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許宗衡的搜尋結果,共09

  • 4年67萬人違紀被懲 薄列首位

     中共18大將屆之際,大陸官媒新華社昨日報導,自17大,也就是2007年11月起,截至今年6月止,大陸已有66.8萬人遭黨紀政紀處分。報導中並點名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大陸鐵道部前部長劉志軍、廣東省深圳市前市長許宗衡,其中將薄熙來名列懲處名單之首。 \n 據報導,中央紀委監察部資料顯示,2007年11月至2012年6月,紀檢監察機關共接受信訪舉報660.6萬餘件(次),立案64.3萬餘件,結案63.9萬餘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66.8萬餘人。其中,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嚴肅查處了薄熙來、劉志軍、許宗衡等一批大案要案。 \n 報導指出,17大以來,大陸有260多萬個企業事業單位、49個行業主管(監管)部門及其系統,深入查找不正當交易行為,收繳不當所得15.8億元(人民幣)。 \n 近年來,透過引渡、遣返、勸返等方式,已成功將中國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哈爾濱河松街支行前行長高山、黑龍江省前經改會主任宋士合、上海市核電辦公室前主任楊忠萬、雲南省交通廳前副廳長胡星、遼寧省華曦集團前副總經理袁同順等一批外逃嫌犯緝捕歸案。特別是廈門特大走私案主犯賴昌星在潛逃加拿大12年後被成功遣返。

  • 陸近年副部級貪官 無一判死

     大陸媒體11日大篇幅報導,近3年有18位副部級貪官,雖然涉案金額龐大、且有的個案涉及人命,但無一被判死刑,引發大陸民眾的憤怒。有專家表示,對情節特別惡劣和數額巨大的貪官都應判死刑。 \n 日前,前深圳市長許宗衡受賄案一審判決,法院認定其受賄3318萬元(人民幣,下同)判死緩。由於許宗衡是大陸副部級幹部,因此此案格外引人矚目,也不禁讓人聯想到大陸高官似乎都獲得「免死金牌」。 \n 情節嚴重 金額龐大 \n 其實,早在9日,鳳凰衛視主持人何亮亮就在節目《總編輯時間》上表示,「許宗衡一審被判死緩在意料之中」。他表示,許宗衡判死緩這是大家都能夠預料的,現在一般情況下,中國的貪官無論貪汙的情節多麼嚴重,金額如何的巨大,通常來說不會判死刑。 \n 對此,大陸網友的反應特別激烈,有網友表示,貪官之所以叫做貪官,就是因為他拿了不該拿的錢,辦了不該辦的事,坑害了國家,違背了人民的意志,試問這些人還有人道可言嗎? \n 近年,世界倡行廢除死刑,去年9月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刑法室主任劉仁文在《經濟參考報》上表示「廢止貪官死刑」,他說,生命是無價的,這是一個尊重人權的社會應有的態度。 \n 廢死呼籲 網友痛批 \n 但其文章發表後,被大陸網友群起抗議。網友「別問我是誰」質疑,「一個當官的貪了幾億,還不能判死刑嗎?這幾個億是多少納稅人的血汗錢啊。『磚家』,你知道嗎?」 \n 早前,中國法學會副會長、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研究中心終身教授陳光中接受《羊城晚報》採訪時直言:「對貪官不能廢除死刑。」他說,貪官貪汙受賄數額比較大的,還是要判幾個(死刑)。前幾年幾百萬元就可以判死刑,現在「漲」了不少,要幾千萬元了。但數額不是最重要的,還要看情節,情節特別惡劣和數額巨大的都要判。 \n 《新快報》報導,2009年以來,大陸至少有18位副部級或以上官員被判刑。有的只判了一審,有的二審已判完。5人被判無期徒刑,13人被判死緩。其中1人被判18年有期徒刑,刑期最低,這位「幸運兒」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原副主席孫瑜。 \n 這18名官員中,中石化原董事長陳同海涉賄金額最多,高達1.97億元。深圳市原市長許宗衡以3318萬元居第二。 \n 特別要提起的是,大陸國家藥監局原局長鄭筱萸涉賄案判於2007年,他則是近年落馬的高官中,唯一被判死刑的。 \n 另外,目前還有2位尚未判決的官員,一位是山東政協前主席孫淑義,另一位是中國移動原黨組書記張春江。另有3人級別雖未到副部級,但亦是2009年以來被判刑的高官,特別是杭州市前任副市長許邁永,涉案金額近3億元。

