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謝長廷訪中的搜尋結果,共51

  • 當選黨主席 謝長廷將再訪陸

    當選黨主席 謝長廷將再訪陸

     已表態參選民進黨主席的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表示,處理兩岸問題是民進黨重返執政的關鍵,民進黨不能再逃避,他若當選,不排除以黨主席身分再次訪問中國大陸。謝還說,「如果台灣人民有需要,我怕被批評、怕名譽受損不去,也是一種私心。」  為中國政策 再披戰袍  民進黨5月即將改選黨主席,這不僅是一場兩岸路線之爭,黨主席選戰更牽動日後的總統大選。而民進黨在9次華山會議後,提出「對中政策檢討紀要」,謝長廷在兩岸論述上卻堅持以憲法各表取代九二共識,並多次槓上現任黨主席蘇貞昌,雙方針鋒相對。  謝長廷說,中國政策導致民進黨在過去選戰敗北,經過兩年時間,民進黨如何調整並進一步與選民溝通,非常重要;民進黨設置中國事務委員會和華山會議,在兩岸政策方面是有努力,但開會的結果是回到原點,就像打籃球一樣,運球、投籃都很認真,最後沒有投進,比較可惜,這也是他投入黨主席選舉的原因。  處理好兩岸 重返執政  「因為大家都逃避不談這個!」謝長廷說,他之所以要參選黨主席,就是黨主席選戰有辯論,必須拿出具體政策來比較。他說,民進黨唯有贏回中央政權,才能實現理念,處理兩岸政策沒有逃避空間,而他是這幾年來黨內投入最多、付出代價也最大的人,由他來做才能帶領民進黨贏得政權。  被問到當選主席仍否願意訪中?謝長廷更說,只要對台灣人民有利或有需要,不管是到大陸、美國或日本訪問,都應該去;若台灣人民有需要,但自己害怕批評或名譽受損而不願前往,「那也是一種私心」,也是不願意犧牲。  主席訪中 問題在北京  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發言人鄭文燦則表示,民進黨內已有不同層級的人士陸續訪中,現任黨主席則確實沒有,但中方在民共交流設政治前提,顯見問題不光是民進黨內的態度,問題在北京。北京認知的兩岸交流,不應該窄化在國共交流,交流的概念應該擴大。  鄭文燦也說,謝長廷說參選黨主席是為了推動兩岸政策轉型,黨內尊重謝長廷的說法,但每一步都必須周全規畫,包括條件、時機、身分等,必須步步為營。

  • 陳菊將訪中 謝長廷肯定

     高雄市長陳菊將赴中國大陸,邀請天津等城市市長出席亞太城市高峰會議。前行政院長謝長廷今天肯定這樣的城市交流。  謝長廷今天在主持的廣播節目指出,2009年高雄舉辦世運會時,陳菊也有邀請對岸參加,當時中國也派代表參加。  謝長廷說,身為承辦國際活動的城市,保持禮貌和風度去邀請對方參加,這樣的城市交流,他基本上是肯定的。  他說,要讓外界感覺活動辦得成功,而不是讓人家覺得民進黨舉辦活動,但中國不來是因為沒有邀請對方,或是雙方有意識形態問題而發生衝突,這樣對活動本身是失敗的,所以應以平常心去看這件事。  謝長廷指出,25萬白衫軍為洪仲丘案走上街頭,大部分大陸網民對於台灣人民的尊嚴與公民的素養,都相當稱羨。他說,這就是台灣的驕傲與民主的價值,大家一定要對台灣有信心,表現出台灣的精神,相信可以得到國際的尊敬。  另外,對於民進黨阻擋立法院臨時會核四公投案,謝長廷也說,2000年民進黨執政時期,時任行政院長的張俊雄決定停建核四,但是經過大法官解釋,立法院通過的預算案,行政院必須依法執行,如果不執行,立法院必須另外做成不執行預算的決議。  謝長廷認為,由立法院朝野協商做出停建核四的決議,可以不違背憲法、兼顧民意,也可以避免朝野抗爭浪費社會資源。1020806

