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託孤的搜尋結果,共12

  • 小宇千萬出輯信相挺被虧託孤

    小宇千萬出輯信相挺被虧託孤

     小宇(宋念宇)11日舉辦《同在》發片記者會,宣布5月26日舉辦新歌演唱會,他暌違5年的新作品,由蕭敬騰(老蕭)所屬經紀公司「喜鵲娛樂」與華納共同打造,製作及宣傳破千萬。他重返歌壇,坦言花1年時間調適心情:「沒想過還能發片,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n 聊起與師兄老蕭10年前第一次見面,當時老蕭到小宇擔任助理的錄音室錄首張專輯新歌,小宇為他打鼓,話不多的2人當場聊起樂器,2人的經紀人Summer開玩笑說:「2個自閉兒找到共鳴。」10年後與老蕭成為同門,小宇想都沒想過。 \n 他前東家「艾迴」2013年裁撤華語部,當時除了小宇,信及A-Lin均告解約,3人萌生革命情感,之後信與A-Lin陸續簽約新東家,唯獨小宇遲遲未有新公司合作,去年Summer力邀小宇加入「喜鵲」,5月簽約並舉辦小型演唱會,當時信與A-Lin默默到場支持,散場後2人還到後台感謝Summer簽下小宇,像父母般在乎小宇未來。信昨現身記者會重提此事,主持人黃子佼笑虧:「就像父母託孤。」

  • 蜀漢兩大輔臣 誰才是劉備真正的託孤對象?

    蜀漢兩大輔臣 誰才是劉備真正的託孤對象?

