉高原部隊聯合作戰能力;該山地合成旅預設作戰地域長期缺乏裝甲支援,還向重型合成旅借調了最新式的15式輕型坦克合成營參與此次演習,並練習步戰協同等科目。  報導指出,演習方圓幾十公里內,長程火炮和各種車載武器,構成遠近聯合火力打擊體系,演習共設置各類靶標1000多個,全面檢驗各類型火力打擊效能和部隊在高海拔地區的突擊能力。  該旅旅長張家林表示,演習中各兵種力量克服惡劣環境帶來的影響,並肩作戰,空、地密切協同,採取全域聯合打擊、立體突入奪控的戰法,運用彈炮結合精準狙殺、無人平台察打一體的打法,讓聯合戰術訓練走深走實,為完成多樣化的使命任務打下堅實基礎。  除了山地合成旅的演習,西藏軍區的重型合成旅也在海拔4000多公尺的陌生地域組織多兵種實戰化演練和實彈射擊。該旅的防空、反甲、炮兵、坦克、機械化步兵、偵察兵等單元全部參加演練。該旅新近裝備的15式坦克,紅箭-10反坦克飛彈、11式火箭炮、07A型自走炮均亮相,有些裝備是首次在高原條件下進行實彈射擊。  第54重型合成旅是西藏軍區唯一一支重型機械化合成旅,該旅在2017年與印度洞朗對峙時進行編制體制改革。  由於該旅地處西藏高原山地地區,因此裝備有04A型步兵戰車、15式坦克等能適應高原環境下資訊化作戰的新型裝備。

  • 向印度秀拳頭 陸15式坦克紅箭10西藏實戰演練

    向印度秀拳頭 陸15式坦克紅箭10西藏實戰演練

    就在印度部隊與解放軍15日晚在中印邊境爆發流血衝突後,解放軍西藏軍區周二透露,最近舉行了聯合演習,旨在摧毀高海拔山區敵方要塞的實戰演習。 據《環球時報》與觀察者網報導,西藏軍區官方微信公眾號「高原戰士」16日說,他們在海拔4,700公尺處,舉行了實戰化演練,以全面錘煉部隊在高寒缺氧、天候多變複雜環境條件下制勝的能力。 這次實戰化演習涵蓋了全要素,西藏軍區旗下某旅全軍出動,防空、反甲、炮兵、坦克、機械化步兵、偵察兵等單位全部參加。而這次演習中,新裝備的15式坦克,紅箭-10反坦克飛彈、11式火箭炮,還有07A型自行火炮全都亮相。 而「輕」是15式坦克的一大亮點,這款30噸級輕量坦克在戰略機動和快速部署中具備優勢,可以透過大型運輸機快速進行戰略部署。中方空軍2016年開始大批列裝運-20大型運輸機,顯然更適合裝載輕型坦克進行空運投送,在中國大陸各個戰區方向,都可以透過空運,2小時內全域到達。 而紅箭-10飛彈採用8聯裝矩形運輸/發射箱,每輛紅箭10飛彈發射車至少配備2個顯控台、2名士兵。據稱紅箭-10的破甲能力超過1000毫米,而射程可達10公里。一支由9輛發射車組成的紅箭-10反坦克飛彈連,可在4分鐘內消滅10公里內60至70輛包括M1A2在內的主戰坦克。 西藏軍區旅長張家林說,他們克服了嚴苛而充滿挑戰的環境,陸空密切協同,完成了模組編組、體系融合訓練,採取全域聯合打擊、立體突入奪控的戰法,運用彈炮結合精準狙殺、無人機察打一體的打法,讓聯合戰術訓練走深走實。 而該旅是西藏軍區唯一的機械化合成旅,也是當地唯一的重型機械化部隊。他們在2017年中印洞朗對峙時期,進行了編制體制改革。由於該旅駐守西藏高原,因此裝備有04A型步兵戰車,15式坦克等適合高原環境下資訊化作戰的新型裝備。

