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貶官的搜尋結果,共03

  • 打造最強辦公室風水!這6個NG行為讓你貶官漏財

    打造最強辦公室風水!這6個NG行為讓你貶官漏財

    各行各業都剛過完年忙著開工賺大錢,不少人期待年後公司可以加薪或有升官機會,但是有什麼樣的辦公室風水會阻礙的你的仕途,甚至可能讓你貶官漏財呢?命理專家湯鎮瑋老師就在《女人我最大》節目中告訴大家,哪些是辦公室常見的NG風水。 \n \n一、辦公室上方有樑 \n \n湯鎮瑋老師表示,不管是家裡還是辦公室有樑跟柱在上方都不是很好,但可以把它包起來或是在下方放櫃子或是打燈,避開眼不見為淨。如果真的避不開,可以在桌上擺一個燈照亮它。 \n \n二、背後有窗後或柱子 \n \n有柱子或壁刀這代表會如坐針氈,如果背後是窗戶,代表你背後沒有靠,會變得很勞碌命。可以在後面擺櫃子或是窗簾改成不透光的窗簾。 \n \n三、座位在動線上 \n \n座位左右兩邊是走道,或是背後是走道,這樣容易坐不住。 \n \n四、鄰近廁所 \n \n廁所是個穢氣,代表你的人際關係會有阻礙,小人也會比較多,病痛也會常常找上你。(真的避不掉可放綠色盆栽) \n \n五、茶水間、影印機旁 \n \n影印機旁的人容易暴躁,而靠近茶水間容易分心。 \n \n六、擺放針葉狀盆栽 \n \n如果是多肉植物沒關係,但會刺傷人的仙人掌就是不行,但如果是居家陽台放外面就可以擺仙人掌。

  • 北市畜產前老總淪掃廁所  蔡壁如:現任總經理也要下去

    北市畜產前老總淪掃廁所 蔡壁如:現任總經理也要下去

    媒體報導台北畜產運銷公司前總經理楊嘉仁遭貶成清潔工。台北市政府顧問蔡壁如說,因人力吃緊,不只前總經理去掃,現任總經理也輪值清掃環境。 \n 鏡週刊報導,柯市府職場霸凌台北畜產運銷公司前總經理楊嘉仁,貶成清潔工。蔡壁如接受媒體聯訪時表示,這件事畜產公司有向市府回報,是因為人力物力不足,不是只有楊嘉仁去掃,現任的總經理姚量議也都自己輪值下去清掃環境,其實環境的清潔也很重要,這部分不管是總經理或是員工、工友,有需要每個員工都應該挺身而出。 \n 另外,有關楊嘉仁的職務調動問題。蔡壁如說,因為他涉及一個標案問題,當時畜產公司向市府反映時,她說人事能不動儘量不要動,但有幾位議員非常堅持要異動,後來她就沒再介入,市府尊重議員和董事長協調結果。 \n

