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謝智謀的搜尋結果,共11

  • 師大新生始業 教授謝智謀以「大學生的十堂課」演說

    台師大學4日舉行新生始業式,台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系教授謝智謀以「大學生的十堂課」為題,在演說時提到,考上大學只是入場券,四年後,畢業證書是一張四年學雜費的總收據,還是豐富學習的證明,就看新生未來的四年怎麼度過

  • 大學畢業證書只是學雜費總收據?師大教授: 看未來四年

    大學畢業證書只是學雜費總收據?師大教授: 看未來四年

    台灣師範大學今(4)日舉行新生始業式,台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系教授謝智謀以「大學生的十堂課」為題,在演說時提到,考上大學只是入場券,四年後,畢業證書是一張四年學雜費的總收據,還是豐富學習的證明,就看新生未來的四年怎麼度過。 師大4日起展開為期4天的「伯樂大學堂」新生營,今年近2000位大一新生參加。被稱為「小謀老師」的謝智謀,受邀發表專題演說。 謝智謀從小經歷家暴、中輟、混過幫派,最後浪子回頭成為大學老師,20年來曾帶領學生攀登喜馬拉雅山,也曾到阿拉斯加划獨木舟,在尼泊爾、印度與泰北等地募款蓋學校等,透過戶外體驗的冒險教育課程,把學生帶出黑暗生命而走向世界,迄今協助受家暴、性侵或毒害的孩子多達上千人。 謝智謀從事教職以來,在全球走訪70幾個國家,推動冒險教育和冒險治療已20年,不但榮獲美國體驗教育協會「實踐家獎」,更榮獲107年教育部師鐸獎。 謝智謀提到,伴隨科技的快速進步,未來將有大批人力工作被AI技術取代,教育因此需要培養能力,來面對未來部存在未知的工作,「最大的成就不是成績高低,靈魂、熱情、想像力、對未知的未來擁有信心與盼望」。 師大「伯樂大學堂」新生營在今年邁入第6年,活動名稱取自於師大校樹「阿勃勒」諧音,以及伯樂尋千里馬之意,安排新生參加校園導覽、服務學習、健康體適能、社團迎新嘉年華、學習資源講座等活動及課程,引領新生了解師大環境及學系概況,提升大一新鮮人對學校的認同感,更協助社團招生。 「忘掉以前的我,開創一個新的我」,台師大校長吳正己表示,期許新生要勇於冒險、嘗試,多參加社團、到國外學習,同時也要學會以公民的角色關懷社會,但也不能忘了學好專業,並完成跨領域學習。 「生涯規畫從進大學第一天開始」,師大教務長陳昭珍建議大一新生,在師大一定要學好的8件事,分別是:要將自己的專業學好,至少一個雙主修、輔系或學分學程,至少出國一次,多閱讀、能思辨、善表達,學好英文並建立第二外語能力,建立起程式設計的能力,養成運動習慣以及藝術欣賞的能力,懂得如何創業與就業。

