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許仲江的搜尋結果,共08

  • 《甘味》女星步紅毯 婚紗照拍3次原因曝光

    《甘味》女星步紅毯 婚紗照拍3次原因曝光

    曾演出三立本土劇《甘味人生》、偶像劇《你有念大學嗎?》的江泳錡,與三立監製男友楊煥喻11日在大直典華辦婚宴,2人請來54歲的前輩楊繡惠及2結2離的劉至翰擔任伴娘、伴郎。新人被問到婚姻相處之道是否請教劉至翰?楊繡惠搞笑說:「問他是要跟鬼拿藥單喔?哪壺不開提哪壺。」笑指問劉豈不自尋死路。劉至翰尷尬說,「他們可以請教的人還很多,我排在很後面」。

  • 企業友人不捨 推崇江丙坤貢獻

    企業友人不捨 推崇江丙坤貢獻

     前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追思紀念會30日在台北舉行,多位商界大老出席悼念。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表示,與江丙坤是多年朋友,江丙坤為台灣做了很多貢獻,紀念會「非來不可」。三三企業交流協會理事長許勝雄哽咽表示,難忘江一輩子為企業界打造友善的經營環境,協助企業往前邁進,「他就像菩薩一樣有求必應」。

  • 洪案18被告互推責 全不認罪

    洪案18被告互推責 全不認罪

     陸軍下士洪仲丘遭凌虐枉死案,18名軍士官一審全獲輕判,案經上訴,高院昨首次開庭,包括旅長沈威志等人都否認犯行,並互相推諉責任,蒞庭檢察官許永欽氣得當庭痛斥他們「沒有悔意、惡性重大」。由於出庭人數相當多,檢辯花了近3小時陳述,庭訊才結束。 \n 檢當庭痛斥惡性重大 \n 這起牽涉軍中人權的世紀大案,桃園地院依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私行拘禁、業務過失致死等罪,將18名軍士官被告除連長徐信正判刑8月外,其他包含旅長沈威志、士官陳毅勳、范佐憲等12人,最重僅判6個月,其中6人可易科罰金,另有5人無罪。 \n 檢方認為原審判決刑度過輕,將18名被告全部提起上訴,至於沈威志、何江忠等13人,也主張自己無罪,不服有罪判決,各自提起上訴。 \n 高院昨開庭,將洪仲丘議處禁閉的少將旅長沈威志、上校副旅長何江忠等人,全推稱不知不能將士官送禁閉室的規定;上士范佐憲稱,是奉連長指示辦理,他與連長徐信正、副連長劉延俊對於洪仲丘的死亡,都感到抱歉,但不認罪。 \n 至於被控藉勢凌虐軍人、業務過失致死的禁閉室士官陳毅勳等人,則辯稱不知洪的體能狀況不佳,與操練洪致死沒因果關係。 \n 聽到被告全部做無罪答辯、企圖推諉責任,蒞庭的高檢署檢察官許永欽忍不住起身痛罵被告,指責他們至今沒人和被害家屬談和解,可見一點悔意都沒有。 \n 仲丘舅:至今沒人道歉 \n 許永欽說,洪案發生時間正逢江國慶被刑求冤死命案撥雲見日,被告等人均是軍中的主官或主管,仍無視江案警示,對即將退伍的洪仲丘玩兵、操兵、虐兵,惡性重大。 \n 對於一審將洪案切割輕判,許永欽認為,原判決將案件切成關禁閉的私行拘禁、操練不當的凌虐,以及操練過程引起的熱中暑死亡等3個階段,確有不當,本案應屬同一事實結構,沈威志等人將洪仲丘送交禁閉室,與洪遭虐致死有相當的因果關係。 \n 洪仲丘舅舅庭訊後表示,18名被告至今沒有人向他們點頭致意或致歉,卻僅在法官的面前致歉,「是真是假,大家可以判斷」,家屬不接受這樣的道歉。

