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譚光磊的搜尋結果,共08

  • 張國立《炒飯狙擊手》 售出荷蘭版權

    張國立《炒飯狙擊手》 售出荷蘭版權

     每年十月,除了諾貝爾文學獎、布克獎等重要文學大獎揭曉之外,對許多出版業者而言最重要的大事就是德國法蘭克福書展。除了因為每年在台灣出版的新書之中,就有25%是源自外國的翻譯書,更往往是暢銷榜上的常勝軍之外,國際書展也是將台灣作品推向國際的絕佳場所。

  • 推手譚光磊:等第一槍 最難熬

    推手譚光磊:等第一槍 最難熬

     麥家的《解密》今年不僅以高規格推出英、美版,據悉也已賣出9種文字版權,而將其作品推向國際的幕後推手,則是台灣的版權經紀人譚光磊。譚光磊認為,麥家的作品顛覆了西方世界對傳統中國小說的想像,又具有類型熟悉度和新鮮感,是引起國際出版人關注的原因。 \n 麥家的《暗算》、《風聲》、《風語》等均曾在台出版,但據新經典文化總編輯葉美瑤指出,這種類型的小說,在台灣仍以翻譯作品的銷售更為亮眼些。 \n 譚光磊分析,間諜小說在西方有其悠久傳統,但麥家的諜戰路數又與勒卡雷、陸德倫或伊恩佛萊明都不同,對西方出版人而言,可說既有類型的熟悉度,又有獨特的新鮮感。目前《解密》已售出英、美、西、法、土耳其、以色列、捷克、波蘭、加泰隆尼亞9種文字版權,其中法國出版社「侯貝拉封」的編輯Maggie Doyle,更是首次買下中文小說版權。 \n 雖然《解密》今年在國際上大為風光,但譚光磊2009年和麥家簽約後,花了2年時間才賣出第一筆版權。他說:「對大部分西方出版社來說很陌生的亞洲文學,第一關永遠是最難攻克的。」除了書本身要好,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n 他舉2011年倫敦書展為例,有家以色列出版社想簽下版權,最後卻沒有提出報價;在這之前,還有一位英國編輯訪華後,立刻連繫表示非常感興趣,可惜後來因出了日本懸疑小說家東野圭吾的書銷售不佳,英國出版社高層也就不再允許出亞洲犯罪小說。 \n 譚光磊表示,推華人作品最需要克服的,就是「找到那個願意冒險、開第一槍的外國出版社。等待那個『第一槍』是最難熬的,因為真的沒有時間表。」目前麥家作品除了《解密》和《暗算》已有海外授權,接下來將會推《風聲》和《風語》。

  • 《巨流河》韓文版 明年推出

     齊邦媛2009年發表的自傳《巨流河》,在繁簡版、日文版之後,今年開春又傳出將推出韓文版。韓文版《巨流河》將由韓國出版文史類書籍最具知名度的「文學村」出版集團出版,這家出版社近年對於華文非小說類書展現高度興趣,去年亦簽下大陸公共知識份子許知遠的作品。 \n 不同於日文版是台灣文學館「中書外譯」的成果,韓文版權是由光磊國際版權公司經手,負責人譚光磊表示,韓文版從找到版權商到確定簽約出版只花了2周的時間就定案,速度之快讓他感到意外,這也意味韓國近年對中國議題的關注。 \n 譚光磊分析,《巨流河》雖多涉及兩岸以及日本,但因為也牽涉不少東北的描述,對韓國而言仍有一定的親近與熟悉。

  • 搜尋引擎對你做了什麼?

    搜尋引擎對你做了什麼?

