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詩歌的搜尋結果,共195

  • 台北詩歌節 德詩人來台獻唱

    台北詩歌節 德詩人來台獻唱

     台北市文化局舉辦的「台北詩歌節」將於21日開跑,今年以「牆與啄木鳥」為主題,反映詩人對文學的執著,今年特別邀請到日本新崛起的詩人小佐野彈和德國對抗圍牆的代表藝術家沃夫.比爾曼等各國著名詩人,帶來不同文化的詩,活動至10月6日,共策畫14場不同性質的活動,讓民眾可以一同為文學激盪。

  • 台北詩歌節周六開跑 德國詩人將沃夫.比爾曼來台獻唱

    台北詩歌節周六開跑 德國詩人將沃夫.比爾曼來台獻唱

    台北市文化局舉辦的「台北詩歌節」將於9月21日開跑,今年以「牆與啄木鳥」為主題,反映詩人對文學的執著,也特別邀請到日本新崛起的詩人小佐野彈和德國對抗圍牆的代表藝術家沃夫.比爾曼以及各國著名詩人,帶來不同文化的詩與台灣詩人和民眾交流,共策畫14場不同性質的活動,讓民眾可以一同為文學激盪。

  • 新年號令和 出自日本《萬葉集》

     日本新皇將在今年5月1日即位,年號為出自日本詩歌集《萬葉集》的「令和」,可以看成是日本思考年號的折衷想法,以傳統而言,此前日本新皇的年號一直出自中國古代典籍;但日本部分人士呼籲,新年號應從日本文化中得到靈感。所以,出自《萬葉集》的新年號,可以說是採取中日雙方古典的「雙重出處」的折衷做法。

  • 日本新年號出自日《萬葉集》 環球網:仍與中國有關聯

    日本新年號出自日《萬葉集》 環球網:仍與中國有關聯

    日本今日公布新年號為「令和」,此為出自日本詩歌集《萬葉集》,成為日本歷史上首個源於日本古籍的年號。環球網稍早報導指出,《萬葉集》與中國古典文化之間卻有著不可分割的關聯。

  • 雲南深山任教 用詩歌照亮偏鄉童

    雲南深山任教 用詩歌照亮偏鄉童

     曾在雲南深山偏鄉擔任2年義務支援教師的大學畢業生康瑜,因教書過程中發現小朋友學詩歌後,從鬱鬱寡歡的留守兒童,變成積極努力的學生,所以放棄出國留學夢,花1年成立「是光」公益組織,把四季詩歌課程普及到更多偏鄉學校,目前已有2.6萬多名鄉村兒童受惠。 \n 四季詩歌行動曾獲得首屆哈佛 SEED 社會創新挑戰賽銀獎(由大陸社會創新種子社區與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Hauser Center共同成立),而一切的起源始自2015年。 \n 被稱為「學霸」的康瑜,是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的畢業生,只花3年就修完所有課程,大四在大陸財政部所屬的單位當研究員,因為成績優異,具有保送研究所的資格,但因為朋友不斷分享在偏鄉擔任支教的生活,讓她頗有感觸,決定不念研究所,放棄財政部的工作,參加「美麗中國」公益活動,前往雲南保山市昌寧縣的漭水鎮任教。 \n 當地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教育資源不豐,也沒有家庭溫暖可以依賴。康瑜偶然發現詩歌可成為小朋友抒發感情節管道,開始積極推廣;學詩歌的小朋友有抒發心情的管道,改變觀察世界的視角,不再翹課、叛逆違規,連砸玻璃的事件也少了。 \n 2017年結束支教後,康瑜放棄出國留學,動用半數留學基金,成立「是光」,集結來自北京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武漢大學、浙江大學等多所名校師生,把四季詩歌課程帶到雲南、山東、河南、甘肅等地297所中小學,拓寬孩子們視野。康瑜也很自豪地以「會寫詩的孩子不砸玻璃」做為「是光」的口號,希望用詩歌讓山裡的孩子,看到照亮人生的光。

  • 亞洲詩歌節@台灣!重量級國際詩人來台論藝術

    亞洲詩歌節@台灣!重量級國際詩人來台論藝術

    語言不能盡解的 就讓它們綻放成詩!用詩歌書寫過去、記錄現在,探討未來!文化部齊東詩舍年度重點活動「台北風雅頌─2018亞洲詩歌節」將於9月28日至10月1日登場,除邀請來自日本、韓國、越南、泰國、印尼、香港、澳門及中國知名詩人來台交流,並於28日下午於齊東詩舍舉辦歡迎茶會,邀請向陽、顏艾琳、陸穎魚、金尚浩等逾10位詩人齊聚一堂。 \n本次活動所邀請的詩人包含日本和合亮一(Ryoichi Wago)、韓國朴賢洙(Park Hyu-soo)、越南陳黎山意(Trần Lê Sơn Ý)、泰國札卡里亞‧阿瑪塔雅(Zakariya Amataya)、印尼勞達‧丹邛‧巴努瓦(Raudal Tanjung Banua)、中國余秀華、林東林以及香港陳滅,澳門陸奧雷等,詩人們表示詩歌的穿透力可跨越語言、政治、文化制度的隔閡,並超越界線激盪出美麗的火花。 \n \n應邀來台的9位詩人,將從9月28日至10月1日在齊東詩舍與閱樂書店舉辦12場專題演講、座談及朗誦沙龍。活動首日將由台灣著名詩人向陽先生,以「□不住的□□:我的後殖民台灣書寫」專題演講為詩歌節揭開序幕。 \n \n隨後接續登場的主題包括陳滅、陸奧雷談在地記憶與現代性的抵拒;福島核災後,戮力以書寫修補、思辨災難傷痕的日本詩人和合亮一,與江文瑜教授探討災難中文學的位置和力量;陳黎山意、勞達‧丹邛‧巴努瓦聚焦國境內/外的流動與追求;余秀華、楊澤談余秀華詩展演的孤獨與寂寞等,另朴賢洙、余秀華及陳滅亦將發表專題演講,在朗誦沙龍中,則能聽見詩人們如何以聲音書寫。 \n緊接著在「2018亞洲詩歌節」之後,齊東詩舍【詩的復興】計畫將邀請國內知名詩人吳懷晨開設現代詩塾系列講座,以及去年「台灣詩人流浪計畫」得主王珊珊與陳昀晨分享其流浪、創作的心路歷程,10月20日起還有「詩影展」,歡迎喜愛藝文的朋友共襄盛舉。 \n

  • 鍾情詩聖 宇文所安:我對杜甫情有獨鍾!

    鍾情詩聖 宇文所安:我對杜甫情有獨鍾!

    唐獎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26日在座談會直說:「我就是對杜甫情有獨鍾!」但中文擁有大量文學經典,學習及研究大不易,再加上古代中文與現今白話文的文字邏輯不盡相同,現代人要讀懂唐詩,已無關乎簡繁體字的差異,華人學子學習同樣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領略杜甫詩作之美與其義。 \n \n第三屆唐獎大師論壇本周起在全台舉行,宇文所安26日在台灣師範大學舉行座談會,由中研院副院長黃進興主持,邀請到中研院新科院士鄭毓瑜、中研院中國文哲研究所所長胡曉真、台師大國文系教授徐國能與談,吸引大批師生到場聆聽,將師大講堂擠得水洩不通。 \n \n宇文所安提到作研究的態度,即在他的認知中,沒有一個作者能以單一特質來描述或定義,因此他最討厭的單字就是「傳統」,「講傳統,好似將一切都蓋棺論定」,學習與研究便失去彈性空間,因此他若讀到「詩佛」王維的詩作,便會藉機探究佛學,以領略文學研究應「從小開始」,即從文本細節著手研究。 \n \n宇文所安對中國古典詩歌情有獨鍾,其中特別推崇唐詩及「詩聖」杜甫,而杜甫作為唐代現實主義詩人,其著作以弘大的社會寫實著稱,其詩作具有強烈的時代性,對唐代社會、政治有著深刻的描述。 \n \n「每次找尋研究主題,都能獲得與杜甫詩作相互呼應的題材,我就是喜歡杜甫,原因就是這麼簡單。」宇文所安提到,翻譯工作並不容易,文學翻譯工作做得好,關鍵在於能否忠於原著,而杜甫詩作顯示對唐代社會面的寫實觀察,「他的作品是非常嚴肅的,同時穿插典雅與通俗的文學元素,一定要能確切掌握,才能傳達其作品風格。」 \n \n在座談開放問答時,現場有人問及大陸使用簡體字,是否會影響唐詩的傳承?宇文所安表示,唐代漢文與宋代漢文已不相同,即唐詩使用的文字,宋代人也難以理解,現在的人讀詩要先看白話翻譯,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語言在朝代更迭之間,已出現很大的變化。 \n \n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徐國能表示,詩歌教育作為儒家教育的核心,宇文所安以嶄新的研究視野,重新思考中國古典詩歌,並在西方世界推廣中國古典詩歌教學,甚至力推詩歌教育普及化,將杜甫近1400首尚存於世間的詩作譯為英文,其研究貢獻別具價值與意義。

