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謝森山的搜尋結果,共08

  • 謝森山守護手繪溫度

    謝森山守護手繪溫度

     「只要想畫,總是有辦法。」同樣習慣在風中作畫,現年74歲的電影看板畫師謝森山,數十年來從沒有一天放下畫筆,年輕時為了更上層樓,竟從桃園騎腳踏車到台北西門町,用手電筒照著電影街的看板摸索研究,徹夜未眠,如此不斷精進,不但闖出一片天,更被文化總會列為台灣百工匠人之一。  謝森山1946年生於台中,後搬遷至桃園,小時候經過桃園大廟「景福宮」旁的「小西門町」,看到戲院前的手繪看板,總是流連忘返,心想:「如果這些看板是我畫的該有多好。」從此立志當一個電影看板畫師,15歲進入東方廣告做學徒,開啟長達半世紀的風中畫師之路。  也是謝森山有天份,別人3年4個月才能出師,他竟然2年就出師,獨挑大樑,當時的電影看板由數塊180公分見方的木板組成,有時會用到20片以上,畫師必須先在板上打格子、畫輪廓、分色,最後再依原圖繪製。謝森山說,這些基本功多半沒多久就能熟能生巧,差別就在立體感及人物神韻的掌握。  「光影最重要,光影的細節不足,連衣服看起來都會軟趴趴,色彩也出不來。」謝森山說,電腦輸出也許精確無比,比真實還要真實,但手繪的筆觸就是不一樣,「那個溫度及感受,是電腦無法取代的。」  謝森山至今難忘17歲那年,和師兄兩人從桃園騎著腳踏車到西門町,然後拿著手電筒照著電影看板,分析台北畫師的風格及特色,好幾個晚上如痴如醉,一點都不想睡。

  • 職場達人-手繪電影看板畫師 謝森山從畫匠變藝師

    職場達人-手繪電影看板畫師 謝森山從畫匠變藝師

     「我的一切、我的家,都是從電影彩繪而來的。」台灣碩果僅存的手繪電影看板畫師謝森山說,沒想到一畫就是60年,歷經傳統戲院沒落、原料美術漆停產,到電腦輸出海報取代手繪看板,但現年73歲的他說,只要體力可以,會繼續畫下去,因為這是他的興趣,「也希望技藝傳承,這些都是四、五年級生共同的時代記憶。」  現在想看謝森山的手繪電影看板,只能到桃園中源戲院,在戲院老闆堅持下,謝森山仍替戲院手繪、安裝大型看板,成為當地文化景點、打卡熱點,許多知名電影看板或海報還沒下片已被餐廳、遊樂場預訂,用來打造復古場景。  今年中,桃園市土地公文化館還替謝森山辦展,從畫匠變藝師,未來他計畫開補習班,傳授與累積彩繪技藝。  謝森山1946年生於台中,後遷至桃園,身為家中長子,為幫助家中經濟,15歲進入東方廣告社做手繪電影看板學徒,17歲時已學成一身技法,可獨立排版做畫出師,20歲退伍後自立門戶,一路堅持手繪電影看板,也目睹台灣電影產業快速變遷。  回憶來時路,謝森山感性地說,當初與父親的一個約定,是日後支撐他再苦也不放棄,要成為一位好的電影看板畫師的力量。  少時,他常經過俗稱桃園大廟的景福宮,廟後都是戲院,走到戲院邊看人家掛看板,心想如果這些看板是他畫的該有多好,就跟父親說,想學看板畫畫。  他先進入廣告社做手繪電影看板學徒,一進門師傅就說薪水、伙食、住宿通通沒有,要學就趁空檔,在旁邊看師傅畫,他記下師傅的用色搭配,等下班收工具時,把當天老師傅配的顏色一筆一筆畫在筆記本,時常學到半夜,才騎著腳踏車回家。  為了觀摩他人繪製的電影看板,謝森山和師兄下班後,從桃園騎著腳踏車到西門町,三更半夜自備手電筒,照著巨大電影看板觀察他人的用色與技法,或鑲在電影院走廊上的相框畫報,臨帖字體、紀錄海報配色。  20歲退伍後,謝森山自行開業,在1960~1980年代台灣戲院與電影全盛期,他同時與7家戲院配合,不僅畫首輪戲院看板,還有巨幅海報,從二樓掛到四、五樓,都是用180平方公分畫布拼接,光一個人的臉就要10片畫布組合,不僅顏色拼接要一致,也講究光的明暗層次與立體感,五官神韻也要栩栩如生,持續逾10年。  如今,隨著電腦科技進步,手繪式微,手繪電影看板成了復刻珍貴記憶。謝森山說,在時代變遷下,他沒有被淘汰,是因為持續畫,讓外界看到,期許未來這項技藝用不同形式傳承下去。

