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證人身分的搜尋結果,共128

  • 拒絕連千毅追求 辣模「子涵」捲入劉喬安賣淫案

    拒絕連千毅追求 辣模「子涵」捲入劉喬安賣淫案

    媒體今爆料,高雄市「直播主之亂」主角連千毅,曾被爆料追求過的「子涵」翁姓辣模,翁女剛滿18歲時,曾在「太陽花女王」劉喬安仲介下赴澳門賣淫。雖然翁女經紀人否認她賣淫,只是證人身分受訊,但法院判決書卻披露此事。

  • 工廠大火2警消殉職  中檢傳訊證人調查

    工廠大火2警消殉職 中檢傳訊證人調查

    台中市1家免洗餐具工廠大火2名搶救警消殞命,台中地檢署檢察官3日傳訊陳姓業者及救災警、消等相關人員調查。檢方表示,將進一步釐清火災發生原因及救災過程,已由警方鑑識中心緊急對現場2具遺體採生物跡證,並請家屬配合採樣DNA,正進行身分確認中。

  • 證人開庭氣喘發作 北檢緊急送醫

    證人開庭氣喘發作 北檢緊急送醫

    一名體格壯碩的女性證人30日上午在台北地檢署開庭時,突然氣喘發作,北檢立即通報台北市消防局119緊急前往北檢,將這名證人送醫救治。

  • 藝人辜莞允疑偷拍閨密  小鐘赴警局作證

    藝人辜莞允疑偷拍閨密  小鐘赴警局作證

    藝人小鐘4日上午到林口警分局,針對「鮪魚」徐瑋吟疑遭「NONO」辜莞允偷拍案,以證人身分製作筆錄,面對媒體詢問,小鐘低調不願多談,僅表示全案已進入司法程序,只是來當證人而已。 \n \n演藝圈內好閨密「鮪魚」徐瑋吟跟「NONO」辜莞允,因辜莞允疑似偷拍鮪魚裸照,並傳給男友欣賞,雙方撕破臉,鮪魚更堅持提告,林口分局偵查隊受理後,通知相關人到案說明案情,繼昨日鮪魚律師到林口分局製作筆錄後,藝人小鐘今早也以證人身分前往林口分局說明。 \n \n上午10時20分左右,小鐘抵達林口分局,以證人身分釐清案情,約1小時後離開,離開分局前面對記者提問,小鐘僅透露只是來當證人,因為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他不方便對外發表任何跟案情相關的意見,隨後在助理陪同下,迅速離去。

  • 包庇色情酒店 案情升高 直指警分局長層級高官也涉案

    包庇色情酒店 案情升高 直指警分局長層級高官也涉案

    去年爆發的台北市警中山分局官警包庇色情業者弊案,台北地檢署偵辦後,案情直指警分局長層級。至於是哪一任警分局長或高階警官涉案,檢調正在調查中。 \n \n案情升高的關鍵在於,遭羈押禁見的中山分局警備隊巡佐莊琦良、中山二派出所巡佐黃榮賢,在台北地院開聲押庭時,都否認犯行,但檢調去年5月約談部分被告後,曾監聽到莊琦良向其他員警說:「沒關係,阿我要有一個防火牆阿,分局長跟我說防火牆,你聽的懂嗎?」,還說「到我這邊斷就好,我要攬下」等。中山警分局長是否也涉案,檢調正縝密蒐證中。 \n \n北院今(3)日下午三點開聲押庭時,莊琦良否認犯行,辯稱他並沒有收取任何賄款。黃榮賢也否認犯行,辯稱他當時僅為支援性質,不受所長重用,不可能受所長所託轉交賄款等。但法官根據相關證人的說法及事證,認定2人涉犯貪汙治罪條例的違背職務收賄罪,及刑法公務員包庇他人媒介性交以圖利罪,犯嫌重大。 \n另檢察官去年5月19日約談部分被告後,莊琦良曾被監聽到在去年6月9日以行動電話向中山分局周姓警員說「沒關係,阿我要有一個防火牆阿,分局長跟我說防火牆,你聽的懂嗎?」、「我解決就好,到我這邊斷就好,你聽懂嗎?」、「我攬,可以嗎?」等內容。足徵本案疑有其他犯嫌嫌疑人涉案,莊有杜絕檢察官持續追查本案犯罪事實全貌的意圖。 \n法官認為,本案為集團性、長期性的員警貪污案件,涉案員警人數、各次收受賄款時間與過程、犯罪所得流向等重要關鍵事實都屬未明,仍待檢察官持續偵查,相關證人及犯罪嫌疑人的陳述,影響本案偵查成敗甚鉅。 \n全案還有潛在警界共犯待追查,莊、黃2人所涉為最輕本刑10年以上重罪,日後若經判決有罪,刑責甚重,實難排除為卸免刑責或維護其他共犯,以其身分影響其他共犯或證人陳述的可能性。若2人與其他共犯或證人進行勾串,將使本案事實發現陷於晦暗的高度風險,有事實足認有勾串共犯、證人之虞,因此裁准羈押禁見。

