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解放軍+日本的搜尋結果,共413

  • 日本《警察白皮書》:中國網攻日本宇航研究機構

    日本《警察白皮書》:中國網攻日本宇航研究機構

    日本NHK報導,日本政府在7月20日的內閣會議上敲定發布了2021年的《警察白皮書》。

  • 共軍多海域軍事演練 專家:難確認與美軍機降落台灣關聯

    共軍多海域軍事演練 專家:難確認與美軍機降落台灣關聯

    中國海事局連續發出多個海域的禁航警告,宣佈解放軍在這些海域開展軍事演練,其中被稱為「攻台主力」的解放軍某部也進行了兩棲登陸演習。陸媒將相關演習與數天前的美軍機降落台灣聯繫起來,認為是對美軍機降落台灣發出警告。但是專家表示,演習通常都是排定時程,目前尚無法確認演習與具體的事件直接相關。但以軍事行動警告台獨勢力,確是防止美台進一步勾結的必要措施。

  • 解放軍7月16日起浙江外海實彈軍演

    解放軍7月16日起浙江外海實彈軍演

     大陸浙江海事局16日連發兩次航行警告,在浙江外海的東海區域舉行實際使用武器訓練,演習從16日中午12時起,至21日下午6時結束。海事局強調,實際使用武器訓練期間,嚴禁船舶駛入範圍內水域,並聽從現場警戒船艇指揮。此外,於18日至8月3日,則在浙江台州頭門港附近舉行軍事訓練。

  • 美日挺台底線 不踩台獨紅線

    美日挺台底線 不踩台獨紅線

     日本副首相兼財相麻生太郎5日表示,一旦中國武力犯台,日本有必要與美國聯手保台。從日本和平憲法尚未修法與日本民意尚未轉向的角度來看,麻生的談話只是茶壺風暴而已。惟從政治現實面與國際形勢的快速變化來看,他的觀點倒也不是無的放矢。

  • 時論廣場》美日挺台底線 不踩台獨紅線(陳一新)

    時論廣場》美日挺台底線 不踩台獨紅線(陳一新)

    日本副首相兼財相麻生太郎5日表示,一旦中國武力犯台,日本有必要與美國聯手保台。從日本和平憲法尚未修法與日本民意尚未轉向的角度來看,麻生的談話只是茶壺風暴而已。惟從政治現實面與國際形勢的快速變化來看,他的觀點倒也不是無的放矢。

  • 日副相:兩岸若衝突 1要因將促日與美協防台灣

    日副相:兩岸若衝突 1要因將促日與美協防台灣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周一說,要是解放軍攻台,東京可能會解讀為「對日本生存的威脅」,而部署自衛隊行使集體自衛權。

  • 當台海和平穩定受全球關注

    當台海和平穩定受全球關注

     近期有關台海和平穩定議題不僅為美日所關注,並納入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元首峰會的聯合聲明;尤有甚者,遠在歐洲的德國總理梅克爾日前在歐洲理事會議員大會上也表示,人類從戰爭、納粹和大屠殺學到教訓所成立的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近年備受質疑,這樣的趨勢如果持續下去,認為沒必要用外交手段來解決爭端,強硬的言論就會出現,接著很快就是挑釁的行動,「看看南海和台灣現在發生的事,可能演變成軍事衝突」。  此刻台灣的安全或台海穩定的重要性,被美、日、澳、德等重要國家共同關切,使得台灣的國際能見度與被關注度自去年疫情以來始終維持在相對高檔。這從外交層面來說,固然有一定的積極政治意涵存在,否則對岸的北京當局大可不必對此激烈反應。但如從安全層面而言,此或顯示相關國家在面對中國大陸持續發展與崛起的背景下,對於當前兩岸官方聯繫接觸的中斷,對於共機持續擾台甚至不時升高編隊規模及組成,乃至中美包括航母艦隊在內的海空兵力近期在台海及南海周邊所進行的集結活動及武力展示所表達出的高度擔憂。  然而,不論是台灣位居日本海上生命線的重要樞紐,抑或台海和平穩定對於日本安全的重要性,理應為亞太戰略社群的基本共識,甚至是常識,按理不需藉由相關聲明或文件,或藉由強調這是經歷過去半個世紀,也就是繼1969年時任日本首相佐藤榮作與美國總統尼克森會面以來,兩國元首聯合聲明再次觸及,同時也是從1972年中日建交以來的首次等論點來加以證明。  儘管有關台灣對日本的安全,乃至存立具有相當重要性的認知,理應為相關國家的政治家及戰略家所應具備的基本常識,乃至戰略素養,但如今,日本政界不論是從以往的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晰,抑或是重新加以認識此一地緣戰略的嚴肅現實,這對於今後台日關係的長遠發展未嘗不具一定的積極意義。  以往由於來自對岸的軍事威脅,台灣朝野對於日本及美日安保體制或存有ㄧ些主觀的期待,希望一旦台灣遭受解放軍攻擊時,能夠及時獲得來自美國及日本的軍事援助,乃至採取協防行動,以抵抗對岸的侵略,也就是在安全上形成一種台灣有求於日本的心理狀態。或再加上自日本殖民時期乃至戰後以來,台日雙方所形成之社會文化與經貿連結,以及對來自對岸的威脅打壓,與黨國戒嚴體制的反感與拒斥等各種複雜因素作用下,使得台灣社會不僅親美,也相當程度的親日,形成一種與戰後去殖民化的韓日關係相當不同的特殊情況。  然而,台灣親日,台灣對日本的安全相當重要,但是否贏得日方的相對尊重,乃至雙方政府間的交往是否真正處於平等尊嚴或免於矮化的狀態?且不論過去日本政府如何對待台灣漁民及在漁權議題上的強硬立場,對於台灣有意爭取參與由日本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日本政府迄今仍以台灣政府須先抵觸民意,開放民眾有強烈疑慮的相關地區食品進口為由卡關,這不僅與美日在戰略上需要爭取台灣相抵觸,對於當年台灣對311震災的熱烈應援更是形成矛盾的對比與反差。  當然,台灣的安全與台海的和平穩定,不僅對美日等國或全球產經活動很重要,對於兩岸雙方更是如此。ㄧ旦台海戰爭爆發,台灣全島與大陸東南沿海精華區均將淪為主要戰場,參戰各方要付出的傷亡與代價將難以估計,恐非以往兵推所曾全盤算盡。  而預防戰爭,除了耗費巨資整軍經武以建構嚇阻能力外,更應積極思考如何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現狀,共商共建積極和平的未來,避免觸發潛藏核戰風險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是兩岸政府共同的責任,也是對當代全球人類安全及減少碳排最偉大的貢獻。(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祕書長)