  • 許宗衡降調深圳步坦途 栽在貪

     深圳市前任市長許宗衡1993年就降調深圳,從湖南省衡陽市組織部副部長的副廳級官員,轉任深圳市委組織部幹部培訓處處長,官場生涯降了半級,卻從此揭開仕途的一片藍天,可惜當年備受矚目的青年才俊,還是栽在一個貪字。 \n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走訪湖南衡陽,訪問多名地方人士,訪查許宗衡從知青入黨、進入官場、競選副市長失利到降調深圳,刨根究底。讓人看到一個知識青年在官場大染缸中,終究抵不住金錢誘惑,自招罪戾。 \n 從小是三好學生 \n 許宗衡1955年出生於衡陽市荷花坪一個普通鐵路工人家庭,老鄰居朱女士表示,「他的父親就是附近鐵路機修廠工人,鐵路設備壞了什麼的就拿到廠裡來修。」許宗衡的母親則是居委會工作人員。 \n 他的小學同學李朝華表示,許宗衡從小成績優異,年年被評「三好學生」。1972年,兩人一起被下放到衡南縣寶蓋鄉當「知青」。許宗衡常在農場學習班當著一百多人演講,配合肢體語言,都能讓人感覺「非常激動」。許宗衡嶄露頭角,成為當時農場裡唯一入黨的「知青」。 \n 1974年,許宗衡獲農場推薦進入湖南省交通學校(現為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學習。李朝華說,「農場當時有很大權力,跟上級關係處理不好是沒法去的。」 \n 1976年8月,許宗衡從湖南省交通學校畢業,分配到衡陽汽修廠當技術員,時年21歲。當時跟許宗衡在同一個辦公室的朱女士說,許宗衡跟她學習描圖,「不見得多勤奮,但是很有想法。」 \n 曾在衡陽市經委擔任領導職務的徐榮講起許宗衡入仕的緣由,湖南省經委一位領導到省汽修廠「搞工業學大慶的點」,汽修廠「革委會」主任就推薦許宗衡這個畢業未久的中專生,讓他被借調到衡陽市經委。 \n 借調市經委從政 \n 借調的時間只有一年餘,但是許宗衡從此沒再回到汽修廠,就跟隨衡陽市經委一位領導進入衡陽市委組織部,擔任組織部科員。 \n 「我們以為市裡只是借調一兩年,哪知道許宗衡一去就留在市裡再也沒回來了。」朱女士感慨許宗衡善於把握機會。許宗衡就從衡陽市委組織部的一個普通幹事,一路做到副部長。 \n 現已80高齡的衡陽市委組織部前任常務副部長應山紅表示,在他即將退休前,組織部開始選拔新的副部長。應山紅推薦許宗衡,後來衡陽另一位領導也向省委組織部推薦許宗衡接任市委組織部長。當許宗衡成為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長時才35歲。 \n 1993年,衡陽市因為地、市合併,舉行領導班子選舉,組織部出身的許宗衡在未獲安排下,逕行參選副市長失利。一位老幹部指出,「當時衡陽地、市合併,兩套班子合併,涉及到大量人員安排問題。」許宗衡所在的組織部成為人員安排的關鍵部門。「有老同事託他安排人員,他不幫忙,因此得罪很多人,人家心裡不舒服,許宗衡在衡陽也待得不舒服。」加上參選副市長一事,「市委沒提名自己去搞是違反紀律的。」 \n 之後,有多位領導人想把「太過招搖」的許宗衡下放當縣委書記,許宗衡不願意去。便在另一位領導推薦下去了深圳。1993年嚴冬,許宗衡任深圳市委組織部幹部培訓處處長。 \n 不正派遭滑鐵盧 \n 2005年,許宗衡出任深圳市長,當時應山紅還對來訪的媒體說過,「他還有前途,只要他保持正派、公道,還有發展的潛力。」孰料沒過幾年,許宗衡就跌倒在「不正派」、「不公道」上。