  • 首位非美籍得獎人 台師大副教授謝智謀獲美實踐家獎

    首位非美籍得獎人 台師大副教授謝智謀獲美實踐家獎

    從小歷經家暴、中輟、混過幫派,最後浪子回頭成為大學老師的台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謝智謀,10多年來透過戶外體驗課程把學生帶向世界,他最近獲美國體驗教育學會頒發「實踐家獎」,是該獎設立30年來首位非美籍得獎人士。 謝智謀在教學過程中,曾帶領學生登喜馬拉雅山、到阿拉斯加划獨木舟、到尼泊爾、印度與泰北等地募款蓋學校等,他之前就獲頒教育部全國優良教育人員,並曾任亞洲體驗教育學會創會理事長、華人磐石領袖協會理事長等,他浪子回頭的生命故事也激勵了學生。 人稱小謀老師的謝智謀,生命力非常旺盛,曾因心肌梗塞緊急送醫,被醫生交代之後都要避免激烈運動,卻在裝上支架沒多久後就跑去登喜馬拉雅山;因此他的課也多是挑戰自我極限的戶外活動,讓學生透過這些活動突破框架,學習服務他人,進一步找到自己的生命價值。 因此,當其他學生焦頭爛額,準備期中期末考試時,他卻帶著學生登山、泛舟,或是到偏鄉關懷老人、到落後國家蓋廁所與儲水槽,更曾參與四川大地震的災後重建,而活動前的策劃、募款、籌備等,他也都引導學生一步步獨立完成。 對謝智謀而言,體驗教育從不該只是停留於實踐行動的層面,而是要深度反思。他分析,過去的課程教育,或說活動教育,就是一連串的體驗,卻沒有停下來思考學習的價值與意義。所以他更著重於課程中引導反思的部分,讓整體課程不再冗長複雜,而是整理出脈絡、使其知識建構化,「原來我是可以解決困難的,原來我是具抗壓性的,學生將透過反思更認識自己,這是這個課程最珍貴的部分。」 謝智謀分享他的成長過程,就是家暴與缺乏理解,「我父親非常愛我,但當時的生活條件很嚴苛,讓他壓力很大,而他又不知如何與孩子溝通,因此只要我不聽話,就是吊起來,一陣毒打。」 為了對抗父親粗暴的管教,謝智謀養成了衝動、叛逆的個性,行為也開始偏差,即使後來考上明星高中,他還是大錯小錯不斷,終於因為混幫派遭到退學。 改到桃園念書後,他又因械鬥與偷摩托車被捕,被銬上手銬送看守所。「那真的很屈辱,看到當時人們的指指點點,我的眼淚一直流下來。」謝智謀說,這件事讓他暗下決心,一定要讓別人看得起自己。 好在,當時有位王老師出現,力挽狂瀾壓下謝智謀的過犯,無條件協助他重新開始,而謝瑞謀也不負所望,發奮考上師大體育系。或許正是因為原生家庭,讓他更知道,在那個環境下的孩子,會有怎樣不為人知的苦楚與陰暗面。 之後,謝智謀表現愈來愈出色,但仍是自我中心,這也讓他之後的路看似順遂了,卻在其他面向跌跌撞撞,最後終於在美國攻讀博士時,踏進人生最黑暗的幽谷。「當時我又窮又孤單、而且感情受挫,自我價值被擊得粉碎,我永遠都忘不了啊,12月8號,在房間裡,我決定要結束生命,當時在我眼前只剩下兩樣東西,一把水果刀,跟一本聖經,好像要我做出選擇。」 此時的謝智謀,人生已經走到谷底,那本聖經卻好似有意識的,剛好就翻開在寫著:「主啊!救我!」的某一頁,這句話讓他如同雷擊一般重重倒地;他說,當時他已經無法思考,只能匍匐在地上痛哭,喃喃的重複那一句:「主啊,救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就一直趴在地上哭著,直到覺得生命裡的酸楚、苦毒都吐盡了,他才緩緩起身;那時並沒有任何人在場,但卻是小謀老師人生最關鍵的轉戾點,他說,從地上爬起來的那一刻開始,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從此,謝智謀不再實踐自以為是的價值,而是在信仰裡放下自己、重新探索生命;透過服務他人,以及在體驗教育與冒險治療領域的深耕,他走出一條有光明相伴的溫暖道路。這條路,他一走就走了快20年,中途當然也波折不斷,甚至一度危急生命,但是他憑藉著信仰的力量,走過大大小小的任務與挑戰。不論是帶著學生上山下海的各種課程,還是到偏遠國家去志工服務,煥然一新的他,更開始幫助他人推倒生命中的圍牆,翻新自己的人生風景。 獲頒「實踐家獎」這個最高榮譽,並沒有讓謝智謀變得驕傲,也沒有讓他就此停擺,相反的,帶給他更多動力,繼續投身於體驗教育。他的生命不僅因這十餘年重新發亮,更充滿感染力;就好像傳遞燭光一樣,他與他的學生們,將相繼把亮光傳遞下去,或許時而微弱,但仍不輕易熄滅,就好像他自己的所說的--微小,但堅韌。

