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變調鳥的搜尋結果,共07

  • 李錫奇享美名 台灣藝壇變調鳥

    李錫奇享美名 台灣藝壇變調鳥

     藝術界「變調鳥」,藝術家李錫奇日前辭世,享壽81歲,讓人無限哀思。李錫奇生前除創作外,更於70至90年代經營畫廊,引入海外重要華人藝術家如趙無極、朱德群、蔡國強等作品,也積極為台灣新生代藝術家策展,帶動台灣藝術界新活力,影響台灣藝術創作甚巨。 \n 金門籍首位國家文藝獎得主李錫奇一生愛金門、愛朋友、愛藝術,2009年前總統馬英九更邀請李錫奇出任政府藝術政策顧問。李錫奇為現代藝術留下眾多作品也為後輩留下一句最經典名言是「現代藝術的精神是讓藝術家創造規矩,不是讓規矩來限定藝術家的創作」。 \n 李錫奇1958年與畫家共組「現代版畫會」,亦為「東方畫會」中後期重要成員,可說是一種對東方文化「本位」的堅持,形式從版畫、水墨、抽象書法、漆畫、複合媒材至裝置皆有涉獵,他趕上了現代藝術運動熱潮,曾接連開過4間畫廊,超過半世紀的創作與不斷的自我挑戰,在台灣藝壇享有「變調鳥」的美名。 \n 李錫奇的藝術創作人生,標誌了一個時代的現代性發展,對台灣藝術有巨大貢獻,也是台灣現代藝術史具體而微的縮影。1998年李錫奇與蔡國強初識,拉起了這條因緣際會的線,埋下6年後金門碉堡藝術館的種子。 \n 李錫奇形容蔡國強:「在藝術上的成就,就像高行健在文學上的地位一樣,是少數有國際知名度的華人藝術家。」世界上重要國家的知名美術館、博物館幾乎都有展過他的作品。

  • 走在藝術尖端 畫壇變調鳥 李錫奇版畫精湛

    走在藝術尖端 畫壇變調鳥 李錫奇版畫精湛

     台灣現代繪畫運動1950、60年代中期達到高峰,李錫奇是其中一位重要的參與者,該運動改變了台灣當時的創作方向。從近代的中國角度來說,也是一次徹底顛覆「寫實」、「改革」思維,進入「變異」、「超越」的典範革命時代,李錫奇始終走在藝術時代前端。 \n 藝評家蕭瓊瑞說:如今在巨匠身影的榮光中,仍然維持生猛的創作活力者,李錫奇無疑是少數中的一位。細數這位畫壇「變調鳥」的藝術歷程,恰恰反應近代中國美術現代化追求的具體思維變遷;同時,更突顯了李錫奇這樣一位出生素樸、生性敏銳的傑出藝術家。作品表面濃烈、多彩的色焰,卻堅守永行的本位思維,在80載的生命中,呈現了他原質的生命底蘊用萱冒險、精進不懈、靈思泉湧的藝術特徵。 \n 1958年有10位美國版畫家在「中美協進會」的邀請下來台灣展出,同時展出的還有李錫奇兩位學長秦松和江漢東的作品。這場現代中美版畫展的展出作品,給予當時人仍沉醉在反共抗俄主題下的台灣傳統木刻版畫界一次相當大的衝擊。在隔年年底,李錫奇等人正式組成「現代版畫會」,成為推動台灣版畫創作現代化最重要的一股力量。李錫奇的作品,首次被社會大眾較明確的認識,並從此展開他豐富,多變的藝術行動,贏得畫壇「變調鳥」的稱號。

