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觸犯刑法的搜尋結果,共46

  • 通姦除罪化不是合法化

    通姦除罪化不是合法化

     針對《刑法》通姦罪是否違憲,大法官做出釋字第791號解釋,宣告通姦罪違憲,且立即失效。而在通姦罪失效後,並不代表通姦從今爾後即屬合法,而是回歸《民法》來解決。

  • 綠委提修反滲透法 加重刑責

    綠委提修反滲透法 加重刑責

     香港運動人士來台遭攻擊事件一再發生,被質疑是中共勢力滲透,指使特定人士犯案,但現行仍依刑法案件處理,民進黨立委郭國文提出「反滲透法第六條修正草案」,將刑法殺人、傷害、恐嚇、毀損、妨害電腦使用等罪入法,希望有效嚇阻協助敵對勢力人士的不法行徑,保障相關人士的人身安全。

  • 太陽花成員煽惑罪判刑 周春米籲修正威權刑法

    太陽花成員煽惑罪判刑 周春米籲修正威權刑法

    高等法院二審宣判,魏揚等6人因在太陽花學運中觸犯《刑法》煽惑罪,分別遭判刑;立委周春米今(28)日表示,煽惑罪的定義過廣又太抽象,可能妨礙民主時代下人民的表意自由,呼籲法務部檢討這條過時的「威權刑法」,未來提出修法。

  • 中時社論》容忍拿五星旗遊行,台灣最美風景

    中時社論》容忍拿五星旗遊行,台灣最美風景

    中央研究院研究員錢永祥提出發人深思的問題:該不該容忍路上有人拿五星旗遊行?他給出正面答案,認為如果不能容忍,台灣30年來的民主化就是假的。在當前的政治環境與網軍四處出征的社會氛圍下,錢永祥提出這樣的主張需要一些勇氣。

  • 【直擊0元買房6】成交價作假 律師:買賣方觸犯刑法罪責相當

    【直擊0元買房6】成交價作假 律師:買賣方觸犯刑法罪責相當

    \n房市專家范世華則提醒,「民眾常忽略短期脫手需要負擔高額房地合一稅,也常沒考慮到2年寬限期後是否還有償還能力,不少投資客因此繳不出貸款,最後只能慘賠出售或法拍還債。」「不要以為買賣雙方私下談定假合約,就能神不知鬼不覺,之前發生過的購屋糾紛中,就有一方自曝違法想來個玉石俱焚。老實說,房仲業者為了賺取佣金、仲介費,多數都以自我利益為考量,民眾對於購屋決策,仍須自行把關。」 \n「以『AB合約』方式用不實成交價申請房屋貸款,最後造成實價登錄登載不實與以詐欺方式逃漏稅。不管是買賣雙方或房仲、地政士等,皆可能已涉嫌觸犯《刑法》等相關刑事責任,銀行事後也可以針對房貸業務損失,向涉案民眾提出民事的損害賠償。」律師魏大千表示。 \n魏大千更斬釘截鐵否認「億萬房產集團」工作人員口中「買方責任不會太大」的說法,「買賣雙方的刑事責任與從中教唆的房仲一樣,切勿輕信仲介所說民眾只要假裝不知情,即完全無罪之說法。民眾在不了解法律的情況下,只要覺得違背常理有犯法疑慮,就該特別注意。」 \n面對外界對於「AB合約」的質疑,「億萬房產集團」總經理呂原富透過特助葉冠微回應,「公司並未做涉及假契約,也從未教導工作人員有此說法,此為員工及同業的惡意毀謗,希望媒體提供來源,以透過法律求償。此外,公司也不會把會員所持有的房屋轉手脫售給會員,這是有所牴觸的,是出售給自住客。」 \n葉冠微還強調,「公司現以企業經營傳達買屋投資理財祕訣,主力在藝文特區物件,是非常有把握獲利,也希望藉此給予會員信心,而可能導致外界誤解有保證獲利說法,並以為公司說明會為傳銷手法。」至於不再使用起家品牌「積富房屋」,是因為受到同業攻擊影響名聲,才忍痛捨棄。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詐騙犯強制工作3年 大法庭認合憲

