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豬八戒照鏡子的搜尋結果,共05

  • 蔡正元:蔡英文綠營陷入豬八戒照鏡子的困境

    蔡正元:蔡英文綠營陷入豬八戒照鏡子的困境

    為維護國家利益及尊嚴,行政院會昨(6)日拍板,退將赴陸參與政治活動,若違反相關規定將處罰鍰、剝奪月退俸等。其中,禁止範圍包括不得有向象徵中國大陸政權的旗、徽、歌行禮或唱頌、或是其他的類似行為。前立委蔡正元則認為,若真如賴清德所說,兩岸是國際關係,蔡英文更應該要官員,對「另一國」的旗歌表示敬意。且國際場合,如運動賽事和重大會議,常見五星紅旗和義勇軍進行曲,台灣官員除非完全不出席,根本是屢見不鮮的尋常事,要這些官員在現場裝怪咖嗎?蔡直批「蔡英文和民進黨,陷入豬八戒照鏡子的困境!」 \n \n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草案,對涉密退離職公務員赴大陸許可管制年限,從現行原則3年,修正管制年限至少3年,且只能增加、不能縮減。對於卸任後管制期滿,也增訂赴大陸採申報制度,尤其涉密業務程度較高的機敏人員,赴大陸都須申報,甚至可要求終身申報。 \n \n禁止政治活動範圍包括,參加中國大陸領導人主持慶典或活動,但若原機關同意不在此限;參加大陸地區黨務、軍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機關、團體舉辦之活動,不得有妨害國家尊嚴的行為,也就是不得有向象徵中國大陸政權的旗、徽、歌行禮或唱頌、或者是其他的類似行為。如有違者政治活動規範者,將處罰鍰、減俸或追繳勳獎章。 \n \n蔡正元認為這就有趣了!國際場合各式各樣的運動賽事和重大會議,常見五星紅旗和義勇軍進行曲,台灣官員除非完全不出席,根本是屢見不鮮的尋常事,要這些官員在現場裝怪咖嗎?再說如果真的如賴清德所說,兩岸是國際關係,蔡英文更應該要官員對「另一國」的旗歌表示敬意。 \n \n連美俄對抗再激烈時,美國官員都會對蘇俄旗歌,表達典禮塲合的敬意,只有像蔣介石把五星旗歌當作叛亂團體。才會像蔡英文一樣,限制官員作出符合,國際禮儀的敬意,連多年以前的李登輝,都會要當時的財政部長郭婉容,出席北京亞銀年會時,起立向五星旗歌表示敬意。 \n \n蔡正元認為「蔡英文想搞獨立,要學蔣介石不是很矛盾嗎?」直言「蔡英文和民進黨,陷入豬八戒照鏡子的困境!」 \n

  • 台灣顧問團》媒金分離兩套標準? 鈕則勳:豬八戒照鏡子

    立法院初審通過反媒體壟斷法,「媒金分離」是否溯及既往,朝野保留再協商空間。媒金分離若不回溯,能達到反壟斷目的?會不會出現一個台灣,二套媒體管理標準?文化大學廣告系教授鈕則勳今天(31日)在中天新聞《台灣顧問團》節目中表示,媒金分離的制定如果有其必要性,就一同一標準看問題,否則前面可以後面不行,那不是成了不是豬八戒照鏡子了嗎? \n \n鈕則勳直接點明說「反壟法沒有必要,」因為個別的法條,如廣電法、公平交易法、兒少法都可以對媒體生態、內容作制約,不需要特別制定一個反媒體壟斷法。更何況這個法律如果不溯及既往,那豈不是讓媒體生態出現昨是今非的兩套標準。如果政府認為金融屬於特許行業,應加以規範,他的必要性就應該一體適用。 \n \n資深評論員周玉蔻則批評所謂的《媒金分離》,根本只是形式的分離。台灣媒體的真正問題是被政黨、政策把持,目前現有的「媒金大財團」背後的支持者都跟民進黨有關,「怎麼可能同意媒金分離」。周玉蔻說,台灣媒體發展從開始就不健康,到今天突然要叫現在進場的人都要以健康的方式進來,過去的人都不管了,這樣合理嗎? \n \n「媒金分離」溯及既往以何時作分水嶺,朝野說還要再談。台北教育大學教授莊淇銘則認為,根本沒有溯及既往的問題,「應該是制定落日條款,」才符合社會公平正義。他說,如果「媒金分離」是公平正義的展現,以前獲利的人都應該覺得「自己過去呷尚飽」,而更欣然接受落日條款。 \n時事評論員程金蘭分析,整個反壟斷法已經到了一個收尾的階段,其實就只是因為民進黨要給群眾一的交代,而催生一個沒有實質意義的反媒體壟斷法。