  • 台師大副教授謝智謀勉勵新生 身心靈都要75級分

    「人生的學習成績不是只有75級分,而是身心靈都要超過75級分」,台師大今天舉行新生始業式,邀請公領系副教授謝智謀主講「三個故事-給大學生的三個建議」,他勉勵新生要擴展視野、不要自我設限,「心夠大,可以包容世界,心不夠大,連自己都裝不下」。 謝智謀表示,台師大的英文為「National Taiwan NormalUniversity」,縮寫為NTNU,和台大(NTU)只差一個英文字母,大家都是拚命想考75級分的學生,可惜最後差了一點,但人生的學習成績不是只有75級分,難道學生進了師大,就要變「Normal」,目標不應該是NTU,應該要把目標放大,瞄準哈佛等全球頂尖名校。 他也提到,他曾帶著4名學生從廣東出發,騎了6千多公里,在北京拍照時,碰到20幾個從法國來的60多歲長輩,一問之下,對方是從法國巴黎出發,一路騎過東歐、中亞到北京,花了6個半月騎了18000公里,讓學生相當驚訝。 「世界比我們想像大多了, 心夠大,可以包容世界,心不夠大,連自己都裝不下。」謝智謀勉勵新生,大學生是獨特,但不能唯我獨尊,世界比大家想像的大太多了,心要夠大才能包容世界。

  • 臺師大攜手偏鄉學童 手造方舟啟航園夢

    臺師大攜手偏鄉學童 手造方舟啟航園夢

    臺師大副教授謝智謀、造舟師傅溫志榮及宜蘭縣東興國小老師合作規劃獨木舟造舟計畫。跳脫既定的服務型態與教學框架,為宜蘭東興國小造出獨木舟。13日下午臺師大師生與東興國小學童,將在碧潭下水航行。 獨木舟計畫選出10位國小四、五年級需要幫助的小手,學生的背景皆為單親或是學習障礙等。10位宜蘭縣東興國小的學生於8月6日至臺師大,與團隊成員展開為期7天的早八至晚九的造舟工程,先做小船了解船的結構,從無到有,鋸木、綁線、鑽洞,打造雙人海洋獨木舟,將於8月12日完成16艘雙人海洋舟。 活動發起人謝智謀,為臺灣冒險教育與體驗教育的第一把交椅。今年更榮獲2016美國體驗教育學會的「實踐家獎」,是國際體驗教育工作者最高榮譽,更是此獎設立30年來第一位非美籍得獎人。謝智謀起初選擇獨木舟是因為自己喜愛戶外,臺灣又臨海,希望學生能夠透過獨木舟來親近台灣這片美麗的海洋。 師生的努力之下,透過募款及企業認養的資金作為孩子圓夢的基金,完成後將把獨木舟送至推展海洋教育的宜蘭縣東興國小。活動結束後,15日謝智謀將帶領師生們騎自行車到宜蘭與東興國小的學童一同划獨木舟。謝智謀期盼藉此計畫落實教育理念:「給孩子一個夢、給孩子一個榜樣,孩子需要愛,透過陪伴,讓孩子的學習是不孤單的。」 東興國小學生江嘉儀說,獨木舟的課程活動相當有趣,最喜歡鑽洞、鋸東西,非常期待之後獨木舟能夠運至學校使用。師大學生林久芳也表示,從舟的模型到造出一艘真正的獨木舟,都與學生們共同學習與製作,這個活動結合了「教育」,也讓自己有實踐教育的機會。此外,也非常期待獨木舟的最終完成品。

