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詩經的搜尋結果,共23

  • 《詩經》談養生 契合自然求長壽

    《詩經》談養生 契合自然求長壽

     養生又稱攝生,人們養生的目的在於健康長壽。中醫養生學的起源、發展幾乎與《詩經》同步,蘊含著豐富的中醫養生學內容。在中醫「天人合一」、「順應自然」理念的影響下,在飲食、醫藥、環境衛生、音樂等方面,古人逐漸累積起豐富的養生經驗。

  • 旺視界》翻譯詩經通古今 史達仁遶境感受生命力

    旺視界》翻譯詩經通古今 史達仁遶境感受生命力

     在各國駐台代表中,印度台北協會會長史達仁(Sridharan Madhusudhanan)被視為最「接地氣」的大使,他曾參加大甲媽祖遶境,將《詩經》、諾貝爾獎文學獎得主莫言小說《變》翻譯成塔米爾文。他表示,一家印度出版社將翻譯作家吳明益的小說,介紹給廣大印度讀者。 \n 史達仁曾擔任印度駐北京大使館發言人,也曾派駐香港,來台之前,則是美國華府印度大使館發言人。他在文學、語言方面極有天分,母語塔米爾語之外,英語、中文都非常流利,去年參加大甲媽祖遶境期間,還學會以台語問候。他是把《詩經》與莫言的小說譯為塔米爾文的第一人,因此獲得印度文學獎(翻譯類)。以下是史達仁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摘要。 \n 對信徒熱情印象深刻 \n 問:您去年3月參加大甲媽祖遶境,最懷念的是什麼? \n 答:去年3月24日至4月2日,我參加大甲媽祖遶境,從台中大甲走到嘉義,沿途接觸來自各地信徒,品嚐紅龜粿、鼠麴粿、膨餅、杏仁茶等傳統小吃,感受到信眾的熱情,尤其男女老幼自動自發的志工精神,令我印象深刻。在宗教上,我發現印度與台灣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例如,台灣的三太子與印度的黑天(Krishna)有相當的關聯。9天遶境之旅,令我終生難忘。我融入群眾中,聽街頭小販、學生、寺廟人員講故事。晚上,我睡在街頭、廟裡。這段遶境之旅,讓我有充電的感覺,感受到生命的寧靜,像是一首充滿生命力的詩。 \n 印度登6千公尺高峰 \n 問:您在印度曾參加長達29天的朝聖之旅,請談談那段經驗。 \n 答:印度是朝聖之地。我前往美國華府任職之前,參加喜瑪拉雅朝聖之旅(Kailash Mansarovar Yatra),長達29天行程中,要登上近6000公尺高峰,接受極端氣候和崎嶇山路的考驗。啟程前,要填寫承諾書,參加這項旅程是基於自己的意願,必須接受可能的風險與後果。 \n 這段旅途中,沒有網路、報紙和電話,眼前是綿延不絕的山峰與美景。由於距離下一個休息站非常遠,我們通常說,「再經過3個山頭,向左轉,就到了。」晚上,在帳篷裡吃簡單食物,也不管身上的汗臭,爬進睡袋裡就睡著了。那幾天經常只睡幾小時,次日清晨太陽尚未露臉,就要出發了。有好幾次,我以為自己在夢中。 \n 盛讚《詩經》美得像花 \n 問:您花8年時間把《詩經》翻成塔米爾文,非常不容易,為何會想翻譯? \n 答:我偶然讀到英文版《詩經》的君子于役,內容與塔米爾古典文學Sangam文學非常相似,原以為這是來自塔米爾古詩,兩者都有數千年歷史。我很好奇,開始讀英文版《詩經》。我曾是自由撰稿人,常寫詩或短篇故事投稿,因此想把《詩經》介紹給塔米爾的讀者。 \n 最初,我將英文版《詩經》譯成塔米爾文,但我發現,英文版翻譯失去中文原有的韻律感,《詩經》許多意涵與印度文化有關聯,如果我以英文版翻譯,反而不完整。於是我嘗試讀中文版《詩經》。我有兩位中文老師,每周向北京大學的中文老師學習,另外聘請私人家教,約學了兩年,才看得懂《詩經》。我挑選35首詩,譯成塔米爾文,期間獲得許多朋友、老師協助。我希望這個譯本能呈現中華文化的美學,因此特別學習Adobe InDesign 軟體,自己設計頁面,這個譯本於2012年出版,今年將再版。 \n 《詩經》的每首詩好像一朵花,有不同顏色、形狀和氣味,整個詩集有如一座美麗花園。以關睢為例,「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意境非常美。 \n 家人都愛逛誠品書店 \n 問:您也翻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小說,請談談心得。是否也有喜愛的台灣作家? \n 答:莫言短篇小說《變》是出版社建議,當時我忙著從新德里搬到華府任職,沒有馬上答應。不過,後來我讀到小說英文譯本,就決定進行翻譯,因為小說裡描述的許多情節深得我心,例如小學生活、貧窮、生活轉變等。 \n 我目前閱讀重點以非文學類為主,對於台灣文學作品了解有限。我在印度的出版社準備請專人翻譯作家吳明益的小說《複眼人》。此外,逛誠品書店已成為我和家人共同的樂趣。 \n 問:如果有機會介紹印度現代文學給台灣讀者,您會推薦那些人? \n 答:印度有22種官方語言,我們也透過翻譯閱讀現代印度文學。對於台灣的朋友,透過英語和英文譯本來認識現代印度文學是最佳的窗口。例如Amitav Ghosh, Ambai, Anita Desai, A. K. Ramanujan, Arundhati Roy, Jhumpa Lahiri,Perumal Murugan, Upamanyu Chatterjee, Vikram Seth, V. S. Naipaul 都是知名作家,也可以從其他非印度籍作家所寫印度主題的作品著手。 \n ★策畫、執筆:謝錦芳 \n ★攝影:郭吉銓

