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語言文化部的搜尋結果,共70

  • 立院三讀通過4億元預算 臺語頻道今年中開播

    立法院於今(10)日三讀通過文化部編列4億元補助公視基金會設立臺語頻道的專案預算。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公視基金會已將臺語頻道執行企畫書提報文化部,預計於今年中開播。繼政府支持設立客家台及原民台之後,臺語頻道的設立將再立下推動文化平權及推動國家語言復振的里程碑。

  • 想花4億設立「台語頻道」高金素梅:執政黨別再不務正業

    想花4億設立「台語頻道」高金素梅:執政黨別再不務正業

    文化部擬每年編列新台幣4億元,補助公視基金會設立台語頻道原計劃明年年中開播,藍綠立委激辯,預算最終遭擱置。立委高金素梅在臉書放出影片,問台語就是「閩南語」嗎?公視以「語言嚴重流失」的理由要設立「台語專屬頻道」她無法接受。高金素梅批,執政黨花人民的納稅錢去滿足自己的意識型態,別再不務正業了! \n \n文化部在108年度預算中編列4億元專案預算,補助公視基金會設立「台語頻道」,立委高金素梅臉書放出相關影片,她認為文化部用NCC已同意將台視二台變更為台視台語台,且台語瀕危,這兩個理由就要讓文化部每年花4億,她無法同意。「且要說『台』語,應先釐清定義。」究竟什麼是「台語」? \n高金素梅在臉書說,台語就是閩南語,這沒什麼好爭辯,再多的爭辯都是多餘。全世界閩南語人口有7000萬人,在世界百大語言排名21。台大進不了世界百大,但台灣的閩南語進了世界百大語言。根據台中教育大學的研究,台灣的閩南語人口占2350萬人中的七成。 \n \n高金素梅說,公視以「語言嚴重流失」的理由要設立「台語專屬頻道」,以後,每年要吃掉文化部4億的預算。台語(閩南語)真的是嚴重流失的弱勢語言嗎?看看霹靂台灣台,精純的台語已將節目推到國際文創的舞台,高喊台語嚴重流失的人難道不汗顏?花人民的納稅錢去滿足自己的意識型態,執政黨別再不務正業了! \n \n文化部長鄭麗君數度強調,文化是用加法來發展的,文化部的立場始終都是文化平權的落實,台灣有多元文化,我們有對基本文化傳播權的保障。我們的立場是文化平權,政府不能帶頭造成不平權。鄭麗君說,身為部長,不能眼見政府支持了客台、原民台的成立,卻不支持台語頻道的設置。

  • 從台灣看世界!「背兒帶文化」巡迴展登泰國

    從台灣看世界!「背兒帶文化」巡迴展登泰國

    人類從「母子臍帶」到「背兒育幼」的普同精神價值,從台灣多元文化看世界!由文化部與國立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主辦的「繁衍、祈福與保護:背兒帶文化」國際巡迴展,自即日起於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博物館舉辦,展出至10月26日止。 \n \n特展內容由台灣出發,擴及台灣周邊的亞洲民族,涵蓋中國大陸西南少數民族、婆羅洲、南太平洋等地的南島語族與東南亞民族的背兒帶文化。展現不同族群之間不同的文化、生活習慣、氣候、禮俗及美感經驗,所發展出型制、特色各異的背兒帶,貫穿其中是關於繁衍、祈福與保護的觀念,而「愛」更是永久共通的語言。 \n \n該展有別於以往舉辦模式,在文化部駐泰文化組的積極引介下,成功與泰國當地最高學府朱拉隆功大學共同合辦,並在展覽之外另規劃兩場次的藝文教育活動。 \n \n此次展出有別於先前赴國際巡迴展的展出內容,充實展品在地理向度上的廣度與深度,不論在展覽內容或相關延伸教育活動上,皆以台灣為本體作為出發點,落實人類從「母子臍帶」到「背兒育幼」的普同精神價值,並期待藉由此次特展的展出,能讓台灣精緻的典藏文物發揮知識傳播的影響力,並深化台灣蘊含多元族群與多樣文化之形象。 \n

  • 麻豆新樓醫院 印尼越南文友善服務上路

    麻豆新樓醫院 印尼越南文友善服務上路

    麻豆新樓醫院為營造就醫友善環境,提升新住民、移工就醫方便性,即日起推出印尼文、越南文等各項友善醫療服務措施,包括協助進行語言溝通,製作就醫地圖、醫病溝通單。 \n \n現今台灣新住民人口已超過53萬人,為台灣第五大族群,在日常生活中許多新住民配偶、勞工、陪病者在就醫上常會面臨語言上的障礙或隔閡,透過非母語或肢體語言,無法與醫護人員進行有效溝通,從而影響醫病關係。 \n \n麻豆新樓醫院通過文化部「語言多樣性友善環境補助」,即日起推出「多元服務『語』您同行」,提供印尼文、越南文等各項友善醫療服務措施,內容包括由服務人員協助進行語言溝通或尋求其他資源。製作門診就醫地圖,協助病友了解就醫環境、就醫流程、看診資訊等。 \n \n此外,特製醫病溝通單,讓新住民、外籍勞工自我評估其健康狀況及其就醫需求勾選表單,醫師透過新住民的自我評估健康表單快速了解就醫需求增進醫病關係。居家護理照護及藥物諮詢衛教等相關圖表說明也有印尼文、越南文,讓病友或陪病者能透過閱讀自己熟悉的文字,將各項衛教知識落實運用在實際照護上。