  • 台師大副教授謝智謀發起「大手攜小手,獨木舟造舟計畫」

    台師大副教授謝智謀發起「大手攜小手,獨木舟造舟計畫」

    台灣師範大學副教授謝智謀發起「大手攜小手,獨木舟造舟計畫」,帶領團隊成員與宜蘭縣東興國小的小學生一起齊心打造獨木舟、划獨木舟,透過陪伴,讓偏鄉孩子勇敢實踐屬於自己小夢想。

  • 社論-民進黨必須回答台灣的幾個問題

     前言:前民進黨主席謝長廷日前訪問大陸,進行所謂的「開展之旅」,儘管只是破冰,且民進黨內有不同的聲音,但此行畢竟已讓民進黨正式走上兩岸擂台賽,不但對民進黨的兩岸政策走向形成衝擊,也為國、共長期經營的兩岸互動節奏,投下變數。本系列以此出發,探索謝長廷訪陸可能牽動的後續效應。  前行政院長謝長廷成功完成訪中破冰之旅,卻破不了民進黨內部更嚴密的冰層,甚至連日來遭到不少嘲諷與批判。此時,台灣社會不僅在觀察民進黨怎麼面對謝長廷,更藉此觀察民進黨怎麼處理兩岸關係,如果民進黨在面對兩岸問題時擺脫不了自己最大的核心障礙─害怕,因而保守裹足,將錯失轉型與躍進的歷史機遇;再次執政,也只是個夢。  謝長廷此行會見了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祕書長暨國務委員戴秉國、國台辦主任王毅、海協會會長陳雲林等官員,雖然雙方還是各說各話,但至少是面對面地說,也面對面地聽。這對民進黨而言,可說是與對岸溝通的一大突破─如果民進黨願意讓它成為突破的話。  謝長廷出發前,綠營和綠媒罵聲連連,但謝長廷全程不卑不亢,也沒有被拿來當統戰宣傳,之後民進黨高層態度轉為低調冷淡。黨主席蘇貞昌說兩岸接觸要「公開透明」,這是民進黨懷疑及指控別人賣台的制式思維。  這些年來兩岸關係變化極大,但民進黨的兩岸政策一直原地、原時打轉,偶爾有人想突破,例如曾經喊出「大膽西進」的許信良,但有不同想法的人,不是立即被罵回原來的框架,就是被逐出家門。歸根結柢,民進黨對中國是害怕的,而更深層的,是缺乏自信,認定台灣很弱小,無力對抗強大的中國,雙方一接觸台灣就會滅亡,所以必須盡可能拉開距離以自保。仇視、對抗、把對手妖魔化、動輒指控賣台,其實都是另一種形式的躲避。  但這不僅已經與現實和時代脫節,也不符合民意。中時最新民調發現,有四四%的人支持謝長廷的「開展之旅」,五一%期許蘇貞昌主席也能有趟大陸行,近五成認為民進黨與大陸的交流應更大膽開放些。這些意見,民進黨高層要聽得進去才好。但目前蘇貞昌似乎把二○一四大選前先打敗黨內所有對手作為最大考量,因此至今沒有看到他在兩岸路線上有突破的意願和膽識。  時代在變,世界在變,兩岸也在變。今天的台灣早已邁入民主法治,自有自己的力量;中國大陸也和過去有很大不同,經濟迅速崛起,已經成為全球重要市場。任何國家都必須積極爭取中國商機,包括台灣。而且人民交往愈來愈密切,通婚、經商、求學乃至影視娛樂,年輕世代所體驗的兩岸關係,已經和上一代的歷史經歷截然不同,他們也應該可以有不同於過去的未來。台灣必須正確判斷時勢走向,並且努力為自己創造有利的生存發展空間。  因此,民進黨必須回答台灣人民幾個最關切的問題:  一、中國大陸現在的政經軍及社會狀況如何,這個國家未來會如何發展?  二、如何在中國發展過程中,為台灣爭取最大利益?  三、如何降低兩岸爆發戰火的可能性?為人民打造更安全的兩岸環境?  四、如何善用資源與策略,為台灣爭取國際參與空間,強化主權國家地位?  五、兩岸人民的交流將為台灣社會與人口質地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如何妥善因應?  六、什麼樣的兩岸關係,對台灣的現在與未來最有利,如何以具體的策略逐步達成?  不要喊口號,也不要畫大餅,請民進黨告訴台灣民眾,它對台灣現實處境的評估、未來遠景的規畫以及實現目標的策略是什麼。台灣的處境的確艱難,兩岸之間也存在著矛盾衝突,但路是要往前走的,時代的發展浪潮不等人,總是往後退就不會有前途。一個國家的希望,絕對不在自我封閉躲避敵人,而是能夠克服恐懼憂慮,勇敢邁步追求夢想,並且以勇氣、格局與智謀化敵為友。這個,民進黨如果不能做到,就沒有資格接受台灣人民託付以集體命運。  謝長廷返台後說,台灣只會因為停止進步而崩潰,絕不會因為跟對岸接觸就滅亡。這段話的主詞如果換成民進黨,也非常符合現實。回頭看看「民主進步黨」這塊招牌,為台灣爭取到了「民主」之後,現在的民進黨,能無愧於「進步」兩字嗎?退縮如何進步、封閉又如何進步?

