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見死不救的搜尋結果,共50

  • 外配家屬來台被逼離境 林麗蟬批外交部見死不救

    外配家屬來台被逼離境 林麗蟬批外交部見死不救

    國民黨立委林麗蟬21日帶著菲律賓籍配偶代表邱美雅召開記者會,表示邱女安排母親來台幫忙照料因病臥床的丈夫,讓她能無後顧之憂繼續上班賺取生活費及醫藥費,但外交部卻要求邱母必須按規定離境,以事不關己的態度對待有困難且亟需幫助的新移民家庭,痛批外交部見死不救。

  • 外配家屬被逼離境 林麗蟬批外交部見死不救

    外配家屬被逼離境 林麗蟬批外交部見死不救

    我國外籍配偶親屬來台探親的資格審查,以及停留時間的相關規範,外交部前後說法不一且相互矛盾,導致新移民權益無法獲得保障。國民黨立委林麗蟬今開記者會痛批外交部讓新移民權益嚴重受害,她並嚴正要求外交部長吳釗燮向全體外配道歉,同時清楚說明外配探親權益的相關規範。 \n \n林麗蟬說,外交部宣稱辦理探親簽證時,將基於人道對特殊個案予以斟酌展延,可是實際情況根本不如官方所言之便利與人性。外交部在公文中指外配親屬探親資格限於「二親等」且「無國別限制」,但在發言人的聲明中,又稱除特定國家外皆「無親等限制」,到底哪一個說法才是正確的?又是哪一個說法公然扯謊? \n \n林麗蟬表示,對於所有外配而言,這是攸關親人能不能來的重要規範,外交部卻連說清楚都做不到,根本不瞭解第一線外館人員辦理相關業務的實際情況,等同直接放任駐外館處任意宰割新移民的探親權益。她並要求外交部長針對漠視所有外配權益公開道歉,同時清楚說明外配親屬探親的相關規範。 \n \n林麗蟬也指出,不管是在外交部的公文或是發言人的聲明中,都說會視個案情形給予人道協助,並斟酌展延簽證,但實際上很多新移民家庭在發生緊急危難事故時,求助外交部卻被冷血拒絕,不僅造成血淋淋的遺憾,同時更悖離蔡英文政府自詡為人權國家的承諾。 \n \n一名邱姓新移民在記者會中泣訴,她的丈夫在今年五月發生腦積水,失去自主生活能力,需要24小時全天候照護,她成為了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但就算每天工作12小時,還是只能勉強支付丈夫的醫療費用,不但請不起看護,丈夫在台灣除了她也沒有其他親人可以幫忙照顧。她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請媽媽以探親身份來臺協助照護老公,可是,簽證即將在十月下旬到期,如果媽媽回去了,「我該怎麼辦?我老公該怎麼辦?拜託大家,請你們幫幫我。」 \n \n

  • 「新好弟弟」自曝遭親姊性侵 再批名歌手哥哥見死不救

    「新好弟弟」自曝遭親姊性侵 再批名歌手哥哥見死不救

    31歲「新好弟弟」亞倫卡特(Aaron Carter)當年頂著「新好男孩」成員尼克卡特(Nick Carter)的弟弟頭銜出道,可惜亞倫卡特之後因藥物與精神問題走下坡,近日他在推特自曝曾遭親生姊姊和兩位舞者性侵,而尼克卡特不但沒救他,還欺負他,導致過去15年亞倫卡特都在治療虐待和性侵帶來的傷痛。 \n亞倫卡特曾在90年代因可愛又帥氣的外表紅極一時,2015年他上傳一張爆瘦的自拍照,引來外界質疑他嗑藥,雖他本人否認,最近卻因精神狀況和哥哥尼克卡特鬧翻,主因是亞倫卡特疑似威脅要殺掉尼克的老婆和腹中胎兒,使尼克卡特宣布決定向法院申請保護令,阻止亞倫接近他的家人和妻子。 \n對此,亞倫卡特近日在推特上澄清絕沒有要傷害任何人的意思,並驚爆自己8歲時被兩名舞者性侵,10到13歲時又被已故的姊姊Leslie性侵,再加上哥哥尼克卡特的虐待,導致亞倫身心長期受創,過去15年都在反覆療傷,他強調已經4年沒見過尼克了,未來也不想見,「我對這些指控十分驚訝,我沒想過傷害任何人,尤其是我的家人」。 \n據知,亞倫卡特在家排行老么,上有一個哥哥和三個姊姊,分別是尼克卡特、BJ、Leslie,與雙胞胎姊姊Angel,亞倫卡特當年以童星身分出道,之後卻被指崩壞,曾有網友問亞倫卡特為何沒像小賈一樣走紅到今天,亞倫卡特則回嗆自己又不是小賈,是他先在演藝圈開創童星之路,「而這些小鬼從來沒對我表示尊敬」,2013年因事業沒落,亞倫卡特已向政府申請破產。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對李承翰見死不救?她淚訴委屈心酸

