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財富差距的搜尋結果,共83

  • 樂施會:2,153位富豪財富打趴46億人口

    被譏為「富人俱樂部」的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於本周登場,在此前夕樂施會(Oxfam)發表一份報告,指去年全球2,153名最有錢富豪掌控的財富,比46億窮人(相當於全球6成人口)加總起來的財產還多,凸顯嚴重的貧富鴻溝問題。 \n總部位在肯亞首都奈洛比的慈善組織樂施會,19日發布《照顧時間》(Time to Care)的最新年度報告,點出全球各地女性每天合計有125億小時在做白工。而女性從事不支薪的照顧工作,每年卻為全球經濟貢獻10.8兆美元,比科技業多出3倍。  印度樂施會執行長比哈爾(Amitabh Behar)指出,「該報告的重要性在於,強調女性從事的無償照料工作,是驅動經濟的隱性引擎,必須有所改變。」 \n為了凸顯全球經濟的不平等程度,比哈爾特別舉出一個例子。有位印度婦女每天要勞動16至17個小時,包括跋涉3公里遠取水、做飯、為孩子上學做準備、還要上班賺微薄工資。反觀億萬富豪搭乘私人飛機,派頭十足出席達沃斯經濟論壇。 \n比哈爾表示,要改變貧富不均及婦女弱勢的現狀,各國政府的首要之務,是確保富人如實繳稅,將這些稅收用來提供便利設施,像是乾淨用水、醫療保健和優質的學校教育等。 \n比哈爾說:「放眼全世界,會發現有30多個國家舉行抗議活動,人民走上街頭在吶喊什麼? 無非是不願接受這種不平等待遇,拒絕在這種環境下生活。」 \n報告在提到全球經濟中的性別差距時,發現全世界有22位富豪的總財富,超過非洲全體女性的財產總和。 \n比哈爾指出,婦女每天花數十億小時煮飯料理、打掃及照顧老人小孩,卻在當前的經濟體系受惠最少。

  • 魏世昌》貧富差距讓人不幸福

    魏世昌》貧富差距讓人不幸福

    台灣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大。 \n \n \n \n根據瑞銀(UBS)與資誠(PwC)共同發布的2019年億萬富翁調查報告,台灣在2018年共新增11名億萬富豪,雖有6人掉出榜外,但總人數從 2017年的 35人增加至 40人,成長14%;其總財富則成長11億美元,達 855億美元,較 2017年成長 1%。 \n \n \n \n貧富差距已成為台灣必須解決的問題。從很多層面看,富人愈來愈富有,中產階級則出現萎縮趨勢,而造成這情形的原因,是生活成本快速增長,包括健康、教育、醫療和住房等核心消費價格漲幅超過通貨膨脹率;此外,收入不及支出,也讓年輕一代越來越難以進入中產階級。 \n \n \n \n中產階級是穩定社會、理性抗爭、緩和矛盾、促進消費、奮發向上、安居樂業的基礎,中產階級消失的危機,絕非台灣之福。 \n \n \n \n對極有錢人課徵「富人稅」,也許可以降低擴大中的貧富不均與日益勢盛的民粹主義。但這個構想卻存在若干盲點。例如,對富人課稅就必須先定義誰是富人,是賺錢多的人?抑或是財產多的人?再者,多數人都是善良的,雖然不見得所有人都如此,但人們不該詆毀靠腳踏實地獲致成就與財富的人士。 \n \n \n \n其實有一些方法可以改善貧富差距,為政者不妨細細思量。例如,調整基本薪資,並替中產階級及貧窮人士減稅。此外,政府應該要有一個妥善的計畫,以縮小貧富差距,並且將稅收投入在健保、兒童照顧以及其他改善我國勞工階級的政策。 \n \n \n \n聯合國每年都會發表「全球幸福指數報告」,這份報告由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olutions Network 籌組,成員包含一群跨國的社會科學家(經濟學家、心理學家、和公共健康專家)。報告指出,不均是造成不幸福的主要因素之一,不論收入、財富、健康、福祉、不均的情況愈來愈嚴重,進而造成政治上的騷動。 \n \n \n \n在貧富懸殊日趨惡化的洪流中,為政者若漠視此一嚴重的社會問題,不及時予以有效導正或緩和的話,不僅不利於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也可能造成社會的動盪不安。 \n \n \n \n企盼每位總統參選人都要重視貧富差距及思索如何解決貧富差距,並具體實踐社會團結和機會均等。 \n \n \n \n(作者為工程師) \n \n

