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詹婷怡的搜尋結果,共57

  • 詹婷怡卸NCC主委後 公開場合輕鬆玩自拍

    被請辭的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今首度參加公開活動,卸下主委身分後她心情顯得格外輕鬆,不僅與現場來自國際的網路專家聊天、交換意見,還大方與專家玩自拍、合照;卸下公職身分的她,似乎及早擺脫近來NCC開罰中天、假新聞等紛擾影響。 \n \n詹婷怡今出席台灣網路資訊中心的公開活動,會中討論網路資安、個人穩私保護以及關鍵網路識別碼等議題,不同於先前主委的身分,她以一般來賓的身分參加,在台下聆聽、完全沒有公開發言,會議進行一半時,她還拿起手機玩自拍,好心情全寫在臉上。 \n \n會後面對媒體追問,詹婷怡不願意多談先前的請辭過程,強調這1個月都要低調、不能發言,現在重心先在交大教書,並沉潛一段時間,要利用這個機會減重、把週遭事物調整好後「重新出發」。 \n \n詹婷怡強調,接下來希望能「用對的方法、做對的事情」,她說,會公開出席這場活動,是先前就已經答應主辦單位而情義相挺,未來仍會專注於數位匯流的研究上。

  • 陳朝平》誰殺了NCC?

     可惜了!NCC前主委詹婷怡「不該辭卻辭,當辭又延辭」,失去為獨立機關立典範的機會。先說不該辭卻辭。 \n 根據現行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之規定,NCC委員與主委任期四年,均由行政院長提名,經立法院同意後任命之。換言之,NCC委員與主委的產生方式,註定了他們和行政院長的關係,存在著上下臣屬的關係。然而,詹婷怡並非蘇貞昌欽點,而是前前行政院長林全提名經立法院同意後任命的,且有任期保障,林下賴上時,NCC主委無須加入總辭的行列,如今,賴去蘇來,蘇又有什麼權力對主委頤指氣使? \n 作為一個獨立機關的首長,早在蘇貞昌喝斥NCC「誰都管不了它,它什麼都不管」的時候,詹婷怡就應該正義凜然地挺身而出,正告蘇貞昌:「把你的黑手髒手拿開!」果真如此,詹婷怡勢將為獨立機關立典範,凸顯NCC捍衛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的堅定立場。 \n 退而求其次,詹也應該在蘇貞昌喝斥她的當下,召開記者會,公然辭官,並藉機給蘇貞昌和民進黨袞袞諸公諸婆上一課:「獨立機關應如何確保新聞與言論自由!」 \n 可惜,詹當辭又延遲。在蘇飆罵10天後、NCC表完忠心,對中天等十餘家媒體做出處分後的第二天,詹悄悄地遞上辭呈,又在消息走漏後,悄悄地用臉書證實辭職,並謝謝蔡總統和NCC的同仁。謝謝NCC同仁並肩作戰猶可說,謝謝蔡總統?蔡總統不能維護獨立機關,不能捍衛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謝她什麼? \n 詹婷怡被請辭事件,還牽涉到利益衝突迴避的問題。 \n 按通傳會組織法第八條規定:「本會委員應超出黨派以外,獨立行使職權。於任職期間應謹守利益迴避原則…」。試看NCC重罰中天一案的案外案。也就是NCC委員洪貞玲在中天赴NCC陳述的會議中,質疑中天新聞部主管的專業。洪當然有權質疑中天新聞主管的專業,雖然,這樣的質疑,顯示了她缺乏風度、對特定媒體工作者抱有成見。不過,真正要關切的倒是洪貞玲沒有謹守利益衝突迴避的原則。 \n 洪貞玲的政治背景鮮明,也是「反媒體壟斷」和「反旺中集團」運動的急先鋒。以洪貞玲鮮明的政治色彩,2016年行政院提名她接任NCC委員,已屬不當,洪既為委員,遇著中天案,理應自請迴避,而不是見獵心喜,藉機羞辱他人。洪行使職權,既不能超出黨派,應迴避而未迴避,唱和了蘇貞昌,還作賤了NCC的獨立性,真不知洪將來返回校園後,又該如何向學生闡述獨立機關與新聞自由的議題? \n 誰殺了NCC的獨立性?兇嫌抓到了!蘇貞昌夥同民進黨「謀殺」在外,NCC委員「應援」於內。借問一句:民進黨完全執政,中華民國還有獨立機關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 民進黨的謬誤邏輯

     去年九合一民進黨慘敗後,民進黨坦言「脫離民意」是敗選主因。但事隔3月,卻翻轉了認知,對外建構「仇中恐中」,對內懲治「假新聞」,意圖製造寒蟬效應讓藍噤聲。民進黨做法是為明年大選考量,但最終恐將民心盡失。 \n 以高雄市長韓國瑜訪陸港為例。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一方面說,肯定拚經濟的國人,但卻強調「顧肚子、不顧佛祖」,連「豬狗禽獸」都不如。即使事後道歉,但仍強調進中聯辦「扣分」,是中了別人設計圈套。陸委會甚至以國安名義悍然修改兩岸及港澳關係條例,將「仇中恐中」法律化,謬誤邏輯莫此為甚。 \n 陳明通過去曾見過中聯辦台務部長邢魁山,但未公開也未事後報告;陳當時作為就不「扣分」、不是中別人圈套?陳菊2013年赴陸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天津市長黃興國,做為高雄市長,陳菊返台未向政府報告,就不是「不顧佛祖」?返台後受綠營肯定,藍營就是「賣台」,還要嚴審且以法律禁制,這是哪門子邏輯。 \n 再看NCC開罰中天100萬及事後主委詹婷怡「被請辭」。原來從去年「關西事件」起,「假新聞」就是民進黨的痛。蘇揆嗆NCC「誰都管不到,但也什麼都不管」,原來媒體反映民意主流是「假新聞」,做為綠營「獨立機關」不打就是失職,詹婷怡也只能下台一鞠躬。 \n 對外(藍)重重舉起,對內(綠)輕輕放下,就是這套謬誤邏輯的標準。綠犯錯是「內部矛盾」,「批評/團結」可矣;藍是「敵我矛盾」,只能「專政」。 \n 只是,韓國瑜有民意,民進黨呢?誰背離民心其實一目了然。

