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詠歎的搜尋結果,共07

  • 伯爵婚戒 讓玫瑰詠歎愛情

    伯爵婚戒 讓玫瑰詠歎愛情

     一句「我們結婚吧!」可能是愛情裡最動聽的情話,無名指上那抹閃耀是幸福的最佳註解。以設計華美珠寶聞名的伯爵Piaget,首度發表婚戒系列,推出5大系列設計,伯爵的玫瑰一向是品牌設計靈感中,最浪漫的想像花園,婚戒也少不了玫瑰美麗的身影,也代表新娘套上戒環時,甜美一刻化成永恆的瞬間。 \n 包括像層層玫瑰花蕾包圍單鑽的Limelight Secret Garden系列、有女性化曲線烘托單鑽的Piaget Passion系列、甜美綻放的花瓣中央有著閃耀鑽石的Piaget Rose系列、成列鑽石護衛著中央主鑽的Piaget Elegance系列、以及最具伯爵代表性的Possession系列,不論是訂婚戒環或婚戒,伯爵都以唯美風格、經典永存的設計來詠歎愛情。

  • 詠歎春天 詩人駐松園別館

    詠歎春天 詩人駐松園別館

     「春天短暫,生命裡有什麼東西不朽?」每年秋天舉辦太平洋詩歌節的松園別館,選擇在春天舉辦「月有詩歌/文學」詩人駐館活動。詩人陳黎分享「春天啊不要老去:短篇詩歌快讀。」以略帶詼諧的話語介紹接觸日本短歌,形式短卻情感濃烈的鮮明印象,令在場民眾耳目一新。 \n 自嘲為搞笑詩人的陳黎,為該系列活動首場分享者。在花蓮土生土長的他,昨日先是導讀日本知名女詩人的短歌作品,包括平安時代的小野小町、和泉武郎,以及現代女詩人與謝野晶子等,從中窺探日本的文化美學。 \n 他也分享自己所發表的「閃電集」短詩、及取材自莎士比亞14行詩的14字詩。其詼諧幽默的口吻,有別於一般作家講述時的沉重樣,讓在場參與一起讀詩的民眾笑聲不斷。 \n 整場74首詩歌分享中,陳黎尤其對與謝野晶子相當推崇,他說晶子在22歲的青春年華即寫下「春天啊不要老去/紫藤花開放/在夜之舞殿/成列的少女/啊不要瞬間老去」短歌。其文字中細膩敏銳的洞察,令他相當懾服,所以藉此向她致敬。 \n 參與的東華大學吳同學表示,她從短歌中,感受到當時日本女性心理的矛盾與壓抑。一方面想對當下社會做出抵抗,卻又覺得有罪,只能透過文字中對比方式蘊藏其意涵,讓她覺得有淡淡哀傷。 \n 松園別館表示,「月有詩歌/文學」活動將為期半年,3月將邀西班牙詩人駐館,歡迎民眾參加。

  • 人間詩選-詠歎調

     為了讓弟弟存活你情願犧牲自己當滔滔洪水將你捲走我們的心也隨你一同去了 \n 水深十三潯下的你啊 \n 其實一點也不孤寂 \n 全世界的心都飛向你 \n 四海之內都是你的兄弟 \n 十三歲啊,論英華早發 \n 你比不上莫札特或舒伯特 \n 但你給我們的感動 \n 卻比他們加起來還多 \n 你雖吹不響魔笛 \n 譜不出魔王和鱒魚 \n 但你讓我們見識到── \n 人,真是神照自己形象所造 \n 人裡面,到底有不死的天良 \n 聖經說:兄弟本為患難而生 \n 亦惟患難能驗出真假兄弟 \n 你,通過了洪水的考驗 \n 當即得到了永生的洗禮 \n 「彼無毫毛損 \n 海濤變化之 \n 從此更神奇!」 \n 這是莎翁魔仗指揮下 \n 令暴風雨唱出來的詠歎調 \n 我們謹以這首仙靈之歌 \n 向你獻上最高的敬禮! \n 註: \n (一)日前澳洲昆士蘭大洪水中,為救弟而捨命的小男孩,名為喬登萊斯,將永遠活在吾人心中,誠不朽之人倫楷模。 \n (二)「魔笛」係莫札特歌劇,「魔王」、「鱒魚」係舒伯特藝術歌曲,「暴風雨」則莎翁詩劇。

