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論壇劇場的搜尋結果,共09

  • 捨五星飯店選職工之家 國共論壇改走樸質風

     一改過去國共論壇大多在國際連鎖品牌的五星級大飯店舉辦,如同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一行此行都搭乘經濟艙,本屆「兩岸和平發展論壇」改走「樸質風」,將自明日起在北京「中國職工之家」飯店舉行,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也不會出席開幕式與閉幕式,希望讓論壇「實實在在」交流。 \n 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今年9月曾說,「國共平台還會繼續,但會以一種新的形式」。外界預估國共論壇將一改以往較流於形式的議論,走向腳踏實地的「樸質風」。中國職工之家飯店隸屬於大陸中華全國總工會,也是這次國共論壇的大陸10個主辦單位之一。 \n 位於北京西長安街的「中國職工之家」飯店由A、B、C三座大樓組成,非常不起眼,只有大廳已擺起論壇報到用長桌,沒有多餘的裝飾,該飯店最大容量為接待600人課桌式會議或1000人劇場式會議。 \n 相較於前面幾屆國共論壇都在當地國際連鎖豪華五星級酒店舉行,「中國職工之家」更顯樸質。而洪秀柱為降低「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的政黨色彩,也不會出席論壇的開幕式與閉幕式,但會先後出席聆聽論壇下設5個分組論壇中的經濟與青年論壇。

  • 8月《文化快遞》活動精選-牯嶺街小劇場十年(2005-2015)檔案展暨未來的脈絡論壇

    8月《文化快遞》活動精選-牯嶺街小劇場十年(2005-2015)檔案展暨未來的脈絡論壇

     時間:8/30~9/25,周二至周日13:00~21:00 \n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臺北市牯嶺街5巷2號) \n ■簡介:活動期間除了展示了小劇場這10年來的檔案與成績,也舉辦多場對談、系列演講,試圖探索牯嶺街小劇場的未來潛能。其中「獨白接力」則是透過遴選30至50位線上的劇場青年,以馬拉松形式進行接力的「發生/發聲」藝術行動,藉此鼓勵年輕創作者在公開的論壇中審視、碰撞,並盡情抒發其抱負。 \n ■電話:02-2391-9393 \n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廣告)

