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談金改的搜尋結果,共12

  • 男星開火鍋店天花板突崩塌 女客骨折男伴熱湯濺臉毀容

    男星開火鍋店天花板突崩塌 女客骨折男伴熱湯濺臉毀容

    演出情境喜劇《愛情公寓》走紅、擔任夯綜藝《奔跑吧兄弟》固定班底大開知名度的男星陳赫,除了演藝成績亮眼外,從事餐飲副業也相當成功,擁有個人火鍋品牌,是排隊名店,不料近日卻爆出民眾到店消費時,天花板突然崩塌,導致一對夫妻客人受到嚴重傷害,引發議論。 陳赫除了經營演藝工作,也在餐飲界創業,自創品牌連鎖火鍋店,以高品質菜品與環境聞名,不料出了大意外,據《新浪娛樂》報導,上月11日,一對夫妻到杭州分店用餐,才剛點完菜還沒開吃,正等待著湯底煮滾時,天花板突然崩塌,大面積裝潢材料掉了下來,砸在女客的手部與頭部,她當場骨折,天花板的碎石也掉到湯鍋裡,滾燙熱湯濺到男客臉上,導致他滿點起水泡毀容,現場情況慘不忍睹。 這對夫妻吃個火鍋卻受到重大災害,工作方面受到很大的影響,還得一邊治療傷勢,男客臉上水泡雖然慢慢消退,但下巴處燙傷較嚴重,一定會留疤,他們因此向店家求償,要求火鍋店給他們8萬人民幣(約台幣34萬)。 事發後,火鍋店隨即發布道歉聲明,闡述了事發始末,也表示第一時間已將顧客送醫,並且先後5次陪同治療,也買單了相關費用,絕不會推卸責任,以安排第三方安檢公司,對於全部分店進行安全檢查,陳赫也轉發了聲明,再度對兩位顧客道歉,並承諾「全面排查整改,安全問題絕不姑息!」。 雖聲明中表示雙方已和解,但實際上在談賠償金時談不攏,杭州店店長透露已支付顧客5次醫藥費與賠償金,共計4萬人民幣(約新台幣17萬),但夫妻倆要求的是至少7、8萬人民幣,甚至一開始是要求店家賠償30萬人民幣(約台幣130萬),但店長無法接受,委屈表示他們一直很積極處理,只是「這個賠償金店家真的無法承受」,但受害女客表示不能接受僅4萬人民幣賠償,要尋求法律協助。

  • 陸大咖雲集談金改 催聲加速開放

    陸大咖雲集談金改 催聲加速開放

     大陸集結各財經專家,近日發布描繪金融開放願景的《2017徑山報告》,其中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長朱雋認為,大陸需進一步推動金融業開放,引入更多外部競爭改革金融體制,更應增加匯率靈活性,讓匯率變化更多由市場機制決定,並建立宏觀、微觀的跨境資本流動管理框架,進而達到穩健加速人民幣國際化的目標。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認為,金融機構、金融市場的開放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目前來看,進行匯率改革是一個比較好的時間點,主要在於過去一直努力消除的單邊貶值預期已經解除。  遵循三大原則  新浪網報導,該報告內容指出,金融業對外開放應該遵循三大原則。第一是繼續維持擴大金融業開放、完善匯率形成機制、減少資本管制的「三駕馬車」方向。第二則是持續秉持以准入前國民待遇、負面清單為核心的金融業開放,並在開放同時確保做好風險防範、監管能力同步跟進。  由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籌畫的《2017徑山報告》主題為「積極、穩健地推進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共分7個章節。這也是大手筆囊括人行官員、IMF前官員,以及來自各大學校、機構知名學者,首度就大陸金融開放議題進行全面的深度探討。  報告說明,雖然大陸從加入WTO以來,金融業市場與機構的開放程度提升,但對外開放程度仍然不足,例如外資金融機構市占率始終低迷,且在持股比例、業務範圍對外資也有諸多限制。但由於金融業本質是競爭性行業,該報告更強調,只有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才能有助於提升金融機構競爭力,從根本上防範、化解金融風險。  債市是切入點  報告提及,整體來看,短期內金融面可開放的包含放開外資機構持股比例與業務限制;會計審計盡可能與國際接軌,同時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有序實現資本帳兌換。  另從商業和貨幣政策體系來看,IMF前副總裁朱民認為,債券市場是大陸重要的金融開放切入點,因為債券市場是形成貨幣政策、基準利率的基礎市場,對大陸來說,債券市場國際化也是非常重要的議題。