     一頭栽進開心農場裡種菜。「我連最簡單的複製、貼上都是最近才學的。之前不太會打標點符號,所以看我臉書留言的人,還以為我在寫詩。」 \n 駱以軍第一次意識到電腦「背後有人」,是色情攔截器。老婆為孩子裝的網路小天使,就曾跳出警告:「你還未成年,不能點進XXX這個色情網站」。也正因一無所知,所以當聽到過濾器會讓每個人的Google搜尋結果不一樣時,他報以一連串「真的假的」,驚呼連連。 \n 駱以軍表示,過去除了抽菸,還沒被任何東西控制過,現在卻每天從晚上十點到半夜兩、三點天天掛網,好像不上臉書更新一下就感到「道德焦慮」。流連網路對創作是否有影響?他說:「大家看我新書叫《臉之書》,但那是手寫稿,我現在依然堅持紙筆創作。不過原本私人配額的三、四小時閱讀時間被剝奪,很想戒掉『臉書成癮症』,如果我對每日寫一千字小說也能有這種癮就好了。」 \n 他笑說,「三十幾歲時嚮往很多大小說,它們背後都有百科全書般世界知識的想像,但現在不必了。Facebook就是一部大小說,我們每天都被大量又雜又碎的訊息強暴。不過反臉書是偽善的,因為這種新型態的改變不可逆轉。」只是,他從沒想過深夜開心農場滿足了偷窺(偷菜)樂趣,背後竟還有更厲害的「老大哥」在盯著。 \n 譚光磊︰個人化搜尋引擎,精準度還不夠 \n 「我們這世代,是不可能回到手寫年代的。」身為六年級後段生,譚光磊是典型浸淫數位環境長大的孩子。從小在父母允許下玩國外原版電腦遊戲,為理解遊戲裡的英文單字勤查字典;國高中開始閱讀原文書,一股腦掉進奇幻世界;大一成為BBS站奇幻與電玩版版主,大四甚至寫起電腦遊戲劇本;因對書本的熱情,最後他做起了跨國的版權交易。 \n 生長在虛擬與真實交織的網路時代,譚光磊是能在其間隨意切換的人。近年能在山頭各據的版權市場鵲起,譚光磊憑藉的就是長年玩電腦操練出來的資訊收集能力。他說:「個人化的搜尋引擎,對專業性的資料查詢,精準度還是不夠的,常常翻了好幾頁,找不到有用的東西。有時給你的搜尋結果,內容還非常可笑。」為彌補不足,譚光磊還會運用系統選項,自訂更符合為他所用的個人化功能。 \n 對網路所提供的資訊搜尋、社交平台、網路購物等三大功能,他最享受網購的便利。習慣了24小時全台不分區快速送達,怎可能回到「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的古代呢?至於資訊查詢,他坦承曾有一段時間「資訊焦慮」,強迫自己訂閱多少電子報、每天固定閱讀國際新聞,深恐錯失某本好書、漏掉「必須知道」的訊息。後來他勸自己,錯過就錯過了,龐大的資訊量根本篩檢不完,未來好書還會一直來。 \n 至於網路交流,他常想「有誰在看這東西」?由於處理國際版權交易,擁有許多跨國交誼,他甚至考慮寫東西是否要中英對照?遇到匿名者的情緒性留言,他也困擾過是要認真回應或略過?後來他學著不要太看重網路互動。他說:「隱私與公開之間,我自己有一條清楚的線,跳進網路確實有龐大的資源值得善用,但跳出來,就無需再跟著起舞沉淪。自從工作後,我已經不玩遊戲了,焦躁的時候,頂多打開接龍來打發。」

