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謝駿毅的搜尋結果,共04

  • 世大運》全力爭牌!中華男女籃12名國手出列

    世大運》全力爭牌!中華男女籃12名國手出列

    身為台北世大運最受矚目的團隊項目之一,中華男、女籃12名正選國手名單13日出爐,比起中華男籃面臨強敵環伺的嚴苛處境,中華女籃明顯能在國人面前摘牌機會較大,不過無論如何,中華男、女籃都需要地主球迷盡量到場聲援。 \n \n中華世大運男籃隊將由美籍教練帕克領軍,國手名單包含陳盈駿、陳冠全、李愷諺、黃聰翰、蘇奕晉、范士恩、簡祐哲、黃泓瀚、林明毅、劉人豪、溫立煌與謝育政,其中5人擁有SBL資歷,陳盈駿則是即將挑戰中國CBA的旅美好手。 \n \n剛打完瓊斯盃女籃賽的中華世大運女籃隊,則是美籍教練華格納領軍,帶領包含林育庭、黃鈴娟、黃湘婷、王維琳、楊晴、陳薇安、陳晏宇、徐玉蓮、韓雅恩、羅蘋與朱育勤等人迎接世界各隊強敵的考驗。 \n \n至於台北世大運預賽分組情況,中華男籃將跟南韓、塞爾維亞、匈牙利、墨西哥、拉脫維亞同在A組,想在預賽突圍而出的難度不小;中華女籃則跟匈牙利、瑞典、智利分在A組,雖然晉級希望較高,卻須全力爭搶分組第1席位。 \n

  • 導演謝駿毅:提案沒任何偽造

    導演謝駿毅:提案沒任何偽造

     文化部日前公布105年第2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獲選名單,其中由宋芸樺、劉以豪主演的《帶我去月球》引發爭議,該片去年殺青前邀請媒體採訪時導演為謝駿毅,輔導金名單上的導演卻是王威翔,許多報導抨擊該片製作公司「好好電影工作室有限公司」取巧騙取輔導金。昨謝駿毅、王威翔和製作公司負責人皆到文化部說明,謝事後受訪表示會待文化部發聲明後再行發言,但談及這陣子的心情,他感嘆:「真的非常沮喪。」 \n 王威翔坦言參與企畫 \n 謝駿毅強調整分申請書沒有任何虛偽不實,「申請書上怎麼寫,實際上就是這樣。」卻被指控他因另一部片《狗媽媽》已申請到輔導金,但尚未結案、不符合申請輔導金資格,才會掛名王威翔。謝無奈表示在製作企畫書時,他和王威翔都是其中的一份子,「提案內容也沒有任何偽造。」他只想反問:「實際執行總是會和企畫書有出入吧,誰不是這樣呢?」 \n 王威翔昨接受電訪時則說,他確實參與該片企畫,當時也很希望能爭取擔任導演,「新導演聽到有拍片機會一定都會有興趣!」對於企畫案放上他的名字也毫無異議,「因為我們都是新導演,當時製作公司覺得和2個人合作比較『Safe』。」但最後,王因工作時程衝突而無法擔任現場導演。 \n 還有人指稱王威翔是該片側拍花絮的導演,王昨也澄清側拍導演是他所屬公司的同事,他只負責統籌,該傳言已傷害到真正拍攝花絮的導演。王除參與企畫,也在拍攝後期發揮專長,和謝駿毅討論如何用特效呈現劇情背景1997年的時代感,製作公司甚至仍屬意讓兩人掛名雙導演,但王因不想失去未來以自己作品成為「新導演」的機會而婉拒。 \n 侯孝賢羨慕國外制度 \n 謝駿毅昨和文化部說明之後心情仍低落,坦言為了《帶我去月球》已放棄申請到的《狗媽媽》輔導金。其實長片輔導金辦理要點向來受業界人士詬病,尤其第三點第一款中規定:「每一導演以執導一部輔導金長片為限;每一製片/監製以製作二部輔導金長片為限。」但每部片完成的時間長短不一,依此規定,有想法的導演多久才有資格申請一次輔導金? \n 昨在柏林影展以《日常對話》獲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獎的導演黃惠偵,出發柏林前聽聞此事時表示:「台灣輔導金制度已經被講了好幾年,如果是要扶植好的導演和好的作品,那限制數量就沒有很大意義。」她拍攝《日常對話》則因沒有設立公司而無申請資格。導演侯孝賢在旁也附和:「這也不是今天,已經好久就是這樣子了,所以我們以前都很羨慕別的國家!」盼此次爭議也能讓政府重新思考輔導金扶植國片的真正目的。