  • 司改籌備會 小燈泡媽談被問2百萬和解金

    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今開首次會議,「小燈泡媽媽」王婉諭談到自己親身經歷,包括曾被媒體問要不要接受被告200萬元和解金,司改應思考如何保護被害人家屬。 總統蔡英文今天主持「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第一次籌備委員會議,犯罪被害人家屬、內湖女童小燈泡命案的媽媽王婉諭也受邀參與。 媒體關切,「小燈泡媽媽」在會中的發言,國安會諮詢委員林(峰)正會後轉述指出,小燈泡媽媽主要表達,她過去對於司法非常陌生,但經歷這個事件後,她進法院的前、中、後,有些是可以拿出來跟大家討論的,例如開庭過程,在法庭受到的對待。 林(峰)正轉述,有記者問「小燈泡媽媽」,「如果兇手與妳和解200萬元,妳會不會接受」? 他轉述,「小燈泡媽媽」認為,不應該讓犯罪被害人家屬要去面對媒體這樣的詢問,因為在她心情還沒平復之前,媒體就來問她「妳要不要接受他200萬的和解金額」;在司法程序中,可以提醒大家注意,如何調整,才算是保護了被害人家屬,因為過去在司法改革過程中,很多人都覺得,好像都在談被告,不是談被害人。 林(峰)正強調,「這個我們也注意到了」,所以邀請小燈泡媽媽做為被害人家屬,表達她的親身經歷,這確實可以觸發一些有意義的討論。 另外,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也轉述,「小燈泡媽媽」強調自己不是法律人,她期待不僅從被害人角度,更要從整體人權的角度來看司改的相關議程,例如偵查不公開落實的問題,還有參與開庭的人的安全與人權;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主要可能來自於不了解司法,還有繁複冗長的司法程序,加上社會法學教育的不足;期待法律系統對「預防犯罪」有更多更好的研究。1051125

  • 遭約談前… 蔡友才閃辭國泰金董事

     兆豐銀行因違反洗錢防制規定,遭美重罰1.8億美元,風暴持續延燒,前兆豐金控董事長蔡友才昨(23)日閃辭國泰金控董事;他並發表聲明強調,3月辭任兆豐金董座前,已將全套改善計畫送至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DFS),並已善盡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遭罰絕非涉及洗錢。  蔡友才昨到北檢之前,透過鑒機資產管理公司發出聲明指出,從DFS合意處分書內容來看,兆豐銀行紐約分行是違反《洗錢防制法》的金融機構通報公定,並非涉及洗錢行為,這兩者是完全不同的。否認外界質疑兆豐銀有為特定政治人物洗錢爭議。  兆豐銀行遭重罰1.8億美元,蔡友才認為,主因是紐約分行法遵主管對於美國繁複的《洗錢防制法》未能完全熟悉,且再與DFS檢討會議中,經指正卻又態度不佳,未能充分落實總行內部規定所致,強調被罰非涉及洗錢行為。  蔡友才宣稱,今年3月24日紐約分行將全套改善計畫提報DFS,並回報總行稱DFS應可接受,且DFS並未表示其它意見;他強調,在離職前認為已將全套計畫送至DFS,並告知將於8月26日複查,已依檢查報告處理程序處理,認為已善盡管理人注意義務,才會於3月29日向董事會提出辭職。蔡友才也否認知曉巴拿馬部分涉及洗錢帳戶狀況。  蔡友才於約談前,先閃辭國泰金董事,國泰金總經理李長庚昨於法說會後證實,近中午時接獲蔡友才主動請辭電話,表達因為近來兆豐金事件紛擾,不想造成國泰金的困擾,才決定辭去董事法人代表職務,對於董事代表人是否改派?李長庚說,現在談這個問題言之過早。  李長庚表示,蔡友才在兆豐金的經營績效有目共睹,沒有人能夠神通預測會發生這種事,沒有後不後悔請蔡友才擔任董事的問題,強調公司經營都是依當下做最好的努力。

