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諾日朗瀑布的搜尋結果,共07

  • 九寨溝重新開放 微生物技術再現諾日朗瀑布

    九寨溝重新開放 微生物技術再現諾日朗瀑布

    2017年8月8日,四川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0級地震,五花海、諾日朗瀑布、蘆葦海等著名景點受損嚴重;經過2年重建,今天(9月27日)上午,九寨溝景區重新開園試營運。

  • 九寨溝強震一週年 昔日美景依舊遊客回流

    九寨溝強震一週年 昔日美景依舊遊客回流

    九寨溝強震一周年,經過休生養息,招牌景點諾日朗瀑布和火花海,都已經恢復了昔日美景,而原本幾乎停擺的旅遊業,也漸漸復甦,台灣旅遊業者就搶先推出行程,八日遊兩萬台幣有找。 \n \n九寨溝花了一年的時間,在震後靜林休養,終於重現昔日風景,2017年8月8號晚上9點,四川九寨溝發生7級強震,震源深度20公里,剎那間天搖地動,柏油路面斷裂、飯店傾塌,強震一夜間奪走了25條性命,九寨溝從天堂變瞬間成地獄,直到今年3月再度對外開放,人潮才開始回到九寨溝。但考慮到地質仍不穩定,九寨溝景區每天限量2千人進入,且只開放部份景點,還要求遊客全都要裝GPS維護自身安全。但好景不常,六月底九寨溝因為暴雨引發土石流,被迫暫時關閉,幸好沒有對景點造成破壞性影響。 \n \n2018年8月8號,九寨溝震後一周年,大陸媒體派出空拍機拍下「補妝後」的九寨溝,諾日朗瀑布不再缺水,蘆葦海綠意盎然,火花海的水質清澈,木橋也恢復了原樣,台灣已經有旅遊業者搶先推出行程,八日遊台幣2萬有找。針對震後停擺的旅遊業和受到波及失業的民眾,當地還特別舉辦徵才招聘會,在九寨溝地震災區提供了6千多個職缺。震後九寨百廢待舉,大陸官民齊心協力,希望不只是天堂美景,也希望當地民眾的生活能盡快回歸正軌。 \n

  • 太行水鄉 飛天遁地

    太行水鄉 飛天遁地

     (文接B1版) \n 小三峽峽谷內紅岩層疊,可見野鴨不斷竄出、隱沒戲水,北方是相當缺水的地方,平順縣有此水鄉風光,殊屬難得,因此景區內除了一般的泛舟漂流外,還特別訂製了南方浙江紹興的烏篷船供遊人搖櫓蕩舟,享受另種風情,只不過紹興烏篷船是用腳搖,北方應沒人有此技藝,所以改成手搖,又是另種不同情趣。 \n 中國微縮瀑布 齊聚紅石坪 \n 小三峽所處的奧治村,據潞州府志記載,古時濁漳河流經此地壅塞不通,當時堯帝命鯀至此治水,他用了九年時間鑿渠引漳河水南流,瀝盡心血,終未成功;到了舜帝時,又派禹來此治水,禹記取父親鯀治水失敗的經驗教訓,放棄了築堤堵水的打算,改用疏導的方法,因勢利導使漳水東流,經過13年的努力,水害變成了水利,濁漳兩岸變成了安居樂業的地方。禹治水成功後,後人為了紀念大禹,在村中間修建了「禹王廟」和「禹王戲臺」,把每年農曆3月13日定為紀念大禹治水的廟會吉日,此廟和戲臺至今完好。 \n 紅石坪又名紅岩谷,因谷中一片紅岩而得名。景區東連紅旗渠首,西接大禹島,四周奇峰翠谷,谷中瀑布橫流,是人們休閒度假的理想之所。 \n 北魏酈道元考察此地,留下了不朽名篇《水經注》:「清崖如點黛,赤壁若朝霞,樹翳文禽,潭泓綠水、景物奇秀,為世所稱。」紅石坪原先開發了「後壁發電廠」,有了資金才又開發紅石坪景區。 \n 紅石坪風景區背靠臥山虎,面向臥龍山。臥山虎因形狀似虎,而且每年秋冬季節登臨山頂有時能聽到虎吼之聲而得名;臥龍山傳說大禹治水時,此山有青龍、黑龍、火龍三條龍盤據山間而得名。因此紅石坪開發之始取名「恐龍谷」,並以人工塑了幾隻水泥恐龍,看來有點不倫不類,不過,谷中滿布殷紅纍石,色彩豔麗,同時,瀑布成群橫流,有的像小黃果樹瀑布,有的宛如九寨溝的諾日朗瀑布縮小版,置身其間將其視為優遊各地經典微縮景致,倒也情趣盎然。 \n 目前優遊紅石坪風景區除了可以乘船遊覽世界八大奇跡之一的紅旗渠源頭,實地觀看傳言大禹治水議事之處,欣賞具有傳奇色彩的神龜靈蛙外,當然在天然浴池沐浴、領略漳河第一瀑布的壯麗風采和穿梭於景區的綠色走廊中,都是一種享受。 \n 華野漂流 華北第一漂 \n 大陸人特喜歡漂流(泛舟),尤其是北方缺水的地方,只要可以開發水力發電,就想法弄個河道來漂流,遑論濁漳河流經之處,怎可以輕易放過,何況華野島這種具有驚心動魄、有驚無險的激流巨浪,有野味十足、風光旖旎的水中小島,有波光粼粼、水中相依的谷底平原,有翠柳依依、白楊參天的沙灘半島,有懸崖高聳,絕壁對峙的幽靜峽谷,有銀練飛瀉的瀑布,還有鴛鴦、野鴨、天鵝等野鳥,可以縱情逍遙,享受風光及歡樂無限的樂園呢? \n 濁漳河是太行山乃至山西、河南、河北三省廣大地區人民的母親河,發源於榆社的柳樹溝(北源),和沁縣的漳源廟(西源),和長子的發鳩山,三源合流經黎城、南堡、潞城,西流於平順縣王曲村入境東流,經53公里到河南、河北省界,這條峽谷水流湍急,落差較大,是漂流運動的理想之所。 \n 太行水鄉華野漂流位於太行水鄉西段,距平順縣城27公里,經歷九曲八彎,七瀑六潭,河段全長13公里,落差68公尺,深處50餘公尺,淺處才30公分,它是時尚、休閒、健康、綠色、激情、運動的娛樂項目,漂程2個小時左右,被譽為「華北峽谷第一漂」。