  • 公開場合喊廉潔 私下搞錢色

     深圳市前任市長許宗衡曾經是大陸炙手可熱的政治明星,出身湖南省鐵路工人家庭,從汽車廠修配員走向政府機構,曾經每天騎單車數十公里下鄉。走到特區市長職務,公開講話都強調廉潔,最後卻栽在女人手上,他被捕後,謠傳有情婦為他自殺。 \n 2009年6月11日晚上,有網友發帖稱許宗衡的劉姓情婦在上海自殺未遂,疑似吞食大量安眠藥,但已被送往醫院急救。另一名王姓情婦也被媒體報導出來,據說王女祖籍雲南昆明市,曾與許宗衡保持親密私人關係。 \n 據說中紀委調查組對許宗衡案的突破口,是一名以「優才計畫」取得香港居民身分的大陸著名女星,因行事張揚被中紀委及國安人員盯上,女明星被捕後交代出許宗衡給她不少金錢上的好處,而許在港的「私人事務」也全由她打理。 \n 許宗衡「出事」的消息在2年前震驚粵港兩地,相關案件令深圳官場大地震,至少5名官員牽扯在案,搞得外界看待深圳市官場有如「洪洞縣中無好人」。 \n 據了解,許宗衡涉及受賄的案件,包括深圳「居屋」桃源村三期、地鐵工程、大運會場館建設、鹽壩高速等工程。深圳坊間流傳許宗衡和地產商「關係密切」,有幾名頗具實力的地產商在當時就聞風而逃。 \n 許宗衡從湖南省組織部長調任深圳經濟特區近6年,先後出任海天出版社黨委書記、社長、總編輯;市委黨校常務副校長,市行政學院、市社會主義學院、市經濟管理學院常務副院長。還到過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民商法專業研究生班學習,又到美國國際東西方大學工商管理碩士研究生班學習。 \n 西元2000年許宗衡45歲,開始出任市府市委職務,擔任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長、常務副市長、市委副書記、市長,直至2009年6月落馬。 \n 他多次向黨及人民承諾:「在土地、項目、工程審批等政府重大經濟活動上,我不會打一個招呼,不會批一個條子,不會推薦一個隊伍。」可是卻私下與房地產商勾結,既信誓旦旦要做清官,又無所不貪的攫取金錢。