  • 陸家庭財富年增7.5% 跑贏GDP

    陸家庭財富年增7.5% 跑贏GDP

     一份研究調查指出,2018年大陸家庭人均財產為20萬8883元(人民幣,下同),比2017年的19萬4332元增長7.49%,增速高於人均GDP增速(6.1%),其中以房產淨值增長是家庭人均財富增長重要因素;城鎮與農村貧富差距達3倍之多。此外,家庭金融資產配置結構過於單一,依然集中於現金、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占比近9成。 \n 大陸《經濟日報》調查顯示,家庭財產中的房產占比偏高、金融資產結構單一、較高的預防性儲蓄等,都與擴大內需背道而馳,導致國內需求增長乏力。 \n 城鄉貧富差距達3倍 \n 調查顯示,城鎮居民家庭房產淨值占家庭人均財富的71.35%,農村居民家庭房產淨值的占比為52.28%。報告分析稱,單一的資產結構更加難以抵禦資產風險,不利於居民財產穩定增長。 \n 城鄉家庭財產差距也較大,2018年城鎮和農村家庭人均財產分別為29萬2920元和8萬7744元,城鎮家庭人均財產是農村的3.34倍,且城鎮家庭人均財產增長速度快於農村。 \n 研報認為,較大的財富差距對勞動供給、生產投資也有不利的影響。鑒於此,需要實施切實可行的政策,切實改變資產配置不合理、財富差距加大的現狀,轉變居民的投資預期、縮小財富差距。 \n 風險厭惡者高逾7成 \n 報告指出,居民家庭的金融資產集中在現金、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占比高達88%。在有資料可查的35個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中,僅有8個國家的存款和現金占家庭金融資產比例超過了50%,比重超過60%的國家只有3個。單一的金融資產結構不利於居民家庭平衡資產風險,而且難以實現保值、增值。 \n 家庭財富調查中,被訪者對自身風險承受能力自我評分,0分表示風險承受能力最小,10分表示風險承受能力最大。統計結果表明,風險態度自評為0分的被訪者達到32.81%,是所有評分值中比重最高的,表明幾乎沒有風險承受能力的群體占比最大;風險態度自評為6分及以上的被訪者僅占6.78%;風險自評為3分及以下的風險厭惡者比重高達70.33%。

  • 《國際經濟》貧富差距擴大,全球超級富豪去年財富每日增加25億美元

    根據國際非營利組織樂施會(Oxfam)周一發布的全球貧富差距報告,去年全球超級富豪的財富以每日25億美元的速度成長。 \n 樂施會在報告中出,2018年億萬富豪的財富每日增加25億美元,其財富較2017年提高12%,而貧窮人口去年的財富則下滑11%。報告並指出,政府在公共服務上的資助不足,同時對企業和富人的課稅不足,又未能打擊逃稅行為,助長了財富增長的不平等。 \n 樂施會呼籲政府調升企業和頂尖富豪的稅率,以處理這日益擴大的全球貧富差距。根據報告,對全球財富排名前1%的富豪加稅0.5%,就能籌得讓2.62億個兒童接受教育還綽綽有餘的資金,還能提供救治330萬人的醫療照護服務。 \n \n

  • 英智庫倡派發41萬元助青年 2030年起有錢分

    王嘉源/綜合報導 \n \n香港《明報》新聞網3日報導,為協助消弭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英國有智庫發表研究,提議政府成立「公民財富基金」,在2030年開始便有足夠紅利,可向英國出生、踏入25歲的公民派發一筆逾1萬英鎊(約台幣41萬元)「全民最低繼承金」。倡議者認為,這筆錢可「打本」助青年「投資未來」,不管是用作投資、置產、進修或創業皆可,減少「輸在起跑線」現象。 \n \n英國智庫組織「公共政策研究所」(IPPR)「經濟正義委員會」發表研究報告,提議英國政府可透過改革財富稅,如引入饋贈稅取代遺產稅、向主要企業徵收最多3%的「股票稅」等,或是出售一些國有資產(如蘇格蘭皇家銀行(RBS)的股權)、借貸等方式,集資設立「公民財富基金」(Citizens' Wealth Fund)。 \n \nIPPR預估,若由2020/21年度開始設立基金,平均年度報酬率有4%,到了2029/2030財政年度,公民財富基金的資產可達1860億英鎊,足以在2030年開始,向所有25歲、英國出生的公民每人發放1萬英鎊的資本紅利。報告稱,預計到了2030年,英國有72.3萬人年滿25歲。這筆錢可助青年人投資未來,例如購買房產,還有教育進修、創業等。 \n \n據《明報》報導,IPPR的高級經濟師羅伯茨(Carys Roberts)稱,由於工資低,國民收入下降,而目前資產分配不平均是貧富懸殊一大因素,「誰擁有財富和誰將繼承財富變得愈來愈重要」。財富基金將使公民能夠共同擁有國民財富,並確保每個人都從資本報酬率的增長中受益,而不單只是那些將繼承或已經擁有資產的人。IPPR報告建議,財富基金屬於公民,但獨立管理,向政府問責。 \n \n報告認為,公民基金按理可做到每年4%的報酬率,因為全球大部分基金長遠都可達到。目前全球有逾70個國家主權財富基金,例如挪威1990年將石油收入投入主權財富基金,目前價值已逾7130億英鎊。IPPR指出,如果英國在1980年代就將北海油田的收入設立主權財富基金,這個基金現價值將逾5000億英鎊。 \n \nIPPR去年研究發現,英國最富有的10%人掌握全國44%的財富,這些人的淨資產(來自金融、物業和養老金)平均有130萬英鎊(約台幣5330萬元);全國較不富有的50%人口僅擁有全國9%財富,平均淨資產只有3200英鎊(約台幣13.12萬元)。 \n \n財富的世代差距更日益受關注:IPPR專家指出,二戰嬰兒潮之後出生的每一代人所儲蓄的財富,都較上一代人同期少;下一代的財富必定更少,房價過高導致的「住屋不公平」問題是主因。報告認為,由於置產難,英國青年人愈來愈難靠個人努力,分享得國家財富,而要依賴父母等家庭支持。