  • 檢調約談台大遴委  律師呼籲:遵守程序正義

    檢調約談台大遴委 律師呼籲:遵守程序正義

    外傳檢調約談台大校長遴選委員,律師張宸浩表示,如果檢方是以證人身分約談,也應該給證人通知書,給予證人準備時間,因為實務上也有證人可能會轉被告,在程序上必須踐行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人權,如果檢調僅以電話邀約遴選委員恐有失嚴謹。

  • 北檢約談台大遴委 前大法官蘇永欽:非常荒謬!

    北檢約談台大遴委 前大法官蘇永欽:非常荒謬!

    \n台大校長遴選風暴,已從學術界、政治界颳進司法界!台大校長遴選委員近日陸續遭北檢約談,讓遴委們人心惶惶,前大法官蘇永欽痛批:非常荒謬! \n \n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後,北檢接獲檢舉,指管從2005年起於廈門大學等多所大學違法兼課,涉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4月曾傳喚5名台大人員查證,原本4月中旬要密訊管,但多方考量後「喊卡」,迄今未約談管。 \n \n不過北檢偵辦腳步未停,近日陸續有台大遴委員接到北檢約談電話,通知遴委以「證人」身分聊聊台大校長遴選一案。聯合報報導,前大法官蘇永欽被問及此事,連說「很荒謬」、「非常荒謬」,痛斥完全不符法治精神。 \n \n律師葉慶元則說,北檢約談台大遴委未寄書面公文,只用電話通知,是「便宜行事」,且證人不能帶律師、不知道為什麼被約談,感覺很恐怖。 \n \n葉慶元更舉馬英九特別費案為例,檢方「非常壞心」,先用證人身分傳喚馬英九,因為證人不能由律師陪同;葉指出證人遭檢調約談無法律保障,這是台灣刑事訴訟上的一個漏洞。 \n