  • 謝長廷兩岸觀仍受內外質疑

     謝長廷去年與今年兩趟的大陸與香港之行,他的兩岸觀是建立在3個層面上的論述:政治上的兩岸定位,他提出了「憲法各表」的主張;經濟上的兩岸關係,謝是認為不容迴避,應勇於接觸;社會上的兩岸淵源,謝是強調「同文共源」。憑心而論,相較於民進黨傳統的觀點,謝的論述不僅具有突破點,也確有可取之處。但是面對北京對一些原則與立場多年來堅持的背景來看,以及民進黨內部對於兩岸關係某些定性看法一時也難以調正,恐怕謝長廷的兩岸觀,仍受對岸與民進黨內的質疑。  陸聆聽不代表接受  首先,就謝「自信」對自己的評價來說,7月2日謝長廷從香港回來,就強調這是一次成功、圓滿的論壇,協辦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所長余克禮,也公開肯定論壇成功,有突破的創新。他說這是替台灣人民解決問題,也替民進黨爭取到一條路,至少謝是認為多提供了一個可能性。  不過,謝的「自信」表露出最高境界,應是他在7月8日接受鄭弘儀專訪時所說的一段話:謝長廷表示,去年10月第一次訪中時就已提出「憲法各表」主張,相關論述也早已出書。這次在香港舉辦研討會,大陸願意派出四大研究台灣的機構參與,這樣應該也能算是忍受他的論述,如果不忍受就不用來了。  綜上述而論,我們都相信「余克禮公開肯定論壇成功,認為有突破創新」的說法,同時也無法否定「大陸願意派出四大研究台灣機構參與」的事實。但是大陸智庫「忍受他的論述」,可否等同於「接受他的論述」,恐怕仍會有爭議。像余克禮就說,如果不想搞兩個中國,需要彼此承認對方國號、憲法有困難。因此,與其說,北京是同意謝的論述,還不如說是大陸願意坐下來聆聽謝的說法。而且,從聆聽到接受,起碼尚有一段漫長的過程需要走過。  與建黨理念相衝突  其次,這次民進黨內一些有代表性的人物也開始有正面的看法。特別是黨主席蘇貞昌的反應很關鍵,他說「長廷兄很早就有告訴他有這趟香港行,他認為應積極自信態度和中國交流,我們要對自己堅持的價值與立場有信心,相信中國也聽到台灣不同的聲音」。另一位是蔡英文,根據謝的轉述,蔡認為「坐下來談是件好事」。  就蘇蔡二人目前是民進黨內最具2016指標的實力派人士來說,對謝香港之行肯定,當然是正面看法。可是蘇蔡的說法,只是偏重在讚賞謝有「積極自信態度和中國交流」的做法,並不是在接受謝的「憲法各表」或「同文共源」的主張,更多還是停留在民進黨傳統的兩岸思維,那就是「要對自己堅持的價值與立場有信心,相信中國也聽到台灣不同的聲音」,其實這段話與謝真正在大陸表達的看法,還是有段差距。  說得白一點,謝與對岸交流,坐下來談,可以;但如果像謝這次論述,確定兩岸沒有二中或一中一台的可能,恐怕蘇蔡都不會接受。  最後,民進黨內也有不少質疑的聲音,像游錫堃對謝的「同文共源」論有強烈反彈,東華大學施正鋒也對謝的「命運共同體」是否等同快與中國統一,有批判的看法,這表示黨內仍難接受謝的突破論調。我們假設民進黨若都能接受謝的兩岸觀,那麼一種價值判斷的反省肯定會從民進黨內部升起:那就是該黨建黨以來的理念將置於何處?(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 蘇螳螂捕蟬 蔡黃雀在後?

     繼謝長廷舉辦紅綠對話論壇及二次登陸訪中後,蔡英文的小英教育基金會也邀請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教授就「人民幣國際化的緣起與發展」發表專題演講,而民進黨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兩個月召開一次的會議也在7月11日舉行,民進黨正在加緊腳步「補修」兩岸學分,而謝長廷、蘇貞昌與蔡英文3位黨內最具政治實力的政治領袖也勢必對中國政策與兩岸議題分別提出其主張與論述,試圖在黨內左右徘徊、莫衷一是的兩岸論戰政爭遊戲中取得引領群雄的政治主導權。  謝長廷衝在前  此從謝長廷主辦的香港論壇中「獨缺」英系與蘇系的人馬可以得知,不是蔡、蘇各有政治考量或顧忌而選擇與謝切割處理,便是謝系刻意排除蔡、蘇人馬參加。3人各有打算的競爭意味相當濃厚,讓人見識到他們都想由自己來主導黨內兩岸議題的政治策略與發展方向,不喜歡其他人插手其中或瓜分兩岸議題的政治資源。  令人費疑猜的是,蘇主席一改上次謝登陸訪中的政治論調,表示「黨內有不同的兩岸創新,不需要急著批評下定論,黨內意見領袖的意見,也希望黨內更多支持和包容。」林濁水前立委解讀這是蘇主席展現脫胎換骨的自信所致,但個人則寧願從政治角度去做解讀。  蘇貞昌等收割  蘇主席現在的身分是民進黨主席兼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召集人,到明年5月之前他還是黨內的領導人,中國政策的定位與發展也是由他完全主導,謝長廷任何兩岸問題上的成績與表現,只要蘇主席展現大肚包容的政治心胸與格局,謝的成果都會由蘇所收割,而謝如果講錯話或衝過頭,黨內自然有人會站出來對付,蘇也不會因此受到牽連與波及。  因此,蘇目前根本不需與謝弄僵關係,只等著逐步「收割」謝的政治成果便可,更何況中國事務委員會在年底前後便會整合共識提出新的對中政策與論述,這是蘇要連任黨主席相當重要的「政績」,也必須對外証明民進黨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與民、共對話僵局的可能解套,此時,蘇仍必須與謝保持可以合作的和平共處政治空間,當然更寧願站出來為謝做某種程度的背書。  蘇會有如此的政治轉變,關鍵在於上次謝登陸回來後還想爭取中國事務委員會的主導角色,而此次情形則已不同以往,蘇已穩做中國事務委員會召集人職位,其他委員會成員蘇也掌握大多數的友好互動關係,謝與蔡在該委員會的政治作用與牽制力量無形中已被弱化,當然,蘇從此已可將謝排除在政治對手之外,這才是蘇脫胎換骨展現自信為謝緩頰的政治道理吧!  因此,謝長廷兩岸路線路線的崛起,正如前陸委會副主委邱太三所言:「收割的是別人,不是自己!」螳螂捕蟬的蘇主席已經有積極的自信來收割謝長廷登陸的政治效益,現在就看蔡英文如何出招?如何扮演「黃雀在後」的正確角色?如何在與謝「若即若離」的政治關係當中找到可以在兩岸議題上對付蘇主席的可能策略與方法了。  (作者為專欄作家)