  • 貧富差距超乎想像!1%富豪竟掌握全球8成財富

    貧富差距超乎想像!1%富豪竟掌握全球8成財富

    全球景氣復甦,有錢人變得更加有錢。根據最新調查,去年全世界最有錢的1%富豪竟掌握全球82%財富,反觀全球最窮困的37億人口中,財富絲毫沒有增加。 \n綜合外媒報導,慈善團體樂施會(Oxfam)調查指出,全球總財富都往金字塔頂端集中,估計全球最有錢的1%富豪,共擁有全球82%財富。該組織認為,有錢人避稅、企業影響政治、勞工權益受損等,都是造成全球貧富差距擴大的主因。 \n樂施會表示,去年61位富豪身家總值,相當於全球最窮半數人口的總和,今年的報告提到,約有42位富豪財富總值,相當於全球最窮半數人口。 \n \n

  • 貧富差距愈來愈大!1%富豪擁全球一半財富

    貧富差距愈來愈大!1%富豪擁全球一半財富

    全球景氣復甦,股市及房地產價格飆高,有錢人更加有錢。根據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最新報告指出,全球總財富在過去1年增加6%至280兆美元,創下2012年以來最快增速,而且財富都往金字塔頂端集中,估計全球最有錢的1%富豪,共擁有全球50.1%財富,遠高於2001年時的45.5%水準。 \n \n報告內容顯示,過去1年新增的16.7兆美元財富當中,美國就占超過一半,達8.5兆美元。瑞信分析,自從川普上任以來,企業蓬勃發展,就業穩定增長,美國聯準會緩步升息也發揮作用,但財富分布不均仍是個重要問題。展望未來,瑞信預期市場估值及房地產價格基期偏高下,可能會抑制未來幾年成長速度。 \n \n事實上,美國的貧富差距是一個大問題,根據華盛頓智庫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日前發布的年度報告,美國前3大富翁亞馬遜創辦人貝索斯、微軟創辦人蓋茲及股神巴菲特3人財富,等於美國底層一半人口的財富總和,即超過1.6億人次或6300萬個家庭。美國家庭淨財富的中位數則約為8萬美元(不包括汽車)。 \n \n調查顯示,美國前400位富豪總財富為2.68兆美元,相當於美國64%人口(約2.04億人)財富總和,也與3400萬個典型的美國中產家庭相當。美國擁有全球最多的百萬富翁,有1530萬人資產超過100萬美元;日本、英國分別排名第二、第三,各有270萬、220萬百萬富翁;中國排名第五,擁有190萬百萬富翁。

  • 美前3大富豪身家 竟是一半人口財富總和

    根據智庫報告,美國前3大富豪比爾.蓋茲、貝佐斯及巴菲特的財產身家,與美國經濟底層一半人口,總計約1.6億人的財富總和相當,這也點出美國貧富差距大的問題。 \n「億萬富豪致富之道」(Billionaire Bonanza)報告指出,比爾.蓋茲(Bill Gates),貝佐斯(Jeff Bezos)和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三人總計2485億美元的財富(約7兆5500億元台幣),與美國經濟底層一半人口的財富總和相當。 \n美國智庫「政策研究學會」(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IPS)周三發布報告指出,川普的稅賦改革方案將「加劇現有貧富差距」,因為80%的稅賦優惠終將由1%最富有的家庭享受,美國只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導致「道德危機」。

  • 極度集中 美國三富豪擁全國一半財富

    極度集中 美國三富豪擁全國一半財富

    美國最有錢的三個富豪:比爾‧蓋茲、傑佛瑞·貝佐斯和巴菲特,擁有的財富相當於美國一半人口的,美國智庫顯示貧富差距正在擴大,在所有上富豪排行榜的400人中,也有只7人是不是白人。 \n \n根據智庫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IPS)的分析,蓋茲、貝佐斯和巴菲特的財富總共高達2,485億美元,相當於美國一半人口、約1.6億人擁有的資產。IPS的報告指出,現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提倡的稅改會使貧富不均的情況惡化,只會對最有錢的1%家庭有益。報告作者之一兼經濟學家Chuck Collins說,現在是對貧富不均採取行動的時候,而不是幫最有錢的人減稅。 \n \n《富比士》(Forbes)雜誌名列的美國最有錢的400位富豪,總財產高達2.68兆,超越英國的GDP。IPS的報告指出,這些富豪累積財富的速度是過去以來最快的,自一個世紀以來從未見過這麼極端的財富權力集中。《富比士》也發現和1982年比起來,現在進入榜單的門檻也上漲18%,財富要高達20億美元才行。 \n \n在此同時美國每5個家庭中就有1家生活沒有任何財富、甚至負債。這個情形在少數族裔中更為明顯,黑人家庭中每10戶人家就有3戶沒有財產或是負債,拉丁美洲裔家庭中這個情況佔27%,但白人家庭中只佔了14%。 \n \n在富比士400富豪排行榜中也是如此,名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和科技發明家羅伯特‧史密斯(Robert F. Smith)是唯一的非裔美國人,除此之外只有5名富豪是拉丁美洲裔,而前25名富豪都是白人。 \n