  • 詩經學者裴溥言過世 與糜文開為詩伴侶

    詩經專家裴溥言當地時間8日病逝美國洛杉磯,享耆壽96歲。她也是已故外交官、知名翻譯家糜文開的妻子。 \n 裴溥言的父親裴鳴宇是山東大老,曾任國民大會代表。裴鳴宇曾結過三次婚,裴溥言、歌手施文彬的母親裴深言及小說家裴在美是同父異母的姊妹。 \n 作家季季告訴中央社記者,裴溥言8日下午1時25分在洛杉磯病逝。 \n 裴溥言生於1921年,台灣大學中文系名譽教授退休,專研中國古典文學,尤以詩經研究見長,著有「詩經-先民的歌唱」等多本與詩經相關的著作。 \n 裴溥言的先生糜文開是中華民國外交官,曾派駐印度10年,是知名印度文化研究者和印度文學翻譯家,1970代曾因白色恐怖受到牽連而入獄。 \n 他們夫婦都喜歡文學與翻譯,曾合著詩經欣賞書籍,是1970年代著名的「詩伴侶」。1060409 \n

  • 文青女教官 用詩經、遊戲輔導學子

    文青女教官 用詩經、遊戲輔導學子

     「教官是不少人學生時代最怕的師長級人物」,義守大學這名女教官卻受到學生愛戴,她有個男性化名字賴祥慶,年輕時是標準文青,當教官頗嚴肅,但骨子裡,溫文儒雅,常引用詩經勉勵學生,並透過遊戲帶領學子走出生命幽谷。 \n 賴祥慶官拜中校,先後在高中、大學擔任教官逾10年。她說,學生時期是人稱文藝青年,總愛閱讀古典詩詞,還當過校刊編輯。身分轉換,成為嚴肅教官後,將藝術文學及應用心理專長,融入輔導技巧,與學生良好互動。 \n 她表示,詩經「賦、比、興」是古代歸納詩歌表現方法,「比」是類比、比喻,用彼物比喻此物。當學生面對意外狀況時,常無法在第一時間充分表達,透過象徵或隱喻方式展開內心對話,可減輕內焦慮與不安。 \n 她回憶,曾有名言語表達遲緩生,受同儕孤立,卻不幸在車禍中,意外離世,這些曾排擠他的孩子飽受焦慮、後悔情緒困擾,經運用沙箱遊戲模擬,與離世者對話,獲得替代性原諒,這是現實生活無法得到的補償性經驗。 \n 她以「沙箱遊戲」輔導交通事故心理創傷學生,編寫地震防災劇本,幫助高中生認識災變與逃生要領,獲得教育部交通安全教育評鑑、國家防災日地震避難演護演練全國高中職首獎。

  • 取材詩經 巨人的腳印傳遞兒童價值觀

    台灣戲曲學院新編戲曲「巨人的腳印」,取材自「詩經.大雅.生民」上古神話中第一位母親姜嫄與棄兒后稷的傳說,結合精緻戲曲藝術,傳遞兒童正確的價值觀。 \n 「巨人的腳印」劇中以飢餓的掙扎、糧食的重要、大地的保護、母子的親情為主題,串起一齣具有神秘力量的兒童戲劇,結合精緻戲曲藝術,深刻展現東方創世紀的土地情懷與保育的觀念,潛移默化兒童正確的價值觀。 \n 主創團隊由台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教師張旭南策劃與導演,邀請曾獲多項重要華文文學獎的駱以軍擔任文學指導、吳明倫編劇,以及台灣戲曲學院校友黃宇琳、戴立吾、楊宇敬、作曲黎瀚江等青年藝術家重返母校。 \n 「巨人的腳印」,取材自「詩經.大雅.生民」上古神話中第一位母親姜嫄與棄兒后稷的傳說,演繹踩了神祕腳印而受孕生子的少女,不得已丟棄孩子,經蒙難成長的童話故事。 \n 「巨人的腳印」7月22日至24日在台北中山堂中正廳演出。1050721 \n

  • 屠呦呦 名字及學問源自古籍

    屠呦呦 名字及學問源自古籍

    屠呦呦(音同悠)從中國傳統醫藥得到靈感與啟發榮登第一個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中國人,連她的名字也是取自詩經。 \n \n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2011年9月23日,紐約,在拉斯克獎頒獎典禮屠呦呦的些許拘謹看起來反而別有風度。捧起獎盃,面帶微笑地讓記者拍照,然後照著講稿發表獲獎感言,「在青蒿素發現的過程中,古代文獻在研究的最關鍵時刻給予我靈感。」這位80歲的女科學家聲音清脆,帶著濃濃的江浙口音,「我相信,努力開發傳統醫藥,必將給世界帶來更多的治療藥物。」 \n \n從1600多年前的中醫古籍裡得到啟發,屠呦呦最初的發現,讓青蒿素成為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一線抗瘧藥,挽救了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拉斯克基金會為此獎勵她25萬美元的獎金。當時,她就被認為,「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中國人」。 \n \n她一貫謙虛,「青蒿素的成績屬於科研團隊中的每一個人,屬於中國科學家群體。這也是標誌著中醫藥走向世界的一項榮譽。」 \n \n今年85歲的屠呦呦的名字呦呦,是鹿鳴的聲音,典出《詩經》。打開《青蒿及青蒿類藥物》一書,第一頁就是那句詩:呦呦鹿鳴,食野之蒿(詩經•小雅•鹿鳴)。這個名字和這種植物,兩千多年前就以奇特的方式聯繫在一起,為一個科學家的故事增添了幾分令人遐想的詩意。 \n \n