  • 虛偽導演?傳國片導演詐領輔導金

    虛偽導演?傳國片導演詐領輔導金

    國片《帶我去月球》由宋芸樺、劉以豪、姚愛甯合演,此片還申請到文化部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獲得800萬的補助金,日前卻傳出導演疑似詐領的爭議;導演明明是謝駿毅,但送交文書上的導演名卻是幫該片拍攝花絮的王威翔。可能是因去年7月,謝駿毅已用《狗媽媽》申請1200萬補助,但文化部規定每位導演以執導一部輔導金長片為限,可能因此掛名多拿輔助金800萬。 \n目前電影公司無人回應,是否違背申請輔助金有待釐清,但電影還沒上映就掛上虛偽導演名號,已經掀起爭議。

  • 小說、電影與夢-對面的女孩

     某日下午到女中分享《對面的女孩殺過來》的花絮和預告,原本以為的行程安排只是和同學們分享拍電影的甘苦談,沒想到到了現場 ,發現演講的主題是「生涯規劃」,主持老師要我從導演的角度與同學們分享關於生涯規劃這個大哉問,這真是令人措手不及,但面對台下超過兩百位高中女孩,那一雙雙清澈又對事物充滿好奇的大眼睛,我開始自以為是的焦慮著。 \n 交流過程其實滿順利的,花絮也滿合學生們的脾胃,笑聲不絕。座談時,被問到對剛升高中的她們有什麼建議時,我真心的要同學們把握當下揮霍青春,不管是聯誼、談戀愛或玩耍都要全力以赴,瞄到一旁的老師一臉尷尬,我趕緊補上一句當然讀書、社團活動也是要百分百投入的,又當被問到如何堅持夢想,如何去克服難關之時,我不假思索的說出:「我覺得人不一定要有所謂的夢想,應該是說,不一定要有別人所認同的夢想,如果夢想只是每天都能躺在地板上發呆幾個小時,也很好。」當然老師又勢必得要跳下來將話題導正了。 \n 其實了解老師希望藉由我的分享來讓學生們有個圭臬可以借鏡,期待我可以說出激勵人心的話語,從小我們就被教育著要和榜樣學習,所以課本裡才會有這麼多偉人小傳,蔣公看小魚逆流而上的故事依舊烙印在我的腦海裡,現在想想蠻可笑,但其實我挺愛這個小故事,不過話說回來,青春總是不會聽從大人的訓誨,總是要撞的遍體鱗傷才能成長,「保持樂觀的態度面對每件事」,我如是說,如果之中的某位女孩能懂,那就夠了。 \n 說到女孩,我想起高二那年那個穿著黃色制服的短髮女孩,我們總會約在她學校旁二樓的咖啡館,玩著桌上的星座球,喝著過甜的奶茶,說到奶茶,當年哪裡有半糖少冰,全都是黃金比例。我們藉著交流數學的名義,聊著天馬行空的想法,那時的我,應該還想著要當飛行員吧,生涯規劃四個字從不曾出現在我腦海。 \n 座談之後,我無法停止思考生涯規劃和夢想,對我而言這兩個詞是互斥的,怎麼說呢,以我自己為例子,夢想拍出第一部電影,於是我的人生也就朝著這個大夢想運轉著,以我對生涯規劃這個詞的理解來說,那不算生涯規劃,而是過關,為了實務經驗,我進入業界從助理做起,為了出國唸電影,我花時間考取會計師執照,只為獲得家人的經濟援助,這些都不在我夢想的泡泡裡,而是過程,毫無規劃可言,更不知道何時會抓到這個大夢想,也或許永遠無法碰觸到,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已經拋棄踐踏了無數的小夢想,而我渾然不知。 \n 千辛萬苦的抓住了這個大夢想,開心之餘,卻有些失落,回過頭來想想,其實最諷刺的是,我拍了個愛情電影關於對面的女孩,但我也因此失去了住在我心裡的那個女孩,和許多關於她的夢想。 \n 或許,當你汲汲營營的時候,可以緩一緩,找個空檔關心一下那些被你有意無意忽略的小夢想吧,我以後會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