  • F-35發威 日可打造海上隱形防禦牆護台

    F-35發威 日可打造海上隱形防禦牆護台

    日本航空自衛隊買了兩支F-35B中隊,第一批預料能在2024年服役。而這些隱形戰機不僅能從海上自衛隊的新型輕航母上起飛,還能從小島跑道起飛,有助於將日本的空中力量一路延伸到整個東海和台灣領空邊緣。 《富比士》(Forbes)雜誌網20日的分析指出,要是東京充分利用F-35B的島嶼作戰潛力,或許能阻止解放軍穿越關鍵的海上扼制點。不過,那是假設萬一解放軍攻台,或是動手在東海、南海奪島,而日本願意參戰的情況下,但實際上未必如此。 單引擎F-35B戰機有垂直/短場起降功能,可以從不到500英尺(約152公尺)的短跑道起飛。而那也正是為何這麼多國家為了沒有彈射器的小航母,而選擇買F-35B當艦載機。 同樣的,這垂直/短場起降功能在陸地上也很有用。理論上,F-35B能從分佈廣泛的島嶼起飛。也難怪日本共砸下230億美元(近6,500億台幣),除了向美國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採購105架F-35A戰機外,還買了42架F-35B戰機。未來日本會將F-35B部署「出雲」號和「加賀」號兩艘輕航母上,當它們不上艦時,就可能分散在沖繩和先島群島上。 日本自衛隊有45座空軍基地,而部分與民用機場設在一起。其中只有20座機場擁有至少長達7,000英尺(2,134公尺)的跑道,比較適合空自的F-15和F-35A等傳統戰機。而在十幾座島上簡易機場中,唯有硫磺島有長跑道。日本防衛省在2020年的白皮書中說,自衛隊在相關地區的作戰基礎設施有限。 白皮書指出,整體來說,能垂直/短場起降的戰機可望能從長度僅有100公尺左右的跑道起飛。理論上,這類戰機幾乎能在自衛隊擁有的所有機場起降。要是東京發展島上防禦基礎設施,讓島上的簡易機場可用,F-35B能和潛艦與水面艦相輔相成,就能阻擋中方海軍與空軍,讓他們無法在北台灣海域周遭航行,也無法進入菲律賓海。 然而,分析指出,日本未必願意一邊和解放軍打,一邊又涉足美中台的衝突。雖然北京主宰西太平洋不符合東京的利益,但日本未必願意參戰,阻止中方擴張。

  • 美國學者:華府及東京對蔡英文有更多信心

    美國學者:華府及東京對蔡英文有更多信心

     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16日在華府會面,雙方談及台海局勢,也同意共同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對此美國學者認為,未來美、日政府都會更加關注兩岸局勢,尤其日本受到北京施壓,愈來愈多人相信日台實際上是「命運共同體」。  美國之音報導,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資深副總裁葛林在峰會前就告訴媒體,由於大陸解放軍正對台灣、日本和菲律賓施加巨大壓力,他相當確定兩位元首一定會談及台海及第一島鏈的安全問題。葛林還認為,美日兩國外交官和軍事人員私底下都會比過去的任何時候更加注意台海安全挑戰,「華盛頓及東京對蔡英文和台北也會比以往有更多的信心」。  前美國國防部東亞事務副助理部長科林可(Heino Klinck)則認為,日本在安全領域的對台立場正在逐步改變,這種改變是漸進式的,而且也從私下談論變得越發公開,這與中國加大對台及對日施壓有關。解放軍在東海、日本海的活動增加,導致日本大眾與民選代表對中國的行為日益感到擔憂。他說:「我認為從根本上來看,在日本,無論是政治精英或民眾,都愈來愈體會到,相信防衛台灣就等於是防衛日本」。  日本駐美國大使富田浩司本星期對美國之音說,拜登與印-太地區積極接觸,這讓日本「很受鼓舞」。他說:「國際秩序正在受到不同方式的挑戰,所以我們希望繼續進行具體的討論,探討日本和美國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採取行動,實現我們的共同願景。」  德國之聲16日則以「拜登努力打造反北京朋友圈」為題,稱拜登正展現驚人的行動力,聯手盟友共同應對中國挑戰;商報(Handelsblatt)也認為「反北京陣營已現雛形」,德國政界亦發現,過去數十年來聚焦中國市場,已使德國經濟對陸產生依賴。在地緣政治日趨緊張的今天,這種依賴極其危險。  睽違50多年後,美日兩國再度於峰會後的聲明中提到台灣。日媒報導,過去日本政府在涉台事務上一直相當謹慎,這次罕見明確表態,背後很可能是受到美方影響。此外,美日重視台海穩定,也意味日本可能必須在這個問題上扮演更加吃重的角色。

  • 文大國發所》遼寧號航母戰鬥群進出第一島鏈的研判(陸文浩、周陽山)

    文大國發所》遼寧號航母戰鬥群進出第一島鏈的研判(陸文浩、周陽山)