  • 太陽花的一把火 點燃劇場反思

    太陽花的一把火 點燃劇場反思

    服貿議題從三月十八日學生攻占立法院起,延燒成全民關注的公共議題,表演藝術界的關注與反思也從此展開:面對中資如果入台對台灣創作自由是否會造成打壓箝制?文化部要用什麼機制來捍衛本土創作者的權利?服貿這個導火線,也讓新一代的劇場工作者領悟必須站起來面對表演藝術產業的種種問題,「自己的產業自己救!」,未來能否打造改革的契機?令人期待! \n【表演藝術總體檢 從反黑箱服貿開始!】 \n三月廿七日深夜十點,學生占領立院反黑箱服貿的抗爭行動進入第十天,鎮江街上的街頭教室在入夜後氣氛愈加熱烈,三位表演藝術界的工作者登上小講台,對占據長長馬路的學生和群眾們發表〈服貿將對表演藝術帶來哪些衝擊〉的演說。 \n \n事實上,《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中,與表演藝術相關的部分僅有涉及演出場館經營的一條:「允許大陸服務提供者在台灣以合資、合夥形式設立劇場、音樂廳演出場所的經營單位。大陸服務提供者總持股比例須低於50%,不具控制力。」 \n \n至於中國對台灣開放的部分則為:「允許台灣服務提供者在大陸設立由台方控股或占主導地位的合資、合作音樂廳、劇場等演出場所經營單位」。 \n \n相較於其他產業,被歸為「娛樂服務業」的演出場館經營似乎無足輕重,畢竟,這個業種所涉及的就業人數(4,352人)和生產總額(82.45億)並不高,然而,演出場館經營權釋出給中國大陸,卻重重觸及這群為數不多劇場工作者的敏感神經。關鍵不只是經濟問題,而是形成多元藝術文化的命脈——創作自由——恐被動搖。 \n【創作自由可能不在? 劇場人憂心忡忡】 \n「中國對台灣藝文界的打壓一直未曾停止。」資深藝術行政孫平站在街頭教室的講台上,娓娓道來她在歐洲各國製作台灣演出的經驗,「中國單位一旦知道有台灣的演出,會用盡任何辦法阻止我們表演,例如對主辦單位施壓,就算演出與政治議題毫無關聯。」「因此我們合理質疑,憑什麼在國際上對我們強勢打壓的中國,能夠進來經營台灣的劇場?」 \n一個對我不吝施加政治壓迫的國家,一旦成為劇場經營的資方,從正向來說,或許真能為台灣民間甚少挹注、營運演出場館的現況帶來紓解,資金湧入也能帶來劇場技術、行政管理等就業機會,然而,一座演出場館絕非只涉及商業範疇的收支計算。 \n「劇場這個空間有精神層面的價值。營運者需規劃、製作節目,選擇怎樣的節目,代表的是你想讓觀眾認識怎樣的世界。藝術文化是軟性的教育,它會在你最relax的情況下灌輸給你,那個潛移默化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問題是,一旦中資進入台灣劇場,中國對於藝文演出的審批、把關限制,會不會因此滲入台灣?」孫平質疑。 \n這個問題早在服貿議題爆發前,早成為台灣劇場界搶攻中國市場時妥協的潛規則。劇場編劇簡莉穎打開筆記本,對著街頭教室的聽眾朗讀她所匯集的同行到中國演出遭遇的各種創作、言論自由被干涉經驗:因為中資緣故,表演工作坊將《如夢之夢》中女主角的六四學運背景改為偷渡客;《寶島一村》大量修改台灣背景、國旗歌等內容,引發演員李建常拒演退出事件。此外,還有許多台灣表演團隊因審批不通過,導致演出行程取消,所有投入成本只能認賠的狀況。 \n團隊為市場考量而到中國演出,是否妥協中國審批制度,或歸團隊自主選擇,然而,審批制度對性別、政治等多元文化題材的禁制(註1),可能隨中資入股而影響本地創作,這個問題不容輕忽。 \n【捍衛本土創作者 文化部請站出來!】 \n儘管服貿條例規範中資入股不得超過50%,且「不具控制力」,然而,任何稍具社會經驗的人都知道,這樣的規範同樣不具控制力。中資不過半,不代表無法影響、操作其他股東,甚至用人頭股東間接操控。「不具控制力」作為一句承諾而無其他實質具體的保護措施,對於這樣的質疑,文化部僅回應:「不具藝術價值的節目與不符台灣核心價值的作為,都將為觀眾所背棄,屆時也會反應在票房上。」 \n縱然文化部對台灣觀眾的判斷力抱持高度自信,台灣電影由於類似邏輯,在WTO後被好萊塢電影傾銷擊潰到一蹶不振的例證卻殷鑑不遠。劇場編導楊景翔也提供他擔任影視編劇的經驗,印證中國市場一旦成為製作考量,不必等到中國審批制度干涉,製作、創作者就會拐著彎先對自己審查,例如,編劇提出一個平凡女子如何成為女總統的題材,卻因「總統」是中共政權不允許的字眼,而直接在創作階段被否決掉。 \n「我們明明從過去的台灣電影經驗看到龐大資金進來的後果,卻還是沒學到要有個機制來捍衛本土創作者權利。這個機制首先應該保障創作自由,其次是不要跟長期的自我審查打消耗戰,到最後讓整個世代的創作熱情淹沒掉。」楊景翔強調,台灣劇場目前還算是多元的創作環境,有些人想做通俗易懂的戲,吸引更多人走進劇場,這是好意,也有人選擇不這麼做,但他一樣擁有自由創作的空間,不能因為政治因素或大者恆大、小者恆小的資金運行法則夾殺,導致「這些創作者連自由創作的空間也被剝奪掉。」 \n「作為政府,不能把問題丟給觀眾。文化部應該具體提出對中國審查制度如何回應。」孫平說。 \n【反服貿成公共議題 凝聚表藝圈聲音】 \n然而,自從去年中服貿協議公布後,民間一波波爭議聲浪中,劇場界的聲音始終微弱罕見。除了兩廳院董事長朱宗慶曾為文回應「兩廳院作為行使公共部門職權的行政法人,不可能為中資所購」,沒有任何一個劇場團隊或相關組織,如其他產業般對政府部門公開提出建言或質疑,進而醞釀公共討論的空間。 \n另一方面,文化部作為表演藝術主管機關,也未盡到廣泛蒐集、徵詢各領域劇場從業者意見的職責。曾於去年十月參與第四場服貿公聽會的劇場編導鴻鴻,便在會議中直言,公聽會舉行倉促,且出席的劇場人士僅兩位,許多具中國演出經驗的團隊與個人皆未在服貿簽訂過程中被諮詢,造成公聽會代表性不足,形同虛設。 \n三月十八日學生占領立院,將反服貿黑箱從學運擴大戰線為群眾運動後,服貿協議在表演藝術界總算躍升為公共議題。不但許多表演藝術工作者、相關科系師生以表演、論壇、靜坐等方式親身參與運動,一群年輕的劇場工作者更在運動後期串連為「劇場勞動者聯盟」,針對服貿協議向文化部提出多項主張,其中包括從「文化例外」(L' exception culturelle)的角度,要求文化部以「保護台灣多元文化」為前提,直接刪除服貿協議內中資可營運演出場館的條款。 \n此訴求也因群眾運動訴求退回服貿重談,以及四月十日立委鄭麗君在質詢文化部長龍應台時所援引的《台紐經濟合作協定》出現基於文化例外而擬定的條文,有了一線曙光(註2)。 \n【服貿是引信 點燃「自己的產業自己救」】 \n然而,這波反黑箱服貿運動延燒出來的,還包括表演藝術界——特別是年輕世代的劇場工作者,對自身所處環境的重新發現與反省。一如「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這句抗爭中流行的宣言,對劇場從業者來說,服貿也是一個引信,燃起「自己的產業自己救」的意念。除了要求刪除服貿條文,「劇場勞動者聯盟」也就健全台灣劇場體質而提出「規畫與整合表演藝術相關法規與表演空間」、「創設表演藝術研究與資料中心」、「以多元管道加強文化外交」等三項呼籲。 \n事實上,台灣劇場生態連能否稱為「產業」都是個問號。薪資結構不健全,讓劇場工作者的月薪遠低於22K;中小型場館嚴重不足,無法提供創作者與演出製作循序漸進的舞台;服貿抗爭也反映了表演藝術界缺乏工會等可監督文化政策、為從業人員爭取權益的組織。此外,本地藝術行政/製作人才也應等同於創作人才,需多加栽培、鼓勵,而非仰賴中資營運輸入演出經紀公司制度,以及提昇整體環境最迫切需要的表演藝術產業化調查研究等,都是刻不容緩、亟須解決的問題,政府部門不應將服貿引進的中資場館視為台灣劇場疑難的解套仙丹,該自己動手的,還是得自己來。 \n台灣劇場發展數十年來,一直處於劇團、工作者各自單打獨鬥的狀態,勉力維持生存已屬不易,如今,社會公民意識釀出一波高潮,新一代表演藝術工作者也乘上這巨浪,在生存和創作之外,花時間為整個劇場環境貢獻心力,而不只是匍匐於補助和市場之下苦苦掙扎。自九○年代小劇場運動後,下一個劇場運動能否乘勢興起?這或許是反黑箱服貿之後,最令人期待的開端。 \n註: \n1.中國《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第26條:營業性演出不得有下列情形:(一)反對憲法確定的基本原則的;(二)危害國家統一、主權和領土完整,危害國家安全,或者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的;(三)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侵害民族風俗習慣,傷害民族感情,破壞民族團結,違反宗教政策的;(四)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的;(五)危害社會公德或者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六)宣揚淫穢、色情、邪教、迷信或者渲染暴力的;(七)侮辱或者誹謗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八)表演方式恐怖、殘忍,摧殘演員身心健康的;(九)利用人體缺陷或者以展示人體變異等方式招徠觀眾的;(十)法律、行政法規禁止的其他情形。 \n2.《台紐經濟合作協定》第24章「一般例外」第 1 條第 3 項:「就本協定而言,在上開措施於締約雙方間就同類情形並未構成專斷或無理的歧視,亦未造成貨品及服務貿易及投資的隱藏性限制之前提下,本協定不禁止締約一方採行或執行必要的措施,保護本國歷史性或具考古價值之文物地理,或支持對締約方具重要價值之創意藝術。」其中更明文定義創意藝術包括:「表演藝術—— 包含戲劇、舞蹈及音樂 —— 視覺藝術和手工藝、文學、電影電視、語言藝術、線上創作內容、原住民傳統文化和當代文化傳達、數位互動影像和混合藝術,包含使用新科技跨越藝術的抽象分類。創意藝術之範圍包含對藝術之表達、演奏及詮釋之活動,以及對這些藝術形式及活動之相關研究與技術發展。」

