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財務安全網的搜尋結果,共06

  • 保德信人壽推「做你人生的財務長」 健全財務安全網

    經濟社會日趨複雜,一般大眾的金融知識普遍不足,易衍生許多社會問題。近年來,除了 IQ 智商、EQ 情商外,FQ 財商(財務商數,Financial Quotient),也被視為是每個人的基本生活技能,更是國際間推廣的重要趨勢。為了促進個人的財商,保德信人壽提供免費的財務教育課程給公司和機構,讓它們能幫助自己的員工和會員管理日常財務、為短中長期的財務目標儲蓄,並避免財務風險。當每個人都能提升財務健全度,整個社會就能更向財務兼容(Financial Inclusion)發展,這也是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之一。

  • 為台灣社會 編織財務安全網

    為台灣社會 編織財務安全網

    理財是個人的事,更是社會大眾的事。這是當前的國際主流聲音,台灣需要跟進。外商金融業者在這個周末結合本地的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以及學研界共同推廣此項觀念,力促更多國人能關注財務健全的新思維。

  • 首創員工福利新選擇 保德信引進財務健全課程

     保德信人壽於與母公司美國保德信金融集團合作進行「2019台灣民眾財務健全概況調查」,並正式推出為台灣企業與團體組織打造的「財務健全」課程,積極為台灣社會建立財務安全網。

  • 純網銀年底開始限時申請 2家滿額就不再核准

    \n \n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26舉行記者會宣布,將開放國內純網銀申設,要求資本額100億元,可經營全執照銀行業務,但發起人中至少有一家銀行或金控,且其持股比率應達50%,或承諾一定時間達到此水準,且除必須設總行及與客戶面對面的客服中心,其餘不得設立實體分行,這次釋出的純網銀執照,以2張為限。 \n \n 開放純網銀必須修正7項法規,必須等所有法規都修正公告,預計今年12月才會正式受理申請,受理期間為公告日起3個月。 \n \n 且由於純網銀新型態經營模式對金融市場發展與消費者權益,有重大影響性,因此將再舉行公聽會,聽取各方對此政策規劃的建議後,再作後續規劃。 \n \n 先前顧立雄曾透過LINE與樂天曾對來台申設純網銀有興趣,但金管會堅持國內金融業者必須具有主導權。 \n \n 開放純網銀設立是為了協助銀行因應數位化發展的商機,鼓勵金融創新及深化金融普及,滿足新世代消費需求。 \n  \n 在大股東適格性審查方面,純網銀的非金融業大股東,如具有金融科技、電子商務等專業,要能提出成功之業務經營模式;申請人附符合誠信、正直、守法外,也要合理說明與銀行利害關係,同時要提出純網銀經營策略與金融機構的合作模式;對純網銀財務業務及公益無不利影響;資訊安全及業務規劃、未來經營團隊及員工權益保障;投資架構。 \n \n 取得純網銀股份後三個會計年度對該純網銀的財務、業務影響評估,若是金融業大股東要說明對本身財務、業務的影響。 \n \n 顧立雄強調,純網銀與傳統銀行只在提供服務的通路不同,但本質仍是一般商業銀行,要適用現有銀行相同的法規與監理要求,包括法遵、客戶資料保護、資訊安全控管、防制洗錢及公司治理等。

  • 日公布 G7財長會議主要議題

    共同社報導,日本財務省昨天晚上公布了本月20─21日將在仙台市召開的7國集團(G7)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主題,包括重振面臨下行風險的全球經濟、因「巴拿馬文件」曝光而備受國際矚目的逃稅問題及恐怖主義資金對策等。 \n 在全球經濟方面,會議將就「儘管持續復甦,但增長緩慢且不均衡」的問題,對各國財政政策和結構性問題等進行全面討論。 \n 有關因巴拿馬文件而凸顯的逃稅問題,財務省指出,「維持跨國資金流動的健全性是緊要課題」;並指出,G7將繼續發揮領導作用,以打擊成為恐怖主義和犯罪溫床的洗錢行為,並以從事國際業務的金融機構為對像實施監管改革。 \n 共同社報導,鑑於去年夏季以來金融市場大幅度波動,此次G7會議還將對國際金融安全網的應有作法進行討論。此外,財務省還提出,透過日本擅長的「高質量基礎設施」投資和難民支援,為發展中國家的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1050514 \n

