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變形記的搜尋結果,共18

  •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八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八

    落葉/納婦:果子紛紛落下,如失去翅膀的天使,只能用落葉隱藏,自己

  •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七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七

    黑光/包蒙 :欲見不可見,只有散發出,黑光。

  • 方舟變形記 遙想外公移民路

    方舟變形記 遙想外公移民路

     乘載著動物的諾亞方舟傳說,聽來遙遠。但對香港藝術家鄭得恩來說,自己的外公當年便如同乘上方舟一樣,從香港故鄉地,搖搖晃晃顛簸移民至南非。藉由這段離奇的真實家族史,鄭德恩推出戲作《方舟變形記》,結合影像、故事、演講、自然科學、家族歷史以及戲曲,演出想像中的方舟旅程。 \n 鄭德恩表示,外公在1964年從香港隻身偷渡到南非,詳細原因已不可考,但據家族長輩描述,外公在船上,時不時地就會被威嚇,如果發生甚麼事情,便會被丟到水裡,那種恐懼無法想像,也讓他忍不住猜想外公當時到底經歷哪些,心情和動機又是甚麼。 \n 鄭德恩曾在香港藝術發展獎中,獲得藝術新秀獎的殊榮,現為德國司徒加特孤獨乘寶基金會藝術家學人。在去年台北藝術中心所發起的亞當計畫中,即以《搖啊搖啊搖》作為其影像裝置三部曲的第一部作品,《方舟變形記》則是第二部,三部曲的宗旨則是藉由家族史,探討人類物種的起源。 \n 而在《方舟變形記》中,鄭德恩最初像演講者,向觀眾侃侃而談「恐懼」的感受,將恐懼形容為帶有條紋的斑馬,再藉斑馬連結南非。栢優座創辦人、京劇表演者許栢昂也教導鄭德恩如何以戲曲,展現騎馬姿態。 \n 鄭德恩認為,在外公移民至南非的年代,沒有網路,外公也沒看過黑人,要去這麼遙遠的地方,簡直就像要登上太空一樣,因此在劇中也會以太空想像來呈現對未來的未知感。在創作《方舟變形記》的過程,他也回南非蒐集資料,以成人角度看待外公故事。

  •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四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四

    床鋪/利貞:所有的床鋪,都是兩把淫蕩敗德椅子的,偽裝。

  •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三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三

    甩頭/發蒙:甩頭的時候 我把自己甩出了,自己。

  •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二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二

    鏡中/不告:不用葬禮,每天,我把自己在鏡中埋葬,一次。

  •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一

    牧神夜語:變形記/蒙卦解之一

    牧神/噬告:靜默與激情,同時於牧神的空白方杯中,再生。

  • 「VR變形記」邀你穿越時空!體驗卡夫卡深沈孤獨

    「一天早晨,當格里高桑姆薩從不安的惡夢中醒來時,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這是20世紀最著名的小說卡夫卡《變形記》的開場白!現在這個篇章透過VR技術重現!現在當代館邀你以虛擬實境科技體驗經典文學,穿越時光隧道掉入1915年的布拉格,從中體驗卡夫卡名言,「你對這些話的領會程度,取決於你的孤獨有多深。」 \n \n \n台北當代藝術館與歌德學院(台北)德國文化中心共同合作,自12月1日至12月9日於當代館舉辦一場為期8天的VR (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互動式體驗「VR變形記」(VRwandlung)。 \n \n「VR變形記」已經巡迴全世界超過20個城市的VR體驗裝置,今年首度來到台灣,將讓觀眾化身為卡夫卡《變形記》(Die Verwandlung)中的主人翁,以虛擬實境科技體驗經典文學。 \n \n \n \n觀眾在現場穿戴裝有感應器的鞋子,戴上耳機及VR顯示器後,便踏上時光之旅回到1915年的布拉格,觀眾將以一個巨大的昆蟲身軀醒來,映入眼簾的是書中主角格里高的虛擬房間,站在鏡子裡反射出自己的樣貌,已經是一隻擁有觸角的巨大甲蟲形體,隨著手中的控制器可以任意遊走、攀爬在這個空間中,體驗主人翁化身為蟲的心歷路程。 \n \n這件作品的最大特色就是製作團隊考究了原著中主角房間裡的各種細節如實刻畫成3D虛擬空間,包含房間的壁紙花卉圖案、窗外落下的雨滴、書桌上的書籍、信紙、照片等相關物件皆細膩呈現,同時也會聽到主角家人在房門外急促敲門催促起床的聲音效果不時傳來,提供給觀眾前所未有的真實感受。 \n \nVR變形記—虛擬實境體驗裝置 \n日期:2018/12/1~12/9 (週一休館) \n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U12小玩藝教室 \n