  • 再向宋喊話 朱立倫引《詩經》盼國親合作

    再向宋喊話 朱立倫引《詩經》盼國親合作

    (02:47更新,增加朱立倫中常會談話)2016大選國親合作瀕臨破局,面對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可能再度捲土重來參選總統,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今天(22日)下午主持中常會隔空喊話,強調在基於團結理念下,仍盼與友黨合作、努力協調,以創造彼此雙贏。 \n宋楚瑜昨特地引用《阿房宮賦》指國民黨若不深切檢討,恐將自取滅亡,人民要的是「對策」而非「政策」。無獨有偶,朱立倫今天也引《詩經》:「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回應,朱意有所指地說,任何一個政黨都應該與時俱進,以民為本,制定出所有政策;明年大選就是一場用政策比較的選舉。 \n \n朱立倫表示,國民黨在國家定位、兩岸政策、主張憲政體制要權責相符,經濟要開放「布局亞洲、走向全世界」,以及不贊成現階段廢死等,和民進黨及其他競爭政黨有所不同,為什麼國民黨會有這樣的堅持,必須提出明確政策,爭取選民支持。 \n \n他當場指示,國民黨政策會和智庫應訂出總統、立委及不分區政黨票的「共同政見」,以爭取全民支持。 \n \n隨後,朱話鋒一轉地說,各個政黨也許都有提出候選人,立場可能也和國民黨有所不同,但基於團結選民、國民,他已請黨秘書長李四川與所有友黨聯繫,盼盡最大努力協調,創造彼此雙贏,國民黨目標盼爭取國會最大席次。 \n \n朱立倫上午出席板橋信義公共托育中心開幕,媒體詢及選舉「泛藍團結」議題,是否可能會與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來場「朱宋會」,朱立倫回應,宋楚瑜一直是他非常敬重的長輩,也是國民黨過去的前輩,「他對國民黨的批評、指教,我們都會虛心的檢討,只要有機會願意跟我們見面,我們都會非常願意跟他請益」。 \n \n至於媒體追問,先前兩黨秘書長已有談過,為何「朱宋會」會無疾而終。朱立倫則回應,其實不能講是朱宋會,「宋主席是前輩嘛,只要有機會能夠請益,我們都很高興能跟他請益。」 \n \n

  • 「女士」源於詩經 曾被注解為女漢子

    「女士」這個現代社會常見的對女性的稱呼,據考源於《詩經》中的《大雅•既醉》。且孔穎達的註解是「女士,謂女而有士行者」,即女性有男性的品德、胸襟和才華,相當於現在說的女漢子。 \n《廣州日報》報導,周朝貴族在祭祀完宗廟後,會對主持祭祀的人表達感激之情,於是說一些祝福語,其中有「釐爾女士」一句,「釐」是送的意思,就是說送給你一個女朋友。加上孔穎達的解釋,就是指送給你一個女漢子當老婆,或祝願你擁有一個女漢子老婆之意。 \n明末清初錢謙益紀念他死去的繼妻王氏時,誇讚她有大丈夫的「慷慨之節」,也說「若爾者可謂女士矣」。

  • 人間詩選-小詩經

     荒時度日的三十歲春天 \n 喝了半盅清酒,剝了蝦 \n 春風吹又生的辣炒青豆苗 \n 指尖觸碰腕底的皺褶 \n 完成某種象徵性的 \n 而腸胃性的而形而上的 \n 而愛情而婚姻 \n 一路走來雨負在裸裎的背上 \n 像五月的蝸牛 \n 一次坦白一點點 \n 牠夢式的肉體謀殺式的奶油肌 \n 那樣粗野地寫著詩 \n 煞時費工地度著日 \n 整個下午,慇慇懃懃啜著茶 \n 什麼也不說地親吻 \n 蹲著用手帕抹地 \n 有人打翻下一個時代的 \n 偏安的亂世 \n 寡字的情詩 \n 「擢鳶尾而為胸 \n 綴貓草而為肋──」 \n 如此快快寫完了一部小詩經 \n 摔了筆扔進曲曲卵石岸 \n 荒煙漫草的三十歲春天 \n 水草是西柏林的那種綠 \n 池塘裡的東普魯士粉撲藍