  • 電話約談遴委惹議 北檢回應:保護隱私 證人說感謝

    電話約談遴委惹議 北檢回應:保護隱私 證人說感謝

    台北地檢署約談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委員,被批「比白色恐怖更白色恐怖!」,北檢發布聞稿澄清,指相關證人訊問自有其正當性及必要性,大多數證人對檢察官以此方式保護證人隱私均表感謝與支持,外界未明瞭事實亦未深究案情,實有妄斷之嫌。 \n \n北檢新聞稿全文如下: \n \n 有關本署偵辦國人告發台大校長候選人管中閔等涉嫌背信、偽造文書等相關案件。有媒體報導「比白色恐怖更白色恐怖!」、「太便宜行事,而且非常壞心」云云,標題聳動,本署澄清如次: \n \n 一、管中閔等涉嫌背信、偽造文書等案,迄今本署已分四件他案調查中,為瞭解相關人士是否涉嫌違法,相關證人之訊問自有其正當性及必要性。 \n \n 二、本署辦案一向嚴守刑事訴訟法「偵查不公開」規定,就本案一直持續向各主管機關調閱相關證據資料,進行資料比對及查證中。嗣因檢察官認有訊問台大遴選委員等相關證人之必要,為顧及上開證人隱私,亦有證人主動要求希望不要曝光,故由檢察官親自以電話與證人聯繫,時間、地點均徵得證人之同意,至臺北市信義路一段3號4樓本署第五辦公室進行偵訊,待證人依時到庭時,檢察官均會依法辦理相關程序,亦為本署偵辦案件保持偵查不公開之例行方法。本案承辦檢察官以上開方式傳喚證人,大多數證人對檢察官以此方式保護證人隱私均表感謝與支持,亦未聞有對檢察官此種方式持有異議者。 \n \n 三、刑事訴訟法第27條第1項僅規定:「被告得隨時選任辯護人。」上述證人如僅係單純證人,不涉及犯罪嫌疑,依法作證本就不能由律師陪同。未來若修改法令,證人亦可由律師陪同,本署自樂觀其成。本案如相關證人同時涉有犯罪嫌疑之身分者,檢察官均依法有告知得選任律師。某律師竟斷言:「太便宜行事,而且非常壞心」云云,其未明瞭事實亦未深究案情,實有妄斷之嫌。 \n \n 四、檢察官偵辦社會矚目案件時,輒遇有以不正當手段利用媒體干擾偵查、妨害司法公正者。為避免激化國人的對立與誤解,本署呼籲讓檢察官辦案能不受干擾,回歸「證據」,切勿渲染事實、混淆焦點。

  • 聲請返還扣押物遭拒 王炳忠:院檢鬼遮眼!

    聲請返還扣押物遭拒 王炳忠:院檢鬼遮眼!

    (11:10更新)新黨發言人王炳忠12日赴台北地檢署,領取「證人旅費及日費」,王稱返還扣押物及聲請證人費寫在同一張狀,去年年底已遞交北檢,北院卻裁定他們未向北檢聲請返還,拒絕返還扣押物,王炳忠批院檢,「讓人感到鬼遮眼、活見鬼!」 \n \n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人自去年12月19日被依證人身分搜索傳喚到案後,時隔近1個月才收到台北地檢署核發證人旅費的通知,王炳忠等人12日到北檢領取,表示將把證人旅費530元捐作公益,王炳忠同時質疑,當初被扣押的手機等證物,經他聲請發還,卻形成院、檢互推的荒謬情況。 \n \n王炳忠同時為當天同被搜索的林明正抱不平,他說,當天同樣也是證人的新黨文宣會副主委林明正,因為表示精神不濟想改天再到案作證,竟被以拘票強行拘提,如今更因此無法領到證人費。「其實當天我們不都是被強押的嗎?」王炳忠呼籲,北檢不要那麼小氣,也應該發給林明正證人費。 \n \n王炳忠表示,雖然北檢發出的證人費領取通知書,發文日期是1月5日,但自己家人是11日下午,其他證人最快收到的也是1月10日晚間。收到通知書後,發現最後一天領取日就是1月12日,還須「本人在上班時間領取」。王炳忠感嘆的說,這筆1219當天北檢就應發給的法定證人費,竟需要證人經律師提醒後主動聲請才有,領取還限制這麼這麼短時間內就逾期,真是造成一般上班時間須要工作的民眾莫大困擾。相比1219當天要我們作證,就可凌晨六點上門「抓人」,這種對待證人的粗暴態度,社會自有公評。 \n \n王炳忠說,自己從一開始就強調,不是計較幾百元的費用,而是堅持「證人費」是法律規定,北檢當天就應該給,這代表我們的身分都是證人,既非犯罪嫌疑人,更不是被告,自己和家人會將此案獲得的證人費,捐助父親王進步主持的「玉旨代天堂」長年關心的家鄉台南孤兒院童,盼能寒冬送暖,略盡綿力。 \n \n此外,1219同時被扣押的手機、平板、筆電等證物,王炳忠說,聲請返還扣押物和聲請證人費是同時具狀,但始終沒有下文,於是再向台北地院聲請返還,不過,北地方法院的裁定書,和北檢的證人費通知書是一起寄來的。北院裁定書的內容,主要是駁回1219被搜索的當事人要求撤銷扣押的聲請,但當中的最主要理由,卻再度讓人感到鬼遮眼、活見鬼。因為在去年12月29日,他就已向北檢遞狀,聲請證人費及返還扣押物都寫在同一份狀上,上頭還蓋有北檢收發章,北院卻指他沒有聲請,到底是北院推責任,還是北檢在說謊?應該要說清楚、講明白。 \n