  • 舌尖上的文化保存 鄭枝南編詩歌

    舌尖上的文化保存 鄭枝南編詩歌

     前新市區長鄭枝南是搶救白蓮霧計畫的重要推手,他在擔任新市鄉公所主祕期間,向時任鄉長的林慶鎮提出10年計畫,訪查區內白蓮霧老樹,拜訪持有人,一一編號列管,再鼓勵農民栽種,並透過公部門力量行銷打響知名度,15年過去,他已從第一線退下,但投注的熱情仍不減半分,興致一來,還會寫詩歌詠白蓮霧,也曾經被編入歌曲中傳唱。 \n 「透早天罩霧、烏鶖騎水牛、順序提茄芷、後宅撿蓮霧」,這句諺語描寫的是30、40年代當地栽種白蓮霧樹的盛況,幾乎家家戶戶都以蓮霧當作家樹,68歲的鄭枝南說,產季一到,不用爬上樹採摘,就會下起「蓮霧雨」,撿拾白蓮霧當零嘴,也成為他孩童時期的深刻印象。 \n 但這樣的場景在50年代後愈來愈少見,土地開發是其中重要因素,另外還有土壤酸化及病蟲害的問題,「俯拾皆蓮霧」的畫面只能留在記憶中。 \n 後來鄭枝南跟隨大師楊金龍、鄭壹雄學習布袋戲,已故的國寶級大師黃海岱就是他的師公,學成後回鄉成立掌中劇團,後來又創設「玄武傳奇」文史工作室推廣鄉土藝術及宗教民俗,著墨地方文史愈深,讓他興起保護白蓮霧念頭。 \n 新市的白蓮霧曾經與麻豆文旦齊名,卻因為時代變遷差點絕跡,實在令人遺憾,鄭枝南進入公所任職後,決定結合公部門與民間力量搶救白蓮霧,3年主祕、5年鄉長,縣市合併後接任區長,都將白蓮霧做為任內重要任務,他說,這不僅是一種水果存廢問題,而是文化價值及在地精神的保存,「與其追憶歷史,為何不創造歷史呢?」

  • 文化快遞》2018臺北詩歌節 詩的異托邦

    文化快遞》2018臺北詩歌節 詩的異托邦

    由臺北市政府文化局主辦的臺北詩歌節,讓每一年的臺北秋日詩意盎然,2018年策展人鴻鴻及楊佳嫻以「詩的異托邦」為題,活動從9月22日起至10月17日於剝皮寮歷史街區、臺北市中山堂、紀州庵文學森林、誠品松菸書店、光點台北電影館、北師實驗藝廊、思劇場、舊香居藝空間等場地舉辦。邀請臺灣及來自不同國家的詩人與藝術家,發揮詩以小搏大的能量,從不斷過去的現在,提煉出未來的種種可能。如一輛無畏的列車不斷前行,重組時間與空間,因為異托邦仰賴想像,也渴望創造。 \n \n帶詩跨越界線的駐市詩人 \n \n自2016年起駐市詩人計畫持續為臺北詩歌節帶來嶄新的養分。今年9月中旬邀請到香港青年詩人黃裕邦(Nicholas Wong)進駐臺北。其詩集《Crevasse(天裂)》於2016年獲得美國LGBTQ文學獎的男同志詩歌組別首獎,是第一個獲得該獎的亞洲詩人。 \n \n黃裕邦多以英語創作,英語是香港文化的核心成分之一,生在中文、粵語世界的他,同時豐富了英語寫作和香港文學兩者,是跨界與混血的典型。此外其寫作題材十分廣闊,除了性別議題,各種社會的不公義現象,舉凡雨傘運動、香港的移工等,也都在他的書寫之列。 \n \n國際詩人齊聚臺北 提煉出未來的種種可能 \n \n中國、香港的國際詩人來臺交流。俄羅斯詩人列夫.魯賓斯坦以介入時事及詩風前衛著稱,積極為弱勢者發聲。於仍有言論禁忌的1970年代,在卡片上寫詩,形式有如圖書館的書卡,創造了獨樹一格的「卡片詩」。來自加泰隆尼亞的詩人安娜.阿琪拉阿瑪特是詩人,也是翻譯家,曾任巴塞隆納獨立大學QUARKpoesia協會主席,推動少數語言詩作的翻譯。 \n \n紀錄片《緬甸詩人的故事書》受訪者之一的潘朵拉,詩作譯文在諸多國際文學期刊發表,也曾參與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韓東曾參與創辦民間詩刊《他們》,是中國「第三代詩歌」最重要的代表之一及「新狀態小說」的代表人物,他導演的第一部電影《在碼頭》由賈樟柯監製,在釜山影展大放異彩。來自香港的羅貴祥為學者詩人的代表性人物,著有詩集《記憶暫時收藏》,並有多本小說、評論集。國際詩人將帶來不同世代、土地、政治、性別的詩能量,與臺灣詩人及民眾交流激盪,重組時間與空間的想像。 \n \n詩影展 電影中的詩意迴盪 \n \n今年詩影展將放映3部與來臺國際詩人相關電影。《緬甸詩人的故事書》記錄了緬甸異議詩人Maung Aung Pwint 等待兒子從流亡中返家的過程,披露不同世代詩人抵抗與生活的真實,呈現詩歌在獨裁統治與孤立中甦醒的緬甸的樣貌。詩人韓東導演作品《在碼頭》入圍釜山影展唯一的競賽單元新浪潮大獎,劇情由4 位在人群中毫無特色的詩人開始,講述他們經歷了一個奇異的夜晚,顛覆了當代詩人詭異的形象,還其現實中本來面目。《好多大米》由韓東主演,為詩人李紅旗首部執導的電影,並獲瑞士盧卡諾影展「亞洲電影促進聯盟NetPAC」獎,對生活心不在焉的毛老師,與女友玩捉迷藏時走失,到肥城尋找朋友小何,在另一個家庭中展開了新生活,並經歷一場滑稽的愛情,最後帶著一袋來歷不明的大米走向下一場未知的故事。 \n \n詩演出及VR體驗展 \n \n如果文字是生靈、書頁是棲所,那詩會構成怎樣的一個世界?臺北詩歌節首次結合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縮寫VR),打造《詩蠹阡陌─VR體驗展》。本次VR體驗展中,將以詩為主軸,由VR藝術家分別透過駐市詩人黃裕邦及國內詩人莊瑞琳、羅毓嘉、鯨向海之詩作,以其讀取及感受到的詩作意涵,結合VR技術打造出5個不同的詩情境。隨著打開書頁,聆聽詩作的同時,讓觀者能悠遊在VR具象化的詩意世界中,並透過與這個世界的互動,讓體驗者忘卻自身的所在地,進入到不同時空的感官體驗。 \n \n大型詩演出今年將以《愛與怒之必要》為題來呈現,將於9月29日在中山堂中正廳舉行。由音樂創作者張睿銓與其創作團隊,運用電子、民謠、饒舌等當代不同類型音樂,以臺語、國語、阿美族語、英語、藏語等不同聲音,融合多元性別和文化視角,重新詮釋香港、臺灣詩人們涉及社會觀察、自然書寫、文化認同的遠近詩作,並與國際詩人同臺交流。 \n \n今年的臺北詩歌節策劃一系列活動包含詩講座、詩影展、VR體驗展及詩演出等,國內外詩人們將帶來繽紛又深沉的詩歌異景,也結合影像、音樂的跨域探索,以及對下一輪太平盛世想像的青春對談、當前在地書寫的另類實踐。臺北詩歌節「詩的異托邦」,邀您一同搭上想像力的列車,前往高密度的詩意城邦,聚積屬於自己的文字異想時空。 \n \n2018臺北詩歌節 \n時間│9/22~10/17 \n電話│0974-125-241 \n網站│poetryfestival.taipei \n臉書│臺北詩歌節 \n \n詩影展 \n時間│9/23(日)14:30、10/2(二)19:30、10/3(三)19:30 \n地點│光點台北電影館(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18號) \n時間│10/6(六)18:30 \n地點│剝皮寮歷史街區(臺北市萬華區康定路173巷) \n票價│免費,9/3起開放KKTIX線上索票,每人每場限索1張,索完為止。 \n \n詩演出 愛與怒之必要 \n時間│9/29(六)19:30 \n地點│臺北市中山堂(臺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98號) \n票價│免費,9/10起開放中山堂服務臺及KKTIX線上索票,每人限索4張,索完為止。 \n \n詩蠹阡陌 VR體驗展 \n時間│9/22~10/17,週二至週五13:00~20:00,週六、週日10:00~20:00 \n地點│剝皮寮歷史街區(臺北市萬華區康定路173巷) \n票價│免費,9/17起開放於臺北詩歌節官方網站線上預約,亦可現場登記。 \n