    詐騙犯強制工作3年 大法庭認合憲

     為嚴懲詐騙集團車手,政府修法將詐騙犯強制工作3年,卻引發法律爭議。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13日作出首件裁定,認為強制工作屬於合憲,但法院在宣告刑前強制工作時,仍要考量預防矯治其社會危險性的必要,且符合比例原則。 \n 大法庭制度去年7月上路,本案聲請大法庭統一解釋,是因車手楊哲旻依詐騙集團成員指示,提領被害人遭詐騙的款項,他首次犯罪卻同時觸犯《刑法》加重詐欺取財罪及《組織犯罪防制條例》參與犯罪組織罪,法院依想像競合從一重論處加重詐欺罪,引發是否宣告刑前強制工作3年的法律爭議。 \n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與另4庭認為,加重詐欺取財罪沒有強制工作的規定,對於初次犯罪的詐欺犯依加重詐欺罪論罪,就不能再拿沒有適用的法條、組織犯罪來要求強制工作,但另3庭認為仍須強制工作3年,另1庭有不同見解。 \n 刑事第二庭徵詢其他各庭的意見後,因各庭有不同法律見解,為統一法律見解,決議提案刑事大法庭。大法庭審理後作成裁定,認定強制工作合憲,駁回律師聲請釋憲、停審的聲請。 \n 大法庭認為,詐欺車手首次犯罪,法官可諭知強制工作,但一、二審法院要不要對被告諭知強制工作,須考量這名詐欺車手行為的嚴重性,對於未來行為的期待性,預防矯治目的等,必須符合比例原則。 \n 不過,刑事第二庭庭長郭毓州提不同意見書,認為依刑法罪刑法定原則規定,車手首次犯罪不能進行強制工作的宣告,因為參與犯罪組織罪的罪刑較輕,已被刑法加重詐欺取財罪所吸收。

  • 2020武漢風暴》故意傳播武漢肺炎病毒 最高判死刑!

    2020武漢風暴》故意傳播武漢肺炎病毒 最高判死刑!

    大陸黑龍江省高院發出最新通知,將嚴打武漢肺炎疫情相關的刑事犯罪,其中,「故意傳播」武漢病毒,危害公共安全,最高將可判處死刑。 \n \n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制發《關於嚴厲打擊涉疫情防控相關刑事犯罪的緊急通知》表示,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病原體,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觸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判刑死刑。 \n \n此外,加快辦案節奏,特別是對疫情防控期間,哄抬物價、囤積居奇,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盜竊、詐騙、搶奪、哄搶、侵佔疫情防治救援物資,以及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有關工作人員依法履行疫情防治職責等嚴重影響疫情防控工作的犯罪行為,從速快審快判,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強有力的司法保障。 \n

  • 打臉小英 ! 私菸案就是「走私」關務署:涉及刑法

    打臉小英 ! 私菸案就是「走私」關務署:涉及刑法

    總統府今(26)日再針對私菸案說明,仍用「超量」、「超買」字眼描述,外界痛批就是「走私」,總統府卻用文字遊戲逃避國安特勤人員觸犯刑法的事實。財政部關務署官員表示,本案即使使用「超量」描述,仍屬於《菸酒管理法》中的「私菸」範疇,且破萬條太大量、利用特殊管道,都不適用於「一般旅客」條文,確實涉及刑法。 \n \n關務署官員指出,貨品超帶於免稅數量未申報,有逃漏關稅之虞,都屬於《海關緝私條例》規管範圍,「走私一詞是比較重的用詞,但確實是同一行為」。 \n \n如果逃漏關稅的貨品為菸、酒,則以《菸酒管理法》為優先法,在法律條文中的用詞就是「超量」,前關務署官員認為,即使只用「超量」、「超帶」等字眼,很明顯仍是違法行為。 \n \n根據《菸酒管理法》,一般旅客如果帶超過1條煙未申報,官員說,如是少量,目前已經「除罪化」,未申報部分沒入和處每條500元罰鍰,這屬於「行政罰」。「但破萬的數量實在太超過」,官員指出,雖然本案是用一般旅客身份訂購免稅菸品,但是透過其他手法來運送,也不是走一般旅客通道,就不會用一般旅客適用的條文只用行政罰,而是已經涉及刑法。 \n \n依照《菸酒管理法》第45條,輸入私菸、私酒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0萬元以上,1000萬元以下罰金;第46條,販賣、運輸、轉讓或意圖販賣、運輸、轉讓而陳列或貯放私菸、私酒者,處3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查獲物查獲時現值超過50萬元,處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鍰,最高以600萬元為限。配合提供其私菸、私酒來源因而查獲者,可減輕其罰鍰至四分之一。 \n \n官員說明,菸品未申報關稅的「除罪化」,必須要是「一般旅客攜入」、「少量」之外,一般民眾用網購等其他「非旅客」的方式運輸應稅貨品而未申報,同樣也可能涉及刑法。