  • 王炳忠怒向北檢討證人費 「欠錢不要欠過年」

    王炳忠怒向北檢討證人費 「欠錢不要欠過年」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於去年12月19日清晨6時左右,突遭調查局人員登門搜索,並以證人身分傳訊。王炳忠於12月31日在臉書向北檢請求支付證人費,並說「希望北檢不要欠錢欠過年」。 \n \n文章指出,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75條明文規定,「證人得請求日費及旅費」。他們從清晨六點被折騰到半夜十二點,如此「配合」作證,連日費也都沒準備嗎? \n \n王炳忠強調,不是計較這500元,而是要一個是非公道!他們的身分通通都是證人,卻被以罪犯的方式對待,500元證人費代表的就是一個公道!

  • 證人人權必須保護

     證人權益不如被告的荒謬,在王炳忠等新黨幹部遭檢調搜索、拘提一案暴露無遺,證人遇到搜索理應請律師在場,法務部25日在立法院強辭奪理,實令人啼笑皆非。 \n 25日有立委在立法院法制及司法委員會提出修法意見,要求證人被搜索時可以有律師在場。法務部卻以已有《證人保護法》,對證人的保護非常充分為由,認為沒必要修法。 \n 但《證人保護法》對抗的不是來自法院、檢調警的可能侵害,而是對抗來自被檢肅流氓、刑案被告的可能侵害,用各種法定的保護方式,讓證人勇於出面作證。 \n 檢調搜索證人王炳忠案產生的疑慮則是,檢調單位刻意隱藏自己的偵查意圖,假藉搜索證人的名義,行搜索被告犯罪事證的事實,可能嚴重侵害人民權利。 \n 眾所周知,刑案當事人的被告與證人身分,經常在檢察官的一念之間。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當庭轉為被告身分,每天都在檢察機關發生。問題就在於,依法被告可以請律師在場主張權益,證人卻不能。 \n 搜索是尋找查扣犯罪事證的強制手段之一。法院及檢察機關對人民的身體、住宅等搜索,不論是把人民視為證人或被告,都可能從搜索中取得不利及對抗人民的事證,有潛在侵害人民權益、令人民陷於不利境地的可能。 \n 從人身自由保護的觀點,人民面對可能不利於己的搜索,自當擁有聘請律師到場諮商及保護的權利。除非,檢調自證人處搜得的事證只能對抗第三人,不能在法庭上對抗被搜索的證人。