  • 台灣人看大陸-烏龍詩經旅 搞笑尋李白

     那年春天我客居南京,是日天清氣朗,我一個人從市中心的鼓樓搭了往北郊的公車,在南京長江大橋的南橋頭堡下車,走過近二千公尺的大橋主體到北橋頭堡,再搭橋頭堡的電梯到江邊地面。 \n 我走下防波堤到長江邊上,腳踏方尺沙地,頭頂萬里江天,頓覺有氣吞山河之勢。我曬著和煦春陽,迎著料峭清風,聽著江波拍浪,看著江輪緩行,體驗到的卻又是另一番醉人之景。而上方的長江大橋,則不時傳來轟隆隆的京滬線火車聲。一旁的中學女生戲水拍照,嘰嘰喳喳,彷彿春神落入凡間。 \n 感此情,望此景,我想到了浪漫的《詩經‧蒹葭》:「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我看著眼前的長江水,幻想著我的「伊人」就在上游的某處,於是便想趁著這大好春光,逆江而上,來個長江之旅,到小時候地理課本唸過的安徽馬鞍山采石磯。 \n 馬鞍山離南京不遠,在大南京都市圈內,可以當天來回,是個長江邊上的重工業城市。吸引我的,當然不是作為馬鞍山經濟命脈的鐵礦和鋼鐵廠,而是號稱長江三磯之首的采石磯(另兩磯為南京的燕子磯,岳陽的城陵磯),以及市區南邊當塗縣的李白墓園。 \n 隔天,我先從南京的中華門汽車站搭省際大巴到馬鞍山,再從馬鞍山的汽車站轉縣際小巴到采石風景區。我買票進了采石風景區,匆匆忙忙,還沒搞清東西南北,一看到纜車就興沖沖地跑去搭乘。采石磯的遊客寥落,幾十部纜車空蕩蕩的,只有我一名乘客。我下了纜車,登上了制高點、翠螺峰之顛的三台閣,登閣頂,眺長江,浩浩蕩蕩,波光灩瀲,清風拂面,天真地以為采石磯就在我的腳下,甚為得意。想不到後來離開景區,仔細看了門票之後,才發現是烏龍一場,真正的采石磯根本還沒走到! \n 我發現時已經出了風景區,正在往當塗李白墓園的計程車上,原本浪漫的詩經尋夢之旅,到頭來竟以烏龍作收,心想接下來的李白墓園可不要再錯了。墓園小,但小有小的好處,目標明確,不易出錯。我一下計程車,就看到了「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李白墓」的石碑,買了票,走進「詩仙聖境」的大牌坊,發現遊客只有我一人,心中竊喜。李白呀李白,今天你已被我獨占,就由我來跟你作伴,讓你一個人不孤獨! \n 我直奔李白的墳塚,看到時異常激動,一千多年前詩仙的骸骨就在我眼前腳下!但稍早的烏龍心情尚未完全平復,我突發奇想,打算給李白之訪來點不一樣的,於是便朝著它大喊「李──白──,我──來──了──」,然後親吻著墓碑上「唐名賢李太白之墓」的每一個字。 \n 我繞著他的墳塚,左右反覆三圈,邊走邊大聲背誦著他的〈將進酒〉:「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繞畢,我撫碑扯嗓,再度大喊:「李──白──,我──愛──你──」,然後環視四周,佇立良久。太陽即將西下,墓園關門時間將至,計程車司機又在外頭等我,我離開前,又對著躺在土墩裡的太白先生大嚷:「李──白──,再──會──了──」。 \n 那天的長江之旅以浪漫始,歷烏龍,以搞笑終。李白,你這個楚狂人、謫仙人、撈月人,應該不反對今人我在你西歸的一千多年後,大老遠地從台北到你當塗青山下的墳前,用一種發自內心的仰慕之情、以一種只適合你的獨特方式,來給你致意吧?

  • 海洋深處地形 陸以詩經命名

    海洋深處地形 陸以詩經命名

     陸上有山名、路名,國際海域的海底也有自己的「專屬地名」。國際海底地名分委會(SCUFN)這個國際組織,每年召開會議提案,專替海面下這片「藍色土地」命名。本次大陸在會議中提案的海底地名靈感全來自《詩經》,10個具有「中華文化」標籤的海底地名日前全部審議通過,將正式收入國際海底地名錄。 \n 本次國際海底地名分委會(SCUFN)會議,9月23日至9月27日在日本東京舉行,據大陸國家海洋局11月29日消息,本次大陸首次以中國地名委員會海底地名分委會的名義,提出10個以《詩經》為主要思路,從《風》、《雅》、《頌》中取材的海底地形名稱。 \n 藍色水域將飄中國味 \n 這些原本「默默無名」的海域有8個分布在太平洋,2個位於印度洋。本次海洋地名提案中,多以詩經《小雅》中的經典詩句來命名,分別為長庚、啟明、甘雨、朱應、維雨、大成、谷陵、柔木,2個位於印度洋海域中的地形,則取自《頌》。以文學史上最早的詩歌總集來命名,讓這些海底地形有了象徵中華文化的美名。 \n 今年大陸、俄羅斯、日本、韓國、巴西、挪威、紐西蘭等7個成員國,共向國際海底地名分委會提出55個新地名提案。經國際海底地名分委會審議,共有48個新提案獲得審議通過。 \n 太平洋底也有鳥巢 \n 中國大陸首次替海底地形命名是在2011年第24屆會議,當時已提出「鳥巢」、「白駒」、「彤弓」等7個位於太平洋的海底地名提案。其中,鳥巢海底丘陵於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被發現,丘陵頂部有一火山口形,正好似奧運主場館「鳥巢」,故以此為名。 \n 隨著深海資源勘探以及大洋科學考察技術日漸進步,載人潛水器下潛深度增加,新的海底地形不斷被發現。截至本次命名提案會議結束,已有29個具有「中華文化」的國際海底地名通過審議,被收入國際海底地名名錄。 \n 小 靈 通 \n 詩經 \n 《詩經》是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也是最早出現的韻文。原本叫《詩》,共有詩歌305首,因此又稱「詩三百」。《詩經》所涉及的區域多在黃河流域,故為北方文學之代表。《詩經》非一時一地一人之作,故作者不可考。形式多以「四言」為主,多疊字疊句。內容多為取材於社會生活的質樸寫實文學,《風》、《雅》、《頌》是按所和音樂的不同來分類。(陳怡君)