  • 突破世代危機 大四喜大樂退

    財政部資料統計,台灣前10%的有錢人,持有45%財富,而且最富有的5%和最貧困的5%,年所得差距超過110倍,凸顯了貧富差距拉大的事實。隨著中產階級的逐漸消失,M型化社會浮現,貧困問題已經成為25~60歲以上各世代都關心的話題。 \n \n 第一金全球大四喜收益組合基金經理人劉蓓珊表示,全球化與資本市場的交互衝擊,是貧富差距拉大的因素,尤其是經濟高成長的輝煌時代結束,轉向低利率、高通膨的環境,國人的實質薪資長期停滯,情況更加嚴重。過去,可以採用定存的懶人理財法創造收益,現在物價年年漲,懶人理財恐怕不再適用。 \n \n 然而,人越活越老,錢不能越來越少。無論是千禧世代、X世代、黃金世代或退休世代,一致的共同目標就是找到長期提供現金流的投資工具或策略。至於怎麼做對投資?劉蓓珊認為,重點在於:選對標的、做對配置與做好保護。 \n \n 選對標的:根據研究,由息入手、資產翻倍速度最快,長期報酬也最為可觀。以高收益債券為例,過去16年,平均年配息率8.48%,如果投資人將配息再滾入,經過8.5年的複利效果,資產有機會增加一倍。因此,不妨以配息型基金做為核心資產,除高收益債之外,高股息、REITs等,都是不錯的選項。 \n \n 做對配置:投資的目的在追求資產膨脹,首要就是穩固收益,其次才是追求資本利得。策略上,應該視個人風險承受度,配置60~70%資金在高配息型資產,30~40%布局在具有增值機會的股票、REITs、商品原物料等風險性資產。 \n \n 做好保護:金融市場陰晴不定,最難避免的就是如2008年金融海嘯一樣的系統性風險,但是如果能夠透過電腦系統的計算,評估市場風險變化,適時適度採取對應的避險措施,即可在空頭時降低曝險部位、多頭時增加參與率,提高勝算。

  • 財富集中 日本貧富落差擴大

     日本《東京新聞》報導,美國3%的富裕階層擁有美國過半的資產,而日本財富集中的情形也在加速中。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調查指出,日本兩成的資產集中在僅約2%的富裕家庭。 \n 報導指出,日本2015年擁有1億日圓(約新台幣2700萬元)以上金融資產的富裕層家庭,較開始實施「安倍經濟學」的2011年時,增約40萬戶,達121萬7千戶,成長50.2%。資產集中在富裕階層的「集中率」也提高3%。 \n 野村總研試算,2015年富裕階層收入增加主因是,利用股票上漲時機,賣股票獲利的人增加。野村分析,雖2016年前半富裕階層成長率停滯,但因投資人對美國川普總統有期待,導致股價上漲,今後仍有財富集中傾向。 \n 收入高低懸殊也有擴大傾向,尤其是高收入的董事和一般員工收入差距日漸擴大。根據「東京商工調查」的統計,2010年年收在1億日圓以上的上市企業董事有289人,2016年增加到414人,且每人平均收入超過2億日圓。 \n 與董事相比,一般員工的收入成長率遲緩,「東京商工調查」調查指出,約2200家上市企業的員工,2016年平均年收為622萬日圓(約新台幣170萬元),較2010年成長7.8%。相對的,薪資超過1億日圓的董事,每人的資酬則成長了22.6%。 \n 根據日本國稅廳的統計,包括非正式員工在內的一般員工,2015年平均年收為420萬日圓(約新台幣115萬元),與2010年相比成長率僅2%。

  • 哥就是有錢 8富豪掌全球一半人口財富

    慈善團體樂施會(Oxfam)今天在世界經濟論壇(WEF)年會登場前夕表示,8位男性握有的資產相當於全球一半人口財富總和。 \n 根據路透社,樂施會形容貧富差距到了「可憎」的地步,法新社也報導,貧富不均程度「恐會讓我們社會分崩離析」。 \n 樂施會根據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和「富比世」(Forbes)資料,得出計算結果,發現6位美國商人、1位西班牙人和1位墨西哥人的資產加總,相當於全球後半貧窮人口、約36億人財富總和。 \n 報告中點名的這8位富豪,包括微軟(Microsoft)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西班牙Inditex集團創辦人奧蒂嘉(Amancio Ortega)、「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墨西哥電信大亨史林(Carlos Slim)、亞馬遜(Amazon)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臉書(Facebook)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甲骨文(Oracle)的艾里森(Larry Ellison)以及紐約前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 \n 樂施會點出貧富差距大,與全球各地日益不滿主流政治有關。報告中呼籲採取行動以縮小貧富差距,改善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現象。 \n 樂施會在新報告中說:「從英國脫歐到川普(Donald Trump)成功當選(美國)總統,種族主義讓人憂心地升高、對主流政治的廣泛幻滅,愈來愈多跡象顯示,富國有愈來愈多人不再願意忍受現狀。」「99%人的經濟。」 \n 樂施會表示,印度和中國大陸等地財富分配新資料,促使樂施會必須修正自家統計,去年報告曾說,全球一半人口財富握在62人手中。 \n 樂施會表示若先前就能取得新資料,就會顯示2016年9人持有資產,等同全球後半貧窮人口、約36億人財富總和,而不是當時估計的62人。(譯者:中央社盧映孜)1060116 \n