    近期,解放軍海空軍機艦在台灣周邊海空域及西太平洋活動,引發世人關注。大陸海軍新聞發言人高秀成海軍大校表示,遼寧艦航母編隊是依據年度工作計畫的例行性訓練,目的是檢驗部隊訓練成效,提高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的能力。 中美日三方角力的背景 質言之,解放軍正在檢視2020年中美、美日及中日區域板塊的變化情勢,並據此擬定海空軍演訓及應對之道。對於過去一年多來,中、美、日三方角力與部署的原因,茲分析如次: 其一,中美關係。在前蘇聯瓦解後,美國逐漸感受到中國崛起的挑戰,乃將戰略重點轉向,並採取「重返亞洲」政策。而大陸隨著改革開放,近年來整體經濟能力不斷提升,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目前的GDP已是日本的三倍之多,達到約15兆美元,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之一。由於經濟實力的快速成長遠超過預期,大陸有機會向俄羅斯軍購,並進行技術轉移,使海空軍事技術大幅提升,也牽動亞太中美軍事的部署。前任的美國總統川普通過了《台灣旅行法》,積極促進美丶台間的高層級交流。基於此,去年美國衛福部長阿札爾抵台訪問,而今年美日與印澳法德海軍在「印太戰略」的框架下,又在南海與東南亞國家進行軍事活動;這都造成解放軍海空軍一線監偵兵力,正式往第一島鏈上推進,其影響十分深遠,殊值重視! 其次,在中日關係方面,由於2012年日本將我釣魚台收歸國有,大陸隨即在2013年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以為因應,並將釣魚台(大陸稱釣魚島;日本稱尖閣列島)納入其勢力範圍。此外,大陸終結了過去「五龍治海」的作法,重組國家海洋局,並設立「中國海警局」;透過海警船艦逐漸加大維權力度,並常態性巡弋釣魚島。換言之,大陸以實際「圍島」行動,宣示主權,來應對日本對該島的行政管轄權,並阻絕日本保安廳艦艇與漁船等進入釣魚島。日本面對大陸海警船編制的逐漸擴大與裝備提升,正力圖加強對日本西南諸島的軍事建設,中日關係日益緊張。 第三,在美日關係方面,由於2月實施的大陸《海警法》賦予中國海警部隊更多使用武力的職權,其管轄範圍也擴大到第一島鏈,並允許海警人員對於不服從指令的外國船隻動用武力。日本面對此窘境,急於要求美國對《新安保條約》表態,一旦美日同盟擴及釣魚台,以及當台灣周邊有事時,則採取聯合行動。此外,美國並強化「印太戰略」,由日本支持美軍後勤補給任務。至於在防務方面,宮古海峽由日本主導軍事防務;美方也將部份壓力施加於台灣,並以台灣西南到巴士海峽為範圍,藉此因應大陸海空兵力的威懾力度。美方也藉「印太戰略」,擴大其同盟成員,納入印度、澳大利亞、法國、英國等國。 這也是當前中美兩國競爭日劇的新形勢。 中美日軍事角力的具體行動 據台灣媒體轉載日本防衛省幕僚監部於4月4日公布,解放軍海軍在4月3日早上8時許,由遼寧號航空母艦、「055」驅逐艦「南昌」艦與「054A」巡防艦及戰鬥支援艦各一艘、二艘「052D」驅逐艦「成都」、「太原」艦等,經宮古海峽往西太平洋航行。據日方機艦反映,5日解放軍一架運9哨戒機與海軍054A型護航驅逐艦舷號549,也先後在4日由東海經宮古海峽空域後出入第一島鏈。 據我國防部軍事即時新聞公布,解放軍一架運8技偵機於4日在台灣西南方空域活動;5日解放軍運-8反潛機與空警-500預警機各一架、殲-16戰機及殲-10戰機各四架、6日殲-16機 2架、空警-500機與運-8技偵機各1架、7日殲-10機8架、殲-16機 4架、運-8反潛機1架次與空警-500預警機2架、8日兩架運-8反潛機等,先後在台灣西南方空域活動。到底前述解放軍海空動向,其軍事意圖為何呢? 首先,經實際查訪日本防衛省公布訊息發現,本次遼寧號航母戰鬥群組成者,有北部戰區海軍055型驅逐艦南昌號/101、052D型驅逐艦成都號/120、901型綜合補給艦呼倫湖/965、東部戰區海軍052D型驅逐艦太原號/131、054A型護衛艦黃岡號/577等五艘作戰艦船,它與去年4月遼寧號航母編隊(北部戰區海軍052型驅逐艦117、119及054A型護衛艦542、598、綜合補給艦965)組成相比較,有如下特色: 其一、它反映了解放軍自2015年11月進行軍改以來,由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並「推進領導掌握部隊和高效指揮部隊有機統一,形成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格局」;在2020年前要在領導管理體制、聯合作戰指揮體制改革上取得突破性進展。然而,從2013年組航母戰鬥群遠訓,其航母戰鬥群的編組與聯合作戰,目前仍在進行驗證與演練階段。並未如一些媒體所稱,大陸航母編隊在西太平洋進行遠訓,已可對美國航母戰鬥群進行截擊,並突擊關島。 其二、自2016年起,解放軍運-9機每年有半年的時間,常搭配北部戰區或東部戰區海軍所屬的054A型護衛艦,經對馬海峽到日本海進行海空任務。這次,東部戰區海軍549艦與運-9機,在3日遼寧號航母戰鬥群經過宮古海峽後的次日,也經過前述海空域。而運-9機與549艦先後進入西太平洋復又再度折返。這種特殊的組成與活動任務,已經由日本海測試,並轉到西太平洋方向。依據054A型護衛艦反潛能力與日方公布運-9機的圖資及性能等顯示,很可能在從事反潛或相關訊息傳輸的測試。目前航母編隊的艦載預警機或哨戒機,仍由陸上航空兵支援,並未跟隨航母進行遠海訓練。 中國大陸東南方海空域成為「近海防禦」要地 我國防部於5、6日先後公布解放軍約10架次與4架次,再次在台灣西南、東南進行訓練活動。依據各機型、飛航的軌跡及架次, 5、6日的活動是再次回應美軍「馬斯廷」號(USS Mustin)驅逐艦,在東海長江口附近海域向南航行,4日海軍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羅斯福」號航母,以及拉塞爾號驅逐艦、邦克山號巡洋艦等經由馬六甲海峽進入南海活動;7日美艦經台灣海峽由南向北行,海軍E P -3機在廣東東南方空域活動,到8日再有馬金島號兩棲戒備大隊從印度洋經馬六甲海峽進入南海。 由此可知,從大陸東南到台灣西南、巴士海峽迄西太平洋之島鏈前緣,將再度成為大陸海空軍,對應美日等同盟國家「印太戰略」的近海防禦勢力範圍。這是我們必須戒慎的新趨勢。 大陸海軍戰略的二條腿策略 從前述中國大陸在軍事意圖上傳達的訊息可以看出,中國大陸的海軍戰略發展,首先是新的戰略方向─「遠海防衛」,另一則是已執行40年的「近海防禦」。關於近海與遠海位置的界定,根據1980年代前海軍司令員劉華清的觀點,以大陸沿岸往外延伸到第一島鏈內之黃海、東海、南海為海軍「近海防禦」區域,其外則係「遠海」範圍。 在「遠海」方面,在胡錦濤後期,2008年由北、東、南海艦隊,輪流派遣「二驅一補」組成護航編隊,並配合聯合國在亞丁灣進行反索馬利亞海盜行動,以保護大陸經貿運輸之海上安全。隨後,大陸海軍也將潛艦與支援艦加入護航任務;其編隊的成員中,也曾有兩棲登陸艦納入。 大陸海軍借助亞丁灣反海盜任務,不但提升海軍外交層級,也強化遠洋綜合作戰與非傳統安全能力。此外,從防禦近海領土領海,進一步維護中國大陸海外利益。到習近平掌政後,海軍戰略進一步轉變,從「近海防禦」到「遠海護衛」,進一步朝「遠海防衛」的戰略發展,並於2013年以後,結合大陸「一帶一路」倡議的海外經貿利益,快速進展。 大陸海軍近十年來,已經結合各艦隊舉行「機動系列」演習,從西太平洋到各艦隊自行進行,已初具遠洋作戰能力。本次由隸屬北部戰區海軍的遼寧號航母戰鬥群主導,並由軍委組織2個戰區海軍艦船,到西太平洋進行遠海機動訓練;但迄今仍未發現核潛艦、兩棲登陸艦、艦載預警機等,參與遼寧艦航訓。 大陸未來航母戰鬥群的戰力一旦形成後,勢將加速納入潛艦;但大陸航母的水下保護,可能僅限於傳統潛艦在西太平洋與戰略要道的部署,目前還無法達到水面與水下的聯合作戰。 太平洋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6月7日在加州陽光莊園與美國總統歐巴馬舉行中美元首會晤時稱,「太平洋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目前大陸海軍已先後完成第一、二階段的部署任務。第一階段,從2000至2010年各艦隊驅逐艦支隊已具備島鏈近海作戰能力,並發展大型作戰艦與中、遠程精確制導武器。至於第二階段,2011至2020年發展中、大型作戰艦的兵力結構,已具備突穿第一島鏈能力。 現在,第三階段的發展,也就是從2020年至2050年發展區域性海軍,以大型作戰艦船為兵力架構,並具備西北太平洋與地區性大國爭奪制海權的能力,以確保維護國家海洋權益和保衛海上的安全任務。這也就是為什麼大陸遼寧號航母戰鬥群首次派遣萬噸級055型驅逐艦伴護航母的原因。這意味著目前已展開第三階段的發展任務。 巴基斯坦邀請大陸航母訪問的意義 在此次遼寧號航母戰鬥群穿越前述海域後,大陸海軍發言人已傳達美日等國,解放軍維護主權與年度常態性訊息。而稍早之前,在2月21日巴基斯坦在「阿曼-2021」多國演習前夕,該國海軍參謀長接受國際媒體訪問,希望大陸航母能訪問該國,並與之進行聯合演習。這將促使大陸航母今後継續頻密的在台灣周邊海空域進行演訓。 在今後5年內,隨著潛艦的納入,以及印太戰略的圍堵更加頻繁。而大陸海軍在亞丁灣護航編隊十年後,其航母將到達印度洋活動。相對的,美日也將加快與印度合作,加速對大陸海軍進行圍堵與阻撓,這正是美國亟於防杜中國崛起的戰略因應趨勢。 (作者陸文浩為中國文化大學國發所博士候選人,周陽山為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國戰會論壇:譚傳毅》解放軍軍演劍指關島、北冰洋