  • 大陸以詩經命名大洋海底

     中國大陸大洋海底地理實體命名體系方案最近通過專家審議,古典文學「詩經」擊敗小說「三國演義」與各朝代「帝王年號」,未來將以「風」、「雅」、「頌」命名大洋海底。 \n 人民日報海外版今天報導,中國政府2011年7月提交的「鳥巢海丘」、「白駒平頂山」等7個位於太平洋的海底地名提案,經國際海底地名分委會(SCUFN)第24次年會審議通過後,中國終於出現首個大洋海底地理命名。 \n 國際海底地名分委會第25次年會在2012年10月又通過中國提交的「牛郎平頂山」等12個海底地名提案;目前已有19個具有中國標籤的海底地名收入國際海底地名名錄。 \n 根據國際海洋法慣例,率先發現大洋海底地形的國家,有權對探勘海底提交命名。 \n 中國大洋礦產資源研究開發協會辦公室副主任李波表示,以「詩經」為命名思路的體系中,「風」主要在大西洋、「雅」在太平洋、「頌」在印度洋。 \n 李波說,命名要體現中國的傳統文化;第2要體現中華民族曾經航海的航海史;第3要有時代特色。 \n 國際海底地名分委會在2011年前,近3600個國際海底地理實體命名中,沒有1個由中國大陸提出。 \n 中國海洋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劉曙光認為,海底命名說明國家具備參與國際公海海底長期系統勘測的基礎與能力,也是積極參與全球涉海問題共同治理的重要方式,關係到未來對於國際公共海域開發、保護活動的某種優先權與參與權。1020920 \n

  • 朱永靈書藝讚 筆鋒靈動體例美

    朱永靈書藝讚 筆鋒靈動體例美

     中國藝術家徐冰在他的代表作《天書》裡,刻印了四千多個新漢字,詮釋他對中國書藝的獨到見解。鍾情書法的他,曾撰文推崇中國書法家朱永靈,以「什麼時候看,什麼時候都喜歡」力薦這位中國書法家的行草創作。 \n 北藝大關渡美術館主辦的「行道遲遲:朱永靈書法藝術展」現於國父紀念館登場,展出朱永靈二○○九年至今的隸書、草書、行書、篆書等體例的作品,約五十幅。這是朱永靈在台灣首次舉辦個展,展名「行道遲遲」出自《詩經.采薇》,隱喻他在創作路上雖然艱辛,卻依舊努力不懈的精神。 \n 朱永靈生於一九六四年,江蘇張家港人,自小就寄情書法,至今已寫了卅多年,曾於中國美術館、日本東京日中友好會館美術館舉辦個展。 \n 在徐冰眼中,朱永靈是個「一直活在墨香裡、與世無爭」的書法家。他自己也說,將情感全寄託於書法,走到哪寫到哪,就連遠行,隨身包裡頭也有個小硯台,每天仍維持寫書法四、五小時的習慣。 \n 來台展出的五十幅作品中,有朱永靈寫詩人李白的《草書歌行》、《古風》,陶淵明的《詩經》、王維的《鳥鳴澗》,杜甫絕句和《詩經.采薇》等名句,精準展現書法的五種體例之美。五種體例寫來風格殊異,更能顯現朱永靈如何以筆鋒靈動、精細雕琢字體的功力。 \n 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書法家劉濤,是朱永靈的老師,表示特別喜愛朱永靈的草書和隸書,讚賞他的筆觸力道拿捏精準,「以墨在厚重的塊面上,跳動著輕巧的點畫」,而他在作品中展現的動態「可被當作文人畫裡的蘭石圖」來欣賞。 \n 朱永靈不僅臨摹傳統書法,受到當代藝術家好友們的影響,他也嘗試寫些「歪歪扭扭」的當代書法,這次展出幾幅字詞創作如《玄風》、《一葦可航》、《一片冰心》、《幽玄》等,便是融合當代藝術實驗精神的作品。

  • 香港文匯報供稿-陝西合陽

    香港文匯報供稿-陝西合陽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詩經》開篇之作《關雎》記述了中國最早的浪漫愛情故事。陝西合陽,正是《關雎》所描繪的美妙之地,一座被浪漫包裹的城市。不僅如此,《詩經》裡30多篇都與這裡有極深的淵源。合陽被譽為「中華愛情詩歌之源」。境內洽川濕地是黃河流域最大的濕地,還有湖泊、蘆葦、珍禽等,恰如一個「北方水鄉」。 \n 走進如詩如畫的合陽,在水的滋潤下,這裡和關中其他城市完全不同。坐擁15萬畝天然蘆葦蕩的洽川濕地,鑲嵌著處女泉、夏陽瀵、王村瀵等七眼瀵泉,堪稱華夏一絕。同時,這裡還棲息著丹頂鶴、白天鵝等100餘種珍稀鳥類。 \n 徜徉完美 愛情發源地 \n 乘輕舟在蘆葦蕩中徜徉穿梭,賞蒹葭蒼蒼,思白露為霜,彷彿能聽見古代美人時而歡快、時而憂愁的吟唱。《關雎》講述的正是周文王和太姒的戀愛故事。其中「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優哉游哉,輾轉反側」用普通話讀的話並不押韻,但用合陽方言來念則韻味十足,因太姒是合陽人,因此該篇相傳是太姒所作。而《詩經.大明》裡「在洽之陽,在渭之涘。大邦有子,俔天之妹。文定厥祥,親迎於渭」講的則是周文王到合陽迎娶太姒的場景。合陽當地文化名人黨憲宗老先生強調,黃河最美的地方便在洽川。洽川擁黃河流域最大的湖泊濕地,有天下獨一無二的七眼瀵泉,每小時出水達3486立方米,還有15萬畝天然蘆葦蕩,面積為黃河中上游之最,每年隆冬初春,有數萬隻飛鳥在洽川濕地棲息。 \n 當然,最吸引人的莫過於洽川是中華愛情詩歌之源。《詩經》除了《關雎》、《大明》,還有《思齊》、《蒹葭》、《韓奕》、《卷耳》等30餘篇,都與洽川有關。在洽川濕地,無論走到哪裡,彷彿都能感受到幾千年前的浪漫愛情氛圍。與梁山伯祝英台、牛郎織女、唐明皇楊貴妃等中國愛情故事不同,文王和太姒的愛情堪稱完美。文王得太姒而修禮制,太姒佐文王母儀天下,教兒子姬發終得天下。 \n (文轉B6版)