  • 瑞信:香港人均財富18.5萬美元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發表報告指出,香港個人財富總計有1.161兆美元,人均財富為18.5萬美元。 \n 大公報今天報導,瑞信昨天發表全球財富報告指出,過去12個月,全球財富增加1.4%至256兆美元,香港成年人均財富為18.5萬美元,年增6.6%。 \n 但報告指出,香港1.161兆美元的個人總計財富中,當中7150億美元由11.5萬名百萬富翁(擁百萬美元資產)擁有,即他們占據香港超過60%的財富。 \n 同時,儘管香港人均財富攀升,財富中位數卻連續2年下跌,反映出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 \n 根據報告,瑞士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今年的成年人平均財富接近56.2萬美元;其次是澳洲,成年人均財富有37.6萬美元;美國排名第三,有34.5萬美元。 \n 中國大陸成年人的平均財富持續穩定成長,由2000年的5670美元增加到今年的2.29萬美元。 \n 報導表示,目前大陸的百萬富翁人數為159萬,財富總值達6.6兆美元。1051123 \n

  • 全球億萬富豪 總財富縮水3,000億美元

     景氣不好,有錢人的財產也跟著變少。瑞銀與資誠表示,受到商業風險與財富稀釋影響,全球億萬富豪的總財富縮水3,000億美元;此外,約4成富豪年逾70歲,如何調整資產配置與傳承財富成為當前議題,預估未來20年內將有460位富豪,會移轉2.1兆美元到繼承人的手中。 \n 從地區來看,美國富豪人口的成長速度放慢,亞洲則隨中國帶動,每3日便有1位億萬富豪誕生,去(2015)年就有113位亞洲企業家晉身億萬富豪榜,占全球210位新增富豪的54%。 \n 瑞銀與資誠13日共同發布「2016億萬富豪報告」。資誠金融產業服務營運長吳偉臺指出,由於家族間資產轉移、大宗商品價格通縮及美元升值影響,全球富豪資產減少3,000億美元;值得留意的是,雖然亞洲富豪總財富減少6%,但中國富豪透過科技、消費者和零售及房地產行業賺進大筆財富,總資產反而增加5.4%。不過吳偉臺也說,過去高成長經濟環境一去不復返,全球金融監理機關「關愛眼神」變多,加上部分政府試圖透過稅負縮小貧富差距,將不利創新與財富累積,要成為億萬富翁將更不易。 \n 另外,全球約4成年逾70歲的富豪掌握2.04兆美元的資產,如何透過家族傳遺產,已成為當紅議題。瑞銀台灣區負責人陳允懋表示,全球將出現史上最大規模財富轉移,預估未來20年內,有460位富豪將轉移2.1兆美元(相當於印度一年GDP)給繼承人;至於85%亞洲富豪屬於第1代,亦將迎來首次財富移交。然而,富豪的財富可能隨傳承、捐給慈善企業、業務風險和攤薄效應影響而持續減少,故如何保存財富更是當務之急。

  • 稅收&監管 財富傳承兩大挑戰

     瑞銀與資誠13日發布「億萬富豪報告」調查,瑞銀集團台灣區負責人陳允懋昨天表示,億萬富豪普遍認為,主管機構的「監管」和政府稅收,是財富傳承兩大主要挑戰。 \n 該調查也顯示,除了經濟環境轉差、經濟增長減速,使得億萬富豪美夢將愈來愈難實現,各國政府透過提高徵稅來試圖減小貧富差距,相關政策不利於財富的積累。 \n 資誠事務所金融產業服務營運長吳偉臺表示,億萬富豪若來自傳統金融業或傳產業,本業所受到的法規監管本來就多,而財富管理產品近年來受到主管機關的「關愛」更是愈來愈多,都會讓資產龐大的超級富翁及其家族,在管理與承傳上需要作更多的安排。 \n 在稅收部分,吳偉臺以台灣為例,遺產稅、租稅改革有本地的特殊作法,稅務主管機關近年來也想積極表現,會挑針對的「項目」來作。雖然如此,他指出,調查報告可以看出,全球各地的億萬富豪相當積極於慈善公益事業,許多都視慈善工作為家族價值的中心。 \n 「我們服務的客人,沒有一位曾說過,不要繳稅、要少繳稅」,為亞洲億萬富豪服務20年的陳允懋說,富豪們不會拒繳稅,或是苛責被規範繳大稅,而是要求「公開、透明,且穩定的稅制」。 \n 陳允懋表示,世界已是平坦化,資產的監管和稅收議題,億萬富豪們在世界各地都會遇上,與其擔憂會被嚴格法規如何處理,或面臨特殊待遇,倒不如提早規劃跨世代財富的適當移轉。