  • 觀鑒談》國家語言發展法,再度傷害弱勢語言

    爭議多年的《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日前在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通過了初審。這部法案的宗旨是「為尊重國家多元文化之精神,促進國家語言之傳承、復振及發展」,其說明甚至進一步表示,要「使過去受到一元語言傷害之各族群語言,優先由國家資源挹注」。 \n這消息對於台灣弱勢語言族群的民眾,尤其客家人與原住民而言,應該值得慶賀才是。可是,身為客家人的我,為什麼非但不覺得高興,反而擔驚受怕呢? \n根據報導,立院在審議該案時,多名立委輪番全程以閩南語質詢,客家及原住民立委也紛紛使用自己的母語。國會殿堂猶如沒有通譯的聯合國,各說各話,難以溝通。客家及原住民立委難道完全聽不懂閩南語?他們又何苦講大多數人都聽不懂的母語?實在是因為閩南語的多數語言暴力威脅,不得不加以反擊,以表達抗議與不滿之情。這,正是我所害怕的。 \n平心而論,政府為所謂「受到一元語言傷害」的各族群語言所挹注的資源,已經非常足夠了。母語教學、大眾運輸系統使用閩南語及客語,尤其《原住民基本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及《客家基本法》,對客語及原住民語的保護與發展,更是擬定了相當完善的措施,沒有必要再立任何相關法律。 \n《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所定義的「國家語言」,係指「臺灣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語言及臺灣手語」,而所謂「固有族群」,在草案說明當中,是「既存於臺灣,且包含各離島地區,並受國家治權管轄之傳統族群,不包含非本國籍人士取得我國長期居留權及由他國移入我國並取得國籍者」,既然排除了外籍人士語言,那麼,所謂「國家語言」,就包括國語、閩南語、客語,以及各原住民語。國語因為曾受到政府大力推行,已經是各族群的通用語,客語及原住民語也有上述法律的保障,剩下的自然就是閩南語了。無怪乎草案初審一通過,文化部長便急忙宣布,未來「將有足夠的法制基礎成立臺語專屬頻道」。不得不令人懷疑,這部法案是為閩南語量身訂作的。 \n或許有很多人巴不得讓閩南語取國語而代之,成為獨大的官方語言吧?扁政府時期,曾於2003年的國家考試出現閩南語發音試題,如「目箍」、「走叼藏」、「孤不二終罔震動」、「敬奉大家倌真可取」等等,引起軒然大波。當時的考試典試委員林玉体和陳茂雄,竟然還說,以現在一般臺灣人來說,這樣的命題,任何族群應該都看得懂。這豈不是大閩南沙文主義作祟?幸好還有客家及原住民的代表大聲抗議,才得以公平處理。如今民進黨全面執政,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為所欲為,蠻幹到底呢? \n曾經有朋友問我,「你們外省人」如何如何,我回說我是本省人,對方就責備我,既然是本省人,為何不懂臺語?我說我是客家人。類似的不愉快經驗不只一次,所以我盡可能不使用「臺語」這個稱呼,因為這等於承認閩南語是臺灣的唯一代表語言,不懂臺語就是不愛臺灣。 \n我的父祖輩們,當年離家外出工作,不得不學日語、閩南語;到了我們這輩,又不得不學國語,否則連書都沒得唸。若要說「受到一元語言傷害」,那麼客語和原住民語,早就不知道被傷幾次,血跡斑斑了。如今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難道還要強迫我們屈服於閩南語的多數暴力,再度撕裂嗎? \n \n(作者劉新圓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觀鑒談為合作媒體)

  • 手語正式列入台灣國家語言 立院通過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今(7)日審查通過「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一旦該法三讀通過,文化部將會訂定施行細則,統整相關國家語言傳承、復振責任。但為不影響學生受教權益,法案中有關國家語言列國民教育基本課程的規定,會等到12年國教108年新課綱開始實施後3年才會正式上路。 \n \n召委吳思瑤則很開心表示修正草案通過,不需要進入黨團協商。 \n \n過程中文化部有備而來,沙盤推演,也徵詢許多民間團體意見,藍綠委員也對法案內容沒有太多意見,最後多數以行政院版本通過,但對於文化部、教育部到原民會必須橫向聯繫,配套的部分包括建立國家語言資料庫、書寫系統,如何與教育部現行相關語言課程與師資等都仍需要再討論。 \n \n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每個國家語言都是這塊土地上的寶貝,「我們有責任讓每種國家語言不會消亡,成為活的語言,不但要復振,還要發展。」 \n \n鄭麗君表示,文化部在法案三讀通過後之後會訂定施行辦法,並成立國家語言發展中心,與各部會協調。 \n \n鄭麗君表示,倡議國家語言發展法已經長達十幾年,歷經三波立法都沒有成功,「今天送出委員會是跨出重要的一步。」鄭麗君說,這個版本有朝野立委的共識,也歷經多場公聽會,整合民間團體意見,期待盡快三讀通過,推動國家語言的復振和發展。 \n \n根據立院教委會7日審議通過的「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未來法案三讀通過後,自公布日起生效。

  • 漂流遇見你 音樂紀錄片感人

    漂流遇見你 音樂紀錄片感人

     由泰雅族導演陳潔瑤執導,紀錄南太平洋法屬小島「新喀里多尼亞」原住民音樂的紀錄片《漂流遇見你》,23日在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舉辦特映會,文化局與原民局以行動支持好電影,決定協助募資,將這部紀錄片推上院線,讓更多人看見這部難得的記綠片。 \n 《漂流遇見你》為2016年新北市紀錄片獎優選作品,並榮獲原住民族委員會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補助,歷時5年拍攝完成。拍攝期間,透過新喀里多尼亞島與台灣2個島嶼原住民音樂的交流,印證音樂是全世界共通的語言,是部人與土地、音樂、文化的故事。 \n 導演陳潔瑤表示,《漂流遇見你》是她首次嘗試的音樂紀錄片,由於很少人去真正了解國外原住民的音樂,很高興有機會可以跟音樂人舒米恩、保卜一起到南太平洋的小島,與當地「卡納克」原住民音樂人雷鬼樂團主唱尚保羅,進行一場音樂交流之旅。 \n 陳潔瑤說,雖然在當地語言不通,但在傳統文化與生活背景上,有許多與台灣原住民相似的地方,這次是兩個島嶼的原住民,透過彈奏樂器、吟唱、拍打節奏進行交流。 \n 金曲歌手舒米恩特別強調,在這次旅程中的音樂創作,同時也是電影主題曲,只有進戲院才聽得到。 \n 文化局表示,《漂流遇見你》8月將在光點華山電影館播出,同時目前已在進行募資,將這部紀錄片推上院線。。