  • 新仇舊恨 范佐憲主導士評會

    新仇舊恨 范佐憲主導士評會

     本案緣起於102年6月23日19時許,陸軍第542旅旅部連洪仲丘下士及宋姓一等兵於返營收假,在該旅新竹湖口第3營區2號門,被待命班人員查獲洪士攜帶照相功能手機及MP3播放器各乙具,宋兵攜帶智慧型手機乙具,除逐級通報高勤官沈威志少將外,並通知該管旅部連。 \n 旅部連副連長劉延俊上尉依規定為該連資訊安全長,甫於102年6月6日到任,其接獲通知後,恐因此可能遭受懲處,乃立即協請管理衛哨之陳中尉不要向上回報,直接交由該連處理,惟陳員表示已逐級回報,並稱洪、宋二人受檢時意圖規避且態度不佳。 \n 明知士官僅能申誡 \n 劉延俊就是要關他 \n 劉延俊除以電話回報連長徐信正少校外,並於同日主持該連晚點名時,當眾怒責洪、宋2人,「我如果可以關你30天,絕對不會關你15天,如果可以關你14天,絕對不會關你7天」、「我會以最重的懲罰來處罰你」,劉員明知依「國軍資訊安全獎懲基準規定」(已於102年5月22日停止適用,同日訂定發布「國軍資通安全獎懲規定」),士官應核予申誡乙次至二次處分、士兵應施以禁閉1至7日處分,惟於晚點名後,仍要求該連張姓人事上士查閱懲罰規定,並以電話查詢以往作法,經張員電話詢問旅部資訊官趙中尉循例答稱「義務役士官與士兵應為相同之禁閉懲罰。」 \n 劉徐范早心生不滿 \n 趕在退伍前教訓洪 \n 6月24日7時許,劉延俊偕同徐信正及該連代理士官督導長范佐憲上士討論,徐、范二人因對洪仲丘曾於102年5月6日竄改個人體測成績以爭取提早假而遭該連查獲,嗣因洪員表示日後欲考公職,不希望留下污點,始改罰勤7日,洪員事後卻以退伍在即而提出免除值星班長勤務等情,早已心生不滿,3人均意圖藉此機會教訓洪員,乃基於共同犯意之聯絡,決定利用徐員身為連長,對士官有悔過懲罰之職權,將洪仲丘送至陸軍第269旅之禁閉(悔過)室予以悔過懲罰,劉延俊並考量洪仲丘即將於102年7月6日退伍,乃命范佐憲儘速召開「士官獎懲作業評議委員會」。迄6月25日17時許,范佐憲始湊足陳以人士官長等在營士官幹部7人,召開士評會。 \n 士評會由范佐憲擔任主席,先由張姓人事士援引資訊官回覆內容,宣達:「義務役士官應比照士兵受禁閉1至7日處分」後,范佐憲即主動提議應對洪仲丘施以禁閉7日懲罰,席間部分委員以洪員退伍在即,提議對洪員施以較輕微之罰勤或禁足懲罰,范則反對稱:「罰勤跟禁足,他(指洪仲丘)也不會痛啊!」 \n 陳以人因平日與范佐憲交好,復因洪仲丘擔任值星班長時,多次未依其值星排長之要求提早集合部隊而對洪員早已不滿,乃決意力挺范佐憲,並以「洪仲丘之前罰勤(指洪仲丘5月份因過犯遭懲罰7日)都罰不完,罰勤對他沒有用,要給他禁閉!」等語加以反駁。 \n 禁閉室空位問題 \n 徐信正請何協助 \n 另有委員提出「269旅禁閉室倘無空位,亦無法執行禁閉懲罰」之不同意見,范佐憲仍堅持士評會應作成禁閉懲罰結論,並當場表示:「禁閉室空位問題,將請連長徐信正聯繫該旅副旅長何江忠上校協處,另洪仲丘如受禁閉懲罰,即無法於退伍後報考公職」等語,進而強勢主導士評會投票,肇致與會委員全數同意洪、宋二人均應受禁閉7日懲罰。 \n 洪仲丘於獲知士評會對其作出悔過7日懲罰決議後,曾於102年6月26日某時,向徐信正提及「因得知悔過懲罰之執行,須先至軍醫院完成體檢取得報告後,始得辦理後續簽報旅長核准執行之程序,而一般體檢流程至少需時一週,依此推論,其於7月6日退伍前應可免受悔過懲罰之執行」等語,適同(26)日晚間19時許,陳以人為確保洪員能於退伍前受悔過懲罰,乃向徐信正提議尋求副旅長何江忠協處,渠2人立即前往旅部向何員請求協處,期間徐信正告知何員有關洪仲丘自認退伍前應可免受悔過懲罰之執行等語,請何江忠協助詢問269旅禁閉室有無空床位可供執行。 \n 何江忠身為該旅副主官亦兼任該旅資訊安全長,對於102年5月22日公布之「國軍資通安全獎懲規定」,軍、士官未經核准攜帶民用通信資訊器材出入營區應核予申誡懲罰之規定當無不知之理,然其為維護幹部領導威信,及防止該旅再有資安違規情事發生,竟漠視上開規定,除向徐、陳二人表示:將詢問269旅悔過室是否尚有空床位。另要求徐信正應儘快完成洪、宋二人懲罰案上呈事宜。 \n 「不快把他抓去關 \n 我就抓你去關!」 \n 徐信正於獲何江忠允諾後,返回該連即指示排長尤中尉,於翌(27)日帶領洪、宋二人至國軍桃園總醫院新竹分院(下稱新竹分院)實施體檢。翌(27)日10時許,陳以人為達成使洪員於退伍前受悔過懲罰之目的,主動向徐信正表示,前因辦理人才招募業務,曾帶領考生至新竹分院,結識該院體檢中心林姓護士,可協調儘速取得體檢表。 \n 陳以人即偕同范佐憲於同(27)日11時10分抵新竹分院,旋獲林姓護士允諾:「如果單位有需要,可以盡量幫忙服務」,同(27)日16時30分陳以人接獲電話通知新竹分院已完成洪、宋二人體檢表。 \n 被告何江忠因先前已允諾代為詢問269旅禁閉室是否尚有空床位,同(27)日16時40分許,利用與269旅副旅長黃上校同赴聯演中心執行任務返程同車之際,向黃員探詢得知尚有空床位得執行悔過懲罰後(此部分業經查明陸軍269旅悔過室共有2間,可容納4人,102年6月27日16時40分時僅收容2員士官各住一間執行悔過,尚有2空床位),旋即於同(27)日16時43分寄發簡訊內容為「有床位,明天可以關了」之訊息予徐信正。 \n 何江忠同(27)日18時許返營後,得知旅部連尚未呈報洪仲丘悔過案,乃於晚餐期間在該旅餐廳內面告徐信正「如果不趕快把他(指洪仲丘)抓去關,我就抓你去關!」何員復於同(27)日19時許撥打行動電話予徐信正,再次催詢進度,迨同(27)日20時許仍未見該案上呈,遂在該旅102年第3季士官暨士兵志願留營評審會開會時斥責徐信正:「旅部連!你們連上竟然有這麼囂張跋扈的人,說要退伍了關不到他,我已經協調好269旅副旅長,禁閉室有位子,趕快把程序完備,會議資料上呈旅部,明天早上把他送去禁閉室,你不關他換我關你!」 \n 不理洪求救簡訊 \n 沈威志率核簽呈 \n 沈威志於前開核定洪仲丘懲罰移送執行案前,曾於102年6月27日22時34分及35分許接獲簡訊內容為「主任好,我是旅部連下士洪仲丘,由於我攜帶違禁品被懲處禁閉7日,但我有輕微幽室恐懼症,我不知道我能否撐過這7天,我今天有向心衛中心提出這問題,但似乎沒用,我甚至懷疑整個程序的正當性及完整性,今天剛體檢完,體檢報告馬上出來,今天心衛中心剛約談完馬上明天就送進禁閉室,似乎完全無視我的身心狀況,我承認我的過錯及接受我的懲處,我只是不確定以我的狀況是否能熬過這7天,以及質疑整個程序的合法性。」 \n 「另外我今日體檢我看到連上士官長拿著飲料過去813請體檢部門的人,我不知道是否因為這樣以致於我體檢報告如此迅速出爐,還是因為我是屆退人員為了快速懲處而一切程序即可馬虎且粗糙,這整個程序讓我覺得相當無力及無奈,迫於無奈只好傳簡訊告知主任這情形,有打擾到主任的地方我感到相當地報(應為「抱」之誤植)歉,謝謝主任!」 \n 沈威志身為單位主官,又曾於國防部服務期間兼任資訊安全長職務(曾任職前國防部參謀本部作計室副組長、副處長),對於所屬呈轉洪員悔過懲罰案,明知士官資安違規僅應受申誡懲罰,況核批該簽呈前一日(即27日)已接收閱覽洪仲丘上開簡訊,竟未指示業管查明簡訊反映「身心狀況不佳」、「程序合法性」等異常情形,即配合所屬急於將洪員移送悔過懲罰之心態,率予核定洪員悔過懲罰案簽呈。 \n 縱其批註「一、可。二、請旅參謀主任約談該員為何違反規定,另是否有其他申訴。」復於核批簽呈後之102年6月28日7時1分許轉傳洪員前開求援簡訊予政戰主任戴家有上校並實施約談,惟均係對洪員執行悔過前之心緒安撫,顯屬虛應故事之作法。6月28日上午10時許,洪仲丘由范佐憲以該單位公務車送抵陸軍269旅禁閉室。 \n 洪睡眠差累積疲勞 \n 管理士疏忽未注意 \n 洪仲丘下士於102年6月28日10時許至269旅禁閉室報到,原應實施悔過處分至同年7月4日止,詎蕭志明、宋浩群、羅濟元、李侑政、黃聖荃、陳嘉祥、張豐政、侯孟南、李念祖及黃冠鈞等10員本應注意遵守規定,關心洪仲丘日常生活及體力負荷,並循序對其實施體能訓練,自洪員進入禁閉室後,尤應注意時值夏令期間天候炎熱,且洪員(身高172.5公分,體重98公斤,BMI值達33)應依人員分類列為高危險群人員,特別注意觀察其生理徵候。 \n 又陳毅勳等8員管理士分別於擔任禁閉室夜間安全士官時,均確已留意到洪仲丘自102年6月28日進入禁閉室開始,每日夜間就寢時,因受限於悔過室內空間不足(悔過室長度僅175公分),洪員須採屈膝縮腿姿勢就寢,且天氣燥熱加以通風不良,致徹夜輾轉無法入睡,洪員自報到初始,於各項體能活動及基本教練課程中,體力尚堪負荷,與其他禁閉(悔過)生相較,甚至可以提早完成訓練課目,等待其他禁閉(悔過)生操作完畢。 \n 惟因睡眠品質不佳,累積疲勞導致體力日漸流失,依渠等擔任室長、副室長及管理士職務期間之各項客觀狀況,均無不能注意之情事,惟竟疏未注意,分別於禁閉室戶外操練場對洪員操課時,渠等雖均有適時予禁閉(悔過)生補充水分,惟均未依規定下達安全規定,於危險係數超過40達「危險」之危安狀況時,亦未視當時天候狀況適時調整操課服裝或場地,且雖明知洪仲丘體型較胖,體力負荷及體能狀況,應列高危險群人員加強照顧,又其自6月28日起每日均因睡眠不足,累積疲勞未獲充分休息致體力負荷超量,仍未調整洪仲丘之操課進度或方式,致其體力於數日內快速流失,身心嚴重失衡。 \n 陳毅勳苛虐70分鐘 \n 殘酷訓練有違人道 \n 陳毅勳於奉派支援管理士期間,基於凌虐之犯意,挾其身為管理士對禁閉(悔過)生實施體能訓練之威勢,於102年7月3日6時34分至7時44分許長達70分鐘之晨間活動期間,命洪仲丘、鄭○○、游○○及宋○○等4員禁閉(悔過)生,依序密接操作波比操(共八式)中之深蹲跳躍53次、彈跳伸展47次、傘兵操約4分鐘、伏地挺身48次、仰臥抬腿39次、伏地挺身30次、交互蹲跳43次、傘兵操約4分鐘、開合跳197次及加強型伏地挺身(以雙手食指及拇指相接成心型,並將雙腿置於板凳上操作)48次等動作。 \n 且各項目間亦僅予短暫之休息時間,以如此殘酷虐待之訓練方式,足致同受操課之禁閉(悔過)生身心痛苦疲憊,而產生凌辱苛虐之感受,實與人道相違,已遠超越一般人體能所能承受之程度,更遑論連日疲勞累積而體力下滑之洪員,洪員自該節課訓練之始,即因體力無法負擔,每項動作均有遲延,已完全無法跟上其他禁閉(悔過)生之操作速度,陳毅勳亦未注意即時予以適度休息,反變本加厲,於洪員補足操作次數後,旋命所有禁閉(悔過)生接續進行次一項目之操作,致洪員在長達70分鐘密集操練過程中,無從獲得充足之休息。 \n 甚至洪員因操練過度向陳員反映需補充水分,陳毅勳竟出言:「剛剛上課前才給你們喝過,現在又要喝,耍我啊?」相譏,未予即時補充水分,迨操作加強型伏地挺身時,洪員因體力不支,上半身已趴至地面上,且不時因腿力無法負荷而雙膝跪地,並二度向陳員反映身體不適,陳員全然漠視洪員身體狀況已瀕臨極限,不堪再施加任何訓練,非旦未立即讓洪員休息,反以言詞嘲諷曰:「10幾下的時候你反映做不下去了,但也已經做了30幾下了」,迫使洪員繼續操作,洪員身處禁閉室環境下,無法違抗管理士之指揮命令,其累積疲勞之身體實已不堪負荷,僅得勉強超乎自己體力、能力,以配合陳員之要求,勉力硬撐完成訓練。 \n 洪報告喘不過氣來 \n 「我不是開玩笑」 \n 7月3日16時23分許,輪由李念祖對洪仲丘等4員禁閉(悔過)生實施體能活動課程時,李員亦疏未注意當時危險係數已達41,未依規定調整操課場地,亦未對洪仲丘體力透支之情形加以注意,仍依課表對洪員等禁閉(悔過)生實施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及跑步等體能訓練。 \n 迨17時28分許訓練結束後至悔過室內休息,洪仲丘於17時33分許舉手向當時在安全士官桌之李念祖說「報告班長,我氣喘不過來」,李念祖回答他:「你還可以嗎?」,洪員說:「我剩3天就要退伍了,我不是開玩笑」李念祖先去找簡易急救箱尋找氣喘藥劑未果,便要洪仲丘先調整呼吸,並走到禁閉(悔過)室鐵門,請黃冠鈞幫忙找陳嘉祥前來處理後回到禁閉(悔過)室,看到洪仲丘在禁閉(悔過)室安官桌旁,李念祖問洪員有沒有舒緩一些? \n 但洪員未回應,且自己一邊答數「1、2、3、4」,一邊向外走到餐桌旁,並且大聲喘氣,陳嘉祥來到現場,要洪仲丘自己調整呼吸,並去找其他急救設備,嗣後從禁閉(悔過)室外持氧氣鋼瓶進來,李侑政也跟著進來,陳嘉祥供氧給洪仲丘,問其是否有好一點,並詢問洪員有無氣喘,其答稱有,陳嘉祥又去找氣喘噴劑,並經其同意後供其使用,在氧氣鋼瓶與氣喘噴劑交互使用下,洪員情況稍有改善,即坐在長板凳上休息,黃冠鈞及李侑政就去處理禁閉生晚餐、李念祖帶禁閉(悔過)生唱歌答數、陳嘉祥將氧氣鋼瓶放回待命班。 \n 洪倒地後送醫不治 \n 判定多重器官衰竭 \n 嗣黃冠鈞拿餐盤進入禁閉(悔過)室時,見洪員倒地不起,即前去處理,陳嘉祥見此情形,即至待命班安官桌使用軍線聯絡衛生連,並以手勢指揮李侑政前去協助處理,且請待命班楊○○排長聯繫衛生連連長及待命班人員聯繫救護車,待其看到救護車後即返回禁閉(悔過)室,期間黃冠鈞和李侑政協助洪員躺平在地上,並拿枕頭置於洪員頭下,嗣黃冠鈞前往帶領轉診之禁閉生張○○返回禁閉室內,因洪員有躁怒表現、持續罵三字經、抽蓄及胡言亂語的狀況。 \n 陳嘉祥、李侑政及禁閉(悔過)生游○○及宋○○分別壓制洪員的手腳等候醫官,醫官呂孟穎少尉於18時1分趕抵現場,因見洪員手腳不停地揮舞且口中咒罵三字經等語,已呈意識混亂狀態,隨即聯繫衛生連連長夏上尉,獲指示就近送天成醫院急救,將其送上救護車,俟18時19分抵天成醫院急救時,該院診斷洪員意識不清且體溫達44度等情,嗣於20時10分轉送三軍總醫院治療,延至翌(4)日5時45分家屬放棄急救,以救護車送返臺中家中,同日7時12分不治死亡。 \n 洪仲丘下士往生後,由國防部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中部檢察官辦公室軍事檢察官實施相驗,復為確認洪員之死亡原因及死亡方式,於102年7月15日解剖複驗,經鑑定後認洪員係因過度體能操練引發運動型中暑及低血鈉腦症導致多重器官衰竭死亡。 \n ■刑責部分 \n 542旅沈威志、何江忠、徐信正、劉延俊、范佐憲及陳以人等6人,涉犯刑法第28條、陸海空軍刑法第45條第2項「共同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處罰」及刑法第28條、陸海空軍刑法第76條第1項第2款、刑法第134條、第302條「共同職權妨害自由」等罪嫌。 \n 269旅憲兵官郭毓龍,未經權責長官批准而移送執行禁閉(悔過)之行為,已觸犯陸海空軍刑法第76條第1項第2款、刑法第134條、第302條第1項之「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罪。 \n 陳施嚴酷體能訓練 \n 涉上官藉勢虐死罪 \n 陳毅勳身為禁閉室管理士,對於洪仲丘、鄭○○、游○○及宋○○等4員禁閉(悔過)生,係官階在上且有管理權限之上官,其於102年7月3日6時34分至7時44分體能活動期間,在禁閉室戶外操練場,基於凌虐之犯意,挾其身為管理士對禁閉生實施體能訓練之威勢,分別對洪仲丘等4員施予嚴酷之體能訓練,其訓練項目與強度均遠甚於其他管理士之施訓,致渠等身心痛苦疲憊,已超越一般人所能承受之程度。 \n 陳毅勳在已察知洪仲丘連日疲勞累積,體力負荷過大致身心嚴重失衡之狀況下,見洪仲丘操課中動作均有所遲延,明顯無法跟上其他禁閉生之速度,甚至因體力不支倒趴於地面,依一般人之知識經驗,當可預見洪仲丘在此情形下持續操練,恐將導致死亡,陳對洪之死亡顯有預見可能。 \n 且洪員於遭其凌虐後當日下午即因過度體能操練中暑,並於送醫後仍因中暑及併發嚴重合併症而死亡,其凌虐行為與洪員死亡之結果確有相當因果關係,其行為顯已分別觸犯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2項「上官藉勢凌虐軍人」等3罪及同條項後段「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人於死」罪嫌。前揭4罪,係一行為所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論以「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人於死」罪嫌。 \n 陳以人、范佐憲並無以飲料賄賂醫護人員 \n 經調閱新竹分院6月27日上午監視錄影紀錄、都可飲料新竹中正店6月27日上午監視錄影紀錄、同日上午9時至12時銷售紀錄、都可飲料新竹中正店6月27日交易明細、陳以人、范佐憲、林姓護士行動電話6月27日之雙向通聯紀錄,會同洪員家屬勘驗監視錄影畫面,並訊問飲料店店長、店員及新竹分院人員後確認。 \n 新聞畫面買飲料男 \n 照片比對非范佐憲 \n 6月27日上午10時許,陳員曾電請儘速協助辦理洪仲丘、宋○○等2人體檢流程及體格分類檢查表取得事宜,並表示將到院拜訪,林姓護士自行訂購都可飲料店飲料9杯,其中2杯招待陳、范2人,因此媒體傳聞渠2人至國軍新竹分院體檢中心拜訪護理員時,手持兩袋飲料賄賂體檢中心人員應屬誤會。 \n 新聞畫面顯示買飲料白衣男子非范佐憲 \n 經調閱新竹市警察局道路監視系統、新竹分院6月27日上午監視錄影紀錄及都可飲料新竹中正店6月27日上午監視錄影紀錄,確認陳以人於6月27日上午駕自小客車進入新竹市區後,均未經過新竹市中正路276號之都可飲料新竹中正店,復將新聞畫面顯示之白衣男與范佐憲照片相比對,兩人臉型輪廓身型均不相符,證明不明人士提供新聞媒體播出畫面之白衣男子,並非范佐憲。 \n 確實完成禁閉體檢 \n 檢查分類表無造假 \n 洪仲丘102年6月27日體格檢查分類表並無造假 \n 經調閱洪仲丘6月27日赴國軍新竹分院實施禁閉體檢之體格分類檢查表暨心電圖檢查單、一般攝影檢查單、已判定之心電圖、一般X光檢查報告、血液報告單、生化報告單、尿液報告單,勘驗新竹分院6月27日上午監視錄影紀錄,並訊問相關證人後確認洪確於6月27日完成各項體檢項目。 \n 死者洪仲丘家屬質疑洪員體格檢查分類表有偽造或變造之嫌,因關係人林姓護士係非軍人,且體檢流程屬醫療行為,相關人員並不具公務員身分,所開立之體格檢查分類表縱有偽造或變造行為,所涉刑法第210條「偽造、變造私文書」或刑法第215條「業務登載不實」罪嫌,均非陸海空軍刑法或其特別法所列之罪,軍事法院對之無審判權,應由司法機關追訴審判。 \n 禁閉室無關鍵錄影 \n 勘驗並無人為調整 \n 禁閉(悔過)室監視錄影畫面檔案疑似遭刪等其他質疑事項? \n (一)8號鏡頭7月1日1400至1542時無錄影檔案 \n 1、7月4日10時20分北軍檢接獲陸軍542旅來電告知,該旅所屬洪仲丘下士於陸軍269旅禁閉室死亡,隨即由主任軍事檢察官率軍事檢察官趕赴案發現場實施履勘,訊問相關證人,並指揮桃園憲兵隊調查官至機房查扣主機,複製洪員自入禁閉室至事發後之監視錄影畫面。 \n 2、7月10日14時35分至同年月11日04時15分會同死者家屬勘驗102年6月28日至同年7月3日死者洪仲丘進入禁閉室至送醫急救期間錄影畫面,發現8號鏡頭(監視操練場)在畫面時間7月1日14時起至15時42分止(計102分鐘)無錄影資料。 \n (二)禁閉室走廊監視畫面是否遭人為調整 \n 依二次現場勘驗所見情形,8號鏡頭於7月5日以後確曾經人為調整拍攝角度,訊據證人即禁閉室長李○○上尉具結證述,8號鏡頭於7月3日案發前,原本固定指向訓練場地,走廊部分一直沒有監視錄影畫面,案發後之同年月8日陸軍第六軍團人行處副處長尹昌榮上校指示,因短期內無法增設監視器,鏡頭角度要隨禁閉生位置移動而調整,以避免類案爭議發生。 \n 為釐清案發前8號鏡頭監視角度有無調整,復勘驗102年6月28日洪仲丘進入禁閉室時起迄102年7月3日案發期間8號監視器鏡頭錄影畫面,均固定指向訓練場地錄影,並無調整角度之情形,核與證人之證述相符。是8號鏡頭自洪仲丘於6月28日進入禁閉室迄同年7月3日連續錄影畫面始終攝錄同一位置,並未遭到人為之扳動調整。 \n 救護車有閃警示燈 \n 但未鳴笛顯有疏失 \n 洪仲丘送天成醫院急診過程,救護車有無鳴笛、閃燈及車速過慢而延誤送醫? \n 調閱路線監視錄影畫面,救護車於18時11分經過楊梅高中,18時19分經過環東路與中山北路口,抵達天成醫院。勘驗天成醫院急診室大門監視畫面,18時19分救護車抵達天成醫院急診室,救護車有閃警示燈。 \n 經傳訊證人、調取相關人員通聯記錄,並勘驗送醫路線對照上開監視器畫面勘驗情形、證人何○○及醫官呂孟穎之通聯記錄,確認送醫流程。惟駕駛僅使用紅色閃燈而未使用警鳴器,醫官亦未提醒駕駛,迅速將病患送醫急救,致從禁閉室送醫急救迄抵達天成醫院急診室耗時約12分許,駕駛及醫官對此顯有疏失。