    對李承翰見死不救?她淚訴委屈心酸

    鐵路警察李承翰本月3日因處理補票糾紛,及保護全體乘客,不幸遭逃票的鄭姓男子刺死殉職,引起全國激憤。當時的現場畫面曝光後,有不少網友急著找「戰犯」,痛批車廂內部份乘客光顧著錄影,卻見死不救。對此,目擊整起事件的張姓女子還原現場狀況,痛心直呼事情沒外界「想像中那麼簡單!」 \n張女提到,事發當時她看見鄭男與列車長在車廂中因逃票一事,發生激烈口角,在場乘客全都嚇傻了,而她原本想跑到另一節車廂,卻被站務員請求幫忙錄影蒐證,於是她又回到事發的第4號車廂,全程目擊鄭男失控持刀捅向李承翰的肚子。當時的她嚇傻了,其餘員警和男姓乘客全都撲了上去,走道上血跡斑斑。 \n「勇敢的警察沒有發出很痛的哀嚎,還關心現場的民眾有沒有受到危險…」現場有員警疾呼有沒有人帶大被子或是大浴巾,她忍住眼淚大喊「拆窗簾,快拆窗簾,給他(李承翰)蓋住!」現場乘客也立刻拆下窗簾,替李承翰進行緊急處置。 \n對於事發後外界指責乘客見死不救,張女痛心澄清,現場每位民眾都有上前幫忙,幫忙指揮疏散路線、幫忙錄影蒐證、幫忙抬擔架、幫忙提供衛生紙、幫忙叫救護車、幫忙拆窗簾幫受傷警察暖身、幫忙拿水、幫忙清潔車廂、幫忙壓制失控阿北、幫忙提供需要用到的東西…等等。 \n「要怎麼救?你教我。大家也都在等警察到…」她說,當時員警和列車長擔心乘客危險,要大家不要靠近,「以前看到類似的新聞也是會覺得怎麼不幫忙救?真正自己遇到了才發現事情不是憨人想得那麼簡單,我也是在現場車廂的人,一得知警察死掉,我難過哭的也沒有比他們家人少,誰能理解?」 \n她透露自己當時也受了傷,也有女乘客幫忙止血,手沾滿血腥,沒想到換來的卻是外界一波波的謾罵「嚇都嚇死了誰笑得出來,沒人想遇到這種事,怎麼連這樣子都也有人要嘴,你厲害你來啊。」

  • 罹癌正妹嗨到升天 鄰居見死不救噴450萬

    罹癌正妹嗨到升天 鄰居見死不救噴450萬

    高雄一名罹癌黃姓正妹與郭姓鄰居相約吸毒出現幻覺,郭男卻沒立即將黃女送醫,將她丟包在家門口,害黃女延誤就醫身亡,黃母向郭男提告求償730多萬,法官判郭男賠償450萬元。 \n \n判決書指出,黃女與郭男為住樓上樓下的鄰居,2016年郭男購買2包海洛因,約黃女到住家開毒趴,黃女施用海洛因後出現幻覺,不斷喃喃自語說「頭很暈,很想睡覺」,還表示自己先前有飲酒、服用安眠藥。郭男將人送往4樓租屋處途中,黃女已經站立不穩、身體抽蓄,甚至身體後仰癱軟倒地,郭男見狀卻見死不救,將黃女放在住家門口即放任不管,導致黃女延誤就醫,最後因混用酒精、安眠藥及海洛因,中毒死亡。 \n \n黃母愛女過世,主張她雙眼全盲,無工作能力,以接受女兒扶養約30年來計算,要求郭男賠償460萬元,及精神慰撫金200萬元,及喪葬費72萬元,共730多萬元。 \n \n郭男辯稱,黃女生前罹患癌症,本身就有毒癮,他只是與黃女共同出資購買毒品,不知道她吸毒前服用8顆安眠藥與酒精,認為黃女過世與他無關,而郭男本身經濟困頓,名下無任何財產,認為黃母要求賠償的金額過高。 \n \n法官審理認為,郭男幫助黃女施打海洛因,還遺棄無自救力的黃女在租屋處等死,郭男丟包行為與黃女死亡顯然有因果關係,審酌後判郭男賠償黃母72萬元、扶養費230萬元、精神慰撫金150 萬元,合計450萬元。刑事部分,郭男為吸毒累犯判刑7月,遺棄致人於死罪,判處有期徒刑4 年8 月。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感謝國民黨見死不救之恩!韓粉淚謝引深思…

    感謝國民黨見死不救之恩!韓粉淚謝引深思…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韓流」銳不可擋,外溢效應促國民黨九合一選戰大勝、讓高雄一躍成舉國焦點,更被視為「藍營救世主」。藍營初選喬不定,讓韓粉們百感交集。有網友表示,還好當初韓國瑜在北農蒙難,老長官王金平與眾多藍營天王無人出手相救,也正因為國民黨的冷血和忽視,反而造就了一塊亮招牌與潛力的救星;也希望韓了解,黨性永遠不能強過人性。 \n \n韓國瑜氣勢如虹,成基層與藍營支持者力拱的首選,民間韓粉尤其數量龐大。這也讓藍營「太陽」們,紛紛將目標對準韓,被外界笑稱上演「搶親」戲碼。 \n \n新北市前市長朱立倫與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近來動作頻頻。朱昨(5日)南下拜會韓國瑜,用「牽手」昭告大眾兩人的好交情;朱更不斷以「來看老朋友」,回應自己來高雄的目的。王金平繼媒體不斷放話後,也傳王金平將在朱後接連訪韓。 \n \n「太陽」們訪來訪去,初選卻始終喬不定,不僅讓基層大喊與民脫節,更讓廣大韓粉心急如焚,生怕韓國瑜就這麼被「卡死」了。韓的崛起與際遇,也引發不少人深思。 \n \n有網友在臉書表示:「當初韓國瑜在北農蒙難,如果王金平他在立委時的老長官肯出手全力挺他,可能國民黨就喪失了一塊亮招牌一個有潛力的救星,很諷刺,國民黨當時對韓的冷血和忽視,反而刺激了韓的崛起,韓要理解黨性永遠是不能強過人性的,因為人才能決定事成,黨只有收割成果的功能,各黨都一樣,只有政治明星,而沒有明星政黨。」