  • 兩岸校園超連結-豬八戒照鏡子 陸生之難

     一篇文章的陳述,所對應的往往是一種視點,一段時間。跳出特定的時間與特定的視點,事物將會以另一種色彩的景象呈現。 \n 台灣與大陸都是綜合體,要多角度立體式全方位持續性地去看,我對它們的感受不能簡單地歸為愛或恨,時間越久,其所醞釀出的情緒必將越複雜,甚至難辨。 \n 以偏概全,以點論面,這種強盜邏輯就像明明大家都是黃種人,你瞅到別人的腳趾甲,就非說他是白種人。如果單獨看一些我部落格的文章,很容易認定我極度傾心台灣,甚至是種媚態,自然會被效忠祖國統一大業的衛道士們所譴責;也或者,很容易認定我對台灣牴觸生厭,把我視為整天吃窩窩頭卻嫌棄麵包餿的不識時務者,然後扣上426的帽子。 \n 有一些人,無論台灣人還是大陸人,他們總是可以成功做到撇開我所釋放的認可與讚譽不管,只抓住那些負面點,然後狂轟濫炸一番。一定程度上,我和諸多陸生一樣,作為中間人,成為第三者,在承受著豬八戒照鏡子的角色。 \n 不少人容不得我對台灣進行絲毫批判,這個可以理解,可是有些人,竟也容不得我對大陸有絲毫認可,這個我倒也能理解,只是邏輯上多繞了點彎路,而且坡度有些陡。 \n 一個多次強調自己是台灣某高校博士生的看客,長期追蹤我的文字,時不時長篇大論進行洩憤抨擊,甚至通宵達旦。總之,在他眼中台灣就是富裕安康喜聞樂見的天堂,而大陸就是民不聊生慘絕人寰的地獄。 \n 他對我文字的孜孜不倦,確實可以理解成真愛,不過不是對我個人的,而是對台灣的。他深愛著他腳下的這塊土地,似乎這裡的每一毛孔都可以流露出骯髒的美味。 \n 上述事件是個案,不能以偏概全。有些事情,我早有預期。譬如:說台灣好,會被一些大陸人抨擊;說台灣差,會遭一些台灣人的聲討;說大陸好,會遭一些台灣人的嘲笑;說大陸差,會被一些大陸人責罵。無論怎樣說,都總會操下蛋,除非閉上嘴。 \n 對我而言,閉嘴很難。在這一個言論自由的地方,我要有保持笑口常開的心態,即便偶爾有些口臭味,也在所不辭了。