  • 童話般的世界 大美九寨溝

     (文接B6版)我們徒步前行,沿著箭竹海走向熊貓海,走向五花海。沿途美景讓我們駐足良久,留戀往返,仿佛置身於一個電影和繪畫的世界。箭竹海,是許多電影、電視劇的外景拍攝地,足以可見其景觀的品質迷人。熊貓海,就像熊貓一樣美麗溫柔、楚楚動人。五花海,水清倒影,「一城山色半城湖」,那山水交織,五顏六色的畫卷,你甚至分不出那是山,那是水。 \n 瀑布如天上來 \n 如果說,九寨的海子是美麗多情的少女,那麼,瀑布就是峽谷柔情的男兒。 \n 樹正瀑布是九寨溝最有氣勢的瀑布。他由大大小小的許多瀑布組成。瀑布猶如天上而來,飛瀉直下,氣勢磅礡,波濤洶湧,就像一個不辱使命的男兒來到人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 \n 諾日朗瀑布是九寨溝最大的瀑布。這個充滿著幻想和浪漫,詩情畫意的名字,曾經讓多少散文家、詩人妙筆生花,詩文詠懷,為他讚美和歌唱。諾日朗氣勢宏偉,蔚為壯觀,猶如一條條銀龍飛舞,在譜寫壯美的華章;又宛如一條條潔白的哈達,敞開寬闊的胸懷,迎接四面八方來客。 \n 珍珠灘是《西遊記》的拍攝地。相比之下,珍珠灘瀑布沒有那麼激情湧動,就像珍珠一樣緩緩而下,灑落大地,因此而得其名。這大概就是九寨溝瀑布的性格。當瀑布在山崖飛舞著,跳躍著的時候,是那麼剛毅猛烈,敢於擔當,無所畏懼,一往無前;當他們進入樹叢中的時候,又是那麼溫情默默,委婉動聽。 \n 九寨溝的樹和水仿佛是一對情侶相生相伴。「樹在水中生」是九寨溝的一大特色。這裡碧藍的水中生長著叢叢樹木,隨處可見,樹叢中水嘩啦啦地流淌,渾然一體,妙趣橫生。當那洶湧的波濤圍繞著樹叢時,變得那麼溫柔、體貼和纏綿,仿佛在為一叢叢小樹唱歌、彈琴,又仿佛在與小樹戲耍,訴說著纏綿的愛情。一叢叢小樹在碧綠清澈的水中無憂無慮地生長,是那樣柔美和嫵媚。 \n 映照如詩青春 \n 九寨的活力和魅力在於山。滿山無顏六色的「彩林」,與碧水交相輝映,構成秋天九寨溝的色彩奇觀和童話世界。秋天的九寨溝,是無法用畫筆再現的。導遊告訴我說,這裡是「攝影師的天堂,畫家的地獄」。這裡兩邊的山峰,重巒疊嶂,秋霜像一枝神奇的畫筆,把滿山的樹目描繪的五色斑斕,遠遠眺望,赤橙黃綠青藍紫,相互交織,層層疊疊,就像一幅幅碩大的油畫。 \n 秋天的九寨溝美不勝收。一步一景,一步一詩,樹在水中,山在水中,人在畫中,畫在心中,渾然天成…… \n 九寨溝帶我走進了一個如詩如畫的世界,這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給我以美好的暢想,使我從現實世界走向理想王國。 \n 我在想,九寨溝就如同一個充滿幻想,活力奮發,魅力四射的青年人。那滿山的彩林就是如火的青春,那五顏六色的海子就是豐富多彩的生活,那波濤洶湧的瀑布就是激情澎湃的事業,那碧水纏繞的樹叢就是詩情畫意的愛情,青春就是這樣一個時代,如夢如幻,如畫如歌……