  • 談二次金改 曾銘宗舌戰林全 彰銀合併案不批公文? 林全:去植牙

     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昨在立院總質詢緊咬二次金改,舌戰行政院長林全,質疑府院強力介入金融圈、未審慎評估就處理重大股權,程序違反公開透明,並追問是否同意彰銀併給台新?對此,林全說,沒有同意,當時招標案只是讓台新取得經營權,至於合併則是彰銀和台新的事,不是政府機關的問題。  前總統陳水扁啟動二次金改,林全是扁朝財長,允台新金僅標下彰銀22.5%股權就取得經營權,引發爭議。曾銘宗表示,林全曾說自己是二次金改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但二次金改確有許多問題,詢問彰銀跟台新銀行當年整併案,程序上有無問題?  對此,林全先澄清,二次金改涉及公股銀行,有人稱與中華開發、元大復華合併有關,但只涉及12家銀行整併,唯一涉及與民間銀行整併的只有台新與彰銀案,台新只是公開競標取得經營權,強調程序沒問題。  不過,曾銘宗質疑程序有疑慮。他說,曾有業者表示,當初若不合併報表、有對外公布,就會一起競標,不會只有台新出來競標。林全說,這些規定,是當時金管會權責,他不清楚。  曾銘宗進一步追問,彰銀合併案,林全為何不批公文,而由時任次長陳樹代行?林全回稱,他那天植牙請假,所有公文由次長代簽,「體制就是這樣」。  曾銘宗拉高分貝說,「當公務員30幾年,也曾任部會首長,第一次聽到部長因植牙不批公文,且林全就在台北植牙,為什麼不能看公文?」  林全回敬,他有請假,曾銘宗可去查,他也承認政策、沒有逃避政策,由次長代行、決行並沒問題,檢方也都查過了。對此,曾銘宗說,「希望未來請政府不要預設立場,將彰銀併給台新。」  林全院會宣布休息後受訪,被問到曾銘宗質詢談到二次金改,是否動怒?林全說「我不希望被任何汙衊。」

  • 劉鶴談金改 嚴防金融失序

    劉鶴談金改 嚴防金融失序

     面對大陸經濟進入新常態、產能過剩嚴峻等問題,加大企業倒帳與地方債違約風險,大陸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為《21世紀金融監管》一書寫序言,釋出大陸未來金融發展風向球,包括金融發展有其週期性,相關監管與改革工作不應碎片化,要以外科手術式措施化解短期風險,金融業也要加大支持實體經濟,做供給面改革政策的強力後盾。  劉鶴認為,造成歷次金融危機發生的共通點包括資產價格大幅上升、經濟成長率波動、經常帳帳戶赤字等,政府與市場關係嚴重失調,這也意味著金融體系的脆弱性,遠超過個體風險管理能力與宏觀監管能力,而各國金融監管單位競相降低監管要求,認為「最少的監管就是最好的監管」,但從美國2008年的金融危機事件來看,「錯誤不在別處,而在自己本身」。  此外,金融監管在最不受重視的時候最有價值,也有其反週期性,關鍵是要能有效捕捉風險並與時俱進地配置監管資源,由於金融資源有高度流動性,改革上要特別注意單兵突進和整體協調關係,防止改革部門化、碎片化。  劉鶴表示,大陸經濟進入新常態下,正是金融發展的重要時期,也是金融風險好發期,因此,面對高槓桿特徵等商品,必須堅持改革思維來解決長期結構性問題,以外科手術式措施,化解短期風險危機,金融業也要提高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支持去產能、去庫存、補劣勢等供給面改革政策。