  • 謝森山突破困境 改用水泥漆作畫

    謝森山突破困境 改用水泥漆作畫

     隨著電腦科技興起,手繪看板沒落,連廣告漆都不再生產,國寶級大師謝森山嘗試用改用水泥漆將畫作繪製在帆布上,創造新的繪製模式。  謝森山表示,以水泥漆作畫,要有深厚的繪畫底子和豐富的經驗,因水泥漆易乾,工作環境會因冷氣與風加速乾燥而不利繪製,因此下筆一定要快,經過多方的嘗試,謝森山選用了「青葉油漆」所製造的水泥漆作畫,讓人驚嘆的壯舉,開啟了手繪看板的新生命。  20歲不到的謝森山,在當時已是桃園炙手可熱的手繪電影看板師傅,服完兵役後遂自立門戶創業,全盛時期共同時替7家戲院繪製電影看板,近年來開始跨界一般工商廣告看板和牆壁彩繪,一路走來始終不離繪畫,不僅將技藝傳承,同時也賦予傳統技藝新的延續,現年73歲的謝森山說,使用水泥漆做畫不僅環保,同時也能省下昂貴的廣告漆費用,但是使用水泥漆做畫時有很多訣竅,剛開始也歷經波折,因水泥漆本身的樹脂比例與色彩的飽和度都是繪製技巧上的需求與考量,通常一張帆布正反兩面約可重複繪製4-5次,當帆布上太多水泥漆時會變硬,這時需先將帆布上的水泥漆刮除,再重新做畫。  而青葉生產的水泥漆因符合謝森山需要的飽和度與耐用性,即使看板歷經風吹雨打也不易掉色,因此最終選擇使用「青葉油漆」所生產的平光水泥漆,不僅不會讓畫作在折疊後相黏,更沒想到用水泥漆作畫的此舉讓他聲名大噪,也因此演講邀約、教學不斷,堅忍磨練的勵志故事,深刻打動人心,用近一甲子不離畫筆的堅持,在傳統技藝重新受注目的今天,謝森山以職人的精神與成就,豐富了桃園藝術人文的印記。

  • 手繪電影看板 謝森山大學校園獻藝

    手繪電影看板 謝森山大學校園獻藝

     電影看板手繪大師謝森山在中原大學的邀請下昨天再度前往藝術中心揮漆創作,吸引上百位師生到場觀摩,目睹謝森山能以五種顏色就繪製出絢麗的電影海報,師生無不嘖嘖稱奇、自嘆不如。  為了養家活口,謝森山國小畢業就開始當學徒學做畫,十七歲正式拜師學藝,廿歲就自立門戶,為戲院繪製電影,迄今已有四十八年歷史,謝森山表示,早期家境貧困,希望習得一技之長,正巧自己喜愛繪畫創作,加上當時台灣電影盛行,就此踏上電影海報藝術畫工的不歸路。  噴畫技術的進步,讓他差點失業,謝森山說,早期一個月要幫七間戲院繪製海報,一個月的量不計其數,十多年前,電腦科技日漸發達,印刷技術不斷提升,快速又便宜迎合戲院或影城胃口,導致很多畫工都撐不下去,好在當時中源大戲院的老闆,喜好手繪海報風格,讓他不至於失業,持續至今。  長十二尺,高七尺的電影海報,在謝森山的巧手下,一天就能製作一至兩幅,謝森山表示,全盛時期日夜趕工,造就他的繪畫速度及技術,以前以油畫塗料繪製,現在則改用水泥漆,除了節省成本,還能防風防水增加海報壽命。  學生對於謝森山能以黑、白、紅、黃、藍五種顏色,就能繪出栩栩如生的電影海報,色彩敏感度無人能及,室內設計系碩一生李欣婷表示,謝森山調色速度快狠準,可見基本工相當扎實,加上運用特殊的素材水泥漆、帆布做畫相當有趣。