  • 世界劇場設計展 2017到台北

     2017年的世界劇場設計展(World Stage Design,簡稱WSD)主辦權確定花落台灣,將由台灣技術劇場協會與台北藝術大學聯合主辦,預計2017年7月在北藝大校園開展。 \n 世界劇場設計展由「國際舞台美術家、劇場建築師暨劇場技師組織」(簡稱國際劇場組織或OISTAT)發起,自2005年起每4年一度,由各洲不同城市提案競爭主辦權,內容包括設計作品展演、大師論壇與工作坊等。 \n 國際劇場組織是國際間最負盛名的專業技術劇場組織,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外圍團體,會員分布全球50國,台灣的台灣技術劇場協會也是會員之一。 \n 目前全球共有兩大劇場設計展,一是布拉格4年展(Prague Quadrennial, 簡稱PQ),另一是世界劇場設計展,兩展都是4年一次。 \n 兩個展覽最大的不同在於,布拉格4年展是以國家館為參展單位,由各國策展人選擇代表該國的作品展出,世界劇場設計展則以設計師個人為參展單位。 \n 為了申辦2017年的世界劇場設計展主辦權,台灣劇場技術協會今年8月透過網路社群平台募集了2017張「WSD [email protected]台北」的舉牌歡迎照片,在9月的國際劇場組織全球會員大會上以「轉變Transforming」為題進行申請簡報,與中國北京、菲律賓美岸共同競爭,經過3階段評選後,最終在11月底獲知得到主辦權。