  • 九寨溝晶瑩透澈天水來

     九寨溝和黃龍的山山水水都很美,但是,相比較而言,它們的水更美得誘人,所以去九寨溝和黃龍旅遊者之意不在於青山,而在於綠水之間也。為了保護自然的恩惠和祖宗的遺產,這些景點中的環保力度也給遊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n 九寨溝的水最大的特點是晶瑩透澈,像是珠寶一樣,鑲嵌在雲霧繚繞一片翠綠的群山峻嶺之中,給群山憑添許多俊秀和嫵媚。站在樹正瀑布的棧道上,可以看到正面的水從山上嘩啦啦地向山下奔騰而去,越過一個又一個臺階。這些臺階實際上都是個淺淺的天然水池。高位的水池水滿了就溢向下一個水池,如果兩個水池的落差較大,這就形成了瀑布。一個低位元水池可能在許多高位水池的環繞中,許多水就會從四面八方流下來,形成很寬大的瀑布。也有一些水沿著較為狹窄的通道,沖向下一個水池,這就可以看到,許多水迫不及待地擁擠著往下奔去, 「逝者如斯夫,不舍日夜」。它們撞在一起,濺起無數水花,水的清澈與浪花的晶瑩組合在一起,構成非常漂亮的圖畫。這些水池中都長著矮矮的灌木,水從它們的根部流過,沒有帶下一點泥沙。我們實在無法想像,這些植物是如何將根部扎在沒有泥土的岩石上。 \n 九寨溝有很多被稱之為海的湖,如芳草海、天鵝海、五花海、熊貓海、樹正海、長海等等。這些海的水非常清澈,一眼可以望到底,望到不知什麼年代沉沒在水裡的木頭,望到水底的各種植物,甚至是它們的顏色。五花海就此得名,因為這些植物的五顏六色,在陽光的照耀下,把湖水折射得色彩斑斕絢麗。其他一些海大都是藍瑩瑩的,有的藍得深沉,顯現出墨綠色來。有的藍得歡快,在陽光下閃爍著藍寶石的光芒。清澈的湖水中還有許多魚在那裡悠閒地游來遊去,這就顛覆了一句中國的古老箴言,「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現在「水至清能有魚,」則「人至察也有徒」,這將影響我們對待周圍魚龍混雜的寬容,提高對生存環境純淨度的要求,難免給自己憑添許多煩惱。還是那裡的魚最令人羡慕,它們沒有天敵(禁止捕魚),沒有生存的壓力和風險,可以非常悠閒地享其天年。嗚呼,生而為萬物之靈的人卻很難達到如此完美的生存境界。 \n 晶瑩透澈的湖水與周圍的原始森林、參天的大樹,延綿的群山結合在一起,構成非常美麗的圖畫。長海和犀牛海就是這個樣子,左右兩邊是翠綠的高聳入雲的大山,一直向前延伸,在非常遠處重合在一起,湖水就從這重合處一直延伸到我們腳下,並且潺潺地向下游流去。這湖水像是一大塊翡翠,流下去濺起的水花,則像是流動的碎玉。這個畫面很像我在加拿大看到的維多裡亞湖,只是它們比我們多了雪山和冰舌,就湖的平靜寬大、水的清澈與山的翠綠而言,我們的湖光山色絕不比它們差,甚至更美。可以說,此水只是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見。 \n 九寨溝諾日朗的瀑布,熊貓海的瀑布還有珍珠灘的瀑布都給遊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前兩個瀑布有兩三個人高,20到30米寬,水從上面奔流而下,在下面激起千堆雪。