  • 奔騰思潮:廖元豪》比刑法一百條還要威權

    猶記得1991年的「獨台會事件」,讓人民驚覺當時的《刑法》一百條「內亂罪」,會成為政府箝制人民言論自由之工具。已故的林山田教授等人發起「廢除刑法一百條」運動,並成立「100行動聯盟」。筆者當年也躬逢其盛,參與了街頭遊行,並在台北車站靜坐。最後雖然沒有廢除刑法一百條,但至少將內亂罪條文做了修正,讓政府不再能輕易以國家安全為名,鎮壓單純的政治言論。 \n 然而,我們今日卻看到當年參與「廢除刑法一百條」運動,倡議政治言論自由的民進黨,藉由國家安全之名,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想要讓惡法再現。今昔對比,實在令人不勝感慨。 \n 當年的刑法一百條(內亂罪)有什麼問題呢?它的規定是這樣的:「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這個條文沒有定義「著手實行」的具體樣態,所以,只要你心存惡念(如:意圖竊據國土),而做出任何言行(包括組讀書會、演講、教學),都會觸犯內亂罪。 \n 而當時的民主前輩們之所以要廢除刑法一百條,就是認為單純的政治宣傳不該入罪。民主國家容許任何和平倡議的言論—包括改變國號、國土,抨擊憲法體制。正因如此,立法院修正了內亂罪規定,加上「以強暴或脅迫」的要件。從此以後,只要是和平宣傳、倡議、講學、出版,不管多麼「反政府」,都不會構成內亂罪。人民不僅有言論自由,更有著以和平方式倡議政策、改變體制的權利。 \n 然而,最近民進黨團在立法院提出了《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修正草案,禁止台灣人為中共作政治宣傳。所謂中共組織,條文定義包山包海,甚至「影響國家安全或利益之機關(構)、團體或其代理人」都算在內。請問,哪些機構是會「影響國家安全或利益」?如果沒有明確標準,這不是很容易讓參與兩岸活動的人民踩地雷嗎? \n 更嚴重的是,任何人若與前述機構團體「從事危害國家安全之政治宣傳」也要被處罰。這甚至比當年刑法一百條的「著手實行」還要糟糕。因為單純的「宣傳」,而沒有其他「行動」,就可以被入罪。再與現行的刑法一百條相比,內亂罪連「顛覆政府」都要「強暴脅迫」才處罰;但抽象的「危害國家安全」卻只要有「宣傳」就要坐牢!在綠營人士現在成天指控別人「親中」、「賣台」的氛圍下,只要說說「討厭民進黨」的話語,或是為中共辯護一下,說不定就被判定是「為匪宣傳」!多可怕!這是當初的民主運動者所期待的台灣嗎? \n 說實在的,民進黨每到選舉,冒出來的恐中言論,與解嚴前(威權時期)的國民黨論述如出一轍:「共匪不僅有武力威脅,而且無所不用其極滲透台灣,毒化我們的心靈。要捍衛台灣的民主憲政,就一定要限制言論結社自由,把那些親共媚共的島內野心人士或助紂為虐者,通通抓起來。凡是以『自由民主』為名,要求政府開放黨禁報禁或兩岸交流者,都是我們的敵人。永遠支持蔣總統與中華民國的中國國民黨,才是唯一正途。」 \n 國民黨用這套論述實施的統治叫作「威權」,那民進黨把「蔣總統」換成「蔡總統」,將「中國國民黨」換成「民進黨」,難道就是民主憲政嗎?香港同胞們期待台灣能維持自己的民主自由體制,難道是要這種體制嗎? \n \n(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 我見我思-從辦公室性騷擾案 -論刑法應建立裁判費預徵制度案

