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豆島的搜尋結果,共06

  • 雙雁會 白額雁、凍原豆雁跨海澎湖相見歡

    群居的雁鮮少單獨行動,澎湖鳥友近日驚見1隻白額雁與1隻凍原豆雁千里跨海澎湖島相見歡,兩鳥形影不離彷如情侶雙飛雁,難得一見的奇景傳為笑談。 \n \n 白額雁,俗稱大雁,分布在西伯利亞、北美洲北部、歐洲、日本、中國黑龍江、遼寧、新疆等地,中國特列為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n \n 凍原豆雁,台灣稀有的冬候鳥,全球分布於歐亞大陸的寒帶苔原,東亞族群冬季主要遷移至日本、朝鮮半島、中國等地;外觀與寒林豆雁非常相似。 \n \n 澎湖群島是候鳥度冬過境的中繼站,目前正值冬候鳥北返的季節,成群結隊的雁鳥會選擇在澎湖短暫落腳歇息,鳥友們歡喜賞鳥多有收穫。 \n \n 一群愛鳥人士組成臉書好友「澎湖快樂鳥日子」,隨時發布地方鳥訊公告周知,屢屢有驚喜大發現。 \n \n 連日鳥友指出,有1隻凍原豆雁已飛來澎湖長達5個月之久,多在成功水庫棲息,平日總是孤單隻影獨自優游穿梭草叢間,型態貌似落寞孤獨。 \n \n 22日又發現1隻落單的白額雁出沒在興仁水庫旁,詎料昨日鳥友們居然看見白額雁展翅飛往成功水庫與凍原豆雁作伴,這是不同雁鳥族群間少有的現象。 \n \n 驚豔畫面及心情留言迅速塞爆臉書,網友們笑稱兩鳥是千里姻緣一線牽,跨海澎湖來相會,雙雁一步一趨形影相隨好恩愛,天賜良緣情定澎湖灣。 \n \n 也有網友不同解讀,兩隻落單孤雁,同是天涯淪落人,哥倆好一對寶,他鄉遇故知,出門靠朋友。 \n \n 大夥好羨慕拍攝到雙雁會珍貴照片的鳥友,直呼實在太幸運了。

