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議事規的搜尋結果,共19

  • 金門總預算戰火 延燒台灣本島

    金門總預算戰火 延燒台灣本島

     金門縣110年度總預算遭刪凍近20億元造成府會對立,7名非議長派議員跨海赴台開闢第2戰場,聯名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監察院告發縣議會違反審查程序,引爆新一波的「內戰」,連天烽火從外島延燒到台灣本島,引起各方矚目。

  • 議事瑕疵大翻盤 國民黨議員批難看

    議事瑕疵大翻盤 國民黨議員批難看

     桃園市地政局明年提撥76億元平均地權基金列為歲入,5日一度遭藍營提案刪除,綠營議員未保留發言權確定遭刪無法救回,卻在會後以主席承認錯誤的「議事瑕疵」翻盤,讓部分藍營議員看不下去,痛批「難看」,民主殿堂淪為罔顧議事規則的一言堂。 \n 執行率竟不到一半 \n 國民黨議員舒翠玲和無黨籍議員牛煦庭5日質疑,地政局明年再度提撥平均地權基金76億元繳庫,但桃園土地所剩無幾,又連年舉債,「地賣掉永遠買不回」,加上今年也編76億元,執行率卻不到一半,要達標等於要在最後3個月賤價出售,賣地讓市府花大錢,舒動議全數刪除。 \n 主席林志強3度詢問有無意見後敲槌通過刪除,在場無人保留發言權,依議事規則將無法翻盤,等同全市近1387億的歲出也要刪除76億,施政恐受限,列席的財政局長歐美鐶當場傻眼。 \n 在場民進黨籍議員「後知後覺」,直到地政局審完預算、中場休息時在黨團商討對策,議員郭麗華強調有喊「反對」無奈被藍營蓋過,在審完消防局預算時提出會議詢問,要求保留發言權,一度引發熱議,祕書長孫惠生3度出面「釋疑」,最後主席林志強承認錯誤「沒聽到」,裁定為「議事瑕疵」,讓綠營議員保留發言權,刪除的76億可留待二三讀再討論。 \n 主席罔顧議事規則 \n 「太難看!」議員黃婉如質疑,明明可由提案人提出「復議」,或三讀後由市府在30天內以窒礙難行提出「覆議」,卻不循正當議事規則處理,開了先例等同大開民主倒車,府會協調後變成「一言堂」。議員黃敬平也痛批主席是民進黨籍,「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且翻盤當下議員人數不到決議時一半,提案人舒翠玲也先離席,程序瑕疵一堆,要求會議記錄白紙黑字留下紀錄,讓後人知悉議會蠻幹。

  • 內政部:10多個縣市議會未依規公開議事影音

    內政部:10多個縣市議會未依規公開議事影音

    內政部指出,依照地方立法機關組織準則第25條規定,地方議會除秘密會議外,應於會議前將議事日程公開於網站。但是,自今年元旦實施以來,仍有10多個縣市未依規定公開相關影音檔案。內政部呼籲各地方議會,落實議事透明化的工作。 \n內政部表示,目前南投縣議會和屏東縣議會,未將各委員會影音檔公開,另外,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高雄市、新竹縣、苗栗縣、彰化縣、嘉義縣、金門縣、基隆市等10議會,則未將程序委員會及紀律委員會影音檔公開。 \n內政部表示,已行文要求相關議會改善,以回應社會大眾對地方議會落實議事透明化的期待,展現接受公民監督的決心。地方立法機關組織準則是在2018年11月修正發布,已經提供一年多的緩衝期,且公開事項和期限對於地方議會來說屬於基本性規定,事前也多次和各地方議會確認執行上並無問題,已要求相關議會儘速落實委員會影音檔公開。

  • 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一群中國少年的民主實驗

    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一群中國少年的民主實驗

     作者/寇延丁出版社/衛城出版 \n 這是一場深具啟發的民主實驗,足以提供台灣社會對照、反省、深化民主素養的契機。2016年夏天,一群來自中國城市中產階級、擔任慈善志工的家長,帶著他們的孩子,總共十個少年,一同到貴州進行公益行動。同行的還有一位議事規則專家,以及寇延丁。 \n 旅程中,大人們事先說好了:教孩子們議事規則,讓他們開會自治,大人不加干涉。但這群生活在中國大城市,從來沒有接觸過民主社會議事規則、沒有自治觀念的孩子們,真的能夠用開會達成共識,經營團體生活,達成志工任務嗎?五天,一群中國少年,十個會議,當他們開始自治,將會走向獨裁,還是民主?

