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訟棍的搜尋結果,共08

  • 嘴砲、訟棍、民陪葬 李來希重砲轟蔡政府

    嘴砲、訟棍、民陪葬 李來希重砲轟蔡政府

    港男陳同佳案,蔡政府再度上演髮夾灣,第一時間拒收,之後又態度轉變「要辦」。全國公務人員協會榮譽理事長李來希怒轟「嘴砲治國 訟棍當家 全民陪葬」,更說韓國瑜曾批3位台大法律總統搞殘台灣經濟,他深表認同。

  • 申請評鑑放寬 應配套慎防訟棍

     立法院三讀通過《法官法》修正案,今後淘汰不適任法官將加強外部監督機制,法界對此表示支持,但認為當事人直接請求評鑑部分,司法院應妥適制定配套辦法,防止訟棍、司法黃牛借此騷擾司法審判,妨礙司法公正性。至於職務法庭改二審制,可避免政治敏感性案件在一審定讞,危及司法審判獨立。 \n 監察院上月通過監委高涌誠等人提案彈劾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引發全台檢察官連署反彈,本案未來將由職務法庭審理,在新制實施後,陳隆翔檢察官就算一審受到不利判決,也可提上訴,尋求救濟。 \n 法界指出,憲法保障人民的訴訟權,司法審判應該踐行正當法律程序,被移送職務法庭審理的司法官們也不例外,應給予救濟管道;由於目前監察院諸多彈劾案被質疑受政治力影響,職司審判的職務法庭理應用二審級來嚴格審查。 \n 此外,當事人直接請求評鑑部分,法界建議司法院應擴編法評會的助理人數協助處理請求案件,並應訂子法規範, \n 劍青檢改成員林達認為,整體來說,這次修法能夠回應司改國是會議的期待,兼顧司法獨立與司法官評鑑機制的要求,應值得肯定。尤其,修法排除掉了特定民團的評鑑請求權,還給了司法訴訟的公平性,這是很正確的修法。 \n 另先前發生特定草案版本出現重大訴訟不公平的爭議設計,試圖引進特定民團人士擔任法官評鑑委員的機制,將會造成司法不公正的重大危害,這部分也沒有被納入修法,這在維護司法獨立和訴訟公平上是正確的。

  • 「我告你喔!」 李敖一句話讓自由時報多賠40萬

    「我告你喔!」 李敖一句話讓自由時報多賠40萬

    被稱「訟棍」的李敖走了,生前他最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就是「我告你喔!」,李敖粗估至少出庭300次,連他自己都忘了告過多少人,他自己說,訴訟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整個訴訟過程,其實是很有趣的。因此很多被他告的人,到後來和解都成了他的好朋友,但是有回告《自由時報》誹謗,因為他的一句話,硬是讓法官,從原本判罰十萬元,提高到五十萬元。 \n \n那次是《自由時報》報導李敖開車闖紅燈的新聞,這事情其實是李敖上邱彰節目說的笑話,結果他就一狀告《自由時報》誹謗。法院要林榮三賠李敖10萬元,李敖「不服」提上訴,他對法官說,「你判10萬元不是看不起我,是看不起『大土蛋』林榮三,他這麼有錢才賠款10萬?」法官最後判賠他50萬元。 \n \n就如李敖自己說的,他不是喜歡告人,而是喜歡享受訴訟的過程樂趣,陳文茜說,李敖這被子幾乎只告男人,不告女人,但有次讓他「破例」了,就是小S一句「李敖暗戀張蘭」,讓李敖相當氣憤,堅持對小S提出加重誹謗,並對王偉忠提出妨害姓名權及妨害名譽官司。 \n \n李敖認真的態度,讓小S和節目製作團隊氣氛顯得有點僵,不過在雙方透過懇談、溝通,早前放話要上《康熙》辯論的李敖,上了節目前一改口風,「我根本沒生氣,今天應該算是和解,但小S請了壞律師,應該先把律師趕走。」,一句話也化解了彼此疙瘩,成了好朋友。 \n \n1983年《秋海棠雜誌》刊登一篇文章攻擊李敖,當時《秋海棠雜誌》發行人是郁慕明,李敖當然一狀告上法庭。郁慕明回想當年打官司,雖然兩人正在交手,但過程中雙方也很和氣,還很常約喝咖啡聊天。 \n \n當時郁慕明有意和解,李敖開出的條件是要郁慕明退出國民黨就願意和解。但是當時郁告訴李敖,說他是忠貞國民黨員,不可能「退黨」的;於是李敖改口要求郁慕明買下他林肯大廈的一間套房,他賣180萬賣不掉,要郁慕明花360萬買下,郁慕明答應後兩人才和解,不過幾年後房價開始漲,郁慕明因此賺了不少。 \n \n被稱為「訟棍」的李敖,被他告的人,從達官貴人,到藝人、媒體都有,連總統、五院院長都不放過,1988年蔣經國總統過世,李敖就以「遺囑上的見證人簽名是到靈堂才簽的」為由,向台北市地檢處以偽造文書罪名告發遺囑上簽字的李登輝、俞國華、倪文亞、林洋港、孔德成、黃尊秋等人偽造蔣經國的遺囑;同年3月,台北地檢處偵查終結,認為沒有犯罪的刑責,予以結案。 \n \n