  • 政治外科 只會切割術

    政治外科 只會切割術

     林益世貪瀆案爆發後,這幾天網路上廣泛流傳著一張照片,照片中的林益世身穿紅衣開懷地比著倒扁手勢;當時的他是立委兼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似乎高喊著「反貪腐、阿扁下台」之類的口號。照片的註腳標題是「豬八戒照鏡子」,似乎說明著此刻的林益世就是豬八戒,讓臉書上的網友們按讚連連。但是,我總覺得這個「裡外不是人」的豬八戒其實另有其人。 \n 林益世日前在特偵組急轉直下的認罪,不但逼得馬英九隔日道歉,更重要的,讓民進黨從上至下出了口大大的惡氣,彷彿從扁案以來的委屈總算得到政治精神慰藉。而政論節目中部分挺綠名嘴更是喜形於色,紛紛以政治分析為名,從林益世認罪前後的謊言、馬團隊僅剩的廉潔招牌遭玷汙、國民黨內的派系傾軋、泛藍高雄地方勢力斷香火…等觀點,反覆綿密地行「政治凌遲」之實。這種交織出來的社會撻伐,我想大多數人應該都覺得無可厚非死不足惜。但細心點還可發現,這其中很重要的社會動能其實來自扁案後的「政治創傷」。 \n 扁案的爆發,在那些長期而又基層的綠營支持者留下了深深的政治性創傷;從精神分析的觀點來看,那是一連串歷史性的失落與政治主體認同的崩解。當年扁案發生後的民進黨,在內部派系的張力下沒有選擇深刻檢討與自我批判(或批判阿扁),反而僅以切割、包裹、個別化等政治手段冷處理,此舉在選票上或許發生了暫時性止血的效果,但在台灣政治上卻留下了長期負面後果:支持者無法接受、無法理解自己的認同對象(政黨政客)背叛了自己,同時又無法梳理糾雜的歷史情感,最終就墮入政治煉獄輪迴,永遠在含淚、含恨、含懼中投票。 \n 而林益世貪瀆事件發生後,「總算輪到藍營出事了」似乎成為街頭巷尾評論中重要的「默會」。藍迷只能狀似下風紛紛低頭替馬切割、國民黨內現在也急著要林益世退黨,與當年綠迷為了保阿扁而切割扁嫂如出一轍。而現在風水輪流轉,綠迷得以一掃數年陰霾,在幸災樂禍中順勢逼問藍迷其他「林益世們」在哪裡,頗有報復的興味,宛如當年藍迷在扁案後的追殺。 \n 然而,透過批判國民黨、嚴懲林益世、檢討馬英九並不足以能重新修復綠迷在扁案後受創的政治主體自我,而他們歷史性的失落與恐慌其實也只能暫時性地被擱置。因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就算現在即刻換回民進黨執政,「阿扁們」依然存在。 \n 對我而言,林益世與國民黨當然該接受嚴厲的批判與制裁,但比較令人憂心的是,如果這事件僅僅變成綠營扳回一城的政治籌碼,如同過去藍營在扁案中所為,那將會更強化現存政黨政治「比不爛」的結構:只要「等對方出錯」就能掌握政權。其實,在這種藍綠輪政下的循環戲碼中,全體人民才真的是裡外不是人的豬八戒。 \n 到目前為止幾乎可以確定,面對林益世以及背後可能存在的分贓集團,總統府、行政院到國民黨也準備繼續使用民進黨當年的橋段。在既存藍綠政治中,兩大黨面對同志的東窗事發,他們是只會「切割」的「政治外科」,對政黨有利,但對選民有害。 \n 因為,政治創傷的關鍵從頭到尾就在於「我們根本無法監督我們認同的政黨/政客」。如果你曾經投票給國民黨、馬英九並且這幾天覺得因為林益世被抓包而感到痛苦,現在還等什麼?新聞熱潮過後,不會再有頭人、天王對你的政治創傷負責;如果我們不想繼續在未來十年跟著藍或綠合唱「總有一天輪到你」,此刻就該徹底斷念,擺脫無條件的「支持者」的角色,好好拿起自己黨員、選民的身分,真正當起黨的「老大」、國家的「主人」,要求他們對你負責才是政治療癒之道。如果還是不行,那就準備自己出來參選,把權力拿回來吧。(作者為「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發起人之一,輔仁大學心理系講師)

  • 台灣趴趴走-母豬鯨魚變神明 台南真奇廟

    台灣趴趴走-母豬鯨魚變神明 台南真奇廟

     台南北門區井仔腳保留一片瓦盤鹽田,鹽田風光加上黃昏美景,是近年來熱門景點,附近海堤旁有一座小小的「鎮海將軍廟」,供奉主神是豬,常被誤會是西遊記裡的豬八戒,其實來歷大不相同。 \n 鎮海將軍廟由興安宮管轄,總幹事洪鈺璋說,鎮海將軍是頭母豬,當地人直呼「豬母娘娘」,相傳附近從前有個屠宰場,屠夫發現一頭懷孕母豬,不忍殺害,於是偷偷放走,母豬流浪到井仔腳,被村民追補而落海淹死。 \n ■豬母娘娘鎮海 不再潰堤 \n 後來村子發生怪事,常聽到豬哀號,或是看到母豬帶小豬在海邊遊走,於是請示興安宮紀府千歲,千歲允許立廟祭祀,讓祂鎮海之後,過去經常崩壞的堤防,從此不再潰堤。 \n 洪鈺璋說,釣客或蚵農最常祭拜豬母娘娘,以求出海平安,六合彩簽賭也很靈,不過10年前神像被竊,沒再重塑,「因為紀府千歲認為豬母娘娘失職,不同意再立神像。」直到去年,才獲准重塑。 \n ■神明也要照鏡子 \n 豬母娘娘神情是溫柔的,沒有獠牙,不同於特種行業祭拜豬八戒的「豬哥」嘴臉,神像旁擺了一面小鏡子,供祂梳妝打扮。 \n 祭拜豬母娘娘有沒有特別方式?洪鈺璋說,準備豬愛吃的地瓜葉、水果就可以,「唯一忌諱的,就是千萬別拿豬肉來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