  • 前深圳市長許宗衡受賄判死緩

     前廣東深圳市長許宗衡受賄案,昨(9)日一審宣判,許宗衡遭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決一出,引起網友極大反彈,認為應立即執行死刑,否則「一個許宗衡倒下,還會有千萬個許宗衡站起來」。 \n 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出,2001年至2009年期間,許宗衡利用職務之便,為9個單位或個人在變更土地規畫、承攬工程、職務升遷等方面謀取利益,先後多次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3318萬餘元(人民幣,下同)。案發後,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 \n 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許宗衡受賄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鑒於許宗衡在案發後主動交代了有關部門尚不掌握的部分受賄事實,具有坦白情節,認罪態度較好,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對其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遂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n 地鐵市長 擅長作秀 \n 許宗衡出生在鐵路工人家庭,2005年6月2日當選為深圳市市長。2009年6月,許宗衡這名「低調的黑馬」「高調地落馬」。人們分析,他的落馬,或與房地產商「粘」得太緊有關。消息人士指出,有「地鐵市長」之稱的許宗衡,幾乎染指深圳所有的大型工程,歷年貪汙的金額高達20多億元。 \n 一名與許宗衡共過事的官員這樣評價他:太擅長作秀,說一套,做一套。一些帶有許氏風格的演講詞,在許宗衡落馬後成為笑談。深圳市民驚訝之餘,將其稱為官場「雙面人」。 \n 網友爆料 學歷造假 \n 有關許宗衡的學歷,網友爆料,多數是造假的。其大學與研究所文憑,均因職務的需要,以組織名義「保送」學習獲得,而非憑實力考上。許宗衡案發後,人們更關注的是他最後一個學歷:美國國際東西方大學工商管理碩士研究生班,其學歷被網友稱為「比水母含的水分還多」,是個野雞大學。 \n 對於許宗衡案被判死緩,大陸網友甚為不平,大加撻伐。人民網「強國論壇」裡砲聲隆隆,有人說「貪了一大筆,退了一小半,家人繼續榮華富貴,自己在監獄裏蹲個一兩年,搞個保外就醫什麼的,就出來了。」 「又是死緩,腐敗成本如此之低,難怪愈演愈烈。」 \n 網友也質疑,「從20多億變成3318萬元!怎麼越審越少?」「老百姓搶個幾萬元都被判死刑,貪汙幾千萬幾億,卻可以苟活於世。」「為什麼不判死刑,立即執行?」是否「官官相護,自留後路。」

  • 前深圳市長許宗衡 受賄判死緩

     大陸高官涉嫌貪污醜聞再添一樁。據報導,廣東省深圳市前市長許宗衡,被控受賄3,318萬元人民幣(下同,約1.46億元新台幣),昨(9)日被法院一審判處「死緩」(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並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n 據新華社報導,河南省鄭州法院判定,許宗衡在2001~2009年間,利用擔任深圳市委常委、組織部長、市委副書記、深圳市人民政府常務副市長、市長等職務的便利,為9個單位或個人在變更土地規畫、承接工程和職務升遷等方面謀取利益,受賄金額高達3,318萬元。 \n 鄭州法院認為,許宗衡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 \n 但該判決書稱,雖然許宗衡受賄數額巨大,情節嚴重,但他在案發後主動交代犯罪事實,且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因此,對其判處「死緩」(即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同時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所有私人財產。 \n 諷刺的是,據香港媒體指出,許宗衡向來以言論大膽著稱,曾對媒體表示要做「一個清廉的市長,不留敗筆,不留遺憾與罵名」。在擔任深圳市長期間,還力推「強力政府」,要求官員接受審計評議,不合格者就下台。 \n 且據中國經營報透露,許宗衡在擔任深圳市場期間,曾以大刀闊斧的地鐵建設、敢為天下先的小產權房確權頒證等「優良政績」,一度頗富盛名。 \n 報導指出,許宗衡出生於鐵路家庭,在任職深圳市長後,同樣對鐵路情有獨鍾。為了迎接2010年在深圳舉行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他一口氣就在深圳動工5條地鐵線路,有「地鐵市長」之稱。 \n 不過,2009年6月,許宗衡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中共中央紀委調查。同年8月,許宗衡被開除中共黨籍和公職,中共中央紀委對許宗衡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調查,同時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 前深圳市長涉貪20億 恐判死刑