  • 民進黨沒能人? 費鴻泰:索性找訟棍來玩金融

    民進黨沒能人? 費鴻泰:索性找訟棍來玩金融

    黨產會主委顧立雄接掌金管會,引發市場譁然!國民黨立委費鴻泰則認為金融業界積極想打「亞洲盃」,但蔡英文上台後,台灣產業環境、國際競爭力,完全迷航!既又走不進國際打世界盃、更少了大陸市場的亞洲盃,連南向都變成「新難向」。如今,民進黨真的沒有能人了!索性找個德才更不配位的訟棍,來玩金融。 \n \n由於顧立雄毫無財經背景,引發議論。費鴻泰表示明顯民進黨沒有金融人才、再找不出像樣的人來鎮住金融產業;不然更難堪的,難道是執政爛到沒人看好蔡英文,懂金融的人才沒有人想陪蔡英文瘋,才會找這種「前瞻人才」來充數?! \n \n另外,費鴻泰認為黑金復辟?恐嚇金改復辟?居心不良!既然找不到學養、能力、德配此位的主委來管理這樣龐大的管制性行業,乾脆來狠的,專業講不贏你、那用拳頭打你可吧?!乾脆耍嘴皮、玩法,恐嚇恐嚇金融業、騙點錢來進貢派系算了! \n

  • 遭E奶女模罵訟棍 攝影師提告獲賠5萬

    遭E奶女模罵訟棍 攝影師提告獲賠5萬

    曾經因為幫洪秀柱拍桌曆引發風波的三人女子團體「伊梓帆」,其中的E奶成員「梓梓」董梓甯因為在2013年不滿一名林姓攝影師在臉書發文批評外拍模特兒,因此在臉書上發文反擊,更在《大學生了沒》節目上公開表示林男就是個「網路訟棍」,林男不堪被辱提告求償,桃園地院日前對此做出判決,梓梓須賠償林男5萬元精神損失定讞。 \n \n根據《蘋果日報》報導,擁有32E驚人上圍的董梓甯擁有高人氣,原本是中華職棒桃猿啦啦隊Lamigirls成員的她,與隊友陳伊、楊曉帆合組了女子團體「伊梓帆」,但三人因為未經球團同意,擅自幫洪秀柱拍攝桌曆,慘遭網友圍剿,三人也因此離開啦啦隊。上個月三人合體推出《因為你,我在這裡》寫真書,粉絲也相當捧場。 \n \n2013年,一名林姓攝影師臉書發文「外拍MD大頭症三部曲」,其中提及外拍女模耍大牌要「縮減尺寸,改拍時裝(不拍妳的事業線,妳的臉有啥好拍的?)」。對此看不下去的梓梓在同年11月把林男貼文轉貼到自己臉書後撰文回應,女生對於身體有自己的決定權,要拍什麼是她們的決定,並且還酸林男如果只是想拍事業線,不想拍臉,可以辦一個乳溝攝影團。 \n \n同年底梓梓上《大學生了沒》節目時,又拿出貼著林男文章的看板,公開稱林男「就是名副其實的網路訟棍」因此遭到林男提告求償。林男在法院上指出,他在電視上被梓梓罵之後,朋友和合作的網拍小模都經常叫他「網路訟棍」,或是酸他「網路訟棍你今天又告了誰?」讓他不堪其擾覺得名譽受損。 \n \n法官認為,訟棍是指利用訴訟過程謀取利益之人,已經貶損林男的個人評價,而梓梓在電視節目上公開稱林男訟棍,卻又提不出明確證據證明損失,因此判她必須賠償林男5萬元的精神慰撫金定讞。