電視劇西遊記最著名的片首和片尾就是在這裡拍攝的,師徒四人「你牽著馬,我挑著擔……」走在這裡很寬的瀑布上。珍珠灘的瀑布尤為特殊,在很大一塊岩石結構的斜平面上,有無數突出的小點,水從上面均勻地沖下來,碰到這些突出的點,就濺起無數朵不大不小的白色水花,遠遠望過去,就像是上天撒落在人間的無數珍珠。 \n 黃龍離九寨溝有2個多小時的路,那裡海拔3600米,含氧量明顯不足,走在那裡的棧道上,步履明顯有些沉重。因為棧道為木頭修成,有些彈性,走起來比石頭山路強多了。這裡的水像九寨溝一樣清澈,一樣飛流直下,一樣美得讓人心曠神怡。不同的是,這裡的水大概含鈣量比較多,在一個平面流向下一個平面的過程中,水中的鈣會吸附在平面的邊緣,累積堆高,像是水田周邊的田埂,但有著非常乾淨的棕黃色,它們所積蓄一泓一泓的清水,更像是山中的梯田,層湖疊翠,層湖疊藍瀅瀅的水。我們爬到了山頂,從觀景台望出去,遠處最高處有一層平臺,圍蓄著一泓清水,第二層像是有兩三個碗,圍蓄著兩三泓清水,再往下水面越來越多,一層層地鋪展開來。在陽光的照耀下,這水是藍盈盈的,翠綠色的,還有青白色的,配上周邊很乾淨的棕黃色,搏得了五彩池名頭。旅遊者中流傳這這句話,五嶽歸來不看山,因為沒有山能在比五嶽更俊秀雄偉了。我則要加一句,九寨溝回來不看水,至少是不再寫水,因為有關讚美水的好詞都已經用完了。 \n 九寨溝和黃龍的管理都很不錯,地上沒有垃圾,水中沒有漂浮物,到處可以看到保潔人員在不停地清掃,儘管地面上本來就只有非常有限的遺留物。那裡的廁所很乾淨,用廁不要錢,只要有人從廁所出來,馬上就有人進去打掃。進入景點之前我們都得到比較強硬的告誡,遺留汙物、煙蒂和觸摸水的行為都要罰款500元,景點中的許多標牌則寫著比較人性化的提醒,「你的觸摸將用上萬年的時間來修復」。九寨溝景點中跑的都是管理局的車,因為一個景點到另一個景點的距離很遠,不讓別的車輛進入,管理局就可以統一調度,最大限度地緩解交通和景點的擁擠和堵塞。在黃龍上五彩池的路上,大概300到500米就有個吸氧站,只要付1元錢買個吸氧頭子,就可以免費吸氧,這種很人性化的安排,利用率卻不算高,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導遊的引誘下,花50元買了罐氧氣。 \n 在九寨溝旅遊的最大遺憾是人太多了,到處都是人流,像是排隊一樣逶迤不絕,景點的幽靜蕩然無存,這至少打掉了美感的一半折扣。據說很快就會有飛機直達黃龍,這可以省去從成都到黃龍九寨溝一天路程的勞累,去九寨溝旅遊的人就會劇增,這就很可能超過景點接待旅遊者的最大限度,所以,這些景點的管理任務會越來越艱巨。 \n 在黃龍上五彩池的路上,有許多掉頭向下的遊客,有的年紀還不大,因為他們承受不起高原缺氧的壓力,儘管他們都知道頂上的美景並非浪得虛名。我們這一行人則全部順利抵爬上了頂峰,回到旅遊車上後,卻普遍的感到頭疼,這是高原反應滯後的表現。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感到非常興奮,因為能夠登上如此海拔的大山,可以證明我們體力的強健和心血管系統的健康。

