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西非的搜尋結果,共229

  • 恆春豎孤棚今晚登場   台灣女婿「西非黑豹」首次參賽意外摔傷

    恆春豎孤棚今晚登場 台灣女婿「西非黑豹」首次參賽意外摔傷

    今年全台唯一搶孤活動「恆春豎孤棚」2日晚間熱鬧登場,雖受疫情影響比賽規模縮水,但有來自非洲的台灣女婿組「黑豹隊」參賽,吸睛度不減,不料,稍早傳出他比賽摔傷意外,目前已送往醫院醫治。

  • 西非馬利驚爆政變 總統總理遭捕「被請辭」

    西非馬利驚爆政變 總統總理遭捕「被請辭」

    據路透社報導,西非馬利18日驚傳政變,總統凱塔(Ibrahim Boubacar Keita)、總理席斯(Boubou Cisse)以及多名政府高階官員皆遭叛亂士兵逮捕,之後凱塔自行宣布請辭,解散國會,加深原本就飽受聖戰叛軍份子動亂以及大規模抗議示威的危機局勢。

  • 「一早醒來都是屍」!前友邦爆百人大屠殺 多人遭蒙眼爆頭

    「一早醒來都是屍」!前友邦爆百人大屠殺 多人遭蒙眼爆頭

    位在西非內陸的前友邦國家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一座城鎮驚現至少180具遺體,死者全數是男性,且許多人被爆頭,人權組織推測,這些人可能是遭到政府處決。 \n \n路透社報導,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今(8)日刊出報告,指出布吉納法索的北部城鎮吉博(Djibo),多個公墓出現多具遺體,加總起來至少有180具屍體。 \n \n報告指出,這些人可能是在去年11月至今年6月之間被殺,成堆、成堆的遺體被棄置在主要道路、田野、空地上,當地居民表示,遺體全是男性。 \n \n吉博一名地方領袖指出,許多死者被蒙住雙眼、雙手綑綁,最後被槍擊、爆頭而亡。 \n \n「人權觀察」的報告指出,證據顯示,政府軍隊參與了這場「大規模非法處決」行動。 \n \n布吉納法索官方回應,會調查這些死亡案件,布國國防部長賽伊(Moumina Cheriff Sy)稱,這些殺戮行動可能是由聖戰份子所為,他們穿著偷來的軍服及設備行兇,他還補充,「大眾難以分辨武裝恐怖份子以及軍事、安全人員之間的區別。」 \n \n儘管布國官方承諾會介入調查,不過人權組織表示,布國政府鮮少實現諾言,「人權觀察」主管非洲沙赫爾地區的杜夫卡(Corinne Dufka)表示,布國當局迫切需要找出是誰讓吉博變成「殺戮現場」。 \n \n路透社指出,2017年以來,布吉納法索就持續和與蓋達組織(Al-Qaeda)、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相關的激進組織作戰,導致數百平民被殺,近百萬人流離失所,甚至影響到鄰國尼日(Niger)及馬利(Mali)。 \n \n當地居民表示,他們不只害怕政府軍,也怕被聖戰份子屠殺,一名農夫描述,夜晚經常聽到車子駛過及「砰砰砰」的聲音,「隔天一早醒來,我們就會看到或聽到,這裡或哪裡又有屍體。」 \n \n \n \n \n \n