  • 新故鄉願景-嘉義 嘗豆香聞墨香 島呼冊店顧食安

    新故鄉願景-嘉義 嘗豆香聞墨香 島呼冊店顧食安

     嘉義市的後火車站地區,地方耆老稱為「北港車頭」。早年通往北港的台糖鐵路設站於此,糖業興盛時期商家林立,北嶽殿與玄武真宮等民間信仰香火鼎盛,但隨著糖鐵停駛及北興路橋興建,風華不再。 \n 青年返鄉 翻轉嘉義 \n 在這個充滿豐厚的人文故事與歷史風采的社區,一群20、30歲的青年租下一棟60年的木造老房子,經營「島呼冊店」(豆腐書店的台語發音),希望創造一個促成更多年輕人留在嘉義發展的環境。 \n 在《中國時報》與正聲廣播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節目中,「翻轉嘉義工作隊」成員林詩涵及葉蕙瑄接受主持人《中國時報》執行副總編輯張瑞昌訪問,分享她們的理想及面臨的挑戰。 \n 社工出身的林詩涵說,嘉義是個很有趣的地方,不像其他城市有那麼多高樓大廈,「不用把頭抬很高就可以看到天空」,生活步調也慢。2014年一群朋友協助她參選嘉義市長,落選後大家思考尋常百姓能為嘉義做什麼,就成立工作隊。 \n 她點出,嘉義就業機會少、薪資水準低,需要創造讓年輕人可以在這個城市發揮的空間。「希望跟嘉義朋友一起來討論,讓更多年輕人提出對這個城市的想像,思考自己想過怎樣的生活。」 \n 自製豆漿 關懷小農 \n 工作隊每個月選定一個議題(包括性別、教育、食農等)舉辦活動,介紹這些議題與大眾生活的關係。林詩涵說,嘉義缺乏一個公共議題的討論空間,工作隊也覺得四處借場地很難做到在地扎根,得知在北興街開咖啡店的朋友想關店後,就決定接手。 \n 去年7月開始營業的「島呼冊店」是個結合豆香(農業)、書香(閱讀)及生活(議題)的空間,店內的豆腐坊向從事友善耕作的小農購買黃豆,用鹽滷取代石膏,每天限量製作新鮮豆漿及豆腐。林詩涵說明,希望跟消費者對話,讓大家關心食物、環境和自己的連結,同時看到台灣雜糧作物農戶的困難。 \n 他們也利用書店每周三舉行的讀書會推廣食農教育,當天她們安排共食活動,選擇友善耕種的台灣在地食材,用簡單安全的方式烹煮,讓參與者了解安心食材不難取得。 \n 店內書籍不論新舊都標原價,購書者讀完後可以選擇留下書或把書拿回來全額退款。林詩涵表示,「書的價值是內容,而不是外觀新舊;讓消費者可以還書退款,是希望書能夠被更多人分享,讓不太有條件買書的人也能享受閱讀的樂趣」。 \n 開課輔班 照顧弱勢 \n 島呼冊店成立前,葉蕙瑄就為弱勢家庭孩子開辦課輔班,也透過遊戲增強孩子情緒控制能力,帶領他們認識社區。她指出,北港車頭社區很多小孩假日就跟著父母進香領便當,他們的偶像是官將首、八家將,這些孩子得不到公平的教育機會。 \n 葉蕙瑄表示,課輔班是免費,要交押金,小朋友正常上課學期終就全數退還,「但一學期300元的押金,還是有一半的孩子拿不出來」。另外,她們算是社區的外來者,要讓家長同意送小孩來課輔班,也有困難,目前每周一次的課輔班有5個學生。 \n 另外,他們試辦社區刊物「橋下騷動」,也參與保存舊嘉義市公所的行動。被問到「翻轉」成果,林詩涵坦言,一年多來做的事情有限,很多時候是從錯誤及挫敗中找到出路。「我們這群年輕人希望從自己做起,證明實踐理想及對這個城市想像的同時,也能養活自己」,期望每個回到嘉義的年輕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

  • 嘉義 嘗豆香聞墨香 島呼冊店顧食安

    嘉義市的後火車站地區,地方耆老稱為「北港車頭」。早年通往北港的台糖鐵路設站於此,糖業興盛時期商家林立,北嶽殿與玄武真宮等民間信仰香火鼎盛,但隨著糖鐵停駛及北興路橋興建,風華不再。 \n在這個充滿豐厚的人文故事與歷史風采的社區,一群20、30歲的青年租下一棟60年的木造老房子,經營「島呼冊店」(豆腐書店的台語發音),希望創造一個促成更多年輕人留在嘉義發展的環境。 \n在《中國時報》與正聲廣播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節目中,「翻轉嘉義工作隊」成員林詩涵及葉蕙瑄接受主持人《中國時報》執行副總編輯張瑞昌訪問,分享她們的理想及面臨的挑戰。 \n社工出身的林詩涵說,嘉義是個很有趣的地方,不像其他城市有那麼多高樓大廈,「不用把頭抬很高就可以看到天空」,生活步調也慢。2014年一群朋友協助她參選嘉義市長,落選後大家思考尋常百姓能為嘉義做什麼,就成立工作隊。 \n她點出,嘉義就業機會少、薪資水準低,需要創造讓年輕人可以在這個城市發揮的空間。「希望跟嘉義朋友一起來討論,讓更多年輕人提出對這個城市的想像,思考自己想過怎樣的生活。」 \n自製豆漿 關懷小農 \n工作隊每個月選定一個議題(包括性別、教育、食農等)舉辦活動,介紹這些議題與大眾生活的關係。林詩涵說,嘉義缺乏一個公共議題的討論空間,工作隊也覺得四處借場地很難做到在地扎根,得知在北興街開咖啡店的朋友想關店後,就決定接手。 \n去年7月開始營業的「島呼冊店」是個結合豆香(農業)、書香(閱讀)及生活(議題)的空間,店內的豆腐坊向從事友善耕作的小農購買黃豆,用鹽滷取代石膏,每天限量製作新鮮豆漿及豆腐。林詩涵說明,希望跟消費者對話,讓大家關心食物、環境和自己的連結,同時看到台灣雜糧作物農戶的困難。 \n他們也利用書店每周三舉行的讀書會推廣食農教育,當天她們安排共食活動,選擇友善耕種的台灣在地食材,用簡單安全的方式烹煮,讓參與者了解安心食材不難取得。 \n店內書籍不論新舊都標原價,購書者讀完後可以選擇留下書或把書拿回來全額退款。林詩涵表示,「書的價值是內容,而不是外觀新舊;讓消費者可以還書退款,是希望書能夠被更多人分享,讓不太有條件買書的人也能享受閱讀的樂趣」。 \n開課輔班 照顧弱勢 \n島呼冊店成立前,葉蕙瑄就為弱勢家庭孩子開辦課輔班,也透過遊戲增強孩子情緒控制能力,帶領他們認識社區。她指出,北港車頭社區很多小孩假日就跟著父母進香領便當,他們的偶像是官將首、八家將,這些孩子得不到公平的教育機會。 \n葉蕙瑄表示,課輔班是免費,要交押金,小朋友正常上課學期終就全數退還,「但一學期300元的押金,還是有一半的孩子拿不出來」。另外,她們算是社區的外來者,要讓家長同意送小孩來課輔班,也有困難,目前每周一次的課輔班有5個學生。 \n另外,他們試辦社區刊物「橋下騷動」,也參與保存舊嘉義市公所的行動。被問到「翻轉」成果,林詩涵坦言,一年多來做的事情有限,很多時候是從錯誤及挫敗中找到出路。「我們這群年輕人希望從自己做起,證明實踐理想及對這個城市想像的同時,也能養活自己」,期望每個回到嘉義的年輕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 \n \n \n