  • 謝長廷:我是台灣 國名叫中華民國

    謝長廷:我是台灣 國名叫中華民國

     我國網球選手謝淑薇的中國籍搭檔彭帥,日前公開表示「不能接受台灣是一個國家」。甫結束訪中行程的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見圖,王英豪攝)昨日表示,如果他在現場的話,就會說「我是台灣,國家的正式名稱叫中華民國」,因為唯有說兩個都合法,在國際場合上才不會有衝突。  謝長廷昨日接受廣播專訪時,對於彭帥一席「不接受台灣是國家」的說法表示,海峽兩岸的選手多一點合作、正面的消息,大家就不會這麼對立、猜忌。尤其,得到冠軍本來是很好的事,但是一轉到政治議題或是意識形態,就會把整個氣氛都破壞掉,這是很可惜的事。  主持人進一步追問,如果換作是謝本人在現場會如何回應?謝長廷說,他會強調「我是台灣,國家的正式名稱叫中華民國!」因為,如果說台灣是中華民國,對方就不會說「中華民國是中國的一部分」。  謝長廷解釋,在國際場合中,「一中各表」的說法會有衝突,所以應該說兩個都合法,只是分別治理、互不隸屬,依照憲法則有特殊關係。  但主持人進一步詢問,日前謝長廷前往香港舉辦論壇時,中國社科院台研所所長余克禮明確表示大陸沒領導人敢承認中華民國憲法;換言之,謝主張的「憲法各表」是否無法被中方「忍受」?  對此,謝長廷強調,去年十月他首次訪中時就已提出「憲法各表」主張,相關論述也早就集結出書;如今,他在香港舉辦研討會時,大陸也願意派出四大研究台灣的機構參與,「這樣應該也能算是忍受我的論述,如果不忍受,就不用來了嘛!」

  • 謝長廷兩岸牌的戰略價值

     標榜紅與綠對話的「兩岸關係發展與創新」香港論壇雖已落幕,但主辦的謝長廷則在台灣政壇與民進黨內旋起另一陣政治旋風,如何正視、面對兩岸的差異形成共識基礎成為顯學,民共關係的新政治曙光既衝擊國民黨兩岸話語權獨攬現狀,民進黨內也浮現了「謝長廷路線」的正反評價政治激戰,而中共當局藉此「揚謝抑蘇」的東風,點燃了民進黨內兩岸路線之爭的火苗,甚至有意無意地讓謝成為獨領兩岸新局風騷的開路先鋒,迫使蘇貞昌也不得不正面肯定謝的交流與對話價值。顯然,謝長廷與中共當局是這場民共交流戲碼的大贏家,謝長廷的「平衡共生」戰略價值已然浮現並逐漸發酵,而中共當局所塑造的政治對話氛圍也正對台灣主政的國民黨形成前所未有的壓力。  事實上,謝長廷另闢蹊徑登陸訪中與舉辦紅綠論壇的時間點,正是蘇貞昌兩岸保守路線正在萌芽,馬英九總統遲遲不願開啟兩岸政治對話,而中共當局正在尋找「戰略突破」的缺口之際,因此,謝長廷的「友中」對話之旅便無形中促成兩岸三角關係的變局,改變了原已失衡的國、民、共政治關係,同時也促成讓已經正在萌芽的民共敵對關係產生新的化學變化,民進黨內最敏感且最難加以突破的「兩岸問題」爭議終於聚焦形成路線之爭,雖未直接導致黨內兩岸路線之爭的正式攤牌,但也牽動了民進黨內9場「華山會議」舉辦的政治衝擊,最終也勢必對每兩個月召開一次的中國事務委員會產生議題聚焦的效果,其結果,蘇貞昌主席已無法再「冷處理」謝的兩岸主張與論述,也終必在明年1月之前提出新的「中國政策」。  這就是謝長廷「再戰江湖」的政治價值,他的訪中與紅綠對話交流行動,改變了兩岸關係發展脈動,顛覆了國共政治平衡關係,同時,也策動了民進黨兩岸政策轉型的發展契機,謝長廷無疑地已經成為2005年連戰登陸訪中後改變兩岸關係發展政治連動效應的「第一人」,其所將翻轉的兩岸關係新變局與「化異求同」的新政治曙光,將成為無遠弗屆的新兩岸關係新氣象。  總之,謝長廷的開創之旅不僅僅是民共交流的政治效應解讀,也不只是民進黨能否打開兩岸困局的重返執政問題,重點是,他的戰略價值是已經改變了國、民、共三角關係的政治失衡現象,也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起了新情勢的引領作用,兩岸政治對話僵局或許因此「柳暗花明」重燃生機。(作者為專欄作家)

  • 我見我思-昨非今是的綠要員

     民進黨前台南市長許添財日前到大陸訪問,講了不少饒具趣味的話;他說:「中國大陸這個市場已經不可避免、不能否認,台灣應該主動向大陸和世界更加開放,讓兩岸經濟朝更健康的方向發展。」許添財甚至還引用亞當史密斯的談話:「我已經預見這是個偉大的國家,但我說不出來為什麼。」  許添財對大陸的認識與瞭解,其實卑之無甚高論,只要走一趟上海北京,參訪當地的建設並順帶跟當地的智庫聊聊,都不難得出這樣的看法。外界要問的是,作為兩任台南市長、一邊一國連線重要成員的許添財,為何要到中國大陸時才願意提出這些意見?  事實上,不只許添財,多數的民進黨大員們在面對中國與面對支持者時,總有兩種不同的發言口徑。當年的前總統陳水扁就是箇中老手,阿扁一會兒要「四不一沒有」、「處理未來一中」,過沒幾個月,又冒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要推「正名制憲」,不只讓打交道的中共當局莫衷一是,就連支持者也錯亂不已。  謝長廷在訪中後,已成為民進黨兩岸務實派的代表性人物,但四年前參選總統時,謝長廷也曾痛批馬蕭主張的「兩岸共同市場」是「一中市場」,會讓台灣人「查埔找無工,查某找無尪,孩子要去黑龍江」。而當謝長廷拿著「憲法各表」試圖為民進黨兩岸議題找出路時,一向務實的蘇貞昌卻以黨主席的身分宣稱「這不是民進黨的主張」,就連兩岸理論根基深厚的新潮流都痛批謝是「拿一中換一餐」。  對於這些昨非今是,民進黨當然可以說,不同強度的兩岸談話其實只是因地因時制宜;或如蘇貞昌所言:「民進黨面對中國的態度與方法有改變,但信仰價值沒有改變。」然外界要問的是,這種「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的兩岸論述,民進黨欲打交道的中共當局看得懂嗎?更重要的是,支持者看得懂嗎? 而如果民進黨自認對中國問題「有信仰、有價值」,那這種翻來覆去的兩岸論述到底意欲為何?  長期以來,台灣意識一直是民進黨催動選票的利器,只要在選舉場上訴諸(台灣)民族尊嚴、兩岸對立,選票就源源不絕而來,我姑且稱之為「懶人動員法」。時至今日,國民黨早已不是外來政權,這種「懶人動員法」也愈來愈不管用,但這些民進黨大員們不僅繼續在藍綠鬥爭中虛擬「賣台」的敵人,連黨內爭權也以此辨識忠奸,實在是何等的不長進。  作為一個隨時可能執政的在野黨,民進黨如此不穩定的兩岸論述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下會期《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即將開審,民進黨對於鬆綁陸資來台、放寬陸生三不六限限制,以及兩岸互設辦事處的立場是什麼?對策何在?仍一概要以侵吞台灣的政治邏輯在看待陸資、陸生嗎?總統敗選時說好的兩岸政策轉型呢?屆時民進黨又要給社會大眾什麼印象?這些迫切的問題,難道不比罷免總統立委等等政治虛功更重要嗎?

