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豪族的搜尋結果,共01

  • 三少四壯集-會稽雞

    因為啟功認為「平復帖」提到的「彥先」是賀循,我就放下帖,找出《晉書》的〈賀循傳〉來看。 \n《世說新語‧言語》一卷也有賀循一段讚辭──「會稽賀生,體識清遠,言行以禮。不徒東南之美,實為海內之秀。」 \n這一段話沒有事件,純粹只是讚美賀循。賀循家族從漢代就是書香世家,專治「禮學」,後來遷到浙江會稽山陰,也就是今天的紹興。喜歡「帖」的人,聽到「山陰」,很容易就想到王羲之的「蘭亭序」,以及永和九年那個春天一群名士在「山陰」的雅集。對喜愛書法的人來說,「山陰」像是「帖」的原鄉。 \n賀循的父親是賀邵,曾經在吳國做到太子太傅。 \n《世說‧政事》一卷,提到賀邵做吳郡太守,大概因為不在自己熟悉的環境做官,剛開始表現非常低調,每天悶在家裡,足不出戶。 \n吳郡是現在蘇州,當地的豪族就很看不起來自浙江紹興的賀邵。大家似乎看準了賀邵好欺負,就在賀邵門上寫了譏笑他的字:「會稽雞,不能啼。」表示來自紹興的賀邵沒有什麼本事,是沒有啼叫聲音的雞。 \n北上做官的陸機常常與北方豪族有衝突,但是,看到賀邵這一段,當時可能不只北方豪族與南方豪族之間有衝突,連吳與浙之間也有矛盾。吳地的豪族如此嘲笑來自浙江的長官,很不給賀邵面子,地方族群意識之嚴重,相互傾軋挑釁,最終弄到國破家亡。 \n賀邵被吳郡豪族侮辱了,他不動聲色,有一天,走出門,回頭看到門上罵他的題句,他就跟僕從要了筆,在「會稽雞,不能啼」下面接了兩句;「不可啼,殺吳兒。」 \n這是賀邵整頓吳郡的開始,他調查搜羅了當時吳國兩大豪族顧姓和陸姓的不法。「顧」正是顧榮家族,「陸」就是陸機家族。這些當時江南吳地的豪門,累積世代財富,竟然可以「役使官兵」,連國家軍隊都聽他們指揮。也窩藏逃犯,違法犯紀,完全沒有王法。這個被嘲笑為「沒有聲音」的賀邵一一舉發,呈報給朝廷,很多豪門因此獲罪下獄。 \n「悉以事言上,罪者甚重」──一樣一樣舉證給皇帝,許多豪族都被逮捕──《世說》很讚揚賀邵這種秉公處理的作為。但是,陸機的父親陸抗,當時做江陵都督,握有兵權,也是江東豪門的代表,為了維護族群的利益,向皇帝孫皓上表請求,不多久,獲罪的豪門就又釋放了──「然後得釋」。 \n賀邵在吳郡的改革,因為豪族地方派系干擾,功虧一簣,不多久,吳國就被北方司馬氏的晉國滅亡了。 \n讀「帖」的時候常對江左風流人物有嚮往,如同讀《世說新語》常常惋惜江南陸機一類才俊文人的下場。但是,大江東去,歷史的確對任何個人都一無惋惜眷戀。 \n這個曾經力拼豪貴門閥的改革者賀邵,最終沒有逃過政治鬥爭的慘酷。做豫章太守的時候賀邵被吳國末代昏君孫皓處酷刑,以燒紅的燙烈刀鋸鋸斷頭顱而死。 \n《世說新語‧雅量》一篇記錄了這次死亡事件:賀邵被監禁要處死的時候,他的父親賀雍,吳國朝廷做過十九年宰相的學者,──「盛集僚屬,自圍棋」,家裡請了一大群賓客部屬,賀雍自顧自下著圍棋,──「神氣不變,心了其故」,知道兒子遇害了,卻「神色不變」。 \n也許《世說新語》要透露的哀慟是下面看來輕描淡寫的兩句──「以爪掐掌,血流沾縟」,這個看起來「神氣不變」的賀雍手指掐進肉裡,殷紅的血,流滴沾染縟墊。這一段的結尾還是描寫知道兒子慘死的賀雍「豁情散哀,顏色自若」,因此作者把他放在〈雅量〉一篇來議論吧! \n這故事卻使我在看「平復帖」的「彥先羸瘵」四個字時,心裡有不能言喻的糾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