  • 花蓮松園別館創新商模 小眾詩歌譜出大市場

     小眾詩歌可以譜出大市場?堪稱全台唯一如期在秋季舉辦的詩歌節「太平洋國際詩歌節」,連續12年在花蓮松園別館登場,每年邀請20、30位詩人現場朗誦、吟唱、對談詩歌,至今已有歐、美逾10國詩人與會,短短3天詩歌節吸引近2,000人入園,創新文創園區營運模式,連大陸業者也有興趣合作引進。 \n 幕後推手祥瀧文創董事長鄭瑤婷表示,經營花蓮松園別館初期,為活化園區、找出定位,即針對花蓮有特別多的校長、詩人等文學家,規劃為詩博物館,並籌辦太平洋詩歌節,邀詩人陳黎擔任策展人,一開始沒有人看好,但經過5、6年持續舉辦與優化,如今已成為詩人群聚的盛會。 \n 鄭瑤婷表示,目前詩文化尚屬於小眾市場,為花蓮松園別館帶來的品牌價值大於商業利益,但她看好未來有「市場化」的潛力,太平洋國際詩歌節已建構一套know-how,有效群聚詩人、即興互動的場域經營學,串連周邊產業鏈,包括相關展演、講座、課程、賣店等,可以複製到其他城市場域或文化園區。

  • 日月光邀菲詩歌樂團演出

     日月光高雄廠提前慶祝勞工節28日邀請菲律賓馬尼拉知名詩歌音樂團隊The Cov’nant Singers至日月光88夢想園區演出,現場擠進近300名移工,一睹表演者風采,感受歡樂氛圍。 \n 日月光高雄廠隨著營運的成長,目前共聘用約2萬4千名的員工,面對人力缺口的問題,目前也招聘近3500名國際移工。 \n 為照顧遠道而來的工作同仁,不僅去年初啟用綠色建築智慧管理的女子宿舍,以優質的居住環境及品質,照顧同仁的生活起居,同時落實文化及宗教多元,規畫家鄉風味美食、祈禱室、舞蹈聚會空間。 \n 昨日邀來馬尼拉The Cov’nant Singers無樂器伴奏的人聲音樂團隊,由不同教堂人員所組成,創作出許多神聖的音樂,今年首度來台演出,對於重視信仰的國籍移工而言,是場心靈慰藉及鼓舞音樂饗宴。 \n 從關懷照顧立場出發,舉凡聖誕晚會、嘉年華會、舞蹈比賽、引進高市立圖書館閱讀東南亞行動書車,以及上下班的專屬接駁專車等服務,多元、尊重、平權友善職場,充分讓國際移工安心、樂於在台工作,去年日月光也因此榮獲高雄市年度僱用外籍移工優良事業單位。