  • 星期人物-謝長廷走透透 趁勢而起

    星期人物-謝長廷走透透 趁勢而起

     去年首開民進黨高層「訪中之旅」的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近來馬不停蹄的進行國內外走透透行程,除了巡迴各地校園與青年人對談外,連日來也走訪美國與當地人士座談,希望能綜觀全局,為民進黨尋求更開闊的視野。  曾被作家李敖誇讚是「民進黨最聰明的男人」(被李敖誇為「民進黨最聰明的女人」是陳文茜),謝長廷被黨內視為「智多星」,往往能在一片政治亂局中,迅速找出問題,並且研擬出戰略的大方向。  去年總統大選,蔡英文在「雙英之戰」中失利,民眾質疑民進黨處理兩岸問題的能力是其中重要關鍵。謝長廷一眼看出癥結,因此決定讓民進黨「從哪邊失敗就從哪邊站起」。  謝長廷認為,中國堀起後,會影響全世界,台灣壓力相對增大,分別和中美兩國增強關係,維持地區和平,應該是東亞大部分國家的共同做法和趨勢。  因此他對兩岸定位提出「憲法各表」,而且在處理國際事務上「面對差異,處理爭議」,也就是將過去民進黨一貫採取的「防堵」策略,轉守為攻,正面迎戰,謝長廷認為,民進黨要「開展才有希望,變革才能重返執政」,透過訪中、訪美等一連串的「開展之旅」,希望主導黨內正視兩岸和國際議題,進行變革。  謝長廷綜觀全局的眼光,和他曾擔任地方首長和閣揆有關,但與陳水扁及蘇貞昌不同的是,謝長廷曾留學日本,而且是道地的台北人去擔任高雄市長。  因此在市長任內就將許多過去在台北市才會有的活動和建設帶往高雄,包括爭取到2009年的世界運動會、國慶煙火、高雄燈會、前鎮河、捷運、城市光廊、愛河河岸公園等,讓高雄改頭換面,成為國際之都。  只是政壇往往「時勢造英雄」,而謝長廷卻經常敗於未能掌握「勢」的發展,以致在戰術的使用上失策。1998年陳水扁在台北市長選舉中失利,在綠營支持者的悲憤,和國民黨內貪腐疑雲的氣「勢」中一舉拿下2000年的總統。  2006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因為扁家親人涉案不斷被外界披露,綠營陷貪腐疑雲,謝長廷原本公開表示不會參選,不久改變主意接受徵召,參選台北市長落敗,隨即宣佈參選2008年總統,當時社會局勢已將貪腐標籤貼在民進黨身上,「情隨勢轉」讓謝長廷就如從山上被推落的石頭,順勢跌落。  具有國際觀、掌控本土人脈、又擁有中央和地方的執政經歷及能力,謝長廷所擁有的條件,讓他的戰略眼光在黨內少有人及,只是能否掌握「形勢」,擬訂出正確的戰術,甚至進一步「造勢」,將決定謝長廷未來的歷史定位。

  • 民進黨鄧小平? 謝長廷:只有個子比較像

     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訪問中國在政壇引起熱烈迴響(見圖,中央社攝),昨天他應邀前往台大國發所演講,暢談以「憲法各表」促成民共交流的精神,吸引不少就讀該所的藍綠政界人士到場。彰化縣長卓伯源會後更以「民進黨鄧小平」,形容謝長廷引領改革,卻遭同志誤會批判的無奈。面對這項「推崇」,謝長廷僅說,「我大概只有個子比較像鄧小平」,輕描淡寫地化解尷尬。  監察院長王建煊昨天則公開讚揚謝長廷甘冒著民進黨內反彈,也要步上尋根旅途,在廈門東山島謝氏宗祠祭祖時,甚至感動落淚,令他相當欣賞。王建煊表示,政治人物常被迫說些言不及義的話,但謝長廷這次在中國卻如實說出了內心感受,整體而言他認為謝長廷的訪中行「做得很好」。  對於訪中引發黨內正反兩極意見,謝長廷坦言,民進黨內部有「交流派」和「關門派」,他個人主張民共要交流,因為對大陸而言,台灣可能政黨輪替,如果大陸只和國民黨交流,只要民進黨上台,兩岸就會重回不安的氣氛。  謝長廷指出,中共認為兩岸交流應以「九二共識」做為前提,但他主張「憲法各表」,因為九二共識下的「一中各表」未來沒有發展性,只能一直擱置爭議;「憲法各表」則是承認歷史現實上兩部憲法存在,可讓後人靠著智慧發展出可長可久的架構。  坐在台下聽講的前新竹縣議長張碧琴表示,謝長廷的論述連她這個「藍軍」都相當欣賞,但她質疑謝如何解決黨內阻礙?謝長廷聽了先笑說,「如果我們同黨,我一定不會孤單。」隨後表示,他願持續與不同意見的黨內人士及獨派溝通,但「想吵架的只能留在原地,但我們還是要向前走。」  卓伯源聽完演講後表示,謝長廷從政一路波折,令他聯想起推動改革開放有成,一生卻不斷遭受批判、鬥爭的鄧小平。謝長廷聽完卓伯源的比喻,隨即表示,「我只有個子比較像鄧小平」,化解尷尬。