  • 尋幽訪勝-樹正溝 群湖水樹相輝映

     樹正群海另一番景色,為40多個小海子,與叢林、瀑布或鈣化堤猶如天然自成的盆景。 \n 九寨溝內的高山湖泊中,以樹正溝景區內的湖泊最多,是九寨溝風景的縮影,由20多個大小不等的湖泊相連組成。在這裡,可以找到藏族人家的古老水磨坊和轉經輪,散放著濃厚的藏族風情。 \n 九寨溝縮影 濃厚藏族風 \n 樹正溝景區之美在於湖泊,其湖水清澈透明,可看透好幾公尺深。水色還因湖水深淺、山色變化和天氣狀況,而不斷地變幻。 \n 樹正群海另一番景色,為40多個小海子與叢林、瀑布或鈣化堤,相依相連若斷若續,水在樹中走,在岩邊奔瀉,水樹相輝映,山、水、樹渾然一體,猶如天然自成的盆景。 \n 樹正溝著名的風景,有藏名叫「甲珠措」的盆景灘,是進入九寨溝後,送給遊客第一個驚喜的灘流景觀。矮小的灌木樹叢,點綴於鈣華淺灘上,河水清澈,抹灘流淌,一樹一景,如盆景羅列,「水借樹生景,樹借水傳情」,相偎相依,各異其趣。 \n 犀牛海 喇嘛流連留傳說 \n 位處於樹正群海最上方的樹正瀑布,群瀑飛瀉,崩珠搗玉,飛光流彩,蔚為奇觀,遊人可體會「水在樹中流,樹在水中長」的風景特色。水色翠綠的犀牛海,為傳說在很早以前,有個西藏喇嘛高僧,騎犀牛至此,因流連於此地美色,就將坐騎驅趕入湖而得名,是九寨溝最神秘之地,傳說有股不可思議的力量。 \n 樹正群海附近,有一座橫跨在灘流上的木橋,在橋畔插滿藏族祈禱用的五彩經幡,隨著山風飄逸,而在橋頭搭建水衝磨坊與轉經輪,這是九寨溝藏族村寨特有,其他地區看不到的人文景觀。 \n 海拔2400公尺的諾日朗,是九寨溝風景區的中心點,也是九寨溝綠色環保公車的轉運站。 \n 藏語中的「諾日朗」,意指「男神」,也有「雄偉壯觀」之意。 \n 諾日朗瀑布上方的諾日朗群海,係由18個小海子所組成,海子間相隔著柳樹、松樹等小喬木,海子間的落差,也形成一個個小瀑布。諾日朗瀑布的意思,就是雄偉壯觀的瀑布,其落差24、25公尺,橫寬275公尺,是九寨溝眾多瀑布中,最為寬闊的鈣華瀑布。 \n 諾日朗群海 銀花四散飛 \n 30多公尺高的懸崖上,諾日朗群海的水流,通過岩邊綠色牆,凌空飛瀉直下,銀花四散飛濺,騰起濛濛水霧,發出轟雷般巨響。尤其在早晨陽光照耀下,常可見到一道道彩虹橫掛山谷,使這片飛瀑丰姿更加迷人。 \n 進入到冬季,瀑水會結成冰瀑,巨大的透亮冰幔,無數的冰柱掛在崖壁上,變成一片冰晶世界。