  • 脫序蹭新聞 張益生喊告余筱菁

    脫序蹭新聞 張益生喊告余筱菁

     新竹縣竹東選區綠黨縣議員余筱菁去年不了解議事規則,以「協尋啟事」點名同選區上官秋燕等3位藍營議員而遭法院判罰3萬元,昨又在立法院演出鬧劇。縣議員張益生指出,余在臉書斷章取義誤引他的發言,他也已委請律師對余提出誹謗告訴。藍營議員批她只是「想蹭熱度、打知名度!」 \n 去年5月余因不諳書面質詢議事規則,貼文炮打同選區的上官秋燕等3名議員,遭上官秋燕提訴。余雖在審結前當庭向上官致歉,仍遭法院依誹謗罪判3萬元罰金,藍營議員也對她的問政風格表示「不予置評」。 \n 余筱菁代表綠黨參選本屆第一選區立委,但登記後未見競選動作,反倒地方陳抗常見她的身影,昨在立法院開記者會,發生沒有證據質疑水神抗菌液當場被吐槽的鬧劇,藍營議員直呼「不意外」,批她只是「想蹭熱度、打知名度!」 \n 「我已委託律師要告余筱菁!」縣議員張益生說,本月24日議會召開程序委員會,在第一會議室討論焚化爐BOO案,因當時太陽很大,他把窗戶窗簾拉起來,余筱菁卻以防疫為由打開門,讓民眾闖入議場拉布條抗議。 \n 張益生強調,程序委員會只有議員和列席官員在場,一般民眾並不能列席旁聽,更何況強行闖入議場陳抗,余筱菁的脫序行為,已嚴重影響議事進行。 \n 張益生說,他和余筱菁在會場發生言語衝突後,余一直打斷阻擋他的發言,他不時請余「閉嘴」,尊重別人的發言權,他強調的是「人民有合法的抗議權」,但余用斷章取義方式把他的話貼在臉書,已嚴重誹謗他的人格,將委託律師提告。

  • 大同指責市場派股東會鬧場,荒誕! 對不實控訴深表遺憾

    大同指責市場派股東會鬧場,荒誕! 對不實控訴深表遺憾

    大同(2371)今發布消息指出,對於今年股東會市場派以荒誕行徑阻礙議事進行,除了再次嚴正譴責外,並強調當日股東會議程一切合法合規,現場並有律師、會計師見證,且全程錄音錄影。對於市場派發布不實指控,公司予以嚴厲譴責。 \n \n大同集團財務問題連環爆,子公司綠能(3519)與華映(2475)今年相繼下市,引起投資人和市場派不滿。今年大同股東會上演全武行。 \n \n大同指出,108年股東會市場派在4個小時的吵鬧叫囂中,奧步盡出,市場派主要代表皆未現身,取而代之的是場內數十位人高馬大的彪形大漢以及穿著綠色抗議背心的市場派人士代表出席,而場外則有市場派主動邀請的多家電子媒體輪番守候,名嘴蔡玉真更是不顧與會者之肖像權利及會場禁止攝錄影的警告標示,恣意拿著手機開直播,幾度與維護秩序的保全人員發生衝突。 \n \n大同強調,對於投票時間的裁量,在議事規範中並無明定,一般而言1 - 3分鐘是為常態,本公司因部分股東已使用電子投票,投票時間皆採計2分鐘,今年做法與往年並無不同。市場派藉故以自備的大聲公叫囂,再指使數十位彪形大漢以突襲方式翻越長桌、衝撞工作人員、破壞議事台、拉扯麥克風,其暴力荒誕行徑多次上演,不僅破壞議事正常進行,更造成本公司多名工作人員受傷。股東會後,本公司接獲多位股東來電抗議且嚴厲譴責市場派之計畫性暴力鬧場,不僅危及在場其他股東的人身安全,並嚴重延宕議事進行。 \n \n大同進一步指稱,市場派利用指派出席之保全、法律從業人員及媒體人,包含蔡玉真、白旭屏等,計畫性暴力鬧場、聚眾叫囂,破壞議事進行,製造負面新聞話題,在今年的大同股東會裡暗埋玄機,以暴力杯葛為手段,在議場中滋事,製造混亂,同時濫用媒體,在場外召開記者會,提供媒體自導自演的傳播素材,並藉此虛造議題,污衊抹黑公司,愚弄大眾,以達其私利。 \n \n大同再次對市場派之非正派手段予以最嚴厲譴責,同時已向警察機關備案,並蒐羅股東會當天現場證據委請律師進行提告。