     「你奶子這麼大,抱起來一定會很舒服…」就為了職場上的這句話,去年我出席了好幾次性騷擾審議會議。本案是A男控告B男觸犯了「公然侮辱」及「性騷擾」罪。「公然侮辱」是刑法之罪,「性騷擾」原則是行政法,但如狀況嚴重也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 \n 警察將本案件移送地檢署偵辦。地檢署將案件不起訴。A男再向高等法院申訴,仍獲不起訴。A男不服裁定,向市政府提出再申訴。仍然被駁回定讞。 \n 告訴人在這一年中到處提告,但他無法提出任何佐證資料,這是否涉及濫告? \n 檢視司法院的統計報告,107年全年的司法案件總計有3,141,528件,而107年的檢查官總人數是1,325人,以1年52週、每週5個工作天,全年工作天數為260天來計算,每位檢察官平均每天要辦案8.9件。以本案來說,這麼小的一件事情,被害人提不出任何的證據或證人,也沒有辦法舉證說他到底受了什麼樣的傷害,這個案子就花了一年的時間才最後定讞。這種芝麻等級的案件要費時1年,也難怪檢察官經常積案如山辦不完。 \n 在這次的事件中,筆者看到是:司法案件濫訴問題,尤其是刑事案件。目前由於刑事訴訟沒有預繳裁判費的制度,告訴人幾乎不需支付任何成本就能興訟,導致浮濫現象層出不窮。從本次事件出發,筆者認為現行司法上有改進之處包括: \n 一、當責概念的加強 \n 執法第一線的警察應該斟酌事實妥善處理,勿將大小案件一律送請檢調。如此可從源頭減少案件。 \n 二、現有法條的落實執行 \n 目前刑事訴訟法第319條第2款「自訴之提起,應委任律師行之。」應切實執行,任何自訴案件均不得由當事人自提訴案,草率提告。 \n 三、預繳裁判費及精神賠償費制度的新增 \n (一)新增預繳裁判費制度 \n 現行民事訴訟設有預徵裁判費制度。告訴人如不依規定繳交費用,法院可以將案件駁回不予審理。刑法應參酌該精神、除了重大刑案由檢官提起公訴外,由提告人預先繳納裁判費。 \n (二)訴訟費用,由敗訴之人負擔 \n 現有民事訴訟規定裁判費由敗訴人負擔。案件定讞後,若被告敗訴,原告可向被告請求該費用。若原告敗訴,則已繳之裁判費不得請求返還。刑法亦應比照辦理。 \n (三)除裁判費外,敗訴人應支付對照方的精神賠償費 \n 在訴訟期間,被告方其實還承受著巨大壓力。因此被告如果無罪,刑法應該要求提告人對被告應支付精神賠償費。 \n 正如暢銷600萬冊的英文書THE GOAL作者Eliyahu M. Golddratt所提的:這世界上其實沒有止於至善這回事,任何事物及程序永遠都需要持續改善〈Ongoing Improvement〉。藉由參與這次的性騷擾案件,提出上述建議,希望我們的司法能持續精進,讓人民能感受到公平與正義。

  • 律師說法》誘拐未成年少女離家 男子GG...

    律師說法》誘拐未成年少女離家 男子GG...