  • 謝不接受九二共識 承認九二會議

     前行政院長謝長廷昨日表示,他不接受九二共識,但承認九二會議,但九二會議的精神為何,應該講清楚;民進黨應對九二共識提出說法。至於他與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上周談到民進黨將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一事,謝長廷說兩人對主委人選尚未有具體結論。  外傳謝長廷、前主席游錫堃日前在常會舌戰「一中」議題。謝長廷說,有不同意見,但氣氛很好,大家都很有風度。謝長廷說,不同意游錫堃定義的一中各表,認為「還不如講憲法各表」。  謝長廷說,「憲法就是中華民國架構」,只有一個中華民國,九二年會談也講得很清楚,精神就是「我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是中華民國」。  他說,中共十八大把「九二共識」放進正式文件,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但立場為何?對中華民國憲法的看法為何?憲法是不是一中架構?謝長廷說,他日前訪中時曾公開表態「不接受九二共識」,但承認九二會議,那麼九二年會議精神是什麼?應該講清楚,民進黨應對九二共識提出說法,讓全國黨員能一致為政策辯護。

  • 我見我思-反求諸己才是領導人

     馬英九日前大大地稱讚謝長廷的大陸行,他說,謝曾主張過「憲法一中」,與現在說的「憲法各表」加起來,不就是「一中各表」嗎?此概念與國民黨的想法一致。聽完馬英九對謝長廷大陸行的詮釋,一位謝系立委對我私下搖頭苦笑說:馬英九不說還好,一說完立刻成了謝長廷「通匪的罪證」,「長仔這下被吊起來了」。  馬英九的這番話應該不是故意要「陷害」謝長廷,而是一種基於理念「被靠攏」,「吾道不孤」的自我感覺良好,急著分享給藍營情緒低迷的支持者。不過,這樣的分享是基於一種優勝者的高度,這固然讓支持九二共識的藍營支持者獲得短暫的勝利快感,卻讓謝長廷這種勇於挑戰自我意識型態框架的先行者,遭黨內擴大圍剿,陷入更為孤絕的困境。  長期以來,藍綠兩陣營習慣以兩岸問題互相攻訐,或自證自己政治主張的優越性,一邊指控對方「賣台」,另一邊則批評對方「反中」;藍綠雙方不僅不願意在兩岸議題上承認彼此有共通點,還不斷擴大彼此的矛盾與分歧,希望用以動員選民,攫取政治利益。也因為斤斤計較於短期的選舉利益,選民的理性被消融、情緒被激化,遑論凝聚屬於台灣的國民意識。  事實上,不管藍營「九二共識」裡的正面表述憲法,或綠營《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被動接受憲法,中華民國憲法都是朝野兩黨兩岸論述裡共同的交集,當然有機會成為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一起行動的政治基礎。至於硬要從九二共識裡談到「一中原則」,或從台灣前途決議文裡延伸出「台灣自決獨立」,從中區辨敵我、尋找語言陷阱,那正是計較短期選舉利害的政客之所為。  儘管不少人就謝長廷的權力位置或昔日言行來質疑謝長廷訪中行的政治動機,但不以人廢言,謝的訪中行,透過肯定對手的兩岸主張,企圖拉近朝野兩黨在兩岸問題上的鴻溝,展現了朝野政治人物不同的格局與思考,這正是在台灣內部淬鍊藍綠共識的關鍵途徑。  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馬英九願意坦承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是凝聚台灣共識的重要文件,他的「不統、不獨、不武」主張更脫胎於此;又或者,蔡英文或蘇貞昌願意肯定國民黨的《九二共識》穩定了兩岸交流基礎,也守住了中華民國的主權。那台灣內部還會有跨不過的藍綠鴻溝嗎?兩岸問題豈還會是台灣分裂的根源?  改革不是請客吃飯,一個夠格的領導人必須能在浪頭上承受海浪無情的拍打,還願意堅持理念、反求諸己。台灣從不缺見招拆招、耍嘴皮式的政客,但絕對更需要一個願意回過頭、彎下腰,帶領支持者尋找藍綠公約數的領袖。