  • 不滿市場派指控 大同委請律師提告

    大同公司派與市場派爭奪經營權,演變為互控對方不是。市場派指控大同今年股東會投票時間只給2分鐘、不回答小股東質疑公司自肥和虧損原因、強行搬走票箱計票,引發大同不滿,今(28)日傍晚發聲明,嚴厲譴責市場派阻擾股東會議事進行外,已向警察機關備案,並蒐羅股東會當天現場證據,委請律師進行提告。 \n大同上周一(17日)召開股東會,三圓機構董事長王光祥與新大同、欣同及鄭佳佳等結盟的市場派,與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艷為首的公司派,短短1個小時,爆發3次推倒桌椅及衝向主席台上的肢體衝突。市場派歸因於林郭文艷一開始就將投票時間2分鐘,拒絕市場派所提5分鐘,直到林郭文艷讓步將投票時間延長為3分鐘,雙方人馬才未再演出全武行。大同今年股東會歷時4小時10分鐘結束,市場派計畫解任3席獨董未成功,但大同董事會依金管會要求修改公司章程、修改資金貸與他人作業程序、修改背書保證作業程序等議案也未過關,雙方沒有贏家。 \n大同公司派與市場派雙方為累積支持能量,在股東會後相互指控對方不是。市場派指控大同公司派在今年股東會投票時間只給2分鐘、不回答小股東質疑大同公司自肥及虧損原因、強行搬走票箱計票,是造成股東會衝突的主因。 \n大同今日傍晚則發新聞稿聲明,大同今年股東會上市場派以荒誕行徑阻礙議事進行,除了再次嚴正譴責外,並強調當日股東會議程一切合法合規,現場並有律師、會計師見證,且全程錄音錄影。對於市場派屢次濫用媒體,發布不實指控,大同予以嚴厲譴責。 \n大同指出,大同今年股東會,市場派在4個小時的吵鬧叫囂中,奧步盡出,市場派主要代表皆未現身,取而代之的是場內數10位人高馬大的彪形大漢,以及穿著綠色抗議背心的市場派人士代表出席,場外則有市場派主動邀請的多家電子媒體輪番守候,名嘴蔡玉真更是不顧與會者之肖像權利及會場禁止攝錄影的警告標示,恣意拿著手機開直播,幾度與維護秩序的保全人員發生衝突。 \n大同強調,對於投票時間裁量,在議事規範中並無明定,一般而言1~3分鐘是為常態,大同因部分股東已使用電子投票,投票時間皆採計2分鐘,今年做法與往年並無不同。市場派藉故以自備大聲公叫囂,再指使數10位彪形大漢以突襲方式翻越長桌、衝撞工作人員、破壞議事台、拉扯麥克風,其暴力荒誕行徑多次上演,不僅破壞議事正常進行,更造成大同多名工作人員受傷。股東會後,大同接獲多位股東來電抗議且嚴厲譴責市場派之計畫性暴力鬧場,不僅危及在場其他股東的人身安全,並嚴重延宕議事進行。 \n大同表示,市場派利用指派出席之保全、法律從業人員及媒體人,包含蔡玉真、白旭屏等,計畫性暴力鬧場、聚眾叫囂,破壞議事進行,製造負面新聞話題,在今年的大同股東會裡暗埋玄機,以暴力杯葛為手段,在議場中滋事,製造混亂,同時濫用媒體,在場外召開記者會,提供媒體自導自演的傳播素材,並藉此虛造議題,污衊抹黑公司,愚弄大眾,以達其私利。 \n大同指出,大同再次對市場派之非正派手段予以最嚴厲譴責,同時向警察機關備案,並蒐羅股東會當天現場證據,委請律師進行提告。

  • 《不當黨產條例》確認議事錄 朝野衝突濺血 藍軍完敗

    《不當黨產條例》確認議事錄 朝野衝突濺血 藍軍完敗

     立法院內政、司法及財政聯席委員會周一在藍委退席抗議下,初審通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草案,昨開會確認議事錄,因綠營善用議事規則,藍營無力回天,會議10分鐘內火速散會,引爆朝野衝突,雙方上演全武行,民進黨立委賴瑞隆右手腕濺血,一場衝突下來,藍軍完敗。 \n 召委、民進黨立委陳其邁說,本案委員會審查完竣,仍須邀朝野協商,若國民黨團有意見,盼針對條文內容討論,若續以「死豬不怕滾水燙」方式杯葛,恐無法改變結果;陳送出審查報告,須待1個月協商期,最快7月8日後院會再處理。 \n 藍批抄家滅族 政治追殺 \n 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痛批,這形同「抄家滅族」法案,有如「秦始皇時代的法令」,根本是政治追殺,蔡總統乾脆宣布「朕即天下」。一旦修法通過,國民黨就要「關門」了,未來國民黨不排除向大法官聲請釋憲。 \n 國民黨團前天發布甲級動員令,要求著藍色戰袍杯葛議事。未料時力立委徐永明及黃國昌昨早6時許就搶占主席台,待陳其邁一到就「交接」給陳主持會議。 \n 綠引議事規則 乘勝追擊 \n 陳其邁一開會就處理議事錄,國民黨團書記長林德福等藍委趨前登記,欲以程序發言祭「拖延戰」,但陳援引議事規則,議事錄「如認有錯誤、遺漏,應以書面提出」,藍營未提書面意見,主席依權責逕行處理,宣布確認議事錄。 \n 過程中,藍綠數度爆口角、肢體衝突,林德福一度搶走陳其邁手持麥克風,批陳「狗屁主席」,責綠是多數暴力,陳則使用桌上麥克風繼續主持議事。 \n 因場面混亂,陳其邁宣布休息,國民黨團「補簽」反對議事錄確定書面意見,但綠營早備妥「散會」動議;繼續開會後,陳其邁再援議事規則,表示優先處理散會動議,在綠營人數優勢下表決通過,宣布散會。 \n 對此,國民黨團留會場,高呼「多數暴力,綠色恐怖」口號後,5分鐘離去。 \n 綠諷藍營武鬥 忘了文攻 \n 至於國民黨團在會議最後對議事錄提「復議」,民進黨團援引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登載立院公報裁決,指議事錄本身非復議「客體」,綠委莊瑞雄嘲諷,國民黨在野還要多做功課,以為換上制服武鬥即可,卻忘熟讀議事規則,做文攻的功課。