     轟動一時的前深圳市長許宗衡貪瀆案,廣西南寧市法院已審理終結,近日將宣判;由於他貪汙超過20億(人民幣,下同),又涉嫌買官,外界認為被判處死刑可能性極大;若真是如此,許宗衡將是繼廣東省前政協主席陳紹基後,另一位被判處極刑的廣東省地方要員。 \n 《南方都市報》、《信報》報導,許宗衡去年6月5日從家中被帶走,接受紀檢部門調查;因牽涉甚廣、政商界人物都被捲入,案情複雜,今年8月18日許宗衡才被開除黨籍及公職,並移送司法機關偵辦。 \n 新華網8月公布的案情顯示,自1990年起,深圳特區主要領導人的人事安排,都由中央部委或中央指定外省高官調任;但熟悉官場運作的許宗衡,卻以金錢與其它方式,買通相關人員,12年間從深圳市委組織部處長,高升至副部級的深圳市長,完全打破官場傳統。 \n 此外,許宗衡也擅於利用深圳的大型工程貪汙,如其任內推動興建的5條地鐵,不僅讓他獲得「地鐵市長」之名,獲得大筆金錢,他則用來買官,更貼近權力核心。因他收賄金額達20多億元,比陳紹基的3000多萬元高,後者在7月被判死刑,許宗衡恐怕也逃不過。 \n 許案爆發後,雖涉及多位高官,但因大陸政府不希望案情蔓延,僅有福田區委書記李平、龍崗區常委、常務副區長鍾新明等地方官員下台。

  • 許勤任深圳市長 促經濟轉型

     深圳市5屆人大一次會議前天閉幕,會中選出新任市長許勤,接任去年因貪腐下台的前市長許宗衡。許勤上任後便發下豪語,到2015年,深圳的GDP將達1.5兆元(人民幣,下同),並表示要大力發展第3產業和網路、新能源等新興產業,促進經濟轉型。 \n 去年底,前深圳市長許宗衡涉嫌嚴重違紀下台,接受當局調查。在甫閉幕的5屆人大一次人大會議上,原本擔任副市長的許勤被選為新任市長,擔起深圳經濟轉型的重任。 \n 第3產業潛力深厚 \n 會中提出,2015年深圳GDP將達1.5兆,近新加坡的經濟總量。不過,去年深圳的GDP才8201億元,成長率為10.7%,離1.5兆目標仍有段距離。 \n 許勤坦言,深圳要保持高成長,挑戰確實很大,不過他樂觀認為,未來6年,只要第2、第3產業成長8%和13%,兩者產值就能增加1.5兆,上述目標並非無稽之談。他還透露,深圳今年第3產業的增速有望達15%以上。 \n 據統計,今年第1季深圳第3產業的比例提升至54.6%(去年53.2%),固定資產投資成長16.5%,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為1709億;其中第3產業占77%,增速為22%。顯示深圳第3產業未來潛力深厚。 \n 除了發展服務業促轉型外,許勤還說,2015年深圳在網路、新能源、生物3大新興產業有望達6500億產業規模。 \n 此外,許勤透露,今年深圳財政預算支出中,有8成用在民生事業;重大工程投資,亦有72%用於民生。且今年深圳將推出「10大民生工程」,包括保障性住房、人才集聚、平安深圳、交通優化、數位電視普及、大氣環保等。 \n 汪洋直接點名許勤 \n 至於交通方面,許勤表示,深圳將投入30億元打通97條斷頭路。深圳也正在建立無線交通系統,用無線通訊即時傳輸交通訊息,減少交通壅堵。 \n 除許勤高票當選深圳市長外,呂銳鋒、陳應春、唐傑、袁寶成、張文、吳以環當選副市長,深圳市委書記仍為王榮。 \n 許勤1961年出生,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工商管理博士。從政後長期負責高技術產業發展政策和規畫,先後任職於大陸國家計委、國家發改委等部門。 \n 許勤能脫穎而出,外界認為和廣東省委書記汪洋關係密切。汪洋1999年任大陸計委副主任時,許勤就是其下屬。汪洋主政廣東後,許勤是少數外調到廣東的官員之一。 \n 根據了解內情的人士透露,許勤擔任大陸國家發改委高新技術產業司長時,汪洋直接點名,將他請到深圳擔任常務副市長。王榮出任深圳市委書記之後,許勤也順勢正式成為深圳市長。 \n 另消息指出,前中山市市長李啟紅因內線交易案下台後,廣東省準備提名廣州蘿崗區委書記薛曉峰為市長候選人。按大陸慣例,薛曉峰轉任中山市長已成定局。