  • 搜索後已過7日 王炳忠至今不敢一個人……

    搜索後已過7日 王炳忠至今不敢一個人……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19日遭檢調搜索、約談、偵訊,迄今已過七日。王炳忠透露,直至昨夜,他仍然不敢一個人睡覺。 \n \n王炳忠說,七天一晃眼就過去了,但當天的每分每秒,連續十八小時的疲勞訊問,依舊恍如昨日。全家人皆遭搜索、偵訊,十八小時的「證人」時光,其實就是被當「嫌犯」的對待。 \n \n王炳忠透露說,直至昨夜,他仍然不敢一個人睡覺。舉凡離開黨部、準備回家,都即刻與父親聯繫,請他陪著一起過夜。外界看他還算鎮定,開始恢復上各節目,但心中仍餘悸猶存,非外人所能體會。 \n \n王炳忠回憶起19日當天綠色恐怖事件的始末,他當日以證人身分到案,對調查局或檢察官複訊均如實陳述。不過,假若不是看過徐佳青的演講,教大家面臨搜索的自保之道,沒有那即時的直播,他可能人間蒸發十八小時,關在那神祕的「青溪」裡,昔日警總拷問政治犯的陰森山區裡。「我們很可能就這樣消失,又因『證人』身分不能行使緘默,然後再從我們的證詞中羅織罪名,上演『證人轉被告』的慣用劇本」。

  • 快評》證人人權必須保護

    快評》證人人權必須保護

    證人權益不如被告的荒謬,在王炳忠等新黨幹部遭檢調搜索、拘提一案暴露無遺,證人遇到搜索理應請律師在場,法務部25日在立法院強辭奪理,實令人啼笑皆非。 \n 25日有立委在立法院法制及司法委員會提出修法意見,要求證人被搜索時可以有律師在場。法務部卻以已有《證人保護法》,對證人的保護非常充分為由,認為沒必要修法。 \n 但《證人保護法》對抗的不是來自法院、檢調警的可能侵害,而是對抗來自被檢肅流氓、刑案被告的可能侵害,用各種法定的保護方式,讓證人勇於出面作證。 \n 檢調搜索證人王炳忠案產生的疑慮則是,檢調單位刻意隱藏自己的偵查意圖,假藉搜索證人的名義,行搜索被告犯罪事證的事實,可能嚴重侵害人民權利。 \n 眾所周知,刑案當事人的被告與證人身分,經常在檢察官的一念之間。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當庭轉為被告身分,每天都在檢察機關發生。問題就在於,依法被告可以請律師在場主張權益,證人卻不能。 \n 搜索是尋找查扣犯罪事證的強制手段之一。法院及檢察機關對人民的身體、住宅等搜索,不論是把人民視為證人或被告,都可能從搜索中取得不利及對抗人民的事證,有潛在侵害人民權益、令人民陷於不利境地的可能。 \n 從人身自由保護的觀點,人民面對可能不利於己的搜索,自當擁有聘請律師到場諮商及保護的權利。除非,檢調自證人處搜得的事證只能對抗第三人,不能在法庭上對抗被搜索的證人。 \n

  • 國民黨擬提案修法 證人受訊可請律師

     檢調19日搜索新黨青年軍王炳忠等人住處,引發現行法律對於證人相關保障不足議論。國民黨立委吳志揚昨召開記者會表示,他將提案修正《刑事訴訟法》,規定證人在偵查中受訊問過程,能委任律師在場協助,保障司法權益。 \n 吳志揚指出,現行的《刑事訴訟法》規定,被告與犯罪嫌疑人得隨時選任辯護,而辯護人能在檢察官、司法警察等訊問或詢問時陪同,並陳述法律意見。但是對於證人的部分,卻沒有相同的法律規定保障其權利。 \n 立委林為洲表示,這次王炳忠案,檢調單位就以此方式玩法弄法,做了最惡劣示範,既然現行法律有漏洞,就應該修法補足。 \n 吳志揚指出,在司法實務上,證人權利受損主要有4種樣態,最常見的就是,檢察官刻意以證人身分傳喚某人,排除律師在場,證人因害怕被以偽證起訴,將實情全盤托出後,卻反而被改列為共同被告,一併提起公訴。 \n 吳志揚表示,由於一般民眾沒受過完整法治教育,或是被告知應有權益,多半不知道《刑事訴訟法》中有拒絕證言權,通常因為緊張害怕,或受到威脅利誘,作出不利自己或構陷他人的證詞。因此,讓證人受傳喚訊問時有律師陪同,有其必要性。 \n 吳志揚並強調,相關法律漏洞在法界爭議許久,但日前召開的司改國是會議竟未討論;此次修法提案他已經研擬一段時間,「不是因為王炳忠事件才提出」,但適逢該案引發社會討論,這時候提案更能凸顯證人地位,需要被法律保護。 \n 另一方面,吳志揚修法版本也規定,檢察官訊問證人時,應比照訊問被告全程錄音。律師李永裕說,現行法律僅規定訊問被告時要全程錄音,此為過去立法疏漏。 \n 李永裕舉例,實務上曾發生司法警察或檢察官在訊問證人時說,「你現在不講,以後沒機會講」、「今天合作一點等等就可以回去,否則直接收押」等荒謬言語。為了防止檢調用不正的方法訊問證人,全程錄音是必要的。