  • 川普公佈個人資產 再稱淨值100億美元

    川普公佈個人資產 再稱淨值100億美元

    美國共和黨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一直不願意公布自己的納稅資訊,但週二他公布了一個個人財報表,宣稱他的個人資產超過100億美元。 \n \n根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雖然公布個人納稅資料被視為候選人應做的事情之一,但是川普一直不願公布使他飽受其他政治家和競爭對手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批評。週二他終於再度公布的個人財報資料,但和他在去年宣布競選後公佈的資料一模一樣。批評者指出川普在這些資料中哄抬他的個人淨值,只有他的納稅資料才可正確顯示他的財富到底有多少。 \n \n這個財報的數字和媒體估計有些差距,《富士比》雜誌(Forbes)估計,川普的淨值截至今年5月17日為止約45億美元。去年七月在川普首次公布個人財報資訊、宣稱個人淨值高達100億美元約一周後,彭博社(Bloomberg)分析該財報後認定,川普的淨值不過29億美元。 \n \n川普本週二在公布個人財報後說,他建立了一個很棒的公司也累積了許多很棒的房地產,其中許多都被視為世界上最好跟最具代表性的建築。 \n

  • 貧富差距再拉大!62人身價=35億人資產

     全球貧富差距持續擴大,據英國國際慈善組織「樂施會」(Oxfam)18日公布的最新報告,全球排名前62位富豪的總身價,相當於全球底層半數人口或35億人擁有的財富。相較於5年前,最有錢的62人淨財富飆升了44%,反觀全球比較貧窮的35億人,總財富則縮水了41%,顯見財富差距愈來愈惡化。 \n 屬於1%人口的經濟 \n 樂施會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舉行前夕,公布這份年度報告。報告引據瑞士信貸銀行與美國《富比世》的資料,發現62位富豪中半數來自美國、17位來自歐洲,其餘出自中國、巴西、墨西哥、日本、沙烏地阿拉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的前三名分別為微軟創辦人蓋茲(792億美元)、墨西哥電信鉅子史林(771億美元)和「股神」巴菲特(727億美元)。 \n 去年樂施會就曾預言,最有錢的1%人口,財富很快就會超過其餘99%人口的總和,今年這篇題為「屬於1%人口的經濟」的報告即指出:「2015年果真發生了。」 \n 根據報告,2010年時,全球前388位富豪的總資產,等於全球35億較窮人口的總財產,2014年減少至80位富豪坐擁的財富可抵35億人的總和,2015年更降至62位富豪的身價等於35億人的總合。 \n 低收入勞工逾半女性 \n 報告也發現,在過去25年來,世上最窮的10%民眾平均年薪升幅不到3美元(約台幣100元),也就是一年加薪不到0.1美元(約台幣3元)。報告還指出,在幾乎所有已開發與大多數開發中國家,勞工占國民所得的比重下降,且全球低收入勞工有一半以上是女性。 \n 樂施會國際執行長拜亞尼瑪發表聲明指出,世界領袖雖關切因不均引發的危機,但至今仍未化為實際行動,因此貧富不均的趨勢持續加速中。 \n 藏富海外造成稅損 \n 全球財富不僅愈來愈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富豪更懂得將財產藏在海外,規避稅收。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助理教授祖克曼估計,約7.6兆美元的個人財富放在避稅天堂,若這些錢財能夠被課稅,每年將可為各政府挹注1900億美元。 \n 樂施會指出,非洲30%財富藏在海外,每年至少造成140億美元稅損,若有了這些稅收,每年可支付約400萬兒童醫藥開支,並可聘請足夠的教師讓非洲每個兒童受教。