  • 社論-大破大立,消除對立

     最近媒體界從勞保基金預計民國116年破產,一路追到公保預計於民國120年破產,再追下去,發現教保也可能在民國116年破產,而軍保更將成為第一個破產的社會保險基金,可能在民國107年就破產;再進一步,媒體又挖到農保虧損了1,303億元,已經由國庫全數撥補。最近更發現開辦才三年的國保也呈入不敷出,看來事關全體國民養老的社會安全網,已經百孔千瘡。 \n 關於國民養老的資金來源,任何財務學教科書都明白論述,包含三層體系:第一層是社會安全網或社會保險,負責提供國民退休以後最基本的生活所需,亦即前述的公保、勞保、教保、農保、軍保等;第二層則是退休金的支付,其中政府機構公務員的退休金,民國84年7月1日之前為「恩給制」全數由政府負擔,之後改為「共同提撥制」(儲金制),設立退撫基金。至於民間企業的員工,除了依各公司自訂之退休制度領取退休金外,在我國另外還依勞基法(舊制)或勞工退休金條例(新制)規定,由雇主提撥設立勞工退休基金;另外,第三層則由國民依其本身經濟能力,購買商業年金或以投資孳息,增裕其養老財源。 \n 邇來媒體與民意代表們關切的重點,乃由社會安全網(第一層養老給付)的財務危機,移轉焦點至第二層養老給付的退休金公平正義問題,進而發現公務員的退撫實在太優厚,領取月退俸者除了隨公務員調薪而調薪外,三節與年終也領有特別給付。尤其年終慰問金是變相的年終獎金,沒有工作付出,竟有年終工作獎金,令人難以接受。行政院因而明快處置,將年終慰問金這個既沒有法源依據,又不符社會觀感的行政命令,改為月俸2萬元以下及因戰訓陣亡者才得續領,終於讓年終慰問金回歸「慰問」之本意。 \n 嚴格說來,有關民營企業的員工退休金,依市場經濟觀點,政府原本無需淌渾水,而應讓各民營企業自行依照其退休制度,設置其退休基金,且退休基金也應由各企業自行管理。國外大型公司與知名大學的退休基金(pension fund),常是證券市場裡的重要機構投資人。然而,我國政府考量台灣經濟以中小企業為主,以個別企業規模設置其勞退基金,自行操作缺乏規模經濟,而且中小企業平均存活年數只有7至10年,為了照顧企業員工權益,讓勞工在老年退休時,能領得到退休金,因而在勞基法及勞工退休金條例均有(舊制及新制)勞工退休基金設立規定,並且由勞委會執行基金操作或委外代操。換言之,現行勞工退休基金之設置原旨,其實含有相當程度的社會安全意涵。因此,在養老金給付的第二層級,拿公務員的退撫制度與勞工退休金制度相比,前者負擔公務員的全部退休金;後者在只負擔勞工的部分退休金,兩者給付差異懸殊,自然不在話下。 \n 雖然公務員退撫與勞工勞退基金兩機制因設計初衷不同,致使退休金領取金額相差懸殊,尚難稱其不盡合理。然而,現行公務員退撫制度內容,不合理之處甚多,尤其是舊制,既有月退俸,又有18%的儲金利率。甚至前些年還推動「五五制」,以加發5個基數鼓勵公務員提早在55歲退休,公務員退休後無所事事者被社會不滿人士譏為「米蟲」;較為傑出者,則於退休後轉到民營企業任職或到私立大學任教,成為「雙薪經理人」或「雙薪教授」,使所得分配更加惡化。軍公教階層以外的民眾從而產生「被剝奪感」,加上媒體及民代的炒作,社會上普遍瀰漫階級對立的氣氛。 \n 正本清源化解階級對立之道,需在現行養老制度上採取大破大立的作法。大破大立之處厥在第一層的社會保險制度。目前依照職業身份分別設立基金,給予不同給付,是最嚴重的錯誤。社會保險既用來照顧民眾年老時的基本養生需求,這個基本需求難道會因他在退休前是公務人員或民營企業員工而有所不同?因此應參考國外社會保險作法,任何身份均課相同費率,任何民眾年老時都得到相同基礎計算的基本養老給付。 \n 以美國的社會安全制度為例,基本上受雇者與雇主均繳納社會安全稅(原訂稅率各為薪資總額的6.2%,2011年受雇者部分降低為4.2%),自己開店(self-employed)者須同時負擔雇主與受雇者兩者的社會安全稅(但雇主負擔部分可抵當年的所得稅),這部分主要作為退休者養老年金的財源;另外,雇主與員工另各負擔薪資總額的1.45%,作為退休者醫療給付(Medicare)之財源。 \n 至於在第二層級的退休金部分,是否該把勞工退休金拉高到與公務員退撫給付相同?客觀而言,應當不必。因為勞工還有企業給予的退休金,而公務人員的退休金則只有單一來源。然而,現行軍公教的退撫給付內容,不合理的部分甚多,應趁著目前民氣可用而全數刪除。綠營也曾當家作主,應知這些陋規之所在,此時嚴格把關,扮演「忠誠的反對黨」,必令庶民大眾稱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