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詩巫的搜尋結果,共06

  • 傻女同情男網友求職無路 好心收留竟莫名欠下債務

    最近馬來西亞有一名26歲女子周麗樺在微信聊天群組內認識一名男子阿壽,對方因為想在吉隆坡找工作卻無處可去,她同情他的遭遇,便在8月26日收留阿壽到家中暫住;豈料,過不久周女發現莫名欠下多筆債務,後來才知道阿壽偷拍她的證件去借款,讓她超崩潰。 \n \n據馬來西亞《中國報》報導,來自馬來西亞的華裔女子周麗樺是一名酒吧駐唱歌手,日前在微信上認識一名綽號微阿壽的詩巫華裔男子,兩人聊天時對方不斷自稱處境很慘,身上沒錢但又想留在吉隆坡找工作,可憐的狀況讓周麗樺決定幫助他,暫時收留他住在自己和室友合租的房子。 \n \n但阿壽住進她的租屋處沒多久,雖然和她們表示他要去開計程車,但沒有車的他整日在她家中白吃白喝,待了一段時間後她們終於忍受不了,直接替阿壽買了一張9月9日的機票,要直接送他回鄉。 \n \n不過,阿壽離開吉隆坡沒多久,周麗樺突然頻頻收到高利貸傳來的訊息,內容都是要她還錢的字句,她不解自己為何會欠下債務;後來才得知罪魁禍首是阿壽,當時她收留他時,阿壽趁她不注意偷拍她的證件,拿去找高利貸借錢,才會害她莫名成了擔保人,欠下多筆債務。 \n \n因為周麗樺不清楚阿壽到底去向幾間高利貸公司借錢,趕緊找到馬華工服務部求助,並召開記者會澄清,聲稱她跟阿壽不是男女朋友,拜託高利貸不要再來打擾她。馬華工服務部對於周女的遭遇表示,這並非個案,今年截至目前已發生6起相關報案,因此提醒民眾不要隨意相信剛認識的人。

  • 民眾強佔警局車位!馬來西亞警方下令鎖車

    在路邊找不到停車位該怎麼辦呢?在馬來西亞城市詩巫(sibu),就有不少民眾選擇停入警局停車場。中央警局就對此極度不滿,直接將全部霸佔車位的汽車鎖死,以儆效尤。 \n5月底正值馬來西亞的豐收節,不少民眾會四處拜訪或回鄉過節,街頭車位少,民眾或許覺得將汽車停進警局是最安全的做法。該警局主任昨(31)日看到有多達10個車位被霸佔,即刻命令將汽車車輪鎖住,並在擋風玻璃上貼紙稱要取車便聯絡警局主任。 \n據了解,詩巫警區主任就早已在警局入口張貼告示,稱只容許進警局報案的人士在內泊車,但是民眾卻沒有加以理會。

  • 巫啟賢不玩冰桶改驗毒 點名吸毒女星同門

    近來演藝圈最夯兩件事,莫過於關注漸凍人的冰桶挑戰與「房東」吸毒案,日前巫啟賢在香港出席音樂會活動,也被問到同屬英皇娛樂的女星洛詩涉毒一事,他笑說來不及認識,同時也直言乾脆把冰桶挑戰改成驗毒,說完更點名身旁的泳兒。 \n \n近日週刊再爆「房東」吸毒案2名在場女星,分別是洛詩與Yijo,身為同門師姐的泳兒坦言曾在北京宣傳時遇過洛詩,但兩人私下沒聯絡;巫啟賢則是笑稱:「近日有個現象,冰桶挑戰,我建議全部藝人去驗血,我點名泳兒。」 \n \n接著他不忘說明遊戲規則,「每人點名3個人驗血,沒驗出就代表冤枉,有事就自己負責囉。」另外有傳柯震東將於今晚12點獲釋,吸引中港台大批媒體赴拘留所等候,不過下午5點起已有公安派人清場,並拉起封鎖線並檢查記者證件,戒備森嚴。 \n

  • 馬詩巫大伯公廟翻印星洲日報親戚稱謂表供索取

    東馬沙勞越詩巫的老大公廟翻印了「星洲日報」今年春節在副刊,刊登的「華人親戚關係稱謂表」,供各界索取。 \n詩巫「永安亭大伯公廟」主席孫春富稱說,他看到報導,覺得很有意義,因此印了一萬份,除了送給獨立中學和一般學校,也將分送給大眾。 \n他說,華人重視倫理,不過,現在要找到詳細、正確的親戚稱謂資料很不容易,所以決定翻印,廣為流傳。他也希望華文學校教導、推行正確稱呼。