  • 派遣工悲歌 《一僱二主》邀你發聲

     以「論壇劇場」為演出形式的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推出新作《一僱二主》,在新加坡戲劇盒藝術總監郭慶亮的導演下,探討台灣職場存在的勞動派遣問題。 \n 「論壇劇場」是巴西導演波瓦(Augusto Boal)在一九七○年代提出的「被壓迫者劇場」中的一種表演形式,主要目的在於啟發觀眾重新思考劇場與社會的關係,尤其重視弱勢族群、被壓迫者如何透過劇場發聲、表達社會處境,因此演出主題緊扣社會議題與時事。 \n 演出時,先由專業演員演出,時間通常不超過卅分鐘,接著具有主持人功能的「丑客」登場,引導觀眾表示意見、與其他觀眾分組討論,接著邀請他們上台演出,取代演員,改變劇情、與演員共同創作的方式,共同思考議題的可能解決方式。 \n 在台灣,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是第一個主以「論壇劇場」為演出形式的團隊,繼去年以《小地寶》探討台灣高房價問題與居住正義後,今年以《一僱二主》呈現台灣職場的勞動派遣問題。製作人賴淑雅說,近年因經濟不景氣,各大企業開始採取無薪假、責任制、派遣等措施來因應。 \n 「但眾多的派遣勞工,名義上是在大公司上班,但真正的僱主卻是負責派遣的人力銀行,他們薪資低、沒福利、用完即丟,發生職災時兩個老闆都不理、互推賠償責任,根本是職場裡的二等公民。」演出以科技公司為背景,透過一位派遣勞工的職災意外,勾引出關於勞動保障、工會功能與資方之間的糾葛與權利拉扯。 \n 賴淑雅本來跟著差事劇團走進社區,「後來我想透過積極一點的形式,聽見觀眾的聲音,於是開始發展論壇劇場。」賴淑雅說,鄰近地區中,新加坡是最盛行「論壇劇場」的國家,其中郭慶亮主持的戲劇盒就有超過廿年的經驗,因此成為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近年主要的合作對象。《一僱二主》十一月一日至四日在台北牯嶺街小劇場演出。

  • 台灣創作社 前進上海

     創作社劇團《我為你押韻─情歌》將從5月12日起,在上海、中壢、台北及高雄演出,導演楊景翔,4月25日將代表台北城,前往上海參與「靜安800秀五城戲劇論壇」。 \n 在下周上海戲劇谷舉辦的「壹戲劇大賞」頒獎典禮上,一項「市民劇場˙國際五城市民戲劇」的計畫將公布,計畫集聚華語地區五大文化重鎮的劇場人,來自北京、台北、香港、新加坡、上海的5位青年戲劇導演邵澤輝、楊景翔、陳麗珠、紀文舜、吳文德、王子川將代表這五座城市的民間戲劇創作力量為上海本地觀眾帶來體現各自城市文化特質的戲劇作品。 \n 《我為你押韻─情歌》改編自台北文學獎得獎作品,敘述一位自殺的編劇,被一女子救出,兩人產生了心靈上的探索與防衛、言不及義的碎嘴、隱約的親密、雲淡風輕的謊言。 \n 計畫除展演之外,他們還將與社區居民以及戲劇愛好者零距離交流,開展一系列論壇、工作坊等活動,藉由市民劇場的平台,促進文化交流,傳遞戲劇力量,所有演出與活動均免費向全體市民開放。

