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貴由的搜尋結果,共01

  • 成吉思汗﹕宗教自由先行者──宗教間抹黑爭鬥 信徒憂遭撲殺(五)

    貴由誓言支持他祖父所訂的律法,卻處決了成吉思汗所指派來協助治理中國的某些穆斯林官員。他這麼做似乎不是出於敵視伊斯蘭教,而是為了肅清舊臣,牢牢掌控政府。 \n \n挑起激憤 加劇權力鬥爭 \n \n這些突如其來的改變造成不信任他人的猜忌氣氛,因為每個群體都覺得自己受到不公平對待,或即將受到不公平對待。謠言、謊言與事實混淆難辨。每個教派似乎都擔心自己的徒眾會遭撲殺。中國、波斯的史書記載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如何試圖使別教被禁,但未能如願。有些中國官員主張將佛道一起查禁。天主教徒想消滅被他們斥為異端邪說的亞洲基督教,即景教。傳聞有些佛僧建議貴由汗將蒙古人統治下的穆斯林殺光,而且許多人對此說深信不移,猜忌心態的普遍由此可見一斑。據說,貴由汗不願這麼做,他們隨之讓大汗同意將穆斯林男子閹割,把他們絕後。據朮茲札尼的說法,貴由草擬了閹割令,但有隻狗突然攻擊一名佛僧,咬掉他的生殖器,大汗隨之打消此議。這據說是阿拉決心保護穆斯林的表徵。這類故事再怎麼離譜,都挑起激憤,加劇權力鬥爭。 \n貴由宣告,「由於上帝之助,從日出到日落,所有國度都賜給我們。沒有上帝的命令,誰做得了什麼事?」《黃金史》說成吉思汗的後代享用他勞動的果實,破壞了他一生奮鬥的成果。 \n貴由活不久,死因離奇。當上大汗才八個月,就於一二四八年春死亡,得年四十二,當時他的軍隊正奉命穿過蒙古西南部,往他的堂弟拔都(Batu)位於今日俄羅斯境內的領地進發。他死於中毒、酗酒、發燒、打鬥、精疲力竭,還是受傷?歷來揣測眾多,但沒有令人滿意的答案。他的遺孀,信基督教的斡兀立.海迷失(Oghul Ghaimish),才德雙全,成為攝政。她在位三年,比她丈夫多了一倍時間,但她沒有她已故婆婆脫列哥那皇太后的本事和見識。 \n \n看羊骨裂紋預卜未來 \n \n斡兀立.海迷失愈來愈倚賴她的基督徒顧問來治理已幾乎不受她控制的政府,同時與薩滿僧黏在一塊,透過星象學和參詳燒過的綿羊肩胛骨裂紋來預卜未來。 \n用志費尼的話說,她與薩滿僧闢室密商,「執行他們的幻想與荒誕的想法」。她避開蒙古的新都城哈剌和林,在中國西部的額敏河邊設立自己的遊牧式斡兒朵。那裡位在她丈夫去世處附近,遠離她東邊的主要對手,即拖雷的家族。 \n貴由死後,皇族內部暗暗激化的衝突公開化。隨著他的兩個兒子各自設立汗廷相抗衡,都希望成為大汗,家族內部的失和愈來愈以宗教對立的形態呈現。志費尼寫道,賢明之人「在泥潭裡掙扎」,「找不到出路」。宗教方面的歧異並非助長衝突的根本癥結,但宗教是藉以傳遞、表達其他對立的工具。蒙古帝國正值頂峰,還會存世一百二十年,但衰敗已經開始。蒙古人能打敗任何敵人,但控制不了自己。 \n斡兀立.海迷失的貪婪和有失圓融,在一二五○年接見道明會修士安德.龍如美(Andrew of Longjumeau)時表露無遺。他是人稱聖路易的法國國王路易九世(Louis IX)所派來。 \n路易九世派這位特使前來,不是要以家臣的身份表示歸順,而是要商談蒙古、歐洲結盟共同對付穆斯林之事。斡兀立.海迷失的軍隊未攻打過法國或未在戰場上與法國軍人交過手,但傲慢地認為龍如美代表法國國王前來,以獻出基督教歐洲或至少獻出法國。 \n她給路易九世的回信略去奉承之語,連對他派特使千里迢迢過來都吝於表達感激之意,反倒提出浮誇的要求和不自量力的威脅。她向他提出一份名單,羅列她所謂未能討她歡心而遭她處死的統治者,然後要法國國王「每年把這麼多的金銀送來,如果不從,我們會像對付前面提過的那些人那樣對付你。」法國國王根本不予理會。 \n根據某份存世的記錄,對於這樣的發展,他只是說道:「很遺憾派了使團過去」。 \n一人的失敗往往為另一人的壯大提供了空間。斡兀立.海迷失的軟弱讓他人有機會介入,而讓皇族裡所有男人臣服者是另一個女人,遠更有本事的女人。激烈的大汗之位爭奪戰,最後由唆魯禾帖尼別乞(Sorkhokhtani Beki)勝出。她是成吉思汗的基督徒妻子亦巴合別乞的妹妹,本人也信基督教,丈夫是已故的成吉思汗么子拖雷,她的四個兒子──蒙哥(Mongke)、忽必烈(Khubilai)、旭烈兀(Hulegu)、阿里不哥(Arik Boke)──個個都具有問鼎大汗之位的實力。 \n一二五一年夏,唆魯禾帖尼與拔都汗談成祕密同盟。拔都是朮赤的嗣子,掌理俄羅斯的金帳汗國,善於領導統禦,若非他父親的生父疑雲,原也是極被看好的大汗之位繼承人選。透過這一結盟,朮赤的家族與拖雷的家族聯合起來對付勢弱、分崩離析、嗜酒的窩闊台家族。拜唆魯禾帖尼的精心謀畫和細心指導之賜,她的四個兒子在一場精心策畫的政變裡掌控了蒙古帝國。(待續)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