  • 少女考駕照車停鐵軌遭撞 教練見死不救跳車逃命

    許多人成年時都會迫不急待考駕照,不僅能證明自己真的長大,還能騎車或開車出去玩。最近波蘭發生一起考汽車駕照的驚悚事故,一名18歲的少女安潔莉卡(Angelika)在教練陪同下進行路考,但不慎將車子停在鐵軌上,下一秒慘遭火車活活撞死;不過,有目擊者看到教練直接跳車逃跑,譴責他對少女見死不救。 \n \n綜合外媒報導,23日一名來自波蘭南部扎斯卡拉的男子夸克(Rafal Kwak)親眼目睹一場亡命車禍,而街道上的監視紀錄器也拍下事故全程,一名少女安潔莉卡在62歲教練陪同下,開著一輛紅色轎車進行路考,但畫面中發現她突然將車子停在鐵軌上,馬上有一輛火車高速撞向她們,現場相當混亂。 \n \n夸克提到,當時他看到轎車上的教練直接跳車逃命,車內的安潔莉卡因為火車撞擊傷勢十分嚴重,「她當時還有呼吸,但非常喘,後來慢慢沒有呼吸,就在我們眼前死去」;另一名目擊者米哈爾(Michal)難過地表示,「少女身上流很多血,儘管我們已經試圖替她止血,但她的呼吸聲就慢慢停止了」。 \n \n還有一名不具名的目擊者氣得譴責逃跑的教練,因為他只顧著自己跳車,事後也對車內的安潔莉卡見死不救,「教練在火車撞上前一刻跳車,少女疑似也想跳車但來不及」。這起死亡車禍詳情警方仍在調查中,而火車上的司機和乘客都平安無事。

  • 醉客浴室滑倒成植物人 酒店妹見死不救判刑4年

    醉客浴室滑倒成植物人 酒店妹見死不救判刑4年

    酒店呂姓領檯小姐,去年1月與酒醉王姓男客投宿旅館性交易,王卻因不勝酒力在浴室「捉兔子」,後滑倒,撞及後腦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呂女雖兩度向旅館人員請求協助,卻兩度反悔,並在王倒地10小時後一走了之,直到王倒地28小時才被發現送醫,因顱內出血過久成為植物人。案經台北地方法院審結,依遺棄致重傷罪判呂女有期徒刑4年。 \n \n43歲的王姓男子,2016年1月22日晚間,到北市中山區民生東路一段的酒店消費,王男和酒店呂姓領檯小姐談好性交易,隔日凌晨近3點,2人投宿萬華一家商務旅館,王當時雖有醉態,但仍能自行行走。 \n \n去年1月23日上午8時許,王因酒醉跑到浴室抱著馬桶狂吐,呂女雖曾入內關心,但見男子仍應答自如,因此不以為意,不料,王男在浴室待了許久,呂女再度查看時,驚見王已躺臥地板不省人事。呂女連忙聯繫櫃台,請求派人協助將男子抬出,但等到房務人員上門時,呂女卻拒絕協助。 \n \n呂女在房內陪了男子一個上午,下午3點多櫃檯人敲門收取休息費時,呂女再度請櫃檯派人協助,卻又二度拒絕房務人員,隨後付了續住住宿費差額,於當日下午6點半,若無其事自行離開旅館,獨留王男繼續躺臥溶室過了一夜,翌日中午12時許,旅館人員進門查看才連忙送醫,王已獨躺浴室地上逾28小時。 \n \n王男在溶室嘔吐時,酒醉踉蹌撞傷頭部,才躺在地板不省人事,但呂女卻未馬上報警送醫,又兩度拒絕旅館協助,讓王躺在地上錯失急救時機,至今仍昏迷不醒。 \n \n警方獲報循住宿登記資料查出呂女,但呂女始終未到案遭檢察官發布通緝,最後在桃園龜山被警緝獲。 \n \n呂女到案後僅表示,當時嚇得不知所措,才會獨自離開。案經檢方起訴,北院合議庭審理認為,2人是議定性交易的契約關係,旅館房間是私密空間,外人未經同意不得侵入,房內2人如果遇到對方陷於無自救能力的狀態時,彼此有互負生存必要的扶助、保護義務,呂女拒絕房務人員進房,店方無從得知王男狀況,吳女是過程中唯一陪在王男身旁的人,應該履行性交易契約所生的附隨義務。 \n \n呂女雖答應賠償100萬元,但交保後2個月才付頭款10萬,之後每月只付1萬元,合議庭認為她不夠積極彌補,明知被害人王男已躺臥地上多時,終至陷入昏迷無法起身,卻未給予就王生存所必要的扶助、保護,還獨自離去,致王傷重成為植物人,依遺棄致重傷罪,判呂女4年徒刑。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母摔下樓 簡訊揭女兒見死不救