  • 懷舊電影展 手繪看板吸睛

    懷舊電影展 手繪看板吸睛

     你愛看電影嗎?中原大學三日舉辦懷舊電影特展,現場除展示各世代經典影片海報,知名看板畫師謝森山更現場彩繪《賽德克‧巴萊》,主角莫那魯道犀利眼神讓同學驚呼連連。  「二輪片」是許多中原人求學回憶,尤其每張不到三百元的電影票,就能欣賞剛下檔的強檔影片,成為中原學生最具代表性的娛樂活動。校方本次舉辦懷舊電影特展,就是希望透過一系列「老電影」,喚起年輕族群認同。  中原大學校長程萬里幽默說,自己平時很少看電影,但有次就近在學校附近中原戲院欣賞《與狼共舞》,當時被劇情深深吸引。儘管現在看電影十分方便,不過「便宜又大碗」的二輪片,絕對是學生觀賞首選。  懷舊電影特展也特別邀請中原戲院老畫師謝森山,與台南全美戲院看板彩繪師傅顏振發,展出代表性手繪大型作品。謝森山更現場繪製熱門電影《賽德克  ‧巴萊》海報,主角莫那魯道犀利眼神及深動臉部表情,讓同學直呼「簡直就是照片翻版」。  活動開幕式中,顏振發雖不客前來,不過仍出借《葉問》、《羅馬假期》、《王哥柳哥遊台灣》三幅手繪看板展出。謝森山說,顏老師專攻油漆彩繪,與自己水泥漆創作原料不同;「現代廣告海報製作科技進步,可能再過幾年,手繪畫師就會失業囉!」謝森山感慨說。

  • 馬辦青年讚隊訪老畫師 好感動

     給你一個讚!馬辦青年讚隊「ROCbike」環台車隊卅日前進中壢,造訪高齡六十五歲的電影看板老畫師謝森山,並帶來總統馬英九深切祝福。「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年輕人對消逝手藝感興趣,我覺得很榮幸!」謝森山說。  馬辦青年讚隊環島自行車隊成軍以來,陸續造訪高雄、屏東、台東、花蓮、宜蘭縣市,拜訪當地默默付出、堅持自我信念的「土豆人」。發言人馬瑋國說,這些無名英雄分別在各自崗位上打拼,精神值得年輕人借鏡。  環島過程中,青年讚隊先後造訪屏東沉香木達人楊麗琦、台東網路農夫李清亮,與花蓮玉里棒球隊小將面對面接觸,讓這群充滿好奇心的年輕人相當感動。馬瑋國說,玉里棒球隊同學們種菜換經費,是不折不扣的「台灣精神」。  獲悉中壢電影看板老畫師謝森山堅持創作,青年讚隊昨天特別遠從台北出發,鐵馬遠征卅餘公里,希望一睹謝老師揮灑功力。「我老囉,可是一下子看到這麼多年輕人,彷彿五十年前剛開始執筆的熱情又回到生命中!」謝森山感動的說。