  • 談金改 李克強也關注網路金融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天說,深化金融體制改革,也要促進網際網路金融發展,完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監測跨境資本流動,守住不發生金融風險的底線。  中國大陸近年掀起一股線上金融理財熱潮,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日前表示,正研擬制定加強貨幣市場基金風險管理和網路銷售基金監管的有關規則。  大陸第12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2次全體會議上午9時開幕,李克強會中進行政府工作報告,在提及深化金融體制改革時,也提到必須促進線上金融的健康發展。  李克強表示,在深化金融體制改革方面,要繼續推動利率市場化,擴大金融機構利率自主定價權。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基本穩定,擴大匯率雙向浮動區間,推進人民幣資本帳可兌換。  他說,要穩步推進由民間資本發起設立中小型銀行等金融機構,引導民間資本參股、投資金融機構及融資仲介服務機構。要建立存款保險制度,健全金融機構風險處置機制。實施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  李克強指出,要加快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推動股票發行註冊制改革,規範發展債券市場。  他還說,要積極發展農業保險,探索建立巨災保險制度。  此外,李克強表示,要加快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建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和公司法人治理結構。  他說,要完善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提高中央企業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比例。制定非國有資本參與中央企業投資項目的辦法,在金融、石油、電力、鐵路、電信、資源開發、公用事業等領域,向非國有資本推出一批投資項目。1030305

  • 金管會:銀行獲利佳 談金改太沉重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駱錦明登高一呼,表示將以民間力量,推動國內第三次金改,對此金管會副主委吳當傑回應,金融改革是金融機構有弊病、不佳時,進行大幅度的改造措施,如當年一次金改的降逾放,但目前銀行逾放僅0.4%,獲利屢創新高,談金改似乎沈重。  由於二次金改的諸多後遺症,讓金管會對「金改」字眼極度迴避,擔心外界又以為政府要「亂點鴛鴦譜」。  吳當傑強調,任何金融業的興利或除弊措施,金管會都同樣重視,只要各界有任何意見,都歡迎提供,絕對會予以重視。  他指出,無論是駱錦明或顏慶章,現在都仍任職於金融業,除了每月與銀行局定期業務會議外,金管會主委陳裕璋也定期會金融機構負責人座談,「大家有很多機會可以表達想法」,也應該很瞭解金管會的努力。  吳當傑表示,外界常說金管會只重監理,但近幾年業者反應的法規鬆綁、強化競爭力、鼓勵開發商品等,金管會都加速開放,若說金管會除弊重於興利,恐怕不公平。  銀行局副局長張國銘也提出數據,從2007年~2012年國銀平均逾期放款比率由2.16%降至0.4%,且在業務開放、提升銀行體系財務健全後,平均備抵呆帳覆蓋率也提高為274.09%,稅前盈餘表現同樣成長,可見政府對於金融市場的努力。  對於金融整併,與銀行最適家數等問題,吳當傑強調,只要是公開、透明,能夠提高競爭力,金管會一直都是贊成與鼓勵,不要因為個案,就認定政府是阻撓的力量,且金融整併要尊重市場機制,金管會不宜出面主動配對。