  • 星爺《美人魚》破紀錄!票房125億登陸影史冠軍

    周星馳(星爺)執導新片《美人魚》自大年初一在大陸上映後,票房屢傳佳績,上映至今第12天,已確定打破《捉妖記》紀錄,以24.5億人民幣(約台幣125億)榮登大陸影史票房之冠。 \n《美人魚》聲勢大,上映第一天就以2.76億人民幣,打破《港囧》創下的單日票房紀錄,現在更確定以24.5億人民幣超越《捉妖記》,成為新一代的大陸華語片影史霸主,讓有份參演的羅志祥(小豬)與有榮焉,開心在微博寫下:「新紀錄。哇哈哈哈,快幫我開電扇吧!」 \n中國影史票房前五名,依序是《美人魚》、《捉妖記》、《玩命關頭7》、《變形金剛4》與《尋龍訣》。 \n

  • 變形記

    變形記

     文學作家簡介法蘭茲.卡夫卡1883年7月3日出生於布拉格,猶太商人之子,中學時期即開始寫作。被評論家們認為是20世紀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一位,1924年6月3日死於肺結核,享年不滿41歲。 \n 卡夫卡先生閣下: \n 每天從煩躁不安的夢醒來的時候,我都期待著,我已經徹底變形,像昆蟲生命史的完全蛻變。 \n 從小覺得自己長的像蟲子,而且絕對不是討喜的那種,頭與肚子碩大,四肢細而多毛,扁臉,高額頭,皮膚黯淡粗糙,還如蟑蟻不斷分泌油脂泛著油光,令人厭惡。 \n 慢慢我夜行,畏光,畏人群。幾乎是蟲的生活。 \n 想要變成一個討人喜歡的人。 \n 看著廣告看板,那些男男女女整形後宛若重生,肌膚緊實散發珠光,肚皮脂肪消溶曲線盡現,俐落擺脫毛手毛腳。 \n 抬頭紋、眉間紋、魚尾紋、頸紋、法令紋、眼周細紋、木偶紋。全部都要處理,而且要趁早,醫師毫不留情,精準指出我臉上囂張爬伏的皺褶紋理。 \n 打完肉毒桿菌要多擠眉弄臉,這樣效果才會更快更好,每日練習反覆皺眉、微笑,喜怒哀樂數百次,直至肌肉疲倦乏力,半月後我真的不再看起來愁眉苦臉,死魚眼及木偶般的齜牙咧嘴亦不復存。 \n 不夠,還不夠,我的變形才剛剛開始。 \n 忍耐更多,為了成為更美好的人。脈衝光如閃電刺眼,機器巨響似雷。飛梭雷射像在臉上鑿擊出數千個小洞,再逐一癒合。忍耐凍痛做冷凍溶脂,還有電波深層加溫膠原蛋白的灼燙。 \n 會痛嗎?她們總是溫柔地問,我漸漸已經分辨不出痛苦。 \n 時常做同一個噩夢,夢境有類似結構但細節不盡相同,有時候皺紋如寄生藤蔓爬滿全身,將我吸食枯槁;有時候牙齒上貝殼光澤3D貼片逐一斑駁掉落;有時候鼻子自根部山崩移位;有時候一眨眼,雙眼皮縫線斷落剩下瞇瞇兩道細縫;有時候額際及鬢角植下的頭髮毛囊全部凋亡脫落…… \n 而夢魘每隔幾個月就變成真實的恐怖,藥效如魔法降臨,亦如魔法消失。 \n 幽暗診間像是樹洞或蟻穴,或者你筆下堆滿雜物的小房間,追求美麗的慾望,躲避旁人恐怖眼光的本能,引領我不斷走進去,用毛巾、冰袋、紗布包裹如蛹,再幾個療程幾次褪皮就大功告成。 \n 鏡中幻像,如假似真,終於確定已完全找不出自己的樣子。 \n 「我怎麼了?」,和你的小說主角一樣,我忽然想發問,但她們搶先一步問了,現在覺得怎麼樣。 \n 我應該要笑的,勉強擠了擠,卻看見鏡子裡的臉平滑細緻若永恆絕美石雕,上個月注射雙倍劑量肉毒消滅法令紋,麻痺了兩頰笑肌。 \n 接著感覺想哭,稍微紅了眼卻滴不出眼淚,近視雷射與眼周手術後一直都有的乾眼症啊。 \n 發現我沒辦法哭,也沒有辦法笑,困在一個美麗的殼裡。 \n 為了維持體態,禁止自己吃東西,白晝不出門,因為不能暴露在超量紫外線下。 \n 我也不敢見認不出我的家人。 \n 在某個陽光明亮的初春早晨,你可否為我找一個人,打開閣樓的小窗,看見我絕美的身體如標本。 \n 得獎感言 \n 每天醒來時,我們都有了微妙變化,變的更新或更老,只是不確定是否變成更好的蟲,或更壞的人。 \n 感謝評審,與我族的人或蟲。 \n (蔡文騫)