  • 新藝見-《小地寶》的第三空間

     當幾位角色陷入議題抉擇與情感拉扯時,你有機會可以介入角色的兩難困境,並且取代角色、以戲劇行動提出你的解決或應對策略,你會怎麼辦?你為什麼要那麼辦?有沒有其它的策略?論壇劇場的「丑客」(joker)讓這一切的討論,透過劇場的方式來進行,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讓矛盾與困境容有折衝、協商與轉圜的空間。這是巴西「被壓迫者劇場」導演波瓦(Augusto Boal, 1931-2009)關於「劇場─社會─政治」三元辯證的重要觀念。 \n 這一連串的情(困)境與問題,甚至是策略與行動,都可以在像《小地寶》這樣一齣論壇劇場裡經歷過,而這也正是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邀請新加坡戲劇盒劇團藝術總監郭慶亮一起合作,製作台灣「首齣論壇劇場」所企圖達成的目標之一,讓觀眾起身介入關於住宅權力的公共議題。 \n 六位演員先以戲劇表演的方式,為觀眾呈現了一個兼具象徵、諷刺、現實感十足的「寶山岩」違章社區居民困境,市府對於待拆遷的當地居民,提供了豪宅「地寶」旁所建社會住宅的抽籤入住機會,不同角色其立場的考量在此產生了情、理、法、權、錢等多層次的衝突,比如村長兒子(蔡朋霖飾),他離家兩年,未婚妻(林欣怡飾)懷孕,希望能夠有自己的房子,一知道寶山岩的居民有抽籤入住「小地寶」的機會,便冒名頂替其父(張庴米飾)出席抽籤,對於爭取集體安置的社區民眾(Namoh Nofu、關晨引飾)來說,是一種背叛,再加上議員與媒體的介入及報導,以及議員(傅子豪飾)對村長兒子的慫恿,整個社區民眾的抗爭行動因此而產生了雜音與變調,整齣戲在召開記者會的前夕結束。 \n 緊接著,由丑客主持論壇,以及觀眾上場取代演員的進行,觀眾的討論及參與情況相當踴躍。論壇劇場的觀察關鍵之一,就在於丑客的操作技巧,原則上可以包括:論壇的形構、深度與廣度、觀眾意見的激發與彙整、延伸與統合、節奏的掌握、措辭與態度等等,這些在經驗老手郭慶亮身上,都不太成問題,他甚至還計劃將自己多年的實務經驗出版成書,值得我們期待。 \n 論壇劇場通常會為角色設計兩難困境,陷入非此即彼的二元辯證,透過丑客的引導、戲劇世界的開放、觀眾的介入參與,似乎可以有邁向「生三成異」(thirding as othering)的可能性,當晚至少有五、六位觀眾提出不一樣的應對策略,但由於場地時間的限制,無法完全操作完觀眾取代演員的部分,雖然稍有遺憾,但在論壇進行的當下,尤其是離開劇場之後,這個與多數人切身相關的住宅議題,還餘波蕩漾了許久。 \n 「參與」(請注意,不只是「觀賞」)這場論壇劇場,觀眾最重要的身體姿態絕對是介入、取代,繼而行動,最後甚至可能是「革命的預演」!

  • 觀念平台-《小地寶》為台灣論壇劇場扎根

     一九六二年百老匯推出一齣歌舞劇,劇名俏皮,為《一樁趣事發生在我前往論壇途中》。這齣戲的靈感得自羅馬喜劇作家普勞圖斯(Plautus),在他的劇作裡「論壇」(forum)是個常被人物提起的地方,但滑稽突梯的情節卻很少在那兒發生。原因很簡單,論壇之於當時乃議論時事的地方,政客、律師、哲學家齊聚一堂針對公眾議題交換意見,唇槍舌戰:那可是講究修辭、珍惜理性辯論的時代。換言之,論壇是嚴肅場所,不宜搬演劇中人物偷雞摸狗的行徑。因此當波瓦(Augusto Boal)於一九六○年代創立「論壇劇場」(Forum Theatre)時,人們或許會問:把劇場當作論壇,劇場還會有趣嗎? 答案是,不只有趣,而且很有創意。 \n 七月一至三日期間,由賴淑雅主持的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於牯嶺街小劇場推出台灣首見的「論壇劇場」:《小地寶》,由黃新高編劇、新加坡戲劇盒藝術總監郭慶亮執導。這齣戲取材自目前台灣最熱門的話題,亦即高房價與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劇中,某部落/社區正面臨被強制遷移、拆散的危機,政府以都市更新的名義意欲執行公權力。此舉不但造成部落內部的矛盾(有人誓死抗爭到底,有人認同政府的方案),並引來虎視眈眈、早已和建商勾結的某議員的介入。故事很簡單,劇本也不是很長,但精彩的在後頭。 \n 正戲演完之後,擔任「丑客」(Joker)的郭慶亮上場主持。他要觀眾互相討論並提出看法,之後問道:「有誰想要上台為劇裡哪個被壓迫的人物發聲?」於是,某些觀眾依次上台,他們取代演員、改變劇情,與其他演員共同創作、共同思考議題的可行性。期間,四五個觀眾輪番上陣,有人從經濟面向,有人從親情視野,有人從法律角度,有人從社運觀點,有人提出數據,有人走唯心路線。整個過程不但趣味瀰漫,也因枝節橫生而具啟發性。因為在那當下,觀眾不再是被動的文化消費者,而是積極參與創作的介入者。 \n 結束時,觀眾和演員除了看到很多可行性外,更意識到事情的複雜度。例如,違章建築何以聲稱合法?合法性與非合法性之間界限在哪?抗爭有理?或抗爭無用?面對無感政府、面對無恥政客和財團、面對自我中心的中產階級,受壓迫者如何發聲並獲取支持?這些問題不是一齣論壇劇場便能解答,但在觀眾與演員互動的過程裡,劇場儼然社區,讓人感覺台灣跡近萎縮至零的理性討論空間竟然在這個晚上、這個劇場裡活了過來! \n 整體而言,《小地寶》極為成功,立下不容忽視的先例。這除了歸功於稱職的編劇和演員外,為觀眾與演出搭起理性溝通橋樑的郭慶亮更是關鍵因素。此為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的第一次嘗試,但願它不是絕響。(作者為台灣大學戲劇系教授)