  • 顏慶章:放寬國內銀行合併限制

    顏慶章:放寬國內銀行合併限制

     第3次兩岸銀行業監理合作平台(金銀會)召開在即,金融業者引頸期盼提高兩岸參股比重、放寬國銀登陸OECD限制等;元大金控董事長、前財政部長顏慶章表示,兩岸互相開放固然重要,但最根本要務是放寬國內銀行合併限制,讓銀行把規模做大,就能對等走向各地沒有障礙,才能促進台灣金融繁榮。  金銀會將放寬卡關已久的兩岸銀行相互參股比例;之前大陸中國銀行行長李禮輝來台時曾表示,兩岸參股比例開放之所以長期談不攏,就是因為台灣銀行規模太小,因此無法與大陸一樣對等開放參股比例至20%,只能給予大陸銀行5%參股權,大陸銀監會覺得相當不公平。國銀「小而美」卻導致無法對等談判開放條件、成為進入大陸市場的阻礙,做大國銀勢在必行。  無論是談兩岸對等開放或與外資銀行競爭,國銀整併已箭在弦上。二次金改後銀行整併的負面效應始終揮之不去,使金改成為難以明言的痛;工商協進會理事長駱錦明表示,金改方案是正確的,合併本就勢在必行,只是二次金改受到政治因素影響未能有好結果。  工商協進會預計於4月16日針對金改等議題,邀請行政院長江宜樺進行工商早餐會,同時提出對「第3次金改」的建議方向。工商協進會邀請有「一次金改」經驗的前財政部長顏慶章擔任「第3次金改金融小組」召集人,將盡全力推動金融界「第3次金改」。

  • 大資本‧談十二五商機-李紀珠:大陸金改 可借鏡台灣經驗

     金管會副主委李紀珠昨(12)日表示,大陸「十二五規劃」已將金融改革列為專章,她認為,在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建立存款保險制度、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及銀行監理等方面,台灣均可憑藉過去發展經驗,快速切入此一商機。  由旺報主辦的第2屆「兩岸和平創富論壇」,昨日在台北圓山飯店舉行。李紀珠出席一場論壇擔任主講時表示,針對兩岸金融業未來合作方向,作出上述表示。  李紀珠說,當前外部經濟環境對兩岸金融合作提供很好的契機,尤其大陸「十二五規劃」揭示的金融改革項目,都是台灣金融業可切入的重點。  她舉例,在建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方面,台灣歷經80、90年代極力拓展金融措施的階段,台灣的資本市場融資對中小企業有很大的幫助,相關經驗可供大陸參考。  李紀珠也說,大陸在金融市場國際化過程中,勢必會面臨匯率、利率的改革,而台灣已走過匯率、利率自由化的階段,大陸方面也可依此為借鑑。  另外,在大陸外銷轉內需的過程中,李紀珠指出,消金業務、信用卡業務、消費信貸等業務的重要性也隨之提升。她認為,儘管歐美也有相當長時間的發展,但基於文化相似性,移植台灣經驗的成功率相對大得多。  她指出,大陸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曾向她說,當初推信用卡業務時,有美系大銀行找招行合作,但後來招行選擇台灣中信銀行,原因很簡單,因為信用卡的行銷,華人區的想法類似,「他們現在很慶幸當時選對了」。  此外,台港甫簽署銀行監理MOU,李紀珠會後接受媒體聯訪時表示,香港金管局一向對與台灣簽署金融MOU未積極表態,但在強力溝通後,11日已完成台港間的銀行監理MOU。  她說,國銀通常以香港分行搭配大陸分行作業的模式,也可進一步透過大陸、香港、台灣共同合作有效監理,且也代表兩岸三地更進一步合作的關係。

  • 扁:二次金改 是對政院「期許」

     金改弊案高院上訴審開庭,當庭勘驗陳水扁在九十四年接受電視專訪談「二次金改」的錄影光碟,扁稱當天他說「誰抗拒改革,我就換誰」,是對行政院的期許,與總統職權無關。他舉例說,馬總統日前表示「奢侈稅立法非通過不可」,並不代表奢侈稅立法屬總統法定職權,只能說是馬總統對立法院的期許。  扁表示,國泰併世華、元大金併復華、富邦併北銀等三件金融合併案都是在九十、九十一年間進行,與九十四年的「二次金改」無關,這些合併案都和總統的法定職權無關。對於九十四年他在電視訪問時說:「誰抗拒改革,我就換誰」。昨天在法庭上,他解釋是「政策若無法貫徹,相關行政官員就必須負成敗責任」,是他對行政院的期許,也代表他支持行政院的政策。