  • 書 人物-譚光磊 改寫版權經紀這一行

    書 人物-譚光磊 改寫版權經紀這一行

     2011年11月,作家吳明益的最新長篇小說《複眼人》由英國重量級出版社Harvill Secker買下全球英語版權,幾個月內,又陸續售出美國及法國版權。這不僅是振奮台灣文壇的消息,也代表著台灣文學站上國際舞台這條遙遠的路,有了一個全新的起點。 \n 過去台灣小說出版海外譯本,大多是透過學術及政府管道,或者被動地等待國外出版社前來詢問。《複眼人》是台灣第一本透過版權交易管道,賣到英語世界主流出版社的小說,而促成這件事的幕後推手,就是32歲的年輕版權經紀人譚光磊。 \n 2004年,譚光磊放棄唸到一半的台大外文所碩士學位,投入版權經紀工作。4年後他成立「光磊國際版權經紀公司」,主要代理外文書版權,但他始終沒忘記踏入這一行的初衷:「我要把台灣文學賣到全世界!」 \n 《複眼人》賣出英、美版權後,他興奮地在部落格宣告:「身為一個在台灣長大的出版人,這是我做版權近8年來最驕傲的一刻。」談到過程的種種,他不禁眼神發亮、口沬橫飛,也正是這股不變的熱血,推動他一步步走到今天。 \n 過去幾年來,譚光磊已在台灣出版界名聲響亮。他總是提著一卡皮箱征戰各國書展,直接打入歐美出版圈,拼命累積人脈、無時差地掌握國際書市訊息。在一場又一場書展party中,西方出版人對這個華人臉孔印象深刻,也因此,他能為代理的每本書籍挖掘出豐富精彩的故事,贏得台灣編輯一面倒的信賴。 \n 目前譚光磊的版權業務涵蓋兩岸,經常往來於台北、上海兩地,一天裡幾乎能開機的時間都隨時與國際連線,連台灣的半夜時間也能回信給老外,讓外國出版人驚訝:「Gray(譚光磊英文名)都不睡覺的!」 \n 很快地,2009年後他交出第一筆漂亮的成績單:旅加華裔作家張翎的小說《金山》,售出了英、法、荷、義等10國版權。接下來,他又陸續將暢銷中國的文革愛情小說《山楂樹之戀》、作家遲子建的《額爾古納河右岸》、中國諜戰作家麥家的《解密》和《暗算》推向國際,目前手上還有香港才女作家鍾曉陽的《遺恨傳奇》。 \n 去年,譚光磊簽下台灣作家吳明益的長篇小說《複眼人》、甘耀明的短篇小說集《喪禮上的故事》,還準備簽下紀蔚然的《私家偵探》。《複眼人》率先成為他第一本售出版權的台灣小說。 \n 譚光磊笑說,他從學生時代就嗜讀外國小說,還曾是瘋狂的奇幻書迷,反而對華文文學不熟悉。因此這幾年,他拼命補課,而決定是否「出手」買下版權的關鍵,除了市場考量,他堅決表示:「一定要我喜歡。」他稱讚甘耀明把鄉土寫得好看;吳明益的《複眼人》則讓他眼睛一亮,「它談原住民、生態和台灣環境,但寫法特別,主題又是全世界共通,不會讓西方讀者感覺隔閡。」 \n 簽下《複眼人》後,譚光磊先是帶著它去參加4月的倫敦書展,然後一邊找人寫審讀報告,準備英、西、荷、德、波蘭文等樣稿,並親自寫了長達20頁的分章大綱,發送給熟識和不熟識的編輯、經紀人。「我不強調台灣背景,而是好好把小說故事說一遍,最後也是故事本身打動了外國編輯。」 \n 至於未來選書的方向,譚光磊自認非常隨性。他不迷信作家名氣,完全根據自己喜好,目前以小說為主,題材類型都不設限。「我不喜歡如莫言、余華那種中國味很重的小說,希望找到讓西方眼睛一亮的作品。不管是純文學、犯罪推理、輕小說都有興趣,我最近還在看司馬中原的小說呢。」 \n 而身為作者的吳明益,除了表達感謝,也謙虛表示:「此刻的我就是繼續專注寫作、教學,不會因此就自得,台灣有太多比我認真、豐富的作者,對我這個年紀與微薄的文學成績來說,是幸運的。」譚光磊的積極努力,與吳明益未曾鬆懈的自我砥礪,也是此刻台灣文壇最好的典範。

  • 貓耳朵寫周記-書展過了一半,你逛了沒?

     冬天的貓啊怎麼吃都餓,前幾天貓耳朵剛吞完一份鮮魚餐,翻了三頁書,肚子又咕嚕起來。喵的~貓就把書一丟,溜去夜市覓食啦。一路從通化街的蚵仔煎、米粉湯吃到檸檬愛玉,吃著吃著,突然飄來一股洋墨水味,貓嗅了嗅身旁這群人,咪啊,這不是版權經紀人譚光磊帶隊的歐美出版團嗎! \n 咚咚鏘,台北國際書展剛開鑼,今年首辦「國際版權交流研習營」,邀來了法、韓、以、荷、日、中等地的出版人和版權經紀人。譚光磊擔任最佳導遊,一路帶他們參訪出版社,當然也不放過夜市美食之旅。喵嗚嗚,看那個以色列來的朋友,大腸包小腸吃得可開心呢。 \n 接下來幾天,貓精神抖擻滾進了書展,今年的外國作家一片驚悚,從挪威的奈斯博、法國的西萊斯到芬蘭的萊道拉寧,全是謀殺重口味。尤其奈斯博更是熟女貓的菜,胸肌漂亮又長得性格……喵呃,貓說的是他筆下的冷硬派警探哈利啦。 \n 讓開讓開,橫掃美國奇幻界的山德森來了!現場有如奇幻盟主駕到一樣,書迷們一陣騷動,氣氛好嗨啊。還有童書館請來的日本童書大師五味太郎,本人真是率真可愛。 \n 逛著逛著,貓突然看到一座火車站出現眼前,差點以為我嗨暈了。原來是南方家園、一人、櫻桃園、逗點等8家獨立小出版社一起聯合的創意,把攤位蓋成了活生生的日式小車站。喵嗚~這才是台灣正港的活力和想像力,把那些財大氣粗、燈光刺眼的大攤位,整個比下去啦。 \n 但貓還來不及在車站裡多打滾幾圈,又要趕去聽座談了。這場的哈金大叔和張翎大娘都是二度來台,可魅力依舊啊。書展還有幾天,親愛的貓迷,若在展場看到貓,記得,要尖叫嘿。