  • 詹被請辭 邱志偉喊冤還未送案

     通傳會前主委詹婷怡傳出「被請辭」,外界把矛頭指向綠委邱志偉與10多位綠委連署,是壓垮詹的最後一根稻草。邱志偉昨天急撇清,稱雖曾提案建請蘇揆將詹婷怡免職,但並未送案。邱還幫蘇揆緩頰,說行政院並不知他有這份提案,駁斥逼退詹的說法。 \n 邱志偉相當關注「假新聞」議題,去年九合一大選期間曾提案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要對透過網路散播傳遞假新聞、假消息,處3日以下拘留或3萬元以下罰鍰,消息一出,引發社會強烈撻伐,就連民進黨祕書長洪耀福第一時間也對「假新聞關3天」急滅火,儘管表態反對,法案仍交付委員會,只是迄今還未排案討論。 \n 但邱志偉拋出「假新聞關3天」,PTT鄉民嗆太扯了,更質疑此提案恐淪為言論、思想審查的工具,在九合大選後,詎料,蘇貞昌在3月17日怒批通傳會對假訊息「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後,箝制言論自由勢力復辟再起。 \n 過沒兩天,邱志偉就提案要求蘇揆將詹婷怡免職,連署人還包含綠委蘇震清、許智傑、鄭寶清、吳思瑤、施義芳、呂孫綾、劉世芳、楊曜、李麗芬、周春米、陳素月、鍾孔炤、吳琪銘、張宏陸、鍾佳濱等15人。 \n 詹婷怡黯然請辭後,外界把下台導火線指向連署提案。邱志偉不否認很多立委、民怨都反映NCC處理假訊息不夠積極,甚至讓社會混亂,因此3月18日在交通委員會質詢時,明白跟詹說「對你的表現感到很失望」,19日立院院會時本來想提建請案,所以才找其他綠委連署。 \n 但邱志偉解釋,立委雖然有NCC的人事同意權,但對詹的表現不滿意也不能要求她下台;根據《通傳會組織法》,若有失職行為得由行政院長免職,不過他最後並沒有送出提案,希望給她一點「改善時間」。

  • 詹婷怡走人 NCC淪陷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已請辭獲准,證明了民進黨為了2020大選,已不在乎面子,鐵了心要將NCC繼黨產會、促轉會後,轉型成東廠三號,以打假新聞為由,壓制那些批判執政黨的媒體,打擊韓流或藍白陣營候選人。 \n 民進黨從陳水扁掌政以來,最擅長的就是動用各種行政資源,進行割喉戰,以求逆轉勝。2004年在台南的2顆子彈,目的不是政治暗殺,僅為了催出原本對阿扁執政失望的支持者投票,讓阿扁最終得以0.22%、史上最小的近3萬票差距連任成功。民進黨又在思考如何再次運用割喉戰,讓2020大選再度上演逆轉勝。 \n 行政院要NCC開罰媒體,不是要禁絕批評聲浪,而是要增加媒體報導藍營的成本,讓媒體陷入創造收視率、增加廣告營收與罰鍰和行政介入的兩難。這兩難或可造成媒體恐懼,心中先自我審查,避免觸犯政治地雷,以致新聞「不好看了」,收視率又下降了,民進黨就達到目的了。這不是民進黨的陰謀,而是陽謀。 \n 站在朋友的立場,我誠摯地為詹婷怡主委求仁得仁喝采。此時此刻或有委曲與牽掛,但隨著謝幕的掌聲響起,詹主委將會贏得社會的尊重,因為在她任內,她為NCC畫下了一條防線,讓民進黨要以恬不知恥、眾人皆唾的方式才能將手伸入獨立機關。 \n 然從當初懷抱理想,參與催生和第一屆委員提名作業的專家來說,我不禁悲鳴三嘆,蘇貞昌讓詹婷怡被辭職,NCC等於是死了。民進黨如此逼退異議官員,任何有理念的專業人士還願再擔任NCC主委一職,等著被羞辱嗎?除非願意厚顏當東廠。 \n 由於翁柏宗代理主委本是事務官出身,習於「長官交辦、使命必達」的行政倫理;且距2020大選只剩9個月時間,空降主委恐需花相當時間了解業務,而無法專心民進黨念茲在茲的「壓制負面消息」,不難推測,行政院會以代理主委方式直到本屆委員會任期結束。 \n 也因此,未來9個月裡,NCC打擊民進黨認為的「假新聞」力道沒有最重,只會更重。媒體只能自求多福。 \n 一個台大校長搞掉3位教育部長,為打壓電視台又請辭了一位NCC主委,這在從前是不可思議的事,但都在民進黨執政3年內發生了。這顯示社會自有其能動力,非政黨能控制的。「假新聞」最重要的火種不是傳統廣電媒體,而是社群平台用演算法創造的千千萬萬同溫層而星火燎原的。覺青和小英政府認為自己占據網路優勢,不願制訂數據服務的管理規範,只將廣電媒體汙名化。我百分之百相信選民會在2020大選告訴民進黨,寧願被韓流的報導淹沒,也不願回到政府管控的三台聯播時代。(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 NCC主委被辭職 張善政斥:國家大災難!

    NCC主委被辭職 張善政斥:國家大災難!