  • 瀨戶內國際藝術祭 小豆島的橄欖夢

    瀨戶內國際藝術祭 小豆島的橄欖夢

    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專題 \n 日本小豆島是瀨戶內海的第二大島,島上盛產橄欖與醬油,今年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展期中,以台灣藝術家王文志的作品「橄欖之夢」為首,是本次藝術祭展出最多作品的島嶼。 \n 小豆島居民約2.9萬人,氣候與地中海相仿,約100年前首先在日本成功栽培出橄欖,又被稱為「橄欖之島」;此外當地生產醬油、素麵(類似台灣的麵線)有400年以上的歷史,藝術祭作品也與這些當地特產產生連結。 \n 韓國藝術家崔正化在小豆島港口的作品「太陽的贈禮」,正是一個橄欖葉所組成的大型桂冠,葉片上刻有島上小朋友的心願,將對未來的夢想寄託於作品中。 \n 台灣藝術家王文志連續3屆受邀參加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每屆都在小豆島同一處梯田山谷創作大型地景作品。他認為竹子是台灣和日本共同的傳統建築元素,因此今年運用小豆島生產的竹子為建材,以橄欖為靈感,在居民協助下,用1個多月的時間完成作品「橄欖之夢」。 \n 「橄欖之夢」位於小豆島中山區的山谷間,周邊被梯田所包圍,外觀分為兩部分,前端是橄欖形狀的入口,後端是半圓形的主展場。展場內部設計則融合周遭的梯田景觀,打造竹子階梯,參觀民眾可在作品中或躺或坐,享受竹林的清幽。 \n 日本藝術家清水久和則選在橄欖樹林裡設置雕塑作品「橄欖飛機頭」,橄欖臉型搭配飛機頭造型相當童趣,深受觀光客喜愛。這件作品還有設置一凹洞,放置著橘子等水果,旅客可自行付費拿走水果,做為無人概念商店。 \n 作品管理人石井岩男是當地居民,不定時補充無人販售的水果,他還準備了好幾頂飛機頭假髮,熱情指導遊客如何擺POSE跟藝術品拍照。 \n 過去小豆島曾是瀨戶內海中海盜的據點之一,據傳居民為了躲避海盜,刻意將土庄港一帶的道路建造的相當曲折。藝術祭作品「迷路之街~變幻自在的路地空間~」就位於這樣的街道中。 \n 「迷路之街」過去是舊香菸店,在高齡的屋主過世後已有約10年無人居住,藝術家將這間外觀普通的民宅內部大改造,設有各式機關,每推開一扇門都會通往意想不到的地方,成為別具巧思的迷宮城。 \n 同樣運用閒置房舍的,還有在老舊屋瓦工廠中展示的木雕作品「空想與蟲籠」,一進門就是母螳螂捕食公螳螂的大型木雕,此外還有生活在橄欖樹上的浮塵子、蝗蟲等木雕。這些作品是以楠木刻成,包含害蟲與益蟲,暗示著捕食者與獵物間的關係。 \n 特別的是,作品的一角仍擺放著過去屋瓦工廠所生產的屋瓦,雖然已不再生產,但仍可購買。 \n 設置在舊醬油倉庫內的藝術品「大岩島」,是半徑約6公尺的大型充氣氣球,藝術家在氣球內部用奇異筆畫上瀨戶內海風景,畫上的門正是遊客出入口,身處其中可欣賞到360度全景。風景畫中還隱藏著兔子、貓等小動物,等遊客去發掘。 \n 花壽波島是小豆島附近一個無人小島,藝術家康夏奈的作品「花壽波島的秘密」,是一個16面的倒圓錐體,內側以蠟筆、油彩等描繪海中景緻。最下方的小型圓洞是遊客的出入口,也是作家所想像的「海的眼睛」,站在海的眼睛中,可以體驗海洋所看到的島嶼風光。 \n 位於小豆島海灘的作品「怪物與少年」,是一少年乘坐在無頭怪物身上形象的鐵質雕塑作品,作品旁備有矮梯,遊客可坐到怪物身上,與少年一起欣賞海景。 \n 沙灘上還有4隻同樣的怪物,宛如在散步,與周遭美麗的風景形成一種異物衝突感。 \n 「怪物與少年」的副標題是「這個雕刻是擁有1萬年生命的人,一生中大約步行10公尺」,藝術家伊東敏光嘗試透過周圍的美景與怪物,扭曲觀賞者的時間概念。 \n 另外,在(土反)手港的燈塔遺跡上的巨大立體作品「STAR ANGER」,是一隻停駐在閃亮球體上咆哮的龍,作品會慢慢旋轉,欣賞到各個角度,夜間還可以看到鏡片閃爍。 \n 「STAR ANGER」自從設置以來,已成為(土反)手港的地標,在作品旁的矮房牆上,也繪有「STAR ANGER」的概念壁畫。1050430 \n \n