  • 王炳忠被搜索無律師在場 台北律師公會呼籲修法

    王炳忠被搜索無律師在場 台北律師公會呼籲修法

    新黨王炳忠等人以證人身分遭檢調搜索,台北律師公會發表聲明,認為檢察官實務上「有意規避保障被告權利的規定而以證人身分進行傳喚」、「剝奪律師搜索在場權」等積弊,呼籲司法機關謹守正當法律程序,並應修正刑事訴訟法杜絕類似案件再次發生。 \n \n北律公會理事翁國彥律師表示,依北檢的說明,王炳忠等人尚未被檢方認定涉及犯罪,只是提供證據協助國家調查的第三,理應受到居住安寧與人身自由的保障,檢察官以拘提證人的方式強制搜索,恐有違反比例原則。 \n \n翁國彥指出,檢察官大動作對王炳忠等人搜索及拘提,程度上已接近對被告發動的強制處分,但王炳忠等人在地檢署等候訊問逾18小時,但因只具有證人身分,無法選任律師到場並保持緘默權,檢方這種規避法律保障人權的辦案手法,也侵害律師執業權利。 \n \n至於檢調此次拘提的做法,翁國彥表示,過去實務上不乏出現同時出示傳票及拘票的辦案方式,但刑事訴訟法第178條規定,證人只有在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時,始得予以拘提,法律上顯然應有適度的「合法傳喚」期間作為緩衝機制。 \n \n翁國彥強調,不能容許檢警調同時手持通知書、傳票及拘票,在證人拒絕配合命令時,立即出示「備用」的拘票、轉換進入強制拘提程序,這樣的拘提程序,是架空刑事訴訟法以「合法傳喚」作為拘提前提的要件,違反刑事訴訟法及正當法律程序,應立即停止此類辦案手法。 \n \n北律公會針對王炳忠案的爭議,特地發表聲明稿,期盼司法機關在偵辦包括國家安全事件在內的所有刑事案件時,應謹守正當法律程序,維護證人與被告的人身自由、居住安寧,及被告委任律師為其辯護之權利,以落實法治國家的基本精神。