  • 《捉妖記》超越《變形金剛4》 榮登大陸影史亞軍

    據大陸貓眼電影票房即時統計結果顯示,《捉妖記》截至今天(8日)下午3點為止,票房累積超過19.78億元(人民幣,下同),成功超越去年暑假檔冠軍《變形金剛4:絕跡重生》的19.76億元,成爲大陸影史第二高票房。 \n \n不過,發行該片的大陸中國電影集團昨天已公告,《捉妖記》將繼續上映1個月,預計9月16日下片,企圖超越今年以24.26億元票房高踞冠軍的《玩命關頭7》(陸名《速度與激情7》),把第1名留在大陸影壇。

  • 《捉妖記》票房破86億元 白百何成票房女王

    上映半個月,電影《捉妖記》的票房節節高升,電影公司今天(1日)下午4點透過電影官方微博宣布票房已飆破17億元(人民幣,下同),約86億7316萬元新台幣,再創華語票房新記錄,與目前以19億7677萬元名列大陸票房第2名的《變形金剛4:絕跡重生》只差2億多元。由於《捉妖記》進入第2周後,單日票房平均為5000萬元,業界認為這個周末的票房,是該片能否超越《變形金剛4》的關鍵。 \n \n對於《捉妖記》的好成績,白百何以「喜極而泣」形容自己的心情。事實上,從2011年她和文章主演的《失戀33天》,以3000萬元製作費創下3.5億元票房至今,包括和彭于晏合作的《分手合約》、與張孝全演出的《被偷走的那五年》,2013年和葛優演出的《私人訂制》票房更高達7.16億元,現在又有《捉妖記》錦上添花,白百何總計扛了30億元票房,也讓她成為華語片的「票房女王」。

  • 女兒變形記!出國將她託給爸媽 回來後竟.....