  • 西非腰果疫外價崩

    西非腰果疫外價崩

     新冠肺炎重創西非腰果外銷市場,有些農民因價格太低,甚至不願採收,寧願任其腐爛。 \n ■Coronavirus slams West Africa's cashew market, some crops left to rot. \n 象牙海岸的高爾比(Olivier Gore-Bi)原本取得貸款,準備在他12英畝的農地進行採收。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導致腰果價格加速崩落,跌到根本沒有利潤可言的水準,現在高爾比決定任由農地上的作物荒廢腐爛。 \n 通常在每年的前幾個月,西非農民就開始採收腰果並且曬乾,然後運送給亞洲處理商進行加工,接著再賣給全世界的消費者。 \n 然而在今年初、也就是腰果行銷季準備起跑時,新冠肺炎的疫情打亂一切。 \n 邊界關閉 重創市場 \n 過去幾年生腰果的價格原本就因供給過剩而承受壓力,在疫情爆發之後更是雪上加霜。亞洲廠房的加工速度放緩,加上全球相繼在3月實施邊界關閉等防疫措施,促使越南、印度的主要買家暫停飛往西非採購。 \n 腰果的消費者市場大多在非洲以外地區,因此西非的腰果產業長期前景取決於關鍵市場自疫情復甦的情況。 \n 全球最大生腰果貿易商、新加坡奧蘭國際(Olam International )表示,疫情引起全球供應鏈延宕,消費者需求銳減,皆使市場受到重擊。 \n 奧蘭國際腰果事業總裁希巴特指出,隨著封鎖解除,需求逐漸回溫,在可預見的未來,全球腰果價格仍可望逐漸回穩。 \n 但對高爾比而言,情況可不是如此。居住在象牙海岸中部的馬拉韋(Marahoue)的他接受電話訪問時直言:「今年猶如是一場災難」。 \n 缺乏買家以及亞洲加工速度趨緩,使象牙海岸腰果的國際合約價跌至每噸900美元,比起產季一開始的每噸1,400美元重摔35%。 \n 高爾比說:「沒有人要買,所以雖然是收成季節,也不用那麼辛苦採收」。另外四位受訪的象牙海岸農夫深有同感。 \n 高爾比自4月底開始就停止採收,當時腰果價格跌到每公斤只剩200西非法郎(0.34美元),意味他的收入還不到政府規定最低薪資的一半。 \n 路透訪問十幾位象牙海岸、迦納、幾內亞比索、塞內加爾、甘比亞的腰果農夫、當地買家或政府官員,皆表示新冠病毒危機已重創市場,只是各地承受衝擊各異。 \n 非洲腰果聯盟(Africa Cashew Alliance)提出警告,今年非洲生腰果出口將比去年的120萬噸銳減最高三成,產量可能比2019年的大約200萬噸下滑10%,有些絕望的農民寧願任其荒廢也不願採收。 \n 許多遏止疫情蔓延的措施皆不利西非腰果產業外銷,例如塞內加爾實施宵禁,使得乾燥堅果的時間縮短,甘比亞因航空業停飛,運載腰果的貨機只能閒置機場。 \n 出口銳減 極需紓困 \n 對於高度仰賴腰果外銷的西非小國來說,需求急縮的打擊,對當地人民生計無疑是一大打擊。在幾內亞比索,腰果占該國出口的約90%,也是65萬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受累於腰果出口銳減,該國政府於是提撥銀行緊急基金,以援助該產業。 \n 疫情危機在消費者端帶來前所未見的改變。家族事業在西非經營堅果出口的達爾米亞即說,印度許多大型婚禮皆已取消,是腰果需求銳減的原因之一。印度婚禮在傳統上會以腰果製作的甜點作為禮物。

  • 大陸長征5B火箭 可能碎片落在西非

    大陸長征5B火箭 可能碎片落在西非

    上週一(5月11日),西非象牙海岸的中部城鎮馬乎努(Mahounou)遇到一些金屬碎片從天而降,其中最大的一塊是12公尺長的金屬管,所幸沒有造成人員與財產的損失。目前該國的憲兵隊正在調查來源。美國方面認為,這些碎片是中國大陸的長征5B火箭的中段碎片。 \n \n長征5B火箭是大陸研發的重型大推力火箭,可以將20噸的物體送到太空,理論上,火箭的第一截應該在發射後的10分鐘內就因燃料用盡而脫離,然後回落在大氣層時燒毀。但是美國的太空觀測卻認為,燃料耗盡的火箭進入了一個非常低的軌道。 \n哈佛大學史密森天文中心(Harvard-Smithsonian Center )研究員喬納森‧麥道威爾(Jonathan McDowell)認為,這些碎片應該是中國大陸在5月5日發射的長征5B火箭,因為碎片的位置與火箭的路徑一致。 \n \n來自Facebook和Twitter的圖片顯示,馬乎努的村民發現的一根很長的金屬管。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這是火箭的一部分。但是,麥道威爾說,當地人表示,他們聽到了很大的聲音、閃光,然後就遇到這些掉落的碎片。 \n \n聯合國有一個《外空物體所造成損害的國際責任公約》(International Liability of Damage Caused by Outer Space Objects),該公約規定,如果墜落的太空物體傷害人身或損害地球上的某個地方,應承擔國際責任。在1972年,一枚蘇聯衛星墜入加拿大後,就曾引用該條約。中國大陸在1988年加入,但象牙海岸沒有。因此,即使這些碎片來自火箭,也不清楚中國大陸是否必須負責。 \n \n麥道威爾認為,如果無長征5B火箭確實會回落物體,就不適合繼續太空站的興建工作。