  • 新聞透視-辦案走偏鋒 暴露5大瑕疵

    新聞透視-辦案走偏鋒 暴露5大瑕疵

     新黨青年軍王炳忠、侯漢廷等人,檢調列涉嫌違反《國家安全法》的證人,但卻一大清早、大動作地搜索當事人住處並約談,結果歷經18.5小時,全數被請回,不免遭譏是大炮打小鳥,尤其警調拘票傍身,把證人當「潛在性被告」,再次凸顯檢方辦案便宜行事,侵害人權,大搞白色恐怖。 \n 實務上,刑案剛開始被發覺時,可能僅有1名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但檢察官偵查過程中,掌握新的事證致發現新的涉嫌人時,常因證據還未齊備,但又有傳訊該涉嫌人的必要時,檢察官會用「關係人」或「證人」身分傳喚,並在訊問後與證據綜合判斷,決定用何種身分處分,這種模糊地帶的涉嫌人,就是「潛在性被告」。 \n 以前天檢調搜索新黨青年軍的行動來看,檢方最後未當庭逮捕、強制處分,顯示事前蒐證作業馬虎,在面對政黨及共諜這兩個極具政治敏感度的對象和案件,居然如此草率輕為,難怪連執政黨都看不下去,擔心會成為下個對象。 \n 由法理來看,檢調行動有5大瑕疵。首先,就已知情況,看不出有防止證據滅失、證人潛逃,必須「隨票到場」等急迫情形,不在24小時前送達傳票。其次,司法警察機關的約談通知書,並無強制力,檢察官必然知曉,自開傳喚通知書即可,為何多此一舉。 \n 第三,證人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檢察官或法官才能開拘票,即「傳不到才拘提」。王炳忠等人才第一次傳喚,到案時間未到,如何證明會無正當理由不到?得先備妥拘票。 \n 四、證人傳票24小時前送達,猶如24小時「猶豫期」,可自行決定要不要作證,豈有一早送達,2小時後就要到;且前往方式證人可決定,王卻被強制帶上公務車,權益受損。 \n 最後,依刑訴法,證人害怕自己證言會受刑事追訴處罰,可以拒絕證言,目的是要保障證人,不會因作證義務,被逼迫自證其罪。但若為證人,就不能請律師行使訴訟上防禦權和辯護權,維護自身權益。 \n 上述種種,檢調在出勤前就知可能面對的問題及當事人的阻擾,前天行動,最後雷大雨小,如此偵查模式,簡直走火入魔,也落人口實,衍生社會紛擾,為何如此?難道不該說清楚、講明白!

  • 我見我思-台北地院踹共

     震驚台灣政壇,國際媒體也報導的新黨4名青年幹部遭到搜索、拘提一案,引發各界關心。 \n 本來是對「證人」開出早上8點半的傳票,卻提早在早上6點多就由大批檢調人員拿著「拘票」去拘提「證人」,同時也大舉搜索「證人」。這麼大動作卻雷聲大雨點小,10幾個小時後,新黨4名青年幹部陸續被請回。 \n 首先,依《刑事訴訟法》,檢調人員對犯罪嫌疑人確實可以開出「拘票」,問題是這4位當事人都被列為「證人」身分。傳喚時間還沒到,檢調人員就在也可以算夜間的凌晨時分直接搜索、拘提「證人」,正當性在哪裡? \n 再者,在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司法被當成是民權的守護神,所以《刑事訴訟法》也規定如果代表行政權的檢調人員要搜索人民,必須由代表司法權的法官同意,而且不得夜間搜索。 \n 為什麼要搜索「證人」?理論上,法官同意檢調單位並且簽發搜索票,應該是看到了充分的證據以及理由。但是現在看起來,一般大眾恐怕難以理解這次為什麼要在廣義也算夜間的凌晨發動搜索?簽發搜索票的台北地方法院如果沒有適切的說明,只怕難免讓人懷疑司法還是不是民權的守護神。 \n 有人可能會說:偵查不公開,所以檢調與司法機構現階段不方便說太多。偵查不公開原本的用意是避免在權力及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之下,檢調人員妄談偵辦訊息會影響當事人名譽,畢竟還沒定罪之前,要嚴守無罪推定原則。在這個前提之下,民主國家,民意之上,包括檢調與法院等政府機構都有必要適切回應社會大眾的疑慮。 \n 舉例來說,檢調單位當然不應該詳細說明案情,但為什麼傳票時間還沒到就拘提,以及為什麼要在凌晨6點多去拘提「證人」,這個應有更足以服人的說明。 \n 同樣的,台北地方法院也不必詳細說明到底是因為什麼考量才簽發搜索票,是不是因為看到的資料足以證明必要性才同意,應該有基本的說明。 \n 200多年前的新聞記者報導政府事務,可能會惹上煽動叛亂罪,報導法院或國會內容則可能涉及藐視法庭或國會罪。英國早在1771年就廢除了禁止報導國會的禁令,後來民意抬頭,民主政府重視跟新聞媒體的溝通,再也不禁止報導政府或國會了。不過司法體系至今仍非常保守,不太主動對新聞媒體或社會大眾說分明,而台灣也習以為常。 \n 有罪或無罪,司法會做出決定。在過程中,仍有必要適度對社會大眾說明,避免疑慮,法院有必要安排發言人幫社會大眾解惑,避免誤解。在此同時,優秀的新聞記者也要主動釐清疑惑,展現新聞自由的真價值。(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 《新聞深喉嚨》王炳忠「證人」 從搜索被拘到請回 18.5hrs沒涉程序瑕疵?