  • 不爽被抓包 部落格罵訟棍遭訴

     林益世涉貪案爆發後,網路流傳一篇由姓名學老師陳魁飛2006年在林益世結婚時,於個人部落格「東方飛鴻的波動法門」撰文預言指林有「貪不義之財」傾向,45歲後恐坐牢,被網友瘋狂轉貼直呼「神準」。 \n 但後來該文章,被台大博士、中研院研究助理孫姓網友踢爆是事後修改。陳、孫因此衍生多起官司。 \n 起訴書指出,陳對孫踢爆他2006年預言林益世文章是事後修改,心生不滿,去年6月在部落格刊登孫照片,留言這是孫告他時的照片,還加註「像殺人犯,滿臉殺氣」。 \n 隔月,陳又在部落格上留言:「一個博士怎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利用上班時間上網看我部落格,可能在上班時間寫告我的訴狀,不能再姑息這種訟棍。」 \n 4天後,陳另在部落格上留言:「存心找別人麻煩,寫訴狀告人,這不只是尸位素餐,應該提出糾正,不能再縱容下去」,孫事後上網,發現陳在部落格罵他而提告。 \n 檢方調查時,陳坦承文章是他寫的,但辯稱他的部落格是不公開的,只有他以及少數學生能瀏覽,但檢方上網發現該部落格是任何人均可進入,陳的文章內容確有散播毀損孫名譽情事,依法起訴。

  • 「網路訟棍族」釣魚 挑釁網友賺和解金

    網路上發文留言,在虛擬世界網友暢所欲言,甚至一不高興就開罵,但得小心用詞,否則會吃上官司。 \n網友禁不起激怒,留言漫罵,不過下一秒恐怕就挨告,近來出現一批,網路訟棍族在網路上釣大魚,專門發文挑釁,刻意引起網友開罵,借此提出公然侮辱告訴,想賺取和解金。 \n網路公然侮辱案件,近來頻傳,板主特別在網站上提醒,小心網路訟棍族出沒,10月份有三十幾個八卦板板友遭提告,還被要求數千元至上萬元和解金,網友深受其害。 \n儘管知道網路訟棍族是故意釣魚,卻難以提出詐欺證據,如果想要自保,發言時除了別指名道姓之外,還得要更加謹慎。 \n

  • 亂象2-工運訟棍橫行鼓動工人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深圳、東莞地區台商老闆們見面經常講一句黑色笑話:「你被告了沒?」 \n 自從2008年勞動合同法實施以來,大批來自湖北、江西、四川、湖南一帶的「黑律師」群集在廣東,鼓動工廠工人以訴訟方式向老闆要錢。所謂「黑律師」是指已經通過大陸律師考試但還未拿到律師執照的人,他們在取得律師執照前必須先靠掛在律師事務所「實習」,這段時間通常一年要交給律師所2到3萬(人民幣,下同)的實習費用。由於社會人脈有限,到深圳、東莞等廠商聚集的城市,找不滿老闆的工人告老闆,成了這群黑律師賺錢的新門路。 \n 訴訟索賠超過千萬元 \n 東莞一家做燈飾的台商,員工最多時將近1萬人,不久前有大約70多名員工在黑律師的煽動下,以積欠加班費為名,一狀告上當地法院,每名員工求償10萬元。根據當地「五五分帳」的行情,幕後操盤的黑律師至少可以分350萬報酬。 \n 在2008年以前,這類欠薪的官司,台商老闆們的勝訴機會是一半一半,但自從2008年以來,這類官司九成是台商老闆敗訴。 \n 雖然一般欠薪官司,法院判賠金額從幾千到2、3萬,幾乎沒有超過3萬的欠薪賠償,但是台商老闆們一天到晚跑法院,卻是不勝其擾。 \n 工運訟棍現在更知道「以量取勝」的做法,在廣東一些工廠密集的區域,甚至可以看到他們派出的傳單大隊,傳單上面寫著:「只要你敢告,律師服務到家,提供免費專業諮詢」等字眼。 \n 一些本來就想跳槽或是打算回老家的工人,乾脆在離開老東家前先告老闆,撈點錢。據了解,東莞就曾有一起案例,因為興訟的民工人數眾多,最後的賠償金額竟然超過千萬元。 \n 勞資訴訟一年上千件 \n 而據當地台商協會的估算,廣東一帶由黑律師策動的民工告老闆官司,每年少說也有上千件,不少台商都不堪其擾。 \n 東莞台商協會會長葉春榮曾經表示,一般來說,東莞當地政府相當保護台外資企業,只要是無端罷工,或是黑律師的興訟活動,地方政府都會動用公權力保護台外商的合法權益。不過,不少珠三角地區的黑律師猖獗,地方政府也要負一部分責任,因為只要官方祭出嚴厲手段,嚴懲不肖的黑律師,這股歪風應該不會像野火燎原般擴散開來。 \n 以往工運訟棍的案件大都是單純的欠薪案,但隨著工資集體協商制度逐漸落實,加上部分城市規定,只要5%的職工就可以要求資方進行工資協商,這就讓靠勞資訴訟吃飯的黑律師未來有更多的賺錢機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