    說起劉備托孤之事,不少人都會談論起諸葛亮鬥爭李嚴,燭影斧聲強調荊州派系矛盾,彷佛誤會李嚴為諸葛亮上司,曲解劉備重用李嚴勝於諸葛亮。然而仔細分析諸葛亮與李嚴官職高低,娓娓道來彼此的主從關係,再從劉備臨終遺囑的安排,李嚴實在沒有立場為蜀漢「興滅國」及「繼絕世」。 \n \n正值外有魏吳覬覦,內無安定平靜,特別是劉備安排諸葛亮以文人政府治國,而不以邊將李嚴以軍閥干政,更顯出穩定壓倒動亂的重要性,比起東吳二宮之爭互相殘殺,或者魏室兵禍叛變不絕,蜀漢顯然因劉備所托對人,使得國運更為平和而欣欣向榮。 \n \n因為《三國志.蜀書.先主傳》:「先主病篤,托孤於丞相亮,尚書令李嚴為副。」正史白紙黑字已定正副,史料簡單明瞭,劉備托孤二大輔臣:諸葛亮為正,李嚴為副,來源有根有據。而且不必再假設、猜想、盤算可能、說不定或也許兩人不分正副等沒有根據的話,除非否定此段正史記載,或是裝作忽略不識此段文字。 \n \n相反地,若能找出敘述諸葛亮與李嚴地位平等的記載,便能支援兩人地位相同的假設。劉備吩咐諸葛亮與李嚴托孤沒錯,但是封官給職卻完全不同,從前面官位高低比較,馬上立見真章,就算兩人接受同官同職,也可分出高低,即使東吳所設的左右丞相,左右亦分尊卑,實際上李嚴位不及丞相,與諸葛亮相比,不但不能稱之官位相同,甚至於反受其節制。 \n \n雖然李嚴身為托孤大臣,但是卻必須鎮守邊疆荒遠,對於後主劉禪卻無直接影響,從難以接近皇帝而言,李嚴更空有托孤虛名,並無照顧劉禪實情,嚴格地說,李嚴對劉備托孤遺囑失職。在永安鎮守防吳,充其量只有保衛國土,間接衛戌首都,消極地防範外敵;但是中央若有叛變、民亂或爭位等,邊將難以馳赴宮殿而清君側。再說主少國疑、大臣未附,中樞極需富有威望之人鎮守奠基,這不是邊將所能置身度外,而能相隔千里之遙而大加干涉。 \n \n而且李嚴遠在永安,距離成都非常遙遠,這點對李嚴堅守崗位的職責產生非常大的打擊。首先,光祿勳本應領兵保護宮廷安全,一但李嚴無緣兵巡皇宮,只能駐留邊境的話,實質上不可能盡職護衛皇帝。其次,尚書台為處理皇帝奏章等文書,若是尚書令人不在皇宮附近,所有文獻、函令及奏章更不可能經過遠在天邊的李嚴,因此李嚴的尚書令更無法實地掌握尚書台各項事務。 \n \n最後,都護原為邊將,已無法影響中央,若把中都護看成類似於中護軍的將領,除了功能已與光祿勳重迭,而且針對一個駐留邊境的邊將而言,中護軍亦無法戌守皇帝周圍。因此李嚴的光祿勳、尚書令及中都護都無法發揮應有的任務,全拜留守永安之賜,李嚴身兼此三官職,卻為名存實亡。 \n \n地理位置上,李嚴位處邊陲,早已註定無法參與中央。諸葛亮決策於核心樞要,正好高舉中央堂堂之旗。中央與地方相比,李嚴對諸葛亮難望項背。再說統內外軍事之事。或許劉備遺囑李嚴「統內外軍事」一句話,曾讓人誤解為李嚴應為蜀漢軍事首腦,但詳情值得研究。 \n \n兵權統禦視其官職,掌權不憑空話形容詞,歷史還曾經發生名號稱為「宇宙大將軍,都督六合諸軍事」的名將,但是實際上此人不過為地方邊土上,領有小支部隊的小將領。不管再改名號叫頭目、酋長,或換頭銜叫校尉、將軍,領兵效果一樣,就算再改名目稱為元帥、天王,實質上就是一小群人被一個人所領導。李嚴的「統內外軍事」,就統治效力來說:內不達成都諸葛亮,外不統漢中魏延,從常年駐留永安而言,只限永安一地,不管李嚴換成其它響亮名稱,實質上就是一名永安邊將,可見李嚴的「統內外軍事」,虛名勝於實質。 \n \n劉備並沒有留下「軍政分離」的指示,也沒有規定李嚴一定要制衡諸葛亮,甚至於沒有授權李嚴掌握全國兵權。至少從現今史料查無實據,不管從官職或軍銜,李嚴各項事蹟皆無干政的可能,從年輕時歷經郡吏及邊境討賊,到駐守永安為止,中間缺席北討漢中及東征孫權,李嚴在劉備用兵重用都未必談上,當然更無插手政治的必要性。縱然被賦與驚人的名號,但是實際上李嚴不過一個常年在外,駐守邊境的武將。 \n \n南蠻叛變時,李嚴無法鎮壓,最後還是得讓諸葛亮以丞相文職領兵南征;幾度大規模用兵北伐,李嚴不曾將兵作戰,倒是因為參與運糧時,發生造假欺騙等弊案而被貶成平民。李嚴無法南征北伐,又怎能稱之「統內外軍事」之軍事首腦呢?從無權用兵及不能出師,就是李嚴毫無實權的最大證明,可見劉備臨終安排,已經準備讓何人掌握軍事大權,何人不能掌握軍事大權,清楚地呼之欲出。 \n \n李嚴受命之三項官職,皆不如諸葛亮所得之三項官職,因此諸葛亮不必額外動手,即擁有主宰領導李嚴之權,但是李嚴也無法以劉備遺命而掌握兵權,從南征北伐之無力主事,可惜李嚴枉費「統內外軍事」之虛名,如果李嚴真的以軍事用兵聞名的話,為何李嚴不能參與劉備或諸葛亮時代的重大戰役呢?空有其名而毫無實權,導致邊將李嚴無法向中央諸葛亮分庭抗禮。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劉備白帝城託孤諸葛亮 其實是一場陰謀?

    劉備白帝城託孤諸葛亮 其實是一場陰謀?