  • 手繪電影看板 謝森山一畫48載

    手繪電影看板 謝森山一畫48載

     六十五歲的謝森山手繪戲院電影看板四十八年,畫了近萬部電影、無數中外大明星,也見證台灣電影行業的興衰史。現在他僅剩一間二輪戲院客戶,在多數採用電腦輸出看板的今日,手繪電影看板這近乎獨門的產業就將告終。  在中壢市一個不起眼的平房中,狹長的空間擺設幾幅帆布看板,地上散落作畫的顏料工具,謝森山數十年如一日,把自宅當作工作室,埋首於手繪電影看板工作,「再畫恐怕也沒幾年,一方面想退休,一方面是手繪看板要沒市場了。」  他花半天時間,把《功夫熊貓二》看板畫好,身上沾了顏料汙漬,仔細端詳作品是否還需修改。現在他只有中壢中源大戲院一間客戶,從全盛時期中壢七間戲院的看板都出自他手,到現在僅存一間,看盡電影業起落滄桑。  從小家境不好,國中沒畢業就拜師學手繪看板,十七歲那年出師,第一幅被掛上桃園東方戲院的作品早已忘記,連畫中的好萊塢巨星是誰也沒印象了。那時全台戲院都是手繪看板,他平均每天得畫兩幅,才能趕上業者需求。  之後他移居中壢,收了三、四個學徒一起打拚,每天都得熬夜趕工。隨著新明、國際、獅子林幾間戲院關門,迄今只剩中源戲院,平均一周只有一幅工作量。  幾十年來,學徒換了又換。起初是生意好到耐不了苦離職,現則是產業沒落,生意太少求去。  全台仍堅持手繪看板的戲院屈指可數,桃園縣只有他一人苦撐。日前兩岸電影展,桃園縣府邀他替大陸片《觀音山》手繪看板宣傳,該片導演李玉,對台灣仍有這種國寶級的手繪電影看板師傅感到驚奇,這幅看板後來由縣府轉送李玉帶回對岸珍藏。  作品近萬幅,謝森山認為動畫片最容易,半天就能完工,國片因東方人臉孔較不立體,但觀眾又熟悉,所以比五官立體的西洋片難畫。《斷背山》他畫得像,被一個老外買走珍藏,《艋舺》與《雞排英雄》則被戲院對面的小吃店買走,布置在店內人氣旺盛。  想再修改完工的《功夫熊貓二》,怎麼瞧都沒破綻,拿著筆轉身後才發現,這周已經沒電影好畫。「說真的,還能畫多久,我也不知道。」

  • 手繪電影看板 他畫遍大明星

    手繪電影看板 他畫遍大明星

     六十五歲的謝森山,每天與繪畫為伍,將近五十年的時間,畫過數以千計大明星,不論西方「斷背山」的希斯萊傑或是東方「滿城盡帶黃金甲」的周潤發周杰倫,筆下人物栩栩如生,他從事的是戲院的電影廣告看板,講究「純手工」的畫匠,看盡電影產業的起起落落。  十七歲開始,愛畫畫的謝森山拜師學藝,開始學畫電影看板,早年戲院沒有電腦彩色大圖輸出,完全仰賴人工一筆一畫,把電影的情節具體描述,當時木質看板,一片是一八○公分乘以一八○公分,至少要耗費十五片至廿片,有時一片看板只畫一個女星明眸眼睛。  電影全盛時期,中壢七家戲院輪流換檔,電影一部接一部,謝森山與其他三位徒弟從早畫不完,接著錄影帶出租店出現,戲院垮一半,後來又冒出大型影城,片商全省一次數百張海報或大圖輸出,電影看板行業快速萎縮,只剩二輪戲院還苦撐,是標準的夕陽產業。  謝森山說,他最感謝的是中源大戲院老闆,因為對方堅持「沒有看板,戲院就不像戲院了」,工作得以延續,但基於成本考量,目前廣告看板材質是可重複的帆布,自己畫還要負責外掛,尺寸也小了許多,長寬只剩三七○公分乘以二一○公分,通常兩部影片一個晚上就畫好,而顏料從美工漆變成水泥漆。  他說,看板內容與電影海報大同小異,國片因為觀眾比較熟悉主角,通常要畫得更像更仔細,洋片好發揮,但構圖顏色也不能差太多,過去「斷背山」下檔,有外國人認為畫很像出錢買走收藏,「艋舺」被戲院附近店家買走,客人上門搶著合照。相較電影海報的整齊畫一,謝森山的手繪電影看板反倒更貼近電影的藝術本質,多了一些手感與人味,他不知道還可以畫多久,但看到無數電影主角出自手中,成就感還是很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