    國戰會論壇:譚傳毅》解放軍軍演劍指關島、北冰洋

    根據中方官媒《環球時報》報導,3月29日的大規模空中演習,顯示解放軍有能力包圍台灣,並阻止台灣接受外國援軍協助。也有國內分析家指出,共機軍演也針對美台海巡合作備忘錄。難道解放軍的動作僅止於威懾台灣?他們一定另有所圖。本文以較宏觀的視野,來解析解放軍軍演的目的。 以國土防禦為主的軍演 到現在為止,解放軍軍演主要集中在大陸附近海空域,在南海「種島」之前,甚至於只能到那裡「自由航行」。 近年解放軍演習備受各國關注,應該是為遏制中國崛起有關。嚴格講起來,中國崛起並沒有一個特別明顯的事件或者時間點,而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比較多的說法是從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始,中國比較明顯的呈現在世人眼前,之前都是韜光養晦,世界突然發現中國已經崛起了。 與美軍比較起來,解放軍缺乏實戰經驗,尤其是海空軍聯合作戰能力差距很大。美日等國每年都要舉行大規模海上聯合作戰演習,而解放軍大型海空演習次數極少。這幾年解放軍開始進行海空立體作戰演習,提高各軍兵種聯合指揮、情報搜集、資源分享、反導防空與電子對抗能力,都集中在沿海(渤海、東南、南海)海空域。 過去解放軍只在國土附近海空域進行演習的主要原因有三:第一,在內海演習可以防止其他國家艦機抵近偵察。第二,在渤海演習可以演練保衛北京課目,在東海演習可以震懾台灣以及日本;在種島之後,南海演習可以震懾美國、越南、菲律賓等國。第三,在航母以及兩棲攻擊艦尚未編組之前,在內海演習可以獲得立即的後勤保障與火力支援。 3月29日的演習,外傳共機已經完成包圍台灣,對於台灣的震撼頗大。其實我們應該關注解放軍更早之前的動作:3艘軍艦進入日本海,對日本的震動不小於台灣。不久,情報收發處理能力頂尖的美國兩棲指揮艦藍嶺號,也跟進日本海並守在對馬海峽,明擺著就是監視解放軍。 自從美中阿拉斯加會談之後,好像解放軍已經不在乎保密與後勤保障因素、也不再韜光養晦,以實際力量突破第一島鏈的態勢越來越明顯,鄰近國家感受當然強烈。自2015年至今,解放軍即已五度進入日本海,從趨勢來看,解放軍在日本海與台海常態化軍演似乎將成為慣例,而且解放軍越來越不在乎美軍的抵近偵察。 從黃水到藍海:邁向第二島鏈 解放軍在東海、台海、南海(包括海上民兵)演習,必然緊繃當地的形勢、並引起諸多關注。西太平洋緊張必然吸引美、日、台,相對的東面(關島)情勢顯得鬆弛得多。根據「兵形象水」的邏輯,水(兵力)必然朝低處(情勢鬆弛)的地方流動,如果關島緊張了,中國艦隊則流回西太,來來回回不但形成固定航線、而且掌握主動。 掙脫島鏈束縛邁向藍海是解放軍必走的路,解放軍在第一島鏈軍演「聲西擊東」,其實劍指第二島鏈的關島。大體上來看,中國海軍可能沿著三個攸關中國海洋利益的方向邁向深藍:南太平洋、印度洋以及未來的北極航路,同時也是海上絲路的路線。 在南太平洋方向的態勢比較明顯。中國與密克羅尼西亞(Micronesia)島弧的許多國家簽訂了一帶一路合作協定,包括密克羅尼西亞聯邦、馬紹爾群島、還有甫與台灣斷交的吉里巴斯、科克群島、東加、薩摩亞等國。 攸關中國海洋利益,解放軍必然派遣艦隊巡視;在此區建立軍事基地可能過於敏感,但是艦隊存在卻可能是個事實,而不只是個「判斷」。大陸網友有種說法:「既然美軍能到南海自由航行,為啥解放軍不能到關島自由航行?」未來如果解放軍艦隊出現在此地,就不只是幾艘軍艦而已,而是一個完整的兩棲攻擊艦打擊群。 我們仔細的查看地圖,南太平洋島國在關島東南面,如果解放軍艦隊出現在這裡,等於從背部打擊關島,關島的威脅不止是正面的「關島快遞」,還有來自於背部的打擊。如果中國在南太島國建立了軍事基地,那麼關島腹背威脅就是永久性的了。 在印度洋方面,目前中國以亞丁灣護航編隊為基礎出現,現在中國在印度洋擁有至少6個軍事基地,而印度洋又是海上絲綢之路最重要的航線,解放軍不可能不派出艦隊,特別是航母戰鬥群。 從南到北的深藍海軍 我們打開太平洋地圖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劃分線:沿著東(西)經180度、北從白令海峽南至南太平洋島國的國際換日線,這條線區分了東方與西方。 是否暗示未來解放軍行動的界限,還有待觀察。無論是真是假,只要解放軍進入南太平洋以及北冰洋,國際換日線變成美中勢力範圍的分界線,就呼之欲出。 白令海峽中部的代奧米德(Diomede Islands)群島由俄屬大代奧米德島和美屬小代奧米德島組成。俄屬大代奧米德島面積約10平方公里是俄羅斯的最東,無定居居民,建有氣象站。美屬小代奧米德島有愛斯基摩居民,兩島是亞洲和北美洲的分界線,也是俄美兩國分界線。 未來,中國可能會向俄羅斯商議租借大代奧米德群島附近的無人島礁、甚或北極圈俄屬無人島嶼,進行中國最擅長的「種島」。近年中蘇不斷靠近已是事實,若中國勢力進駐白令海或北極圈,是美國最大的噩夢。 中國對於北方有遠大的抱負。隨著北冰洋之冰加速融化、以及長賜輪塞港事件,北冰洋航道將成為聯通中歐的優良海上航道,比走印度洋要近約4000公里。未來如果北冰洋航道成為中國國際貿易的航路之一,解放軍也必然在此區存在。 目前中俄受到美國的打壓,把兩國越綁越緊。俄中兩國簽署了許多合作協定:建立能源聯盟、中俄共同推進一路一帶、共同佈局亞歐大陸、聯合軍事演習等。 2015年5月中俄艦隊演習,演習過後中國艦隊沒有立即回國,而是北上白令海峽進入北冰洋。美國國務院並未強烈反應,發言人僅說:「美方尊重所有國家遵循國際法在公海開展軍艦活動的自由。」未來,美國將會為當初的輕忽而付出代價。 中國對於北極的用力極深,2004年建立了首個北極考察站「黃河站」,2013年中國成為北極理事會觀察員,2018年雪龍號首次利用水下滑翔機(無人水下載具)完成白令海海盆和陸坡區連續、高密度觀測。 從白令海峽到第二島弧,似乎是未來解放軍行動的邊界,值得關注的是,國際換日線與第二島鏈將可能形成新的美中競爭焦點。 結論 我們在解讀解放軍演習時,經常以台灣角度來觀察而放大了威脅,對於美中對抗的佈局與競爭關係的判斷不免失之東隅。 軍演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正當西方國家圍堵中國的時候,難道中國不該反擊?目前解放軍以下餃子的速度建軍,例如航母數量說法從6艘到8艘都有,也會有相應的補給艦以及至少4倍到5倍之多的護航艦,若加上兩棲攻擊艦,數量十分驚人,這麼龐大的艦隊難道僅限於大陸沿岸活動?當這些軍艦出海演習的時候,「順便」到台灣與日本繞行一番,所造成的震動自然不小。 軍演當然有其目的,不外是外交施壓以及實戰練兵,針對台灣以及日本只需動用大陸本土的兵力就足夠了;其實,解放軍軍演是為著更遙遠的藍海。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法國博士,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 共軍發言人:陸航母編隊在台灣周邊例行訓練 今後將常態進行