  • 確診夫婦西非返台 空服員:曾說喉嚨痛 狂吃喉糖

    確診夫婦西非返台 空服員:曾說喉嚨痛 狂吃喉糖

    國內新冠肺炎在連續6天無新增個案後破功,一次增加3名境外移入確診。其中案431、432是一對夫婦,從西非到法國轉機返台,機上空服員爆料,兩人早在上機前就告知喉嚨痛,機上更是狂吃喉糖,試圖止咳減緩喉嚨不適。 \n \n案431與432為一對夫婦,2月11日至塞內加爾工作,陸續於4月26日、27日出現全身倦怠及咳嗽等症狀,兩人5月1日返國入境時因仍有咳嗽症狀,由機場檢疫人員採檢通報、確診。 \n \n《TVBS》報導,這對夫妻其實還帶著2個小孩回台,在上機前就先說有喉嚨痛,在從巴黎返台的班機上更是一直吃喉糖想止咳、舒緩喉嚨痛,一旁的商務艙乘客嚇得只能把自己包緊緊。之後飛機落地不到半天,該班機的空服員立刻收到居家隔離14天簡訊,包括乘客、機組人員在內,匡列了11名接觸者。 \n

  • 一不爽就閹割!非洲盜GG集團崛起

    一不爽就閹割!非洲盜GG集團崛起

    竊盜集團什麼都能賣!非洲奈及利亞(Nigeria)警方破獲,專門販賣男性器官的犯罪分子,只要有買家打電話給他們說「需要一些生殖器」,這些「GG大盜」就會謀殺無辜男性獲取,受害人數相當多,至少包含4位平民百姓與1位警察,嫌犯甚至在電視上講述如何偷走這些生殖器。 \n大約10名嫌犯因為盜人體器官販售遭逮捕,集團首腦是39歲的雅庫布阿赫米杜(Yakubu Ahmedu),曾在當地政府、企業集團擔任重要職位,也因為這些身分,雅庫布容易取得武器彈藥,供應犯罪集團脅迫、追捕受害男性,取得他們的生殖器。 \n「來自國外的中盤商找到我們,並承諾為我們提供舒適生活」,雅庫布解釋為什麼會盜取男性生殖器的原因,因為每個生殖器可以賣30萬奈及利亞奈拉(NGN),大約台幣2萬4607元,對他們來說是相當豐厚的報酬,但集團裡一位18歲成員奧比拉阿塔(Obila Attah),決定向警方舉報,整件事情才曝光。 \n非洲販賣生殖器官的新聞,對當地民眾來說可能已經見怪不怪,不只奈及利亞,其他國家也常發生男性生殖器遭強行割下,幸運的話還可以撿回一命,「市場需求」如此高,其中一個原因是巫術盛行、儀式所需;另一個則是這類型買賣,在歐美國家相當賺錢,奈及利亞警局透露,過去10年已經埋葬600多名失去關鍵器官的男性。

  • 新冠肺炎防疫 嘉基義診團遠赴西非國家「多哥」衛教

    新冠肺炎防疫 嘉基義診團遠赴西非國家「多哥」衛教

     新冠肺炎防疫大作戰期,嘉義基督教醫院義診團2月17至23日,遠赴西非國家「多哥」義診,並趁機衛教新冠肺炎的病毒傳播方式、如何預防感染及個人衛生防護作法,當地民眾熱烈參與,還吸引當地媒體採訪。 \n \n 嘉基醫院表示,嘉基、士林真理堂、美國生命河靈糧堂、泰國教會及法國華人教會所組成的「多哥義診短宣隊」,2月17至23日到多哥義診一周,共3場義診,服務約400人,婦女及小孩居多,多是呼吸道或腸胃道感染、肌肉痠痛及下背痛等毛病。 \n \n 嘉基表示,從019年首次到多哥義診,發現瘧疾、感染性疾病及肌肉骨骼痠痛等問題是當地常見病症,因此此次團隊有內、外科及復健科醫師出診,郭英調醫師還特別衛教新冠肺炎防疫醫療知識。 \n \n 嘉基表示,嘉基支持美國生命河靈糧堂在多哥首都洛美郊區Kohe創立生命河診所,已聘用當地醫療人員進駐,並有附屬藥房,提供一般婦產與基礎外科服務,未來將強化內科服務,建立轉診制度。 \n \n 嘉基國際事務部主任郭威廷表示,義診服務的2個村莊沒有自來水、沒有電力,孕產婦大多在家生產,醫療資源相當缺乏,期待未來以診所為中心,協助健康小站志工訓練,強化小站在社區的功能。