  • 短 評-蘇謝合是必要選擇

     中共十八大今日登場,胡溫體制謝幕,可望展開十年的習近平時代,習近平在大陸福建、浙江主政多年的經驗,被視為是「知台派」;相對的,台灣的朝野政黨,對習近平有沒有同樣程度的了解,可能要打個問號。  在兩岸之間,從了解到加強互動,這對民進黨尤其重要,畢竟,民進黨二○一二年未能拿下總統大位,兩岸因素正是關鍵,大選後,民進黨內曾經短暫的出現反省聲浪,但是近來卻又急速倒退;民進黨大老謝長廷之前訪問大陸,本來可成為民進黨兩岸政策調整的契機,但是,不只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冷處理,日前更有深綠大老辱罵謝長廷。  事實上,謝長廷訪中前,南部地下電台就痛批謝是吳三桂,現在黨中央又刻意和謝長廷畫清界線,未來綠營內只要有意和對岸進行互動交流者,都可能被說成是吳三桂,難道,民進黨以為,可以假裝中國不存在,也不必面對兩岸問題,就有可能得到人民的信任,重返執政嗎?  其實,蘇貞昌旗下的民進黨,未必想要永遠死抱著基本教義派,不然,昨日就不會出現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同時也是知名經濟學家的吳敬璉,訪問民進黨中央的景象,民進黨顯然也樂意讓外界知道,他們是可以和對岸打交道的。  但交流只是第一步,如何建立互動模式,才是民進黨與對岸發展穩定關係的關鍵,蘇貞昌如果有意在黨主席任內完成這個歷史性任務,蘇謝合可能是必要的選擇。

  • 舌戰大陸行 獨派罵奴才 謝辦嗆犬儒

    舌戰大陸行 獨派罵奴才 謝辦嗆犬儒

     前行政院長謝長廷日前結束登陸行,且不排除明年初再度造訪對岸,已引起綠營內部反彈。獨派色彩濃厚的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昨天抨擊,謝以出席調酒大賽名義訪中,「已經跪了一半」,不僅沒有「不卑不亢」,「反而是像奴才,很丟臉!」  對此,謝長廷辦公室回應,民進黨應讓人民相信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謝未違背建黨初衷;且支持者期待民進黨重返執政,別讓支持者再次哭泣。謝辦更回批陳師孟在民進黨最艱困時退黨,如今沒有資格說出傷害支持者的話,「現在民進黨需要的是會做事、肯做事的人,而不是扯後腿的犬儒!」  獨派社團「綠色逗陣」昨天下午舉辦「台灣如何面對中國?」座談會,邀請陳師孟、中國大陸作家袁紅冰、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吳釗燮等人對談。袁紅冰在會中形容,本來國民黨與共產黨「打得熱絡」,謝長廷卻非要民進黨「湊進去做個小三」,他更批謝「正把民進黨引進一條政治自殺的道路」。  陳師孟更指出,中國不會因民進黨面對、訪問中國,到中國見到低階官員,就給民進黨好臉色或有不同主張。他說,現在大家都說中國在改變,台灣必須瞭解中國;但他認為,中國對台灣的野心沒變,「中國其他地方改變,干台灣屁事?」  陳師孟強調,謝的訪中行不只規格不對,「憲法各表」的主張,更是害了台灣。他指出,「憲法一中」、「憲法共識」只是陪國共玩的文字遊戲,民進黨應堅持「一邊一國、公投立憲」。  謝辦主任林耀文昨表示,陳師孟曾拋棄民進黨支持者,既然選擇當「叛徒」,不應繼續炮口向內。

  • 短 評-兩岸導盲

     謝長廷成功完成中國大陸的「調酒行」之後,又計畫明年藉捐贈導盲犬活動再度訪中,不過,就兩岸路線來說,民進黨似乎更需要「導盲」。  對照於謝長廷在兩岸思維上不斷有新動作,從而開拓出新的互動空間與模式,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及中央高層一直顯得「很淡定」,對兩岸路線的處理總是說「不急」。外界實在看不出,如果此事不急,那麼民進黨還有什麼事需要急。如此不動如山,與其說是心中自有一套理念,不如說是抗拒面對新局勢,不願自我改變。  這是民進黨的一大盲點,彷彿自己蒙住了眼睛,不願去看見現實。真正的現實是,無論如何,兩岸已經存在著密切的互動關係,而且未來還會繼續發展。因此,民眾會要求執政團隊有能力與中國大陸周旋,並且處理兩岸關係中的各項事務,維護及增進台灣方面的權益。這是台灣國家利益的重大一環,如果沒有這方面的能力,就不可能取得執政權。  人可以眼盲心不盲,但如眼不盲而心盲,那麼恐怕連導盲犬也幫不上忙。民進黨真正面對的挑戰,與其說是兩岸關係,不如說是自己在一個新時代裡的存在意義。民進黨一直把中華民國當敵人,但台獨又是大選的票房毒藥,以致於既不願接受中華民國,又不敢主張台獨,結果除了反共外,民進黨就沒有其他具體的兩岸政策。  民進黨似乎看不見自己的盲點,不過,民眾可是看得很清楚。

  • 兩岸放送頭-王郁琦:謝長廷訪中展現遠見

     謝長廷日前以私人身分訪中,引起國內熱烈迴響,就連陸委會主委王郁琦也主動向謝請益。王郁琦昨天證實,兩人前天下午曾對談一小時,他對謝長廷訪中展現的遠見與勇氣表達高度肯定,並強調陸委會對謝長廷提出的意見相當重視。  王郁琦表示,自己昨天下午主動前往謝長廷辦公室,請教謝日前訪問中國大陸的狀況,兩人會談一個小時,氣氛相當不錯。

  • 蘇貞昌:憲法各表非黨內立場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昨天在澎湖接受電台專訪時表示,前行政院長謝長廷提出「憲法各表」,只是謝長廷的個人主張,不是民進黨的主張與立場,也沒有與謝長廷過去提出的有所不同。他還說,「民進黨面對中國的態度有改變、方法有改變,但是信仰沒有改變、價值也沒有改變。」  蘇貞昌認為,謝長廷訪問中國大陸,也是積極自信的一種表現。  供平台討論勿攻擊  「憲法各表」引發民進黨內不同意見,蘇貞昌說,身為黨主席提供平台空間討論,黨內各種意見可以彼此檢驗說服,但不必互相攻擊。  蘇貞昌表示,中國就在台灣的旁邊,與台灣關係密切、複雜,一定要好好的面對與處理,處理得好對兩岸都好,這不但是國際社會對台灣的期待,也是台灣應該做的。  蘇貞昌說,謝長廷訪中之前有報備,回來後,兩人還談了2個小時,一切都依照黨內規定。謝長廷訪中時見到部分中國官員,都是之後一個個加進去,不是事先規畫。  蘇舉動難宣洩民怨  對於蘇貞昌的說法,謝長廷幕僚林耀文表示,「憲法各表」可以討論,但黨要有方向,「民進黨的方向是什麼?」他說,現階段應有一個機制,讓黨內去討論。  林耀文說,「蘇主席上任就宣示要重返執政!但目前看來無法宣洩民怨,也無法在兩岸議題有任何突破或前瞻性的作為,試問要如何帶領民進黨重返執政?」