  • 蘇州女挑戰極限 珠峰雙登

    蘇州女挑戰極限 珠峰雙登

     2020年,時逢中國登山隊首次成功登頂珠峰60周年,蘇州姑娘劉萍追隨著攀登者的足跡,再一次登上世界之巔。5月28日10時50分,劉萍用時8小時50分從北坡成功登頂珠峰。這是劉萍繼去年從南坡登頂珠峰後,從北坡再次成功登頂珠峰,實現了珠峰南北坡「雙登」。6月5日,剛剛從西藏返回蘇州的劉萍,講述了她攀登珠峰的全過程。  見到劉萍時,在她的臉上還是可以看到這次攀登珠峰時留下的傷痕。劉萍出生於鹽城響水,1999年來到蘇州生活,如今在蘇州一家保險公司工作。也許是天生愛折騰,一個偶然的機會,讓劉萍愛上了戶外運動。2013年開始漸漸迷上登山。  這些年,劉萍堅持每天五點半起床跑步、爬山,已經成了雷打不動的習慣。此外,她還堅持一周兩次環金雞湖徒步一圈,以及蘇州「靈白線」的往返,甚至有時還會選擇夜爬。有一次,蘇州舉辦半程馬拉松活動。當天,劉萍早上跑完馬拉松不過癮,下午又走了一圈金雞湖,一天的運動量將近40公里。  2014年,劉萍獨自在網上找車來到西藏,從拉薩出發,徒步走了趟「阿里大北線」,這條路線包羅了很多人文景觀和自然風光,是旅遊探險的極佳路線。去年,劉萍從南坡攀登珠峰時,她所在的隊伍第一個攻頂。劉萍說,她瞭解到,與南坡攀登珠峰相比,從北坡攀登珠峰的難度更大,一下子激發起了自己的興趣,所以想親自體驗一下。  簽合同 接受魔鬼訓練  今年4月10日,劉萍從蘇州出發前往拉薩,再次踏上勇攀珠峰的征程。這一次,她嘗試從北坡登頂珠峰。到達西藏後,有個重要任務需要完成,就是簽署登山合同。「這個合同就是登山圈內傳說的『生死狀』。」劉萍透露,「合同共有9頁,將登山途中的風險悉數告知,有點殘酷,一旦發生意外,所有責任由登山者自己承擔。」  剛到西藏,劉萍還沒顧得上好好休息,便投入到緊張的訓練中。4月12日,在西藏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劉萍開始了第一階段的拉練。剛開始從3600公尺上升到4200公尺左右,兩天後,從4300公尺直接上升到4900公尺。4月15日,劉萍從4300公尺的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到5400公尺海拔的洛堆峰大本營,休息半個多小時,然後就上了雪線,要穿冰爪;上升到5700公尺海拔後,又是雪線與高海拔的適應。  4月16日,本來以為是最輕鬆的一天,當天上午,劉萍在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休息,喝茶看書,結果到了下午三點,登山隊通知劉萍坐車從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前往洛堆峰大本營,乘車途中,由於積雪開始融化,車子陷到了泥裡,經過救援,一部分隊友被其他車輛分批帶上洛堆峰大本營,另外四個隊友在天氣越來越惡劣的情況下,無奈只得返回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  19日凌晨三點起床,攻頂啟孜峰,但因風雪太大,為了安全起見,在海拔5800公尺處,全隊只得放棄登頂,返回營地。劉萍者說:「雖然沒有順利登頂6000公尺山峰,但身體基本上已經適應,沒有了高原反應,這對接下來適應5200公尺珠峰大本營生活會幫助很大。同時,平時負重拉練時,我也有意識地在加重,慢慢適應高原負重行走。」  下一站 前往北極探險  5月22日下午,在到達6500公尺前進營地後,劉萍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態有些擔心。5月24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嘗試第3次攻頂測量。劉萍所在的登山隊緊隨其後,於5月25日開拔。5月25日,15名隊員從海拔6500公尺的前進營地出發到達海拔7028公尺的C1營地;5月26日,到達7790公尺的C2營地;5月27日,抵達海拔8300米的C3(突擊)營地,準備攻頂。  從西藏返回蘇州後,劉萍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她已經為自己設立了下一個目標:明年計畫前往北極點,完成探險夢想,再一次挑戰自我。