  • 阿富汗版花木蘭 勇敢變裝救父親

    阿富汗版花木蘭 勇敢變裝救父親

     在塔利班政權下的阿富汗,也有像花木蘭一樣的勇敢故事。動畫電影《戰火下的小花》描述11歲小女孩帕瓦娜的父親被塔利班關進監獄,由於塔利班禁止女性外出,她為了出門養家,毅然剪去頭髮,扮成男孩。電影今年提名奧斯卡最佳動畫獎,近日將在台灣國際兒童影展播映。 \n 電影製片是好萊塢影星安潔莉納‧裘莉。她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當我們想到阿富汗,只會想到受壓迫的人民,不會想到愛著女兒的父親,以及願意犧牲一切救出父親的女兒。我希望更多人能認識這段故事與背後深厚的文化。」 \n 《戰火下的小花》改編自加拿大作家黛伯拉‧艾里斯的小說。艾里斯今年57歲,自17歲起長期投入反戰運動,到各地採訪難民。1997年,她到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營採訪,遇到一位小女孩,為了養家打扮成男孩,成了故事的原型,在2001年出版。 \n 在動畫中,帕瓦娜的父親被抓去監獄後,一家人頓失經濟支柱。由於媽媽和姊姊無法出門,帕瓦娜主動剪短頭髮,換上早逝哥哥的衣服,打扮成男孩外出賺錢,一邊試著救回父親。同時,為了安撫稚齡的弟弟,帕瓦娜開始講故事,描述一位勇敢男孩的冒險,故事裡的男孩必須找到3樣寶物,才能挑戰邪惡的象王。 \n 裘莉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她很期待這部電影到阿富汗播映,雖然是西方製作的電影,但從故事中的文化、音樂、語言,都是阿富汗人熟悉的。長年擔任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更資助阿富汗女童求學的裘莉,也要求電影在文化表現上不能失真。 \n 艾里斯表示,「帕瓦娜的故事代表勇敢。」17年來,她將《戰火下的小花》的版權全數捐給協助阿富汗女性的慈善組織,至今已經累計有200萬美金。不過由於投入反戰運動,她至今仍會收到來自塔利班支持者的死亡威脅,在各地採訪難民過程中也曾經被襲擊。

  • 語言力量護平權!文化部強化所屬館所多元語言導覽服務

    語言力量護平權!文化部強化所屬館所多元語言導覽服務

    文化部2日於國立臺灣博物館進行多元語言導覽服務成果發表暨標竿學習活動,邀請文化部所屬館所及專家學者進行現場交流,以建立及推動語言友善環境。 \n語言是文化的載體,更是國家重要的無形文化資產精髓,雖然我國擁有多元族群與豐富的語言文化,然而過去歷史影響各族群文化與語言的自然發展,造成本土語言面臨消逝危機,相關保存與復振工作刻不容緩。文化部為傳承、復振國家語言,積極從法制基礎與環境整備著手,除了1月7日已在行政院會通過,並送請立法院審議的「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外,更從尊重語言多樣性、營造友善文化環境等多元行政措施,及著手推動諸如語言多樣性友善環境的支持計畫,以保障各族群在公共場域使用本土語言的權利。 \n文化部自106年開始,於北、中、南、東擇定國立臺灣博物館、國立臺灣美術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及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為四個示範館所,推出臺語、客語(四縣)、原住民族語及手語等多語導覽或廣播,加強多元語言公共服務,並於今日進行成果發表暨標竿學習活動,本次執行成果中的導覽影片可於四個示範館所官方youtube頻道瀏覽,不僅可應用在博物館行銷,亦可提供學校或語言教學推廣單位參考。 \n文化部表示,政府部門必須以公共性為中心,近期於所屬館所推出的多元語言導覽服務,從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帶動大家再去思索與挖掘我國多元文化的意義,進而強化公共服務品質,雖然目前只是階段性示範,但未來透過各館所的常態性交流、互動,將形成一個溝通協力平臺,建構語言友善公共場域,同時也鼓勵大眾尊重與學習多元語言,創造一個真正自由平等的文化環境。 \n另外,文化部未來更將支持本土語言的創作及應用,鼓勵使用本土語言進行創作及製作更多本土語言版本文化內容,讓民眾可以更簡便且廣泛地接觸及閱聽本土語言,提升人民使用國家語言的能力,也將從國家語言的調查機制、資料庫和整合書寫系統、健全國家語言教育等面向,讓民眾透過本土語言的使用及理解中,了解自己的國家文化,讓本土語言扎根。

  • 英國作家新作揭祕秦俑背後故事

    英國作家愛德華·伯曼用英文撰寫的《兵馬俑——秦代歷史、秘密與最新考古發現》已在英國出版,對外國讀者了解陜西文化遺產和中國歷史具有重要意義。 \n \n近年來,由於陜西文化遺產類的書籍較少,且翻譯成外文後可讀性較差,外國人往往不喜歡讀。為此,陜西推動外國作者用母語撰寫介紹陜西文化的書籍。2015年,陜西省文物局與英國作家愛德華·伯曼達成合作,撰寫一本介紹秦代歷史的英文書籍。 \n \n愛德華·伯曼於2003年起定居中國,是西安市的國際顧問,英國肯特大學、義大利博羅尼亞大學客座教授。他撰寫過《長安向西,羅馬向東》等二十多部文化、藝術類著作,被翻譯成多種語言文字出版。 \n \n為撰寫《兵馬俑——秦代歷史、秘密與最新考古發現》,愛德華·伯曼用了近三年時間,遍訪秦代文物古跡,採訪了幾十位專家學者,寫下了大量的採訪筆記。經過一年多的寫作,9萬多字的書終於在近日由英國出版商韋登菲爾德出版。 \n \n本書介紹了秦史、秦始皇陵及兵馬俑、秦代以及兵馬俑的最新考古發現及研究動向,是英語世界重要的介紹秦代歷史和秦兵俑的書籍,對外國讀者了解陜西文化遺產和中國歷史具有重要意義。