  • 書活動-巫永福百歲冥誕文學紀念活動

     為紀念台灣文壇前輩巫永福的百歲冥誕,南投縣政府近日舉辦系列紀念活動。由巫永福文化基金會舉辦的「巫永福三大獎」,亦於今日(5/26)舉行頒獎典禮,會中並將頒發馬總統的褒揚令,表彰前輩作家在文學創作、文化推廣、奉獻社會及熱愛鄉土的精神。 \n 巫永福是南投埔里人,日本明治大學文藝科畢。1933年在東京與文友組織「台灣藝術研究會」,並創刊文學雜誌《福爾摩沙》,帶動了台灣本島的文學風潮。1979年自費創辦「巫永福評論獎」,後分為文學、文學評論及文化評論3個獎項,獎掖諸多台灣文學及文化的創作及研究者。 \n 巫永福作品包括詩、評論、小說、短歌、俳句,並著有回憶錄《我的風霜歲月》(望春風),至90高齡仍執筆不輟,被譽為「福爾摩莎的文學桂冠」。 \n 本屆巫永福三大獎得獎名單:文學獎-王湘琦《俎豆同榮》(聯合文學);文學評論獎─宋澤萊《台灣文學三百年》(印刻);文化評論獎─王美琇《內在革命》(允晨)。 \n ▉巫永福文學特展 \n 時間:即日起至6/17止 \n 地點:南投縣文學資料館 \n (南投市中興路669號4樓) \n 展出:手稿及出版書籍 \n 地點:埔里文庫 \n (埔里鎮六合路178號4樓) \n 展出:手稿、捐贈書籍、生活用物、老照片等 \n ▉巫永福三大獎頒獎典禮 \n 時間:5/26(六)10:00 \n 地點:埔里藝文中心演藝廳 \n (埔里鎮中華路239號) \n ▉巫永福百歲冥誕文學座談會 \n 時間:5/26(六)11:00 \n 地點:埔里藝文中心演藝廳 \n 主持人:李瑞騰(台灣文學館館長) \n 論文發表:趙天儀教授、詩人王灝、詩人岩上、許俊雅教授、彭瑞金教授、邱若山教授、邱各容教授