    關於劉備白帝城託孤一事,《三國志·諸葛亮傳》這樣記載:章武三年春,先主於永安病篤,召亮於成都,屬以後事,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先主又為詔敕後主曰:「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 \n劉備這簡簡單單的幾句遺言,算是成就了一段千古公案。有人以為這是劉備果真有心讓賢,而諸葛亮後來沒有「自取」更彰顯了他的竭忠盡義高風亮節;也有不少人以為劉備表面話說得大度,其實起了疑心故意試探諸葛亮,或者逼他不得不表決心。除去劉備病中胡言的可能性,以上兩種動機解釋,至少都把劉備甚至諸葛亮自己看得不夠高明。 \n【第一,誠心讓賢說。】 \n可能嗎?這裡我們可以把這君臣二人的道德如何都剔除不管,單以天下形勢與蜀漢事業的發展而論,便可知劉備不可能讓,諸葛亮也不可能取。先要明白劉備能憑小小一個益州稱帝的根本是什麼?很確實的一點是,劉備姓「劉」,在那個把血脈正統看得無比重要的時代,這始終是蜀漢政權的一張王牌。曹操終其一生也不曾稱帝,而選擇挾天子以令諸侯同樣是這個道理。而曹丕的稱帝則是建立在曹操一生事業平定長江以北中原地區的基礎之上,哪怕這樣,還是讓劉備在漢獻帝禪位第二年就抓住這個機會自己稱帝了。曹丕的選擇智與不智很難說,但至少他稱帝時該具備的條件是基本具備的。 \n劉備說諸葛亮的才華是曹丕的十倍,且不說這比例真確與否,可就算諸葛亮才華百倍千倍曹丕,他又怎麼有曹丕那樣的稱帝條件?所謂「益州疲弊」,偏安一隅,蜀漢唯一存在下去並且可以理直氣壯自居正統的理由就在於這是一個劉氏政權,如果諸葛亮也當一次曹丕,把劉氏變成諸葛氏,那豈不是放棄最大的王牌,自己把自己化正為逆?道德上被劃為與曹魏等同甚至更低,而實力更是遠遠不如,安能久乎?這時就算諸葛亮把自己的安國之才發揮到極致,也在益州不過延長幾年苟延殘喘,再想南征北討就是絕對出師無名自取滅亡了。 \n也只有項羽那樣的一介莽夫,會為了一時痛快給自己找這種麻煩。諸葛亮不必「才十倍曹丕」,他也不會在連曹丕的條件都沒有的情況下硬去做曹丕之事。反觀諸葛亮後來一生行事,一直緊抓著劉氏正統這張王牌不放,北伐時堂而皇之打著「討賊興復」的旗號,連後世人都要忍不住從道義上來同情蜀漢,覺得佔據了中原正統的曹魏反是奸賊。 \n若劉備果有知事知人之明,他應該早早地就明白這一點了。蜀漢想要存在、想要做大,就必須姓劉。諸葛亮不可能篡位,就算要篡位也得等到他北伐成功平定中原之後。估計劉備兵敗快死的時候,就算說說「終定大事」的大話,總是不至於真去顧慮到萬一發生了這種奇蹟要怎麼辦的…… \n因此得出結論,讓賢不過空口白話,劉氏不可能讓,諸葛也不可能接。 \n【第二,懷疑試探說。】 \n諸葛亮假如稍有政治遠見,也不會在這種情況下起篡位之心,那劉備又何必多此一疑?既然疑了,那說明他連諸葛亮基本的政治遠見都懷疑,又說什麼「君才十倍曹丕」,又怎麼能安心把一生事業託付給一個這麼沒遠見的人?誠然,當局者迷,諸葛亮地位太高才華太大,自來君主沒有不多疑的,況且劉備死都快死了,懷疑一下也是可能的。 \n可若諸葛亮真有異心,又豈是靠劉備的一場託孤好戲就能堵回去的?有人以為劉備一句「自取」其實是逼得諸葛亮不能「自取」,平心而論,這句話真有那麼大的力量嗎?更不必說劉備話一說出來本身就帶了兩種理解方式,以諸葛亮的智計完全可能反而把這段話為己所用,讓劉備假的也變成真的。 \n \n因此,如果劉備真是懷疑諸葛亮,他這話就更是空口白話,唯一的作用就是在臨死的時候跟諸葛亮挑明了我不是真信任你,在本就嚴峻的形勢之下,把自己辛苦數年建立起來的魚水君臣之情給毀了。就算諸葛亮不至於被他的不信任給逼反,一旦寒心,日後只竭忠不盡智,劉備也是得不償失。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劉備如果真地懷疑了,倒不如不用諸葛亮,甚或殺了他,而不必大為不智地做這種很可能適得其反的試探,更不應該當著那麼多人試探。 \n說到這裡,那劉備真實的動機可能是什麼?