  • 經營兩岸 謝營自認沒蘇也「行」

     蘇貞昌與謝長廷,從互有合作默契演變成瀕臨破局,背後轉折關鍵有二。第一,謝接手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條件,在於蘇必須認同「憲法各表」,無奈迄今遲遲未獲承諾。第二,經過這趟訪中行,謝與對岸已有基本的互動默契,加上日前廈門大學台研院一篇「民共交流‧維新先行」的建議,同樣讓謝陣營認知自己可以放手前行。  親謝人士透露,蘇當選主席第一時間,就宣示「重返執政」是黨總體戰略目標。因此,謝幾經思考後,認為既然兩岸是黨的罩門,所以未來四年,他要站的位置,就是要在兩岸議題上有所作為,為「黨」達成目標。  「不是要蘇貞昌一定要接受憲法各表,但作為黨主席,怎能沒看法?」該人士說,假若蘇表明不接受憲法各表,謝當然會予以尊重。問題是,蘇在喊出積極面對中國後卻遲遲沒有具體作為,對於謝長廷的破冰之旅一路「冷」到底,謝系終於認為,虛耗無益於大局。  謝辦認為,訪中行已為民進黨搶下灘頭堡,雙方已有基本互信,未來即便沒有黨職,亦有互動平台與角色。既然與蘇貞昌想法互異,那就不要再互相耽誤了。

  • 我見我思-新潮流令人失望

     謝長廷訪中,民進黨內褒貶互見;除了台獨基本教義派的抨擊外,對謝的質疑主要來自新潮流的論述部隊。像新潮流的理論大師林濁水抨擊謝此行是「交出一中換一餐」;曾參與起草《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梁文傑甚至認為,謝長廷的憲法共識比國民黨九二共識更激進,因為這是從根本上承認「中國必將統一」。謝長廷到底有沒有守住「一中底線」?是民進黨內部對他訪中行最主要的詰問。  在民進黨內,談到「一中」是一件很傷感情的事;就別說「一個中國」了,其實無論在民進黨的公開或私下場合,都幾乎未聞中華民國的國號。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雖然承認了中華民國,但民進黨人多認為這只是個「過程」,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投來決定台灣前途,才是他們的「目的」。  民進黨認為,台灣如果自限於一中的框架上,將不利於台灣追求更獨立自主的國際地位。同樣傷感情的是,不管國際社會是支持、承認或認知一中,所謂的「一個中國」幾乎已是國際共識,國民黨更據此搭建國共平台,甚至換取過去兩次總統大選裡,中共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支持。  但弔詭的是,馬政府接受了「一中」,截至目前並無礙於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至少,它的邦交國比起○八年的民進黨政府不多也不少,這個政府甚至參與了更多的聯合國周邊組織。反而是中共的涉台研究單位越來越懷疑馬政府「面對一中」的誠意;就連馬英九最近的國慶談話裡,他們也字斟句酌,質疑馬談「九二共識」卻硬要加上「一中各表」;談「促進兩岸關係」,卻又補上「深化民主政治」,種種說法,是一種「沒禮貌」、「不尊重」、「迴避政治對話」的行為。  也因此,越來越多中共的涉台研究單位懷疑,馬英九不是「台獨」,而是「獨台」;當初民進黨憂慮國共之間的「九二共識」會傷了台灣主體性的情況並沒有發生,反而是馬英九透過宣示「一中」,擄獲了對岸政府的政治支持。這新的局勢,也是中南海為何會同意謝長廷訪中的政治線索之一,因為中共已意識到必須重新調整民、國、共三黨的戰略位置。  事實上,為了一中如何認知表述,國共兩黨都已經不知過招多少回了,如今卻還看到民進黨內為了「為何在祭祖時掉淚」、「為何不公開所有行程」、「憲法各表根本是一中各表」吵嚷不休,責難謝長廷,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二○○八年的民進黨立委初選,新潮流候選人被謝系人馬貼上「十一寇」標籤,不斷遭受基本教義派圍剿,也紛紛中箭落馬;因此我寧願相信,這次新潮流系對於謝長廷訪中的批駁,是在回報謝長廷這場「老鼠仔冤」。  無論是林濁水或梁文傑,都是新潮流、甚至民進黨內最頭角崢嶸的兩岸論述者,他們對謝長廷訪中的分析觀察,不該只停留在「各表哪一部憲法」、「有沒有踏進一中陷阱」的說文解字上。