  • 新聞分析-藍委鬆散 視核四如兒戲

     綠營立委在立院經濟委員會中突襲,退回台電預算、決議停建核四,藍營雖痛批綠委做秀,但核四議題引發社會高度關切之際,藍委無法即時破解杯葛快速應變,坐視亟須冷靜理性討論的核四議題,再度陷入政治口水戰,不僅浪費席次優勢,更明顯失職。 \n 核四存廢是高度專業,且需以理性、冷靜、科學全方位探討的議題,可惜的是,由於政治人物的算計,核四存廢正朝著政治大秀的方向邁進,昨(21)日在立院經濟委員會上演的可能還只是序幕。 \n 從議事規則分析,朝野既然已就台電核四預算處理取得協商結論,並經院會宣讀,當然要照著走,民進黨的突襲在「理字上」未必站得住腳。 \n 但是,政治無法完全以理服人,對在野黨而言,發動突襲自然會有千百種理由,反觀執政黨必須為政局走向負責,一旦面臨在野黨杯葛,所該做的,就絕不止於消極回批而已。 \n 國民黨團即使得知綠委要在昨日發動突襲後,也未能積極謀定因應策略,再次凸顯黨政運作聯繫上的盲點。而委員會在吵鬧聲中同時通過分別由藍綠提出的「台電應提出核四預算說明」,「退回核四預算、停建核四」等互相矛盾提案,現場藍委竟未當場表達異議,藍委的鬆散可見一斑。 \n 儘管類似的委員會突襲退預算大戰,在立院已非新鮮事,議事規則也給多數黨空間,即使下週復議不成功,藍委還是有機會藉著優勢席次在院會翻案。但問題是,立院設計委員會制度,就是要讓重大議題能在委員會充分討論,避免總是在立院院會數人頭表決,陷入「零和遊戲」。核四議題何等複雜又影響深遠,執政黨既已決定發動公投,藍委就有責任,讓官員與正反方把話講清楚。藍委雖非導致議程混亂、延宕的始作俑者,但未積極應變、愧對選民所託,該負責任絕不比綠委少。

  • 龍潭所、會續陷僵局 眾人譁然

    龍潭所、會續陷僵局 眾人譁然

     今年度代表大會議程只剩今天(廿二日),龍潭鄉所、會之爭,讓公所明年度預算再度叩關失敗!鄉代黃榮煥廿一日於臨時會上動議,將八億八千萬預算書包裹通過再逐條審議,引起爭議,進行表決後,結果有八票贊成包裹案,但主席羅銀珍認為,鄉代加上她共十六位,按議事規則,九票才算通過,敲下議事槌宣布散會,引發台下部分代表、村長一片譁然。 \n 因上月代表會上演肢體衝突,龍潭公所明年度預算至今懸而未決,公所十日行文代表會要求加開臨時會,盼能在今年審完明年度預算。 \n 黃榮煥昨於臨時會上動議,希望將八億八千萬預算書包裹通過,再逐條審議以利鄉政運行,不過鄉代黃興漩認為此舉過於草率,應逐案審議,否則有愧鄉親。雙方唇槍舌戰後,羅銀珍主持表決,結果八票贊成包裹案,羅銀珍認為不過半,當場宣布散會。 \n 鄉代林鴻斌、張明為、任恩光、黃榮煥等四人均表示,十五位代表進行投票,八票明明過半,痛斥主席玩弄議事規則,癱瘓議事堂。中興村長彭石松認為,為全鄉民福祉,希望代表能平心靜氣,趕緊讓預算案過關。 \n 龍潭代表會秘書吳季書表示,根據龍潭鄉議事規則,議案之表決,出席代表過半同意是為通過,未超過半數同意為否決,主席也被算為出席代表之一。 \n 桃縣民政局副局長徐喜廷說,一般議事規則票數相同時,最後才由主席裁決,但不清楚龍潭鄉議事規則、過程,還需要深入了解相關議事規則。

  • 都會時評-雙議長的笑話

     本屆屏東縣議會頻生事端,連議長改選也是鬧哄哄,在國民黨占多數議會裡,兩派爭出頭自家人搞到水火不容,由於議事規則細節沒有明訂清楚,解釋權就在內政部,中央何時解釋清楚,地方議會紛擾即能早日落幕。 \n 屏東縣政府雖然由民進黨長期執政十多年,但縣議會五十五名議員始終由國民黨掌握多數,縱使這屆議會創紀錄有十一名議員因賄選案被解職而遞補、改選,但還是國民黨獨大,改選議長猶如囊中物,只是議事規則不明確,導致衝突不斷。 \n 根據議事學分析,議會屬於合議制,議長在定期會期間應召集會議,如果議長不召集開會,得由過半數議員合議自行召集會議,但非定期會卻沒有明確規定。 \n 因為議事規則只規範定期會,議員可否「舉其一,以明其他」,裁量權在主管的內政部。「新議長」在未經代理議長召集下開會選出,顯然操之過急;代理議長在未經程序委員會決議宣布延會,想要以拖待變,雙方在程序上都有瑕疵。 \n 其實「新議長」黃國安在國民黨內部假投票就掌握過半數支持,還有數名民進黨、無黨籍議員力挺,縱使再重選一次,勝負早已立現分明。 \n 只是,負責解釋的內政部雙方都不想得罪,最近婚喪喜慶場合出現雙議長的笑話,讓暗潮洶湧的議長改選,平添許多變數。