劉備說這番話,不是給諸葛亮聽的,而是給劉氏子孫以及蜀漢大臣聽的。劉備為了蜀漢能存在發展,必須給諸葛亮莫大的權柄,讓他有機會把自己的才能發揮到極致。但是這就等於把諸葛亮放在了權傾蓋主的地位上,劉備死後他憑什麼常保這樣的地位?會不會有人指著他說閒話?周公尚有恐懼流言之日,更不必說諸葛亮一個出身茅廬的外姓人了。 \n劉備看清了前路的艱難,於是趁著自己還剩一口氣,給了諸葛亮一把尚方寶劍。告訴他「君可自取」,不是真的讓他自取,而是讓別人都聽到了,就算諸葛亮要取而代之都是我允許的,那取而代之以下的事情,誰也別來質疑他的權力。特別叮囑自己的兒子「事之如父」也是為諸葛亮鋪平道路的意思。此外,這話裡對劉禪也有一層告誡,讓他不可能隨隨便便把諸葛亮廢了,也不敢在各種事情上做得太過分。想想看劉備臨死的時候懷疑的就是他「不才」、不「可輔」,如果此言成真,諸葛亮自取當然是不能的,但他是不是可以從劉備其他的兒子裡另立? \n在歷史上,劉備的這句話也的確是起到了這樣的作用,終諸葛亮一生,劉禪沒有什麼大的翻騰,「政事無鉅細,咸決於亮」,始終有點戰戰兢兢的意思。蜀中的大臣也都接受諸葛亮有這樣的權力,至少沒有什麼明面上的反對。如果沒有劉備的託孤,諸葛亮是否能輕易取得這樣的地位?而諸葛亮自己是怎麼想的?從他的反應來看,他應該也理解劉備的意思,對自己應該是信任,而不是不信。「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仔細看這句話,怎麼不像對劉備直接的回答?尤其是「自取」這樣的話,如此敏感,諸葛亮居然連一句「絕無此心」的惶恐之言都沒有。只能理解為他是聽懂了劉備的意思根本就不在自取這個問題上,而是要把蜀漢的未來都壓到自己身上,所以他感動「涕泣」,回答讓劉備放心,自己一定竭忠盡節,死而後已,並沒有多餘的一言一行。而不是像個愚忠的老頑固一樣大驚之下說陛下怎麼能拿我的滿腔忠義去比曹丕那奸賊,然後撞柱子表忠心去。 \n \n相比之下,《三國演義》中寫「孔明聽畢,汗流遍體,手足失措,泣拜於地曰:『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盡忠貞之節,繼之以死乎!』言訖,叩頭流血。」大幅加大了諸葛亮的反應,其實反而顯得君臣之間確有嫌隙,把諸葛亮的答言也變成了恐懼的反應,而不是自然流露的肺腑之語。那麼諸葛亮後半生所做的一切又算什麼呢?愚忠主子?還是被劉備將了一軍不得不幹下去?私以為諸葛亮的境界不止於此。觀其少年時代何其瀟灑,作為一介布衣又是晚輩卻讓劉備三顧茅廬才肯出山。況且沙場之上,智計迭出,豈是冬烘腐儒之輩?若看出劉備對他並非真心信任,自早當飄然遠去,重歸隴畝,不必留在這裡強自逆天而行,至少不必一次又一次地北伐,最終把自己都累死。 \n而諸葛亮如此一心為了劉氏天下奮鬥,也可以反映他對劉備的作為確實是真心實意的感動,甘願逆天以酬知己。此種拳拳之情豈能被片面的陰謀論一筆抹殺?但另一方面,權力越大,責任越大,危險越大,劉備說出「自取」的話來哪怕是出於真心的託付,日後也未必不會給諸葛亮招禍。準確地說,如果諸葛亮處理得好,劉備已經給了他最好的條件;處理不好,一句「自取」就成了貽人口實,諸葛亮只怕不做什麼就背上千古罵名。但要以此為據來指責劉備,未免也過分了,畢竟此時他只是一個將死之人,沒有控制今後全局的能力。劍已經給了諸葛亮,諸葛亮能不能披荊斬棘,會不會反被所傷,就看諸葛亮自己了。 \n事實是,諸葛亮很敢用也很會用這把尚方寶劍,幾年之後,諸葛亮北上,臨行上《出師表》,開篇便是大段的諄諄告誡,給劉禪訂立行事準則,可見諸葛亮在當時是什麼樣的地位。其中又說,「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至少在諸葛亮自己看來,劉備的託孤並非害他、壓榨他,而是真的「知」他,相信以他的「謹慎」應對得來。那我們如今也就不必特為武侯不平了吧。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陶子預立遺囑 子女託孤給...