  • 全球最有錢62位富豪 財富抵半數人口總和

    全球最有錢62位富豪 財富抵半數人口總和

    全球貧富差距問題日益惡化,慈善團體樂施會(Oxfam)今日公布一份報告指出,目前世界上最富有的62位富豪擁有的財富總和,已超越其餘半數最窮的人(35億人)的財富總和。樂施會在每年於瑞士達沃斯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開幕前公布了這項報告,屆時全球政治和商界領袖將齊聚一堂。 \n這份報告指出,擁有全球半數人口財富總和的富豪數量五年前(2010年)是388人,而到了2015年數量已銳減至62人,而這62位富豪擁有的財富在五年內成長了五千億美元(44%);相較之下,即便全球人口總數五年內成長了4億,其餘半數最窮的人財富卻下降了41%。除此之外,報告也指出目前世界前1%的人擁有的財富超過了其餘99%人擁有的總和,這顯示出全球貧富差距日趨嚴重,且擴大速度呈加速趨勢。 \n根據樂施會發布的這份報告,這62位超級富豪中有一半是美國人,有17名是歐洲人,其餘富豪則是來自中國、巴西、墨西哥、日本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等地。 \n樂施會國際執行長高德林(Mark Goldring)表示:「各國領袖雖關切貧富差距的問題,但至今仍未付諸實際行動著手解決,而在這個世界上目前每九人中就有一人三餐不得溫飽。」高德林亦指出,樂施會認為「打擊逃稅行為、提升人民福利、增加薪水」是解決分配不均問題最有效的方式。 \n根據樂施會統計,目前全球大約有7.6兆美元的財富,被超級富豪或跨國企業藏匿在像是開曼群島這樣的避稅天堂的離岸帳戶裡。如果這些錢財能夠課稅,每年將可以為各國政府挹注1,900億美元的稅金。此外,非洲超級富豪約有30%的財富藏在海外,每年至少造成140億美元的稅收損失,這個金額每年可拯救約400萬兒童的生命,並足以聘請足夠的老師讓非洲每個兒童都可以上學。 \n今年第46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將於20日至23日召開,高德林指出,樂施會在世界經濟論壇開幕前公布這份報告,是為了呼籲屆時與會的各國領袖和商業巨擘扛起回饋社會的責任,為縮小貧富差距付諸實際行動。

  • 社論-行政院應支持辦理財富分配統計

    社論-行政院應支持辦理財富分配統計

     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表彰他對消費、貧窮及社會福利的研究。對於全球貧富差距擴大,許多人仍生活在貧窮環境裡,迪頓甚為關心,他認為經濟學應研究個體的收入與消費,而非只注意總體的平均數。 \n 去年底《21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Thomas Piketty)來台演講,也談及多數國家已成為財富世襲,有錢人下一代更有錢,財富更趨集中,而窮人則更窮。他認為各國政府若沒有積極作為,我們很可能回到十九世紀馬克思所處的那種貧富極度不均的年代。 \n 長期以來,多數國家只關心成長而不關心分配,看看近月有關台灣經濟能否保一、大陸能否保七的論述俯拾皆是,但有多少人關心所得分配、財富分配?事實上,一個所得、財富分配不均的社會是不可能穩定成長的,迪頓與皮凱提兩位經濟學家可謂深具遠見。 \n 今天多數人、多數經濟學者之所以關心成長而不關心分配,除了主流經濟思維把重點放在成長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所得分配、財富分配統計極度貧乏。沒有統計資料,我們便無法了解這個社會貧富不均到什麼地步,久而久之,也就引不起各方的注意了。相反的,有關成長的統計可多了,官方統計每月都會提醒你出口、訂單衰退多少,生產、零售表現如何,每季還會及時公布經濟成長率,這個統計資訊上的不對等,使得政府成天陷入成長的迷思,而無暇關心分配的問題。 \n 我國目前所擁有的分配面統計極為貧乏,且皆是所得分配統計,尚無財富分配統計。長期以來,不少人把財富分配與所得分配混為一談,事實上,這兩者的內涵相去甚遠。所得分配裡的所得,一般是指家庭一年所賺取的收入,是流量統計,而財富分配裡的財富,則是指家庭所持有的存款、股票、債券、房地產等資產總值,是存量統計。雖然兩者都是錢,但所代表的意義有極大差別。 \n 我們目前所擁有的所得分配統計有二,其一是主計總處每年調查一萬六千餘戶樣本家庭所編製的家庭收支調查統計;另一份是財政部公布的綜所稅申報檔,這個稅檔包括五百多萬納稅戶的所得分配情況,兩份資料所提供的資訊,皆有助於我們瞭解當前台灣所得不均的情況。 \n 遺憾的是,我國雖有所得分配統計,但迄今仍無財富分配統計。更準確的說,我國曾經嘗試調查台灣社會財富分配的情況,行政院主計總處曾於民國80年辦過一次家庭財富分配調查(國富調查),於次年對外發布,不過由於這項調查過於敏感,調查難度極高,隨後雖再次續辦,然由於統計問題紛擾,未再發布。換言之,自80年的統計發布之後迄今整整二十四年,我國完全沒有財富分配統計,金字塔頂端者擁有多少財富、五等分位財富差距升至多高,無從知曉。 \n 我們只知道,當民國80年五等分位家庭所得差距4.97倍、吉尼係數0.31時,同年五等分位的家庭財富差距已高達16.8倍,財富吉尼係數也高達0.47,由此看來,我們的財富不均遠大於所得不均。近二十四年我國官方雖未再編製財富分配統計,但國際上的研究機構仍有若干估計,日前瑞士信貸發布《2015全球財富報告》表示台灣的財富吉尼係數已升至0.727,這個數字雖低於韓、港,但已遠高於昔日的0.47。當然瑞士信貸的推估方式與當年主計總處的統計方式全然不同,兩者難以比較,所以我國財富分配的實況如何,依舊霧裡看花,仍待官方運用稅檔、銀行體系的大數據逐年編製。 \n 據我們所知,主計總處目前正研擬以每年所得分配調查的一萬六千多個樣本戶,去碰財稅資料、金融體系等大數據資料庫,如此即可以取得樣本家庭資產淨額分配的情況,可以比較準確地掌握國內財富分配的實況。依循財稅資料、金融體系等大數據取得樣本資料,既可排除二十年前國富調查的尷尬困境,又可以降低推計誤差,確實是當前最佳的推計方式。 \n 值得注意的是,這項工作目前正由主計總處執行,然而這顯然是一項跨部會的大計畫,既要財政部、交通部首肯提供財稅、耐久財大數據資料庫,也要金管會同意才能取得家庭金融資產負債的資料。僅憑主計總處,恐孤掌難鳴,非僅曠日費時,甚至難以取得資料,屆時這項編製工作又將功虧一簣。 \n 因此我們建議行政院成立專案小組,專司這項財富分配統計的跨部會協調工作,由副院長張善政負責。我們之所以希望由張副院長擔此重任,係因今年七月張副院長所領導的「大數據小組」,以極高的效率綜合稅檔、勞保投保資料、投保單位行業別及政府機構清單,完成「大數據薪資分析」,深盼張副院長以國家長期經濟發展為念,讓我們空白了二十四年的財富分配統計,得以再次重見天日。