  • 畫壇變調鳥 李錫奇 個人畫廊將開幕

    畫壇變調鳥 李錫奇 個人畫廊將開幕

     國際級現代藝術大師、有「畫壇變調鳥」美譽的李錫奇,即將擁有專屬展出個人畫作的嶄新空間。位於台北市仁愛路4段443號1樓的「李錫奇藝術中心」,訂於8月15日下午2點至6點舉行開幕茶會。 \n 「李錫奇藝術中心」創辦人是一位香港上市企業負責人,他是李錫奇的知音。這位企業家在了解李錫奇創作生涯及作畫理念之後,深深被李錫奇包括彩墨、漆畫等的作品所吸引,經過不斷地拜訪和溝通,終於用誠意打動畫家本人同意成立藝術中心。未來「李錫奇藝術中心」將是豐富而多元的,不僅是一個畫廊,它可以稱之為個人美術館,透過永續的個人作品展示,讓大眾有機會在此悠閒的場所觀賞、了解並收藏李錫奇的作品。 \n 畫壇「變調鳥」李錫奇,不斷創新突破,以反傳統、反繪畫性,及反格律的行動,來完成一幅幅既是傳統、又是繪畫性、充滿格律化趣味的作品,深深感動著藝術愛好者。他同時更是台灣現代藝術重要的推手。他為使台灣藝術與國際接軌及本身對藝術的熱愛而創辦畫廊,是第一個以民間畫廊邀請已在國際知名的趙無極、朱德群、常玉等藝術家作品在台展出。從1978年至1990年間先後組成的「版畫家」、「一畫廊」、「環亞藝術中心」以及「三原色」等畫廊,透過李錫奇的經營,填補了70年代鄉土運動抬頭到1984年台北市立美術館成立之前現代藝術活動的空白,啟發了下一波新生代藝術家的成型,更扮演了時代文化藝術交流的仲介角色。因李錫奇對台灣藝術的貢獻,前總統馬英九在就職其間,特聘請李錫奇為國策顧問。2012年獲頒「國家文藝獎」。 \n 李錫奇從「鬱黑、本位、後本位、風起水湧」將中國古老漆的應用,第一個應用在現代繪畫的材質,及他的現代水墨作品,建立了他作品磅礡的氣勢及鮮明獨特的繪畫風格,從內心觸動產生的震撼力,被許多藏家及企業家所青睞。洽詢電話:(02)2771-1718。