    日前「中天新聞台」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開罰,數日後,該會主委詹婷怡,被「民進黨立委們請辭」,引起社會各界譁然,對此,前行政院長張善政今早在臉書發文就批評,連NCC當初設計時標榜仿效的美國FCC,也沒有因為播報內容開罰媒體的紀錄。對此,張善政說,接下來,看誰要接任主委,若是一個沒有專業的人,將是國家的大災難。 \n \n 張善政今早在臉書發文,稱「其實由日前中天電視被NCC開罰,就已經看出來詹主委的專業馬奇諾防線被政治力突破了」。就連NCC當初設計時標榜仿效的美國FCC,也沒有因為播報內容開罰媒體的紀錄。恭喜民進黨政府,在媒體管理上真是世界一流,青出於藍。 \n \n憑心而論,詹主委一直在專業上還把持得不錯。許多網路圈內的朋友都告訴我,她近年來一直承受民進黨給她很大的政治壓力,但是她一直覺得她終有卸任的一天,會回到業界。如果她讓政治凌駕了專業,她會被業界人士瞧不起。非常正確! \n \n 張善政認為,但她終於還是挺不住了。看蘇貞昌如何批評NCC:「誰也管不住它,它什麼事也不管」,完全不把NCC是委員合議制的獨立機關放在眼裡。回憶過去歷任院長,沒有人敢像蘇貞昌這樣批評NCC。奇怪的是,過去許多嗆聲國民黨時代NCC的自由派學者,一個也沒出來捍衛NCC的獨立性。 \n \n在蘇貞昌批評後,NCC終於對中天開罰。至此,標榜聖潔的皇后貞操已經完全被摧毀。詹主委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離開,對她維持專業形象是件好事。求仁得仁,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n \n 張善政無奈地說,接下來,看誰要接任主委?如果是一個沒有專業的人,將是國家的大災難,因為5G釋照就要開始規劃,這是攸關台灣未來無線通訊應用發展的大事,遊戲規則如有不當,遺害萬年。 \n \n想在民進黨政府裡發揮專業的官員們,可以夢醒了!前有農委會陳吉仲,後有NCC詹婷怡。一個在農業圈裡和青農硬掰對幹,變成過街老鼠,一個則是維持了專業下莊。誰比較對得起自己,很明顯了!

  • NCC主委詹婷怡 被請辭意味濃

    NCC主委詹婷怡 被請辭意味濃

     詹婷怡2日請辭NCC主委職務,成為NCC修改組織法規定主委4年任期制以來,第一位未做滿4年的主委。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 2日晚間表示,詹婷怡的辭呈已於3月28日就已送到行政院,院長蘇貞昌傍晚已准辭,預計4月3日生效。 \n Kolas轉述蘇貞昌談話指出,已經收到詹婷怡的辭呈,對於她想回業界的想法表示理解,並尊重詹婷怡請辭的決定,並指定由副主委翁柏宗暫時代理。 \n 由於NCC掌管電信、有線電視、衛星廣播電視、廣播等國內所有電信、影視產業,昨日詹婷怡請辭,在業界引起相當大的震撼。 \n 市場揣測這次詹婷怡請辭的原因,與NCC近來處理假新聞、被行政院長蘇貞昌重砲轟「誰都管他不到,但他也什麼都不管」,以及開罰中天新聞台高達100萬元、備受爭議不無關係。行政院將假新聞氾濫責任歸咎於她,詹婷怡最後做出請辭決定,其實是「順勢而為」、「從善如流」。也因此,外界普遍解讀這次詹婷怡其實是「被請辭」的意味濃厚。 \n 詹婷怡昨天下午在個人臉書證實,已向行政院院長蘇貞昌提出辭呈,並以「美麗數位新台灣」為題發表600多字的發文,她強調「NCC推動「美麗數位新台灣」願景,持續一步一腳印的實踐,她個人一路以來就是一個拓荒者,不會害怕未知、不會畏怯困難,有不足的地方就改進,有疏漏的地方就補強,並結合所有理念相同之士共同努力」,同時最後她強調 「個人也會在不同的崗位上繼續前行!」 \n 市場人士表示,相較於前任主委石世豪「不畏戰」,經常在立法院與立委劍拔怒張、大力辯論,詹婷怡明顯身段柔軟,近幾年NCC在立法院受到的砲火明顯溫和許多,推動4G多次競標、確立國內多部匯流法典頗多貢獻。 \n 由於NCC主委職務一向由行政院提名任命,對於未來新任主委人選,各界都相當關注。