  • 奈及利亞瓦斯管線爆炸 17人喪生

    奈及利亞瓦斯管線爆炸 17人喪生

    西非國家奈及利亞,在週日發生天然氣管線爆炸事故, 導致至少17人死亡。事故發生在首都拉加斯(Lagos),現正在進行救援工作 。 \n半島新聞(Aljazeera)報導,奈及利亞緊急事務管理局發言人法里洛伊(Ibrahim Farinloye)表示,這起事故是車禍造成的,一輛卡車撞破天然氣加工廠的氣瓶,然後引發管線爆炸與隨後的連續反應,超過100棟房屋起火,上百人受傷。爆炸還摧毀了卡車、汽車和摩托車。 \n爆炸還波及到附近的學校,學校的宿舍發生倒塌,250多名學生被困,甚至中學校長一家4口,包括校長先生、夫人,還有2名兒子都死在這起事故。 \n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周日表示,這一事件是全國性的悲劇,他向遇難者家屬表示慰問。 \n奈及利亞西邊是幾內亞灣,這個海灣藏有大量的石油,因此奈及利亞也是石油輸出國,該國擁有數十億美元的石油和天然氣工業,但是管理不善導致事故頻繁,運油車故障、管線爆炸在奈及利亞很普遍,而且石油收益沒有嘉惠到人民,大多數人民仍然生活在貧困中。 \n去年7月,奈及利亞中部就發生油罐車爆炸事件時,導致45人喪生,另有100多人受傷。

  • 烹煮人肉賣給遊客 血腥影片網嚇傻

    烹煮人肉賣給遊客 血腥影片網嚇傻

    世界各地不時謠傳吃人肉的傳聞,除了新聞報導恐怖罪犯將人殺害後食用,有些地區吃人肉對他們來說習以為常,2015年就曾發生西非奈及利亞,有餐廳將人肉料理成一道道菜餚端上桌,警方到達現場時還發現兩顆正在滴血的人頭,駭人的狀況令人頭皮發麻。 \n最近英國知名網站「LiveLeak」瘋傳一段烹煮吃人肉的影片,影片沒有透露拍攝時間及地點,根據網站敘述,他們說的語言是奈及利亞東南部慣用的伊博語(Igbo),且煮食人體器官的同時還聲稱「從沒嘗過人肉的人,絕不能說自己有享受過世界上最好的肉」。 \n血腥影片引起網友熱議,這些人面對人體殘肢,絲毫不在意的拍攝、聊天,讓人看的毛骨悚然,「想不到還有人這麼做」、「這些受害者哪裡來的」、「天啊有人報警嗎」。其實奈及利亞經常傳出食人事件,2014年有位神父誤吃人肉,報警時表示「吃完餐點被收取高額費用,想不到竟然是人肉」。 \n但當地居民似乎見怪不怪,就算看到詭異情形也不會多問,儘管政府已經明令禁止吃人肉,但類似案件仍經常發生。