  • 社論-除了轉移焦點 倒閣還能證明什麼

     為處理美牛、證所稅與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等卅八項重大議案,立法院在會期結束後連續三天召開臨時會。相對於上個會期結束前在野黨夜宿議場、綁架議長座席的抗爭舉措,導致議案一事無成,儘管以抗爭為職志的在野黨仍在臨時會提出對行政院長的不信任案,臨時會第一天即順利表決通過當時爭議最大的美牛案,不免讓人感慨,如果立法院每個會期都能如此依照民主多數決的原則,國會議事效率當不致遭人詬病至此。 \n 由於臨時會召開前,聯合國食品法典委員會即已做出同意瘦肉精十ppb殘留標準的決議,在反美牛的在野黨抗爭力道明確削弱,過激手段缺乏足夠的正當性,讓立法院長王金平的議事裁決更見信心,畢竟台灣民主化多年,立法院運作走過這廿多年,議事規則相對成熟,當民進黨立院黨團在臨時會談話會提出倒閣案,王金平很明確依憲法規範表明倒閣案必須在院會提出,不論是談話會或全院聯席委員會都不可能處理。 \n 民進黨再於臨時會第一天院會提出倒閣案,根據立法院組織法第六條明定臨時會係決議「臨時會之特定事項為限」,臨時會要處理的卅八項議案早經排定,在野黨要臨時插隊自無合於法理的依據,王金平裁決「不予處理」後,民進黨團又表示不排除聲請大法官釋憲,做為最大在野政黨,民進黨自可有其主張,大法官會議是否受理又另當別論,重點是,民進黨必須理解抗爭固然是反對的天職,但抗爭要有比例原則,反對也要合乎法理,遑論手段。 \n 扁政府執政,居過半多數的泛藍政黨曾提出三次總統罷免案,無一次成功,也曾動念要提出倒閣案,但從未落實,原因很簡單,根據憲法增修條文,倒閣案通過後總統可解散國會,已居多數的國民黨立委當然沒笨到不信任行政院長卻鬧到自己要改選;相對的,此刻國民黨多數執政,民進黨即使已有四十六席,即使加上台聯甚或親民黨,都還未達過半數的五十七席,難不成民進黨會天真到認為國民黨立委可能倒戈支持倒閣?說穿了,民進黨提出倒閣案只是另一種轉移焦點的舉措。 \n 臨時會不處理倒閣案而要提大法官釋憲,那又更莫名其妙了,要知道國會內規形同法律,遑論立法院組織法,而國會議事的任何規範都是朝野立委自訂,自己訂定的法律而自認有「違憲」之虞,國會議員自打耳光至此,豈非笑話?此刻距離立法院下個會期開議也就一個多月,民進黨團就算提請釋憲,大法官會議即使受理,待釋憲出爐,不知何年何月,而民進黨真想倒閣,一個多月之後自可重提舊案,何勞大法官越俎代庖?更退一萬步說,果若陳冲內閣讓國民黨立委都感覺不滿意,國民黨透過其黨政機制自有反應,擁有閣揆任命權的總統自會定奪與處理,不可能以支持在野黨倒閣案的方式,讓執政黨裡子面子全失。質言之,民進黨提出倒閣案,未必能給執政黨難看,反而是讓自己很難看。 \n 民主政治運作環環相扣,即使朝野政黨有競爭仍需有合作,因為立法院議事效率不彰,是朝野立委共同的責任。國會形象要靠朝野立委共同維護,根據憲法立法院臨時會是為了議決重大事項,然而晚近臨時會愈開愈頻繁,特別在扁政府執政八年,幾乎每會期結束後都得加開臨時會,從爆發朝野對立嚴重的核四復工與否,到扁政府標舉為重大政策的金融改革相關法案,甚至到後來包括行政院或金管會等機關組織法,甚至一般法案都列入臨時會議程,這一次列入的卅八項議案,九成均屬立法院會期內理應照程序完成三讀的案子,朝野立委正常會期時間不願正常議事,非拖到臨時會,即使順利讓議案全數過關,國會形象已然受損,真是何苦來哉? \n 總統大選已經結束半年多了,朝野政黨都該從大選紛亂中回魂,打破選舉結束就是朝野無止盡抗爭噩夢開始的魔咒,要知道朝野惡鬥的循環一再重演,摧毀的不只是朝野政黨的形象,更是人民對民主政治的信念,乃至國家發展的願景,值此朝野政黨民意支持度俱低迷之際,我們誠懇呼籲,重建人民信心就從國會正常議事開始。

  • 嘉市議會開議趕人 市長道歉收場

    嘉市議會開議趕人 市長道歉收場

     嘉義市議會廿四日開議,首日議程安然度過,市長黃敏惠以為日前禮貌拜會議員奏效,昨天施政報告後,議員張榮藏發言要將黃趕出議事廳,等候主席裁示期間,議員爆發內訌叫罵,議事擱置一小時後,黃出面為去年率官員離席一事道歉,平息紛爭。 \n 眼見市長開議第二日又被趕,民族里長劉耀聰批「議會動不動就趕人,又不是流氓會」、「很見笑,讓人民看笑話」;部分議員私下指出,新會期橫生枝節,「接下來議程恐又是砲聲隆隆」。 \n 無黨籍議員張榮藏痛陳黃敏惠去年底藐視議會,率官員離開議事廳,導致年度預算至今未核定,市民權益蒙損,市長該公開道歉;張榮藏指出,如果市長不道歉,那就請出議事廳,要求主席裁定。 \n 雙方僵持不下,代理議長邱芳欽尚未裁定之際,藍綠陣營議員拍桌叫罵又各自搬出《地制法》與《議事規則》攻訐,火藥味十足;國民黨籍議員傅大偉指著張罵:「你是什麼東西」,張回嗆:「不懂議事規則,當什麼議員!」 \n 同時,民進黨籍議員蔡文旭、陳幸枝也針對近來民眾生活苦哈哈,就連總統就職典禮也以簡約為原則,花六百萬辦理,質疑「嘉市升格卅周年系列活動,有必要花二千一百萬嗎?」 \n 議事耽擱一小時,黃敏惠重新站上備詢台,針對去年府會矛盾導致預算擱置等事,向市民與議員表達道歉,雙方衝突才圓滿落幕。