  • 詹婷怡被請辭 藍委轟NCC:綠兮兮政治干預

    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不滿假訊息流竄,點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而NCC主委詹婷怡曾稱會在崗位上「戰到最後一刻」,昨卻突然請辭獲准,引發關注。對此,國民黨團今召開記者會,藍委曾銘宗直指詹婷怡並非主動請辭,而是遭清算鬥爭、被迫下台,要對行政院破壞獨立機關、干預獨立行使職權的粗暴行為,表達最嚴重的抗議。 \n \n國民黨團今召開「獨立機關已死!蘇貞昌蹂躪NCC,新聞劊子手換誰當?」記者會,藍委費鴻泰直批,蘇貞昌認為詹婷怡對媒體箝制不夠而惱羞成怒,先對中天重罰100萬,如今詹婷怡被迫離職,「敬告蘇貞昌,你是皇帝嗎?你是軍閥嗎?」連軍閥、皇帝都不敢箝制言論自由,蘇竟做這樣的事,「歷史會給你記下一筆,你會做台灣民主的罪人」。 \n \n藍委賴士葆則說,詹婷怡的去職,是道道地地、如假包換的政治干預,可見蘇貞昌的黑手、髒手伸進NCC。他接著說,如今蘇貞昌回鍋當院長,扮演新聞自由劊子手角色,未來的主委一定要禁得起各方檢驗,先去顏色化;不過,如今總統蔡英文選情危急,只有靠蘇揮大刀殘害新聞自由、製造寒蟬效應來獲取政治利益,讓台灣只剩「皇帝制」,「批評他就是假新聞,這是何等的悲哀」。 \n \n藍委柯志恩則諷,NCC已經變「髒兮兮」,如今在詹婷怡被請辭後,「髒兮兮」又變成「綠兮兮」,完全以「綠」的想法來作唯一依歸。且現今所謂「獨立機關」,從中選會、黨產會、促轉會到NCC,碩果僅存的只剩飛安會及公平會,行政院應將行政組織基本法中所謂「獨立」全都去掉。 \n \n她進一步說,詹婷怡在任期前被請辭,請問何「獨立」之有?清楚可見民進黨已啟動選舉步驟,任何假新聞、主委人事都是民進黨說了算,轉型正義不正義,獨立機關不獨立。她呼籲,強力希望詹婷怡秉持過去勇敢作為出面說清楚、講明白,到底受到怎樣壓力突然被請辭。 \n \n曾銘宗也表示,在民進黨執政下,3年來包含促轉會、中選會、NCC等單位一一淪陷,獨立機關全不見,到時候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也不見,呼籲全民利用年底選舉睜大眼睛,一同制裁民進黨。

  • 詹婷怡「被請辭」鐵證?綠委逼退文件曝光

    詹婷怡「被請辭」鐵證?綠委逼退文件曝光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因「假新聞」議題遭執政黨砲轟,行政院長蘇貞昌更直接點名NCC「誰都管他不到,但他也什麼都不管」。縱然NCC主委詹婷怡數度對媒體表示,會在崗位上「戰到最後一刻」,2日卻突然請辭。綠委一度擬《立法院院會臨時提案》曝光,由邱志偉提案、十五名綠委連署,將詹免職。 \n \n這份《立法院院會臨時提案》表示:「檢視詹婷怡主委任內,常以避免侵害言論自由為理由,掩蓋程序拖延、管制不彰之事實,放任假消息誤導視聽,妨礙公共討論,讓台灣媒體環境惡化至無以復加的境地,社會造成對立加劇,使其他政府機關為了澄清假消息而疲於奔命,虛耗行政能量,民眾怨聲載道,政府的存在旨在解決問題,應勇於任事,不應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自命清高、尸位素餐,以維護言論自由之名,行放縱破壞之實。」 \n \n內文更批判:「考量詹主委任內對於假消息現象治理無方,疏於監管媒體亂象,其專業性及行政效率均不足以支撐其作為獨立機關首長之正當性,更違背本席及連署立委當初行使同意權時之期待。」 \n \n文末則寫道:「行政院蘇院長既於3月17日向媒體表達相同見解,建請行政院蘇院長依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第六條規定第二款規定:『本會委員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由行政院院長予以免職:二、違法、廢弛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針對上述之失職行為,將詹婷怡主委予以免職,彰顯責任政治精神。」 \n \n本份文件日期為3月19日,也就是蘇貞昌痛批NCC「誰都管他不到,但他也什麼都不管」後的兩日。提案人為民進黨立委邱志偉,連署人則有民進黨立委蘇震清、許智傑、鄭寶清、吳思瑤、施義芳、呂孫綾、劉世芳、楊曜、李麗芬、周春米、陳素月、鍾孔炤、吳琪銘、張宏陸、鍾佳濱等十五人。最後此案未送出。

  • 影》NCC主委詹婷怡請辭 蘇貞昌:尊重、祝福

    影》NCC主委詹婷怡請辭 蘇貞昌:尊重、祝福

    NCC主委詹婷怡請辭,外界咸認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批評NCC效率不彰是主因,蘇貞昌3日赴新北市視察時表示,詹主委寫信向他辭職,表示有意回業界服務,他予以尊重跟祝福,對外界質疑「我都聽到了,也都尊重」。 \n \n蘇貞昌說,詹主委寫了一封辭職信給他,提到她過去這段時間的努力,也提到她準備回業界服務,他對詹主委的決定表示尊重,也祝福她的決定,他希望大家能看到各個政府機關一起為國家努力。 \n \n對於外界質疑詹婷怡是否「被請辭」,蘇貞昌也說,詹主委的辭職信裡特別提到「希望能准她辭職」,甚至提到「玉成」兩字,也再三達表感謝之意,對於各界對所有事情的看法,「我都聽到了,也都尊重」。

  • 政院澄清詹婷怡非被請辭

    政院澄清詹婷怡非被請辭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主任委員詹婷怡「被請辭」的傳聞不斷,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上午澄清,詹婷怡不是被請辭,而是主動提出辭呈,蘇揆尊重及理解其想法,也就尊重她的決定。Kolas說,儘管外界有諸多揣測,但政院沒有人施壓要詹請辭。 \n \nKolas開宗明義就說,詹婷怡不是被請辭,昨天第一時間政院已說詹是3月28日把紙本辭呈送到院長室,蘇揆昨下午在五點左右批准,同時批准翁柏宗副主委代理主委所 以並沒有被請辭之說。 \n \nKolas並強調,詹的辭呈中提及對數位匯流政策法案的努力,而且也感謝蘇揆,希望蘇揆「成全」回到業界,未來可扮演產業及官方的橋樑,蘇揆感謝也理解詹婷怡擔任主委的辛勞。 \n \nKolas說,不管任何人擔任NCC主委,都要承受來及執政黨及在野黨不同壓力,尤其在面臨假訊息肆無忌憚攻擊台灣的同時,很多人對NCC有非常高的期待,蘇揆理解詹婷怡請辭的心意,她主動提出也希望成全回到業界,蘇揆是尊重及理解其想法,最後也就尊重她的決定。 \n \n對於政院有沒有人打電話要詹辭職,Kolas表示,沒有這樣的事情,儘管耳語很多,對詹婷怡離職有諸多揣測,但政院要再次強調沒有人施壓要詹請辭。