  • 西非新貨幣Eco誕生

    西非新貨幣Eco誕生

     西非在2020年中即將啟用討論已久的貨幣:Eco。許多西非人都感到欣喜,但專家認為改革貨幣未臻完善,仍有漫長的路要走。 \n ■In 2020, West Africa is set to get a long-discussed new currency: the Eco. \n 象牙海岸總統烏阿塔哈(Alassane Ouattara)在去年12月底、法國總統馬克宏走訪該國時宣布,西非經濟貨幣聯盟(West African Economic and Monetary Union,WAEMU)已經達成改革西非法郎的協議。 \n 烏阿塔哈表示,西非法郎將進行三大改革,第一,西非法郎更名為Eco,第二,法國國庫將停止持有Eco貨幣的50%儲備金,第三,法國政府退出過去在西非法郎扮演的角色,意即不再干預管理Eco。 \n 西非法郎走入歷史 \n 烏阿塔哈所言,意味目前流通於WAEMU八個成員國的西非法郎,即將畫上句點。由於西非法郎被視為法國殖民地遺產,一直備受爭議,貨幣更名後,代表了西非進一步脫離殖民時期的連結。 \n 這八個國家同樣也隸屬於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ECOWAS),分別是貝南(Benin)、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幾內亞比索(Guinea-Bissau)、象牙海岸、馬利(Mali)、尼日(Niger)、塞內加爾(Senegal)以及多哥(Togo)。 \n 未來Eco將與西非法郎過去20年一樣,採取緊盯歐元的政策。 \n 非洲法郎最初是法國在1945年發行的貨幣,當時是法國的非洲殖民地通用,如今仍適用於非洲14國,其中分為西非法郎和中非法郎,此次更動僅限於西非法郎。 \n 在塞內加爾的達喀爾大學學生聽到這消息時欣喜萬分,他們表示,「許多國家對西非法郎退避三舍,這也是他們不願投資非洲的原因。隨著西非法郎改為Eco,勢必為年輕人帶來更多就業機會。」 \n 另一位學生也說:「我認為這是令人欣慰的結果。即便不完全符合塞內加爾人的預期,但情況已有改善。」 \n 新貨幣灰色地帶多 \n 然而並非每個人的反應都如此樂觀。達喀爾大學研究學者賈薩瑪(Mor Gassama)即認為,Eco貨幣發行後,仍有許多灰色地帶等待處理。 \n 賈薩瑪說:「畢竟在非洲,每個人都知道,問題不僅在於錢而已。最重要且根本的問題是公共基金的管理。倘若一國元首不願意遵守承諾,或是最好的資源都被揮霍、沒有依照優先順序運用,那麼,無論這個貨幣叫什麼名稱,恐怕情況都不太好」。他認為,這方面政治因素的影響多過於經濟因素。 \n Eco的構想最初源自2003年,預計2020年7月上路。事實上,Eco正式啟用的日期一延再延,已經七度延期,從2005年、2010年、2014年到現在。而且無論是西非法郎流通地區或像是擁有自家貨幣的奈及利亞、迦納等其他西非國家,對於創立Eco的議題始終爭論不休。 \n 喀麥隆經濟學家貝林加(Martial Ze Belinga)指出,「我們目前有兩個Eco,一個是15國於2003年表決定名的貨幣,另一個是WAEMU與法國的新Eco,這決定獨立於其他國家,實在令人驚訝,應該至少要等待其他國家同意才行。」

  • 布吉納法索軍事基地遭攻擊 伊斯蘭國宣稱犯案

    西非國家布吉納法索的軍事基地24日遭到攻擊、導致多人死傷,伊斯蘭國(IS)今天宣稱犯案。 \n 路透社報導,伊斯蘭國西非省(Islamic State West Africa Province, ISWAP)發布聲明指出,所屬1名成員駕駛裝置炸彈的車輛、衝撞蘇姆省(Soum Province)北部一處軍事基地並引爆炸彈,造成多人死亡受傷。

  • 紐時:全球重新部署抗中俄 美考慮從西非撤軍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五角大廈正考慮減少派駐西非地區的部隊,甚至從西非撤軍,以做為美軍全球重新部署的一環。 \n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正在研究美軍全球重新部署,降低對反恐行動的強調,而更加凸顯對抗中國和俄羅斯。 \n 紐時表示,五角大廈不太可能在元月前就此事做成決定。 \n 美國總統川普一再承諾要停止美國「無窮無盡的戰爭」,他已下令大幅裁減派駐敘利亞的美軍,並已準備在阿富汗這麼做。目前美國在阿富汗駐約1萬3000部隊。 \n 美國目前派駐非洲的部隊在6000至7000人之間,主要駐守在西非,但也駐紮在索馬利亞等國家,其中包括軍事教導員。根據紐時,美國最近斥資1億1000萬美元在尼日建造一座無人機基地。 \n 美軍從西非撤離,也將結束對法國在馬利、尼日和布吉納法索軍事行動的支援。法國目前在這三個國家與當地部隊聯合對抗蓋達組織(Al-Queda)與伊斯蘭國(IS)聖戰士。 \n