    共軍發言人:陸航母編隊在台灣周邊例行訓練 今後將常態進行

    據中共「人民海軍」微信公眾號4月5日發布消息稱,中共海軍新聞發言人高秀成表示,日前中共海軍組織遼寧艦航母編隊在臺灣周邊海域進行訓練,這是根據年度工作計畫組織的例行性訓練,今後仍將按計劃常態組織類似演訓活動。 這是近日中共遼寧號航母編隊穿越日本宮古海峽引起國際矚目後,中共軍方首次證實並宣佈航母編隊經宮古海峽航向太平洋的目的。中共海軍發言人高秀成說,遼寧艦航母編隊在台灣周邊海域進行訓練是根據年度工作計劃組織的例行性訓練,旨在檢驗部隊訓練成效,有利於提高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能力。 他說,今後,中國海軍仍將按計劃常態組織類似演訓活動。 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4月4日通報,日本海上自衛隊於3日上午在日本長崎縣男女群島西南方向470公里海域處,發現包括遼寧艦在內的6艘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軍艦,日本自衛隊隨後出動軍機,航拍了中國航母編隊。 該通報指出,6艘中國軍艦中,除了航空母艦遼寧號之外,另外5艘軍艦分別是055型驅逐艦南昌艦,052D型驅逐艦成都艦與太原艦、054A型護衛艦黃岡艦、901型綜合補給艦呼倫湖艦。這6艘軍艦隨後南下,經過沖繩本島和宮古島之間海域,向西太平洋駛去。這也是外界首次觀測到中共055型驅逐艦和遼寧艦共同前往西太平洋。 日本海上自衛隊佐世保基地派出了海上自衛隊第4護衛隊群第8護衛隊的涼月號驅逐艦、鹿屋航空基地第1航空群所屬的P-1海上巡邏機,以及那霸基地第5航空群所屬的P-3C反潛機跟拍中國航母編隊,進行情報收集和警戒監視。 而就在中共航母編隊南下西太平洋之際,據大陸智庫南海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通報,根據AIS信號(船艦自動辨識系統)顯示,,包括羅斯福號航母、拉塞爾號驅逐艦、邦克山號巡洋艦在內的美海軍航母戰鬥群,4月4日上午8時許經由麻六甲海峽進入南海活動。這也是羅斯福號航母本年度第3次進入南海活動。

  • 中了陸計謀 日要浪費F35戰力

    中了陸計謀 日要浪費F35戰力

    日本航空自衛隊正指派F-35新型戰機擔任警戒任務,以攔截並跟蹤侵擾日方防空識別區的解放軍戰機。 不過,《富比士》(Forbes)雜誌網2日的分析指出,東京若這麼做,這款隱形戰機將隨時待命,以執行這項枯燥而勞力密集的工作。它太昂貴、太不可靠,對從事其他任務而言,也太寶貴,而不該把戰力浪費在這上上下下的乏味任務上。 此外,把具有地面攻擊能力的尖端F-35浪費在例行的空中巡邏任務上,也正是北京巴不得東京做的。而日本航空自衛隊是世上最忙碌的空軍之一,單是2016年,就創下攔截中方戰機851次的紀錄。 多年來,空自的政策都是由4架F-15J,或是其他戰機去應付解放軍戰機。然而,不斷緊急起飛攔截,卻讓駕駛和戰機疲於奔命。而對解放軍來說,那正是目標之一。澳洲葛瑞菲斯亞洲研究所(Griffith Asia Institute)研究員雷頓(Peter Layton)先前指出,北京這麼做,是想要讓空自亂了套,忙著做出反應,以耗損日方戰機與機組員,不僅從中獲得訓練,同時也能不斷施壓。 而其中最苦的,就是空自的200架F-15與機組員。雷頓說,日本F-15J機隊的服役壽命長短,如今幾乎取決於中方。老實說,F-35並不是那麼適合擔負警戒任務。空自以大約160架新型F-35,來取代半數F-15,還有別型戰機,其實無濟於事。 就算在美國,F-35的備戰力也只達60%,至於F-15則達70%。而1架F-35戰機1年的運作費用為1,000萬美元(近3億台幣),1架F-15戰機1年的運作費則只有600萬美元(約1.7億台幣)。 日本防衛省告訴共同社,F-35並不適合緊急升空。而美國空軍參謀長布朗(Charles Q. Brown Jr.)也有同感,他說,F-35是法拉利(Ferrari)跑車,「你不會每天開法拉利去上班,只會星期天開開。這就是我們的『高端 』戰機,我們想確保它不會都用來從事低端飛行」。 他強調,「我要減少使用那些戰機的頻率」。然而,分析指出,在日本周邊巡邏的環境,正是「低端」的溫和環境。隨著解放軍戰機沒完沒了地侵擾,日方攔截成本有增無減,東京今年調整了防空政策。在F-15升空攔截中方戰機前,將由地面雷達與其他防空系統警戒和監視,只有對方戰機展現強烈的挑釁行為時,才會出動戰機攔截。 而這政策調整,正說明了為何日本攔截中方戰機的次數會不斷下降,2019年時降為675次,到了2020年時,更降為331次。不過,對日本空自小規模的機隊來說,就算只有331次,負擔還是很沉重。例如,北約(NATO)聯盟有數百計戰機,但2019年攔截俄羅斯戰機的次數,也才只有430次。 或許F-35並不是空中巡邏的理想戰機,但空自卻別無選擇。分析指出,就算在新政策下,每年還是可能有數百架次的解放軍戰機侵擾需要空自回應。然而,上百架F-15不可能負擔得了這工作量,因此日本昂貴,需要密集維修的F-35必須幫忙,就算不拿手,也只得硬著頭皮上了。

  • 美日擬登釣島軍演 解放軍跟進

    美日擬登釣島軍演 解放軍跟進

     日本將與美國舉行首次針對釣魚台的軍演,且規模是日本30年來最大。對此,大陸軍事專家表示,美日最有可能在某處日本所屬島礁進行模擬對釣魚台的軍演,但美日此次若真登上釣魚台進行軍演,將是近年來對中國主權的最重大安全事件,雖然不至於立即激化緊張情勢,但解放軍後續比照登島、火箭軍模擬轟炸演習幾乎是肯定的。  公開針對 逼大陸攤牌  王雲飛表示,在日前舉行的美日「2+2」會談商定,兩國年內將在包括釣魚台在內的西南群島周邊舉行演訓。事實上,美日假想對釣魚台的演習已經暗地行之多年,但如此公開對外表示針對釣魚台則是第一次。  王雲飛指出,目前尚不能確定該演習是否含有登陸釣魚台或對島攻擊內容,以往美日只會另選他島做釣島模擬軍演。而此次若在釣魚台周邊進行演習,如在釣魚台海域12浬之外,中方僅會保持高度警戒;但若此次演習在釣魚台12浬內進行,或登陸釣魚島進行對島攻擊演練,將是非常嚴重的事態,這代表了美國違反《舊金山和約》及《美日安保條約》中,不明確承認釣魚台主權是屬於日本的說法。  王雲飛強調,儘管2012年發生日本購島事件,但解放軍至今仍沒有派過一兵一卒進入釣魚台12浬範圍內。  王雲飛指出,美日若在12浬範圍內演習,就是逼迫中方在釣魚台問題上攤牌,解放軍在美日演習當下可能不會太過強硬,但起碼會「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隨之在釣魚台進行登島演習及模擬轟炸演練。  專家斥美糊弄盟友反中  王雲飛表示,事實上,在美日「2+2」會談後,解放軍已用行動做出警告。在中美於3月19日在阿拉斯加「2+2」會談時,由055型萬噸驅逐艦「南昌」艦、052D型驅逐艦「成都」艦及「大慶」艦054A型護衛艦組成的遠航編隊當天就航經對馬海峽。  王雲飛說,此舉意義在於這是055型大驅首次遠航,沒有運補船伴航,處於美日韓艦機的嚴密跟蹤監視中,是在接近實戰的環境中執行任務;二是回應美日軍事同盟的對華威脅。尤其是回擊美日2+2會談聲明對中國的蓄意挑釁;三是與俄羅斯進行戰略合作,中俄用實際行動回應美日同盟。  但王雲飛也指出,美日這次軍演應會保持克制。美國國防部發言人科比此前已經收回了支持釣魚台主權屬於日本的說法,並為此道歉。顯示美國對盟友關切議題,仍以模糊戰略來應對,繼續忽悠地區盟友跟進反中。