  • 李錫奇新浪潮尖端的畫壇變調鳥

    李錫奇新浪潮尖端的畫壇變調鳥

     「他的傳記是歷史的一部分。」是廿世紀法國著名作家羅曼羅蘭對貝多芬的最高讚嘆。這句話同樣也能用在李錫奇身上,不論在藝術上、歷史上的成就,他的成就都是不可抹滅的。五月史博館特別策畫的「本位‧色焰─李錫奇八十回顧展」,讓民眾深入了解這位被稱作畫壇的「變調鳥」展翅翱翔的亮麗姿態。 \n 李錫奇1938年出生於金門古寧頭的,畢業於臺灣省立臺北師範學校藝術科。1958年與陳庭詩、楊英風等人共組「現代版畫會」,亦為「東方畫會」中後期重要成員。李錫奇不僅是一位創作者,同時也曾經營畫廊,拓展國內現代藝術展出的環境與機會,讓臺灣藝術家與國際間可以交流與觀摩,加上對現代藝術理念的堅持,延續畫會時代的藝術家角色。 \n 吸收西方知識卻不忘本 本位系列思想創新突破 \n 在李錫奇藝術生涯中,他以個人敏銳的藝術嗅覺,靈活掌握形式、符號、材質,將方、圓的哲學思考,開創了「本位」系列進行運作與發表。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台灣正接收西方對經濟、政治的援助,因此社會中普遍充斥著西方化傾向,再加上為了逃離當時台灣嚴厲的政治文化,進而走向更為自由、開放的環境,西方各種藝術思維也紛紛湧入。值得注意的是,在這股西化的藝術浪潮中,曾經被尊為台灣現代藝術精神導師的李仲生,卻正確地意識到在這股風氣下所面臨的矛盾和危機,因此特別強調中國畫家現代藝術創造的「東方本位」。福建台灣文化中心主任劉登翰提到,李仲生在他設於安東街的畫室中,反對學生純粹的模仿、臨摹或抄襲,即使是心儀的西方名家的畫作,也不讓學生觀看其作品,反對傳統所謂的「師承」。他只用心理啟發的方式,誘導學生從自己的心性感悟出發,畫別人和前人沒有的東西,去發現存在於自己生命中潛在的藝術特質。而這「東方本位」概念的提出,對始於「安東街畫室」的「東方畫會」諸成員,有著相當深遠的影響。 \n 之後,被李仲生視同弟子的李錫奇,把他赴日本展出並獲獎的一組版畫,命名為「本位」。而此後的一系列創作,李錫奇也一直以「東方本位」為目標。他從西方抽象主義開始,一路探索:歐普、普普等面貌,更結合中國宮殿圖案造型,也從書法裡找到了嶄新視覺語言的質素,嘗試以草書入畫與純粹線條的構成,將漢字筆意與氣勢,轉化成遠近空間,使書法的氣韻內涵溶入現代藝術語彙中,甚至將娛樂用的骰子等賭具,透過放大、重新排列等手法,讓其轉化成富有秩序和美感的藝術品,他總是能在不同形式的創作裡,向世人呈現最大的可能性。藝評家蕭瓊瑞曾這麼讚譽他,「李錫奇是中國美術現代化運動在戰後台灣發展歷史中,最具行動力的一位傑出藝術家;也是在當今前衛藝術創作手法極度翻新的新浪潮下,始終能站立浪頭,以不離民族本位的思考、進行多元變異的現代表現,完全跨越了媒材與藝種的拘限,成就動人作品的重要藝術家。」 \n 漆畫系列獨領風騷 水墨細語溫柔婉約 \n 歷史的縱深,常能啟發人的心靈,注入新的創作泉源,而李錫奇也接收到這股清流。1990年,李錫奇有緣前往湖北荊州美術館參觀,除了領悟西周楚文化的魅力外,同時也引發了他對「漆畫」的興趣,並開始將漆運用於作品之中。 \n 漆器是中國傳統的工藝形式之一,普遍用於瓶、盒等日用品上,而這些畫在漆器上的圖樣,俗稱「漆畫」。 \n 從最早的「鬱黑之旅」開始,李錫奇巧妙地運用這個古老的工藝技法,利用漆黑厚重的皺褶、光亮的肌理,在現代結構與原始圖騰交替融會之中,重寫漆畫的表現方式。除此之外,他亦採集民間藝術形式中匾額、春聯結構的語彙,其「後本位」、「再本位」漆畫系列,以拆解書法的抽象美感、並置的符號圖象,以及融合匾額、春聯的形制結構,將牌匾文化「並融」成藝術家自由組合的語言。他的作品體現個人一貫的藝術理念,融合東方傳統與西方現代思潮,汲取當代生活的養分,形成鮮明多變的創作樣貌。台灣師大美術研究所教授王秀雄也曾指出:「『鬱黑之旅』,充分掌握了材質的自我述說。那大片的黑色有機形不僅在畫面蠕動,令人覺得還會自我發展、分化與繁殖。再者,那大片的黑色,在不同大小、不同方向的皺紋肌理中,譜出了很豐富的黑色調子,激起吾人無限的情趣。」 \n 最後,在李錫奇數十年的創作生涯中,不可忽略的是一批以手繪直接完成的「墨語」系列。事實上,這系列畫作是和「漆畫」同一時期產出的。不同於漆畫的層層製作和版畫的間接手法,揮筆及就的水墨系列,猶如藝術家的素描、速寫、不打草稿,更像是畫家創作生活中的私密札記,不僅沉實含蓄,又簡明深刻,若拿音樂來比喻,相較於漆畫的重力音樂,墨語系列就是輕靈婉約的輕音樂。 \n 書法、漆畫、水墨都是中國傳統的一種藝術型態,可說是一種對文化「本位」的堅持,李錫奇憑藉著這個不變的立場,以他豐富多變的創意與對創作媒介的驚人發現力,為「本位」及其後來的作品譜出了新篇章。宋代禪宗大師青原行思曾提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這句話也能完好地用在李錫奇身上,其書法已非書法、漆畫已非漆畫,水墨已非水墨,但其實仍都在,這正是對媒材已經完全領悟透徹才能達到的境界,也正是他的創作獨特且成功的關鍵。 \n 李錫奇出生以來,便不斷地追尋創新的藝術媒介和技法,當同世代的藝術家朋友都已經進入「穩定」階段時,李錫奇仍像一團在風中搖曳的火光,隨時可能產生驚人的火花,並綻放出耀眼的「焰光」。「本位‧色焰─李錫奇八十回顧展」將於6/5結束,也是欣賞李錫奇獨特風格之藝術風采的最後時光。

  • 「沖之鳥礁」變「沖之鳥」  海巡署新聞稿變調

    「沖之鳥礁」變「沖之鳥」 海巡署新聞稿變調

    針對日媒報導我海巡署撤回沖之鳥海域護漁船隊一事,海巡署今晚過新聞稿否認,表示該署並未接獲行政院撤回沖之鳥護漁行動的指示,護漁船艦仍將依規畫持續執勤至本月底才返航,後續再視漁船作業狀況,將沖之鳥礁海域列入年度公海巡護範圍,以確保我國漁民權。 \n \n但耐人尋味的是,520新政府走馬上任前,海巡署等政府機關都以「沖之鳥礁」稱呼,昨晚的新聞稿則改稱「沖之鳥」,已不見「礁」字。海巡署的解釋指出,是因行政院今日下午對沖之鳥「會尊重聯合國島嶼界限委員會的決定,在決定未出爐前,在法律上沒有特定的立場」的宣示。該署只管護漁,至於是島或是礁應由行政院或外交部來定調。 \n \n期間,我護漁船隊在沖之鳥礁附近海域與日方公務船多次透過廣播喊話,互別苗頭,但雙方都能保持理性,未發生衝突事件及日方強勢干擾我國漁船作業情形。上周,海巡署已派出「苗栗艦」前往沖之鳥礁換防宜蘭艦,預訂明(24)日再由「高雄艦」駛抵接替苗栗艦,仍維持2船1艦執勤。