  • 情色是肉體的詩歌

    情色是肉體的詩歌

     一九六五年,來自米蘭的圭多.克萊帕斯(Guido Crepax,1933-2003)以美國上世紀三○年代最具妖豔及靈氣--留著一頭俏麗短髮波波頭(Bob-Cut)的默片女星露薏絲.布魯克(Louise Brooks,1906-1985)為原型、創作了永遠的性感女神:華倫婷娜(Valentina),隨之又有擅長捕捉細緻曼妙的女性胴體媚態、深諳營造情色場景(畫面)電影感(The Film Sense)的米羅.馬那哈(Milo Manara,1945- )宛如橫空出世,接連推出題材大膽的成名作《Le declic》(中譯「解扣」,後來還被改編拍成電影)、《格列芙遊記》(Gullivera)以及《激情香水》(Le Parfum de l' Invisible)等一系列香豔飽滿的情慾經典,自此開創了義大利(成人)漫畫界情色藝術的新時代。 \n 從Guido Crepax到Milo Manara,兩人皆是義大利當代最為聲名顯赫、備受國際尊崇的情色大師,彼此同樣都是建築系科班出身,創作生涯同時也都深受法國電影新浪潮所影響,筆墨之間屢屢帶有濃烈鮮明的影像元素,以及彷彿電影鏡頭推移般的漫畫框格節奏。其中,Guido Crepax特別推崇法國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獨特的(影像)敘事語言,而Milo Manara則是曾為電影大師費里尼(F. Fellini)設計電影海報與繪製分鏡腳本,也曾改編西班牙鬼才導演阿莫多瓦(P. Almodovar)的電影劇本繪製成《Fuego En Las Entranas》(把心燒成火焰)這部作品。 \n 他們的插畫題材涉獵廣泛,故事背景囊括歷史傳奇、異國冒險、亂倫禁忌、政治鬥爭到情色異想等,幾乎無所不包。然而,即使在情色漫畫界享有盛名,Guido Crepax與Milo Manara卻並不因此侷限了自己的創作路線。除了涉足電影圈的跨界合作之外,其作品插圖亦能精準掌握時代脈動的時髦設計感,不僅經常使用於各種雜誌書刊和唱片封面,還包括了室內裝飾的壁紙圖案(比如義大利知名手工壁紙品牌Wallpaper便曾推出一系列Guido Crepax的漫畫風格壁紙)、情色藝術塔羅牌等周邊商品,甚至就連搖滾天后瑪丹娜(Madonna)舉行全球巡迴演唱單曲〈Get together〉現場MV畫面的視覺靈感也都來自Milo Manara的藝術畫作。 \n 沿著歐陸法國、義大利等時尚之都、藝術之城,逐漸蔓延開來的一道道情欲風景,以之為主題的創作系譜亦是百花齊放,諸如法國漫畫家Alex Varenne(1939- )筆下離經叛道的性感豪放女《Erma Jaguar》、曾獲得安古蘭大獎的Paul Gillon(1926-2011)發表成人繪本《La survivante》(倖存者),以及被譽為義大利現代海報之父的Marcello Dudovich(1878-1962)宛如窺視老畫片的古典情慾代表作《Il tappeto rosso》(紅地毯),還有義大利漫畫界「繪臀大師」Paolo Eleuteri Serpieri(1944- )開創出帶有科幻色彩的《Druuna》限制級恐怖漫畫等,儼然將「情色藝術」更全面地發展到極致! \n 想像慾望及身體: \n 跨越階級和性別的「情慾流動」 \n 一九九五年,法國漫畫家皮埃爾.吉布哈(Jean-Pierre Gibrat,1954- )以義大利著名童話《木偶奇遇記》主角皮諾丘(Pinocchio)為參考,並找來曾在法國情色影集《艾曼紐》(Emmanuelle)擔綱導演的Francis Leroi撰寫腳本、繪製了女性情色版漫畫《Pinocchia》(皮諾喬)。對照原著《木偶奇遇記》故事裡的皮諾丘一說謊鼻子會變長,改編成漫畫的女版皮諾喬則是一說謊胸部就會變大,若想恢復原狀,就得讓別人用皮鞭抽她! \n 翻開上述這些作品,無論是描繪人物表情、肢體動作,以及整個故事場景的營造,每每讓人感覺自在、落落大方,甚至帶有情感溫度的,沒有刻意隱諱、壓抑的氣息遮掩其間,總能讓閱讀者的慾望和想像力隨時保持著一種飢渴的狀態。 \n 英國當代藝術史家愛德華.路希-史密斯(Edward Lucie-Smith,1933- )於上世紀末(1997年)出版了一部經典《ARS EROTICA:An Arousing History of Erotic Art》(西方藝術中的情色),他在書中表示,作為藝術的裸體(the nude),通常都會釋放出一種曖昧的性暗示訊息,且在某種程度上喚起人們的情色慾望。 \n 情色的本質,亦暗指小說家谷崎潤一郎在《陰翳禮讚》文中談到日本專有的「色气」(ぃろけ)一詞,雖具有廣義上的圖象(Graphic)特徵,卻並不只意味著外在形體的美麗,更重要的是自然流露出一股魅惑的風韻(不論男女),甚至帶有一點點調皮、一點點侵略。 \n 特別是在攝影(寫真)技術越來越普及的今天,人們對情色的好奇心似乎也愈見旺盛,捕捉光影的鏡頭彷彿鍊金術般,驅使著無以數計的攝影家探索出更多關於身體和慾望的想像空間:一如赫穆特.紐頓(Helmut Newton,1920-2004)快門底下那些高大冷峻、旁若無人地抽著菸的性感白種女人,還有邁克.摩爾(Michael Moore,1954- )在《Polastory》展現的馬甲和皮鞭、女女SM的蜜臀交疊,查爾斯.羅夫(Charlie Roff,1952-2017)拍攝野性女體挑動人們原始慾望的《Erotic Journey》(情色旅程),梅里.阿爾本(Merry Alpern,1955-)近乎猥瑣地以長鏡頭偷拍妓院窗戶的《Dirty Windows》(骯髒之窗),Charles Melcher與Steven Diamond蒐羅情色老照片彙編而成的攝影集《Voyeur》(偷窺者),娜塔哈.馬里特(Natacha Merritt,1977-)以相機赤裸曝露男女性愛私生活的《Digital Diaries》(數位日記),以及Ralph Mohr迷戀性感孕味的《Schwanger》(孕婦裸照)等,舉凡女女、男男、百合、薔薇、綑綁、偷拍、性虐、主人對女僕、小姐對水電工,每張介於情色與藝術的照片,充滿情趣亢奮的肉體(Body)、勾魂奪魄的眼神,都像是在對著觀看者大膽挑逗,但又教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n 有趣的是,一生拍攝了大量情色題材的日本攝影家荒木經惟,看在他眼裡,顯然「並沒有猥褻的情色,只有禁忌才是猥褻的」。不光是人體,即便一個單純的花花草草也能讓他拍出情色的味道。 \n 「我一直相信情慾是一種解放的形式」,湯米.溫格爾(Tomi Ungerer,1931- )指出:「如果人們有足夠的勇氣過著性幻想的生活,那麼色情作品就會消失」。 \n 我始終認為,人的情感和慾望是沒有界限的,而透過(紙本)印刷書的物質媒介,卻能夠以一種全然解放的想像,來詮釋「情色」(Erotic)的無限可能。(完)