  • 提振產業被當槍手 無心戀棧

     甫請辭的NCC主委詹婷怡背景多元,除智財法、科技法規專長,擔任過資策會科技法律研究所所長,更投資《賽德克.巴萊》等多部台灣電影,擔任監製、製片。和藍營、綠營人士都有交情的詹婷怡,被NCC官員形容「勇於任事、不怕困難」;不過,NCC修法等推進困難,又遭執政黨當成槍手,她已經數次透露,願回到產業。 \n 詹婷怡畢業於台大法律系,英國倫敦大學智慧財產法碩士,擔任過郭台強的特助,投資電影《賽德克.巴萊》,擔任《龍飛鳳舞》監製、《父後七日》製片,還被找進資策會任所長。詹的父親詹益彰,曾任內政部主秘、監察委員,她更與吳志揚、高思博有同窗情誼,也在與民進黨新潮流有關係的律師謝穎青底下做事,藍綠皆有交情,人脈很廣。 \n 從影視產業、創投,跨界進入NCC當主委,詹婷怡曾表示她一上任就做好「四年計畫」,包括《電信管理法》、廣電三法大翻修,都在她的計劃之內,而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希望台灣電信產業、影視產業,都能有更健全環境和豐富資源,更加茁壯。 \n 但她也曾私下感嘆,立委把所有事情都推給NCC,事實上例如網路數位環境的維護與法規,和所有部會都有關係。每次與媒體閒聊,問到NCC任期屆滿的下一步,她都流露出想回到產業之情。 \n 詹婷怡是一個很想做事的人,她自己也說,個人一路以來就是一個拓荒者,不會害怕未知、不會畏怯困難,有不足的地方就改進,有疏漏的地方就補強,但懷抱著想要對台灣數位產業有番夢想的她,卻被她要心心念念要建立的「民主化的深化」及「數位化的轉型」反噬。 \n 被蘇貞昌重批,以及執政當局對她處理假消息消極不滿,她早在一年多前就注意到了,即便網路不屬NCC管轄,但她仍針對網路假消息,向蔡政府做了一個報告。奈何不是根正苗紅的綠營人士,成了民進黨敗選代罪羔羊。

  • 蘇揆帶頭 民進黨群起施壓干預!NCC主委走人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因假新聞議題遭執政黨重砲攻擊,NCC主委詹婷怡數次對媒體表示,會在崗位上「戰到最後一刻」,昨(2)日卻突然請辭!NCC內部與業界傳出,執政黨由行政院長蘇貞昌帶頭,從府院到立委各路施壓,讓詹終於「挺不住」;學者痛批,若詹是被逼退,就是一手毀了NCC超然於政治力的高度,再換多少主委都一樣! \n 詹誓言戰到最後 挺不住 \n 蘇貞昌3月抨擊NCC「誰都管不到它,它也什麼都不管」,隔天民進黨立委在立法院交委會對詹婷怡「群起而攻之」,甚至稱綠營選舉情勢艱難,是因為NCC處理假新聞不力;當時詹婷怡被立委問到要不要辭職,還堅定表示「答應來,就會全力把應該做的做好」。 \n 不料,2日上午親綠媒體就透過即時新聞放話詹婷怡請辭,當時同桌用餐的NCC發言人翁柏宗接到媒體查證主委請辭的傳聞,還一頭霧水,緊接著中央社就「主動」發布NCC主委詹婷怡已向行政院提出辭呈新聞,NCC及詹的幕僚還急著強調沒聽說,但下午詹就以臉書「美麗數位新台灣」一文,證實已經請辭。 \n 傳綠委磨刀霍霍 被請辭 \n 詹婷怡辭得倉促,NCC內部、業者間眾說紛紜,但都脫不了詹是「被離職」一說。業界人士指出,去年九合一大選後,就有風聲傳出執政黨將拿詹「開刀」,蘇貞昌上任後,槍口就直接對準NCC。「原本她應該挺得住」,知情人士透露,壓垮詹的最後一根稻草,很可能是十幾位民進黨立委連署「逼宮」,打算要在院會提臨時提案,要求行政院將詹「免職」。 \n 國民黨立委林奕華表示,詹請辭表示頂不住壓力,請辭或被請辭已是必然結果,「更證實政府高舉假新聞大旗,而開罰特定媒體,真不單純!」 \n 國民黨團總召江啟臣則說,詹是「被請辭」的機率相當高,NCC已經被行政院的黑手搞得髒兮兮,行政院更將無所顧忌,讓公正性蕩然無存,又將多了一個毫無原則的,東西廠特務打手。 \n 台藝大廣電系教授賴祥蔚認為,「NCC的主委因府院壓力而請辭」,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可以說將NCC過去13年來的「超然於政治力」的獨立機關高度摧毀殆盡;而從詹婷怡的請辭文中,感謝的人刻意跳過蘇貞昌,也留下猜測空間。賴祥蔚更直言,NCC的制度被破壞,換多少主委都一樣。 \n 制度破壞 換誰上都一樣 \n 賴祥蔚表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明確指出,行政院長要免職主委,必須有「罹病致無法執行職務」、「違法、廢弛職務或失職」或是「被羈押或起訴」三項情形之一,如果詹婷怡真的是被「蘇貞昌之手」逼走,行政院應出面「說清楚」,詹本人也應該親自說明。 \n 不過對詹婷怡「被離職」說,行政院發言人Kolas晚間急撇清,稱詹的辭呈早在3月28日就送到政院,蘇揆對她想回到業界的想法與決定,表示理解。蘇揆昨天傍晚已准辭,預計明天生效,將先由副主委翁柏宗代理主委職務。 \n