    新北市深坑警方日前接獲一起報案,一名林姓女子表示18歲的妹妹離家後就未返家,經協尋後,林女妹妹由28歲孫姓網友陪同至派出所撤尋。警方詢問後,林女妹妹供稱是因「心情不好」,才去找孫男散心,而孫男則因行為恐觸犯刑法第240條和誘罪,遭到警方約談。 \n \n*法律評析 \n \n和誘罪相信是許多人未曾聽聞的刑法罪名,或是縱然聽過,但對該罪內容也一問三不知。 \n \n認識和誘罪 \n \n和誘裡的和,顧名思義就是和同的意思,也就是得到被誘人同意,或是沒有用強暴、脅迫、施行詐術等違反被誘人意願的方法,使被誘人脫離家庭或監督權人範圍而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的行為。因此必須要「脫離家庭監護範圍」且「置於自己實力支配」,如果被誘人隨時可以方便離開,或客觀看來,被誘人根本未置於任何人實力支配之下,則不會成立本罪。 \n \n依據《刑法》第240條「和誘罪」規定,有三種處罰類型 \n1、和誘「未滿20歲」之男女脫離家庭或其他有監督權之人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 \n2、和誘「有配偶」之人脫離家庭,同樣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 \n3、若是意圖營利,或意圖使被誘人為猥褻之行為或姦淫,而犯和誘罪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n \n略誘罪與和誘罪的差異 \n \nQ:刑法還有另一個名稱跟和誘罪長的很像的罪名為略誘罪,兩者差異在哪呢? \n \nA:和誘是指被誘人的同意是建立在知道該誘拐目的之情形下,反過來說,如果是施用詐術或強暴、脅迫等不正當的手段,違反被誘人的自主意願而將被誘人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則為略誘。 \n \n要提醒大家的是,如果誘拐的對象是未滿16歲的男女,因為法律直接認定未滿16歲人的意思能力尚未健全,即便是得到其同意,也算是略誘。 \n \n*延伸思考 \n \n由於和誘罪及略誘罪的立法目的是在保護家庭間圓滿關係,及家長或其他有監督權人的監督權,實務上也曾見到關係不合的夫妻一方,在另一方帶離未成年子女離家時,對另一方提告和誘未成年子女的案例。其成立與否,就要看提告的那方是否擁有未成年子女的監督權。舉例來說,志明跟春嬌在離婚後,其未成年兒子阿明的監護權歸屬於春嬌,若是沒有監護權的志明未經春嬌同意擅自帶阿明出外旅行數天更或是帶往其他城市生活且讓監護人無法掌握行蹤,則就有可能構成和誘犯罪。

  • 星國情侶在台棄嬰 恐面臨「唯一死刑」審判!

    日前一對新加坡籍年輕情侶來台,涉嫌產下女嬰後棄屍,旋即逃回新加坡。不過兩人仍將面對法律追究,甚至如果是在新加坡被逮,有可能面臨「唯一死刑」的謀殺論罪。 \n \n新北市新店區某環保公司員工26日在處理廚餘時,赫然發現一具仍附有胎盤臍帶的女嬰屍體。警方追查,研判裝著女嬰屍的垃圾袋來自萬華區昆明街、峨嵋街一帶某燒肉店的廚餘桶,調閱監視錄影發現,凌晨3時許,一名穿著黑衣、黑褲、夾腳拖男子提著一個黑色塑膠袋丟棄至廚餘桶內,進而鎖定新加坡籍23歲李姓男子與24歲郭姓女子涉有重嫌。 \n \n警方發現,2人2月19日來台,案發當天26日下午4時許搭機返回新加坡。警方已在兩人下榻旅館內採集到血跡,將進行DNA比對進一步釐清案情。 \n \n儘管2人逃回新加坡,但該面對的刑責躲不掉。據自由時報報導,曾任檢察官的律師翁偉倫指出,新加坡刑法第3條規定,國民的境外犯罪行為視同於境內實施,得於國內接受審判與受罰,意即王、郭兩人在台的犯行如果違反新加坡刑法,返國仍得受罰。 \n \n從新加坡刑法觀點來看,翁偉倫認為,若兩名嫌疑人是有計劃地把嬰兒活生生丟進廚餘桶致死,恐觸犯302條的謀殺罪,處死刑!若兩人是一時失慮犯案,非計畫性殺人,則犯故意致人於死罪,可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徒刑;若是嬰兒死後才遭棄屍,新加坡刑法318條也有「秘密處置嬰兒屍體隱瞞嬰兒出生罪」,最重可處2年徒刑或罰金。 \n \n而以我國刑法而言,若兩人把嬰兒丟進廚餘桶致死,觸犯271條殺人罪,可處死刑、無期、10年以上徒刑;若在嬰兒死後才遺棄,涉犯247條遺棄屍體罪,可處6月以上5年以下徒刑。 \n