  • 魚死鳥飛水流光 台糖生態池初衷變調

    台中市東區台糖用地因建商開挖後廢棄,形成三公頃大水池,市府規劃以生態池為主軸,推動週邊開發,不料,最近池水乾枯,魚死光鳥飛走,居民質疑週邊民間建案切斷地下水層水脈肇禍。市長胡志強則以大陸河南某工地,因保護小燕子停工的故事,想到台糖生態池,沒有落實保護,湖泊生態遭破壞,相當可惜。 \n台中市長胡志強週一(十七號)在市政會議,和主管們分享洪蘭女士人文素養、從小培養的文章,提到大陸河南某工地因保護小燕子而停工的故事,讓他想到東區台糖用地生態池,因為沒有落實生態保護,導致湖泊生態原貌遭破壞,相當可惜。胡志強說,東區台糖用地大水池,因為建商開挖後廢棄,關閉十年以上,自然形成一個有水草、魚類、昆蟲棲息的生態池。他曾指示相關單位,主動保留生態原貌。不料,後來施工單位進駐,包工、挖土機進入施作,三個月後,鳥飛走、魚死亡,大水塘水流光,和當初為了要保存湖泊生態原貌,還要在湖泊旁蓋旅館的理想差很大。他指出,保護生態原貌的觀念,包商是否貫徹?市府相關單位有否告訴包商,如何施作才能兼顧工程,又兼顧生態池保存?如今生態驟變,胡志強直說,相當可惜。 \n市府地政局長曾國鈞坦承,台糖大水池約四公尺深,附近建商建案地基達十六公尺深,還開挖十公尺的井,水往低處流,可能因此造成台糖生態池消失,的確影響原本規劃,將依市長保護生態的指示,重新思考未來開發方向。 \n \n \n \n

  • 創世募款送贈品 家長成憤怒鳥

    創世募款送贈品 家長成憤怒鳥

     創世基金會高雄分會發起「一幣之力」募款活動,引發部分家長不滿,指孩子為了得到憤怒鳥布偶贈品而吵鬧不休,善行變調成了不樂之捐。分會護理長周冠華認為「不樂之捐」說法太沉重,強調迄今不曾聽聞有家長抗議。 \n 議員童燕珍昨在市政總質詢指出,此活動是募集十個十元硬幣及一張百元紙鈔貼在紙卡上,即可獲得會發出聲音的憤怒鳥布偶。有數十所國中小響應這項募款活動,向創世索取紙卡分送給學生。 \n 有低收入戶及單親家庭家長不堪孩子吵鬧轉而向她陳情,雖然未強迫捐款,但由學校發交給學生,學生之間彼此會比較,形成階級之分,扭曲了慈善的美意,對「連營養午餐都繳不出錢」的家長是沉重負擔。 \n 童燕珍說,不少學校知悉她在調查此事,還透過家長團體語帶恫嚇:「這可是很有社會影響力的社團喔」盼她封口不質詢此事。 \n 周冠華聽聞有家長不滿感到訝異,指這次活動由朝陽慈善會掛名主辦,十月發起活動後,反應熱烈,只接過家長探詢「是否確屬創世的活動?」 \n 周冠華表示,這次活動設計募款送贈品,是考量家長會給孩子們買玩具,若買玩具又能做善事,兼具教育意義。基金會透過校慶設攤位,或學校主動連繫等方式發送卡片,絕無強迫捐款情形。 \n 市長陳菊答覆,關心植物人是生命教育方式之一,但以愛心卡換玩具捐款方式並不妥,社會局對所有募款活動應該公開透明。 \n 教育局長鄭清輝表示,捐款活動是可以培養孩子關懷弱勢,但孩子並沒有經濟能力,捐款活動應建立在自由基礎,避免失去愛心本意,更不要以物資引誘孩子行善,慈善團體進入學校及學校發動募款方式應檢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