  • 南方水澤中的美麗歌聲

     雲門.九歌》開演的舞台,台前盛滿一盆一盆的蓮花。蓮花靜靜搖曳,彷彿聽得到水聲。蔓延著蓮花的河流,蔓延著蓮花的湖泊,蔓延著蓮花的池沼。都是水,〈九歌〉是草澤水流中的美麗歌聲。是流蕩在陽光亮麗溫暖國度的南方的河流,是地理上屈原的故鄉,是兩千多年前先秦爭霸時代的楚國,是流蕩著長江、沅水、湘江的肥沃流域,是充滿了巫的神秘、充滿著歌聲與愛情的熱烈的國度。 \n 「楚」是古字裡的「■」,是林木中建立的國度。《楚辭》是這長滿豐茂植物的草澤間的歌聲。但是,兩千年來,《楚辭》逐漸流蕩成地理與歷史之外另一條文化的或心理的流域。《楚辭》不同於北方文學的《詩經》,《詩經》裡更多艱困現實中人的穩定與務實的想法,是在廣大乾旱土地上的農民耕作的秩序與節奏。 \n 做為歌聲,《詩經》更工整、更規矩,沒有太多裝飾的華麗, \n 沒有繁複辭藻的堆砌誇張,沒有驚嘆號的連串震盪,沒有魂牽夢縈 \n 的曲調的迴環與纏繞,沒有一唱三嘆的情感的跌宕。《詩經》是廣義 \n 北方文學的古典,在「2+2=4」的基本格式裡,進行著現世生活理性 \n 的敘事。如果《詩經》是在北方土地上建立的歌聲,《楚辭》顯然是流蕩在南方水流中的另一種「詠唱」。 \n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無論從節奏上來聽,或視覺上來看,《詩經》都傳達了一種穩定工整。2+2=4是《詩經》的數學古典,均衡、穩定、對稱、四平八穩,如同民間至今流傳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雙音節重複的四個字一直成為中國語言的結構基礎,也大量積累成四個字的成語,儲存在整個文化的記憶庫中。「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漢文化中四個字的雙音節結構,形成整個文化主流穩如磐石的基礎。 \n 沒有強烈的激動,沒有愛恨的極端,平穩安定,彷彿四時的農業秩序,「秋收冬藏」。《楚辭》顯然是要背叛這穩定的。高余冠之岌岌兮,長余佩之陸離!製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楚辭》大量出現對「二」的背叛,背叛了「二」的對稱,背叛了「二」的均衡,背叛了「二」做為「偶數」的倫理基礎。「高余冠」「長余佩」、「製芰荷」「集芙蓉」,都是「三」。 \n 《楚辭》以「三」做句型的新的嘗試,在「奇數」裡尋找不穩定的奇險與變幻。「二」如果是穩定古典的「布魯斯」舞步,「三」則是華麗飛旋的「華爾滋」,華爾滋就是要跳到使人神馳目眩。華爾滋不是追求步伐的穩定,而是從虛實交錯的變化裡重組步伐的結構。華爾滋背叛了步伐的踏實,它使人飛揚。《楚辭》也一樣,《楚辭》破壞了偶數「二」的穩定,用「三」旋轉成令人神馳目眩的感官愉悅。 \n 一般人把《詩經》定位為「古典」,《楚辭》則是「浪漫」文學之祖。「浪」與「漫」都與「水」有關,雖然是翻譯自西方美學的名稱,卻在字義上業已定位為感性背叛理性穩定的力量。少年時初讀《楚辭》,太多艱深的典故,內容看不懂,但印象最深的便是那大量夾雜在內容中的「兮」、「些」這些虛字。「兮」與「些」沒有內容,卻是聲音上詠嘆的記錄。做為歌聲的記錄,《楚辭》更像一種「樂譜」,「兮」與「些」都是驚嘆的裝飾音,像西方歌劇裡的「花腔」。 \n 曾經在貴州山裡聽民間隔著河的兩岸在山谷裡對唱,高亢激昂,神魂顛倒,好像那歌聲就叫「花子」,使我想起古老的《楚辭》。在農業 \n 土地裡,勞動的節奏常常是2+2=4的穩定規律;然而在河中流水上的歌詠,要跟隨槳櫓的搖動,要跟隨水的迴旋與風的飄揚,那歌聲的變幻莫測 \n 或許必須是《楚辭》的悠揚跌宕吧! \n 〈九歌〉一直被認為是屈原的作品,但近代神話與人類文化學的觀點,都逐漸傾向認為〈九歌〉是當時南方楚地民間祭神中的讚辭,屈原或許只是採集民歌或修飾民歌的文學工作者或音樂工作者。流傳在廣大的南方,像〈九歌〉一樣歌詠天地,頌讚山川,敬畏愛與死亡,悲憤災難或戰爭的歌聲一直在流傳。 \n (文轉B7版)