  • 朦朧詩翹楚楊煉 側寫八○年代地下詩人

    八○年代,整個社會彷彿將一種壓抑已久的莫名激情,在一夜間爆發出來。那時,幾乎沒有哪個詩人不曾手抄過詩歌、自印過詩集,也沒有哪個詩人不曾通過這種方式傳遞詩歌。 \n1984年春天,朱子慶在電話中提到了詩人楊煉,他說楊煉最近寫了組詩《諾日朗》,轟動了北京詩壇……「這組詩比較難讀!但是你一定要讀!」他說他已經讀到了這首詩,他會抄下來寄給我。不久,他果然寄來一封很厚的信,裡面夾著他用鋼筆抄寫的《諾日朗》,一行行,一段段,清清楚楚。那時候就是這樣,沒有什麼比能立刻讀到一首好詩更讓人興奮的了。 \n1984年的春天,我是讀著《諾日朗》度過的料峭春寒。這首詩確實難讀,句子深奧而艱澀,但我就是喜歡,那時候我們就是這樣,越難懂的作品就越是喜歡。這首詩開頭的句子就像一個人站在最高的懸崖絕壁,大起大落的雲朵向這個人撞擊而來,又離他而去,而他,正仰向著茫茫天宇長嘯,發出深沉的肺腑之聲: \n高原如猛虎,焚燒於激流 \n暴跳的萬物的海濱 \n哦,只有光,落日渾圓地向你們 \n氾濫,大地懸掛在空中……… \n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依然喜歡《諾日朗》詩中雄渾的長句式和瑰奇的大境界,這樣的「宏大的敘事」在一地雞毛的今天怕是再也找不到了。雖然有些句子在我讀來稍顯堆砌和晦澀,但一點也不影響我對這首詩的喜歡。 \n1985年5月,我應邀赴京參加《詩刊》社主辦的未名詩人筆會,有一天晚上,筆會安排我們觀看高行健的實驗話劇《車站》。晚飯後,《詩刊》社的著名詩評家朱先樹老師領著我們散步到北京人藝,路上,我向他打聽楊煉其人,才知道楊煉實際上應當是瑞士人,因為他1955年出生於瑞士,只不過很小時跟隨當外交官的父母來到北京。楊煉早在1970年代後期開始寫詩,還參加過1978年「北京之春」的民主運動,是北島主編的《今天》雜誌的主要作者。朱先樹老師說,楊煉的《諾日朗》是所有朦朧詩中最難懂的一首朦朧詩,不僅朦朧,還很晦澀難懂,他問我們當中有誰讀過這組詩,如果沒有讀過應當找來讀一下。我馬上說我讀過。朱老師問:「你知道諾日朗是什麼意思嗎?」我一時沒有回答上來……朱老師說:「是藏語男神的意思,它象徵著高大偉岸……」 \n那時諾日朗對我是一個謎。直到很久以後我才知道九寨溝有一個美麗的諾日朗瀑布,是眾多瀑布中最寬闊的一個瀑布,它的滔滔水流來自諾日朗群海,經瀑布的頂部流下,如銀河飛瀉,聲震山谷……記得一些評論家對《諾日朗》評價很高,說這是一首頗具文化史詩意味的詩。那些年,我們談論完北島和顧城之後,談論最多的就是江河和楊煉。記得1987年,北京的詩友來信說,楊煉和唐曉渡、芒克、多多等人創立了「倖存者」詩人俱樂部,並編輯了第一期《倖存者》雜誌。但我沒有讀過。後來我們也是從外地來穗的詩人口中得知,楊煉在第二年,應澳大利亞文學藝術委員會的邀請,前往澳洲訪問去了,並在歐洲各國朗誦詩歌,此後,他開始了國際漂流,迄今已離開祖國20多年了。 \n幾乎所有寫詩的人都熟知北島,但並非所有寫詩的人都熟知楊煉。記得10年前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了兩卷本的楊煉作品集《大海停止之處》與《鬼話.智力的空間》,奇怪的是,國內似乎毫無反應,他的書並沒有被禁,但幾乎沒有見到一篇書評。1999年,他獲得意大利費拉亞諾(Flaiano)詩歌獎。這是一項重要的詩歌獎項,在歷年的獲獎者中 有愛爾蘭的奚尼和聖露西亞的沃爾克特這兩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也有法國的博納夫瓦和捷克的赫魯伯,都是當今世界上重量級的詩人。楊煉在上世紀80年代的中國名噪一時,但旋即歸於沉寂;而今的楊煉呢,是東方不亮西方亮。這是怎樣一個怪異的世界呵! \n我所理解的楊煉從一開始就是、現在依然是──詩人中的另類和異端,他的《諾日朗》揭示了人類生存與自然的存在關係,這樣的詩歌主題在今天看來是綠色的,但絕對是先行的: \n我是瀑布的神,我是雪山的神 \n高大、雄健、主宰新月 \n成為所有江河的唯一首領 \n雀鳥在我胸前安家 \n濃鬱的叢林遮蓋著 \n那通往秘密池塘的小徑 \n我的奔放像大群剛剛成年的牡鹿 \n慾望像三月 \n聚集起騷動中的力量 \n──《諾日朗·黃金樹》 \n楊煉把大自然作為神來讚頌是反叛的,須知,曾幾何時全體中國人卻是把一個人作為太陽神來膜拜,這裡的反差多麼巨大!而那時,我們彷彿剛睜開眼睛看一個由改革所誕生的新世界,多少還有些睡眼朦朧……現在回想,我覺得那時的楊煉,真了不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