  • 監委轟王建煊:監院最大亂源

     本屆監委上任三年多來,內部磨擦不斷,部分監委與院長王建煊平日幾乎不相往來。本周監察院院會時,雙方又因細故爆發激烈口角,混亂中有人憤而退席抗議,更有監委痛批,「院長就是監察院最大的亂源!」 \n 本周監察院院會討論管理政治獻金申報、財產申報違規業務的廉政委員會,功能是否需要調整。有監委認為,監委獨立行使職權,不必逐項審查每起違規案件內容,可授權行政官員辦理,因此提案修改廉政委員會設置辦法。 \n 但監委劉興善在會中表示,每一屆監委對於廉政委員會的作用可能有不同思考,在不牴觸監委職權的前提下,可彈性辦理,不必大動作提案限縮委員會權限;劉興善還引用孔子的話表示,「應該在該認真的事上認真。」這時王建煊突然插話附和劉興善意見,還指責有些監委「該做的事都不做」、「只做小事,幹不了大事!」 \n 王建煊一番話立刻引起與會監委強烈反彈,監委洪德旋當場批評,修改廉政委員會設置辦法,是部分監委在談話會上的共識,才提至院會上討論;況且不必逐項審查政治獻金違規案,也能讓監委有更多時間查案,怎麼能說他們關心無關緊要的事,要求王建煊道歉。但王認為,「監委如不能正己,該如何正人?」不願收回發言。 \n 台下監委聽聞王建煊的講法,感到人格受辱,當場群情激憤,李復甸要求王建煊遵照議事規則處理監委提案,但王表示「我不懂議事規則」,繼續在主席台上質疑監委「盡管些不重要的事。」李復甸當場以「要回辦公室乖乖辦案」為由憤而離席,其餘監委留在會場與王建煊針鋒相對。洪德旋話說到激動處,甚至從座位上站起,痛斥王建煊發言不當;王也不甘示弱,起身指著台下的洪德旋開罵,氣氛火爆。 \n 兩人互相指著鼻子對罵了幾分鐘後,洪德旋氣不過掉頭就走,但剛走到門口,又擔心自己離開後,「不知道會被說成怎麼樣」,轉身回到議場,準備繼續與王建煊周旋。一旁的洪昭男眼看氣氛恐難收拾,提議散會,雙方不歡而散。 \n 多位與會監委皆證實院會當天氣氛火爆,錢林慧君表示,王建煊身為院會主席,卻不遵守議事規則,引發監委不滿,導致這場風波。不願具名的監委則表示,王建煊當天不顧其他監委意見,在主席台上大演個人秀,妨礙議事進行,簡直是把監察院會當兒戲。 \n 李復甸則氣憤地說,王建煊接任院長以來只會做秀,經常搞些親子活動、家庭日;反觀監委及行政人員每天為了查案四處奔波,像自己手上就有卅四個案子在辦,「王院長說監委不辦事,他自己又辦了什麼?」