     發生於2016年台北市汀州路百坪透天厝的楊姓婦人摔死案,楊婦的馬姓兒女案發後互控對方推媽媽下樓,台北地檢署追查發現,馬女早在消防人員獲報的30小時前,就已傳簡訊給牧師表示「媽媽從樓梯上摔下來,關節都變形了,好可怕」,卻未立即報警施救,延誤送醫,依遺棄致死罪嫌將她起訴。 \n 楊婦原本是歌廳駐唱歌手,後來與馬姓建築工程師結婚,育有1男1女,兩人在2005年打官司離婚,馬過世後,留下百坪透天厝,1樓雙店面出租,兒子住2樓東側,女兒與母親同住西側,經濟環境優渥。 \n 未料,前年楊婦從住家2樓跌落死亡,警方到場處理時,馬女指控哥哥為了爭奪家產殺了媽媽,哥哥否認,並稱自己在睡覺,但後來馬女哥哥向檢方表示,妹妹可能是在精神不佳下推母親墜樓。 \n 檢方調閱監視器未發現楊婦跌落畫面,不過,得知在楊婦告別式當天,1位與死者家屬熟識的牧師跟馬女哥哥談到,馬女曾在案發前約30小時傳了1封簡訊來,告知媽媽從樓梯摔下來的內容,期間馬女還外出買便當。 \n 檢方比對牧師收到簡訊和報案時間,發現比119獲報還早了30小時,法醫也推測死亡時間在獲報的前10小時左右。檢方認為,馬女有照顧母親義務,卻未及早報案施救,依遺棄致死罪起訴馬女。

  • 王思佳死侍露兩點 痛批媒體落井下石見死不救

    王思佳死侍露兩點 痛批媒體落井下石見死不救

    王思佳昨晚受邀參加電影《死侍2》微風之夜首映會,身穿一襲黑色蕾絲禮服,與媽媽一起現身首映會上,卻意外走光露兩點,相較於前晚她在臉書Po文滿心期待表示,經過2年終於回到微風之夜的心情,今晚(12日)她在臉書心情明顯不悅表示,除了謝謝有同理心的朋友,也以132字痛批媒體見死不救、落井下石,並透露正在整理截圖資料準備報案,將尋求法律告媒體。 \n \n王思佳臉書痛批媒體全文如下 \n \n「發生了沒有人願意發生的事,謝謝很多暖心的留言和私信,相較於見死不救的現場媒體,世界上還是有同理心的朋友,一整天感謝大家熱心的資訊,正在整理截圖資料凖備報案,拿我尋開心傷口撒鹽瘋傳的,我面對我該面對的風風雨雨,接下來換你們面對法律責任,伸出援手的我一輩子會記得,落井下石的我會活的比你長!」

  • 喬爾埃哲頓壞壞! 與莎莉賽隆一起見死不救

    喬爾埃哲頓壞壞! 與莎莉賽隆一起見死不救

    近年活躍於影壇的澳洲性格男星喬爾埃哲頓(Joel Edgerton),在黑色動作喜劇《老闆好壞》(Gringo)中,飾演一名自命不凡又愛空口說白話的企業老闆,外表體面帥氣,遇到危機卻出賣平時稱兄道弟的下屬以求自保。曾演過拳擊手、土豪、怪咖和特務等多元角色的喬爾埃哲頓笑稱這次很開心能改演一名「混蛋」,他笑說:「我覺得演混蛋很不錯。我每次演好人都需要花很多心力準備,但可能天性擅演壞人,加上演壞人可以展現更多創意和情緒,相較之下準備功夫就簡單多了。」 \n \n而埃哲頓與飾演嘴賤職場女魔頭的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這次在戲中合夥開公司,兩名「慣老闆」一搭一唱,激盪出許多火花和笑料,他說:「能和莎莉賽隆搭檔是我想演出這個角色的原因之一,她美麗優雅,同時又很會臨機應變,與她對戲真是太棒了。」 \n \n《老闆好壞》由好萊塢知名替身演員、同時也是喬爾埃哲頓的哥哥納許艾格登(Nash Edgerton)執導,描述由大衛歐洛沃 (David Oyelowo)飾演的憨厚員工奉莎莉賽隆和喬爾埃哲頓飾演的老闆們之命到國外出差,但過程意外不斷,出差之旅竟變成危及生命的逃命冒險,劇情趣味橫生。納許艾格登表示本片以一名忠誠老實的員工作為主角,希望用較為輕鬆的方式揭露醜陋的企業黑暗面,他說:「這部電影描述善良的主角被周遭的惡人們所害,我想藉由他來揭露貪婪殘酷的企業文化,並帶出『報應』這個主題,善惡終有報,好人會有好報。」 \n \n而被問到與弟弟合作,納許艾格登大讚喬爾埃哲頓是名優秀的演員,總能為角色塑造獨特個性,兩人雖然是兄弟,但弟弟在拍戲現場還是很尊重他這名導演,他打趣說:「如果喬爾不聽我的指導,我就打電話給我媽告狀。」 \n \n《老闆好壞》描述認真負責、個性溫和的上班族哈洛(大衛歐洛沃飾),突然應公司要求赴墨西哥出差,不料出差過程卻淪為逃命旅程?!哈洛辦事不成,意外牽扯到墨西哥毒梟、美國緝毒局和國際傭兵,把威嚇四方的女魔頭上司(莎莉賽隆 飾)惹得氣噗噗,他的直屬主管(喬爾埃哲頓飾)也只想攤手不管。死到臨頭的哈洛迫不得已打回公司求救,狠心主管們卻見死不救,他要如何全身而退呢?電影將於3月30日在台上映。