    陶子預立遺囑 子女託孤給...

    近年因感染唾液腺結石、蜂窩性組織炎等疾病,多次徘徊生死關頭的陳文茜,日前在接受東風「城彩名人堂」訪問時,稱私下已為生死做好準備,表示若有天死了,想葬在外婆墳前樹下,重回外婆懷抱;而曾罹猛爆性肝炎的陶晶瑩,因為疾病體悟人生,曾表示若有天走向死亡,會把兒女託付給好友藍心湄照顧。 \n根據今天(16日)的《聯合報》報導,過去曾罹猛爆性肝炎的陶晶瑩,認為財多兒敗,曾表示死後只會留下部分遺產留給兒女,不會多給,其他財產則捐出去;並會將一雙兒女,託付給好友藍心湄照顧。而曾經因心臟衰竭,在鬼門關前走一遭的港星吳孟達,則傳將財產分4份,豪宅、股份等,都留給現任老婆侯珊燕。 \n而準備梅開二度的伊能靜,因見到捐贈眼角膜遺愛人間的案例,認為不該為逝世感到哀傷,她希望自己死亡後,告別式別放喪離曲,而是辦個大派對;常搭飛機,對人生無常頗有感觸的賈靜雯,則選擇將遺產留給女兒,認為替她規畫好一切,自己才會安心。 \n

  • 地方掃描-生前託孤鄰居 反使愛女遭詐

    新北:周男擔心往生後,患有中度智障、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女兒會被壞人騙光財產,2010年1月17日病逝前,特意將弱女托孤給認識多年的廖姓鄰居,未料鄰居卻向富邦人壽廖姓區經理、蔡姓業務員辦理保險、保單質借、挪支款項,造成周女財產縮水,新北地院依背信罪分判廖女、王男夫妻4月、3月徒刑,得易科罰金;蔡姓、廖姓保險員判拘役50日,得易科罰金,緩刑2年。

  • 母鴿下蛋託孤 正妹嚇傻:怎麼辦?

    小心翼翼拿在手上,塑膠盒裡頭還放碎衛生紙、溫度計和水,這麼細心呵護,因為這白色光滑比十元硬幣還大一點的蛋是鴿子蛋。 \n湯小姐真的傻眼了,眼前的賽鴿,沒想到尾巴上下晃動,屁股搖了一搖,竟然滾出了一顆蛋,和鴿媽媽四目相對,還柔性勸導了半小時,結果鴿子飛到頂樓之東西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n湯小姐只好暫代鴿媽媽幫忙孵這顆蛋,只是專家說,這蛋可能孵化不了,因為鴿子有回巢下蛋的習性,甚至像這樣剛生出來的小鴿子10天內都得吃父母的鴿乳,才有辦法存活。 \n多數人對這顆蛋還真不知該怎麼辦,網友更熱烈討論,說建議水煮來吃,還有人說應該是鴿媽媽不想要小孩也當賽鴿,湯小姐撿到了蛋,最後她決定把它送給養鴿人士處理,只是這蛋蛋情緣說要送人,還真的有點捨不得。 \n