  • 運動線上-挑戰6000公尺高山連攀

    ▲國立體大副教授謝智謀發起「波卡拉人文生態關懷暨6千公尺高山連攀計畫」,7月25日將帶領12人前往尼泊爾,挑戰台灣首次6千公尺高山連攀(Pisang and Throng Peak),更深入波卡拉當地協助當地孩童蓋教室。2005年起,謝智謀每年帶領學生出國送愛心,從美國國王峽谷、阿拉斯加、喜馬拉雅山、坦尚尼亞、紐西蘭到青海玉珠峰,這兩年則前往波卡拉,去年興建了儲水槽,今年目標蓋好小學教室。同時推動的「一磚一瓦,愛上小學堂」募款,也獲長福國小、中和國小、元生國小、培英國中、壽山高中、東海大學與國立體大等學校響應,希望募到更多經費,幫助尼泊爾學童完成教育夢想。

  • 長福國小畢業生 義賣繪本助尼泊爾

     南投縣國姓鄉長福國小八位畢業生將綜合活動課所設計的兩本繪本,利用假日拿到學校附近的農場和寺廟向民眾兜售,三個禮拜時間,畢業生們和學校老師透過實體和網路通路總共賣了五百六十本,賺了十萬塊,這些經費將資助尼泊爾波卡拉地區的民眾蓋儲水槽,解決缺水之苦。  金車教育基金會舉辦的「愛‧讓世界轉動」活動,讓國小生藉由撰寫計畫,從蒐集國際議題到想出解決方法,來關心國際事務。  長福國小校長吳碧霞說,八位畢業生在綜合活動課讀了國立體育大學教授謝智謀著作的「與大山賽跑」後,決定和導師一起義賣他們五、六年級時共同創作的繪本,幫助尼泊爾波卡拉的小孩。  謝智謀表示,尼泊爾波卡拉有兩千多位居民,平均死亡率高達二○%,尤其是年幼的孩子通常因為生病,活不過小學四年級,其中一大部分是水汙染而產生的病因或是瘧疾。民眾為了有乾淨的水源,要千里迢迢花一個半小時從山下扛水到部落,整個社區也只有兩間廁所供居民使用,所以建置儲水槽對波卡拉地區的民眾來說,是迫切之急。  謝智謀說,雖然要花費九十萬才能蓋儲水槽,但是建置完後可以有效降低波卡拉地區居民十%的死亡率。  會不會擔心民眾不領情,不買繪本?畢業生梁玉慧天真地笑說:「不會擔心,因為我有三寸不爛之舌,可以說服他們買繪本。」