  • 博士生兒枉死 父盼杜絕駕駛人見死不救惡行

    清大物理研究所博士生林仲桓,遭男子胡家瑞闖紅燈撞上還故意拖行致死,林父林如山得知判決結果後表示,胡依殺人等罪判刑18年,刑度雖不很滿意但能接受,他強調,法律制裁只是一種手段,目的還是希望維持社會善良秩序,希望這次判決結果,能徹底杜絕駕駛人見死不救的惡劣行為。 \n \n林如山表示,殺人罪法定本刑是有期徒刑10年以上的罪,「我是覺得既然依殺人罪起訴,就該以殺人罪判刑。」胡家瑞判刑18年,這樣的刑度雖然不是很滿意,但還是能接受。他還說,兒子遇害後,胡家瑞只有在法庭上碰到他時向他道歉,其他都沒有表示任何歉意,除刑事責任追究,也已透過律師提出附帶民事訴訟,求償1000多萬元。

  • 見死不救 陸輿論聲討冷血路人

     河南駐馬店4月發生令人髮指的車禍案,一白衣女子在斑馬線上被計程車撞倒在地,數十人、車經過,無人聞問,直到後面一輛休旅車將她輾死。錄影畫面7日被貼上網,已有3千萬次播放量,網民抨擊,「冷血的路人每個都是凶手」。 \n 發生於晚間的這起車禍,畫面中可以看到,一群人等著要通過無號誌路口,路面有斑馬線。白衣年輕女子已經站在斑馬線中間,來車無一相讓,她只得站在路中央,突遭一紅色計程車直接撞上,身體從引擎蓋滾下,臉朝天橫臥在內側車道。計程車靠邊停了幾秒,旋即離去。 \n 此時,有多人趁車少通過路口,人人都只是轉頭看一下,既無人前往扶助,也沒有人替傷者阻擋後面來車。白衣女子似乎受傷甚重,頭抬了一下又躺回,不久,一輛休旅車輾過她,左前輪、左後輪就這樣連續壓過去。開車的黑衣女子停車,驚慌失措。白衣女子送醫不治。 \n 警稱有接到報案電話 \n 駐馬店市警方7日晚間證實,這段影音畫面發生在該轄區,嫌疑人已經找到,賠償也已經到位。警方強調,案發之後有接到十餘通報案電話,並非所有人都冷漠不理。但未說明第一輛車駕駛人是否依法移送,以及相關罪責如何分擔。 \n 影片點閱逾3千萬次 \n 截至8日為止,這段畫面在網路播放量逾3千萬次,中央電視台、安徽衛視也作為新聞播報,探討這些冷漠的路人為何不肯伸出援手。 \n 這件事連續兩天在大陸成為網路熱門話題,數十評論文章,抨擊當地市民冷血、無同理心,也有人將此視為中國人民的奇恥大辱,「我們的教育完全失敗!」更多人為該名白衣女子哀悼,期許這樣的事情不要再發生。

  • 蛇精男逛街被毆打!女友因這理由 見死不救

    蛇精男逛街被毆打!女友因這理由 見死不救

    大陸網路紅人「蛇精男」劉梓晨,在昨天發影片哭訴,自己遭不明人士拖進去草叢打,只見影片中他的臉有多處瘀青,邊哭邊對著鏡頭說:「關於我今天無緣無故被打的這件事,我要在這裡鄭重的說一下,我不會放過你們這幾個人的!等著!」引來大批網友嘲諷,有人認為他在作秀,質疑傷口根本就是自己畫上去的,也有人說:「你嚇人家還不允許人家正當防衛了?」酸他樣子嚇人。 \n而蛇精男女友「亞美只只」也轉了這個影片,不過,她卻語出驚人,說:「我家寶寶被人家拉草叢裡一頓胖揍,我又打不過他們,只好跑了,可憐的梓晨寶寶。希望你不要恨我,我假體比你多,被人揍出來還得花鉅款去修復,原諒我沒有救你。」 \n此話一出讓不少網友瘋狂吐槽,「幸虧美寶寶跑了呀,要不胸得被打到後背上去可咋整呀!」、「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也有人認為兩人根本是在演戲,怒吼:「你們這樣炒作,真的把我們當傻子?」 \n

  • 東港船東 怒控漁業署見死不救

    屏東縣東港泓海水產公司所屬活魚運搬船16日駛往大陸,途中機械故障,原訂派出公司僅剩的一艘船出海救援,卻受限於禁駛令,待救援船隻拖回故障漁船,大批石斑魚窒息身亡損失上百萬。泓海水產公司總經理羅強飛不滿:「漁業署不管他們死活,堅持不讓船隻出海救援,這是新政府反中,在打壓輸大陸活魚運搬船業」。 \n \n \n「並無活魚船主所稱連出港救人都不准情事」漁業署澄清,16日接獲東港區漁會漁業電台通報,即請漁業電台加強廣播鄰近海域船隻前往救助,也協調海巡單位派遣海巡艇至該船故障拋錨現場救援。