  • 周韻采》詹婷怡走人 NCC淪陷

    周韻采》詹婷怡走人 NCC淪陷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已請辭獲准,證明了民進黨為了2020大選,已不在乎面子,鐵了心要將NCC繼黨產會、促轉會後,轉型成東廠三號,以打假新聞為由,壓制那些批判執政黨的媒體,打擊韓流或藍白陣營候選人。 \n 民進黨從陳水扁掌政以來,最擅長的就是動用各種行政資源,進行割喉戰,以求逆轉勝。2004年在台南的2顆子彈,目的不是政治暗殺,僅為了催出原本對阿扁執政失望的支持者投票,讓阿扁最終得以0.22%、史上最小的近3萬票差距連任成功。民進黨又在思考如何再次運用割喉戰,讓2020大選再度上演逆轉勝。 \n 行政院要NCC開罰媒體,不是要禁絕批評聲浪,而是要增加媒體報導藍營的成本,讓媒體陷入創造收視率、增加廣告營收與罰鍰和行政介入的兩難。這兩難或可造成媒體恐懼,心中先自我審查,避免觸犯政治地雷,以致新聞「不好看了」,收視率又下降了,民進黨就達到目的了。這不是民進黨的陰謀,而是陽謀。 \n 站在朋友的立場,我誠摯地為詹婷怡主委求仁得仁喝采。此時此刻或有委曲與牽掛,但隨著謝幕的掌聲響起,詹主委將會贏得社會的尊重,因為在她任內,她為NCC畫下了一條防線,讓民進黨要以恬不知恥、眾人皆唾的方式才能將手伸入獨立機關。 \n 然從當初懷抱理想,參與催生和第一屆委員提名作業的專家來說,我不禁悲鳴三嘆,蘇貞昌讓詹婷怡被辭職,NCC等於是死了。民進黨如此逼退異議官員,任何有理念的專業人士還願再擔任NCC主委一職,等著被羞辱嗎?除非願意厚顏當東廠。 \n 由於翁柏宗代理主委本是事務官出身,習於「長官交辦、使命必達」的行政倫理;且距2020大選只剩9個月時間,空降主委恐需花相當時間了解業務,而無法專心民進黨念茲在茲的「壓制負面消息」,不難推測,行政院會以代理主委方式直到本屆委員會任期結束。 \n 也因此,未來9個月裡,NCC打擊民進黨認為的「假新聞」力道沒有最重,只會更重。媒體只能自求多福。 \n 一個台大校長搞掉3位教育部長,為打壓電視台又請辭了一位NCC主委,這在從前是不可思議的事,但都在民進黨執政3年內發生了。這顯示社會自有其能動力,非政黨能控制的。「假新聞」最重要的火種不是傳統廣電媒體,而是社群平台用演算法創造的千千萬萬同溫層而星火燎原的。覺青和小英政府認為自己占據網路優勢,不願制訂數據服務的管理規範,只將廣電媒體汙名化。我百分之百相信選民會在2020大選告訴民進黨,寧願被韓流的報導淹沒,也不願回到政府管控的三台聯播時代。 \n \n(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 昔威逼NCC 蘇貞昌12年後再伸黑手!踐踏獨立機關 下位主委難逃傀儡命運

    昔威逼NCC 蘇貞昌12年後再伸黑手!踐踏獨立機關 下位主委難逃傀儡命運

     新聞透視NCC主委詹婷怡閃辭,NCC內部和相關業者間,皆傳出是「被行政院長蘇貞昌逼退」說法,儘管政院急澄清,但12年前蘇揆就曾上演對獨立機關「威脅」的前科,如今詹婷怡是被請辭,還是主動請辭,均難杜黑手伸入獨立機關的悠悠之口。 \n 原來早在2007年,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同樣利用當時行政院長之位,對剛成立的NCC提出「十大罪狀」,並狠鬥首任NCC主委蘇永欽和該屆委員,當年兩位委員還遭停職。當時蘇永欽則強硬表示「禁得起考驗」,強調獨立機關不宜配合政院政策。 \n 十大罪狀找碴 蘇永欽挺住 \n NCC是在2006年成立的獨立機關,當年為避免執政者的行政力介入,對NCC主委及委員是採任期制,且主委與委員任免,依NCC組織條例,有法律規範,但NCC「自立門戶」不到一年,就因被蘇貞昌試圖解釋為「行政院的下屬機關」,應充分配合行政院政策,且行政院有權對NCC委員「開鍘」,與NCC公開槓上。 \n 但回顧NCC惹惱蘇揆,是當年TVBS談話節目一直在爆料陳水扁貪汙案,行政院要求重罰,但NCC堅守獨立機關,未順蘇揆之意,緊接著蘇揆就開始以各種理由找碴。 \n 包括提出「NCC十大罪狀」調查報告,控委員違法兼職、不顧親等迴避、對於三中案未利益迴避,以及對中廣特殊對待等,並對委員吳忠吉、劉孔中祭出停職處分,並對蘇永欽開出書面告誡。 \n 蘇永欽表示,獨立機關有「抗壓性」,為完整實現法律的理想,有存在得必要性,更強調「NCC不宜配合行政院政策行事」。對於民進黨團要求委員請辭,以及行政院的停職處分,NCC委員都表示不會接受,更提出行政訴訟。 \n 政院12年前對獨立機關的「威脅」,如今再次上演,可惜詹婷怡並沒有擋住更「多管齊下」的壓力。據了解,去年九合一大選後,執政黨把大敗原因怪罪於NCC不配合「打假新聞」,即傳出想對詹婷怡「動手」,不過,詹並未辭職,更不斷說明「NCC不應介入新聞內容」,讓府院更加不滿。 \n 民進黨追殺 詹婷怡被請辭 \n 由於NCC主委依法除非自己請辭,否則行政院「動不了」,自蘇貞昌3月17日公開痛罵NCC「誰都管不到、什麼都不管」之後,民進黨立委輪番炮轟、一度連署臨時提案要求行政院將詹免職,更有公務員「不具名爆料」指詹婷怡行程累死基層,明顯一槍一槍逼詹婷怡「自願離職」。同樣的手段,將獨立機關踐踏於腳下,不禁令人擔心,下一位主委上台,是否除了成為蘇揆的傀儡,已別無選擇。