  • 情色是肉體的詩歌

    情色是肉體的詩歌

     打開「地獄」(L’Enfer)之門,發現後面沒有魔鬼,卻有著保存了近兩世紀之久的人間情色。 \n 借問「地獄」在何方?就在法國國家圖書館! \n 原來,這其實是十一年前(2007)位在法國巴黎的國家圖書館(Bibliotheque nationale de France,簡稱BnF),破天荒首度公開舉辦館藏禁書展覽的宣傳報導,其中主要包括從十七世紀到十九世紀、橫跨法國大革命和第二帝國時期,曾經在法國祕密出版的情色書刊(另也有些近代珍藏書籍,以及來自日本和英國的春宮圖、攝影照片等),共有精選三百五十多件作品展出,諸如SM性虐文學鼻祖薩德(Marquis de Sade)的禁毀小說、《惡之華》鬼才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與《情色論》哲學家喬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的珍貴手稿。舉凡各式各樣匪夷所思的性愛姿勢、肉體交纏的歡愉,無論是翹臀、乳房、陰莖等性器官口交大特寫,抑或極盡挑逗的激情咬唇、意亂情迷,乃至性虐待和人獸交場景皆一應俱全,更不斷衝擊著你的視覺官能:既癲狂而誘惑、美麗且殘暴。 \n 此一展覽名為「L’Enfer de la Bibliotheque」(意指「圖書館的『地獄』」),副標題是Eros au secret(祕密中的愛慾)。傳聞中設有情色禁地的法國「皇家圖書館」(今「國家圖書館」前身),早自十八世紀中期以降便開始收藏禁書,他們認為館方有責任將過去所有法國印刷出版品一件不漏地保存起來--就算是情色書刊也不能錯過,這樣才稱得上是真正的圖書館。此後,館方特別闢室安置這批「隱密色情」的圖書文獻,並暱稱該書區為「地獄」(L’Enfer),用以區別於館內收藏其他類型的出版物。此處一百五十多年來一直被館方祕密存放著,平日門禁森嚴,只准少數學者研究員進入(一般讀者並無法在館內任意瀏覽),直到二○○七年方纔正式公開解禁。 \n 觀諸現今網路(數位)情色影像洪流幾乎無處不在的時代,即便像是法國這樣一個普遍被世人認為性愛觀念與思想文化相對開放的歐洲國家,諸如此類的情色書展,由象徵國家機構的最高層級圖書館來公開舉辦,放在十多年前仍是不免引起相當程度爭議話題的(更遑論對於性道德觀念一向保守的亞洲台灣!)。 \n 我們大概很難想像,除了法國,在台灣掌理圖書保存的(學術)文化單位是否也能(敢)有如此創舉? \n 然而,你我足夠幸運的是,雖然我們大多都不曾在巴黎親炙這場深具歷史意義的展覽盛事,但只要來到台北龍泉街上的舊香居藝空間,卻也能夠有此契機引領你逾越高牆、得以一窺「地獄」(L’Enfer)之堂奧,盡興享受一場精神慾望流動的饗宴。 \n 不要羞于談情色: \n 情色是生命與創造的泉源 \n 巷仔內眾所皆知,舊香居書店汗牛充棟、珍本奇多,同時亦為愛書人提供一處彼此分享藏書遊樂的奇思妙想匯聚之地。 \n 繼前年冬天(2016年12月)之後,素來以獵奇情色畫風聞名的日本藝術家佐伯俊男(1945- )原畫作品展,纔剛在甫開幕不久的舊香居藝空間破天荒隆重上檔。如今恰逢二○一八開春之際,舊香居又推出另一檔同屬「十八禁」--以歐洲日本當代情色類型漫畫、畫冊、攝影集為主題的重量級大展。翻開策展書頁,閱覽其印刷紙墨之間俯拾即是的肉身奇觀和情慾想像(在這裡,你會發現電影《色戒》或《情慾王朝》片中的「迴紋針體位」根本就只是小兒科!),揉合大量的暴露、混亂、癲狂、前衛、SM及科幻元素,毋寧讓這個世界顯得愈益光怪陸離卻無比迷人。 \n ”If people didn’t fuck, you wouldn’t have any children, and without children you would be out of work.”「如果人們不上床,就不會有孩子,沒有孩子,我就沒工作」。 \n 我始終忘不了,生平第一次在舊香居看到法國童書繪本巨匠湯米.溫格爾(Tomi Ungerer,1931- )筆下充滿黑色幽默、風格戲謔大膽的情色藝術限量畫集《Erotoscope》(2001年/英國TASCHEN出版社發行)可真是驚訝不已! \n 曾被安徒生插畫大獎評審團盛讚為「兒童繪本世界創作的巨人」(1998年Tomi得到童書界的終身成就獎「安徒生獎」,代表作:童書《月亮先生》、《三個強盜》等),當年(1969)湯米.溫格爾在美國圖書年會(ALA)一度被現場群眾追問:「為什麼身為童書作者卻又無顧忌接案孩童不宜的情色創作?」因而有了上面這段答話,卻也自此被美國出版界封殺了將近三十年。 \n 湯米.溫格爾一生顛沛,幼時歷經戰亂流離,二十五歲離開法國東北老家阿爾薩斯(Alsace)、隻身來到美國紐約闖蕩。早期他在廣告公司工作,後來兼任《紐約時報》、《Village Voice》等報刊雜誌常駐插畫家,並開始從事童書繪本創作。他當時活躍於紐約上流社會,看透了人間世俗的荒誕不經,他既熱衷於表達諷刺社會現象和敏感議題的政治漫畫,同時也擅長描繪人性慾望及黑暗面的成人(情色)畫作。湯米.溫格爾不僅毫無顧忌地投入商業設計領域、繪製出極富視覺衝擊的情色風格海報,甚至出版了深具挑釁意味與科幻異色的《Fornicon》成人畫集。 \n 透過插畫和海報(平面)設計的媒介表述,湯米.溫格爾強烈批判六十年代美國實行的種族隔離制度,更將美國發動越戰的荒謬與政府的僵化體制一一現形,且訴諸顛覆性的線條筆墨,遂不見容于當局。他並且支持北愛爾蘭獨立,其鮮明的反戰立場使他名列美國的黑名單(當時的《紐約時報》將溫格爾描述為「攻擊性過強的藝術家」,他甚至被稱為「赤色分子」、「垮掉的一代」)。於是乎,對政治現實失望透頂的他選擇了逃離,先是舉家搬遷到加拿大,最終輾轉落腳在愛爾蘭定居,日復一日手持畫筆、耕耘不輟,直到晚年。 \n 綜覽湯米.溫格爾的情色畫作,往往顛覆你我日常所見,交融著諸多叛逆、尖銳、詼諧、隱喻、暗諷於一爐,頓時不禁聯想寺山修司《上海異人娼館》和港片《大唐十二行房》一眾青樓女子的種種奇技淫巧、性愛道具,抑或衍生出帶有技術性的、高科技工藝的情色想像,諸如各式嘆為觀止的機械屌、雜交馬戲團、自慰健身房或人力飛行器,更有擬仿人類交歡的青蛙版愛經等,每每讓人重新思考之後會心一笑。 \n 「所謂情色,可說是對生命的肯定,至死方休」(l’approbation de la vie jusque dans la mort)。當代法國哲學家喬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1897-1962)在《情色論》一書便即開宗明義如是聲稱。 \n 我們從其傳記中得知,巴塔耶大半輩子沉浮跌宕、平日私生活糜爛放蕩;他肆無忌憚地沉溺於肉體歡愉、燈紅酒綠,並且縱情享受其踰越道德禁忌所帶來的快感。而論談「情色」本身之所以誘人,在於它激發了讀者和觀者對人性及慾望的無限遐想,更將在現實生活中被倫理和法律壓制了的潘朵拉盒子打開,乃至不斷探索生命的各種可能,噴灑出無止境天馬行空的想像。(上)

  • 門頭溝區被授予中國詩歌之鄉

    門頭溝區被授予中國詩歌之鄉

     門頭溝區日前先後被中國詩歌學會、北京市作家協會授予「中國詩歌之鄉」和「北京詩歌之鄉」,成為大陸唯一享有「雙詩歌之鄉」的地區。 \n 門頭溝區各個歷史時期均有詩歌詩詞流傳的記載。王平鎮韭園村坐落著元曲大家馬致遠的故居,清代乾隆皇帝曾詩詠該區戒台寺名松,門頭溝當地的原生特色曲種燕歌戲的劇碼名稱中很多都是以古曲、古詞牌名命名。門頭溝區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妙峰山香會,從形成至今,400年間始終是文人雅士的重要創作源泉。張志民、江之龍、石順義等多位我國近現代著名詩人也都曾紮根門頭溝區進行詩歌創作,並留下《王九訴苦》、《死不著》、《父老鄉親》等多首優秀作品。 \n 為弘揚門頭溝的詩歌文化,近年來門頭溝區先後成立了各級各類詩歌組織40餘個,並組織了大量豐富多彩的詩歌活動,還堅持十餘年詩歌進校園活動,協助中小學進行詩歌素質教育,使該區的詩歌文化得以傳承延續。門頭溝區委宣傳部部長張金玲表示,下一步門頭溝區將充分發揮地處西山永定河文化帶的資源優勢,進一步加強對門頭溝區詩詞文化的研究、開發和利用,打造具有鮮明特色的地區詩歌文化品牌。

  • 新北平安夜 萬人詩歌報佳音

    新北平安夜 萬人詩歌報佳音

     新北市歡樂耶誕城24日晚間上演萬人詩歌報佳音的活動最高潮,由新北市29區50個教會牧長引領萬人大詩班合唱,曲目包括〈奇異恩典〉、〈普世歡騰〉、〈平安夜〉等,悠揚嘹亮的頌唱聲飄揚全場,現場充滿平安歡樂的耶誕氣氛。 \n 新北市民廣場24日中午過後湧入大批人潮,將愛心園遊會擠得水洩不通,現場40個平安夜活動攤位門庭若市,民眾大啖韓式刈包、溫泉蛋、鬆餅、巧克力噴泉等特色美食,還有跳蚤市供民眾挖寶撿便宜,另外還有特別的「福音解籤」,為晚會活動提早暖場。 \n 平安夜晚會由知名主播岑永康、張珮珊擔任主持人,紅遍兩岸三地的「爸爸去哪兒」童星小泡芙及劉田井宏、王婉霏全家,及天韻合唱團、羅文裕、何方等歌手接力演唱。 \n 晚會壓軸登場的萬人詩歌大合唱,由新北市29區50個教會牧長引領萬人大詩班,大家高唱〈奇異恩典〉、〈普世歡騰〉、〈平安夜〉等耶誕詩歌,嘹亮詩歌聲讓人心靈平靜,享受溫馨歡愉的耶誕氣氛, \n 最後由貴格會板城教會牧師何有義、仁愛浸信會牧師錢麗蓉及新北市各大教會牧師、牧長們齊頌祝禱文,為新北市祈福,為新北平安夜活動畫下完美句點。 \n 新北市朱立倫表示,新北平安夜邁入第7年,一年比一年盛大,感謝新北市各教會的付出與努力,讓民眾在此感受最有耶誕味的平安夜及福音。 \n 民政局長江俊霆表示,平安夜兼具宗教與節慶意涵,今年特別結合新北市50個教會為市民祈福,除了多場的「快閃傳福音」及市民廣場平安夜主場活動,各區教會12月共辦40場活動分享福音,透過愛心園遊會,將全部收入盈餘捐做公益,傳遞愛與關懷。