    現代人工作忙碌,有時候甚至忙到沒辦法準時下班去幼稚園接小孩,如果想請保姆幫忙照顧,又很花錢,於是就常常會拜託爸媽幫忙帶一下孫子,一名大陸網友就分享了請爸媽帶孩子的趣事,當時因為需要出國工作,於是將寶貝女兒暫時送回老家,託父母照顧,但當他回來時,卻發現女兒好像不是同一個人了...... \n幾個月後工作終於結束,這位網友終於風塵僕僕地回家了,但他卻發現來迎接自己的女兒,竟然變胖了,還差點認不出來,女兒雖然胖了一些,不過小時候是發育期,俗話不是說「能吃就是福」嗎?更何況是爺爺奶奶的愛心,怎麼能拒絕呢?

  • 逾半學生瘋醫美 寒假上演變形記

    逾半學生瘋醫美 寒假上演變形記

     原本寒暑假就是學生整型的旺季,今年大陸寒假特別長,展開「變形記」,成為學生最熱門的假期活動之一。據了解,目前醫院整型美容中心的顧客群,學生就占了5成以上的比例。不少醫院還把其他客群的手術時程延到寒假後,先服務學生們。 \n 據《蘭州晚報》報導,蘭州大學第二醫院(以下簡稱蘭大二院)整型美容科門診最近人滿為患,前來諮詢的人大排長龍。「再有1年多就要畢業了,求職的時候當然是越漂亮越好」,一名大學音樂系大三的女學生,身材高挑,長相甜美,但仍在媽媽的陪伴下到醫院了解整型細節。期望「美上加美」的她說,一直希望有雙大眼睛。 \n 另一名大四女學生說,「我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雖然今年7月就要畢業了,但幾次失敗的面試經驗讓她痛定思痛,下定決心走進醫院,提升自己的就業競爭力。 \n 「寒暑假整型的學生族群,比平時多出1倍」,蘭大二院整型美容科主任張選奮說,長假期間前來醫美報到的客群主要分有兩種,一是準大學生,另一類則是即將步入社會的應屆畢業生,為了讓出時間給這些學生族群,院方多半會將普通消費者的手術時程延到寒暑假之後再進行。 \n 一位蘭州軍區總醫院整型美容中心的工作人員也表示,近2年,寒暑假都是整容旺季,其中70%來諮詢的人都是學生或學生的家長。

  • 台灣變形記 金枝演社控訴不義

    台灣變形記 金枝演社控訴不義

     收斂幸福爛漫氛圍,略去歡快歌舞表象,擅於呈現俗擱有力、台式歌舞喜劇作品的金枝演社蛻變了。在新作《台灣變形記》中,導演王榮裕以近年台灣社會所發生不公義新聞事件為靈感,呈現官商勾結、強徵土地、正義公理與真相難彰的社會真實樣貌。 \n 「以前我的戲,講的都是台灣的美好價值與希望,但這些年,這些微小美好慢慢流失了,我不能不面對,於是決定勇敢站出來,有人說我這樣太直白、太革命,但假使我們現在不講,以後可能沒機會了啊。」王榮裕以感慨又憂心的語氣說著。 \n 《台灣變形記》的故事從一個純樸小鎮開始說起,世代務農的百姓們原本安居樂業,卻在政府打著經濟發展的大旗下漸漸失去土地與笑容,黑白兩道的財團惡霸都在搶著徵收土地,新建的高樓工廠慢慢汙黑了空氣與大地,安身立命的居所充滿威脅與死亡氣息。 \n 此時,一位滿腔熱血卻少根筋的李組長出面調查,過程驚險爆笑又荒謬,卻喚醒了小鎮上一群感怒不敢言、以為委屈就能求全的百姓,終於鼓起勇氣挺身而出,勇敢捍衛自己堅信的、渺小的、即將被剝奪的價值。 \n 王榮裕坦言,劇中許多的情節與角色原型都來自近年台灣新聞上的人物與事件,「歡迎對號入座。」其中包括大埔案、鄭太吉案、選舉惡鬥查稅、香港黃色雨傘等,「這戲,正是這些社會事件給我的靈感刺激與反省。」 \n 在王榮裕眼中,台灣最美好的價值在於民主自由與對未來充滿希望的氛圍,但這些年不斷見到強權、霸權主宰了台灣社會的價值,還有不受重視的人權、法治與公義,王榮裕感覺十分焦慮,「如果大家對公民意識的自覺遠遠不足,如何捍衛社會公義的最後防線?」 \n 或許太焦慮也太動氣,過往在王榮裕作品中的幸福歡笑氛圍,這次轉為荒謬又可悲的歡笑。「那些人都不在乎別人怎麼活了,我們何苦擔心他們死。既然現實求不到正義公理,戲裡必然要求得啊。」 \n 《台灣變形記》將於10月10日至12日在台北南海劇場演出。王榮裕說:「我要讓觀眾看完,走出劇場,心裡有著一種行動的覺醒。某個程度上,這齣戲不是編出來的,這是社會寫實劇。」