  • 嚇自己? 印媒:殲-20進西藏訓練 為與印度開戰做準備

    中印在去年洞朗對峙2個月後,印度兩周又指控中國在去年年底越界,雙方在邊境發生衝突,兩國邊界分為緊張。印度媒體近日表示,中國最新型的殲-20匿蹤戰機不久前在西藏高原進行訓練,是中國空軍在為與印度戰鬥做準備。 據印度《亞洲時代報》(The Asian Age)報導,解放軍殲-20匿蹤戰機在新年的第一周在高原地區進行了一場實戰演練,被認為就是在比鄰印度的西藏地區進行。 殲-20戰機是中國近年來最頂尖的武器裝備,也是中國空軍未來20年的中堅力量,此次殲-20德實戰訓練就是以在未來有可能發生的中國和印度衝突中,中國能夠掌握制空權做為目標。 一名前解放軍空軍軍官表示,自從去年中印在錫金段洞朗邊界對峙了長達73天後,「邊境地區潛在的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增加,因此在高原地區增加軍事訓練是非常必要的」,還說「在邊境地區印度陸軍有優勢,一旦發生衝突,中國空軍應該掌握制空權,為中國帶來壓倒性的優勢。」 中國《解放軍報》11日報導,包括運-20、殲-20和殲-10C在內的軍機,正在「高原地區」的機場進行訓練,以提高遠程作戰能力。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對此報導稱,《亞洲時代報》的報導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殲-20在西藏展開訓練,也沒有前空軍軍官的採訪。空軍專家傅前哨也對此表示,殲-20並沒有在西藏進行訓練,這個說法可能是印度媒體擅自解讀的「中國威脅論」,也有可能是印軍正在為購買大批軍機造勢。

  • 記取洞朗教訓 印度西藏邊境警察要學中文

    記取洞朗教訓 印度西藏邊境警察要學中文

    中國和印度在洞朗高原上的僵局雖已解除,但印度西藏邊境警察決定記取教訓,新進人員將必須學習中文,確保他們能夠跟中國解放軍士兵溝通。 印度西藏邊境警察一名高級警官表示,今年起所有新進人員都必須要上一年的中文課─不管是中國講的中文或是西藏流通的中文,這個邊境單位希望所有人都能有一定的中文能力,可以輕易用中文和中國解放軍交談。 中國和印度昨天終於結束在洞朗高原上僵持兩個多月的僵局,目前該處已經回復到僵局前的情況,但中國表示其士兵將繼續巡邏該區,並宣稱印度軍隊昨天已經撤退。 印度西藏邊境警察表示,因為他們就駐紮在印度和中國的邊境,所以應該每個人都要學中文,加上他們幾乎是每天都要和中國士兵互動。如果中文能力好就可避免誤會, 如果發生衝突也會有更好的解決方法。 在印度和中國長達3,488公里的邊境上,目前有9萬名印度軍方人員駐守,但其中只有150人會中文。印度西藏邊境警察已在穆索里(Mussoorie)的訓練學校聘請12名中文老師,新進人員要通過中文考試才可以開始執行任務,之前學過中文的人也將必須再上課複習。這些課程的目的是要幫助印方人員可以和中方進行談話,印度希望邊境人員能夠講50到60個中文句子。