  • 巴比松畫派筆下動物 細膩生動

     對農民來說,動物不光是工作的重要夥伴,也是摯愛的親人與朋友。在「詠歎田園自然─米勒與巴比松學派特展」的「放牧」展區中,巴比松派的畫家們以油畫、版畫展現他們觀察到的動物模樣。 \n 長期居住並觀察法國巴比松村與鄰近楓丹白露森林,巴比松派的畫家喜愛以動物為描繪主題。賈克、薩紐喜愛羊群,特華庸喜歡牛隻,還有博德默爾的野鹿,他們畫筆下的動物或者凝視遠方,或者休憩、賣力工作,每幅作品都可以感受到畫家對於動物的深刻觀察。有趣的是,由於賈克描畫羊群的細膩生動,甚至還因此獲得「羊群之拉斐爾」的稱號。 \n 這次特展中出現幾件較為少見的油畫,像是博德默爾的《楓丹白露鹿群》就是其中代表。他以野鹿的生態為主題。畫作背景是楓丹白露的樹林景觀,迷濛而深遠。前景的兩隻年輕公鹿則望著遠方由成年公鹿帶領的鹿群家族,隱隱透露年輕野鹿對成年鹿隻的嚮往和尊敬。畫中,博德默爾藉由柔和的色彩與溫潤的光線,展現大自然與動物那份諧和又自得的生態。 \n 這次展出還有幅多比尼的畫作《牧者與羊群》,多比尼描繪出農村放牧的平靜和煦樣貌,在明亮的光線、陽光的照射之下,農人、動物們都沉浸在一片祥和之中,表露出沉著永恆的理想特質。這幅畫後來曾由維拉撒特以金屬蝕刻的方式製成版畫。值得一提的是,維拉撒特在金屬蝕刻上的成就備受肯定,曾是法國《藝術家雜誌》(L’artiste)的銅版藝術家,擅長描繪森林風景畫和動物畫。 \n 至於杜培的《農婦餵牛》,表現的是動物與人類的親密。農婦挽起袖子在水桶中的水倒給牛飲用,杜培以他精細的筆法與觀察力,描繪出屋舍的細節、樹木的肌理和枝葉的細部,農婦與牛的神情和體態也都細膩精緻,表現了農村裡頭動物和人類的緊密互動。 \n 另一幅特華庸的《牛群》,地面與天空均分畫面,天空中的雲朵充滿戲劇性的層次感,暗示著氣候變化的急遽無常,中景描繪起伏高低的丘陵草原景觀,襯出前景牛隻與牧者的密切互動:牧者在前方引領牛群,農婦則在隊伍的最後壓陣,畫中牛群安定的神情與姿態,刻劃出人類與動物與深刻的依存關係。 \n 「詠歎田園自然-米勒與巴比松學派特展」自即日起至五月一日在台北中正紀念堂一展廳展出。

  • 《森林深處》深情畫鹿 《樹墩》張力足

     十八世紀之前的歐洲,畫家描繪風景往往只是為了修飾或陪襯戲劇性的主題,直到十九世紀巴比松畫派的出現,畫家們以單純以大自然的樣貌作為創作主題,風景畫派才有了獨立地位。但同樣是森林與田園風景,每位畫家觀察到的又各異其趣,裡頭的奧妙,在「詠歎田園自然 米勒與巴比松學派特展」充分展現。 \n 在「詠歎田園自然」特展中,共有四大展區,以「農民」、「放牧」、「森林與田園」、「神話與異國風景」作為區分。其中「森林與田園」展區,納歸了巴比松畫派最具代表性的田園自然風景畫作,展出多比尼、博德默爾、迪亞茲、杜培等代表畫家的作品。 \n 長期在楓丹白露森林進行實地觀察的博德默爾,是巴比松畫派中首位以楓丹白露森林的動物生態作為創作主題的藝術家。 \n 他特別喜歡以鹿群、森林及狩獵為主題,以含蓄、溫馨且蘊藏情感的筆觸,表現動物與大自然合而為一、互依互存的關係。像這次展出的《森林深處》,描繪森林中獵人打獵的場景。畫中的獵人及獵犬發現了森林中的野鹿群,小心翼翼地掩蔽在樹叢後面並慢慢接近獵物。陰影的堆疊,蓊鬱林木的錯落,還有小鹿帶著警戒惶然的身驅動作,展現出謹慎小心又緊張的巧妙氛圍。 \n 另一位擅長在畫中呈現詩意,擅長表現季節風景的多比尼,早期的版畫作品深受荷蘭畫家的影響。像《烏鴉冬景》中,他描繪出自然景觀和各種姿態的烏鴉。多比尼以短促的筆觸,準確描繪出冬天稀薄乾冷的空氣和瀰漫擴散的光線。一排排乾枯憔悴的梣樹介於灰白天空和深色土壤之間,呈現出鬱鬱寡歡又孤寂的情懷。 \n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對水波的研究是開啟印象派色彩分割的先驅。這在多比尼《歐普特佛茲水門》中可一窺究竟。畫中,水面的光線折射和深淺陰影一目瞭然,細膩的筆觸精準表現出陰影紋路的細節,而傳統水平均分的構圖則使得畫面穩重平衡。 \n 和其他巴比松畫家恬靜淡然的田園與森林畫作品相比,杜培的風景畫展現的則是戲劇化的主題和故事張力,深刻展現自然的強烈律動。以《樹墩》為例,這幅畫作描繪出樵夫辛苦伐木後的休息時刻,四周高聳的樹林包圍著疲憊的樵夫和滿地踞開的樹幹,濃密的樹林使觀者感受到自然界強烈生命力。 \n 「詠歎田園自然 米勒與巴比松學派特展」自即日起至五月一日在台北中正紀念堂一展廳展出。