  • 徐蒹葭沒補習 遇瓶頸就彈琴

    徐蒹葭沒補習 遇瓶頸就彈琴

     苗栗縣明仁國中國三學生參加今年國中基測成績優異,美術班學生徐蒹葭考了四一二分滿分的好成績,是全縣今年唯一,也是基測加考作文後,第一名滿分者。校長黃慶瑜表示,家長會將頒贈十萬元獎金鼓勵她,期許她繼續深造。 \n 在明仁服務十一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學生」,導師謝祥仁表示,徐蒹葭非常注重小細節,每次檢討考券時,任何問題都細心註記,對於答對的題目也不馬虎,仍認真記錄各題的觀念。 \n 徐蒹葭的父母都是國小老師,她的名字「蒹葭」來自於詩經《蒹葭》,她說,從國文科系畢業的父親徐榮生喜歡詩經的優美意境,讓她的名字不僅好記又特別。 \n 校長黃慶瑜稱讚,徐蒹葭國中三年成績幾乎都是第一,但話不多的蒹葭謙虛的回應「有兩次沒有第一名!」國中三年完全沒補習,她上課專注、勤做筆記,除每天準時收聽英文雜誌,每個月還要求自己寫一篇英文作文,對自己相當嚴格。 \n 除了校內成績優異表現,她在音樂、美術方面也略有涉獵,從七歲開始學鋼琴,已通過鋼琴四級檢定,徐蒹葭說,讀書累了或是遇到瓶頸,她喜歡鑽進音樂與美術的世界,短暫逃離書本的沉重壓力。 \n 將北一女中設為唯一的志願,徐蒹葭即將遠赴台北唸書,她說,學習獨立也是另一門課題,期待變成小綠綠的一員。

  • 心聲報到-師恩難忘 感受人文點滴

     「她的頭髮是紫色的,髮型非常簡潔,常常穿紅色的風衣,配銀灰、寶藍色的高跟鞋,跟我們印象中刻板、保守的老教授很不一樣。」交換於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系的大三學生周子王力這樣描繪學校裡教《詩經》的許老師,子王力來自北京中央民族大學中文系,許老師講授的《詩經》,是讓她感觸最深的一門課程。 \n 做學問當做生活方式 \n 周子王力認為,許老師不像大陸的老師一樣,把《詩經》當做一門高高在上的學問,而是把《詩經》看做日常生活中會想會做的事情,和現實聯繫的格外緊密。例如講到「豈無膏沐」、「首如飛蓬」這樣的字句,便舉自己和同學們的髮型作為例子,精於自嘲的她常常把課堂氣氛帶動的十分活潑,許老師偶爾也會在課上夾雜著抒發些人生感悟,真誠而坦然,毫無說教色彩,「她調侃單身的同學,如果實在覺得寂寞,沒關係,多讀些書,當你看到古人也和你有一樣的感歎時,你就不會覺得自己是寂寞的了。」 \n 許老師把做學問當做一種生活方式的人生姿態,也帶給子王力很多啟發。「儘管許老師研究的是古代的《詩經》、敦煌學,但是她強調,現代人要活在當下,所以她同時涉獵現代詩歌,常常出國旅行,並一再鼓舞我們去開拓視野。」子王力也在許老師的鼓勵下去了台灣的許多地方,從雨霧繚繞的阿里山,到溫馨怡人的平溪、十分,她學習到讀萬卷書行萬裡路的可貴,明白了要像許老師那樣從書本中走出來,才能看的更遠。 \n 熱情稱讚最喜歡學生 \n 同樣讓周子王力感恩不盡的,還有文字學的柯老師。這位老師已經70多歲了,面對教學仍然一絲不苟。「我這門課學的比較好,期中考試後的那節課,她請我起來自我介紹,當著全班的面對我表示感謝,讚賞我學習文字學的認真。實在慚愧,分明應該是我感謝她的。」周子王力說,後來一次她在麵包店偶遇柯老師跟她打招呼,這位老師不僅把麵包給了她,還跟麵包店老闆熱情地介紹她是「我最喜歡的學生」,言語間滿是驕傲,像是一位溫暖的長輩一樣。 \n 教授兒童文學與歷史小說的鄭老師給周子王力的印象,又是一種別樣的可愛。鄭老師帶子王力和同學們去竹子湖吃飯,路過幾座日劇時代留下的古舊建築,她興奮地給大家指認自己作學生時常去的溫泉湯館,竹子湖的花樹與藍天,連同鄭老師風趣的言語,似乎與文化大學不曾間斷的文脈融為一體,成為周子王力台灣印象中極美麗的一幅畫面。 \n 周子王力說,「是這些老師為我的台灣之行打開了一扇窗,從他們身上看到這裡的人文之美。師恩難忘,唯有以學業上的精進來回饋他們的幫助和教導。」