  • 律師說法》他用手指插入後被告性侵 卻因為這原因被判無罪…

    律師說法》他用手指插入後被告性侵 卻因為這原因被判無罪…

    一名領有輕度智能障礙手冊的黃姓男子經過也領有輕度智能障礙手冊的少女住處時,受到少女邀約,以手指發生性關係,但事後少女卻向警方報案,指稱受到黃男性侵。 \n \n黃姓男子騎車經過少女小純(化名)住所時,受到小純主動搭訕。兩人相談甚歡,黃男便開始主動做出擁抱、親吻小純的舉動,甚至更進一步帶小純到住處附近的化學廢棄工廠,以手指插入小純陰道,過程中小純也沒有任何拒絕的舉動或言詞。但事後小純竟自行向警方報案,宣稱自己受到黃男性侵。 \n \n黃男表示自己事前僅知小純年滿17歲,事後才由小純阿姨告知小純也領有輕度智能障礙手冊。檢察官以小純為輕度智能障礙人士,認定小純在與黃男發生性行為時,不具性的認知,因此缺乏同意的能力,而黃男是利用小純此無法抗拒的狀態而與之發生性行為,因此以乘機性交罪起訴。 \n \n法官查知小純在他案曾送請醫院鑑定其對於性行為的理解程度,鑑定意見認為小純雖有輕度智能障礙,但她對於性行為的意義大致了解,也有身體自主保護的觀念,便以小純在案發當時未有任何明確反抗舉動,甚至於偵查中坦承有向黃男做性行為的邀約,認定小純在案發當時並非不能或不知抗拒,判決黃男無罪。 \n \n律師解說 \n \n一、刑法上的性交 \n刑法上對於性交的判斷標準是規定在刑法第10條第5項:「稱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因此,黃男手指進入小純的性器,可構成刑法上的性交。 \n \n二、滿16歲即享有性自主權 \n我國刑法以是否年滿16歲作為是否享有性自主權(即可以自己決定是否要與他人發生性行為)的判斷標準,年滿16歲者即享有性自主權。因此,若跟未滿16歲者發生性行為,將會觸犯刑法第227條與幼童性交罪或第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 \n \n三、乘機性交罪 \n乘機性交罪規定於刑法第225條第1項,此罪成立的要件為「行為人利用被害人的精神障礙、身體障礙、心智缺陷或其他相類似的情形而性交,被害人因前述情形而不知或不能抗拒」。所謂不知或不能抗拒,是指被害人因前述精神障礙等情形,達到無法或難以表達意願的程度,而處於無法抗拒的狀態。 \n \n但上述狀況仍須注意,被害人是否處於無法抗拒之狀態的認定,並不以被害人是否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為判斷的依據,而是以被害人身心的客觀狀態作為認定的標準,即應具體認定被害人是否有性的認知進而為同意的能力(最高法院103年台上字第456號判決與103年台上字第4570號判決可供參照)。 \n