  • 攀玉珠峰惜敗 88少年走出陰霾

     由俊嶽企業贊助、國體大謝智謀教授率領5名八八風災青少年與9位研究生組成的「遠征6178玉珠峰探險隊」雖然最終功敗垂成,但對於災區少年而言,這的確是一次難得的經驗。「登山過程中不僅能鍛鍊出隊員的獨立性,更能培養出領導力。」謝智謀表示。  謝智謀5月1日從八八災區挑選出5位隊員展開自主訓練,每天都必須要揹背包徒步走8小時、跑步30分鐘與5公里,6月26日啟程,7月2日抵達5600公尺基地營,可惜碰到暴風雪而無法攻頂,全隊7月10日安全回國。  謝智謀說,此次長達15天的玉珠峰冒險學習計畫,最大目的是幫助災區孩子走出陰霾,並將成長心得帶回家鄉,傳達努力不懈的堅持精神,結合所習得的領導技巧,回饋家園。  來自六龜鄉的隊員凱玲表示,「爬山,真的很累,雖然沒有攻頂,但還是盡力了!」由於在山上都不能洗澡,回到格爾木旅館後,打開水龍頭那一剎那,凱玲心中無比激動,感謝神,真的很幸福,日後會更加得珍惜身邊一切。  玉珠峰標高6178公尺,每個人都必須在稀薄的空氣中抵抗頭痛及噁心等不舒適感,當高山反應的症狀持續過久沒有好轉,最好的治療方法就是將人下撤至低海拔,也代表這趟登山旅程已結束。  擁有將近30年登山經驗的謝智謀說,每次要送走患者時總會覺得很心酸,但如果心軟把患者留下豈不更危險,雖然無奈,卻又是不得不做出的決定。  八八風災受創甚深的那瑪夏鄉青年正雄感概表示,看著氣候驟變導致水患的青藏公路,直說與家鄉好像,當時真的好想家!

  • 冒險教育王 帶災區生攻玉珠峰

     長期推動「冒險教育」的國立體育大學教授謝智謀,繼帶領學生遠征紐西蘭南島冰河、尼泊爾喜馬拉雅山等,今年夏天,他將陪伴五名來自南部莫拉克風災災區的青少年前進中國大陸青海,攀登海拔六一七八公尺的玉珠峰,這也是歷年來最嚴峻的一次挑戰。  八八風災過後,謝智謀至南部災區服務,深感災難對孩童們造成的傷痛。時間雖能撫平傷痛,但他期盼有更積極的作法,「透過冒險,孩子們挑戰自我、突破極限,拓展視野之外,也找到正向的力量」。  海拔六一七八公尺 找信心力量  團隊最年輕的成員為年僅十五歲的高雄縣那瑪夏鄉少年「阿雄」,親眼看見家園遭惡水沖毀,至今記憶猶新。阿雄將隨隊攀爬玉珠峰,他說希望能順利攻頂,得到更多信心與力量。  另一名來自高雄六龜的十九歲少女「凱玲」主動爭取這次的冒險機會,對於密集的行前訓練不以為苦,她信心十足的說,「不累、不辛苦」,她一定要攻頂成功。  負重路跑、低氧訓練 不以為苦  謝智謀表示,玉珠峰海拔六一七八公尺,攻頂前三百公尺都必須進行雪地攀登,困難度相當高,對於幾乎沒有登山經驗的五名青少年來說,將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也因此,團隊成員連月來接受緊鑼密鼓的訓練,包括背負廿公斤十公里路跑練習、使用冰雪器具、低氧艙模擬高山環境訓練等。「孩子們都確實進行自主訓練,很認真、慎重看待這項挑戰!」謝智謀十分感動。  這支登山隊尚包括九名國立體育大學休閒產業經營系的研究生、三位老師及一名輔導老師,預計於六月廿六日出發至青海,開始十五天的淬煉。災區孩子們也承諾,冒險歸來後將提出一個服務學習專案計畫,回饋族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