  • 波蘭山友非法越境 西藏今秋外籍登珠峰叫停

    一名波蘭的登山者在今年5月,從西藏登山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瑪峰後,「非法越境」從南側的尼泊爾下山,讓西藏登山協會超級不爽。為加強對類似事件管理,西藏山協已決定停止今年秋季外國登山者從西藏登喜馬拉雅山內所有8000公尺以上高山。 西藏自治區登山協會11日表示,目前協會已暫停接待今秋入境大陸西藏的境外登山團隊,受影響的除珠穆朗瑪峰北坡登山活動外,還包括卓奧友峰、希夏邦馬峰等其他8000公尺以上山峰的登山活動。「暫停接待」的通知已在最近陸續通知各境外登山團隊。 西藏自治區登山協會負責人索南表示,「暫停接待」的原因是為了及時解決並完善登山管理和服務,為2018年登山季活動提供良好條件考慮。他表示,西藏商業登山已有10多年,很多方面都需要不斷完善,這次暫停,不僅在於調整和完善對外接待服務,還有內部機制的整改;但也承認和波蘭登山者「非法越境」有關。 今年珠峰春季登山季,波蘭籍的Janusz Adam Adamski在西藏首先進行1個月適應性訓練,5月21日從北坡登頂珠峰後,當天就從位於尼泊爾境內的南坡下撤,此舉惹毛了西藏登山協會。協會認為,雖然從珠峰北坡登頂後從南坡下山「是他個人人生夢想,但所有從珠峰北坡路線登頂的登山者都應該從北坡方向下撤。」如果要這樣做,必須先經過中尼兩國的登山許可,否則視為非法。 西藏山協已決定不承認Janusz2017年春季珠峰北坡登頂成功,也不會頒發珠峰北坡登頂證書,並將他列為10年內不受歡迎的登山者。 成為世界上「最高的偷渡者」Janusz不但不後悔,反而覺得很爽。「我很高興成為波蘭第1位,世界第15位越過珠峰橫穿喜馬拉雅山脈的探險者。」他表示「這可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

  • 中印舉行陸軍反恐聯合訓練

    中國大陸國防部今天在官網公布,根據雙方達成的共識,中國大陸和印度今天起至27日,在印度普納(Poona)地區舉行代號為「攜手-2016」的陸軍反恐聯合訓練。 大陸國防部表示,共軍派出西藏軍區173人參訓,印軍也派出相應規模部隊參訓。演練科目包括反恐偵察行動、簡易爆炸物排除、搜索與封控等。 這是中印兩軍舉行的第6次陸軍反恐聯合訓練。1051115

  • 2014年西藏接待近百支外國登山探險隊

    記者日前從西藏自治區登山管理中心瞭解到,2014年進藏登山團隊數量同比增長三成,西藏全年共接待來自尼泊爾、俄羅斯、德國等國家和地區的登山團隊96支、共658人。 據介紹,2014年西藏共接待登山探險者658人,成功登頂高峰的人數達234人,其中76人登頂珠穆朗瑪峰,145人登頂卓奧友峰,13人登頂希夏邦馬峰。 西藏是青藏高原的核心區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擁有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5座、海拔7000米以上山峰70餘座,海拔6000米以上山峰更多,具有開展登山活動得天獨厚的條件。 近年來,隨著中國的對外開放和登山運動的廣泛開展,西藏登山運動長盛不衰,特別是近年來,這項運動逐漸從挑戰人類極限轉向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登山産業已成爲西藏經濟發展中的一個新亮點。 據西藏自治區體育局統計,自1980年至2014年,西藏累計接待外國登山團隊1679支、17248人,創造經濟收入逾3.2億元。此外,大規模的國際登山活動也爲山峰所在地區的農牧民增收創造條件,僅2017年,國際登山活動就支付牦牛和牦牛工費、環保費等費用300多萬元。 隨著進藏登山的國內外登山者日益增多,西藏體育部門加大了對業餘登山的普及力度,每年在春季或秋季舉行登山大會,截至目前已成功舉辦12届,幷建成了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珠峰登山博物館等。目前,西藏登山大會已成爲中國最大的業餘登山平臺,每年吸引衆多的國內外初級登山者來藏登山。 記者獲悉,未來西藏將積極推進登山運動轉型,大力發展登山服務業,培育打造登山産業。