  • 以詩歌禮讚:再會了 余光中(上)

    以詩歌禮讚:再會了 余光中(上)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酒一樣的長江水/醉酒的滋味/是鄉愁的滋味/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詩人、學者、散文家、文學泰斗、詩壇祭酒……這些頭銜放在余光中先生身上,都沒有絲毫過譽。余光中先生於本月14日辭世,詩人仙逝這一消息震撼了兩岸,一時之間,好幾個世代的文學後輩,政壇、學界、音樂界……都紛紛發聲撰文,悼念這位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一代宗師。 \n 兩岸鄉愁愛的牽絆 \n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血一樣的海棠紅/沸血的燒痛/是鄉愁的燒痛/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n 兩岸隔絕半世紀,彼此間的臍帶連繫,除了割捨不斷的親情,在大時代的悲劇下痛人心肺之外,更加需要的,就是來自於文學作品中,那種能夠將多數人心情描寫的絲絲入扣、緊緊捕捉到眾人心聲的詩作,由於這樣的文字穿越了時空、擺脫了政治糾葛、字字句句,呈現著對民族的大愛、對親情的摯愛、對同胞的熱愛,因此余光中先生的著名詩作《鄉愁》以及《鄉愁四韻》,說到底,一言以蔽之,就是以「愛」字貫穿其間,這便成就了余光中,也成就了兩岸間無數「愛」的牽絆。 \n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信一樣的雪花白/家信的等待/是鄉愁的等待/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n 我雖然不是那個年代出生成長的人,但是對於余光中先生這一首著名的《鄉愁四韻》本已動人無比,爾後又被民歌歌手楊弦譜成歌謠,在胡德夫老師的個人演唱會上發表,以新的樂器搭配形式,用吉他配合鋼琴與小提琴來演奏,並請余光中先生親臨現場觀賞表演,結果此一表現實驗深獲讚賞,簡直一時無兩。 \n 開啟現代民歌潮流 \n 余光中先生對此一詩樂結合的新型創作模式亦感到十分滿意,後來楊弦受到鼓勵,又努力不懈地將余光中先生詩集《白玉苦瓜》當中的其他詩作先後譜曲、入樂,這樣的實驗性創作結合,開啟了日後台灣音樂史上重要的「現代民歌」風潮,等於是開創了一個新的音樂文學時代。 \n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母親一樣的臘梅香/母親的芬芳/是鄉土的芬芳/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n 我想,在那個時代背景之下,每個心裡夢懷故國、情牽神洲大地的人,應該是不分省籍、不分族群、不分階級背景,盡皆存在著「我是中國人」的真摯情懷。因此,余光中先生所提出的直接明瞭的「鄉愁」這一概念,自然能夠有如正中直球一般,準確而強勁地打進兩岸上下數代人之間心中的「好球帶」。每個時代的勇氣,每個時代的文學,都決定了我們所長成的樣子,文學陶冶著時代的心靈,也澆灌了一整代的愛國土壤。 \n 還記得,余光中先生曾在詩集《白玉苦瓜》的〈自序〉中如此寫道:「究竟是什麼在召喚中年人呢?小小孩的記憶,三十年前,后土之寬厚與博大,長江之滾滾千里而長,巨者如是,固長在胸臆,細者即如井邊的一聲蟋蟀,階下的一葉紅楓,於今憶及,亦莫不歷歷皆在心頭。不過中年人的鄉思與孺慕,不僅是空間的,也是時間的,不僅是那一塊大大陸的母體,也是,甚且更是,那上面發生過的一切。土地的意義,因歷史而更形豐富。湖北,只是一省,而楚,便是一部歷史,一個夢,一首歌了。整塊大陸,是一座露天的巨博物館,一座人去台空的戲台,角色雖已散盡,餘音嫋嫋,氣氛仍然令人低徊。」 \n 思念祖國拉出景深 \n 余光中先生的思鄉之情,孺慕之情,不是盲目的圖騰、莫名的惆悵,而是來自兒時、來自生活、來自故鄉。看看詩人如何下筆的吧:「三十年前,后土之寬厚與博大,長江之滾滾千里而長,巨者如是,固長在胸臆,細者即如井邊的一聲蟋蟀,階下的一葉紅楓,於今憶及,亦莫不歷歷皆在心頭。不過中年人的鄉思與孺慕,不僅是空間的,也是時間的,不僅是那一塊大大陸的母體,也是,甚且更是」 \n 也是,甚且更是。詩人把思念之情拉出了景深,那深刻的畫面猶如相機的長鏡頭,越拉越遠,越拉越遠,事隔幾十年。生命如同長江水、如何黃河之水,源源不絕的流淌著,而時代,也就如同年華逐漸老去。也如同孔聖人所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接右頁)

  • 以詩歌禮讚:再會了 余光中(下)

    以詩歌禮讚:再會了 余光中(下)

     而除了「長江水」、「海棠紅」、「雪花白」、「臘梅香」這樣古典意象的具體表現之外,《鄉愁》一詩則是充滿了現代性、更多的現實描繪,且有一種故事敘述的畫面感躍然於紙上:「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後來啊/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裡頭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n 兩岸情思千古一人 \n 隨著時代遞嬗轉移,從小到大,從現在到將來,從母親、新娘到家國遺緒,這些牽連而成的情懷與憂愁,在詩人筆下,用這樣素樸、真摯的語言,卻深深流露出那種去國懷鄉、動人無比的千思萬想,兩岸情思遙寄,千古一人,在我心中,唯余光中先生而已。 \n 自從小時候讀到余光中先生這首用「郵票」、「船票」、「母親」、「海峽」所勾勒出的淒美哀豔又動人感懷的作品之後,那種帶有著強烈感染力的家國意念與文化親情紐帶就如同一種古老的咒語般,牢牢將我與這條中華母親河流傳承給連繫在一起。 \n 而當後來我所遇到的諸多來台就學的陸生,每每與他們談起兩岸人文親情關連,我們之間的共同語言,總是起自余光中先生的詩。即使隔著海峽遠望,就算望穿秋水,就算始終到不了阿里山、沒看到日月潭,但透過余光中先生的一字一句,他們仍然能夠感知到,在海外有座島嶼,視他們為家人同胞,也因此,他們深深寄託在我們的懷鄉之情裡,兩岸不是兩家人,而是一家人,因為是一家人,所以這一封封的「家書」,才會如此一字千金、擲地有聲。 \n 詩人仙逝的消息轟動兩岸,我所有認識的大陸朋友們,紛紛在微信上面轉載了各路消息,大家同聲哀悼、齊心緬懷,因為余光中先生除了詩文之外,在他老年之時,更用身體力行,為中華文化的傳承與存續,在台灣大動作提出訴求主張,除了言教之外,也用身教的方式,讓我們感悟到,有種對中國文化的真誠情感,是值得用一生去擁護、捍衛的。詩人拔劍衛道,留給我們的身影典範,除了感動,唯追隨而已。 \n 溫文爾雅謙沖自牧 \n 雖然有人以余光中先生早年曾與左派作家們開展「鄉土文學論戰」,並為文撰寫〈狼來了〉,用來攻擊余光中先生。然而,他們絕口不提的是,余光中先生早已為此事深自歉疚,認為自己在早年過於衝動,始終引以為憾。 \n 而著名詩人向陽雖與余光中先生理念不合而漸行漸遠,但卻也仗義直言的指出,余光中先生到了晚年對「鄉土文學論戰」這段歷史曾經表示:「當時情緒失控,不但措辭粗糙,而且語氣凌厲,不像一個自由主義作家應有的修養。」向陽表示:「……政治上的比附影射也引申過當,令人反感,也難怪授人以柄,懷疑是呼應國民黨的什麼整肅運動。想來也是悔不當初的,只可惜已然難以挽回。」 \n 沒有人是完美的,也沒有人能夠以聖人自居。余光中先生所展現的溫文爾雅、謙沖自牧形象,並非外界刻意造神所致。用一生來深自持守自己的「道」,還眾生的「願」,相信這也是電影《一代宗師》中所說:「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的高度修為。 \n 余光中先生曾寫過一首詩《當我死時》:「當我死時,葬我,在長江與黃河/之間,枕我的頭顱,白髮蓋著黑土/在中國,最美最母親的國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張大陸/聽兩側,安魂曲起自長江,黃河/兩管永生的音樂,滔滔,朝東/這是最縱容最寬廣的床/讓一顆心滿足地睡去,滿足地想……」 \n 故國神遊坦然睡去 \n 那麼美的詩句,配上那麼美麗的情感,關於母親、關於祖國、關於遙遠的鄉愁,其實,詩人窮盡一生所追尋的美,也許就是一直相同不變的主題,對於那片故土的摯愛與深情…… \n 「從前,一個中國的青年曾經/在冰凍的密西根向西瞭望/想望透黑夜看中國的黎明/用十七年未饜中國的眼睛/饕餮地圖,從西湖到太湖/到多鷓鴣的重慶,代替回鄉」…… \n 詩人已遠,典型在夙昔。但願余光中先生能夠就此永遠長眠在他的故國神遊,坦然睡去,睡整張大陸,在長江與黃河之間,自在安適。