  • 好萊塢傳真-韓星跟華、日影人搶鏡頭

     聖地牙哥亞洲電影節(San Diego Asian Film Festival,SDAFF)上週熱鬧開幕,頒授「具有影響力的亞裔藝術家」榮譽給韓裔演員金允貞(Daniel Dae Kim)。 \n 他在懸疑科幻電視影集「Lost檔案」表現出色,隨該劇受歡迎,也讓好萊塢製作人對他感興趣;因金允貞的加入,「Lost檔案」成為韓國電視史上首次與原產地同步播出的外國電視影集;該劇還是美國電視史上,首度出現以亞裔夫婦為劇中主角。 \n 金允貞參與的新版「檀島警騎」,宣傳也以他為主打,海報裡他與韓裔女星Grace Park居4位主角之正中,證明此二位韓裔演員在好萊塢的商業地位。 \n 5、6年前的好萊塢,華裔演員是最受重視的一群少數民族,一如十多年前在好萊塢的日裔演員,日、華裔演員會飾演各族群的亞裔角色,其他亞裔角色出現的比例鳳毛麟角。 \n 例如,中國女演員鞏俐、章子怡在「藝伎回憶錄」中演過日本女子;醫界影集「Grey's Anatomy」的韓裔Sandra Oh,之前演過不會說中文的華裔女兒;多年前的「喜福會(Joy Luck Club)」聚合多位華、日、越等各族裔女演員,演出這部在美華裔的英語劇情片。 \n 或許是因為好萊塢製片認為,美國觀眾比較熟識華、日兩族裔,接受度比較高;但曾幾何時,這幾年新趨勢是劇中出現韓裔角色,如今韓裔演員也充滿大小螢幕。 \n 在聖地牙哥亞洲電影節舉行的「好萊塢亞裔論壇」中,金允貞告訴現場觀眾,在演藝界有太多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所以要先將自己能掌控的做到最好,那就是自己的能力:演員的演技、技術人員的技術、導演的掌鏡等,等機會來了,才能充分表現;他為名校紐約大學(NYU)戲劇研究所畢業。 \n 資深劇場與影視的韓裔演員CS Lee告訴論壇的觀眾,他會終其一生精進演技,「這正是表演藝術之美」(That is the beauty of this art),畢業於耶魯大學戲劇研究所的CS Lee希望好萊塢會有更多由亞裔演員擔任的一般角色,而並不只是飾演亞裔角色。 \n 同時參與「好萊塢亞裔論壇」的當紅熱播青少年歌舞劇「歡樂合唱團」(Glee)的華裔演員岑勇康(Harry Shum, Jr.)表示,娛樂界是重長相、重才華的行業,建議想入行的人,除了積極爭取工作機會,還要學會一步步慢慢來的耐心。 \n 慶祝第11年的聖地牙哥亞洲電影節,今年展出作品來自中、港、台、日、伊朗、南韓、泰、柬埔寨、越等20個國家的140多部影片。 \n (本文作者為國際動畫策展人、製作人及學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