  • 頭條揭密》日蒼龍潛艦撞貨船:亞太已成各國潛艦密集角力場

    頭條揭密》日蒼龍潛艦撞貨船:亞太已成各國潛艦密集角力場

    近期日本海上自衛隊蒼龍(Soryu)級潛艦上浮時撞上香港籍貨輪,引起國際關注亞太地區各國潛艦日益頻繁的活動,參與其中的包括美、中、俄、日、韓、澳與台灣的潛艦,由於潛艦一向是各國最隱密的武器之一,其性能與活動極少對外公開,更增加亞太地區水下角力的神秘與風險性。在美中的印太戰略對峙之際,海上的航行自由與演習頻率與規模持續升高,水下的潛艦活動亦同步增加,這意味著磨擦、對峙與意外事故將更趨頻繁。 日本蒼龍級潛艦採用絕氣推進式(AIP)技術,被稱為是全球最安靜的潛艦,如果不是發生意外或主動現身,很難發現它的存在。由於潛艦隱密的特性,各國皆不公布其活動訊息,因此蒼龍級潛艦的事故更令人猜測是否有不為人知的內情。事發時又正好是美國雙航母在南海軍演期間,日本防衛省只簡單就此事故致歉,未進一步公開事故細節,尤其啟人疑竇。 據日媒報導,海上自衛隊的蒼龍級潛艇是在四國島附近高知縣海域從水下上浮時,撞上一艘裝載鐵礦的香港散貨輪,造成通訊設備損壞、中央升降舵折斷、艦橋受損,還被迫航行到手機訊號可及之處才成功傳出受損訊息,可謂窘態畢露。日海上自衛隊官員還說,「可能是艦員操作聲納失誤所致」。 日方透露的原因很難令人信服,這麼大一艘潛艇在航行時的聲納探測作業不是只有一個人操作,錯誤的訊息與操作方式不會沒有主管或同僚發現而造成重大災情。因此也有媒體與分析認為,蒼龍潛艦很可能是在頻繁操作一些高難度的演習動作時發生失誤而撞船,網上的軍迷還猜測,潛艦可能貼近貨船底部做匿蹤操演,以至發生嚴重碰撞。 據外媒BBC指出,日本海上自衛隊不只擁有靜音性能最佳潛艦,其水下作戰能力在世界各國海軍中亦名列前茅。尤其是蒼龍級潛艦也一直被大陸做為模仿與參考的對象,並把它當作美日聯盟在對抗中國時的利器。加上事故當時又值美方進行雙航母演習,更引人猜測日本潛艦與美軍演習之間的關係。 蒼龍級是常規動力潛艦,排水量2950噸,是全球最大的絕氣推進式潛艦。其特性是驅動時可更長時間不依賴空氣,連續下潛時間更長,隱蔽性較佳。其艦身還有吸納聲波塗層與隔音設計,加上用特殊鋼材打造,能深潛至500米,傲視全球絕大多數潛艦。多年前澳洲曾打算購入蒼龍級,雖然最後沒有成案,改買了法國短鰭梭魚級潛艦,但澳洲仍對蒼龍級讚譽有加。台灣據說也曾表達過興趣,但最後因潛艦國造政策而作罷。印度則仍在評估中。 亞太地區對蒼龍有興趣者,多半是為應對大陸近數十年來海軍力量的快速擴張,解放軍的船艦不只是數量增加,其技術與配備更是突飛猛進,讓包括美國在內的亞太地區國家都感受到威脅,以及隨著太平洋島嶼主權爭議而來的軍事壓力。 軍事專家指出,與日本有東海釣魚島主權爭議的中共海軍,目前已至少有50艘以上的現代化潛艦,近幾年尤其部署了多艘新式潛艦,日本只能以蒼龍級來與之對抗。目前解放軍也在其原有的常規動力潛艦中試驗絕氣推進式技術,甚至已發展出更新的無軸泵推技術,具有更優良的靜音效果。 目前在亞太地區活動的潛艦來自美、俄、中、日、韓、澳,未來還會有包括台灣在內的新型潛艦加入,太平洋海域的水下角力日益激烈已經成為現實。而潛艦活動愈頻繁,發生意外事故或磨擦的機會也愈多。尤其在南海、東海、台海的海面上的已經箭拔弩張,水下活動更是少不了,未來真正造成軍事危機的,很可能就是這些平時看不見也聽不到的水下猛獸所造成。

  • 國戰會論壇:蔡裕明》解放軍潛艦官兵的心理問題是否影響其戰力?

    國戰會論壇:蔡裕明》解放軍潛艦官兵的心理問題是否影響其戰力?

    日前中國海軍軍醫大學公佈調查指出,解放軍南海潛艦士兵有將近1/5的人有心理狀況或精神問題,其中以抑鬱、焦慮症與妄想症佔多數。該項研究的結果並與解放軍陸軍的心理健康進行比較,發現潛艦部隊的「顯著性更高」。研究人員並總結,南海潛艦部隊的士兵與軍官面臨心理健康的風險,並且遭受嚴重的心理問題。 除心理狀況外,一份2018年〈中國海軍人員健康狀況的分析與決定因素〉(Analysis and determinants of Chinese navy personnel health status)的文獻也指出,解放軍海軍人員的飲食計劃不合理,並在執行海上任務時,比其他時間消耗更多的紅肉和加工肉,也缺乏水果和蔬菜,也沒有參加一般性運動。 問題在於,為何會造成這樣的情況?而在面對可能的中美海上競逐當中,以及是否會影響解放軍海軍的戰力? 潛艦是一個孤立的工作環境 已有許多文獻指出在孤立環境工作的人們,需要承受比一般工作場所遭遇更大的社會與心理壓力。在孤立場所工作的人們,可能有著情緒低落與焦慮情況、紊亂的睡眠方式、工作量增加以及對於隱私與輪班(值勤)時間可能不甚滿意。 而在潛艦的工作環境當中更甚於此。潛艦的工作環境有以下獨特的現象,包括:幾乎沒有個人的空間、無法逃避職場衝突、長時間缺乏日照、睡眠的紊亂或睡眠不足、對於海洋水壓危險的關切、暴露於過多噪音的船艙、擔憂敵方目標的危險以及潛艦本身高度風險的工作環境。更為重要的是,潛艦更需要進行長時間的隔離,甚至可能在水下進行30天到60天的巡航。 有關於部隊的心理問題已在各國的軍事訓練當中逐漸凸顯其重要性,現已成為評估部隊戰力重要的部分。美國海軍業已認識到海軍艦艇對於官士兵的挑戰,因此於1990年代開始即在航母上配置心理學家或牧師,試圖解決艦艇上官士兵的心理與適應問題。此外,美國海軍也訂定名為SUBSCREEN的海軍潛艦人員選拔量表,作為評估潛艦人員甄選、訓練與評估的指標。 解放軍潛艦人員的問題 隨著解放軍萬噸級驅逐艦、綜合補給艦、各式的潛艦與核動力潛艦以及航空母艦加入解放軍,中國與美國在海軍的數量與能力的差距正在縮減。在過去的幾十年中,與澳洲、日本、印度、南亞和東協國家的其他亞洲海軍相比,解放軍海軍已經成為一支強大的力量。 在軍事理論上,海軍身兼試驗、海域巡邏、演習、護航、出訪或跟蹤等各種類型的重大任務,並且解放軍海軍的現代化,其任務較過去的褐水海軍或綠水海軍的任務要多,並且近來更挑戰美國海軍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 FONOP),或在台灣海峽近距離跟蹤美國的海軍艦艇,這些高強度的任務容易使得部分艦艇人員出現難以適應、緊張、暴躁情緒或焦慮等各類心理問題。 除演習過多與需應對美國海軍的挑戰外,解放軍潛艦船員的心理還有下述原因。 1.新科技之運用與高標準的要求,並且高科技的潛艦需要擁有資格論證制度,要求通過理論與實作測驗取得認證才能擔任潛艦的軍事任務,這套要求並結合晉升制度,使得船員需要承受高度心理壓力。 2.潛艦受到解放軍高層的關切並需要應對海洋的各種挑戰,使得潛艦的指揮官需「從嚴治軍」,亦導致嚴格的部隊管理。 3.潛艦空間狹小使得官士兵的文化與娛樂空間減少,加上潛艦為封閉式結構,年輕的船員無法與家中聯繫,讓船員無法得到放鬆的空間。 4.解放軍海外軍事基地較美國或俄羅斯少,也不利於解放軍潛艦船員上岸休息。 5.核動力的潛艦除需要更高的軍事教育與訓練外,也需要憂慮是否可能發生事故或暴露於輻射之下。 美軍在南海對於解放軍的疲痺戰略 2020年12月17日,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和海岸警衛隊聯合發表名為《海上優勢:以整合式全領域海權致勝》(Advantage at Sea: 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的文件。在該份文件指出,美軍將「在日常行動中採取更果決態勢」,並且在太平洋地區「更有能見度」。 就在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美軍在南海地區附近部署尼米茲號(USS Nimitz)、羅斯福號(USS Roosevelt)與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三艘航空母艦,並且2月4日伯克級神盾驅逐艦馬侃號(USS John S. McCain)行經台灣海峽。另外,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戰鬥群 (HMS Queen Elizabeth)將與日本自衛隊進行春季演練,德國也擬派遣護衛艦前來印太地區,美國海軍也擬重建第一艦隊。這些航母戰鬥群或護衛艦齊聚印太地區,則更為凸顯美軍結合盟國在南海的軍事存在,以及對於解放軍海軍的「疲痺戰略」。 疲痺戰略主要將軍隊的主要精力從對手的部隊或關鍵地點轉移到戰略層面的後勤。這種疲痺戰略包括讓對手對於己方的機動作出反應,分散對手的防禦能力,並將其防線不得不延伸至防禦較為弱勢的地區,與此同時,在對手可能的弱點處展現優勢軍力使對手失去平衡,同時保有強大的預備部隊。疲痺戰略不僅可使對手消耗發動戰爭的物質手段,而且在心理上也可使敵人衰弱。 美軍逐漸強化從南海到整個印太地區的「常態性」軍事存在,勢將影響中國從南海到麻六甲海峽的不安全感,解放軍也不得不建造更多艦艇與招募更多船員,以及在南海進行更多的演練與追蹤美軍的軍艦,來因應美國從海上的戰略挑戰。就如前所述,解放軍海軍存在心理健康問題以及缺少海外軍事基地,無法提供潛艦或海上船艦足夠休息空間或蔬菜或飲用水,業已影響解放軍的海上戰力。 台灣除目前的茄比級潛艇與劍龍級潛艇的四艘潛艦外,2024年第一艘國產潛艦將下水,預計將建造8艘潛艦取代茄比級潛艇,屆時台灣的10艘潛艦將對於解放軍構成相當的心理壓力。雖然解放軍積極建造潛艦與強化反潛戰的能力,但台灣的潛艦若再結合美軍的核動力潛艦與反潛戰的優勢能力,以及從美國所購置4架MQ-9無人機將對於解放軍形成足夠的戰略壓力。 儘管如此,台灣仍須持續關注解放軍是否提高部隊心理層面的抗壓韌性,以及如何培育擁有足夠能力的潛艦指揮官。與此同時,南海地區主要的風險在於軍事摩擦,一旦潛艦的指揮官面臨危機上升之際,是否能夠維持足夠的戰略判斷與心理壓力,更是中國與美國以及南海周邊國家需承受之風險。 (作者為實踐大學高雄校區會計暨稅務學系副教授,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 國戰會論壇:譚傳毅》美國能阻止中國得到東亞主導權?