  • 社論-新國會的新機遇與新挑戰

     配合新國會的產生,由陳冲領軍的新內閣已於本周一宣誓就職。而新的執政團隊除了要面對歐債危機所可能帶來的衝擊影響之外,同時也必需針對是否開放美國牛肉進口,如何推動賦稅改革以健全政府財政,以及如何調整油價電價水價以合理反應成本等三項當急之務,做出決策。 \n 不過,新內閣除了要面對這許多的內外考驗之外,另外一個重大考驗則是如何與新國會互動。面對新國會所代表的新民意,除了前述三項急務必需密集的和立法院溝通乃至完成修法配套之外,鑑於本屆立法院的結構,國民黨雖然擁有穩定過半的席次,但已不若上屆國民黨可以掌握四分之三以上席次的絕對多數,而除了最大在野黨民進黨的席次較上屆已有明顯增加之外,更受人矚目的是包括台聯和親民黨也分別擁有三席立委,依立院內規得以組成黨團,參加議事進行和法案審理的朝野協商。在可預見新國會眾聲喧嘩的情況下,行政立法之間的互動究竟會爆出什麼樣的火花令人好奇。 \n 綜觀新國會的組成,除了要及時反應民意,善盡監督制衡與提升立法品質績效的職責之外,歸納朝野立委在立院開議前所提的諸多興革事項,以及衡酌內外情勢,我們認為就如同新內閣宣誓就職後就必需馬上就定位迎接挑戰,同樣的新一屆立法委員在完成報到並於稍後開議,也必需立刻進入狀況,除了質詢問政與審議立法之外,並在以下幾件事情的處置上做出決斷: \n 第一件事是如何處理總統赴國會做國情報告的事。這件事在憲法增修條文第四條第三項其實已經明定,「立法院於每年集會時,得聽取總統國情報告」,前提則是或經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以上提議,院會決議,或者總統得咨請立法院同意。 \n 儘管憲法增修條文提供法源,但由於總統向國會做國情報告是「得」而非「應」,因此即使立院做出決議,總統也未必就要回應,同樣的即使總統有意也必需先經立院的同意。「立法院職權行使法」還規定,「立法委員於總統國情報告完畢後,得就報告不明瞭處,提出問題。」…「就前項委員發言,經總統同意時,得綜合再做補充報告。」綜合這些規定,顯示即使總統應立院之請前往做國情報告,但充其量是在聽取立委發言後再做補充報告,部分在野立委主張要求進行一問一答的質詢,與憲法規定向立法院負責的對象是行政院有所出入,立院若執意為之,除有作秀之嫌更有違憲之虞。 \n 第二件事是立院的在野黨團針對過去提案屢在程序委員會遭到國民黨挾人數優勢予以封殺,乃口徑一致呼籲朝野共同修改立院內規,讓負責排定立院院會議案的程序委員會應透明化全程以視訊直播,並回歸僅能就議案是否符合程序要件進行審查的功能。 \n 立院在野三個黨團的此項呼籲,我們認為合情合理,包括讓開會過程透明化,以及限縮程委會對於議案是否排入院會議程只能做程序審查而不能任意擱置,在新的立院結構下,不論是為了讓朝野黨團不致陷入對立對抗,或是基於對多元社會不同價值主張兼容並蓄的尊重,立院的這項內規修改毋寧有其必要。 \n 談到立院內規的修改,除了針砭程序委員會的運作偏失之外,現制針對爭議法案動輒交付黨團協商,並有所謂一個月的冷卻處理期。這項法規原意在避免爭議法案陷入僵局影響議事進行,但實務上一方面剝奪了委員會的審查權責,另方面黨團協商也往往被譏為是密室交易,新國會實有檢討改革的空間。 \n 第三件事是如何掌握立法時效以及兼顧立法品質。由於當前國家內外處境極為嚴竣,法規的過時僵化或議事效率不彰,直接將造成國家整體競爭力的削弱。譬如攸關政府組織再造的行政院各部會組織法,本應於上屆立委任內悉數完成三讀才能趕上新組織的全面啟動。但就因為立院的議事效率不彰,以致目前的內閣出現已完成改制,尚待修法整併以至消失的部會雜然並陳的亂象。我們希望新國會能於開議後快馬加鞭將尚未完成三讀的各部會組織法完成立法,好讓五二○馬總統第二任期就任時,全新的執政團隊就能完全亮相,而不是一拖再拖,讓內閣處於不斷局部改組的不確定狀況中,除了損及施政效能,立院議事效能同樣受傷。 \n 新國會的組成,從結構的變化的確帶來議事變化的可能,至於是因為有更多黨團參與加劇朝野對抗和影響議事效率,或者是展現包容多元的新貌並提升議事效能,國人除了要看馬總統和新內閣的表現,自然也要監看新國會的作為了。

  • 好好招待朱家軍 綠營祭砍鯊戰術

     新北市議會藍、綠議員各半,民進黨籍議員磨刀霍霍,針對市長朱立倫進行「砍鯊戰術」(攻擊主將),不僅透過變更議事規則,還準備議題,要「好好招待」朱立倫領軍的新北市府團隊。 \n 藍綠在五都選舉廝殺激烈,新北市雖由朱立倫勝出,對手蔡英文及綠營議員的得票數卻大有斬獲,議會過往藍多綠少的局面一夕生變,現今平起平坐,不少民進黨籍議員摩拳擦掌,要在議會挫一挫打敗小英主席的朱立倫。 \n 在足球等球類比賽中,砍鯊戰術即針對球隊的球星或主力球員,進行圍堵、干擾,藉以影響整個團隊。民進黨籍議員計畫在審理議事規則時,變更審查時間。 \n 從這兩天議會臨時變更議程、提早將市府團隊找來報告的動作來看,民進黨議員企圖心相當大,看在某些藍營議員眼中,不免為朱立倫團隊捏一把冷汗,未來兩黨意見紛歧,勢必要花更多力氣來維持議會的運作與平和。 \n 不過也有藍軍議員淡定,認為新官上任三把火,官員要做出成績,民意代表同樣也有問政壓力,未來面對大量的市民陳情案,議員的心思會逐漸轉往地方服務,議會炮火便不會如此猛烈。