  • 人突然走了 寵物誰顧 預立遺囑 深情託孤

    人突然走了 寵物誰顧 預立遺囑 深情託孤

     貓咪中途Lidia最近接手一個棘手的送養案,一名50歲獨居女子猝逝,留下3隻10歲以上老貓無人照顧,雖然後來透過網路找到認養人,類似情形有增多趨勢,因此愛貓、愛狗人士開始彼此提醒,愛牠要讓牠無後顧之憂,預先安排「託孤」事宜,甚至有人為愛貓去處預立遺囑。 \n 愛貓愛狗人士 彼此提醒 \n Lidia說,這3隻老貓的主人正當壯年,因意外無預警就這麼走了,而親戚並無人願意養貓,若不接手最後的結果可能就是被帶到山上放生,放生10歲以上的寵物貓,無異是判死刑。 \n 另有位年逾七旬的木柵愛心阿嬤,撿了超過20隻貓咪和狗狗回家照顧,但因為最近擔心自己年紀大了,哪天走了,毛小孩沒人照顧,熱心網友看到這消息後,也是拍照上網分享,希望有人能認養這些貓咪與狗狗。 \n 擔任貓咪中途2年多的辛煥萍,曾經接過長期配合的動物醫院求救,一對夫妻養了40幾隻貓,才40多歲的老公卻突然中風,醫院家裡兩頭跑的老婆無力照顧,請動物院長幫忙找人送養。 \n 和朋友合租房子放中途貓咪的辛煥萍,自己家中也養了4隻貓,還不到50歲的她說,已跟先生說好,萬一哪天先走了「什麼事情都不重要,就是4隻貓跟父母要顧好。」 \n 旦旦夕禍福 早安排早安心 \n 辛煥萍說,自己的例子還不算啥,她另一位30幾歲的夫妻朋友,已經立好遺囑準備去公證,若是夫妻遭逢意外過世,答應幫忙照顧貓的弟弟能夠分到較多財產。辛煥萍說,雖然自己笑罵朋友神經病,但要是寵物主人沒預先「託孤」,真的很難說寶貝們將來會遇到什麼命運。 \n 人有旦夕禍福,因為現在不婚的人越來越多,獨居飼養寵物陪伴的情形並不少見,而主人突逝,寵物無依的例子一再發生,已有越來越多人警覺,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祕書長黃靜怡說,貓友之間現在會相互開玩笑托孤,「萬一我先走了,我的貓就拜託你了。」也想呼籲,從認養那一天起就要及早想到寵物的身後事,愛牠,讓牠無後顧之憂。

  • 楊麗音託孤首選李國修「他會把小孩教好」

    楊麗音託孤首選李國修「他會把小孩教好」

     劇場大師李國修生前受人尊重、好友無數,其中楊麗音4日帶著導演老公、小孩到靈堂悼念,她說,有一年沒帶小孩向李拜年,他為此有點生氣,笑說:「我今天帶3個小孩來看他,看能不能再要個紅包。」她說他很義氣,她曾想過沒能力照顧小孩時,第一個託付對象就是李,「交給他,我才放心,而且他會把小孩教得很好。」 \n 她說,李抗癌期間樂觀堅強,後期因病得嚴重無法躺著睡覺,卻仍到劇場看演員排戲;顧寶明與李是老戰友,昨說兩人都愛戲,屏風創團初期,常熬夜想劇本,過去時光令他回味。李國修演的第一部電影是柯一正導演的《光陰的故事》,柯說,「拍電影時,我常叫演慣舞台劇的他表情動作要收斂,他自己看完片,也說『我怎麼這麼誇張』。」 \n 天心昨說當李的學生是福氣,當年演《徵婚啟事》寫角色分析,她一直被退稿,「老師說『很好很好,很接近了,重寫』,這樣的訓練幫我往後看劇本不會只看表面。」夏于喬說,上月見到李消瘦背影沒認出是他,至今懊惱不已。

  • 戰友託孤 老翁找到同袍女兒

    戰友託孤 老翁找到同袍女兒

     平鎮八十七歲王姓老翁,卅年前受同袍臨終託孤,照顧戰友遺孀子女,無奈「大嫂」改嫁失聯,一日深夜在警方協助下找到當時襁褓中的小女嬰,兩人相擁而泣讓在場員警也為之鼻酸。 \n 王姓老翁向警方表示,老戰友卅年前去世前,囑託照顧遺孀及不到一歲的一雙子女,民國八十五年間大嫂改嫁,同袍女兒則負氣離家,從此失去聯繫。在自認教養不力的情況下,自己遠赴台北定居,但多年來總希望再見故人一面。 \n 平鎮警分局平鎮派出所長吳彥霖說,前天深夜老先生獨自一人前來,表示早年曾在忠貞市場居住,想要尋找故人之女。經查詢同名姓名,資料竟有百筆之多,最後比對相彷年紀女子,才找到目前在電子工廠上班的陳姓婦人。 \n 陳女乍聽「王叔叔」尋親,顯得有點不敢置信,在工廠同事陪伴下到派出所確認,一見到老翁身影就下跪痛哭失聲。 \n 王姓老翁乍見故人老淚縱橫,向警方表示這麼多年總覺得虧欠老戰友家屬,還好員警熱心幫忙,讓自己有生之年能再見昔日親人。