  • 23名大學生成功登頂西藏6206米啟孜峰

    23名大學生成功登頂西藏6206米啟孜峰

    據西藏自治區體育局11日消息,中國目前海拔最高的登山夏令營10日在西藏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落下帷幕,共有來自北京、香港及臺灣等地高校的23名大學生成功登頂海拔6206米的啟孜峰。 自7月20日西藏首屆登山夏令營開營以來,西藏登山隊分批接待了北京工業大學、北京航空航太大學、中國人民大學、香港大學和臺灣元智大學的45名青年學生。他們在資深登山教練指導下接受了野外生存、山地騎行及專業登山知識技能等培訓,並由高山教練帶領,向海拔6206米的啟孜峰頂發起衝擊。 西藏登山隊黨支部書記普布次仁介紹,為確保參訓大學生人身安全,登山夏令營活動按計劃順利開展,西藏登山隊選派了10名經驗豐富的教練全程隨行,其中包括西藏著名登山女將吉吉和8次登頂珠峰的阿旺,此外還派出大量後勤工作人員全方位保障登山活動。 西藏自治區體育局副局長尼瑪次仁說,西藏近年來不斷探索如何利用本地豐富的山峰資源及優秀的登山人才儲備,積極做大做強登山產業。西藏體育局提出,大力開展青少年登山夏令營活動,憑藉有利的地理優勢打造登山品牌。 啟孜峰地處念青唐古喇山脈西段,山峰周圍景色秀美、雪峰林立,攀登難度適中、險情較小,是業務初級登山愛好者的理想攀登山峰。享譽國內外的西藏登山大會近年來都選在啟孜峰進行,很多山友在此磨礪後向更高海拔發起衝擊。

  • 新華社指控美國是達賴最大金主

    《新華社》今發表專文稱,2002年,美國國會通過《西藏政策法案》。據此,國務院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國會多次舉行關於「西藏問題」的聽證會。美國向達賴集團及達賴本人提供大量資金支援,成為最大的「金主」。達賴集團對美國的眷顧與支援感恩戴德,對美國所需心領神會,投桃報李。 文章稱,在1959年西藏發生叛亂之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在科羅拉多州專門為達賴集團訓練特務,將他們空投回西藏策劃、參加叛亂活動,並為叛亂武裝空投武器。達賴外逃印度時,身邊就有這些人護送。 文章並稱,上世紀60、70年代,美國中央情報局積極説明達賴集團重建「四水六崗衛教軍」,資助印度與達賴集團共建「印藏特種邊境部隊」,武力襲擾中國西藏邊境居民與邊防部隊,企圖用軍事手段「打回西藏」。 據中情局檔,美國每年在西藏行動中花費的資金高達170萬美元。同時,操縱聯合國三次通過關於所謂「西藏問題」的決議,妄圖將純屬中國內政的事務國際化。 70年代後,中美關係改善。美國減少對達賴集團的支援。但是,就在中美建交的1979年,美國首次同意達賴訪美。 80年代以來,美國對達賴集團的支援活動持續不斷。至今達賴已數十次訪美,多次受到美總統等政要會見。1991年,美國總統布希會見達賴,首開美總統會見達賴先例。1997年,美國國務院開始設立「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一職。

  • 印媒:陸在德里會談卻在藏軍演

     印度和中國大陸邊境事務磋商和協調工作機制會議在新德里召開。解放軍直升機日前則首度在西藏高原夜間飛行訓練。印度媒體報導稱,中方「在新德里會談,在西藏軍演」。  「新華社」22日發布解放軍空軍航空兵直升機21日晚間在拉薩某機場訓練照片,為解放軍直升機首次在西藏高原夜間訓練飛行。圖說稱,兩架直升機當天晚間8時相繼起飛,在雅魯藏布江峽谷往返穿梭,10時33分結束飛行,初步具備在高原地區全天候執行各類任務的能力。  「印度新聞信託社」(Press Trust of India)昨晚發自北京報導說,解放軍空軍在距印度邊界約500公里的拉薩進行高海拔夜間飛行訓練。解放軍常在喜馬拉雅山區演訓,使部隊能適應山區作戰。  報導說,正值印度媒體報導大陸部隊常在實際控制線(Line of Actual Control)沿線越界,大陸官方媒體認為,讓「個別」事件影響前景光明的中印關係「並不明智」。  報導提到,大陸外交和國防部未就媒體再度報導解放軍越界進入拉達克(Ladakh)作回應,但新華社評論認為,印度媒體熱炒解放軍「再次越境」,聳動報導傷害雙邊關係。  印度「Times Now」電視台今天以「在新德里會談,在西藏軍演」(Talk in Delhi, Wargame in Tibet)標題報導解放軍直升機在西藏夜間飛行訓練。記者在報導中說,「印方首度清楚表明,不管是直升機或騎馬,對解放軍越界無法接受。中方聲稱印方也越界,但印方否認」。  印中邊境事務磋商和協調工作機制第3次會議昨、今兩天在新德里召開,會議受印度媒體關注。印度外交部發言人艾克巴魯丁(Syed Akbaruddin)昨天說,會議為雙方例行交流,不處理邊界問題,也不討論邊防合作協議。1020724