  • 張顯耀怒吼 要蘇揆踹共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主委詹婷怡昨請辭,前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指出,他見過詹婷怡,當時對她印象還不錯,因此對她的請辭表達肯定,展現風骨。但詹婷怡的請辭讓他感覺其中有很大的隱情,也證明一定有政治力介入,要求行政院長蘇貞昌要出來說明清楚。 \n 張顯耀表示,詹婷怡在NCC開罰媒體引起抗議時請辭,非同小可,中間必有隱情,更證明有政治力介入,而他「第一個點名蘇貞昌」,因為蘇貞昌曾公開講出不該講的話,說NCC「誰都管它不到,它也什麼都不管」,表示蘇根本不清楚NCC是獨立機關,就如不能指揮檢察署辦案,不該干涉獨立機關行使職權,蘇貞昌講這句話完全不宜也不當。 \n 張顯耀說,如果NCC繼續這樣下去,中華民國的新聞自由就會被箝制,因此今天會帶領高雄議員及地方人士北上NCC抗議,要求蘇貞昌「踹共」。張顯耀說,南部的人都喜歡看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新聞,NCC的動作讓他們覺得收視權益被剝奪,因此要把南部的聲音發出來。 \n 此外,NCC委員洪貞玲日前在會議上質疑中天主管的世新大學學歷的新聞專業;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昨被媒體詢問,是否也是世新畢業,陳菊回應,「是」。媒體追問,她如何看待洪貞玲質疑一事?陳菊只說,「謝謝、謝謝」。

  • 蘇貞昌最壞的示範

     NCC主委詹婷怡請辭獲准,成為蔡政府為打擊所謂假新聞而犧牲的第一位閣員。這個結果並不讓人意外,因為民進黨內有股非要詹走人的壓力。 \n 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公開指責NCC對假新聞打擊不力,批評NCC是「什麼人都管不到它,它也什麼都不管!」民進黨立委嗅出風向,紛紛要求詹婷怡下台。林俊憲直接表示「如果大家都覺得你不適任,自己要不要考慮辭職?」還說「如果我是妳,我就考慮辭職。」鄭寶清也說,「不謀其政就不要在其位。」甚至連高雄市議會民進黨團也發起連署,要求詹立即下台。 \n 在長官與中央及地方民代的多方攻擊下,詹婷怡當然只能選擇辭職。而從她在臉書貼文上表示「當前台灣需要降低對立,避免被民主制度反噬,這需要大智慧。」可以看出詹婷怡對NCC夾在傳媒主管機關應秉持的公正與公平立場,以及身為蘇內閣成員,又無法逃脫須秉承上意、將手伸進媒體的艱難處境。 \n 只要是稍具民主素養的人,大概都無法在蘇貞昌麾下勝任NCC主委這個工作。猶記得去年參選新北市長時,蘇貞昌曾惡意拍打反深澳電廠里長的肚子,從那個動作就可以讓人看到蘇貞昌專斷跋扈的性格。 \n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第一條清楚載明:「行政院為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促進通訊傳播健全發展,維護媒體專業自主,確保通訊傳播市場公平有效競爭…,促進多元文化均衡發展…,特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蘇貞昌卻無視於NCC設立的宗旨,公然挑戰NCC獨立機關的特質與超然地位,過去從來沒有一位行政院長敢如此做。 \n 違反民主價值與言論自由,蘇貞昌做了最壞的示範。

  • 新聞分析-蘇貞昌介入NCC並非初犯...

     NCC主委詹婷怡閃辭,NCC內部和相關業者間,皆傳出是「被行政院長蘇貞昌逼退」說法,儘管政院急澄清,但仍難杜政治干預獨立機關的批評。 \n 原來行政院長蘇貞昌早在2007年,同樣以其行政院長之位,對剛成立的NCC提出「十大罪狀」,並狠鬥首任NCC主委蘇永欽和該屆委員,當年兩位委員還遭停職。當時蘇永欽則強硬表示,「禁得起考驗」,強調獨立機關不宜配合政院政策。 \n NCC是在2006年成立獨立機關,當年為避免執政者的行政力介入,對NCC主委及委員採任期制,且主委與委員任免,依NCC組織條例規範,但NCC「自立門戶」不到一年,就因被蘇貞昌試圖解釋為「行政院的下屬機關」,而有衝突。 \n 話說NCC惹惱蘇揆是當年TVBS談話節目一直在爆料陳水扁貪污案,行政院要求重罰,但NCC堅守獨立機關,未順蘇揆之意,緊接著蘇揆就開始以各種理由找碴。內容包括提出「NCC十大罪狀」調查報告,控委員違法兼職、不顧親等迴避、對於三中案未利益迴避,以及對中廣特殊對待等,不但對委員吳忠吉、劉孔中祭出停職處分,並對蘇永欽開出書面告誡。 \n 蘇永欽表示,獨立機關有「抗壓性」,為完整實現法律的理想,有存在之必要性,更強調「NCC不宜配合行政院政策行事」。對於民進黨團要求委員請辭,以及行政院的停職處分,NCC委員都表示不會接受,更提出行政訴訟。 \n 政院12年前對獨立機關的「威脅」,如今再次上演,可惜詹婷怡並沒有擋住更「多管齊下」的壓力。由於NCC主委依法除非自己請辭,否則行政院「動不了」,自蘇貞昌3月17日公開痛罵NCC「誰都管不到、什麼都不管」之後,民進黨立委輪番砲轟、一度連署臨時提案要求行政院將詹免職,更有公務員「不具名爆料」指詹婷怡行程累死基層,明顯一槍一槍逼詹婷怡「自願離職」,形同將獨立機關踐踏於腳下,這也不禁令人擔心,下一位主委,是否除了蘇揆欽點外,已別無選擇?