  • 文化部:國家語言發展法若三讀通過 可成立台語頻道

    行政院會今通過「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文化部長鄭麗君說,該法案提供國家語言傳承、振復與發展所需資源,法案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將有足夠的法制基礎成立台語頻道;另外,針對大陸央視「2018信中國」廣告在西門町播出,鄭也說,該節目未經文化部審核許可,不能在台灣廣告,可能涉及違反陸委會主管相關辦法,文化部將配合陸委會認定是否違法。 \n \n行政院會通過「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草案立法有四大目的,包括推動文化平權;落實語言權為基本人權;尊重國家多元文化和語言多樣性;積極改善語言消逝及斷層危機。鄭麗君說,未來法案將送到立法院審議,若順利三讀通過,將有足夠的法制基礎來成立台語頻道。 \n \n而對於「2018信中國」廣告在西門町播出,鄭麗君說,該節目未經文化部審核許可,不能在台灣廣告,依據陸委會主管的「大陸地區物品勞務服務在臺灣地區從事廣告活動管理辦法」,也可能涉及違法,文化部將配合陸委會認定是否違法。

  • 文化拚新南向!建立台灣成「南島文化國際交流平台」

    文化拚新南向!建立台灣成「南島文化國際交流平台」

    「2017年南島民族國際會議」開幕儀式今(13)日上午在國家圖書館舉行,副總統陳建仁、文化部長鄭麗君及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夷將‧拔路兒Icyang‧Parod都出席共襄盛舉。鄭麗君致詞時表示,政府將積極促進跨文化之交流與對話,支持各類型的國際文化交流,完整營造台灣的國際文化形象,建立台灣為南島語族文化之國際交流平台。 \n \n文化部與原民會首度合作辦理「2017年南島民族國際會議」,於11月13日至17日在台北及台東登場,邀請來自歐洲、紐澳、東南亞和太平洋地區等地共13國的國際代表性學者來台,多面向探討原住民文化傳播、文化資產保存、考古資產維護、社群培力等議題。 \n \n鄭麗君表示,台灣是海洋的國家,近年來的語言學、人類學、航海史等學術研究都指出在歷史之前,台灣的原住民與各南島語族曾經屬於一個關係密切的海洋網絡,台灣可能是南島文化的發源地之一。文化部將積極促進保存、復振與發展原住民族文化,透過促進跨文化之交流與對話,積極支持各類型的國際文化交流,使台灣成為連結世界的國際文化島。 \n \n鄭麗君說,文化部也正在研議公共媒體法,希望納入原住民族語言傳播權,作為南島語族語言相關傳播權的保障。此外,將建立文化部所屬國立台灣史前博物館成為南島的國際研究平台,並以跨部會協調,完整營造台灣的國際文化形象,鼓勵台灣青年藝文工作者與東南亞文化人士之雙向交流,促進文學、藝術及影視音產業之雙向交流,並建立台灣為南島語族文化之國際交流平台,向世界發聲。 \n \n鄭麗君也說,為保存維護文化的多元性,文化部及原民會今年7月18日發布施行「原住民族文化資產處理辦法」,建立原住民族參與式的文化資產法制模式,邀請該項文化資產所屬族群代表,召開「原住民族民俗類文化資產審議會議」、「原住民族傳統藝術類文化資產審議會議」,以審慎及尊重文資所屬族群之態度辦理其審議登錄工作。 \n \n另外,為使來訪的國際專家及代表,能深入瞭解台灣有形和無形文化資產,以及豐富多元之人文和地景,文化部除了辦理台北場論壇,台東場特別規劃於11月14日至15日至台東建和部落、卡拉魯然部落和東布青進行走動式工作坊,詳情請上2017年南島文化國際研討會網站。 \n \n

  • 劉新圓》請出媽祖 還要誠心

    中華文化總會8月9日起舉辦媽祖展,在民進黨政府鋪天蓋地的去中國化氛圍下,難得出現一個以兩岸共同文化內容為主題的展示,又是由以總統為會長的機構舉辦,多少讓一些為兩岸關係憂心忡忡的人士感到欣慰,所以有媒體稱它是兩岸破冰的契機。 \n 媽祖是中華海洋文化的象徵。由於太平洋多颱風,航行風險高,媽祖成了庇佑航海人的神明,所以她的形象是慈祥、溫厚的。反觀地中海較平靜,適合航行,希臘海神波賽頓是手持三叉戟的壯年男子,象徵了歐洲的海洋文化,係以征服、冒險和掠奪為本質。台灣曾於2006年間,透過第三國,以大甲媽祖國際觀光文化節活動,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大陸獲悉後積極主動幫忙,共提出20多項送審,並於2009年7月申請成功。 \n 可見媽祖是兩岸共同的語言,透過這個共同語言有助於改善兩岸關係。媽祖展就算不能破冰,至少不會讓兩岸關係更糟。然而,舉辦這個活動,真的是為了化解兩岸僵局嗎? \n 首先,時機不對。台灣瘋媽祖是在農曆3月,現在是炎炎夏日。其次,依據報導內容,似乎感受不到展示的專業性或獨特性。個人曾在台中科博館看過媽祖展,他們搜集的文物相當豐富,說明也很詳盡,顯然有經過長期的用心規畫。文總的展示打著「跨界女神數位遶境」的招牌,說穿了,不過是設置了幾個展板,用現代科技搞一些虛擬實境的聲光、圖像,頗有倉促上路之嫌。同樣的手法只要不侵權,可以應用到任何其他主題。 \n 再者,這次的媽祖展可謂兩岸零互動,既沒邀請大陸專家學者或官員,更沒有和對岸任何機構合作,完全就是文總自己唱獨角戲。馬政府時期,文總被定位為文化部的海基會,積極從事兩岸文化交流。中華語文知識庫集合了兩岸重量級語言專家,合編辭典,象徵雙方溝通的誠心。小英上任後雖然承諾不更改會名,最近也說會繼續維護、優化知識庫的網站,但比起之前兩岸的面對面頻繁交流,已不可同日而語。 \n 文化總會雖然不否認媽祖源自大陸,卻也不願明言媽祖在兩岸文化交流的意義,副會長甚至說,要透過媽祖文化跟全世界的華人社會做聯結。他們什麼都說了,唯獨對「兩岸」避之唯恐不及。 \n 那麼文總展媽祖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半個多月前的減香、滅香風波,行政院得罪了大批信眾,聽說也害得民進黨在中南部的支持度大減。在這個節骨眼,趕緊推個以數位互動為主題的媽祖展,多少可以安撫信眾的情緒吧? \n 請出媽祖,只要不跟對岸走得太近,就既不會得罪獨派,又不激怒老共,還讓統派看到希望,怎麼算都值啊!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文化部:多元共存 非指定官方語言