  • 西非貨幣聯盟單一貨幣Eco 明年上路

    西非貨幣聯盟單一貨幣Eco 明年上路

     要出現第二個類歐元區了嗎?15國組成的西非經濟貨幣聯盟(WAEMU)21日與法國達成協議,同意把共同貨幣名稱改為Eco,並於2020年正式上路,逐步取代目前流通的西非法郎(CFA),但匯率仍將緊盯歐元。 \n 根據協議,使用Eco的非洲國家不必將其外匯儲備的50%上繳法國國庫,而法國代表也不再是WAEMU的央行理事之一。 WAEMU旗下有2種CFA,一個是西非國家中央銀行發行的西非CFA(流通於8個國家),一個是中非國家央行發的中非CFA(流通於6個國家)。Eco明年上路後,涵蓋區域僅限西非CFA,不影響中非的CFA。正在西非象牙海岸訪問的法國總統馬克洪說,單一貨幣上路後有望帶動西非區域的經濟穩定與動能。 \n 長期以來,CFA的批評者一直將其視為殖民時期的遺物,但支持CFA的人士則表示,CFA在動蕩的地區提供了金融穩定性。西非經濟共同體共15個成員國,其中8國在1994年成立了次集團「西非經濟貨幣聯盟」(WAEMU),成員國包括貝南、布吉納法索、象牙海岸、幾內亞比索、馬利、尼日、塞內加爾、多哥等,通用西非非洲法郎。其中除了幾內亞比索曾是葡萄牙殖民地,其餘7國全是前法國殖民地。 \n 西非經濟共同體剩下的6個成員國不屬於西非法郎區,這6國分別是奈及利亞、獅子山、加納、幾內亞、甘比亞和賴比瑞亞,各自有自己的貨幣。隨著Eco上路,單一貨幣有望覆蓋西非經濟體所有15個國家共3.85億人口。

  • 西非布吉納法索加拿大礦場車隊遇襲 37死60傷

    加拿大礦業公司塞馬弗(Semafo)在西非國家布吉納法索礦場運送員工的車隊今天遭到攻擊,地區政府首長表示,至少有37人死亡和60人受傷。 \n 礦場所在艾斯特地區(Est Region)的首長山諾(Saidou Sanou)發布聲明說,「身分不明武裝分子」今晨伏擊車隊,造成礦場員工慘重傷亡。 \n 塞馬弗公司稍早發布聲明表示,這支有5輛巴士的車隊由軍方護送前往班谷金礦(Boungou),但在距礦場約40公里處遭到伏擊,有數人死傷。 \n 這家公司在布吉納法索有兩處礦場,這個西非國家正在與聖戰士作戰,戰事已造成數百人喪生。 \n

  • 挪威貨船西非貝南遇襲 9名船員疑遭海盜綁走

    西非國家貝南(Benin)港市科托奴(Cotonou)當局今天表示,9名在港口外貨船上等候入港的船員遭到疑似海盜綁架。 \n 法新社報導,港口當局發布聲明表示:「科托奴自治港區遺憾告知各位,2日早晨港區發生一起海盜行為。」 \n 港口當局說,貨船「伯尼泰號」(Bonita)在距離港口入口約14公里處遭到攻擊,船上8名船員外加船長被綁架。 \n 伯尼泰號船東挪威的烏格蘭公司(Ugland)發表聲明,證實「伯尼泰2日早晨在貝南科托奴港外停泊時,遭到海盜登船」。 \n 聲明中也說,當船隻等候停泊將石膏卸貨時,9名船員被海盜帶走,其他的船員通知地方當局,船在當天稍晚抵達科托奴港。 \n 公司發言人告訴挪威當地媒體,被綁架船員都是菲律賓人。 \n

  • 雀巢等大廠願補貼可可農 惜杯水車薪無助脫貧

    業界消息人士今天表示,一些跨國企業願補貼非洲可可農生活開銷,此舉值得鼓勵,卻不足以讓農人脫離貧困。 \n 可可生產量占全球6成以上的象牙海岸和迦納7月間啟動與巧克力農的協議,收購價會算入「生活收入差異」(living income differential, LID)。 \n 全球前兩大可可亞商瑞士百樂嘉利寶集團(Barry Callebaut)和雀巢(Nestle)10月在德國柏林世界可可基金會(World Cocoa Foundation)會議期間做出多項宣布後,證實每公噸可可會比市價多付400美元協助農民。 \n 象牙海岸和迦納這兩個相鄰的西非國家6月間表示,2020/2021這季的最低價格,會設定在每公噸2600美元。 \n 身為全球最大飲料商的雀巢在聲明中說,雀巢購買2020/2021的可可豆時,已有算入「生活收入差異」。 \n 一位不具名受訪的專家表示:「這對生產者而言是好事,但就算多的錢全都給生產者,他們也擺脫不了貧窮。」 \n 農業工程師杜歐(Romeo Dou)說,根據「生活收入差異」,象牙海岸農人每公斤應拿到1000西非法郎(約新台幣51元),比原先每公斤825西非法郎多一些。 \n 但杜歐說:「就算是1000西非法郎,也不會改變這些農人的生活。」 \n