  • 《兩岸史話》二二八事件的另一面 -我豈可見死不救?(六之一)

    編者按 \n二二八事件至今已逾69年,事實經過仍在拼湊之中,作者曾任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編纂,身為知名報導文學家,自民國100年起,以口述歷史方式,訪談民國34年8月9日長崎原爆時,置身於長崎醫大,卻意外倖存的台灣醫師陳新賜、王文其。王醫師也提到二二八事件時,因拯救台銀外省經理,險遭殺身之禍的「第二次大難不死」,加上其他訪談資料,藉此呈現二二八時外省人受害的另一面景象。 \n \n許多人都因輻射感染而罹病,甚至死亡,而王文其卻活得健康長壽,一生極少病痛,令人嘖嘖稱奇。 \n王文其:「我豈可見死不救?」 \n王文其,嘉義醫生,民國104年1月27日逝,享年98歲。 \n他的故事很傳奇,但很多人都不願意聽,因為聽了很慚愧,會使他們說的,現在到處說的假故事不好說了。 \n \n死神兩度擦身而過 \n他說:「兩度死神叩門都大難不死,我一直很知足看待人生!」他在嘉義行醫60多年。兒子王柏東說:「父親生前有兩次大劫,一次是長崎原爆、一次是二二八事件,兩次都與死神交會。」 \n民國34年他從日本醫學院畢業,在長崎醫科大學附設醫院擔任實習醫生。8月9日上午11時左右,他在醫院3樓看診時,突然看到一道刺眼的光芒閃過,剎那間他失去知覺。 \n醒來後,發現四周都著火,遍地都是支離破碎屍體,也有斷手、斷腳的傷患發出哀嚎聲,現場慘不忍睹。 \n當時,身受重傷的王文其,努力逃離廢墟,他奮力爬到醫院外淺山卻又昏倒,適被3名在三菱造船廠工作的日本女子發現。當時從台灣屏東去的長崎醫科學長康嘉音,也正請同是台籍醫師林子雄尋找他,這3女就把他交由林子雄緊急送往康嘉音診所急救,整整昏迷一周, 2個月後,王文其轉往50公里外的馬首,由同是台灣人的學長楊瑤璘、林雲卿為他治療,直到半年後才逐漸復原,隔年才偕妻子王蘇素櫻及2名兒子回到台灣。 \n事後,王文其才知道,原來長崎原子彈爆炸的地點,距他實習的醫院僅700公尺。身受重傷的王文其,右腹部被爆裂物擊中,傷口深及內臟,雖然傷口疼痛,但更可怕的是那些看不見的輻射線。由於受到輻射感染,王文其事後的排泄物中,開始出現帶著血絲、黏黏的東西,而且全身像被什麼東西綑綁住,非常難受。 \n王文其表示,成為美國原子彈攻擊下的倖存者是奇蹟也是福氣,雖然身體還殘留原子彈輻射塵,對體力與腦力等機能都有影響,但並沒有妨礙到日常生活。他自我解嘲地說:「因曾接受放射線治療,身體才會如此健康!」 \n回到嘉義市故鄉後,王文其抱著感恩的心開設「中央診所」,懸壺濟世,取其兄王昆能所經營之「中央戲院」為名,感念兄長栽培之恩。王文其所生育的5男2女並未受到輻射線的後遺症影響,個個身體健康,事業有成,有3人是醫師、1人藥劑師,2名女婿也都是醫師,醫生世家在地方傳為美談。這些情節都記載在作者所著的《長崎原爆-台灣醫生陳新賜.王文其歷險記》一書。 \n王文其的子女們,因擔心父親的輻射感染可能致癌或產生嚴重後遺症,因此每年都替父親做健康檢查,而各項檢驗結果都很正常。 \n相對於在原爆中倖存下來的人,許多人都因輻射感染而罹病,甚至死亡,而王文其卻活得健康長壽,一生極少病痛,令人嘖嘖稱奇。 \n王文其認為自己健康的原因,可能與接受過放射線治療有關,雖然輻射未對日後生活造成影響,但每次出國過海關時,檢測器總會發出「嗶嗶」聲,讓他得多費一番唇舌解釋。 \n王文其一直告訴子女們戰爭的可怕,因此向來反戰、反核,並以身作則,向日本提出戰爭官司賠償。民國101年5月,王文其跟日方打了 67年賠償官司之後,終於獲廣島裁判所(法院)同意和解,象徵性賠償日幣110萬元。他告訴子女們,這筆賠償金是他用生命換來的,因此決定捐贈給弱勢團體,讓賠償金發揮最大效益。 \n \n保護外省官員涉險 \n對日本記者來台採訪,王文其也不厭其煩地詳述他的見聞,並強調戰爭的可怕,希望世人記取教訓,不要再重蹈覆轍。 \n回台灣第二年,他又差點進鬼門關。 \n民國36年3月2日下午,二二八暴動蔓延到嘉義,王文其醫師並不參與政治,也對政治「冷感」,但卻差點喪命嘉義中山堂。 \n當時暴民開始煽動群眾,毆打外省公務員,市長宿舍被搗毀,外省市長孫志俊見勢不妙,跳牆至憲兵隊躲藏。民眾燒了部分市長家具,又前往警局接收武器,外省警察聞風先逃。(待續)