  • 關洪仲丘 何江忠催進度

     軍檢今天說,何江忠6月27日得知尚未呈報洪仲丘悔過案,面告徐信正「如果不趕快把他(洪仲丘)抓去關,我就抓你去關!」 \n 陸軍義務役下士洪仲丘死亡案至今28天,軍檢專案小組上午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偵結報告。 \n 根據軍檢專案小組公布資料,洪仲丘獲知士評會對他作出悔過7天懲罰決議後,曾於6月26日向徐信正提及「須先至軍醫院完成體檢取得報告,一般體檢流程至少需時一週,7月6日退伍前應可免受悔過懲罰之執行」。 \n 26日晚間7時許,陳以人為確保洪仲丘能在退伍前受悔過懲罰,向徐信正提議尋求副旅長何江忠協處,請何江忠協助詢問269旅禁閉室有無空床位可供執行。 \n 何江忠身為副主官也兼任資訊安全長,漠視相關規定,除向徐、陳表示:將詢問269旅悔過室是否尚有空床位。另要求徐信正應儘快完成洪仲丘懲罰案上呈。 \n 徐信正27日帶領洪仲丘到國軍桃園總醫院新竹分院體檢。27日10時許,陳以人為達成使洪仲丘在退伍前受悔過懲罰的目的,主動向徐信正表示,結識體檢中心林姓護士,可協調儘速取得體檢表。 \n 陳以人偕同范佐憲在27日11時10分抵新竹分院,獲林姓護士允諾:「如果單位有需要,可以盡量幫忙服務」。27日16時30分陳以人接獲電話通知新竹分院已完成體檢表,即連繫人員前往領取。 \n 何江忠27日下午4時43分寄發簡訊內容為「有床位,明天可以關了」的訊息予徐信正,下午5時18分再以電話告知徐信正已有空床位,要求徐信正28日將洪仲丘送至269旅執行悔過懲罰。 \n 何江忠同27日下午6時許返營後,得知旅部連尚未呈報洪仲丘悔過案,在餐廳內面告徐信正「如果不趕快把他(指洪仲丘)抓去關,我就抓你去關!」 \n 何江忠晚上7時許又撥打行動電話給徐信正,再次催詢進度,直到晚上8時許仍未見該案上呈,於是斥責徐信正:「旅部連!你們連上竟然有這麼囂張跋扈的人,說要退伍了關不到他,我已經協調好269旅的副旅長,禁閉室有位子,趕快把程序完備,會議資料上呈旅部,明天早上把他送去禁閉室,你不關他換我關你!」並說「人事科!速辦!」 \n 沈威志核定洪仲丘懲罰移送執行案前,曾於6月27日晚上10時34分接獲洪仲丘簡訊,內容為「我有輕微幽室恐懼症,我不知道我能否撐過這7天,我今天有向心衛中心提出這問題,但似乎沒用,我甚至懷疑整個程序的正當性及完整性......」。 \n 報告指出,沈威志對於洪仲丘悔過懲罰案,未指示業管查明簡訊反映「身心狀況不佳」、「程序合法性」等異常情形,即配合所屬急於將洪仲丘移送悔過懲罰的心態,率予核定洪仲丘悔過懲罰案簽呈。 \n 6月28日上午10時許,洪仲丘由范佐憲以公務車送抵陸軍269旅禁閉室。1020731 \n