  • 這國家遍地鑽石 人民卻吃不飽飯

    這國家遍地鑽石 人民卻吃不飽飯

    坐落於西非大西洋沿岸的獅子山共和國(Republic of Sierra Leone)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背負的外債高達16億美元,比當年的全國總收入還要高出12倍,這裡的人民連最基本的溫飽問題都難以解決,加上衛生條件差,人均壽命僅有35歲。諷刺的是,這裡遍地是鑽石,還有約2500萬克拉鑽石儲量,在世界排名第七,因此被稱為是「鑽石之國」。 \n不少人好奇,擁有世界上最大、最多產鑽石的獅子山,為何淪為全球最貧窮國家之一?事實上,獅子山「成也鑽石、敗也鑽石」,鑽石帶來的財富遠遠不敵戰亂犧牲,國內各方勢力爭奪鑽石,使得民眾長年飽受內戰之苦,就連一頓溫飽都都成了奢侈。 \n當地民眾並沒有因為開採鑽石從中獲得任何好處,鑽石在他們眼中和一般的石頭沒有差別,只能拿去換取食物,只有不斷的勞動才能解決日常的溫飽問題。 \n至於鑽石則多半都進入了軍閥和商人的口袋,但會把獲利投資在當地的卻是少之又少。2006年一部由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領銜主演的《血鑽石》就是在描述90年代獅子山的悲慘內戰。

  • 基改真菌滅蚊 西非試驗成功

    基改真菌滅蚊 西非試驗成功

    如果世界上沒有蚊子,大家都會好過很多,生態學家也確定,地球沒有蚊子並不會造成生態問題。科學家一直在設法根除蚊子,現在一種基因改造的真菌可能是剋蚊利器,在西非布吉納法索的村莊試驗期間。僅45天就摧毀了目標蚊子種群,未來還會在更開放環境,進行更大型的試驗。 \n新阿特拉斯(new atlas)報導,哪一種生物對人類威脅最大?答案是蚊子,包括瘧疾、黃熱病、日本腦炎、登革熱,血絲蟲,以及會遺禍後代的茲卡病、,都是蚊子所傳播的,每年因蚊子叮咬而死亡的人數超過70萬人,比戰亂還要可怕。如何殺蚊呢?以往科學家著重在發明化學殺蟲劑,比如DDT,但是用多了,抗藥性的蚊子也會出現,因此近幾年來,科學家希望採取基因與生物方法,其中真菌孢子來殺蟲似乎是不錯的手段。最有名的真菌殺蟲就是「冬蟲夏草」。不過,就效率而言,真菌孢子不是殺滅蚊子的最佳方法,在現實世界的場景中,通常需要很多孢子才能最終取下蚊子的性命。 \n因此,研究人員致力於增強一種名為綠僵菌(Metarhizium pingshaensei)的黴菌的毒性,這種綠僵菌在自然界就是蚊子殺手,包括甘比亞瘧蚊(Anopheles gambiae)和埃及斑蚊(Aedes aegypti)都很容易被感染,只是自然環境中的綠僵菌毒性不強,因此科學家將這種真菌經過基因工程改造,將北非沙漠蠍子和澳洲藍山漏斗網蜘蛛的毒素給加進去,強化真菌的殺蚊能力。 \n之所以選綠僵菌來改造,是因為先前的測試表明,此真菌的感染目標就是蚊子,而對蜜蜂等其他物種無害。這種真菌巧妙地突破蚊子的身體防線而忽視其他物種。 \n研究員之一的雷蒙‧魯格(Raymond St. Leger)表示:「這些真菌具有很強的選擇性,它們知道昆蟲身體的特徵,而我們所選用的菌株專門攻打蚊子。當這種真菌檢測到它在蚊子身上時,它會穿透蚊子的角質層進入體內開始培養,落到其他昆蟲身上則不起作用,所以它對蜜蜂這樣子的有益物種來說,是非常安全的。」 \n研究團隊在西非洲布吉納法索瘧疾流行的農村地區,進行了一場測試,他們建造了一個大型溫室,其中有三個小屋,以模擬三種不同的場景。一個小屋裡不含真菌;第二個小屋含有非基改真菌;第三個小屋含有基改後的真菌。 \n在每個小屋內,釋放了1000隻成年雄性和500隻成年雌性蚊子,在接下來的45天內,研究人員每天計算蚊子的數量,以瞭解真菌對蚊子數量的影響。結果45天之後,第一個無真菌的小屋,有1,396隻蚊子,蚊子王國仍然欣欣向榮;而第二個有著非基改真菌的小屋,蚊子減少到455隻,已是很大的浩劫;然而第三個有著基改真菌的小屋,只剩13隻成年蚊子存活,數量稀薄至此,顯示這群蚊子已窮途末路、步入滅亡。 \n另一名研究員布萊恩‧樂夫特(Brain Lovett)表示:「我們釋放基改真菌的方式也很簡單,只是在研究區牆上掛上薄片,其他的由空氣來幫忙,區區45天就讓蚊子族群崩潰,效果比我們預想的還好。」 \n他還補充:「即使是最殺滅抗藥性蚊子,面對真菌一樣脆弱。」 \n不過,科學家不確定蚊子是否也會演化出對抗的本領,因此論文作者建議謹慎行事,這項技術先用在暫時減少特定種群,以阻止更廣泛的瘧疾爆發之用,不要急著用它來滅絕所有的蚊子。 \n