    文化部:多元共存 非指定官方語言

     23日文化部舉行《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全國場公聽會後,引發媒體、社會各界廣泛討論,為此文化部29日發布新聞稿表示,立法精神在於確保面臨傳承危機的語言與文化,得以保存、復振及平等發展,而非指定官方語言,所以不會有許多官方語言;其立意在於支持多元共存,而非獨尊或刻意排除任何一個現存語言,並強調「不會影響既有通行語言的自然發展」。 \n 公聽會上文化部長鄭麗君公開表示,法案將盡速送入立法院,並提及復振「台語」、支持「台語」頻道等做法。由於過去政府多以「閩南語」而非「台語」一詞,讓各界憂心文化部將以「台語」取代「閩南語」的稱呼,且不無暗示其他族群的語言非「台灣語言」之嫌。文化部29日發布的新聞稿指出,各固有族群的語言名稱,草案中並無明列,即為尊重各族群使用者慣常使用自由的權利。 \n 文化部並表示,《國家語言發展法》未來進一步訂定施行細則、辦法時,將廣納各方意見、凝聚共識,並細緻定位稱謂指涉意涵,原則在於多元共存,並不在於互相代表。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法》乃為彌補,過去一元化語言政策導致的語言危機,立意在於支持多元共存。 \n 23日公聽會後除本報隔日隨即提出報導分析外,《中國時報》、《聯合晚報》近日亦陸續提出相關疑慮。文化部透過新聞稿指稱,《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已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明定原住民族語言為國家語言,《客家基本法》修正草案也已送請立法院審議,亦明定客語為國家語言;基於政府宜有國家語言政策的整體性基本法,故由文化部研擬《國家語言發展法》。

  • 新聞分析-國語官方語言地位 閩南語進逼

    新聞分析-國語官方語言地位 閩南語進逼

     官方語言?國家語言?近日引發各界熱議的《國家語言發展法》,民進黨政府又開始玩起文字遊戲,表面上強調非為「指定官方語言」,支持多元共存;實則綠營貶抑乃至排除國語,有意獨尊台語的心態可謂欲蓋彌彰。眼見短期間內「台獨」無望,蔡政府將閩南語列為「國家語言」之一,自我阿Q一番、聊勝於無,並透過籌設閩南語頻道,意在安撫「大福佬沙文主義」、主張急獨的深綠族群。 \n 23日文化部「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全國場公聽會後,本報即率先報導分析指出,國語地位即將面臨漸遭「稀釋」、「去(單一)國語化」的命運。之後《中國時報》、《聯合晚報》也相繼表達疑慮,逼得文化部29日主動發新聞稿滅火,強調「國家語言發展法」非為指定官方語言,所以將不會有許多官方語言。 \n 國語為實質官方語言 \n 對此有學者表示,中華民國、戰前的日本,為全世界唯二使用「國語」一詞者,「國語」一詞在台灣日據時期指的乃是日語;至於大陸定名「普通話」,新加坡的華人社會則稱為「官方語」。目前在台灣,國語雖為實質的官方語言,卻從未在法律法規中予以正名;如今蔡政府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法》,搞出所謂的「國家語言」,卻從不願大方爽快地公開表態,國語就是唯一的官方語言。 \n 由「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全國場公聽會現場,把國語「廢掉」,改稱為「華語」或「普通話」,以及建議國家語言應排除「華語」等言論,不難想見蔡政府的「壓力」來源。常伴著「大福佬沙文主義」現身的台獨基本教義派,始終視國民黨政府為外來政權,自然不會承認國語的地位;並期盼有朝一日建立「台灣國」,讓「台語」名正言順成為國語。 \n 打臉語言平權目標 \n 李登輝自詡為第一個「台灣人」總統,並視閩南語為唯一「台灣的語言」、稱之為「台語」,這也是綠營人士普遍的用詞。但如此一來,讓閩南語獨占「台語」的地位,全然無視於台灣這塊土地上其他的國語、客語及原住民語;就連文化部長鄭麗君公聽會後發言,也以「台語」一詞取代閩南語,聽在其他族群耳中,豈不是對立法目標「語言平權」的直接打臉? \n 綠營雖二度執政,但距離「台獨建國」仍遙遙無期,只好先藉由將閩南語名列「國家語言」之一,自爽一番、也對台獨人士有所交代。為動搖國語的官方語言地位,進而遂行「去中國化」、「文化台獨」的終極目標,蔡政府極盡迂迴、布滿煙霧,意圖暗渡陳倉的種種小動作,終究難杜悠悠之口。