  • 檢察官說法》惡意逼車、擋路閃燈可能吃上官司、觸犯刑法

    檢察官說法》惡意逼車、擋路閃燈可能吃上官司、觸犯刑法

    對外國人來說,臺灣地區有一個很獨特的文化,就是馬路上的機車特別多,由於都市人口稠密,所以在交通尖峰時段不乏見到在車陣中穿梭鑽行的機車,特是在施工路段各種四輪、二輪汽機車爭道的現象也屢見不鮮。在這樣的行車文化下,為了趕時間,或搶快,部分未能遵守交通規則的汽、機車駕駛或有任意變換車道、或轉彎車未禮讓直行車,以致險象環生,根據內政部警政署統計資料顯示,以臺北市來說,近五年來因車禍發生死傷的人數,每年約2萬7,000人以上,而差點與其他車輛發生事故而未發生實際傷亡或車損的情形,更不計其數,誠然,在面臨行車事故或行車糾紛時,事故或涉及糾紛的當事人無論心理或是情緒都是不好受的,但無論如何,事故或紛爭的當下,保持一顆理性平靜的心,往往是最重要但也最難作到的事。 \n \n實務上常常看到一些情形是,部分汽、機車駕駛人,因不滿其他駕駛人之行為,於是透過閃燈、鳴按喇叭,甚至逼車,擋車等方式對其他駕駛人造成干擾與妨礙,這些行為當中,若是程度較嚴重者,也可能涉及刑事責任而吃上官司。例如,若無正當理由而任意逼車,或將車擋在他人行向前方,阻止對方前行或離開,都可能構成刑法第304條規定的「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要件,進而觸犯刑法強制罪,最高可處3年的有期徒刑。 \n \n或許有人會認為,如果是在同向還有其他車道的時候擋車,因為對方還有移動的空間,可以變換到旁邊車道,所以不會成立上面說的刑法強制罪。實則不然,因為擋車的時候確實已經妨害到他人行駛在同一車道的自由與權利,無論對方事後採取什麼應對措施,都不會影響強制罪的成立。 \n \n另一方面,因為擋車及逼車的情形,在情節更嚴重的時候,除了迫使他人停車外,更可能使後方車輛因而亦需緊急煞車或跨越分向限制線以避免追碰撞,此時,實務上認為,只要行為人的行為造成其他人、車不能或難以往來通行,如果想要通行,將使人、車可能發生公眾往來的危險,且行為人主觀上也可以認識到這樣的結果,並且使之發生時,另外會成立刑法第185條規定的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最高可處5年有期徒刑。 \n \n總之,駕車上路,不免會遇到一些突如其來的狀況,如能保持一顆平靜的心,快快樂樂的出門,平平安安的回家,勿因一時衝動而觸法,才是最安全回家的路。 \n \n(本文由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會員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洪敏超提供)

  • 警方取締毒駕舉證困難 立委提案刪除「致不能安全駕駛」

    毒駕肇事案件頻傳,卻很少會被依刑法公共危險罪判刑,第一線執法員警無奈地指出,因為法律構成要件為「致不能安全駕駛」,即使將測試觀察紀錄表等事證交由檢院判斷,但法官仍會考量不能安全駕駛情狀,是否直接是因為吸毒所造成的?所以外界經常批評法令文字不切實際,讓警方舉證困難。 \n \n現行法律規定,毒駕會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處1萬5000元以上9萬元以下罰鍰,並吊扣其駕照1年;若導致不能安全駕駛情形者,則觸犯刑法公共危險罪,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0萬元以下罰金。 \n \n但法官常會要求要有其他證據,證明毒駕者不能安全駕駛,令執法員警十分困惑,認為法令文字不切實際,導致民眾產生恐龍法官的印象,或是檢警蒐證不周的誤解。 \n \n目前已有多名立委提案修法,不約而同都要將「致不能安全駕駛」的文字刪除。對此,警政署表示樂觀其成,希望能夠儘速修正通過,真正做到毒駕「零容忍」。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假美鈔捐香油錢?她幫廟祝兌現恐觸法

    假美鈔捐香油錢?她幫廟祝兌現恐觸法

    台中市蔡姓婦人受擔任廟祝的友人所託,日前拿著4張百元美鈔到台灣銀行台中分行兌換,卻被行員發現這4張美金都是偽鈔,讓她大呼傻眼,甚至可能因此觸犯刑法《行使偽造有價證券》。 \n \n警政署保安警察第七總隊第一大隊指出,蔡姓婦人(47歲)17日持4張百元美金到台銀台中分行欲兌換台幣,行員見到這4張舊版大頭版美金看似偽鈔,即要求員警查看,經仔細觸摸,4張百元美金表面平滑且色澤不自然,研判應是假的。 \n \n蔡婦告訴員警,這4張美鈔都是信徒捐獻給南投縣埔里一間寺廟的香油錢,因好友在該寺廟擔任住持,自己又剛好要到銀行辦事,認為香油錢應該不會有問題,才順手同意幫忙兌換,沒想到拿的竟是假鈔。 \n \n警方表示,依現行法令規定,若兌換偽造美金金額超過200元,就可能觸及刑法《行使偽造有價證券》,蔡婦的行為可能已經觸法。至於真假鈔票的辨識方法包括表面平滑度、質感與鈔票紙張色澤等都能看出差異。