  • 西非加彭發生政變 軍隊佔領電台要民主

    西非加彭發生政變 軍隊佔領電台要民主

    西非的加彭共和國在今日清晨發生軍事政變,一批陸軍士兵佔領國家電台,向外呼籲政治必須改革,請人民站出來支持。他們對抗的對象是長期統治加彭的阿里邦哥總統(Ali Bongo),目前邦哥因中風而在國外治療。然而這場政變似乎沒有得到支持,加彭政府在週一稍晚表示政變已被平息,為首的5名領導者有4位被捕。 \n \n事件發生在週一凌晨4點30分,加彭首都利伯維爾的國家電視台被一部分叛軍佔領,他們立即播放自己的訴求,並同時網路直播。 \n \n首領是凱利.翁多.歐比昂中尉(Lt Kelly Ondo Obiang),他自稱自己是加彭安全愛國青年運動的團體負責人。他說,加彭現任總統阿里.邦哥健康不佳,已無法有效治理國家,然而他竟然在新年演講時謊稱自己身體健康,這一點他無法忍受。 \n \n叛軍呼籲民眾一起響應他們,以推翻政府,他說:「如果你正在吃飯,請停下來;如果你正在喝酒,也請暫停;如果你在睡覺,趕快清醒,並叫醒你的鄰居們......一起站出來走上街頭,佔領國際機場、政府機構和媒體。」 \n \n \n然而,這場政變沒有得到響應,一名目擊者說,這場政變的第一波人數大約300人,他們人數只夠佔領國家電視台,之後他們苦苦守著,發射催淚瓦斯試圖驅散從其他地方趕來的政府軍,在幾個小時後抵抗不支,5名帶頭者有4名被捕,只有1人逃脫。 \n \n邦哥在去年10月訪問沙烏地阿拉伯時因中風而臥病,再也沒有回到加彭,去年11月他在摩洛哥休養,在那裡發表了2019年的新年談話,他說:「他自己的健康確實經歷了一段危險期,但正在好轉,將會很快回國。」 \n \n加彭礦藏豐富,包括銅、鋅、錳都很多,而且石油儲量大,是石油輸出國組織的一員,在西非算還算是富裕而穩定的國家。然而政治上長年都是強人統治,以邦哥家族為主,現任總統阿里邦哥的父親奧馬爾邦哥,從1967年執政到2009年過世為止。不過他的建樹頗多,與前殖民大國法國保持密切聯繫,使加彭與西方的關係不錯。 \n \n現任總統是阿里邦哥在2016年的大選勝出,但是選舉過程受到爭議,公認是選舉舞弊。表面上看,他的得票率49.80%,比競爭對手讓·平(Jean Ping)的48.23%來的高。但是,在邦戈的家鄉地區上奧果韋省(HautOgooué)宣布結果之前,平的出口民調看起來較有優勢,然而上奧果韋省一開完票,整個選舉結果翻盤。上奧果韋省的投票率達到驚人的99.98%,比加彭其他地方的投票率59%高出太多,而且邦哥的得票率95%,也與其他地方來的不同,因此反對派一直認為邦哥選舉舞弊,得位不正。 \n \n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