  • 台灣變形記票房欠佳 金枝催票

     金枝演社全新作品「台灣變形記」將於雙十節3天連假演出,票房卻不如預期,讓導演王榮裕百思不解,也展開全力催票行動。 \n 成立21年的金枝演社,被譽為「台客天團」,歷年作品都緊貼著台灣脈動、共同成長,傳達對土地的熱愛與自省。 \n 「我對未來很焦慮,也因為這份焦慮,驅策我想做一齣不同於以往的戲」,眼見強權、霸權主宰台灣社會,人權、公義遭到侵蝕,王榮裕的憂心寫在臉上,「如果,大家對公民意識的自覺遠遠不足,如何捍衛社會公義的最後防線?」王榮裕的大哉問就是「台灣變形記」的關鍵核心。 \n 「台灣變形記」諸多角色原型,都是大家熟識的台灣民眾甚或新聞人物,包括有眼高手低的市長、魚肉鄉民的財閥惡霸,還有敢怒不敢行動的花枝、以為委曲求全就能換得平靜的珍珠,貪財怕死的崑伯夫妻、單純想捍衛土地又無能為力的阿星,以及最為關鍵的李組長。 \n 一趟正義的冒險之旅,善良與邪惡的蓋世對決,金枝演社展開與觀眾對話、喚起自覺,由人文土地關懷出發,表現手法上,則是金枝作品中罕見的殘酷揭露。 \n 不過,受到九合一選舉衝擊,「台灣變形記」票房表現不如預期。為了讓更多人看到這齣好看又發人深省的好戲,金枝即起鼓吹「全民買票、搶救台灣」,也呼籲各界舊雨新知,共同加入拜票、催票行列。 \n 「台灣變形記」將於10月10日至12日在台北市南海劇場演出。1030928 \n

  • 投書-學霸班 教育變形記

     近日,重慶外國語學校第一屆「出國班」,55人總共已經收到了來自美國等地高校108封錄取通知書,於是,該班被稱為「學霸班」,引起坊間熱議。 \n 「學霸班」受到關注,並不是因為素質教育的推行,而是源於高升學率,以及指日可待的境外優質的教育資源。從表面上看,「學霸班」的同學們除了高二花費大量時間應付會考、SAT、托福以外,在實習、做公益活動、策畫社會活動上也投入了不少精力,這區別於「以分數論英雄」的高考。可是,「學霸班」的成功,依然是應試教育的「變形記」,而不是素質教育的成功。 \n 炒作以出國升學為目標的「學霸班」,隱伏著一條環環相扣的利益鏈。所在中學借此提高影響力,一方面既可以在將來的生源爭奪戰中力拔頭籌,另一方面也可以為將來提高「出國班」收費標準、擴大「出國班」辦學規模打下基礎。 \n 出國留學仲介、教輔機構也可以借此機會招攬生意,將「教育經濟學」越燒越旺。 \n 「學霸班」看似光鮮的背後,有著哪些不為人知的隱情?近年來,在境外學習的中國留學生越來越多,中國「小留學生」甚至成為國外校園一道特別的風景線。 \n 雖然留學教育在中國被深度開發了,但是,留學前的教育卻是極其單薄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篇空白。以近期在美國超速被捕的留學生周遠為例,規則意識和公共精神的缺失,留學生在境外的生活讓人擔憂。 \n 因此,關注「學霸班」,不能停留於高升學率,而是應該關注它究竟教會了學生什麼。如果只教會了學生應付考試、獲取高分,而不是真正的素質教育和人格教育;這樣的「學霸班」,不過徒有其表罷了。