  • 文化部:「國家語言發展法」確保文化平等發展 非指定官方語言

    文化部:「國家語言發展法」確保文化平等發展 非指定官方語言

    對於近日《國家語言發展法》引起社會各界廣泛討論,文化部29日發布新聞稿表示,樂見社會對公共政策熱烈討論,但亦須澄清若干誤解。《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已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明定原住民族語言為國家語言,《客家基本法》修正草案也已送請立法院審議,亦明定客語為國家語言,然政府宜有國家語言政策之整體性基本法,故由文化部研擬《國家語言發展法》。 \n \n文化部說明,《國家語言發展法》的立法精神在於確保面臨傳承危機的語言及文化得以保存、復振及平等發展,而非指定官方語言,所以不會有許多官方語言。其次,法案目標是保障各族群母語使用者的教育、傳播與公共服務權利,讓每個人都能更有自信、尊嚴地使用自己的母語,所以既不會強迫學校必須教所有語言,或學生必須學所有語言,也不會所有的公共服務都必須使用所有語言。 \n \n再者,《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中並未明列各固有族群之語言名稱,即為尊重各族群使用者慣常使用自由之權利,惟除原住民族語言及客語外之國家語言尚無相關單位訂定復振辦法,所以文化部補充訂定復振辦法,以利保障所有族群語言均能得到同等復振、保存、發展。 \n文化部表示,《國家語言發展法》係為彌補過去一元化語言政策所致之語言危機,其立意為支持多元共存,而非獨尊或刻意排除任何一個現存語言。故於條文第三條中特別針對「面臨傳承危機之國家語言」設計相關復育之措施。故未來實行時,將針對面臨傳承危機之國家語言,就其傳承、復振與發展狀況,優先推動特別保障措施。 \n《國家語言發展法》意不在重蹈強迫每個人學習每種「國語」之覆轍,而在於透過學校提供族群語言課程供學生選擇其中一種來學習,絶不可能每種都要學習。至於法條中所列「學校教育得使用國家語言」,主要係針對若有學校經中央或地方政府主管機關相關政策支持下辦理沈浸式教學或多元教學時,可提供法源依據,譲家長、學生在語言學習上都有更多樣性的選擇權利,相關實施辦法需由主管機關立法後訂定,或依實驗教育相關法規實施,並非所有學校都要用各族群語言教學。 \n對於各固有族群之語言名稱,草案中並無明列,即是尊重各族群使用者慣常使用自由之權利,又因語言定名問題意見多元,惟語言保存工作已迫在眉梢無法延宕之故。未來在進一步訂定施行細則、辦法時,將於廣納各方意見後,凝聚共識,並細緻定位稱謂指渉意涵,原則在於多元共存,並不在於互相代表。 \n此外,原民會將依據甫三讀通過之《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訂定相關辦法復振原住民族語,客家基本法修正草案若通過,客委會亦將大力推動客語之復振保存,文化部亦將會予以支持協助,並補充訂定其它尚未獲得專法保障之國家語言相關復振辦法,以利保障所有族群語言均能得到平等之復振、保存、發展推動。 \n聯合國文化多樣性公約明定保障母語權,而台灣多元語言文化是我們共同資産,不應任其瀕臨滅亡。國家將其肯認為「國家語言」,目的在於肯認多元文化,並具體保障面臨危機之族群語言的保存與發展,並非指定多種官方語言,也不會影響既有通行語言的自然發展。 \n

  • 國家語言愈多愈亂

     文化部提出「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將所謂的「國家語言」定義為:指台灣各固有族群使用的自然語言及台灣手語。文化部長鄭麗君強調,這是一個複數的概念。未來各個國家語言一律平等,國民使用國家語言不得予以歧視或限制。 \n 因此,原住民立委可以使用其母語質詢,如果大家要聽得懂這位立委在說什麼,就必須透過懂得這個語言的通譯;新住民使用他們的語言工作、購物、生活、教學也不可禁止,聽不懂、無法溝通嗎?民眾自己去傷腦筋吧。 \n 這樣的立法是不是可以行得通,用膝蓋想就知道了。文化部為了稀釋、降低國語(中文)的普及率與影響力,想出這種治絲益棼的辦法,看來,意識型態確實會影響智商。 \n 民進黨政府剛在6月分頒布實施《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明訂全台55個屬原住民族地區的鄉、鎮、市、區公所,得使用族語書寫公文書,例如花蓮和屏東已發出阿美族語、魯凱族語的公文;然而,新法實施不過1個多月,已有多個縣市表明放棄使用原住民語發公文,理由是「實在太困難」。 \n 目前全台有16個原住民族、42種語系,以苗栗縣為例,境內共有15族原住民族,因此,公文除了中文版,還要翻譯成15族的族語版本,苗栗縣政府哪來這麼多翻譯人力?但是如果只選擇翻譯其中的若干族語,其他族群恐怕會抗議不公平。 \n 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剛剛出版了魯凱族語的《聖經》全譯本。為了全台灣1萬3千多位的魯凱族人,這個翻譯工作前後進行了30年,此外,賽德客語、阿美語的《聖經》也預計會在今年完成,布農語、普悠瑪語在2018年,泰雅語、排灣語則在2020年完成。 \n 這些語種《聖經》的使用人口少則幾百,多則也不過20來萬人,然而,如同魯凱語《聖經》的翻譯工作,每種語言的翻譯都是耗費幾十年的巨大工程。完成之後也不能強迫族人一定要學習、要使用,但畢竟將大部分沒有文字的原住民族語文字化且完整保留下來,將使日後學習各族語言更為方便。而這個過程全憑信仰的熱情與使命感,沒有官方的資源投入。 \n 保留一種語言就是保留一種文化,每個人當然都有權使用自己的語言。然而,站在國家發展的務實角度來思考,需要共通的語言讓民眾彼此間溝通無礙,而這勢必要做出選擇。讓每個族群的語言都成為國家語言且可以自由使用,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不但可行性低,且會造成族群的對立與衝突,引發社會的混亂。 \n 如果蔡政府真的那麼重視各個族群的語言,何不學習宗教團體投入資源,進行語文復育及保存的工作,會來得更有誠意也更有效果。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我見我思:彭蕙仙》國家語言愈多愈亂