  • 北京觀察-金正日託孤 北京聲援金正恩

     金正日五月間在中國各地參觀考察,他在北京與胡錦濤會談時說:「我們要把友誼接力棒一代一代傳下去,這是我們的重大歷史使命!」數度傳出病危的金正日,一語成懺,在其死因仍疑竇重重之際,金正日已先行「交棒」! \n 世界各國連日來對金正日死因臆測不斷,對北韓政局能否平穩過渡憂心忡忡。中國面對北韓政局的急遽變化,基本維繫「外弛內張」的應對態度,但北京持續高調力挺「偉大的接班人」金正恩,外交圖謀,備受議論。 \n 金正日近年曾多次傳出病危,身體狀況早已出現不可知變數,因此,從去年底以來的權力交班布局,或在接待周永康、李克強訪問時,刻意讓金正恩自然曝光,應是希望透過北京領導人的訪問,逐步將金正恩推向權力的舞台。 \n 金正日曾七度訪問中國,他在平壤接待過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更是頻繁,中共中央與勞動黨熱絡的黨際交流,應是各國所關注的特殊雙邊關係,因此,外界研判中方不但同步掌握金正日死訊,甚至還掌握平壤變局的關鍵內幕。 \n 中國與北韓的盟友關係是冷戰後國際政治環境的特殊組合,中共與勞動黨的友誼,更是東亞形勢的必然結盟,北京對平壤政局的權威關注,甚或金正日生前積極規畫「託孤」北京,尋求協助金正恩平穩過渡,也是合理的推測。 \n 為延續「金氏王朝」統治北韓的權力地位,金正日生前的布局戰略,勢必是「寄希望於中共當局」,尋求北京的戰略支持與聲援;相對的,北京對一個失去金正日統治,充滿不確定性的北韓,更希望掌握有利先機以應變危機。 \n 朝鮮半島局勢詭譎多變,在金正日去世後,「後金正日時代」的北韓政局,相關國家勢必採取各種手段介入或參與。因此,中共中央的唁電、胡錦濤的談話,罕見地表態聲援金正恩領導北韓,政治意圖,展露無遺。 \n 一向鼓吹大國政策的《環球時報》社評說,金正恩年輕,朝鮮是小國。要向世界釋放中國支援朝鮮的清晰信號,做朝鮮平穩過渡的可靠後盾,在關鍵時刻為它遮風擋雨。顯然,力挺金正恩,反映北京決策者當下的判斷與思維。

  • 為花草「託孤」 癌婦安心辭世

    這是一段「癌婦為心愛花草找主人」的故事,而高雄市慈善團體聯合協會也不負所託,代為照顧兩百多盆花草,並不定期幫花草拍照,向癌婦報告花草生長情形,癌婦最終不敵病魔離開人世,臨終之際最感安慰的是「為這些植物找到了家」! \n稅捐單位退休的張姓婦人,生前非常喜愛種花,也是綠手指,家裡頂樓開闢成空中花園,種了各式各樣的植物;去年她檢查出罹患乳癌,經常進出醫院,化療期間花草乏人照顧而枯萎,她非常捨不得,老公不喜歡花草,無力幫她照顧,讓她興起為這些花草找個家的念頭。 \n兩百餘盆栽 志工悉心照顧 \n慈協前志工團團長蒲台香,與張婦是鄰居、也是好友,兩人都愛種花草,平常無所不談,她得知好友「為花草找主人」的心願後,決定為好友居中牽線,慈協執行長蔡錦德感念蒲台香無私能捨的精神,滿心接受張婦的兩百卅盆盆栽,並安置在慈協辦公室頂樓平台。 \n這些盆栽有沙漠玫瑰、桂花、茉莉、富貴竹、百合等,在慈協的細心照顧下,長得欣欣向榮;張婦病中仍思思念念這些花草,原本要抱著虛弱身軀,來看看她的愛花愛草,但丈夫擔心她身體承受不住,不讓她來。 \n慈協義舉 臨終前特地致謝 \n慈協因此不定期將這些花草拍照,拿去給張婦看,讓她瞭解花草生長情形,請她放心;今年四月,張婦不敵病魔撒手人寰,她臨終之際,特地感謝蒲台香為她的愛花愛草找到了家。 \n蔡錦德說,慈協將善用這兩百多盆植物,搭建空中花園,延續張婦生前愛花草的願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