    國戰會論壇:譚傳毅》美國能阻止中國得到東亞主導權?

    面對中國崛起,美國漸漸的無法在新時代以傳統的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因應,拜登政府勢必有新的作爲。本文假設未來美國對中政策將經由一系列與大陸互動逐漸生成,特別從南海開始。 戰略模糊/戰略清晰的時代 過去美國對於台海兩岸的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是建立在美國軍事力量絕對強大的基礎之上,有時候甚至於有一點戲謔中方的味道,讓中方去「猜」美軍會不會介入。早在1954年第一次台海危機以及八二三炮戰期間,美國就爲了金馬防衛大搞模糊戰略,乃至於1996年的導彈危機和現在解放軍繞台都是如此,就是不願意許下一個清晰的承諾。 根據大陸媒體記載,當時獨立號航母航經台海期間,艦載電戰機所經之處大面積的電子遮罩讓解放軍吃足了苦頭,也大感震驚,真正的領教了所謂大國海軍的風範,從此開始了長期的生聚教訓。在這個時期,美國絕對有能力搞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 戰略主動才是王道 本世紀的頭10年是大陸黃金10年機遇,正當美國致力於反恐戰爭,中國各方面默默的不斷發展,西方國家忘記了中國的存在。當美國還陷在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突然間看到中國經濟、科技與軍力已經強大到不可忽視的地步,這才發現晚了。 大陸海監和漁政部門開始介入釣魚台事務、開始在南海種島、解放軍海空軍開始突破第一島鏈、而且隨著美日兩國的反應加大加深了東海與南海的經營,大陸搶到了美國所沒有的:戰略主動。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後,解放軍更是把機艦繞台的戰略主動發揮得淋漓盡致。掌握了戰略主動,美國對中再怎麽模糊或清晰的政策都不會影響大陸既定的目標,也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真正意義。 除非美國示弱並放縱解放軍,若此,美軍存在就沒有意義了。我們認爲美軍會採取更積極的做法與解放軍接觸,只有維持接觸才能近身感知解放軍的行動,進而擋住解放軍的戰略主動。接下來的問題:如何與解放軍接觸? 全線接觸的困境 想要在正面和解放軍接觸,就必須隨時能夠在全線與其保持往來。從北到南,美軍部署很明顯的是頭重腳輕,在日本韓國部署了重兵,但是從日本到新加坡卻沒有基地駐軍,以至於美軍無法在第一島鏈全線與解放軍接觸。 在東海方面,美軍可以從日本派機艦南下介入;在南海方面,美軍可夥同外國軍艦進行聯合軍演,或從太平洋或印度洋艦隊派機艦或自由航行,但也僅止於此。相對比較起來,解放軍在南海有8個島礁以及海南島,隨時可以派機艦出現,而美國航母遠離基地而且沒有救援,再加上每日花費至少3百萬美元,還不包括配屬護航艦隊的開銷,著實無法常態性的存在於南海。 無法常態性存在,意味著美軍無法常態性控制南海,只要美國航母戰鬥群離開,等於把制海權拱手讓給解放軍。美軍的困境還不止如此,大陸並非以正規軍隊介入東海與南海,而是以號稱第二海軍的海警艦艇介入處理,到目前爲止在東海,美國只能指望日本海上保安廳艦艇,別無他法。 美中海巡力量對決 在正規海軍無法經常性存在南海,美國可能的兩條路子:第一,在東沙島和太平島設立軍事基地,但這直接踩了大陸的紅線,幾乎不可能。但若無法在南海獲得軍事基地,美軍將無法和解放軍接觸,無法接觸等於縱容解放軍。 在這種情況之下,第二,美國可能派海岸警衛隊艦艇巡航南海,以下駟對付下駟方式不但可以降低直接軍事衝突風險,還可與中共海上力量保持接觸。美國以海岸警衛隊艦艇巡視南海就不會太敏感,未來甚至於進駐台屬東沙、南沙島嶼也不是不可能。 現代作戰都是體系作戰,第二海軍也是如此。全世界具備完整體系作戰能力的國家只有中國、美國、俄羅斯三國,解放軍作戰體系不但包括常規軍隊、同時也涵蓋武警部隊包括海警艦艇,美軍作戰體系則包括同盟國軍隊。表面上來看是第二海軍對決,其實是兩個國家作戰體系的對決,一旦第二海軍有事,正規海空軍立馬接手。 我們可以預期未來在南海一線,台灣將協同美國海岸警衛隊扮演相當的角色。美國政府並未絕對禁止海岸警衛隊到其他海域執法,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是縱容海岸警衛隊在外國海域活動,當然包括了西太平洋。 美國海岸警衛隊協同台灣海巡艦艇巡航南海就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甚至於以人道救援理由臨時或長期性停泊太平島或東沙島,不但補足了美國在南海的空白、同時還可與解放軍産生接觸。 博弈南海 美中兩國海上警備力量終於在南海碰頭,美國是客,中國是主。來客必以耀武揚威擂鼓呐喊之姿進入,作爲東家的中國海警局視情勢應變。 中國海警局隸屬武警部隊之海警總隊,爲正軍級編制,接受武警部隊以及中央軍委會的管轄,對外的稱呼是中國海警局。武警於2013年整合漁政、海監等海上執法力量成立了中國海警局,這就形成了美中兩國海警單位的對抗。海警船之間對抗可能産生下列場景: 第一, 海巡艦艇具有海上警察特徵,就跟陸地警察一樣可以公開執法。雖然常規海軍也可以執法,但若遭遇對手國常規海軍,相互執法的結果可能就升級成爲軍事衝突或者戰爭,而海警船執法的傷害小得多。 第二, 如果美中兩國機艦遭遇,可按照現行的《海上意外相遇規則》辦理。然而,當雙方海警船在海上遭遇應該如何,至今尚未規範,必然增高了美中海警船發生衝突的風險。 第三, 由於美中兩國海警單位遭遇的不確定性太高,結果可能變成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懦夫遊戲」(Chicken Game),特別是當某方海警船數量與質量遠高於對手國,或者其背後支援兵力明顯的強於對手國。我們必須強調一點,火力越弱並不表示發生衝突的概率越低,由於海警船的火力不強傷害不大,反而增高了動粗的欲望,例如衝撞對手、射擊水炮、輕武器射擊等等。 第四, 美中兩國海警艦艇都已納入體系作戰之內,召喚正規海軍救援並不難,關鍵在於救援的時間與地點。以地緣戰略部署來看,美軍明顯的吃虧,這更凸顯出美軍對於南海軍事基地的剛性需求。 第五, 海警船和常規海軍一樣,與對手較量比的不見得是粗勇,很多時候雙方較量的是耐心與毅力,能夠以最多數量與最高質量的海警艦艇常態性的存在,才是獲勝的保證。 第六, 如果美國海岸警衛隊艦艇出征南海,很可能刺激解放軍或海警局加深島礁兵力部署、甚至於擴大巡航區到更遠的地方,例如南太平洋島國,那裡將是中國突破第二島鏈的重點地區。 如果未來美國政府作出遏制中國必須與解放軍接觸的結論,那麽上述六點就是可能出現的情況。 結論 根據拜登與盟邦合作應對中國的原則,美國海岸警衛隊艦艇巡航南海無可避免將找上台灣海巡部門,而且,美軍迫切需要在南海建立軍事基地保持經常性存在,此時台灣不應過於躁進。 美國把南海視爲可以自由航行的海域,而大陸把南海經濟海域與毗連區視爲領土,絕對不會退讓。台灣海巡艦艇配合美國海岸警衛隊艦艇巡航也許不會有問題,但若美艦靠泊太平島和東沙島,將可能刺激解放軍攻擊這兩個島嶼,甚至於台灣本島都會出事,這是台灣必須考慮的後果。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法國博士,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 《國際政治》亞洲3巨頭 2021政經新試煉~日本篇