  • 豆梨花盛開 吳承明金門大夢更近了

    今年植樹節前在金門縣文化局前栽種的豆梨樹,已經開花;粉白的花瓣小巧可愛,隨風飄曳;距離已故金門詩人吳承明豆梨花遍布金門島的夢想,越來越接近了。 \n 熱愛家鄉的吳承明生前有3個「金門大夢」,其中之一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豆梨能在金門遍地開花、飄香處處。旅居桃園的他生前培育了不少豆梨樹苗,沒想到兩年前的6月,在一次車禍中意外過世。 \n 在詩人的告別式中,遺孀盧翠芳和親友相約在隔年的春天、豆梨花開時節,回金門一起種下豆梨。 \n 2014年底,在金門縣政府林務所協助下,數百顆豆梨苖運抵金門苗圃;去年3月,盧翠芳和鄉親在金湖鎮黃海路礦區種下豆梨苗木;今年植樹節前夕,盧翠芳和藝文人士在「文學金門 豆梨祭」活動中,分送民眾200株豆梨幼苗,並在文化局前的花圃種下6棵豆梨樹。 \n 盧翠芳說,花苗代表了對金門島鄉的美麗憧憬,希望大家用愛照護、灌溉。才兩個星期左右,豆梨花就開滿枝椏,在微風中搖曳生姿,或粉紅或白色的花瓣,惹人憐愛。 \n 在當天的「文學金門 豆梨祭」中,盧翠芳和吳承明的生前好友,還共同分享文化局補助出版的吳承明生命二書「落日與煙」和「烽火的訊息」,大家跟著詩人一起追尋金門之美的意境。盧翠芳更將自己填詞的「自從跟定你」,獻給夫婿。 \n 豆梨是金門的原生植物,因為果實小的像豆子而得名。除了豆梨花開滿金門島,搶救沙美老街和找回料羅灣的往日榮景,是吳承明的另外兩個金門大夢。盧翠芳說,該說的吳承明都說過了,豆梨祭是個火種,而每位鄉親都是實踐金門大夢的人。 \n 豆梨花開,相信盧翠芳倍感安慰,因為這距離吳承明的金門大夢更接近了。1050403 \n