    我見我思:彭蕙仙》國家語言愈多愈亂

    文化部提出「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將所謂的「國家語言」定義為:指台灣各固有族群使用的自然語言及台灣手語;文化部長鄭麗君強調,這是一個複數的概念。未來各個國家語言一律平等,國民使用國家語言,不得予以歧視或限制。 \n 因此,原住民立委可以使用其母語質詢,如果大家要聽得懂這位立委在說什麼,就必須透過懂得這個語言的通譯;新住民使用他們的語言工作、購物、生活、教學也不可禁止,聽不懂、無法溝通嗎?民眾自己去傷腦筋吧。 \n 這樣的立法是不是可以行得通,用膝蓋想就知道了。文化部為了稀釋、降低國語(中文)的普及率與影響力,想出這種治絲益棼的辦法,看來,意識型態確實會影響智商。   \n 民進黨政府剛在6月分頒布實施《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明訂全台55個屬原住民族地區的鄉、鎮、市、區公所,得使用族語書寫公文書,例如花蓮和屏東已發出阿美族語、魯凱族語的公文;然而,新法實施不過1個多月,已有多個縣市表明放棄使用原住民語發公文,理由是「實在太困難」。 \n 目前全台有16個原住民族、42種語系,以苗栗縣為例,境內共有15族原住民族,因此,公文除了中文版,還要翻譯成15族的族語版本,苗栗縣政府哪來這麼多翻譯人力?但是如果只選擇翻譯其中的若干族語,其他族群恐怕會抗議不公平。 \n 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剛剛出版了魯凱族語的《聖經》全譯本。為了全台灣1萬3千多位的魯凱族人,這個翻譯工作前後進行了30年,此外,賽德客語、阿美語的《聖經》也預計會在今年完成,布農語、普悠瑪語在2018年,泰雅語、排灣語則在2020年完成。 \n 這些語種《聖經》的使用人口少則幾百,多則也不過20來萬人,然而,如同魯凱語《聖經》的翻譯工作,每種語言的翻譯都是耗費幾十年的巨大工程。完成之後也不能強迫族人一定要學習、要使用,但畢竟將大部分沒有文字的原住民族語文字化且完整保留下來,將使日後學習各族語言更為方便。而這個過程全憑信仰的熱情與使命感,沒有官方的資源投入。 \n 保留一種語言就是保留一種文化,每個人當然都有權使用自己的語言。然而,站在國家發展的務實角度來思考,需要共通的語言讓民眾彼此間溝通無礙,而這勢必要做出選擇。讓每個族群的語言都成為國家語言且可以自由使用,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不但可行性低,且會造成族群的對立與衝突,引發社會的混亂。 \n 如果蔡政府真的那麼重視各個族群的語言,何不學習宗教團體投入資源,進行語文復育及保存的工作,會來得更誠意也更有效果。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思想進擊》從英式文青作文看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