    庚子鼠年適逢公元2020年,全球過得實在太不安寧,因為一整年都遭受新冠肺炎的侵害。再加上中美間,雙方因利益紛爭所引發的新冷戰,以及全球經濟衰退等諸多大事件所影響。為了迎接2021更好的辛丑金牛年到來,主要報導亞太區政經事件的外交家(The Diplomat),也刊載中國大陸,日本以及印度三位領導人在這嶄新的一年,各會遇到的不同挑戰。 日本:政治蜜月時光,對於日本新繼任首相菅義偉並沒有太久賞味期。就在2020年9月,菅義偉以74%極高的民意支持率就任首相,3個月後的12月,其民調瞬間就崩跌至42%。因為新冠疫情無法有效抑制擴散,以及不顧諸多民意反對,孤意執行去旅行(Go To Travel)政策,菅義偉,現正試煉多重考驗。 日本在2020年的最後一天,宣布全日以及東京新確診人數雙雙創新高後,政府也進一步限縮餐廳和社交場所的社交距離,並禁止境外人士入境。 股市方面,全球包括日本央行都極力灑錢下,東京股市在2020年封關時,締造逾30年來新高紀錄。這也是繼1990年8月日本經濟泡沫化以來,日股表現最好的一年。 就在宣稱要大刀闊斧改革官僚體制後,菅義偉在2021新的一年將面對包括,7月到9月是否順利成行的東京奧運以及帕運,9月份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以及10月的眾議院選舉。 國際上而言,菅義偉必須要在美國新任總統拜登與中國大陸習近平之間,維持巧妙的政治平衡。特別留意的是,在解放軍頻頻巡弋釣島之際,習近平未來是否會推遲日本的國是訪問。 接下來這一年,在日本奧運延辦日期已倉促暫定下,大規模接種疫苗後是否能成功抗疫,將成為菅義偉連任的關鍵。還有,日本黨界也虎視眈眈,就等這71歲古來稀的日相一旦出錯就隨時出手奪權。 日本結論:菅義偉經濟學鋪陳,還得再加快腳步

  • 反制陸 日3步跑最快2035部署無人戰機

    反制陸 日3步跑最快2035部署無人戰機

    隨著中方軍事技術突飛猛進,未來打無人機戰的可能性有增無減,日本已著手研發能快速機動的無人戰機,預計最快2035年就能部署。 據《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報導,目前中方擁有超過1,000架能達超音速的4代戰機,數量約為日本的3倍。此外,解放軍也開始部署5代隱形戰機。由於日本在數量上屈居嚴重劣勢,因此就像其他許多國家一樣,正快馬加鞭,拚命進行國防研究,以遏制中方軍力。 日本防衛省打算分3階段推出無人戰機,首先是推出無人遙控戰機,接著讓1架有人戰機控制數架無人戰機,彼此搭檔執行軍事任務,最後則是形成完全無人的自動無人戰機中隊。然而,自動武器需要先進的機器學習力,而國際規範的腳步還跟不上相關技術。 日本防衛省打算,在2035年部署下一代有人戰機之際,先致力讓無人戰機搭檔,共同執行任務。而日本企業也已奉命,要研究必須的相關技術。例如,速霸陸負責研發遙控和飛控性能,而三菱重工和三菱電機所負責的,則是不同軍機間的即時信息共享系統。此外,防衛省的防衛裝備廳也在為這些無人戰機規劃人工智慧(AI)技術。事實上,日本可能也在和英美企業合作。 據說防衛省將砸25億日元(近7億台幣)研發遙控與飛控技術,另外投資2億日元(約0.5億台幣)開發人工智慧技術。約2024年研發階段結束時,日方可望試飛小型原型機。而最早在2025會計年度時,就會開始設計最後版本,而這無人戰機最後可能裝備偵測與飛彈系統。 而日本希望,能使用相對少的人力,讓1名駕駛控制多架無人戰機,並讓戰機彼此分享訊息,來加強自身國防。此外,這些無人機也能在不危及自衛隊員性命的狀況下,在危險的區域蒐集情資。由於無人戰機不需要駕駛艙,因此可以打造得較小、較簡單,價格也較低廉。不過,它們需要精密的人工智慧技術,以即時處理大量資訊,有效因應敵方打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