  • 三少四壯集-台北的尾巴

    三少四壯集-台北的尾巴

     台北最長的路段在社子島。 \n 從延平北路七段以後,一直到九段都是這個被台北遺忘的地方。從環河北路接洲美快速道路,若不上橋,左轉進入一條不明顯的破敗公路,就是那裡。此後,你彷彿遠離了台北。或者,很難想像台北還有這樣的郊野。 \n 這是一個仍生活在70年代的地方。當台北往前走,繼續現代化時,它繼續停留在那個接近農業的年代,像中南部鄉下的偏遠地區。多數時候只有公車奔駛,私家轎車並不多。騎摩托車者,多半不需要安全帽。道路也不需要考慮拓寬,因為車輛進出的流量不會再增加。 \n 台北市唯一沒有7-11之類便利商店的地方,應該也只剩下此地。放眼周遭都無房屋買賣,更無建築廣告,比如常見的系列公寓住宅之美好推出。在地居民不搬離就難得了,遑論有新的市民願意搬進來。 \n 70年代時,社子島提供大量的葉菜類給台北市民享用。如今交通便利,中南部的蔬果供應充裕,社子島做為大菜園的功能減弱,但它似乎也停滯了,並未轉型。或許,隨便鑽進一條巷子,仍可看到不少菜畦之美好,但更多的是各類小型工廠,櫛比鱗次地連接著各類老舊民宅。 \n 雖說什麼生活機能都不如人,但島民比台北任何地區的人都可親,善良而信任對方的微笑到處可見。比如有一回,經過菜畦,好奇地探問農夫種菜和買菜的事,他順手把自己摘的,送一把給我。還有一次,不小心誤闖舊宅院埕,主人主動歡迎進來觀賞,或者小坐喝茶。這兒人少,彼此都認識,若是外地人進來,一看即知。小偷也不愛光顧此一貧瘠之地。 \n 社子島也是個沒有美食的地方,勉強被提及的可能是社子國小旁的豆花店,或者菜市場全聯超市對面的甜不辣,又或是某一土地公廟不遠的油飯。乃至於河濱公園,某一阿婆的手工艾草粿之類。當一個地方的所謂美食,都是此一尋常百姓之小攤,大抵能想像此地的物產和飲食內涵了。 \n 外地人到社子旅遊,不外乎搭乘公車到台北海洋技術學院,從那兒走到社子島兩河交會口,遊逛一圈。台北像鐵達尼號,這兒是船頭,適合黃昏或早上來觀賞落日。又或者,觀賞紅樹林和蘆葦溼地之形成。前幾年,市府在此開闢河濱公園,疏伐紅樹林,填溼地為草皮公園,惹出不少爭議。站在島頭環顧此一環境之形成,當可引發不少環境如何保護的思辯。 \n 目前紅樹林集中在左岸的泥灘地,有些地方陸化嚴重,演化成蘆葦和構樹的森林,進而有菜畦和竹林在河堤外形成。河岸外也有市府豎立的牌子,簡單地說明此地正在觀測,並敘述著紅樹林是否該疏伐,吸引多樣水鳥的到來。或許再過個十年,我們會更清楚這塊紅樹林的演變,更加清楚潮起潮落的影響。 \n 每過一段時日,社子島附近的住民常有一份打工外快。他們被分派在河堤消除野花異草,栽種市府提供的園藝花卉。單車前來的遊客不僅能觀賞河濱美景,同時感受亮麗花卉的美好。只是這些河堤的園藝花卉往往只能維持一段時間,或許不及二三個月光景,都會被鹹味過重的海風吹得枯萎垂老,必須重新栽種。 \n 社子島真的不容易往前了,但它也難以退後。只有幾間老厝如李合興,敘述著房子裡的祖祠為何蓋在二樓,轉而空出一樓,預防水淹。當地人不相信加高的堤防,阻擋得了大水。就像這間老宅的建築內涵,社子島難有扎實落地的基礎。儘管如今和台北緊緊連接,它依舊遠離台北,仍有一道鴻溝隔在中間,繼續是一座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