  • 台灣人看大陸》以詩歌禮讚:再會了 余光中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酒一樣的長江水/醉酒的滋味/是鄉愁的滋味/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n詩人、學者、散文家、文學泰斗、詩壇祭酒……這些頭銜放在余光中先生身上,都沒有絲毫過譽。余光中先生於本月14日辭世,詩人仙逝這一消息震撼了兩岸,一時之間,好幾個世代的文學後輩,政壇、學界、音樂界……都紛紛發聲撰文,悼念這位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一代宗師。 \n \n兩岸鄉愁愛的牽絆 \n「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血一樣的海棠紅/沸血的燒痛/是鄉愁的燒痛/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n兩岸隔絕半世紀,彼此間的臍帶連繫,除了割捨不斷的親情,在大時代的悲劇下痛人心肺之外,更加需要的,就是來自於文學作品中,那種能夠將多數人心情描寫的絲絲入扣、緊緊捕捉到眾人心聲的詩作,由於這樣的文字穿越了時空、擺脫了政治糾葛、字字句句,呈現著對民族的大愛、對親情的摯愛、對同胞的熱愛,因此余光中先生的著名詩作《鄉愁》以及《鄉愁四韻》,說到底,一言以蔽之,就是以「愛」字貫穿其間,這便成就了余光中,也成就了兩岸間無數「愛」的牽絆。 \n「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信一樣的雪花白/家信的等待/是鄉愁的等待/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n我雖然不是那個年代出生成長的人,但是對於余光中先生這一首著名的《鄉愁四韻》本已動人無比,爾後又被民歌歌手楊弦譜成歌謠,在胡德夫老師的個人演唱會上發表,以新的樂器搭配形式,用吉他配合鋼琴與小提琴來演奏,並請余光中先生親臨現場觀賞表演,結果此一表現實驗深獲讚賞,簡直一時無兩。 \n \n開啟現代民歌潮流 \n余光中先生對此一詩樂結合的新型創作模式亦感到十分滿意,後來楊弦受到鼓勵,又努力不懈地將余光中先生詩集《白玉苦瓜》當中的其他詩作先後譜曲、入樂,這樣的實驗性創作結合,開啟了日後台灣音樂史上重要的「現代民歌」風潮,等於是開創了一個新的音樂文學時代。 \n「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母親一樣的臘梅香/母親的芬芳/是鄉土的芬芳/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n我想,在那個時代背景之下,每個心裡夢懷故國、情牽神洲大地的人,應該是不分省籍、不分族群、不分階級背景,盡皆存在著「我是中國人」的真摯情懷。因此,余光中先生所提出的直接明瞭的「鄉愁」這一概念,自然能夠有如正中直球一般,準確而強勁地打進兩岸上下數代人之間心中的「好球帶」。每個時代的勇氣,每個時代的文學,都決定了我們所長成的樣子,文學陶冶著時代的心靈,也澆灌了一整代的愛國土壤。 \n還記得,余光中先生曾在詩集《白玉苦瓜》的〈自序〉中如此寫道:「究竟是什麼在召喚中年人呢?小小孩的記憶,三十年前,后土之寬厚與博大,長江之滾滾千里而長,巨者如是,固長在胸臆,細者即如井邊的一聲蟋蟀,階下的一葉紅楓,於今憶及,亦莫不歷歷皆在心頭。不過中年人的鄉思與孺慕,不僅是空間的,也是時間的,不僅是那一塊大大陸的母體,也是,甚且更是,那上面發生過的一切。土地的意義,因歷史而更形豐富。湖北,只是一省,而楚,便是一部歷史,一個夢,一首歌了。整塊大陸,是一座露天的巨博物館,一座人去台空的戲台,角色雖已散盡,餘音嫋嫋,氣氛仍然令人低徊。」 \n \n思念祖國拉出景深 \n余光中先生的思鄉之情,孺慕之情,不是盲目的圖騰、莫名的惆悵,而是來自兒時、來自生活、來自故鄉。看看詩人如何下筆的吧:「三十年前,后土之寬厚與博大,長江之滾滾千里而長,巨者如是,固長在胸臆,細者即如井邊的一聲蟋蟀,階下的一葉紅楓,於今憶及,亦莫不歷歷皆在心頭。不過中年人的鄉思與孺慕,不僅是空間的,也是時間的,不僅是那一塊大大陸的母體,也是,甚且更是」 \n也是,甚且更是。詩人把思念之情拉出了景深,那深刻的畫面猶如相機的長鏡頭,越拉越遠,越拉越遠,事隔幾十年。生命如同長江水、如何黃河之水,源源不絕的流淌著,而時代,也就如同年華逐漸老去。也如同孔聖人所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n而除了「長江水」、「海棠紅」、「雪花白」、「臘梅香」這樣古典意象的具體表現之外,《鄉愁》一詩則是充滿了現代性、更多的現實描繪,且有一種故事敘述的畫面感躍然於紙上: \n \n「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 \n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 \n後來啊/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裡頭 \n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n \n■兩岸情思千古一人 \n \n隨著時代遞嬗轉移,從小到大,從現在到將來,從母親、新娘到家國遺緒,這些牽連而成的情懷與憂愁,在詩人筆下,用這樣素樸、真摯的語言,卻深深流露出那種去國懷鄉、動人無比的千思萬想,兩岸情思遙寄,千古一人,在我心中,唯余光中先生而已。 \n \n自從小時候讀到余光中先生這首用「郵票」、「船票」、「母親」、「海峽」所勾勒出的淒美哀豔又動人感懷的作品之後,那種帶有著強烈感染力的家國意念與文化親情紐帶就如同一種古老的咒語般,牢牢將我與這條中華母親河流傳承給連繫在一起。 \n \n而當後來我所遇到的諸多來台就學的陸生,每每與他們談起兩岸人文親情關連,我們之間的共同語言,總是起自余光中先生的詩。即使隔著海峽遠望,就算望穿秋水,就算始終到不了阿里山、沒看到日月潭,但透過余光中先生的一字一句,他們仍然能夠感知到,在海外有座島嶼,視他們為家人同胞,也因此,他們深深寄託在我們的懷鄉之情裡,兩岸不是兩家人,而是一家人,因為是一家人,所以這一封封的「家書」,才會如此一字千金、擲地有聲。 \n \n詩人仙逝的消息轟動兩岸,我所有認識的大陸朋友們,紛紛在微信上面轉載了各路消息,大家同聲哀悼、齊心緬懷,因為余光中先生除了詩文之外,在老年之時,更用身體力行,為中華文化的傳承與存續,在台灣大動作提出訴求主張,除了言教之外,也用身教的方式,讓我們感悟到,有種對中國文化的真誠情感,是值得用一生去擁護、捍衛的。詩人拔劍衛道,留給我們的身影典範,除了感動,唯追隨而已。 \n \n■溫文爾雅謙沖自牧 \n \n雖然有人以余光中先生早年曾與左派作家們開展「鄉土文學論戰」,並為文撰寫〈狼來了〉,用來攻擊余光中先生。然而,他們絕口不提的是,余光中先生早已為此事深自歉疚,認為自己早年過於衝動,始終引以為憾。 \n \n而著名詩人向陽雖與余光中先生理念不合而漸行漸遠,但卻也仗義直言的指出,余光中先生到了晚年對「鄉土文學論戰」這段歷史曾經表示:「當時情緒失控,不但措辭粗糙,而且語氣凌厲,不像一個自由主義作家應有的修養。」向陽表示:「……政治上的比附影射也引申過當,令人反感,也難怪授人以柄,懷疑是呼應國民黨的什麼整肅運動。想來也是悔不當初的,只可惜已然難以挽回。」 \n \n沒有人是完美的,也沒有人能夠以聖人自居。余光中先生所展現的溫文爾雅、謙沖自牧形象,並非外界刻意造神所致。用一生來深自持守自己的「道」,還眾生的「願」,相信這也是電影《一代宗師》中所說:「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的高度修為。 \n \n余光中先生曾寫過一首詩《當我死時》:「當我死時,葬我,在長江與黃河/之間,枕我的頭顱,白髮蓋著黑土/在中國,最美最母親的國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張大陸/聽兩側,安魂曲起自長江,黃河/兩管永生的音樂,滔滔,朝東/這是最縱容最寬廣的床/讓一顆心滿足地睡去,滿足地想……」 \n \n■故國神遊坦然睡去 \n \n那麼美的詩句,配上那麼美麗的情感,關於母親、關於祖國、關於遙遠的鄉愁,其實,詩人窮盡一生所追尋的美,也許就是一直相同不變的主題,對於那片故土的摯愛與深情…… \n \n「從前,一個中國的青年曾經/在冰凍的密西根向西瞭望/想望透黑夜看中國的黎明/用十七年未饜中國的眼睛/饕餮地圖,從西湖到太湖/到多鷓鴣的重慶,代替回鄉」…… \n \n詩人已遠,典型在夙昔。但願余光中先生能夠就此永遠長眠在他的故國神遊,坦然睡去,睡整張大陸,在長江與黃河之間,自在安適。(簡史諾/台灣大學學生) \n