  • 海寶發光 巫永堅走過艱辛創業路

    海寶發光 巫永堅走過艱辛創業路

    熱情的海寶正在上海世博會上熱情迎接來自各地的人們。上海世博會開幕在即,在中國,處處可見世博吉祥物「海寶」的蹤影。然而這個臉掛微笑、敞開雙臂的藍色娃娃,卻是由台灣的設計師巫永堅所設計的。 \n談起創作歷程,巫永堅笑言,自己只花了十五分鐘,在早晨的咖啡廳裡靈光乍現畫下「海寶」的設計原型,最後更在激烈的競爭中勝出。 \n跌了一跤 重新站起 \n藍色的海寶成為巫永堅打入中國市場的最佳代表作,回想起來,在大陸打拼市場的過程並不容易。1992年,巫永堅參與第一屆「平面設計在中國展」,獲獎後不少當地設計公司有意合作,但礙於市場不成熟、自己也尚未準備好,因此直到2002年巫永堅才決定前進中國。 \n在前進中國市場的道路上,巫永堅卻不小心跌了一跤。2004年,他離開工作,自行成立公司,當時中國政府對廣告設計的開放度不如現在,要成立一間公司困難重重,成立設計傳播公司依規定需有中資參股,或採中外合資模式,為此巫永堅找了員工做為公司註冊的法人代表。此舉看似不失為權宜之計,卻為往後的發展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 \n經過兩年,巫永堅從一無所有到擁有員工30人,公司逐步走向軌道,規模穩健成長。一切看似穩定的發展中,卻在巫永堅返台之際發生劇變。員工透過律師向他表示,未來公司不再聘請他工作。他無奈表示,「當時我心想,這不是我一手創立的公司嗎?怎麼會被自己的員工解聘呢?」 \n錯愕之餘,巫永堅只好緊急透過律師向工商局、台辦單位申訴,但當初自己和員工並未簽署任何協議,於法站不住腳,這位員工可以主張任何權益。等到巫永堅回到中國,公司已經被搬空,這位員工也帶著所有物品搬離現址。 \n海寶成功 不虛行 \n面對挫折,巫永堅用時間、金錢學了一堂課,歷時7個月,他捲土重來,在2007年4月合法取得法人執照,並在該年5月投入世博吉祥物的競圖比賽。談起設計理念,巫永堅說明,上海就大海一樣,海納百川所以成其大海,「大」字是最能掌握中國文明與上海精神,大字成為海寶設計理念的濫觴。「當時我以書法字體,寫了空心字,上面有個頭,旁邊兩個雙手,好像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所以又加上了表情,圖像一躍而現」,他說。 \n如同所有的台灣人一樣,遠赴異鄉,生活工作都有不少挑戰要克服,巫永堅坦言,當時來到中國,心中一樣有懼怕,當時曾寫下一首詩,深刻描繪自己當時心境:「欲辭親愛滬江行,強掩鄉思展歡欣。支身獨鬥無懼苦,唯期此趟不虛行。」 \n如今,面對海寶的成功,巫永堅已經開始啟動下一步規畫,他說,海寶的成功僅關乎個人成就,未來希望能夠致力於散播設計種子。他表示,未來要以「2010」這個數字為概念,邀請台灣10歲至20歲年輕人共同參與世博會,藉由參與活動激發他們對於創意設計的興趣,不論他們回到台灣學習或是就業都有正向發展。 \n重短期效益 走入誤區 \n近年來,兩岸皆致力於文創產業,不同於加工製造業,文創產業的無形價值難以估算。巫永堅認為,文化創意產業包含文化、創意與產業三個層次,而此三者是完全不同卻相互扣連的範疇。 \n文化是人類生活的積累過程,這是文化最原初的精髓,隨著時代潮流的變化,設計者找出意義附加創意在文化之上,並賦予新時代的意義。最後,文化創意走向「產業」的關鍵在於商業機制,這是文化、創意與產業相互連結發揮最大效益的歷程。 \n近來,中國各大城市紛紛致力文創產業的發展,2004年上海也成立文創中心。巫永堅觀察,當年上海成立文創中心時,就含納了文創產業的基本精神,但在執行上仍不脫短期收益的做法。 \n他說明,部分文化創意園區的前身是過去的國有企業,多由舊有國營工廠改建翻修,員工脫離國營工人身分轉而成為園區員工。但是,這套新園區舊班底模式,導致園區除了發展文化創意之外,也必須承擔員工就業問題,文創園區最核心的創意或知識產權,反倒沒有獲得著墨。 \n如此一來,文化園區成了「包租公」、「包租婆」,僅僅提供空間吸引公司進駐,雖然群聚效應出現,但文化園區卻喪失整合平台的角色。上海M50創意園區就是典型案例。 \n巫永堅指出,過去M50創意園區的租金,一平方米每天只要三、四毛人民幣,幾年後租金水漲船高,漲幅足足達十倍之多,現在一平方米就要四、五元。租金漲價的後果,導致多數藝術家無法負荷,退出園區。巫永堅解釋,藝術創作的回收期較長,從創意醞釀到回收過程較長,最後在園區能存活的,往往是商業操作較強的設計公司與畫廊。這樣的結果對文創產業的長期發展是不利的,因為藝術創作者的存在,是體現一個城市文化底蘊的重要標的。 \n身為設計者,巫永堅認為,設計核心價值在於不可重複的原創性,他指出,由於作品不可重複,不斷勞動就成為必然情況。巫永堅認為,產官學的相互串聯才能發揮文創產業的最大效益。學校是設計人才的養成地,文創園區可以扮演人才與市場的串聯平台,把設計作品引進到市場上。政府要扮演資源整合者,並維護知識產權,讓設計者發揮創意時沒有後顧之憂。這才是發展文化產業的上中下游的理想產業鍊。 \n跨界運用 發揮長才 \n面對愈來愈多的人想投入文創產業,巫永堅鼓勵,台灣有很好的設計人才,加上進步的科技降低門檻,許多人積極投入創意設計,但方向要均衡不能偏頗。美術設計科系或是廣告科系畢業的人才,毋須執著非得投入廣告、設計公司不可,如此會限縮發展空間,門就變得很窄。有不少工廠、營銷公司,都需要設計包裝人才,如果設計人才能發掘這樣的機會,也不失為另一種發展專業的空間,也能突破既有的框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