    《新聞深喉嚨》王炳忠「證人」 從搜索被拘到請回 18.5hrs沒涉程序瑕疵?

    經過18個半小時的折騰 ,最終王炳忠、林明正、陳斯俊與侯漢廷,以及王炳忠父親等人通通「請回」。根據林明正、王炳忠等人透露,檢調這次大規模搜索問訊動作的目標,就是指向周泓旭案,甚至也一度借提了周泓旭來對質。但這恍若無事的結果卻很弔詭,若有「鐵證」,王炳忠等人怎會維持「證人」身分請回。而若無「鐵證」或至少相當程度涉案的可信事由,院檢調又怎敢這般敲鑼打鼓「大砲打小鳥」,傳、拘、搜「三位一體」五路出動?

  • 王炳忠案「證人」身分偵訊 白色正義聯盟到場聲援

    王炳忠案「證人」身分偵訊 白色正義聯盟到場聲援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4人今(19日)被帶回調查局國安站調查,白色正義聯盟在臉書中號召前往聲援,新店警分局不敢大意,出動逾50名警力到場維安,白色正義聯盟約10餘人到場高舉標語痛批,民進黨政府綠色恐怖來襲、台灣司法已死,綠色警總復辟。 \n \n律師張宸浩表示,王等人被帶回國安站調查,他第一時間趕到,卻因為王等人僅是依「證人」身分,被拘提到案協助調查,依據刑事訴訟法規定,僅有被告才有委任律師的權益,導致他無法進入陪偵,也不清楚他們何時會被轉成被告,只能繼續在現場等候。 \n \n張宸浩指出,證人的身分都是用通知、傳喚到場,有必要一大早到證人家中拘提,拘提的程序是否合法?試問檢調單位,是否有先進行傳喚不到場,才進行拘提的程序。請問有何相當理由,可以衝入「證人」家中搜索? \n \n新黨新媒體工作群召集人蘇恆表示,台灣是民主的社會,一大早檢調人員衝入年輕人家中,以證人身分傳喚,問題是他們所持的傳票、拘票都是未來時間,這根本就是綠色警總復辟,國安單位淪為民進黨打手,不要以為因此,新黨的聲音會消失,儘管只剩下一兵一卒,新黨仍會持續發聲。 \n \n白色正義聯盟召集人陳建華表示,不能因為政黨不同,就有不同待遇,中華民國法制如何就該如何?民進黨政府抓了新黨4位重要幹部,試問「台灣民政府」的立場,民進黨政府有認真處理過嗎?

  • 查獵雷艦案 雄檢傳熊光華作證

    查獵雷艦案 雄檢傳熊光華作證

    高雄地檢署偵辦獵雷艦案,12日上午10時30分以證人身分傳喚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熊光華,他約提早15分鐘報到,對於媒體訪問,僅說「謝謝」。庭訊約2小時結束,熊光華訊後請回,對於相關案情,他步出地檢署表示「已跟檢察官說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