  • N95部隊 戴口罩練心肺

    N95部隊 戴口罩練心肺

     台灣運動休閒發展協會與新北市體育處合辦,首度在櫻花林間舉辦的路跑賽,昨天在淡水緣道觀音廟周邊山區舉辦,三千多位被櫻花秘境吸引的路跑愛好者一早來參賽,其中有一支「N95部隊」平日戴N95口罩進行跑步訓練,是為適應明年前往西藏的高原環境,以免得到高山症拖累別人。  為何要戴N95口罩跑步?據成員之一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科醫師邱彥諧說,N95口罩密度高,空氣不易滲入,戴著跑步可訓練心肺功能。  率隊的余萬益說,平時每周花兩到三天到這裡跑步訓練約有近千人,每次約跑五點四公里,連新光醫院泌尿科醫師、台大醫工所博士生都在山區戴口罩跑步,讓看到的人都以為他們瘋了,成績要求不過確實有效,他們預定明年中旬到西藏參訪。  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也來向「N95部隊」打氣。參加八公里競賽組的「N95部隊」出發時一馬當先,但因距離比平常訓練還長,成員跑到一半就把口罩脫掉,以免上氣不接下氣,返回終點都說:還好平時有練。

  • 時論─漫談達賴喇嘛與西藏問題

     最近,達賴喇嘛又成台灣媒體注目焦點,是否該邀請這位宗派之師,眾說紛紜。本人無意置喙台灣的待客之道,但卻認為對藏傳密宗當先有基本認識。  首先,佛教、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的最大差別在於佛、伊兩教均沒有設立教宗或領袖的機制。因此,即便有些王朝尊奉佛、伊為國教,卻不會產生一個政教合一的最高領袖。  其次,西藏吐蕃王朝固然早於西元六四○年建立,但於八四二年便瓦解、分裂和處於長期混戰,直到十三世紀中葉其中一個宗派邀請蒙古兵進行支援才獲得相對穩定。自蒙古人將八思巴尊為國師並推崇黃派喇嘛教之後,到清朝正式納西藏為中國版圖,並於乾隆時代制定一個由朝廷代表監督之下的「金瓶摯簽」儀式(藉以防止往年的幼齡達賴多受貴族牽制甚至殺害的弊病),到十九世紀末葉英國對西藏染指,以及中共掌權後由美國替代英國繼續對藏獨運動給予各種支援,說明該地區囿於地廣人稀、經濟發展落後所造成的先天不足,導致其自主能力的薄弱。  據考證,西藏密宗始祖為來自印度的蓮花生,西元七八○應藏王之邀前來西藏,而《時輪經》為密宗最重要之經書。《時輪經》記載,香巴拉王國的統治者擁有神功,鑒於世界沒落,而投入世界末日決戰。此後建立了政教合一、一統天下的黃金時代。  《時輪經》持的是所有原教旨主義的「非敵即我」兩元論。「敵人」首先是伊斯蘭教,其次是基督教、猶太教,但由於基督教與猶太教「無大害」而與之結盟,目的在於給伊斯蘭教毀滅性的打擊。這是為何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在反恐戰爭時再三替美國辯護的原因所在。只要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達賴雖時時成為基督教國家的座上賓,對伊斯蘭教國家卻毫無興趣,甚至在言語中常對受侵略的伊斯蘭教國家落井下石。  一九四九年後,干預西藏政治的外來力量由美國取代。透過中情局對藏獨分子給予軍援及訓練早已不是秘密。但是,該政策又常受美國的「中國政策」制約。譬如,當尼克森七○年代初採取「聯中制蘇」政策之後,便嘎然中止了對藏獨的援助。  冷戰結束,美國開始對中國進行顏色革命,又突然對達賴喇嘛熱中起來,達賴喇嘛的國際活動與形象又頓時大大提高。出於同樣原因,達賴喇嘛也不斷更改其獨立訴求,時而主張獨立,甚至揚言要建立包括部分四川省、青海省和甘肅省的大西藏,時而主張「要求的僅僅是自治」。  眾所周知,所謂大西藏也包括許多漢族、回族人口,正是出於上述歷史與宗教原因,尤其是回族,即伊斯蘭教人口,一向是藏獨運動的最大阻力。  簡言之,西藏的先天不足註定了其政治狀態,也註定了其教主的多變個性。當前西藏問題涉及變化無常的中美關係,因此台灣的「對藏政策」如何釐定,必須建立在知己知彼的基礎上。  (作者為世新大學副教授)