  • 兩岸史話-二二八事件的另一面 我豈可見死不救?(六之一)

    兩岸史話-二二八事件的另一面 我豈可見死不救?(六之一)

     編者按二二八事件至今已逾69年,事實經過仍在拼湊之中,作者曾任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編纂,身為知名報導文學家,自民國100年起,以口述歷史方式,訪談民國34年8月9日長崎原爆時,置身於長崎醫大,卻意外倖存的台灣醫師陳新賜、王文其。王醫師也提到二二八事件時,因拯救台銀外省經理,險遭殺身之禍的「第二次大難不死」,加上其他訪談資料,藉此呈現二二八時外省人受害的另一面景象。 \n 許多人都因輻射感染而罹病,甚至死亡,而王文其卻活得健康長壽,一生極少病痛,令人嘖嘖稱奇。 \n 王文其:「我豈可見死不救?」 \n 王文其,嘉義醫生,民國104年1月27日逝,享年98歲。 \n 他的故事很傳奇,但很多人都不願意聽,因為聽了很慚愧,會使他們說的,現在到處說的假故事不好說了。 \n 死神兩度擦身而過 \n 他說:「兩度死神叩門都大難不死,我一直很知足看待人生!」他在嘉義行醫60多年。兒子王柏東說:「父親生前有兩次大劫,一次是長崎原爆、一次是二二八事件,兩次都與死神交會。」 \n 民國34年他從日本醫學院畢業,在長崎醫科大學附設醫院擔任實習醫生。8月9日上午11時左右,他在醫院3樓看診時,突然看到一道刺眼的光芒閃過,剎那間他失去知覺。 \n 醒來後,發現四周都著火,遍地都是支離破碎屍體,也有斷手、斷腳的傷患發出哀嚎聲,現場慘不忍睹。 \n 當時,身受重傷的王文其,努力逃離廢墟,他奮力爬到醫院外淺山卻又昏倒,適被3名在三菱造船廠工作的日本女子發現。當時從台灣屏東去的長崎醫科學長康嘉音,也正請同是台籍醫師林子雄尋找他,這3女就把他交由林子雄緊急送往康嘉音診所急救,整整昏迷一周,2個月後,王文其轉往50公里外的馬首,由同是台灣人的學長楊瑤璘、林雲卿為他治療,直到半年後才逐漸復原,隔年才偕妻子王蘇素櫻及2名兒子回到台灣。 \n 事後,王文其才知道,原來長崎原子彈爆炸的地點,距他實習的醫院僅700公尺。身受重傷的王文其,右腹部被爆裂物擊中,傷口深及內臟,雖然傷口疼痛,但更可怕的是那些看不見的輻射線。由於受到輻射感染,王文其事後的排泄物中,開始出現帶著血絲、黏黏的東西,而且全身像被什麼東西綑綁住,非常難受。 \n 王文其表示,成為美國原子彈攻擊下的倖存者是奇蹟也是福氣,雖然身體還殘留原子彈輻射塵,對體力與腦力等機能都有影響,但並沒有妨礙到日常生活。他自我解嘲地說:「因曾接受放射線治療,身體才會如此健康!」 \n 回到嘉義市故鄉後,王文其抱著感恩的心開設「中央診所」,懸壺濟世,取其兄王昆能所經營之「中央戲院」為名,感念兄長栽培之恩。王文其所生育的5男2女並未受到輻射線的後遺症影響,個個身體健康,事業有成,有3人是醫師、1人藥劑師,2名女婿也都是醫師,醫生世家在地方傳為美談。這些情節都記載在作者所著的《長崎原爆-台灣醫生陳新賜.王文其歷險記》一書。 \n 王文其的子女們,因擔心父親的輻射感染可能致癌或產生嚴重後遺症,因此每年都替父親做健康檢查,而各項檢驗結果都很正常。 \n 相對於在原爆中倖存下來的人,許多人都因輻射感染而罹病,甚至死亡,而王文其卻活得健康長壽,一生極少病痛,令人嘖嘖稱奇。 \n 王文其認為自己健康的原因,可能與接受過放射線治療有關,雖然輻射未對日後生活造成影響,但每次出國過海關時,檢測器總會發出「嗶嗶」聲,讓他得多費一番唇舌解釋。 \n 王文其一直告訴子女們戰爭的可怕,因此向來反戰、反核,並以身作則,向日本提出戰爭官司賠償。民國101年5月,王文其跟日方打了67年賠償官司之後,終於獲廣島裁判所(法院)同意和解,象徵性賠償日幣110萬元。他告訴子女們,這筆賠償金是他用生命換來的,因此決定捐贈給弱勢團體,讓賠償金發揮最大效益。 \n 保護外省官員涉險 \n 對日本記者來台採訪,王文其也不厭其煩地詳述他的見聞,並強調戰爭的可怕,希望世人記取教訓,不要再重蹈覆轍。 \n 回台灣第二年,他又差點進鬼門關。 \n 民國36年3月2日下午,二二八暴動蔓延到嘉義,王文其醫師並不參與政治,也對政治「冷感」,但卻差點喪命嘉義中山堂。 \n 當時暴民開始煽動群眾,毆打外省公務員,市長宿舍被搗毀,外省市長孫志俊見勢不妙,跳牆至憲兵隊躲藏。民眾燒了部分市長家具,又前往警局接收武器,外省警察聞風先逃。(待續)