  • 巴比松畫派 詠歎田園生活

     想體驗農夫生活、領略農村生活的純樸自然,未必得舟車勞頓走一遭,這陣子只需走進中正紀念堂的「詠歎田園自然-米勒與巴比松學派特展」,巴比松學派的米勒、賈克、雷荷密特等代表畫家,就會以他們栩栩如生的筆觸紀錄帶著你感受一切。 \n 自一八三○年起開始發展的巴比松畫派,是法國第一群以田園農村、勞動農民做為畫作主題的藝術家。在當時,為了迎合市場需求,多數畫家致力於肖像畫與神話題材,但有一群住居在巴比松村附近的畫家們反其道而行,他們在農民謙卑敬天的態度中找到人性的真摯與生活的真實,作品描繪農家辛勤儉樸的田園勞動生活,試圖傳遞他們感受到的農村溫暖。這次的「詠歎田園自然特展」中,就有一個大展區以「農民」為主題,展出米勒、賈克、雷荷密特的版畫作品。 \n 米勒擅於刻畫分攤家計而辛苦勞動的農村婦女樣貌。以《梳理羊毛的農家女》為例,米勒以粗短有力的雕刻線條,表現出農婦的堅忍精神和對家庭默默付出的努力。《倒水至桶中的女人》則是米勒以玻璃版畫製成的作品,相較於木版或石版,這樣的製作方式使得墨色對比明暗較不強烈,因此畫面呈現柔和溫潤。這使得畫中的婦女雖然是在做粗重工作,輕描淡寫的風格使得吃重的農務有種不真實的浪漫。 \n 和米勒歌頌、美化農家人物的風格相比,賈克的作品著重農人日常生活的真實時刻,如早晨出門工作、傍晚收工回家或是家人用膳時刻。在《膳食》裡,他描繪平凡樸實的農家四口在自家農舍用餐的情景。畫中農婦懷抱哺育著剛出生的嬰孩,畫面左側則是男主人,手捧著糧食走向嗷嗷待哺的稚子,背景的陳設顯現出農家清貧簡陋,益發突顯了父母養育子女至深至真的親情。 \n 另一位深受米勒影響的畫家雷荷密特,展出的《哺育》中,以速寫般的筆法,記錄下趁空在農場中寬衣哺育嬰孩的婦女。背景以簡單的筆觸帶過,意圖讓觀賞者將注意力集中於畫面中央的母子,同時也傳達出農家在緊鑼密鼓工作的同時,還必須照料孩童的辛苦。畫中的婦女慈愛又專注地看著嬰兒,一點也不受繁雜的農務分心干擾,母愛情感表露無遺。 \n 「詠歎田園自然-米勒與巴比松學派特展」自即日起至五月一日在台北中正紀念堂一展廳展出。

  • 米勒詠歎自然 巴比松畫派展

     厭倦鋼筋水泥叢林的繁雜、嚮往鄉野自然的芬芳嗎?不妨走一趟國立中正紀念堂「詠歎田園自然─米勒與巴比松學派特展」,讓畫中那純樸恬靜的田園氛圍滌去身心塵埃! \n 由環球策展、中正紀念堂主辦的「詠歎田園自然」特展即日起開展,一八○件巴比松學派的油畫與版畫作品,包括米勒、柯洛、賈克、多比尼、迪亞茲、杜培等代表畫家作品。難得的是,這是國內第一次大規模展出巴比松學派版畫,透過石版、銅版、玻璃版畫等,領略畫家在油畫之外的細膩之作。 \n 興起於一八三○年,在法國巴比松村、楓丹白露森林一帶的巴比松畫派,由一群同住附近,以當地田園生活與自然美景等為創作主題的畫家所引領,包括外界熟知的米勒、柯洛等人,他們以油畫、版畫忠實呈現對自然的關懷情感與浪漫詩意。 \n 米勒的油畫雖為人所知,然而,大約從一八五五年末開始,為了負擔沉重的家計他開始製作版畫,內容大多複製或臨摹已完成的畫作,同樣呈現農夫或農婦的日常工作,如《收割蕎麥》、《梳理羊毛的農家女》等。 \n 《牧者與羊群》則是另一位巴比松派畫家薩紐的作品。畫中描繪牧羊人帶領羊兒自森林深處返回農莊的場景,不論是羊隻間的細微差異,或是一旁栩栩如生的牧羊犬、蓊鬱的森林,農村那股祥和的氣氛躍然其間。 \n 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所教授王哲雄指出,巴比松畫派的重要性,是讓過去不被正視、總是只能擔任肖像人物背景的風景,獨立成為單一畫派,因此不論是山水風景、牛羊雞狗或田園農婦,都可以是畫作的主題,自此也一改畫壇上總以人物、歷史風景為重的樣貌,繼而影響後來印象主義的形成。 \n 「詠歎田園自然」即日起至五月一日於中正紀念堂展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