    思想進擊》從英式文青作文看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

    蔡英文從事公職選舉以來,擁有眾多擅長作文的年輕人們為其幕僚,自稱文膽而沾沾自喜者不乏其人。然而,蔡英文總統雖擅長於各公眾場合照唸文青式講稿浪漫暢言,卻總是陳義過高而無法落實為造福人民日常生活的具體政策,時間一長,不免被看破手腳。蔡總統如今再多的演說都難逃被譏諷的命運。她的話語再也無法感動人,她的演講也不再受到人民的重視。 \n \n什麼樣的領導便帶領什麼樣的團隊,什麼樣的領袖自有什麼樣的追隨者,當我們檢視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時,不難發現這草案內容幾乎經不起檢視,正如同相類似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年金改革、一例一休與所有蔡英文政府視之為改革的政策,往往若非流於粗暴蠻橫,便顯得不食人間煙火而脫離現實。 \n \n民進黨政府向來熱衷執著於華麗的詞藻,諸如民主、自由、多元、平等、公平,又或是內涵可視需求調整的公民不服從、轉型正義等。人民或許至今仍不喜歡國民黨,卻也看不出民進黨如何配得起上述諸多西方政治詞彙,民進黨樂於東施效顰的結果,往往使深具內涵的文字變得淺薄,變得太工具性。譬如 \n,草案的總說明開頭也不過兩段,頭一段便使用了五次多元,兩次平等。 \n \n說明處內文提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我國母語列為瀕臨消失之地區,卻不明言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瀕臨消失可能的語言,幾乎都是我國原住民族語,如瀕危的便有泰雅語、太魯閣語、阿美語、卑南與、魯凱語、排灣語、雅美語、鄒語、布農語、賽夏語、噶瑪蘭語、荳蘭語、邵語、卡那卡那富語及拉阿魯哇語。而已經消失的語言則為巴賽語、凱達格蘭語、龜崙語、道卡斯語、巴宰語、拍瀑拉語、巴布賽語、安雅語及西拉雅語等。籠統將瀕危的語言全稱之為我國母語,不過是掩耳盜鈴,暗示人們台灣的閩南語及客語也都在瀕臨消失之列,也因此才須奮力振興,因而方更需要提倡,如民進黨立委所說,讓年輕人們懂得體會「閩南語(台語)之美」。 \n \n按語言法草案所述,不僅是閩南語及客家語,上述各式原住民族語及新住民的母語譬如印尼語、馬來西亞語、泰語等也都如草案所明言,與中文同為不應受歧視或限制的語言,且都具有平等的尊嚴。立意良善,但試問如今各大眾交通運輸已有的普通話、閩南話及客家話的廣播,未來是否每一站都該以母語說上二十幾種不同的站名?若無法做到這種最基本的一視同仁,又該如何談平等呢? \n \n草案第二條在國家語言的定義上,明定該法所稱之國家語言,指台灣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語言及台灣手語,又於草案第三條再次強調了國家語言一律平等,使用國家語言不得予以歧視或限制,而政府為避免語言面臨傳承危機,應帶頭推動語言的傳承、復振及發展,並詳列措施包含健全教學資源及研究、推廣大眾傳播事業及數位通訊傳播服務等。可以想見,在閩南語電視台及客語電視台後,未來為落實國家語言發展法,理應再建立至少二十餘種語言頻道方可達到國家語言一律平等的目標,否則民進黨總刻意將焦點放在閩南語及客語,就不免令人懷疑有選票考量的成分在裡頭。 \n \n事實上,草案第十二條便保障了這一點,其中表示了為呈現國家語言之文化多樣性,政府應鼓勵出版、製作、播映多元國家語言之出版品、電影、廣播電視節目及各種數位通訊傳播服務。且政府捐助從事傳播之財團法人應提供國家語言多元服務,並得設立國家語言廣播、電視專屬頻道及數位傳播服務。由此看,未來在各種母語的基礎上,我們當可期待至少廣播和電視頻道都可憑空至少再增加五十餘台,才能將娛樂、教育、新聞傳播等包含其中。 \n \n草案第八條明定中央教育主管機關應於各階段國民教育將國家語言列為基礎或必修課程,學校教育得使用個國家語言為之。此一條白話言之,便是文化部長鄭麗君所倡言的老師教學生數學也可以大方使用閩南語,那麼若教師想使用客語甚至泰雅語或阿美族語,也當在保障範圍內。姑且不論教師是否有能力以各式母語教導學生,現今在已普及的國語教學上,學生尚且聽不懂或無法妥善吸收學科知識,如今賦予教師權力以各式語言隨意教學,學生又如何能融會貫通? \n \n政府為避免如今語言資格認證考試顯得過於壟斷而不夠豐富多元,也明示了未來將增設各類母語的認證考試之必要,如第十三條所定,政府應辦理各國家語言之認證。假若能學習各式母語自然很好,但在台灣英文及中文水平都日益低下且幾乎無國際競爭力的今日社會,學生們是否仍有餘裕在顧及中英文之餘,再去學習並通過各項母語考試,不免令人懷疑。中文學不好,大中華區兩岸三地都不免有障礙;英文學不好,未來離開了台灣無論走到何處都寸步難行。又或者,台灣莫非已自成一個世界,打算閉關鎖國以求自得其樂? \n \n尤可議者,為草案第十條所言,其內文明訂國民參與政府機關行政、立法及司法程序時,得使用其固有之國家語言。各級政府機關應於必要時提供個國家語言間之通譯服務,並建置相關設備。 \n \n若按這個標準,政府機關從中央到地方要從哪找這麼多各式母語的通譯人才都是個大問題,即便通譯人才從天而降,未來公文不僅可以使用尚未成熟的閩南語及客語拼音書寫,也可按原住民族語撰寫,這對政府內部的溝通及行政效率有幫助嗎?上至立法院下至地方戶政機關及鄉公所,勢必也需設置專人譯員代為傳譯,否則政府豈非違法帶頭歧視各固有族群使用的母語? \n \n文化部如今急於落實國家語言發展法,設若再次草率粗暴地通過此等草案,我們難以想像這樣的語言法對台灣如今危機四伏的經濟發展有何幫助,也難以理解這樣的語言法對促進社會各族群的溝通有什麼樣的助益。 \n \n台灣如今面臨的挑戰已經夠艱鉅,盼望民進黨政府不要再為台灣創造新的問題與矛盾,不要再到處點火再忙著到處滅火,不要再浪費虛擲更多的社會成本。 \n \n(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 王丰諷:鄭麗君邏輯異於常人 賴清德恐非她對手

    王丰諷:鄭麗君邏輯異於常人 賴清德恐非她對手

    文化部日前舉辦《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公聽會,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過去語言政策只推動華語教育,現在要復振母語,從一元化走向多元化。對此,作家王丰諷刺表示「國家語言發展法」這個法案,絕對可以列為民進黨上台一年兩個月以來最大政績。他酸鄭麗君想法邏輯異於常人,賴神恐怕不是她對手。 \n \n王丰說他前幾天看到鄭麗君要將儘速完成「國家語言發展法」立法,腦子裡忽然出現了一幕《西遊記》唐僧遠赴天竺國取經的滑稽畫面。他諷刺表示,鄭麗君天竺國取經「南向政策」卓然有成,台灣搞多元國語真有才。 \n \n他指出,鄭麗君弄出來的這個「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這個法案說明了民進黨當局的「南向政策」卓然有成。絕對可以列為民進黨上台一年兩個月以來最大政績,驚天動地,絕對可以振古鑠今,光照人寰。 \n \n王丰表示,印度把「印地語」和英文作為該國兩個重要的「官方語言」,但印度這個由上千個種族組成的複雜國家,可能怕引起種族暴動,不敢冒然制定「國語」。印度固然「只有」兩種官方語言,但也承認了通行於印度各地的二十一種「預定官方語言」,為了不得罪其它的少數族裔,同時還登記有案了1,600種以上的地方及民族語言,有人估計印度通行的語言有3000種之多。 \n \n王丰諷刺表示,鄭麗君不愧是台灣大學哲學系高材生,法國博士,想法邏輯異於常人,如此優秀閣員,賴神恐怕不是她的對手。 \n \n他感嘆,「我們的子孫到底要花多少時間學『多元國語』,人生苦短,恐怕還沒學會兩種,老命就『葛』了。媽呀,台灣人有多少精力去搞『多元國語』呀?媽呀,我每次都被學哲學的打敗!」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