  • 社論-民進黨必須回答台灣的幾個問題

     前言:前民進黨主席謝長廷日前訪問大陸,進行所謂的「開展之旅」,儘管只是破冰,且民進黨內有不同的聲音,但此行畢竟已讓民進黨正式走上兩岸擂台賽,不但對民進黨的兩岸政策走向形成衝擊,也為國、共長期經營的兩岸互動節奏,投下變數。本系列以此出發,探索謝長廷訪陸可能牽動的後續效應。  前行政院長謝長廷成功完成訪中破冰之旅,卻破不了民進黨內部更嚴密的冰層,甚至連日來遭到不少嘲諷與批判。此時,台灣社會不僅在觀察民進黨怎麼面對謝長廷,更藉此觀察民進黨怎麼處理兩岸關係,如果民進黨在面對兩岸問題時擺脫不了自己最大的核心障礙─害怕,因而保守裹足,將錯失轉型與躍進的歷史機遇;再次執政,也只是個夢。  謝長廷此行會見了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祕書長暨國務委員戴秉國、國台辦主任王毅、海協會會長陳雲林等官員,雖然雙方還是各說各話,但至少是面對面地說,也面對面地聽。這對民進黨而言,可說是與對岸溝通的一大突破─如果民進黨願意讓它成為突破的話。  謝長廷出發前,綠營和綠媒罵聲連連,但謝長廷全程不卑不亢,也沒有被拿來當統戰宣傳,之後民進黨高層態度轉為低調冷淡。黨主席蘇貞昌說兩岸接觸要「公開透明」,這是民進黨懷疑及指控別人賣台的制式思維。  這些年來兩岸關係變化極大,但民進黨的兩岸政策一直原地、原時打轉,偶爾有人想突破,例如曾經喊出「大膽西進」的許信良,但有不同想法的人,不是立即被罵回原來的框架,就是被逐出家門。歸根結柢,民進黨對中國是害怕的,而更深層的,是缺乏自信,認定台灣很弱小,無力對抗強大的中國,雙方一接觸台灣就會滅亡,所以必須盡可能拉開距離以自保。仇視、對抗、把對手妖魔化、動輒指控賣台,其實都是另一種形式的躲避。  但這不僅已經與現實和時代脫節,也不符合民意。中時最新民調發現,有四四%的人支持謝長廷的「開展之旅」,五一%期許蘇貞昌主席也能有趟大陸行,近五成認為民進黨與大陸的交流應更大膽開放些。這些意見,民進黨高層要聽得進去才好。但目前蘇貞昌似乎把二○一四大選前先打敗黨內所有對手作為最大考量,因此至今沒有看到他在兩岸路線上有突破的意願和膽識。  時代在變,世界在變,兩岸也在變。今天的台灣早已邁入民主法治,自有自己的力量;中國大陸也和過去有很大不同,經濟迅速崛起,已經成為全球重要市場。任何國家都必須積極爭取中國商機,包括台灣。而且人民交往愈來愈密切,通婚、經商、求學乃至影視娛樂,年輕世代所體驗的兩岸關係,已經和上一代的歷史經歷截然不同,他們也應該可以有不同於過去的未來。台灣必須正確判斷時勢走向,並且努力為自己創造有利的生存發展空間。  因此,民進黨必須回答台灣人民幾個最關切的問題:  一、中國大陸現在的政經軍及社會狀況如何,這個國家未來會如何發展?  二、如何在中國發展過程中,為台灣爭取最大利益?  三、如何降低兩岸爆發戰火的可能性?為人民打造更安全的兩岸環境?  四、如何善用資源與策略,為台灣爭取國際參與空間,強化主權國家地位?  五、兩岸人民的交流將為台灣社會與人口質地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如何妥善因應?  六、什麼樣的兩岸關係,對台灣的現在與未來最有利,如何以具體的策略逐步達成?  不要喊口號,也不要畫大餅,請民進黨告訴台灣民眾,它對台灣現實處境的評估、未來遠景的規畫以及實現目標的策略是什麼。台灣的處境的確艱難,兩岸之間也存在著矛盾衝突,但路是要往前走的,時代的發展浪潮不等人,總是往後退就不會有前途。一個國家的希望,絕對不在自我封閉躲避敵人,而是能夠克服恐懼憂慮,勇敢邁步追求夢想,並且以勇氣、格局與智謀化敵為友。這個,民進黨如果不能做到,就沒有資格接受台灣人民託付以集體命運。  謝長廷返台後說,台灣只會因為停止進步而崩潰,絕不會因為跟對岸接觸就滅亡。這段話的主詞如果換成民進黨,也非常符合現實。回頭看看「民主進步黨」這塊招牌,為台灣爭取到了「民主」之後,現在的民進黨,能無愧於「進步」兩字嗎?退縮如何進步、封閉又如何進步?

  • 憲法各表 蘇還是不評論

    憲法各表 蘇還是不評論

     謝長廷訪中時主張以「憲法各表」取代「九二共識」,做為兩岸對話基礎,引起黨內熱烈討論,唯獨黨魁蘇貞昌始終不願公開評論,一再「四兩撥千斤」。昨天面對「憲法各表」議題時,蘇貞昌依舊低調表示,各種不同意見都有討論價值,最重要的是形成共識,民進黨才有力量。  謝長廷日前在中國提出「憲法各表」,遭獨派人士斥為接受一中原則,且違背「正名制憲」的民進黨傳統價值。謝長廷前天雖主動反擊,批評制憲說根本是「以假亂真的假議題」。但黨內質疑聲浪依舊不斷。  前民進黨主席游錫堃昨天表示,民進黨黨綱、黨章、決議文等對於兩岸議題已有論述,若有不夠完備之處,可透過黨內行政程序處理;民進黨內重量級人物若有主張,應在黨內尋求共識後再提出,避免外界誤會民進黨內有不同意見或紛爭。  前副總統呂秀蓮則認為,現行的《中華民國憲法》,是國民政府遷台前制定,後經多次翻修,理應重新檢討,不要停留在文字遊戲。  呂秀蓮表示,與其討論「憲法各表」,還不如重視眼前的釣魚台問題。  對於兩派意見,蘇貞昌昨天依舊選擇中立,僅強調民進黨是開放的政黨,所有人從不同角度提出的不同看法,都很值得黨內一起討論,但最重要的是,「要好好討論,形成共識,大家一起走,民進黨才有力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