  • 比李宗瑞更惡劣!準消防員性侵、偷拍多名少女 遭重判15年

    比李宗瑞更惡劣!準消防員性侵、偷拍多名少女 遭重判15年

    現年38歲曾在宜蘭縣某國中擔任行政人員以及在社福機構任職的王姓男子,竟在考取消防特考後的受訓期間,對多名少女伸狼爪,誘使發生性行為及猥褻得逞,還將過程拍成照片及影片,藉以威脅被害少女繼續讓他逞其獸慾,宜蘭地方法院15日一審宣判王某觸犯《刑法》227條、《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等多項罪名,合併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5年、及6個月刑期。 \n \n檢警查出王姓男子透過臉書等網路通訊軟體與多名未滿14歲的國中少女互加好友,除了以言語及金錢誘騙少女拍攝裸照或私密照,甚至邀約少女與他發生性行為,他並將過程偷拍下來,並據此威脅、恐嚇被害少女,直到有被害人的家長意外發現此事立即報警,才讓王某的惡行曝光。 \n \n警方在王某的電腦中發現上百張多名少女的裸照及影片,經進一步過濾釐清確認有多名少女受害,王某對犯行坦承不諱,但竟然宣稱自己被前女友欺騙感情,因此才會改找少女「比較不會被騙」,惡性重大的王某也因此被立即退訓,並遭到羈押。 \n \n宜蘭地方法院合議庭法官審理後認為王某犯行明確,並依每1次不同犯行分別論罪判刑,最後將觸犯《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以及將《刑法》227條全都「犯滿」等多項罪名的王某,各處以4月至3年2月不等之有期徒刑,合併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5年、6月。

  • 診間手機亂開直播 小心被判3年徒刑

    醫療診間開手機直播小心觸犯刑法!最重處以3年以下刑期、拘役或30萬元以下罰金。 \n \n衛福部醫事司一科的呂念慈科長表示,醫療診間的醫事處理屬於隱私權保護範圍,如果病患想要直播必須取得醫師同意;因為這是私密空間的診療行為,若是病患不聽勸阻而開直播,已經觸犯刑法第315條之一的「妨害秘密罪」。 \n \n刑法第315條之一規定: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違法者會被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0萬元以下罰金。

  • 王定宇提外患罪修法 「敵國」改稱「敵人」

    現行《刑法》外患罪對於觸犯者最重可處以無期徒刑或死刑,但因限於憲法增修條文兩岸「一國二區」之規定,無法應用於共諜案,對於涉嫌共諜者只能以違反《國安法》輕判。民進黨立委王定宇今天召開記者會指出,將比照《陸海空軍刑法》對《刑法》外患罪提出修法,即將「敵國」一詞改稱「敵人」,落實應用共諜行為之罰則。 \n \n王定宇表示,《陸海空軍刑法》第10條條文增訂第115-1的「敵人」定義:「謂與中華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之前所提出《刑法》修正草案將「敵國」改為「敵人」,卻遭國民黨在院會一讀時杯葛達7次,一再退回程序委員會,至今仍無法交付司法委員會審查。 \n \n王定宇說,修法將可避免《刑法》外患罪涉及國家定位無法發揮功能,符合罪刑法定原則,且避免目前修憲高門檻之困難。他強調,雖然這個國家內部的政治主張仍有爭議,但對外應該團結一致,國民黨不應該再阻擋修法。 \n \n民進黨立委羅致政表示,沒有心防就沒有國防,如果國人沒心防,所有武器裝備都是空談。美方已經說過想賣機密武器給台灣,之所以至今仍保留,正是因為台灣缺乏敵我意識,擔憂機密會流入中國手裡,「而這次修法就是我們決心的展現」。 \n \n羅致政補充說,法律的修訂並不是白色恐怖或保密防諜,而是因為目前《陸海空軍刑法》裡面就有相關規範,提出修法只是要補足民間刑法不足的地方。 \n \n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強調,這次修法主張要將「敵人」的概念將《陸海空軍刑法》整合,「先將中國到底是不是屬於『敵國』的爭議擱置一旁,但中國是我們的『敵人」相信是台灣95%人民以上的認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