  • 見死不救女伴=隊友?唐安琪自焚爆出陰謀論

    見死不救女伴=隊友?唐安琪自焚爆出陰謀論

    日本AKB48的中國姐妹團SNH48,23歲成員唐安琪1日在咖啡廳用餐,疑似因與朋友發生爭執,使用打火機不慎引發自焚,燒傷面積達80%,目前仍未脫離險境。唐安琪自焚原因眾說紛紜,更因有目擊者指稱唐安琪起火時,朋友還傻愣一旁,完全沒反應,傳出朋友就是隊友的陰謀論。 \n唐安琪燒傷謠言滿天飛,現在更傳出見死不救的朋友就是她在SNH48隊友的說法,讓經紀公司相當生氣,透過官方微博痛批:「唐安琪女伴是隊友?要不要這麼多陰謀論?」 \nSNH48官方微博聲稱,警方已經查證唐安琪吃飯女伴和SNH48完全沒關係,在無法預知唐安琪何時才能為自己說話的情況下,經紀公司已在通過法律途徑求真相,盼大家不要以訛傳訛。 \nSNH48官方微博更強調:「任何對SNH48及成員惡意誹謗的行為,公司都將通過法律途徑解決。」 \n \n \n

  • 母罵見死不救 警:已積極救援

    母罵見死不救 警:已積極救援

     台南市第二分局員警16日追捕通緝犯杜立文,杜某跳河逃逸卻意外溺斃,家屬23日到市議會陳情,杜母怒罵員警見死不救、不配當警察,已懷孕月餘的杜妻哭訴孩子出生即成孤兒。警方強調無救生技能才沒跳水救人,但過程已有積極處置。 \n 杜立文因犯重傷害罪被判刑5年4個月確定,因未到案遭通緝,本月16日,他出沒在民生路與中華西路口,警方獲報前往緝捕。杜見到警察下車就拔腿逃跑,跑了百餘公尺,見運河就在眼前,縱身一躍跳入河中。 \n 不料,杜某剛跑完百餘公尺,已無力游泳,在水中載浮載沉,警方陸續丟出浮板、遞出木棍施救,他都無力抓取,等警消到場搶救上岸送醫,他已重度昏迷,送醫搶救延至隔日宣告不治。 \n 家屬質疑警方見死不救,原本打算到警局抬棺抗議,市議員李文正同意幫忙,家屬改到議會召開記者會。並向議員下跪陳情,希望議員幫忙主持公道。 \n 杜母氣憤表示,杜是家中獨子身亡,警方只會追通緝犯,罔顧通緝犯也有人權,兒子快溺水,警察竟袖手旁觀,「伸手拉一把很困難嗎?」 \n 警方回應,追捕的5名刑警都未受過救生技能訓練,現場也無適當裝備,基於安全不敢貿然跳水救人,但員警已立刻報案、丟出浮具等積極救援,跳水救人的是訓練有素的「義消」,追捕過程已調閱錄影帶,送交檢察官調查,「死者為大,不便再多做發言」。

  • 通緝犯躲警跳河不治 家屬質疑警方見死不救

    通緝犯躲警跳河不治 家屬質疑警方見死不救

    杜姓嫌犯因犯下重傷害罪遭判刑5年4個月,選擇逃亡通緝,台南市中西區警方16日下午接獲線報追捕,他心慌跳河,救起時已無生命跡象,送醫後一度恢復呼吸,17日下午3時仍宣告不治,家屬認為警方在現場見死不救,質疑有執勤過當疏失。 \n \n 杜姓嫌犯24歲有組織犯罪前科,之前曾涉嫌殺人未遂案件,法院改重傷害罪,判刑5年餘,他不想坐牢,放棄執行發監選擇逃亡,4月起遭通緝在案,警方16日下午接獲線報,他與4、5名黑衣青年正在中華西路與民生路口空地聚集,疑似糾眾結幫喬事情,警二分局出動警網圍捕。 \n \n 警方的偵防車才剛抵達現場,引起杜嫌一群人等警覺,大家一哄而散,眼尖的警員一眼認出跑最快的杜嫌,下車大喊「警察!不要跑」但杜嫌卯足全力跑了百餘公尺,見警方仍在後追趕,縱身一躍跳入運河,才發覺自己已無力游泳,想游回岸邊卻抓不到攀爬物。 \n \n 警員見通緝犯逃不掉竟跳河,錯愕的面面相覷卻束手無策,一面打電話通報消防隊員,一面找浮板丟給杜嫌,只見他已無力抓取,在水面載浮載沉,消防隊員到場時,他已失去意識。 \n \n 消防人員將他救回岸上,施以心肺復甦術,杜男已無呼吸心跳,送往醫院急救後,一度救回,但昏迷指數僅3,仍在加護病房內觀察,17日下午3時許宣告不治,家屬接獲通知趕到醫院,見到屍體痛哭,質疑警方未即時表明身分,且在現場見死不救。 \n \n 警方表示,緝捕的警員並不會游泳,無法跳下河救人,且已有丟擲浮板,並伸出木棍給杜男,意欲救人,但對方當時已昏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