  • 一生慘澹!他忍痛殺了自己老婆卻遭貶官十年

    司馬師,字子元,河內溫縣(今河南溫縣西)人。作為晉宣帝司馬懿的長子,據說他的出生與司馬懿的入仕息息相關。建安六年(公元201年),時任司空的曹操聽說司馬懿的名聲,打算徵辟他。大約是顧忌此時局勢並不算明朗,因此司馬懿「辭以風痺,不能起居」。曹操素來多疑,當然不信,命人晚上前去刺探,司馬懿躺著沒有動彈,曹操這才相信了他,就此作罷。然而到了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已經升任為丞相的曹操再次徵辟司馬懿,以其為文學掾。司馬懿還想推辭,但此時長子司馬師已然出世,「患以風痺,不能起居」的藉口顯然變得十分拙劣可笑,因而使者催促說:「若復盤桓,便收之」,要是再拒絕,就把你抓起來。司馬懿不得已,這才應召入仕。這個記載的真假有待商榷,仇鹿鳴先生也曾考據過,以為史冊記載有誤,但不管其是真是假,司馬懿的確堪稱擔當大任的良才,無論後世對他評說如何,這是不爭的事實,因此求賢若渴的曹操堅持要啟用司馬懿,也不足為怪了。 \n也許是繼承了自己父親的天分,少年司馬師「雅有風彩,沈毅多大略」,與夏侯玄、何晏等人十分要好。何晏曾稱讚夏侯玄和他說:「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夏侯泰初是也;唯幾也,故能成天下之務,司馬子元是也;惟神也,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吾聞其語,未見其人」。這句話來自於《周易·繫辭》,大意是說司馬師、何晏、夏侯玄這三人相當有才幹,可以堪比聖人了。這個評價素來被後世許多人譏笑,以為何晏大言不慚,太過張狂,不過從中從何晏與夏侯玄的背景可以看出,少年司馬師所交遊的,是一群出身良好,愛好清談玄學的貴公子們,他們因為種種原因,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曹魏的政治打壓,無法真正施展自己的才華與抱負。 \n這些貴公子們聚在一起研究清談玄學,雖然後世大多以其為思想文學之探討,但對當時的這些人而言,這些清談玄學,是包含著他們自己的政治抱負在裡面的。東漢末年的黨錮之禍猶在眼前,這些貴公子們的交遊聯姻,無形中形成的政治網絡,是魏明帝曹叡所不能容忍的。 \n太和四年(公元230年),曹叡下了一道詔令:「世之質文,隨教而變。兵亂以來,經學廢絕,後生進趣,不由典謨。豈訓導未洽,將進用者不以德顯乎?其郎吏學通一經,才任牧民,博士課試,擢其高第者,亟用;其浮華不務道本者,皆罷退之」。這裡的「浮華」,並非後世有人理解的鋪張浪費(此種觀點還認為曹叡本人好興宮室,沒有以身作則,導致了後來曹魏的被顛覆,這是存在一定的誤解的),而是打算沿襲曹操唯才是舉的老路,將沒有真才實學,只會賣弄嘴皮子功夫的官員換掉。這件事在魏明帝本傳中記載寥寥,彷彿沒有了下文,然而從別傳來看,事情並不簡單。《三國志》畢軌傳,「明帝禁浮華,而人白勝堂有四窗八達,各有主名。用是被收,以其所連引者多,故得原,禁錮數歲”以」,可以看出,曹叡對朝中人事做了一次大變動,這些向來清談玄學知名的貴公子們無不牽連其中,多年不得任用。雖然史書中有「其所連引者多,故得原」的記載,但事實上,終曹叡一朝,從太和四年(公元230年)到曹叡駕崩的景初三年(公元239年)時間裡,司馬師、何晏、夏侯玄等人都沒有再被任用。而所謂的「浮華不務道本者」,其實也並不像後世所認為的,這些貴公子們沒有真正的政治才幹,只知道賣弄口舌,清談誤國。誠然的確有一些庸才,然而其中也不乏國之棟樑。譬如夏侯玄,曾與司馬懿就官員選拔制度進行過討論,以為「上過其分,則恐所由之不本,而乾勢馳鶩之路開;下逾其敘,則恐天爵之外通,而機權之門多矣」,絕非埋首書齋不問世事的理論派。因此太和浮華案,與其說是曹叡對當時的清談風氣進行的整頓,不如說是一次政治清洗,而在這次清洗中,司馬師也難得倖免。 \n太和四年的司馬師,正是二十出頭,意氣風發的年紀,那時候的他,也許想效仿他的父親司馬懿,於家於國有一番作為,卻因為皇帝的抑製而不得見用。歲月蹉跎,景初年間被任命為散騎常侍的司馬師,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了。 \n也許是對曹魏心存怨恨,青龍二年(公元234年),壓抑的司馬師親手謀殺了自己的原配妻子夏侯徵。這件事《晉書》裡是這樣記載的:「後知帝非魏之純臣,而後既魏氏之甥,帝深忌之。青龍二年,遂以鴆崩」。夏侯徽是夏侯玄的同胞妹妹,的確也算是曹魏後裔,因此在知道了司馬氏有二心後,被自己的丈夫司馬師鳩殺。但事實上後來讀史,難免將人物後續行為加諸其前,《晉書》之所以這樣記載,不外乎是想表現司馬師不臣之心久矣,為後來司馬篡魏做個鋪墊,因此不足為據。這起謀殺的疑點很多。按夏侯徵傳,「後雅有識度,帝每有所為,必豫籌畫」。史書中的司馬師,沈毅有謀略,從他後來的表現記載來看,所言非虛;這樣一個才智出眾的男人,每有所為,必定會與夏侯徵商量。且不說夏侯徽是否真的冰雪聰明,能夠在政治場上給予司馬師助力,光是這份事必商榷的坦然,就可以看出他們夫妻二人的感情其實是很好的。 \n而夏侯徽死的時候不過二十四歲,如果按她十五歲下嫁算起,九年間他們一共生了五個女兒,也不能說感情不濃厚。縱然有人以為,兩人生育了五個女兒,恰是古代對於「求子」的迫切渴望,然而從司馬師的傳記來看,終其一生,即便後來先後迎娶鎮北將軍吳質的女兒及羊祜的女兒景獻皇后羊徽瑜,但子嗣也只有夏侯徵所生的五個女兒,以至於後來不得不過繼司馬昭的兒子司馬攸,因此我個人還是比較偏向司馬師與夏侯徵兩人,少年夫妻,情好綢繆這一說法。 \n此外,身為曹氏之甥的夏侯徵,若是真的被鳩殺,曹家與夏侯家怎麼會不聞不問?在史書中找不到任何夏侯玄對自己這個妹妹的死亡有任何異常反應的記載。《晉書·夏侯徵傳》中曾提及,但也沒有其他的資料能夠充分佐證司馬師殺妻一事。還有一說,景初三年曹叡去世的時候,託孤於司馬懿與曹爽。《魏氏春秋》更是記載說,「帝執宣王手,目太子曰:『死乃復可忍,朕忍死待君,君其與爽輔此 \n』。宣王曰:『陛下不見先帝屬臣以陛下乎?』即日,帝崩於嘉福殿」,「忍死待君」幾字,足可見曹叡對司馬懿的信任與託付。若是當時司馬氏就已經對曹魏生出二心,以曹叡之英武幹練,司馬懿當時在軍中的威望,即便朝中無人可托,曹叡也一定不會放心將天下交付於司馬懿,令其輔佐年僅六歲的養子曹芳的。因此《晉書》所言,司馬光表示質疑,而現代仇鹿鳴先生也提出過異議。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