  • 18大代表團抵京 西藏拔頭籌

     為出席8日召開的中共十八大,各地代表團昨日陸續抵達北京。其中西藏代表團飛行了3000多公里後,於上午10時30分許順利抵達,並在當天報到,成為第一個抵北京的中共十八大京外代表團。  除了西藏代表團,昨日抵京的代表團包括:寧夏代表團、山西代表團、新疆代表團、青海代表團等。首個抵京的西藏代表團總計28人,其中基層代表10人,藏族17人,門巴族、珞巴族各1人,女性7人。  中新社報導,西藏代表團中有一名唯一的「80後」,是只有25歲的西藏拉薩公安局特警支隊警犬技術大隊科員索娜央宗,已經有3年的警犬訓練經歷。  西藏代表團的阿梅是那曲地區巴青縣拉西鎮黨委書記,一名基層黨務工作者。阿梅希望十八大繼續關注民生問題,「中央已經有很多的惠民政策,但西藏與內地相比還有差距,老百姓希望繼續改善民生」。

  • 陸計畫毒殺? 達賴喇嘛稱獲警告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接受英國《周日電訊報》專訪時透露,他接獲來自西藏的報告稱,大陸特工人員已經培訓了西藏婦女,準備以信徒的身分為掩護來毒殺他。  即將赴英國訪問的達賴喇嘛表示,他目前已經接受印度安全人員的建議,住在高度警戒的達蘭沙拉宮佛宮中。達賴喇嘛的助手無法證明這項說法,但已確實加強了對達賴喇嘛的安全警戒。  達賴表示,他接到來自西藏的報告稱,大陸特工人員訓練了數名藏人,特別是藏族婦女,在她們的頭髮、圍巾上塗抹毒料,當她們祈求達賴喇嘛的祝福時,一旦達賴以手碰觸即會中毒。  談到自己的生死,達賴喇嘛表示,一旦他過世,大陸方面必然主導轉世靈童的選擇,他自己很可能是最後一代的達賴喇嘛,之後,其他人可能繼承西藏精神領袖的地位。

  • 歐都納登小百岳 創金氏紀錄

     走過建國100年的精彩,歐都納完成了「登百岳、慶百歲」及「歐都納全民同登小百岳」活動;在去年10月2日那天創下近4萬人共同攀登台灣的100座小百岳,也以6,136人將「最多人同時攀登多座山岳」的金氏紀錄留在台灣。  現在只要於歐都納全省直營門市購買「完登台灣小百岳護照」,並與「一定要拍」認證點合照,上傳活動網站或列印相關照片資料至門市,即有機會抽得萬元GORE-TEX外套大獎。而8,000米攀登計畫依然持續向前,去年只到達布羅德峰8,016m(Broad peak 8,051m,差異35m),今年將再一次前往世界第12高峰布羅德峰進行攀登任務。  日前1月份時完成最後的攀登隊員決選,由莊周敏、江秀真與黃文辰3位好手取得資格,並完成奇萊山區的雪地攀登訓練。為了加強隊員在體能與技術上的訓練,特別追加經費讓攀登隊員在4月份前往西藏進行移地訓練,攀登7,206M的寧金抗沙峰,使隊員可以在高海拔的環境下進行適應與默契的培養,透過更完整且嚴謹的選訓規畫,儲備更好的體力、更好的負重力、更好的低氧適應力!攀登隊也將在今年6月再度出發,前往巴基斯坦挑戰世界第12高峰,標高8,051公尺的布羅德峰。  第2屆「歐都納夢想i CAN」計畫,將於第2季起公開徵選所有追逐夢想的朋友,勇敢為夢想發言,歐都納將提供總獎金60萬元,作為圓夢獎助金,幫助更多朋友圓夢,今年也歡迎大專院校社團參與。本月歐都納二度贊助中華特奧代表團,參與2012冬季世界特殊奧運會滑冰賽,透過來自台灣品牌服飾的溫暖,為這群小勇士們加油打氣!歐都納長年以親近自然、關懷社會、鼓勵圓夢的精神,傳遞品牌的理念,更希望藉由大家的力量,將戶外休閒的美好傳遞給更多人。