  • 提案要蘇揆免職詹婷怡? 邱志偉澄清:最後沒送出

    通傳會前主委詹婷怡傳出「被請辭」聲音,外界把矛頭指向綠委邱志偉與10多位綠委連署,形成壓垮詹的最後一根稻草。不過邱志偉受訪時澄清,表示雖然曾質詢詹時說「表現令人失望」,也曾寫建請案找同事連署,但最後並沒有送案。邱強調,行政院對他這份提案不知情,更不是政院要求他送案,駁斥外界連署逼退詹的說法。 \n \n邱志偉提案內容提及,「考量詹主委任內對於假消息現象治理無方,疏於監管媒體亂象,其專業性及行政效率均不足以支撐其作為獨立機關首長之正當性,更違背本息及連署委員當初行使同意權之期待....建請行政院蘇院長依據《通傳會組織法》...針對上述失職行為,將詹婷怡主委予以免職,彰顯責任政治精神」。 \n \n除了邱志偉提案外,連署人還包含綠委蘇震清、許智傑、鄭寶清、吳思瑤、施義芳、呂孫綾、劉世芳、楊曜、李麗芬、周春米、陳素月、鍾孔炤、吳琪銘、張宏陸、鍾佳濱等15人。 \n \n對於外界把詹婷怡下台導火線指向連署提案,邱志偉受訪時說,很多立委、民怨都反映NCC處理假訊息不夠積極,甚至讓社會混亂;3月18日時交通委員會質詢時,他有明白跟詹說「對你的表現感到很失望」,19日立院院會時本來想提建請案,所以才找其他綠委連署。 \n \n邱志偉說,立委雖然有NCC的人事同意權,但對詹的表現不滿意也不能要求她下台;根據《通傳會組織法》,若有失職行為得由行政院長免職,不過他最後並沒有真的送出提案,希望給她一點「改善時間」。 \n \n邱強調,如果有送提案,立法院一定有公報紀錄,隔天也會變成新聞,不會到現在才傳出;況且他的建請案最後沒有送,行政院不可能知情,更不是行政院要求他送案。

  • 假新聞爭議  NCC主委詹婷怡請辭

    假新聞爭議 NCC主委詹婷怡請辭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因假新聞處理爭議,飽受批評。在外界壓力之下,詹婷怡已向政院請辭。詹婷怡也在臉書證實已經向行政院蘇院長提出辭呈,並指出當前台灣需要降低對立,避免被民主制度反噬,這需要大智慧。 \n \n據《中央社》報導,因假新聞、假訊息氾濫,NCC處理不善,飽受批評。行政院長蘇貞昌3月中更怒批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詹婷怡在外界壓力下,主動向政院請辭,原本預定明天公布,但消息提早曝光,確定離開NCC。 \n \n2016年8月1日任NCC主委至今的詹婷怡,今年51歲,先後就讀於國立台灣大學、倫敦大學和國立政治大學,擁有法學碩士和工商管理碩士學位;詹婷怡任期原定到2020年7月31日。 \n \n詹婷怡臉書發文全文: \n \n「美麗數位新台灣」 \n感謝蔡英文總統 \n謝謝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副主委與委員 \n及我們全體同仁 \n還有支持我們持續推動相關工作的朋友們 \n「美麗數位新台灣」是願景,更是持續一步一腳印的實踐,它同時關係到在資訊科技快速發展的後匯流時代,台灣「民主化的深化」及「數位化的轉型」,端看我們如何面對與應處,並與國際上相同理念與價值認同的國家結盟與合作。 \n對於這樣的願景與實踐,個人一路以來就是一個拓荒者,不會害怕未知、不會畏怯困難,有不足的地方就改進,有疏漏的地方就補強,並結合所有理念相同之士共同努力。 \n \n個人深切了解,在當下的台灣,就如同包括轉型正義在內的各項理念與價值,「民主化的深化」及「數位化的轉型」更是如此,需要我們每個人的意識覺醒及加倍努力,尤其是如何降低對立、有效轉換思維、建立共好的目標、形塑治理效能,方能避免反而被民主制度與數位發展反噬,這需要大智慧。 \n \n無論在哪一個地方,個人都會秉持一樣的理念與堅持繼續努力,永遠實實在在地在台灣的土地上奮鬥。 \n \n是的,個人已向行政院蘇院長提出辭呈,非常珍惜自2016年8月起的日子,在通訊傳播基本法、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及其他各項法規之前提下,戮力執行職務及推動各項職掌工作。施政主軸包括推動基礎建設完善數位寬頻環境、促進匯流發展下的智慧應用與網路服務、健全傳播環境促進視聽新媒體內容發展、匯流法制環境革新、及數位包容及偏鄉與弱勢保障,相信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全體委員及同仁們必定會持續精進,容有困難與挑戰,也會全力克服! \n個人也會在不同的崗位上繼續前行! \n非常感謝所有關心的朋友們 \n讓我們一起繼續為台灣加油! \n台灣平安! \n民主永續! \n婷怡 \n於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n2019。04。02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