  • 冒險幻想-一場穿梭古今的時光旅行

     作者克服諸多「先天障礙」,寫出一部融合幻想和歷史、愛情與冒險,兼具娛樂和文學性的傑作。 \n 小說共有3條主線,背景設定在威爾斯的《時光機》出版之後,而且「時間旅行」已然成真。透過穆雷時空旅行社的安排,旅客可搭乘火車,穿越時間缺口,來到西元2000年,目睹倖存的人類在薛克頓將軍的領導下,與凶殘機器的最終決戰。這是穆雷公司唯一能找到的未來時間點。 \n 第1條線敘述年輕的英國富家子弟安德魯愛上妓女瑪麗,她卻被開膛手傑克用極度凶殘的手法殺害。安德魯難忘佳人,決定自殺追隨所愛,結果表哥查理斯即時阻止他輕生,提議搭時光機回去改變歷史。第2條線描寫年輕女子克萊兒因為受不了19世紀的禮教束縛,決定搭上列車逃往未來,卻發現時間旅行背後的一場陰謀。第3條線則以威爾斯為主角,敘述他為了阻止未來的邪惡富翁,不但要保護自己的《隱形人》手稿,還要保護《卓九勒伯爵》作者布蘭姆.史托克和《碧廬冤孽》作者亨利‧詹姆斯。 \n 除了3條主線,小說中還有不少支線,例如威爾斯拜訪大名鼎鼎的「象人」(The Elephant Man)、非洲探險隊發現時間缺口、穆雷時空旅行社的設立、未來的威爾斯觀賞1960年上映的首部「時光機」電影、多次前往過去和未來的時間旅行,以及時空巡邏員追查時光客的行動等,構成一幅錯綜複雜、虛實難辨的「時間地圖」(El mapa del tiempo,也正是本書的西班牙文原名)。作者在書中展現了高超的文學技法,有深度卻不艱澀、劇情繁複卻不混亂,自始至終維持高度的懸疑和戲劇性。《時空旅行社》既是對科幻小說之父威爾斯的最高敬禮,也是一場精彩絕倫、穿梭古今的幻想之旅。 \n 本書可謂作者「寫其所愛」的一次反撲,他靠著先前累積的獎金,潛心創作兩年,交出這部精彩的長篇大作,一舉摘下2008年度塞維亞市雅典小說獎(Premio de Novela Atheneo de Sevilla)。 \n 2009年初,《時空旅行社》在西班牙上市3個月,銷售3萬餘冊,成績不惡。1年後的今天,《時空旅行社》總共賣出全球23國版權。本書的英文版要到2011年底才會問世,德文版也要等到今年9月,繁體中文版不僅領先所有亞洲國家,更是僅次於丹麥版、全球排名第二搶先出版的外語版本。能夠以幾乎零時差的速度讀到這本小說,確實是本地讀者之福。至於《時空旅行社》的故事究竟有多神奇?只要讀了就知道。 \n (摘自本書序文,作者為本書中文版權代理人)

  • 譚光磊 2008年TOP 1

    法蘭克福書展的「版權中心」是書展最繁忙的地方,但卻像個化外之地,裡面沒有任何光鮮的出版社招牌、新書看板、文學家身影或主題國活動,只有滿滿的簡單桌椅,宛如一間超大的臨時辦公室。 \n精力充沛的譚光磊就是在這裡,以每半小時為單位,約滿了60個約,與各國出版社經紀人、編輯、書探等人展開一場又一場會議。但他笑說:「除了正式坐下來開會,很多交易是在酒吧買飲料,聚在角落抽菸,或排隊上網時談成的。」 \n書展期間,美國「出版業」網站(PublishersMarketplace.com)統計去年逾8000件版權交易案件後公布,譚光磊主持的「灰鷹版權公司」獲非英語地區小說類國際版權的銷售冠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