  • 歐都納贊助 巨峰攀登隊 決選完成

     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國際探險計畫「全球14座8千米巨峰探險」,經過連續20小時在玉山山區的馬拉松攀登與面試之後,於1月8日完成最後的攀登隊員決選,由莊周敏、江秀真與黃文辰等3位好手取得今年的攀登隊員資格,並立即於1月26日前往奇萊山區進行雪地攀登訓練。  在檢討2011年的攀登後,主辦單位調整整體的訓練計畫,除了加強隊員在體能與技術上的訓練之外,特別追加經費讓攀登隊員在4月份前往西藏進行移地訓練,攀登7,206M的寧金抗沙峰,使隊員可以在高海拔的環境下進行適應與默契的培養;攀登隊也將在今年6月再度出發前往巴基斯坦挑戰世界第12高峰,標高8,051公尺的布羅德峰。  「全球14座8千米巨峰探險」是由歐都納贊助全部經費,並邀請中華民國山岳協會、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中華民國山難救助協會共同主辦的超大規模國際性探險計畫,預計以超過10年的時間,登頂全世界所有高度超過8千公尺的超級巨峰。為了提升國內登山愛好者的國際視野與技術能力,此計畫會在每年舉行攀登隊員的徵選,讓更多的國內山友有機會獲得全額的贊助與訓練,挑戰國際最困難的8千米攀登夢想。  莊周敏為中原大學登山社畢業校友,熱愛高危險性的探險活動,包括高山溪谷溯行、攀岩與冰攀等活動,不僅攀登過困難度相當高的玉山北壁1號到4號路線的冰攀,也曾經爬過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是國內新一代的優秀登山者。  江秀真則是國內岳界的沙場老將,不僅曾二度登頂聖母峰,也是國內第一位完成世界7大洲最高峰的女性,資歷顯赫。黃文辰則是另一位新生代的登山者,不僅多次冬攀雪山南湖等山,也曾前往尼泊爾學習雪地攀登,潛力令人期待。  這3位選手脫穎而出取得今年攀登正選隊員資格之後,將進行一連串國內外的訓練計畫,隨即在6月下旬出發前往巴基斯坦攀登世界第12高峰布羅德峰。

  • 優人神鼓雲腳 隨媽祖遶彰化

     優人神鼓雲腳活動今年選定彰化,在媽祖升天周年紀念日,跟著媽祖遶境彰化,雲腳祈福外還擊鼓演出,拜訪鹿港龍山寺、王功蚵田等地,讓藝術與在地文化交會。雲腳之前,優人與彰化二林監獄的擊鼓打擊樂團還將合力演出《出發的力量》,展現一年來收容人接受擊鼓訓練的成果。  優人的雲腳活動自一九九六年「開走」至今已環過全台,出國巡演時走過西藏、巴黎、以色列等地。藝術總監劉若瑀表示,一開始只是藉走路訓練團員靜心,近年才多了參訪行程。「不踏出門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前年環島五十天,認識拉黑子、阿瑪幾位原住民藝術家,體會風景天候的變化,才明白何謂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作品《空林山風》靈感便來自那五十天的雲腳經驗。今年,優人雲腳走進彰化,沿著彰化境內十一間宮廟的路線,沿途並與媽祖遶境隊伍接頭,預計六天六夜走完全程,途中拜會詩人吳晟、布袋戲藝師吳清發等當地藝術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