  • 社評-談匯率 不如談匯制

    歐巴馬為拯救3000萬失業及持續滑落的民調,迫使人民幣升值已成了華府政客與金融家今年首要的經濟任務。預期這項訴求在4月中美財長會議及7月的戰略對話會議,勢將引起激辯。目前雙方皆動用媒體互嗆,攪的匯市揚聲沸沸,千億美元熱錢在兩岸三地四處流竄,伺機而動。中國政府的反應顯得有些遲疑被動,惟主管經貿副總理王岐山公開嚴拒:「若美要派人來京談匯率,就別來了;人民幣動向,中國說了算」。 為維護兩岸三地當前巨大的共同利益,北京對匯率的謹防與堅持確是情理之中。匯率是指一國貨幣與它國貨幣買賣交易的價格,既名之為價格,它與油價、金價、股價、菜價等一般商品,在自由經濟體制下,其價格隨市場供需,自然的發生漲跌起落之變化。匯率不例外有上有下。人民幣匯率自1979年$1.5,85年$3.2,89年$4.7,93年$11.2,97金融危機堅持$8.3,以迄當前的$6.82。這些數字顯示,過去30年人民幣匯率並非鐵打的一塊,它是隨著大陸經濟發展的現實需要而變動。 因此,歐巴馬在去年底北京的中美峰會,呼籲人民幣採「市場導向的匯率政策」浮動升值。這項用意人們是很明白的。呼應歐巴馬的「改變change」,我們認為美國目前推動的金改只是治標,而為適應世界資本主義發展的需要,真正的金改當是包含中國在內的國際金改。未聞歐巴馬與中國深入討論對國際匯制(Regime)根本變革,僅談匯率(Rate)變動,這是王顧左右而言它,徒增匯市投機作亂,無益於經貿活動及就業的增長。 歷經中國改革開放及美國信貸危機,中美經濟實力消長出現反轉,老態龍鍾的美元是開放的國際基軸貨幣,年輕活力的人民幣是封閉的巨型區域通貨,這兩者間的匯率體制應如何安排?1979年美國GDP2.5兆美元,中國僅0.25兆美元,雙方差距10倍大;2009年美國15兆美元,中國5兆美元(相當美1985水準)差距縮小至3倍大。而大陸外貿占全球總額由0.5%增至15%;外匯儲備則由1950年1億美元增至2009年2.5兆美元。製造業而言,汽車、手機、液晶電視超越美國,產量世界第一;連金融服務業的商銀資本規模,中國工銀等四家陸銀皆超越花旗,位居全球前四大。 美國目前保有優勢的項目僅餘龐大的海外投資,活躍的投資銀行,以及美元的基軸貨幣地位。不必複雜的計量經濟模型,憑簡單數字也知中美經濟消長,雖不必如美經濟家所稱要求美元遜位或人民幣升值,但難道國際金融機構權力與匯率體制不應仿傚50年代的布列頓森林體系,與時俱進,進行重分配與移轉嗎? 同樣的,一中三區三幣的經濟區,經由CEPA與ECFA的臍帶加持,其經貿整合既廣且深,緊密一體的程度,未來將或可比擬美國州際或歐盟會員國間關係。只是一中區域的貨幣當局與發鈔權,尚處分割狀態,未如美元與歐元已完成對內單一且對外自由兌換。因此有必要先處理好一些內部矛盾,畢竟今後任何的變動發生,牽一髮而動全身,一定要確保三區三幣的總體經濟利益受到充分的告知與完全的照顧 才能與美就匯制與匯率展開全面交鋒。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