  • 詩是共同語言!「亞洲詩歌節」重量級詩人來台

    詩是共同語言!「亞洲詩歌節」重量級詩人來台

    文化部齊東詩舍年度重點活動「詩對吟─2017亞洲詩歌節」將於10月20日至23日登場,除邀請9位重量級國際詩人來台交流,並於20日下午於齊東詩舍舉辦歡迎茶會,邀請陳芳明、向陽、吳佩珍、廖咸浩、沈花末、羅思容等十餘位詩人齊聚一堂。 \n \n本次活動所邀請的詩人包含代表東北亞文化圈的日本永方佑樹、韓國韓成禮;代表東南亞文化圈的越南黃鸝(Ly Hoàng Ly)、泰國芮瓦特‧潘披帕特(Rewat Panpipat)、印尼湯順利;以及代表華人文化圈的香港曹疏影、鄧小樺,澳門賀綾聲等,另有曾任馬來西亞作家協會祕書長的詩人紮齊爾(Syed Mohd Zakir)於10月訪台駐村,駐村期間也將參與詩歌節活動。 \n \n歡迎茶會中,澳門詩人賀綾聲表示多年前來台灣曾來過齊東街,非常喜歡日式宿舍的氛圍,沒想到後來成為「齊東詩舍」,昨日又能蒞臨亞洲詩歌節,似乎透過詩的連結串起這其妙的緣份;其他與會國家詩人均表透過國際詩人的互動交流,將台灣的詩歌與文化內涵,由近至遠、由淺至深的逐次向外輻射擴散,讓詩成為跨越文化的共同語言,與亞洲近鄰的朋友們彼此有更深刻的認識。 \n \n9位海外詩人將從20日至23日每天在齊東詩舍與集思台大會議中心舉辦2至4場專題演講、座談及朗誦,暢談各自生命歷程、創作經驗及閱讀心得,並將以詩人的母語朗誦自己的作品。 \n \n緊接著在「2017亞洲詩歌節」之後,齊東詩舍【詩的復興】計畫將持續邀請國內知名詩人楊佳嫻等開設系列講座,以及歷年「台灣詩人流浪計畫」得主與愛詩的朋友分享其流浪、創作的心路歷程。自11月4日起還有為期三週的「詩影展」,屆時將播映1930年代的風車詩社和1950年代跨語世代詩人之紀錄片,並邀請導演現身分享當代台灣現代詩發展的歷史軌跡。 \n

  • 余光中、張默榮獲「百年新詩貢獻獎」

    9月23日,由全國詩歌報刊網路聯盟主辦、太倉市文聯協辦的中國詩歌萬裏行百站走進太倉暨「寶玉陳杯 · 百年新詩貢獻獎」在蘇州太倉市隆重舉行頒獎儀式。 \n \n 由梁平、丘樹宏、祁人、簡明等15位全國詩歌報刊網路負責人、詩人組成的評委會,授予賀敬之、鄭敏、屠岸、李瑛、余光中(臺灣)等5位九十歲以上的老詩人「百年新詩貢獻獎.創作成就獎」,授予曉雪、謝冕、駱寒超、呂進等4人「百年新詩貢獻獎·評論貢獻獎」,授予白航、野曼、嚴陣、鄒嶽漢、葉延濱、張默(臺灣)等6人「百年新詩貢獻獎.編輯貢獻獎」,授予飛白、江楓、趙振江等3人「百年新詩貢獻獎.翻譯貢獻獎」,授予殷之光、喬榛「百年新詩貢獻獎·朗誦貢獻獎」,授予趙銀虎「百年新詩貢獻獎.公益貢獻獎」。 \n \n 同時,還授予焦家良、陳九諭等5人「詩歌萬裏行貢獻獎」、陸健等74人「萬裏行優秀詩人獎」。頒獎儀式上,還舉行了曉雪評論集《生活的牧歌》出版六十周年紀念、「丘樹宏創作大型史詩《海上絲路》出版贈書儀式」。 \n \n 中國作協原黨組副書記王巨才出席頒獎儀式並為曉雪、葉延濱、趙振江、趙銀虎等頒發「百年新詩貢獻獎」榮譽證書和獎盃。江蘇省作協副主席賈夢瑋、太倉市委常委、宣傳部長韋國嶺以及楊匡滿、胡弦、龔璿、張洪波、雨田、李自國、楊廷成、方文、冬簫等六十餘人出席活動。 \n \n 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山市政協主席、百年新詩貢獻獎評委丘樹宏認為這是第一次從創作、編輯、評論、翻譯、朗誦、公益六個方面進行評選,全面而客觀,時空和主題涵蓋廣泛,從中可以窺見新詩百年的基本面貌和歷史脈絡,意義重大。 \n \n 「百年新詩貢獻獎」獲獎者曉雪表示,百年新詩貢獻獎的15位評委由全國的詩歌報刊負責人組成,具有專業性與權威性,評委們大多年輕,而獲獎者都為老同志,也體現了尊重傳統、繼往開來的中國精神,是中國詩壇迎接十九大召開的一份獻禮。 \n \n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吉狄馬加向頒獎典禮發來賀信,表示「以詩的名義,向所有獲獎者表示最熱烈地祝賀,相信中國新詩的未來將充滿著無與倫比的燦爛的光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