  • 時論─文學卡夫卡,大學生卡不卡

     卡夫卡的《變形記》一直是各大學必讀的經典文學。此一荒謬、幽默又悲傷的黑色寓言,精準地描繪了人如何遭受異化,成為資本主義掛帥的世界中所拒斥的「非人」。小說主角葛里格一覺醒來莫名成了一隻蟲,卻不願成為家裡負擔,一心只想要掙扎爬出房間去上班,但沒有工作能力的他只是條寄生蟲。從門縫裡看見蟲身的家人與雇主,掩不住心中的詫異與厭惡,甚至不顧葛里格半個身子還卡在門間,無情地將他推擠入房,門用力一關,屋子終於恢復了寂靜,眾人又可以在關上的房門之外,繼續過著文明、乾淨而有教養的生活。 \n 近來的澳洲台勞事件,姑且不論媒體如何移花接木,將多位學生化做一人,這則報導引發的風波,正重現了《變形記》裡對「非人」的拒斥與歧視。 \n 首先,各個報導在標題處不斷強調台生到澳洲擔任屠夫,除了強調屠夫是不用知識、耗費體力的勞動活,將高知識與高密集勞動對立,更重要的是對屠夫的刻板印象與歧視:「屠夫」不再只是中性的職業,而是某種修辭,透過隱喻等同於「野蠻、落後、獸性」,是從人墮落成非人的中間地帶。此外,台灣長久以來對於外勞的刻板印象,也不比屠夫好到哪去,更是讓人一聽到「台勞」兩字便驚恐詫異,像是看見門縫中的蟲,急著把這些大學生推回房間裡。 \n 但是,我們也別忘記另一套人蟲修辭學:早在台勞事件以前,台灣輿論早把大學畢業生變形成蟲,批評現在的年輕人經不起挫折,不願去闖蕩,待在家中當寄生蟲、米蟲,拖垮國家競爭力。升學至上與金錢掛帥的社會教導學生,不成功,便不成「人」。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而不想當魚肉任人宰割的這群大學生,選擇到澳洲當屠夫了,卻又惹來一身羊臊。諷刺的是,這群大學畢業生不但是隻蟲,還是自己所屠宰的羊:當他們遠赴澳洲在屠宰場剝羊皮時,殊不知社會也把他們當成「替罪羊」,也想剝他們的羊皮。面對中國強權崛起、國際外交挫敗、物價油價飆漲、經濟衰退與政治內耗空轉種種危機,台灣累積的衝突與壓力正好找到了這一群「替罪羊」作為出口。 \n 台灣的大學畢業生,或許不需讀到卡夫卡,想必也能明白到處「卡卡」的生存處境:卡在落地生根與全球流動之間,卡在上班打卡或出國打工之間,卡在現實與夢想之間,也卡在多重的人蟲修辭之間。猶如卡夫卡變形記裡「卡門」而動彈不得的葛里格,裡外「不是人」,成了卡卡獸。在《變形記》以及台勞事件裡,再度見證「人」的傲慢,透過暴力的修辭定義,複製歧視、劃分界線,把外勞、屠夫、動物、蟲子等都丟入「非人」的框架裡,粗暴地把房門一關,不去理解與認識這背後更大的全球勞力流動問題。 \n 或許,真正卡住的,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老舊思維,是人本主義以人為尊的傲慢,是對於「非人」的恐懼、歧視與刻板印象。(作者為台灣大學外國文學系博士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