  • 觀念平台-正視課稅資料貧富差距意涵的侷限

     又見國內報紙以頭版頭條斗大的標題,不明就裡的操弄貧富差距議題。行政院為此特別召開記者會,以財政部、國發會及主計總處三位首長共同出席的陣仗來解釋媒體的誤謬,令人唏噓不已。若媒體用意在引發社會大眾對於分配議題的關注,應思索引據失當所造成之社會成本—虛耗促進公平正義的動能;若抱持著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以譁眾取寵,則其心可誅矣。 \n 近年來每至年中,貧富差距議題定會佔據媒體版面,原因在於,財政部財政資料中心國稅組每年6月底公布之前兩年度綜合所得稅 (綜所稅) 結算申報初步核定結果。該項資料集其中一項資料為綜所稅全體申報戶,按綜合所得總額高低排序、20等分位組區分之所得平均數。因此,只消將第20等分位組 (最高之5%)之綜合所得總額平均數除以第1等分位組(最低之5%)之平均數,即可得出20等分之所得差距倍數。部分媒體,甚至部分學者,年年以此一數據作為貧富差距的量尺,大做文章,筆者期期以為不可,以下簡單說明。 \n 首先,經濟學使用之所得定義與課稅所得不同。經濟學的討論常以經濟所得作為評估個人福祉高低的依據,但課稅所得以取得稅收為目的,根據現行稅法規定,在一定期間內,必須納入以計算稅額之所得—非為評估個人福祉為出發點考慮。是而,免稅、地下經濟以及逃漏等所得皆未納入課稅所得之計算。更有甚者,即便根據稅法規定必須計入之所得,也常有因計算複雜而採簡單、任意(ad hoc)公式來設算的權宜處理方式。 \n 其次,不論是課稅所得或更為廣義之經濟所得,一旦按年為區間計算、用作貧富差距的討論,則必須留意「年計資料」之侷限性,以下舉一例說明之。試想一經濟體系所有個人皆有相同工作與消費意願;年輕時,工作賺取所得以滿足消費之需求,並將部分所得經由儲蓄作為退休後消費之用。 \n 再假設此經濟體所有個人皆有相同賺取所得的能力,則在機會也都均等的情形下,就「一生所得」來看,結果會是所有的人所得的完全均等,不會存有任何貧富差距的情形。但若其中一半的個人處於生命周期的工作階段、另一半的個人處於生命周期的退休階段,以「年計所得」來看,則此經濟體存在著一半的個人賺取所得、而另一半的個人所得為零的嚴重貧富差距情形。換言之,此處所謂貧富間的所得差距,不過是同一個人、不同生命周期之所得差異。 \n 再者,試想政府為改善所得分配、縮小貧富差距,大幅修正所得稅法,取消許多屬高所得者之所得免稅規定,並關閉許多高所得者之避稅管道。此外,對於低所得者,則大幅增加其免稅所得之範圍,並經由各種社會福利措施,提供免稅的實物優惠與現金補貼。如此一來,根據稅法新規定所計算出之當期課稅所得差距,相較於根據稅法舊規定所計算出之前期的課稅所得差距,在兩期間實際賺取之所得沒有變化的情形下,還是會得出所得差距擴大、貧富差距惡化的結果。更有甚者,若修補高所得者課稅的漏洞為財政部門持續性之政策,則在實際賺取之所得變化不大的情形下,根據課稅所得計算,會得出所得分配連年惡化的錯誤結論。 \n 最後,我們提出三點具體建議。第一,課稅資料應用於稅負分配情形之討論;倘若基於課稅資料之普遍性,以其作為貧富差距之討論依據,則應留意其侷限性,並做適當且負責任的調整與說明。 \n 第二,希望財政部能夠擴大資料開放的程度,並加快資料開放的腳步。如果一味擔心外界對於資料的錯誤解讀而卻步,甚至因噎廢食地做出不公布資料的開倒車決定,則是有理變無理、全盤皆輸的結果。第三,應盡速建立所得與財富分配資料庫,提供相較於課稅資料與家計收支調查更為適當、優質的貧富差距資料來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