  • 黃光裕權力迷宮 行賄圖揭祕

     前日,前中國首富、國美集團前董事局主席黃光裕的世紀大審,吸引了所有媒體的目光,經歷漫長的調查,依據黃光裕本人供述及相關證詞,終於將黃光裕3宗罪背後的的政商勾結圖譜勾勒出來。 \n 查案的反被收編 \n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指出,2009年11月底,黃光裕便首次供認了對相懷珠、靳紅利、孫海渟等5位公務員的行賄細節。5人中,公安系統是相懷珠一人,其餘4人都來自稅務系統。 \n 順著黃的自述,此案中的官商利益輸送的圖像才首次清晰還原。最先涉案的是時任公安部經偵局副局長兼任證券犯罪偵查局北京分局局長相懷珠。當時相懷珠正在查鵬房公司(黃光裕的地產公司)的經濟犯罪案,但在偵查過程中,相懷珠反而被黃光裕「收買」,之後便負責在公安系統中負責「掩飾」黃光裕的犯行。 \n 2007年8、9月分,黃光裕利用前中關村科技發展公司董事長許鐘民做中間人,向相懷珠表示,其上市公司中關村要進行重組,股價肯定要漲,可以借給其100萬(人民幣,下同)購買股票。一個多星期後,許鐘民便將裝有100萬現金的箱子交給相懷珠本人。相將這些現金交給老婆李善娟。而後李又加入家中部分現金,一併購買了中關村股票。 \n 根據相關股票的交易記錄顯示,在2007年9月21日至9月25日期間,李善娟共買入中關村股票122464股,成交金額181萬元。 \n 而股票買入的時機,正是黃光裕決定對中關村上市公司進行大額投資的時機。這樣的指導,直接帶來許鐘民日後經法庭質證的一項重罪──參與內幕交易並洩露內幕消息。 \n 也就是在這階段,由相懷珠負責的有關鵬潤項目的調查風向開始轉彎。多名辦案民警證實,相懷珠的辦案態度前後有很大改變,從辦案初期要求嚴查,到後期變成盡快撤案。 \n 而相懷珠本人在證詞中亦承認,在辦案方式和催促案件進度等方面有給予黃光裕、許鐘民關照。 \n 國美逃稅 銀行卡攻勢 \n 同樣在2006至2008年間,大陸國稅總局對國美進行稅務檢查,黃光裕隨即展開自己的特殊攻勢。經與許鐘民預謀,並通過北京市公安局經偵處四大隊副隊長靳紅利的「牽線」,他們多次與國稅總局稽查局稽查三處處長孫海渟、北京國稅稽查局工作人員梁叢林、凌偉3人分別在飯桌上「親密接觸」,懇請3人關照國美公司。 \n 據孫海渟供述,他曾多次參加黃光裕的飯局,並多次收面額10萬元的銀行卡。 黃光裕也用同樣手法,收編其他國稅人員。孫海渟證詞稱,「推讓不過只能收下」,畢竟「拿人手軟,吃人嘴軟」,之後他們只得一直幫黃光裕掩護下去。 \n 經過上述交易後,黃光裕及其下屬公司在相關稅務核查環節中獲益頗多。目前,上述5人都已經在另案偵查處理了,但這些顯然不是這位首富關係網的全部。 \n 在黃光裕的供述中,還曾經提及了前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黃光裕自稱對鄭少東的行賄也同樣通過其「手腳」許鐘民完成,但截至黃公訴時,尚無其他證據印證這一點。 \n 除此之外,前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前浙江省紀委書記王華元和前深圳市市長許宗衡等曾據傳與黃光裕案相關的落馬官員,均不在判決書之列。 \n 但在這個金錢遊戲中,最大的懸念在於,這些黃光裕親口供出的關係網到底是不是事實的全部?這個謎底,恐怕也只有黃光裕本人知道。 \n (相關評論見C13)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