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變局下的四個政治的搜尋結果,共02

  • 變局下的四個政治邏輯

     如何認清當今世界變局的政治邏輯?首先便該去認識種種現象的前因後果、流變趨勢和真實本質,而不要輕易地被舊的理論範式和過時的言論操控者所迷惑。 \n 當今政治邏輯,和任何一個變局一樣,都建立在厚生常理以及歷史因果的基礎上。我們看到第1個迎面而來的主要變化是過度自信的全球化和自由主義兩大引擎盛極而衰,遭遇大反撲。全球化所帶來的流弊,造成貧富分化和地區差異擴大,自由主義的兩極質變,也導致個人主義和政治虛偽的欲望無限。兩者的發展都逾越了常情所能接受的合理程度,因此勢必面臨反其道而行的種種壓力,力圖糾正補過、平衡失算。這樣的努力,無論歐、美、港、台都在發生,中美貿易戰是為一例。 \n 為了糾正補過、平衡失算,第2個主要變化應運而生。一種模式是重新向內看,讓民粹打破建制,設法摧毀官僚腐化泥潭。可民粹政治的特色是會去鼓勵執行力度的集中發揮,因為行政不集中便不能大破大立,不能完成歷史使命。 \n 這種新權力現象一旦取得主導,自然會去取代那個立法和司法地位突出的舊時代。這個時代的常態為上一個時代的非常態,既如此,且力道又如此之大,我們如果還在拿舊框架來檢驗新範式,像緬懷舊制的孔子夢見周公,我們便難免不會大失所望。 \n 第3個邏輯或許是人民對政治虛偽(包括民主光環底下的政治正確)的覺醒和對貪腐以及權貴資本的不堪消受。就拿總統選舉來觀察,出身平常的歐巴馬在2008年竟然能募款7億多美元,共和黨不過支出3億。到了2012年,歐巴馬競選支出一共超過11億之多,再創歷史紀錄,並且再度打敗共和黨。他前後兩度靠錢選舉,可以想見會有多少人情要還,白宮焉能不繼續腐化?各種披露出來的資訊,讓我們看到歐巴馬政府將美國國稅局、司法部、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用作政爭武器,拿來鬥法。不禁令人感歎,難道說這就是一個自由主義者應有的表現?於是2016年川普打出一場另類選戰,讓共和黨僅僅以3億多開支,以少勝多,扭轉大勢,打敗了花費多出1倍的希拉蕊。 \n 第4個現象,似乎是「弱主走強」。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川普總統有一個相似性,兩個人在上任之初,都被誤判權力基礎不足而難以久任,然而兩人卻都能一步步讓所謂專家跌破眼鏡,順利度過艱難的敵對勢力挑戰。在這個過程中突出的是,川習兩人都關切中下層社會,展開必要的洗牌,只不過政策手段截然不同。習近平率先打貪反腐,清洗權貴資本,並且利用社會主義機制,大幅解決養老、醫保和扶貧問題。他在國內建立的「新時代」政策形象,幾乎是一個「理性的毛澤東」輪廓。而川普仿效雷根,喊出「讓美國重新偉大」,利用法規鬆綁和大量減稅去創造就業,結果經濟增長率從2006年以來第1次達到3%,失業率降低到3.7%,不但贏得了下層白種人的支持,非洲裔和拉丁裔的就業率也雙雙創下歷史新高,幫助他在少數族群中得到肯定。 \n 如此一來,中美兩國殊途同歸。美國的變化經過選舉,由下而上,而中國模式由上而下,黨內最高層發動向下落實,兩個模式都取得了具體的歷史性成果。 \n 變局下的種種政治邏輯,拓寬了視野,值得密切留意。 \n (作者為美國律師)

  • 東西交鋒:周天瑋》變局下的四個政治邏輯

    東西交鋒:周天瑋》變局下的四個政治邏輯

    如何認清當今世界變局的政治邏輯?首先便該去認識種種現象的前因後果、流變趨勢和真實本質,而不要輕易地被舊的理論範式和過時的言論操控者所迷惑。 \n 當今政治邏輯,和任何一個變局一樣,都建立在厚生常理以及歷史因果的基礎上。我們看到第1個迎面而來的主要變化是過度自信的全球化和自由主義兩大引擎盛極而衰,遭遇大反撲。全球化所帶來的流弊,造成貧富分化和地區差異擴大,自由主義的兩極質變,也導致個人主義和政治虛偽的欲望無限。兩者的發展都逾越了常情所能接受的合理程度,因此勢必面臨反其道而行的種種壓力,力圖糾正補過、平衡失算。這樣的努力,無論歐、美、港、台都在發生,中美貿易戰是為一例。 \n 為了糾正補過、平衡失算,第2個主要變化應運而生。一種模式是重新向內看,讓民粹打破建制,設法摧毀官僚腐化泥潭。可民粹政治的特色是會去鼓勵執行力度的集中發揮,因為行政不集中便不能大破大立,不能完成歷史使命。 \n 這種新權力現象一旦取得主導,自然會去取代那個立法和司法地位突出的舊時代。這個時代的常態為上一個時代的非常態,既如此,且力道又如此之大,我們如果還在拿舊框架來檢驗新範式,像緬懷舊制的孔子夢見周公,我們便難免不會大失所望。 \n 第3個邏輯或許是人民對政治虛偽(包括民主光環底下的政治正確)的覺醒和對貪腐以及權貴資本的不堪消受。就拿總統選舉來觀察,出身平常的歐巴馬在2008年竟然能募款7億多美元,共和黨不過支出3億。到了2012年,歐巴馬競選支出一共超過11億之多,再創歷史紀錄,並且再度打敗共和黨。他前後兩度靠錢選舉,可以想見會有多少人情要還,白宮焉能不繼續腐化?各種披露出來的資訊,讓我們看到歐巴馬政府將美國國稅局、司法部、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用作政爭武器,拿來鬥法。不禁令人感歎,難道說這就是一個自由主義者應有的表現?於是2016年川普打出一場另類選戰,讓共和黨僅僅以3億多開支,以少勝多,扭轉大勢,打敗了花費多出1倍的希拉蕊。 \n 第4個現象,似乎是「弱主走強」。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川普總統有一個相似性,兩個人在上任之初,都被誤判權力基礎不足而難以久任,然而兩人卻都能一步步讓所謂專家跌破眼鏡,順利度過艱難的敵對勢力挑戰。在這個過程中突出的是,川習兩人都關切中下層社會,展開必要的洗牌,只不過政策手段截然不同。習近平率先打貪反腐,清洗權貴資本,並且利用社會主義機制,大幅解決養老、醫保和扶貧問題。他在國內建立的「新時代」政策形象,幾乎是一個「理性的毛澤東」輪廓。而川普仿效雷根,喊出「讓美國重新偉大」,利用法規鬆綁和大量減稅去創造就業,結果經濟增長率從2006年以來第1次達到3%,失業率降低到3.7%,不但贏得了下層白種人的支持,非洲裔和拉丁裔的就業率也雙雙創下歷史新高,幫助他在少數族群中得到肯定。 \n 如此一來,中美兩國殊途同歸。美國的變化經過選舉,由下而上,而中國模式由上而下,黨內最高層發動向下落實,兩個模式都取得了具體的歷史性成果。 \n 變局下的種種政治邏輯,拓寬了視野,值得密切留意。 \n \n \n(作者為美國律師)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