  • 國防部:何江忠脅迫洪案懲處

     國防部今天表示,高等軍事檢察署檢察官向高等軍事法院聲請羈押陸軍542旅副旅長何江忠上校,法院在上午10時40分許裁定何江忠依法羈押。 \n 國防部中午發布新聞稿表示,有關陸軍542旅洪仲丘下士悔過期間死亡案,經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專案小組偵查後,認定何江忠假藉職務權力,脅迫所屬加速辦理洪仲丘悔過懲罰事宜。 \n 國防部強調,何江忠涉犯刑法「職權妨害自由」、「職權強制」及陸海空軍刑法「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懲罰」等罪嫌,經軍事檢察官訊問後,認為何有湮滅證據、勾串證人之虞等理由,在凌晨3時45分向高等軍事法院聲請羈押,法院受理後,在上午10時40分裁定何江忠依法羈押。 \n 國防部表示,軍檢署聯合專案小組秉持「毋枉毋縱」精神,持續深入追查,凡查有不法事證,不論涉案人員身分、階級,都依法究辦,務期儘速還原事實真相。1020716 \n

  • 陸軍542旅副旅長何江忠 遭軍檢羈押

    陸軍542旅下士洪仲丘死亡一案,有最新進度,根據中天新聞掌握到的消息,陸軍542旅副旅長何江忠上校為洪案關鍵人物,最高軍事檢察署已向法院聲押何副旅長。 \n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在臉書上表示,高等軍事檢察署檢察官向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申請羈押陸軍第542旅副旅長何江忠上校,高等軍事法院受理後,於今日上午10時40分許裁定何江忠上校依法羈押。 \n國防部指出,有關陸軍第542旅洪仲丘下士悔過期間死亡案,經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專案小組偵查後,認542旅副旅長何江忠上校,假藉職務上之權力,脅迫所屬加速辦理洪員悔過懲罰事宜,涉犯刑法「職權妨害自由」、「職權強制」及陸海空軍刑法「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懲罰」等罪嫌,經軍事檢察官訊問後,認其有湮滅證據、勾串證人之虞等理由,於今日凌晨3時45分向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聲請羈押,高等軍事法院受理後,於今日上午10時40分許裁定何江忠上校依法羈押。 \n國防部強調,軍檢署聯合專案小組秉持「毋枉毋縱」之精神,仍持續深入追查,凡查有不法事證,不論涉案人員身分、階級,均依法究辦,務期儘速還原事實真相。

  • 許坤仲巧手 打造排灣族禮刀

    許坤仲巧手 打造排灣族禮刀

     排灣族精雕藝術家許坤仲(見圖:吳江泉攝)承襲家族世代傳統工藝技術,用手創作許多傳說故事,在排灣族早期以物易物時代,一把禮刀可換得三、四分土地,可見得原住民重視禮刀的精神地位,他製作精美青銅刀、排灣笛、袋背、小刀等飾物 數十件,七月二日起將在原住民文化園區展出。 \n 七十六歲的許坤仲在打鐵、雕刻、建築等精緻手藝上表現優異,可說是排灣族年長者的代表人物,被族人稱為pulima(排灣語:直譯為很多手的人,指手藝精細巧思的人),他習慣以得來的銀器、貝類、珠飾等結合木雕做成青銅刀、笛子、弓箭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