  •  瓢早在《詩經》裡就露出來半個臉。因為《詩經》裡面寫到葫蘆。 \n 《水滸》裡面,吳用這一夥好漢們智取生辰綱,引子就是用一把瓢,在宋朝婆娑的松影裡,晃蕩著一把瓢,那瓢裡盛著溶化的蒙汗藥、情節、倒影、還有幾聲飄忽的呼哨。 \n 瓢的前身是葫蘆,就是說,瓢年輕的時候可以吃,切片炒吃,年紀一大,老了,就只有作瓢。 \n 我家院子裡每年都種葫蘆。過去是吃菜,或作瓢。現在是往上寫字。 \n 瓢是把一個成熟的菜葫蘆對割後製成,葫蘆的二分之一就叫瓢。但那些亞腰葫蘆、蚰葫蘆不能作瓢,只有菜葫蘆可以。 \n 瓢是鄉村炊具裡不可缺少的器物。在我家裡,就有水瓢、面瓢兩種之分。 \n 平時和麵,往缸裡取面時用面瓢,母親叫作「搲面」,鄉村古語;做飯舀水時用水瓢。後來鐵、鋁、塑膠製品的炊具出現,瓢才開始退出我家的灶台。 \n 當年村裡用瓢有個約定成俗的規矩:一家人不能使用同一個葫蘆解開的瓢,否則以後會出禿子。 \n 有點近似童話。

  • 《紅樓夢》後40回 恐是別人續寫

     《紅樓夢》後四十回是不是曹雪芹本人所作?這樁文學公案,植物學家潘富俊以他獨門的「植物考據法」加以破解:經過他的統計,《紅樓夢》後四十回出現的植物數量與種類,比前八十回銳減許多,他斷定:「如果不是曹雪芹突然摔樓腦袋空白,就一定是別人續寫的!」 \n 六十歲的潘富俊生平兩大愛好是植物與詩詞,只要談到這話題,他就兩眼發亮、口沫橫飛。過去他花數十年時間,一一考據出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植物樣貌,出版《詩經植物圖鑑》、《紅樓夢植物圖鑑》、《福爾摩沙植物記》等書,近日推出《中國文學植物學》為集大成之作。 \n 留美取得農藝博士,歷任林業試驗所生物組組長、恆春研究中心主任,十二年前靈機一動,在台北植物園規畫「詩經植物園區」,終於把兩大愛好結合,大獲好評:「有些老先生發現,讀了一輩子的《詩經》裡植物原來長這樣,都好驚奇!」 \n 憑著數十年來地毯式搜尋書海的功夫,他在《中國文學植物學》分詩經、楚辭、章回小說、國畫等篇,考據文中時記生態,還原文人筆下的植物樣貌,也收錄古今易混淆的植物名稱。比如詩句中的「雞頭」原來是芡、「鴨腳」是銀杏等。 \n 除了沉浸書海,潘富俊更奉行「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每年出國四、五趟,別人覽看古蹟山水,他卻彎腰埋首草木之間。他曾大老遠跑到成都的杜甫草堂,只為看一眼「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裡的「柏」。 \n 研究出名聲後,近年大陸許多園林搶著邀他規畫文學植物區,預計今年開幕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也有他以台灣史為主題設計的植物園區;如他以台灣馬桑作為「霧社事件」的代表植物,「因為它有毒,許多原住民選擇吃這種植物自殺。」 \n 他還曾發想以植物寫作成推理小說,當被問到會以哪一種植物代表自己?他毫不猶豫回答:「豆蔻!因為期許自己永遠青春啦!」

  • 兩岸迎端午 詩歌伴樂追詩魂

    兩岸迎端午 詩歌伴樂追詩魂

     端午節亦是詩人節,兩岸文化界於端午前夕均推出詩會活動,以詩會友、以詩悼念,延續詩人屈原的情懷,傳遞以詩關懷社會的人文精神。 \n 董陽孜寫詩魂 \n 台灣的誠品書店,今年首度舉辦詩人節活動,由名書法家董陽孜擔任策畫召集人,由她親筆提寫的「追魂」二字作為活動主軸,除了追思屈原,也感念世界各地今年在天災帶來的巨變中受傷的靈魂。在誠品信義店的書香氛圍中,邀集了羅智成、陳育虹、向陽、鍾永豐、尤勞尤幹及巴旺6位詩人,在音樂人林少英、李守信等樂手作曲、共同創作之下,組成一場詩歌的爵士音樂會。 \n 在「追魂」的意含之下,6位詩人融合國語、台語、客語、原住民母語朗讀了《舞墨》、《河流進你深層靜脈》、《世界恬靜落來的時》、《臨暗》、《神靈之橋》等多首詩歌,結尾並在向陽的《咬舌詩》與陳育虹的《活著之必要》交錯串聯中畫下句號。羅智成會後表示,自己以朗誦《輓歌˙旋》和《舞墨》分別向已故舞蹈家羅曼菲和書法家董陽孜致敬,在兩岸文化交流密切的今夕,他認為精彩的人物,是台灣目前文化產業的優勢。 \n 陸連3年端午詩會 \n 大陸則連續第3年於端午節前夕,在郭沫若紀念館端午詩會,由雷抒雁、石維堅、陸洋、于芳等名家,和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藝術學院學生分別朗誦了郭沫若今譯、雷抒雁今譯《詩經》片段,以及席慕容、楊匡滿、梁平、李琦等人的詩作,從詩經一直演繹至今人新作,其中並包含了梁平的《汶川故事-5·12大地震災後重建詩報告(節錄)》,兩岸詩人同樣回歸文學,以文字撫慰受創的靈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