  • 我見我思-馬王何須對決

     兩岸好不容易簽訂ECFA,行政、立法兩院及朝野政黨,竟為了如何審查,掀起更大的風暴。 \n 尷尬人難免尷尬事!針對這場如何審的爭議,最陰謀論的說法,是立院院長王金平刻意卯上總統馬英九!馬王二人關係長期「相敬如冰」,連國民黨都有人認為,被排除在國民黨決策核心之外的王金平,刻意在國會審議ECFA時,讓馬英九穿小鞋。 \n 不過就事論事,馬王的差異不大,王金平說,ECFA是兩岸之間的協議,並不是國與國,因此不是條約,馬英九也說,因為台灣無法將大陸視為一個國家,所以不可能簽訂條約。 \n 雙方的爭執點在於,王金平認為,ECFA既非條約,無慣例可循,如何審議、是否依一般立院議事規則逐條審議,有待討論;但馬英九認為,即使ECFA不是條約,但這是兩岸之間有拘束力的經濟協議,當然只能依照條約作法,對全案作可否表決,而不能修正,因此不該逐條審查。雙方的爭執點在於是否適用逐條審查的議事程序。 \n 議事規則爭議看似事小,學問其實不小,因為,議事程序之爭,背後總是牽涉到實質的爭議,例如,美國參院獨步全球的「費力把事拖」(filibuster)制度,要求至少要有六十位、五分之三的參議員,才能不受議事杯葛,讓法案過關。共和黨的小布希執政時對其恨之入骨,因為共和黨當時在國會不到六十位,總統對司法人事的提名,動輒就被民主黨卡住;共和黨一度要將議事規則,修改成多數決即可,但這樣的作法卻引起軒然大波,最後是朝野資深參議員出面協商,保留了這個一百多年的議事制度,只是要求在野黨杯葛總統提名人選時稍作節制。 \n 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在野的共和黨現在一定很慶幸當時沒有改掉這個議事規則,事實上,當民主黨去年好不容易分別在參眾兩院通過健保改革法案、兩院還待整合時,偏偏在麻州參議員補選落敗,參院變成五十九席,無法封殺共和黨的杯葛,歐巴馬當時可沒有對參院指指點點,他選擇了妥協,眾院也採取參院的健保法案版本,避掉了filibuster的杯葛程序。 \n 這個例子的教訓是,馬英九有責任向立委溝通ECFA,他也有義務動員國民黨立委讓ECFA過關,至於ECFA如何審,他卻必須尊重立法院,如何審查,畢竟應該屬於國會自主空間。 \n 更重要的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是,個人或政黨的價值好惡,不能取代程序的中立性,ECFA值得通過,但如何審,就讓立院討論吧!

  • 熱門話題-設糾儀長 不如爭取警察權

    為排除國會肢體衝突,國民黨有意效法美國「糾儀長」制度,在國會增設專職人員負責維持立院議場秩序,以導正立委暴力亂象。不過,如果不先賦予國會議長動用警察之權,即使設了糾儀長也同樣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n國民黨在立法院占大多數,竟然無法反制民進黨的非理性杯葛,或許是為了回應民意要求,以期立院議事順利,國民黨才有設置糾儀長的構想。 \n但是,就如立法院長王金平所言,賦予議長警察權法源才是根本,設置糾儀長是末,先有本才有末,不應倒置。王院長的話,指出了排除在野黨非理性的議事杯葛,根本之道即是修改立院內規賦予院長與會議主席調動警察之權力,只要院長或會議主席擁有警察權,根本就不必有糾儀長。

  • 我見我思-在野黨要留後路

    上周歐巴馬收到他的聖誕節禮物,最難纏的參院,終於通過了健保改革法案,這當然是歷史性的,因為是一九六五年以來、美國國會首次通過健保改革;但另一項史無前例,就算不上是什麼好消息,因為兩黨空前激烈對決,竟然罕見的出現一票未跑的情況。 \n由於台灣列寧式、剛性政黨屬性,我們習慣國會政黨表決要服從黨意、一票不跑,但是,對美國的柔性政黨而言,他們習於某種程度的跨黨派投票,評論者多會認為,政黨間如此激烈對立,這個國家一定出了問題。 \n這次的參院表決,連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曼都相當關切,他之前痛批參院獨有的filibuster(費力把事拖)議事規則,必須要絕對多數的六十票,才能克服任何一位參議員的議事杯葛,相當不合理,因為這形同立法採絕對多數決,他建議應修改議事規則。 \nfilibuster制度存在將近百年,為何到現在才成為問題?事實上,反對修改制度的人認為,正由於過半政黨很少能大勝拿下六十席,因此filibuster可以迫使執政黨必須與在野黨合作,找出共識,法案才出得了參院大門。不過,現在filibuster不但不能迫使政黨合作,反而讓執政黨一事無成,歸根究底,問題不在議事規則,而在美國激烈的黨派對立。 \n其實,自開國以來,美國就是黨派激烈對立的,為何現在特別嚴重?美國資深政治記者Ronald Brownstein在《第二個內戰》一書中區分美國近百年來政黨對立的三種型態,第一種是十九世紀末到一九三○年代,美國雖然嚴重對立,但是贏家都掌握絕對優勢,因此運作沒問題;自一九三○年的羅斯福到一九六○年的甘迺迪時代,兩大黨雖勢力相當,誰也沒有絕對多數,但並未嚴重對立,經常跨黨派合作,運作起來也沒有問題。最嚴重的則從一九九八年柯林頓末期到小布希時代,兩黨不但價值極端對立,而且勢均力敵,正是大家所形容,五十對五十的社會。 \n麻煩的是,政黨、選舉可以五十對五十,但是治國卻不能對半分,像全民健保、預算赤字等問題,都必須靠政黨合作解決,否則任何一黨都不敢做出會得罪選民的決定,克魯曼更擔心的是,美國目前的處境前所未見,政黨耗費在對立上的時間成本,可能會高得驚人! \n和美國比起來,台灣更是個五十對五十的社會,我們面對的問題也可能更棘手,如東亞經濟整合、中國崛起、全球暖化等,都不是國民黨單獨一個政黨的問題,對於聲勢已逐漸上漲的民進黨而言,他們要杯葛執政黨提出的任何政策之前,也許要想一想,將來國民黨也可以這樣杯葛,讓民進黨一事無成! \n與其走到那一步,還不如在台灣關鍵的問題上,適度與國民黨合作,將來的受益者,可能正是民進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